专访中国低碳行动联盟主席张桦:做绿色低碳建筑的领军人才光荣 02/05/13 /16:05 / 瑞中桥报道(记者陈雪霏)--正在瑞典考察的中国低碳行动联盟主席张桦30日在斯德哥尔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今后的城镇化发展过程中,如果做传统房地产的领军人物已经不光荣了,他应该做绿色低碳房地产的带动人,他才光荣。 Pasted Graphic 1 张桦在北欧低碳之旅中瑞低碳研讨会上发表讲话。照片 Robin Ho 拍摄。 低碳之旅考察新材料新理念 张桦率领来自中国各个省市自治区的30多名房地产商来瑞典和丹麦考察访问。 “我们组织的北欧低碳之旅实际上是在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背景下,是在中国刚刚开始兴起的城镇化的背景之下对中国的企业,如何能够改变传统的发展模式,为中国的未来发展探索一些可供我们选择的新的发展道路。我们从这个角度来做这样的安排。”那么他们为什么选择北欧,选择瑞典呢? “因为北欧的自然禀赋非常好,它以人为本的理念真正渗透到各个领域,同时,它在坚持低碳环保理念方面,我们认为是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同时,象瑞典这些国家的创新力目前在全球应该是处在前三位的,所以我们感觉应该选择这样一个领域,选择这样的区域,选择这样的国家,对于我们在低碳转型过程中寻找一个至高点,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另外我们的这些企业家大多成长于传统产业,这些传统产业大多数都呈现出这么一些特征,就是对资源无度地利用,对于环境不加选择地多多少少的破坏,同时对于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所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又没有尽到。所以我们觉得直接把这批企业家分期分批地带到这里来,让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中,在这样一个课堂里面来陶冶,来熏陶,告诉他们什么是可持续发展的模式,什么是企业家应尽的责任,什么是转型,什么是绿色GDP,怎样能够在企业发展的同时又能够让一个国家对于人类的责任能够体现出来,能够让他们在企业发展的同时有一种对社会的责任感。” 张桦继续说,“在这样的考虑之下,我们直接把他们带出来,让他们直接来面对这样一个青山绿水,面对这样一个也曾经有过污染,但是今天已经是完全以新能源新技术新材料为主体的经济发展模式当中来。他们的转型动力和内在的潜能就容易调动出来。另外,有这么多的好项目,有些东西是可以直接转化的,有些东西即便不能转化,有些设备还是可以直接购买的。因为中国市场比较大,我相信,欧洲的企业家门绝对不会放弃中国的市场,而且我们有些技术到了中国以后可以进一步优化。我们的很多自我创造潜能还是很强的。相信他们的自我转化完全可以通过这种学习,能够使我们的转型迈出实实在在的一步。只要一次一次地能够有些具体的项目落地了,我相信就会对国家的转型产生一个又一个的实实在在的贡献了。” 城镇化应该避免新一轮资源环境的高代价 张桦说,中国现在城镇化刚刚兴起,他真担心又有新的一轮大污染,又形成一轮资源大浩劫,又形成新一轮生态大失衡,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让企业家们在介入城镇化的同时,先能够达到心灵的净化。 张桦说,中国低碳行动联盟是2010年在世博会之际成立的公益性组织。他以前是从事教育工作,进行宏观经济研究,现在把引领企业家关注生态环保的事业作为一个主要事业。同时,还做一些绿色产业链,生态城镇化的研究工作。 张桦,他们来这里考察目的明确,那就是考察新型建材,新型建房理念。因为传统的材料,传统的盖房方式已经不适合中国城镇化的需要了,不能引领未来发展的趋势。 他们来这里要考察的就是低碳建筑。“什么叫低碳建筑?来感受一下, 它是怎样节约能源的,是怎样提高人的舒适度的? 是怎样能够保证我们的建筑设计能够和自然和区域能够达到一种和谐的效果。我来看,回去和他们说是没有用的,必须是他们自己来看。所以,我都不用去动员他们,他们自身有这个动力。他们自身就有这个需求,而且他们来这看了以后还感觉这看与不看,大不一样,回去之后,他知道,他原来用人造光的,现在用自然光,本来通风系统是传统的设计,现在他采用新型设计方式,原来的材料是根本不环保,不低碳的,现在他可能采用的是新型的环保材料,原来对门窗的处理,可能是不那么重视的,甚至在一个地方堵上就行,他现在知道了,真正的节能,真正的保温,恰恰就是在门窗的细微处,这些知识不是我教他们的,是他们自己来感受到的。我相信,他们这一批一批的房地产开发商来过之后,中国人今后就有好房子住了。” 张桦以前是学经济的,主要研究低碳经济,探寻能够适合中国,并在中国引领时代潮流的一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发展方式和发展实践。 “我不盖房子,他们盖,但是我希望他们知道应该怎么盖,同时我还希望给他们一个理念,就是别把城镇化搞成房地产化,要尽点责任,不单单是盖房子,城镇化里边需要企业家们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甚至能释放出更多的绿色理念,承担更多的绿色责任,这是我需要他们去感受的。” 民营企业家将在低碳经济发展过程中再创辉煌 这是张桦第四次来瑞典。他来过很多欧洲国家。每次来都带领一个团组来参观考察。 “他们都来自不同地区,有上海,北京,湖北,湖南,江西,山东,内蒙,新疆,安徽,山西,厦门,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他们回去以后,就是低炭的种子,他去宣传,去发展,一定会创造出一个好的氛围。我们中国过去用二三十年时间发展的很快,GDP已经变成世界第二了。50多万亿了。民营企业家在里边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我是这样想的,既然他们过去能够在那样一个短缺的经济里边创造出这样一个奇迹,他在第二次的中国经济革命我们把它称为“低碳革命”我相信他们也应该能够发挥作用。如果能发挥的话,这一轮中国冲向发达国家还有可能,如果我们在低碳上败了,几乎就没可能了,这就是我们的一些想法。” 他的目标是要建成中国最大的企业家低碳平台。 “我们这个机构本身是公益性机构,更多的是搭建一个平台,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把道德成长起来,把责任成长起来,把心灵净化起来,把责任担当起来。我这个平台也是信息中心。在这个信息中心,他们可以交流。这也是联系中心。 当记者问道他和地产大颚王石,潘石屹和冯伦等的关系时,他说,他们早就提出了绿色房地产的概念,至于他们做得怎么样,这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时间。 另外市场也很无情。“房子卖不出去怎么办?成本高老百姓不认账,地产商自己抗吧,就以利润为代价,转嫁给老百姓,老百姓就觉得我非要买这低碳的房子吗?它贵了30%,我不能接受。它有一个过程,如果说在低碳材料方面,不增加成本,我相信,传统房地产就垮了,它就会有新型的绿色建筑就雨后春笋般地诞生了。所以中国的这些地产大颚们,如果说做房地产的领军人物我觉得他不光荣了,我觉得他应该做绿色房地产的带动人,他才光荣,至少我是这么评价的。” 在瑞典,现在有一些人真是以买节能环保生态房,绿色环保车而感到很自豪。 张桦说,中国还需要时间。 “给我们国家一些时间,因为我们毕竟走了一些年的路,还是在量上,在从低量向中量转变,他们对短缺经济的那种痛苦还记忆犹新,你让他现在一步就到达非常高尚的地步,让普通老百姓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还需要我们引领。我相信这个过程不会太久。如果说我们的房地产开发商能建出一批真正意义上的低碳节能环保的房子,也不要低估了老百姓的觉悟。他们会买帐的。只要成本加的不要太离谱。房地产开发商如果仅仅是为追求利润去盖房子,我觉得他在中国的未来,他走不远。如果他在盖房子的同时,尊重这片土地,尊重住进去的人,尊重和谐,尊重这片生态,我相信很多政府都会请他们去盖房子。新的房地产大颚,恐怕要重新洗牌,这就是典型的绿色建筑特征。这里边有很多机遇。” 可持续发展就是要为子孙后代留点资源和发展空间 张桦认为目前中国的房地产大多只是把它作为增加资本的一种方式,并没有把它作为一种为人们提供一种能够产生幸福感的空间,没有做到这一点。如果说盖房子就是为了挣钱,当然是越多盖越好。 “中国在这方面的资源浪费是不争的事实。你想一个小区几千套房子,只有几十个人住,你不觉得这是浪费吗?那么房子又卖出去了,又怎么说是泡沫呢?那投机投资行为不是泡沫吗?其实结论是很显然的。泡沫是肯定有的,而且是不正常,资源浪费是很显然的,盖出的房子空置十年,二十年,根本就没有人进去住过,那么,这种房地产的繁荣,无论是什么学,什么家,我相信他得出的结论差异性都不会太大。房地产开发商的检验结果就是盖房子,卖出去了,盈利了,这就是他们的目标。如果盖房子一定是给人住的,而不是在那里空着的,那就要重新考量,重新评价了。因此说,资源的浪费现象非常严重。” 张桦主要研究和关注低碳经济。“我主要关注有没有一种对资源不要那么疯狂地浩劫,留点给子孙后代,对环境不要那么破坏,让我们过得好受一点,有没有这样一种方式,我相信有的。这就是低碳经济的方式,这样的方式才能可持续。如果30年以后,让我们的后代,地下没有油了,没有煤了,没有有色金属了,说是让我们这一代人都用完了,你说他们会对我们这一代人怎么评价?说我们曾经给他们创造过辉煌的GDP?我觉得可能不给我们定在耻辱柱上受历史审判,就是好事。” 张桦在做研究的同时,更主要的是推广这些理念。当天参加中国低碳行动联盟低碳之旅低碳经济研讨会的瑞典企业家们也非常积极地向中国企业家们介绍他们的有关水质实时监测技术,卫生健康养牛方式,餐橱垃圾处理设备等。他们表示非常愿意进军中国大市场,愿意继续寻求伙伴合作,渴望中国投资。

专访中国低碳行动联盟主席张桦:做绿色低碳建筑的领军人才光荣

瑞中桥报道(记者陈雪霏)--正在瑞典考察的中国低碳行动联盟主席张桦30日在斯德哥尔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在今后的城镇化发展过程中,如果做传统房地产的领军人物已经不光荣了,他应该做绿色低碳房地产的带动人,他才光荣。
Pasted Graphic 1
张桦在北欧低碳之旅中瑞低碳研讨会上发表讲话。照片 Robin Ho 拍摄。
低碳之旅考察新材料新理念
张桦率领来自中国各个省市自治区的30多名房地产商来瑞典和丹麦考察访问。“我们组织的北欧低碳之旅实际上是在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型的背景下,是在中国刚刚开始兴起的城镇化的背景之下对中国的企业,如何能够改变传统的发展模式,为中国的未来发展探索一些可供我们选择的新的发展道路。我们从这个角度来做这样的安排。”那么他们为什么选择北欧,选择瑞典呢?

“因为北欧的自然禀赋非常好,它以人为本的理念真正渗透到各个领域,同时,它在坚持低碳环保理念方面,我们认为是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同时,象瑞典这些国家的创新力目前在全球应该是处在前三位的,所以我们感觉应该选择这样一个领域,选择这样的区域,选择这样的国家,对于我们在低碳转型过程中寻找一个至高点,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另外我们的这些企业家大多成长于传统产业,这些传统产业大多数都呈现出这么一些特征,就是对资源无度地利用,对于环境不加选择地多多少少的破坏,同时对于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所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又没有尽到。所以我们觉得直接把这批企业家分期分批地带到这里来,让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中,在这样一个课堂里面来陶冶,来熏陶,告诉他们什么是可持续发展的模式,什么是企业家应尽的责任,什么是转型,什么是绿色GDP,怎样能够在企业发展的同时又能够让一个国家对于人类的责任能够体现出来,能够让他们在企业发展的同时有一种对社会的责任感。”

张桦继续说,“在这样的考虑之下,我们直接把他们带出来,让他们直接来面对这样一个青山绿水,面对这样一个也曾经有过污染,但是今天已经是完全以新能源新技术新材料为主体的经济发展模式当中来。他们的转型动力和内在的潜能就容易调动出来。另外,有这么多的好项目,有些东西是可以直接转化的,有些东西即便不能转化,有些设备还是可以直接购买的。因为中国市场比较大,我相信,欧洲的企业家门绝对不会放弃中国的市场,而且我们有些技术到了中国以后可以进一步优化。我们的很多自我创造潜能还是很强的。相信他们的自我转化完全可以通过这种学习,能够使我们的转型迈出实实在在的一步。只要一次一次地能够有些具体的项目落地了,我相信就会对国家的转型产生一个又一个的实实在在的贡献了。”

城镇化应该避免新一轮资源环境的高代价
张桦说,中国现在城镇化刚刚兴起,他真担心又有新的一轮大污染,又形成一轮资源大浩劫,又形成新一轮生态大失衡,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需要让企业家们在介入城镇化的同时,先能够达到心灵的净化。

张桦说,中国低碳行动联盟是2010年在世博会之际成立的公益性组织。他以前是从事教育工作,进行宏观经济研究,现在把引领企业家关注生态环保的事业作为一个主要事业。同时,还做一些绿色产业链,生态城镇化的研究工作。

张桦,他们来这里考察目的明确,那就是考察新型建材,新型建房理念。因为传统的材料,传统的盖房方式已经不适合中国城镇化的需要了,不能引领未来发展的趋势。

他们来这里要考察的就是低碳建筑。“什么叫低碳建筑?来感受一下, 它是怎样节约能源的,是怎样提高人的舒适度的? 是怎样能够保证我们的建筑设计能够和自然和区域能够达到一种和谐的效果。我来看,回去和他们说是没有用的,必须是他们自己来看。所以,我都不用去动员他们,他们自身有这个动力。他们自身就有这个需求,而且他们来这看了以后还感觉这看与不看,大不一样,回去之后,他知道,他原来用人造光的,现在用自然光,本来通风系统是传统的设计,现在他采用新型设计方式,原来的材料是根本不环保,不低碳的,现在他可能采用的是新型的环保材料,原来对门窗的处理,可能是不那么重视的,甚至在一个地方堵上就行,他现在知道了,真正的节能,真正的保温,恰恰就是在门窗的细微处,这些知识不是我教他们的,是他们自己来感受到的。我相信,他们这一批一批的房地产开发商来过之后,中国人今后就有好房子住了。”

张桦以前是学经济的,主要研究低碳经济,探寻能够适合中国,并在中国引领时代潮流的一种可持续的发展道路,发展方式和发展实践。

“我不盖房子,他们盖,但是我希望他们知道应该怎么盖,同时我还希望给他们一个理念,就是别把城镇化搞成房地产化,要尽点责任,不单单是盖房子,城镇化里边需要企业家们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甚至能释放出更多的绿色理念,承担更多的绿色责任,这是我需要他们去感受的。”

民营企业家将在低碳经济发展过程中再创辉煌
这是张桦第四次来瑞典。他来过很多欧洲国家。每次来都带领一个团组来参观考察。

“他们都来自不同地区,有上海,北京,湖北,湖南,江西,山东,内蒙,新疆,安徽,山西,厦门,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他们回去以后,就是低炭的种子,他去宣传,去发展,一定会创造出一个好的氛围。我们中国过去用二三十年时间发展的很快,GDP已经变成世界第二了。50多万亿了。民营企业家在里边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我是这样想的,既然他们过去能够在那样一个短缺的经济里边创造出这样一个奇迹,他在第二次的中国经济革命我们把它称为“低碳革命”我相信他们也应该能够发挥作用。如果能发挥的话,这一轮中国冲向发达国家还有可能,如果我们在低碳上败了,几乎就没可能了,这就是我们的一些想法。”

他的目标是要建成中国最大的企业家低碳平台。

“我们这个机构本身是公益性机构,更多的是搭建一个平台,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把道德成长起来,把责任成长起来,把心灵净化起来,把责任担当起来。我这个平台也是信息中心。在这个信息中心,他们可以交流。这也是联系中心。

当记者问道他和地产大颚王石,潘石屹和冯伦等的关系时,他说,他们早就提出了绿色房地产的概念,至于他们做得怎么样,这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时间。

另外市场也很无情。“房子卖不出去怎么办?成本高老百姓不认账,地产商自己抗吧,就以利润为代价,转嫁给老百姓,老百姓就觉得我非要买这低碳的房子吗?它贵了30%,我不能接受。它有一个过程,如果说在低碳材料方面,不增加成本,我相信,传统房地产就垮了,它就会有新型的绿色建筑就雨后春笋般地诞生了。所以中国的这些地产大颚们,如果说做房地产的领军人物我觉得他不光荣了,我觉得他应该做绿色房地产的带动人,他才光荣,至少我是这么评价的。”

在瑞典,现在有一些人真是以买节能环保生态房,绿色环保车而感到很自豪。

张桦说,中国还需要时间。
“给我们国家一些时间,因为我们毕竟走了一些年的路,还是在量上,在从低量向中量转变,他们对短缺经济的那种痛苦还记忆犹新,你让他现在一步就到达非常高尚的地步,让普通老百姓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还需要我们引领。我相信这个过程不会太久。如果说我们的房地产开发商能建出一批真正意义上的低碳节能环保的房子,也不要低估了老百姓的觉悟。他们会买帐的。只要成本加的不要太离谱。房地产开发商如果仅仅是为追求利润去盖房子,我觉得他在中国的未来,他走不远。如果他在盖房子的同时,尊重这片土地,尊重住进去的人,尊重和谐,尊重这片生态,我相信很多政府都会请他们去盖房子。新的房地产大颚,恐怕要重新洗牌,这就是典型的绿色建筑特征。这里边有很多机遇。”

可持续发展就是要为子孙后代留点资源和发展空间

张桦认为目前中国的房地产大多只是把它作为增加资本的一种方式,并没有把它作为一种为人们提供一种能够产生幸福感的空间,没有做到这一点。如果说盖房子就是为了挣钱,当然是越多盖越好。

“中国在这方面的资源浪费是不争的事实。你想一个小区几千套房子,只有几十个人住,你不觉得这是浪费吗?那么房子又卖出去了,又怎么说是泡沫呢?那投机投资行为不是泡沫吗?其实结论是很显然的。泡沫是肯定有的,而且是不正常,资源浪费是很显然的,盖出的房子空置十年,二十年,根本就没有人进去住过,那么,这种房地产的繁荣,无论是什么学,什么家,我相信他得出的结论差异性都不会太大。房地产开发商的检验结果就是盖房子,卖出去了,盈利了,这就是他们的目标。如果盖房子一定是给人住的,而不是在那里空着的,那就要重新考量,重新评价了。因此说,资源的浪费现象非常严重。”

张桦主要研究和关注低碳经济。“我主要关注有没有一种对资源不要那么疯狂地浩劫,留点给子孙后代,对环境不要那么破坏,让我们过得好受一点,有没有这样一种方式,我相信有的。这就是低碳经济的方式,这样的方式才能可持续。如果30年以后,让我们的后代,地下没有油了,没有煤了,没有有色金属了,说是让我们这一代人都用完了,你说他们会对我们这一代人怎么评价?说我们曾经给他们创造过辉煌的GDP?我觉得可能不给我们定在耻辱柱上受历史审判,就是好事。”

张桦在做研究的同时,更主要的是推广这些理念。当天参加中国低碳行动联盟低碳之旅低碳经济研讨会的瑞典企业家们也非常积极地向中国企业家们介绍他们的有关水质实时监测技术,卫生健康养牛方式,餐橱垃圾处理设备等。他们表示非常愿意进军中国大市场,愿意继续寻求伙伴合作,渴望中国投资。

Sweden-China Bridge 瑞中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