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环境党高级官员待审 瑞典文学院前秘书长被要求请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29日瑞典《每日新闻》把环境党高级官员停职待审放在头版头条,在朝鲜发射弹道导弹消息之上。

                           瑞典环境党高级官员尼尔森被迫停职待审

瑞典环境党议会议员斯蒂芬.尼尔森面对《每日新闻》的采访说,我认为我没有对任何人有不可靠的行为。但是,我将继续和环境党针对调查问题进行对话。我现在在议会变成无党派人士了。

笔者曾经参加过一次尼尔森主持的会议,感觉这个人是环境党的一个非常有力的领导,一直在积极组织环境党的工作。但是,目前,他遭遇很多抱怨说他在不同场合说了不合适的话。其中一个比较严重的是四年前,他出席一个聚会时把舌头伸进一个五个月大的婴儿口中。这个举动让孩子的母亲极度不安,后来打电话给家里人,然后,又打电话给尼尔森本人说你这样做不对。尼尔森表示以后不会这样做了。如今孩子已经四岁了,但是,孩子的妈妈依然提出了抱怨。

与此同时,学校老师联合起来抗议对女老师的性骚扰问题,其中3850多人联名爆料希望停止学生,父母,同事和校长的性骚扰问题。运动的组织者埃莉诺.霍姆斯特罗姆表示,尤其是我们这些教孩子的人,怎样把孩子教育成民主的公民,如果有这种行为是很荒诞的。

在《瑞典日报》网站上,有女教师吐槽,性骚扰的问题也发生在学生的爸爸身上,例如,有一个学生的爸爸比老师大20多岁,在开家长和学生聚会的时候,这位老家长就把双手放在女老师的乳房上。幸好他儿子和其他孩子没有看见,如果看见了该怎么想?还有的老师说学生的爸爸经常在脸书上公开赞扬她,还把她的照片放到脸书上,甚至当着别的家长的面说,这个女老师是我喜欢的女孩儿。女老师把这话反映到校长那里,校长说,这也没什么。你自己要把握好度。

性骚扰问题虽然一直在发生,但是,以前人们都见怪不怪,没当回事。或者说即使是知道也不说。现在媒体曝光,有人表示,如果你不说,就没人知道。所以,继上周的报道,以及上个月的Metoo,“我也是”的报道,现在人们开始纷纷吐槽。29日DN第10-11版讨论学校教师对性骚扰的抗议。

  瑞典文学院前秘书长被要求请辞

在DN辩论版面,斯德哥尔摩大学民法教授行贿问题专家卡拉斯.桑德格林发表文章说,人们对瑞典文学院的信任发生了动摇,如果严重的话,文学院的负责人可能应该辞职。文章说,瑞典文学院是1786年古斯塔夫三世的时期成立的,一直受到国王的保护。瑞典文学院的院士都是终身制的。他们的任务之一是评审诺贝尔文学奖。这就给了文学院官方的特点。因此对文学院也要有更高的要求。目前的报道对文学院的可信度产生了疑问。报道显示有个所谓的“文化人士”或艺术总监很长时间了,但是文学院没有采取行动。现任秘书长萨拉.达纽斯证实文化人士的性骚扰问题和性侵行为在文学院是早就知道的。这个文化人士与文学院院士,院士的女儿,妻子们都有人们不希望的亲密关系。

尽管如此,瑞典文学院还是支持了所谓的俱乐部。同时,也给予它地位和合法权利。俱乐部是以公司的形式开展的,在十年之内得到文学院近800万克朗(631万人民币)的财政支持。

俱乐部的唯一理事成员是他本人和他妻子,一个作家,与文学院有很硬的关系。他们的公司一个人签字就可以。该作家承接一些文学方面的活儿。其中也有以协会名义做的事情,收取一些会员费。

在社会各个方面,都有可能遭遇信任度的伤害,例如裙带关系,朋友腐败,利益冲突,腐败等。例如,院士佩尔.韦斯特贝曾给皇家发布学院的公函,强烈推荐这个人获得皇家勋章荣誉,这就是一个例子。

朋友关系腐败是一个很难抓住的一种腐败。但是,院士评委以诺贝尔奖来相互得好处在这里好像有参考例子。最近几年,Sture, Allen, Katarina Frostenson, Torgny Lingren等都获得了很大的关注,接着获得差不多20到25万克朗的好处。利益冲突经常是以挑战的形式与朋友关系相联系的。那就是一个人给予某人不相关的注意或者是给人这样的印象。给“文化人士”这样的支持,和此前提到的作家与文学院的关系内部人都听说过。秘书长达纽斯证实文学院已经违背了自己的有关利益冲突的挑战规则。因此,决定请律师来调查,以便将来不再发生类似的事件。她承认从2010年起文学院每年给俱乐部12.6万的补助费。她强调这个费用是给他们照顾文学院房产的费用。文学院现在已经完全割裂了与该人士的关系,并要复查此前与该人士的关系。

文章说,贿赂和违法在瑞典都有明确规定。例如,一个老太太临死前留下遗嘱要把自己的所有财产都留给一个有16名员工的敬老院。但是,这个消息只有在她死的时候才让人知道,这是违法的。一个警察本来应该给一个司机开罚单,但是,司机说,我给你一个午餐盒饭,结果警察就睁一眼闭一眼让你过去,那也是受贿。午餐萨拉盒饭只有65克朗,罚单要700到1000克朗。(过去的故事是此时,警察会把盒饭打翻在地说,妈的,你想贿赂我,没门儿!)所以,这个文化界艺术指导与院士的关系就让人产生疑问。

结果是人们对瑞典文学院的信任,对理事会成员的信任受到损害。事情发生在1999-2015年间,这期间是霍勒斯.恩达尔和彼得.英格伦德负责期间。他们应该负责并辞职。文章说,文学院理事会成员不是终生制的,如果有问题,损害名誉应该辞职。

瑞典各界及美国都在谈论性骚扰问题

瑞典环境党前党首彼得.埃里克松召开会议讨论性侵问题。他目前是房地产部长。开会的目的是讨论在房地产建筑领域是否有性侵行为,以前是有问题的。到本周一有4600多人发声抗议性侵行为和现象。

左翼党要求议会讨论Metoo“我也是”现象,批判和抗议性骚扰。很多人都是附嗬自己也曾经被人骚扰过。教育界近4000名教师联合吐槽。

同时,DN还报道了美国教会和其他组织也掀起了反性骚扰和性侵犯的运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