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今天是我生日

陈雪霏

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女儿把这个给我,让我念出来。我大声念出来,祝你生日快乐!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落款是送给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安妮赠送。

我给了她一个拥抱。然后我发现后面还有字。我依然大声念:

祝你生日快乐,你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妈妈!祝你今天一天开心!

附言,来自爸爸祝贺。

然后是她画的这朵玫瑰,看着这朵玫瑰,我又联想到它象是一杯醇香的美酒!

昨天出门去接女儿的时候,邮递员已经送来两个包裹。我以为是他被逼迫买的书。没理就出门了。

接孩子回来的路上,本意是去斯德哥尔摩文化学校体验乐器去了。但是,她不想去,说是有作业必须完成,我说我有任务,她立即说,那太好了,我需要自己单独呆一段时间。我坚持让她跟我去,所以第一站没有下车。到下一站了,她坚持要回家写作业,我只好屈服,答应她自己回家。

自从10岁以来,她一直要求自己回家,“妈妈,我已经十岁了,我要自己回家。” 好吧。

我问她是否昨天所说的作业就是这个?她点头说是。

爸爸出差去芬兰开会,临走前和女儿串通好了,爸爸不在,你就一个人替爸爸给妈妈过生日吧。

第一天晚上9点,她主动要求睡觉。而且对我说,妈妈,爸爸不在家,你明早一定按时起床,叫醒我。我可千万不能上学迟到。

第二天晚上,干脆8点,她就要求睡觉了,她说8点睡觉,早上更容易起来。晚上,她也不像去年那样要求我给她按摩手了。刷完牙,很快自己就睡下了。过了一会儿,为了检查我是否在床上,她又喊了我一声,幸亏我没有偷偷去看电脑。

给爸爸打电话,才知道,原来两个包裹是他给我们大家买的书,一本是关于小兔子的,给女儿,一本是关于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著名发展问题专家汉斯.罗斯凌的传记《汉斯.罗斯凌》和另一本关于耶稣基督的书送给他自己。

我曾在采访报道世界水周的时候,多次见到罗斯凌先生。他对中国的发展有深刻认识,而且通过他那三分钟的富有创意的简单展示,就能表明中国的经济发展推动了整个世界的脱贫状况。他说,现在的世界只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没有第三世界了,学生如果还用第三世界这样的词汇,他就给不及格。很不幸,他去世这么早。尽管已经到退休年龄,但和瑞典的高龄国家比,还是早了。但他留给我们的财富是宝贵的。他没有享受。只有奉献,这也是大多数正常瑞典人的状况。

我很感动,女儿能够这样认真地对待每一个节日,然后,认真地花时间去画,去想,去做。以前,她给同学礼物,给爸爸礼物都包括自己画的画,格外用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