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专访:杨春贵-为推动中医针灸在瑞典进入医疗体系服务好患者而努力奋斗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欧中华网专访(记者陈雪霏)第七十一届世界卫生大会在瑞士日内瓦万国宫召开。应世界针联刘保延主席邀请,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会长,世界针联执委杨春贵主任医师,在瑞士日内瓦万国宫以观察员身份出席第七十一届世界卫生组织大会。借此机会,本网记者采访了杨春贵主任医师。他于2017年12月2日在北京召开的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第九届会员大会上被选为世界针联执行委员会委员。这是来自世界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针灸专家和学者通过无记名投票选出的。这次他又荣幸代表世界针联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了世界卫生大会。

杨春贵会长在联合国留影。 杨春贵提供。

杨春贵会长介绍说:本届大会有来自世界卫生组织194个成员的近4000名代表与会。世界卫生大会是世卫组织最高决策机构,通常每年5月在日内瓦举行会议,审议世卫组织总干事工作报告、世卫组织预算报告、接纳新成员等诸多议题。会议在21日下午,首先就台湾鼓动15个所谓的“邦交国”向世卫组织提案“邀请台湾作为观察员参加世界卫生大会“,争取在全会上列入议程,经过一番辩论后,相关提案遭到大会否决,主席裁决不将其列入议程。

大会设定讨论“人人享有卫生保健,承诺实现全民健康覆盖“这一主题。近130位代表与会国家或地区围绕主题发言。瑞典卫生部总干事约翰卡尔森做了发言。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杨春贵会長向大会秘书处提交了《促进瑞典针灸立法,使更多的患者享有传统医学保健》文件。文件中提到:瑞典为世界典型的高福利国家。公民每年医疗支付挂号费超过1100瑞典克朗或处方药药费超出2200瑞典克朗,其余费用全部由政府担负。随着中医针灸在183个国家和地区的开展,越来越多的瑞典患者自费接受中医针灸治疗。患者认识到西医虽具有循证和高科技的医术,但医院系统分化过于详细导致治疗过程中患者感觉没有得到整体的诊断和治疗。常常患者感到身体疲劳,而多方检查并未发现异常。各种痛症、抑郁症长期服用西药也得不到根本解决。瑞典现有私人中医针灸诊所240余家,每年采取针灸治疗各种痛症、抑郁症等疾病的患者约40万人次。推动针灸在瑞典立法会使广大患者受益。

杨春贵提供

世界针联十分重视中医针灸在瑞典的发展,因此设立了瑞典中医针灸教育基地,以加强推动国际针灸医师教育考核工作,遵循世界针联制定的循证针灸要求,针灸操作规范要求,执行瑞典国家卫生与福利委员会最新颁布的有关医疗卫生及保健行业的患者日志和医疗处置条例。如果中医针灸诊所能与瑞典的医疗福利体系接轨,这无疑在医疗方面上给患者带来更多的选择,给予疑难病患者更多的生机。而针灸在瑞典以至全北欧的发展也将获得更广阔的空间。会议中,杨会长见到了与会瑞典卫生部总干事约翰卡尔森并进行了交流。

杨春贵提供

杨春贵出生于中医世家。毕业于首届光明中医函授学院,又在首都医科大学进修生物医学专业。他从小就受家庭熏陶习武,认识中药,学习针灸。小的时候先是游戏一样地给自己扎,尤其是四肢穴位经常扎。后来在学校里试着给同学扎,还挺管用。以后他对自己的针灸小包爱不释手。他当过兵,练过功夫。

他的太极功夫可以说是到家了,因为他在给病人扎针的时候都是太极站立姿势,以气行针给病人治病的同时,自己也得到锻炼。可能正是因为自己在努力学习的时候,遇到了“文化大革命”,后来的工作中,他选择在医院工作,一直勤恳好学,总是虚心向周围的专家学习,不断进步。因工作原因,他早期接触了很多国外的先进医疗仪器。后来,在他的中医实践中,他也采用很多中国的中医医疗器械。

杨春贵的中医实践也包含了很多中国的文化在里边。他待人和蔼可亲,礼貌周到,十分谦逊,但又十分机敏,很快能理解病人的状况。他说,很多病人来看病其实不完全是身体的病,也存在心理和精神方面的疾病,健康应是在身体上、精神上的完美状态。如果医生能够以非常好的态度对待病人,向病人介绍中医治疗及养生方法,病人调整自己后症状得到缓解。他还开发了食疗的方法,给病人吃他配方的饺子,配方的鸡汤。其实,中国的饺子就是汉朝时的名医张仲景发明的。他当时看到很多人生病,但实际上,人们的病是因为疾饿引起的,因此,他告诉这些病人回去把面里边加上肉和菜的馅包上,然后,水煮,吃一个星期就好了。在对待患者的治疗中,杨春贵格守家训,继承杨氏中医针药并用,也注重医疗设备的使用。但更多的是对患者的亲力亲为,关心备至。

杨春贵是1998年来瑞典的。随后注册成立了瑞典中医保健中心。近年来,他一直致力于加强中瑞之间的中西医结合治疗痛症、抑郁症合作。

在他的精心策划和准备下,2016年8月27日和2017年11月25日,成功举办了二届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一带一路”针灸中医药学术高峰论坛会议。

来自美国、中国、瑞典、欧洲其它国家一百多名中医药专家学者,针灸界的大腕齐聚斯德哥尔摩,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他和学会其他会员一起展开了国际针灸医师资格水平证书的考试和颁发工作。

2017年3月首批世界针联国际针灸医师获得资格证书。2018年4月21日又有第二批国际针灸医师获得资格证书。杨春贵说,为了更好辨证论治,提高循症针灸治疗水准,中医针灸医师也要借助西医的诊断报告,中西并用,病人可以得到中西结合的治疗。

针灸作为瑞典社会热门的疾病治疗方法之一,已于 1984年被瑞典的卫生部门接受并批准为治疗痛症的实证医学疗法。瑞典卫生部门更于1993年重新审视针灸,并将其批准为除疼痛症以外宜可作为治疗其他病症的疗法,前提为如其在相对的疾病范围内拥有临床经验科学认证。以上让针灸在瑞典正式被视为政府认可的一种互补性医学治疗疗法。但是瑞典广大患者目前是自费接受中医针灸医师治疗,因为私人诊所还没纳入瑞典医疗体系中。中医针灸医师不能在政府开办的医疗体系中工作。这样大批有实际专业能力、有经验的针灸医师只能在私人诊所为患者服务,而不少患者因为自付诊疗费的局限而放弃针灸治疗。我们希望中医针灸也能纳入瑞典医疗体系,让更多患者受益,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将在杨春贵会长带领下为这个目标而努力奋斗!

杨会长的努力也赢得了同事们的高度赞赏。黎坚医师在与记者交流时说,只要用心做事,就有效果。杨会长就是用心做事,不声不响不张扬,做实事。

在2017年的针灸中医药高峰论坛上,杨会长宣布成立了瑞典中医针灸联合教育基地,也当即宣布瑞典国际针灸医师考试委员会成立。为进一步培养更大的中医针灸医师队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与此同时,杨氏针灸中医药(瑞典)研究院成立,并聘请世界针联主席刘保延教授为首席针灸专家,吴汉卿教授为首席微创针法专家,廖福龙教授为首席微循环血液流变学和中药药理学专家,唐祖宣教授为首席中医专家,其他专家包括Reiijo Pöyhöne医师和张东青医师。

杨氏瑞典针灸中医药研究院志在继承发扬杨继洲针灸大成的学术思想,由杨继洲后学、杨氏易功针灸传承人杨春贵主任中医师主持,在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中国中医科学院指导和支持下开展针灸中医药相关研究。今年学会又聘请了国诰律师事所全程做为我们各项工作顺利开展的长期法律顾问。

至此,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在瑞典的组织结构基本完善: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作为学术交流组织,杨氏瑞典针灸中医药研究院作为科研实践组织、瑞典中医保健中心作为瑞典中医针灸考试教育基地。

杨会长表示,推动一带一路中医药在瑞典发展是大事业,个人微乎其微。需要报道学会,报道优秀的中医师,好多人默默无闻地做了很多工作,例如,在瑞典从事针灸教育临床工作近三十年的廖蓉老师,马雪虹老师;副会長兼秘书长张东青老师,前秘书长张红霞主任医师,理事林德锋老师,理事黎坚老师,理事杨溪医师、司库Yukio Danisman医师,学会副秘书长林尤吉医师,候补理事陈铁君医师,原司库Åse Haglund医师,原理事Joakim Hagström医师和积极推动“一带一路”中医药海外发展的徐铁博士等众多老师同仁都为推动针灸中医药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如果说我们取得了一点成绩的话,那也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尤其也是有大使馆的大力支持。我们要为推动中医针灸在瑞典进入医疗体系,服务好患者而继续努力!

图文/陈雪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