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斯德哥尔摩地区法院判处2017年恐袭分子阿基洛夫终生监禁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斯德哥尔摩地区法院7日下午宣布判处2017年4月7日在斯德哥尔摩王后大街制造恐怖袭击的阿基洛夫终生监禁。这是在瑞典的最高处罚。

审判长

斯德哥尔摩地区法院宣布,阿基洛夫在王后大街驾驶一辆卡车横冲直撞,造成5人死亡,119人故意杀害未遂,最后,卡车撞进了市中心的Ålens商场冒烟起火,给大楼撞了一个窟窿,造成巨大损失。

阿基洛夫是在下午15点之前开始作案,到晚上19点阿基洛夫被警方从离机场不远的Märsta抓获归案。

警方经过8个月的详细调查之后,整理出900页的调查报告,于2月13日,正式开始审讯。检察官从2017年4月7日14:53分接到警报开始说起。视频显示人们在惊慌中奔跑。大卡车卡在了Åhlens商场的门口。浓烟滚滚。从大卡车的行走轨迹看是在教堂附近转了一圈儿,然后,又回到王后大街上,在石狮子中间左右向前。事发后,他乘火车抵达阿兰达机场。从阿兰达机场他又乘公共汽车到达Marsta。19点55分在那里他被警察逮捕。 这个事件和2017年3月22日发生在伦敦,2016年四月发生在尼斯,后来,发生在巴塞罗那,柏林,2017年10月31日的纽约事件都有相同之处,就是开车撞行人。 警方调查发现,他的手机里有很多材料,不仅打电话,而且还聊天,有209条信息。他使用Facebook, Zello, Google, Viber, Whatsapp20, Telegram。 他在手机中联系的人有Abu Arsha, Mohamod, Kori, Umar, Abu Musa, Abu Salmon等17人。在他的手机里有12700张照片。有王后大街的照片。 阿基洛夫出生于1978年2月14日。乌兹别克斯坦人。他妻子出生于1979年。他们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他会周边国家的语言,阿富汗,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语言。 从护照记录看,2014年6月16日他到波兰,合法进入欧洲。然后到德国,又到丹麦,再后来2015年2月9日,他来到瑞典。期间他于2014年11月14日去了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说是要去伊朗。但是后来又回到了波澜。在瑞典滞留期间申请长期居住,但是,2016年6月15日,移民局决定让他离开。他上诉,移民局法院说他的材料有假,但他继续上诉。2016年12月14日,移民局要求他1月12日离开瑞典。 2017年1月19日瑞典警方得知他没有离开瑞典。但是不知道他的去向。 调查发现,他住在Ängsholmsgränd 9, Shärholmen。2017年4月12日,警方找到了这个地方。这是他自己坦白的。这里只有一个房子。住了6个人,其中三个是乌兹别克斯坦人。他们都住客厅和孩子的房间里。他们都是来瑞典打工,然后往家里寄钱的打工者。但是,他们都说与Akilov没有关系。他们说Akilov与IS有关。警方在这里查到了Akilov 的DNA。也在这里找到了一个记忆卡,里边有69个录像,还有一把手枪。在记忆卡里的视频,有一个是白衣蒙面人枪杀一帮倒在地上的人,有人指挥下令开枪。还有一个是有IS旗的视频不到两分钟。还有无辜群众被持枪者驱赶的录像。都不是很清晰。 关于他的经济状况,他有一个ICA银行卡。银行卡是Nordea银行的。他在2015年和2016年申报的时候,是有12000克朗收入。他用过Western Union. 他有一些黑市的工作。但是到2017年1月12日以后,他就没有工作许可了。这就是他的状态。 检察官说,伊斯兰国IS是被欧盟定为恐怖组织的。和Al-Qaida一样。该组织一开始是在伊拉克。与徐利亚的一个组织有冲突。联合国也不承认IS而是列为恐怖组织。加拿大2012年把IS定为恐怖组织。

但是,阿基洛夫自始至终不承认和IS有什么直接联系,就是说是他自己自动请缨,没有收到IS的指使。但是,他已经被洗脑。

警方在摆出大量证据之后,还邀请了受害者律师进行了审讯,受害者,见证人等多轮审讯。

今天的审判是在经过整整4个多月的审讯核实对证的情况下判决的。当然,开庭一开始,检察官就说,根据阿基洛夫的罪状,很可能被判处终生监禁。现在终于得到证实。

今日头条:斯德哥尔摩地区法院审讯恐袭犯嫌疑人阿基洛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