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贫困与禁忌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 陈雪霏

今天早上起来,我用开水熬了点麦片,这样省的需要时间长,我忘了,然后就会糊锅。用开水,两分钟就开了。马上起锅,又香又好。我拿出大马哈鱼的鱼子酱,舀一汤勺,然后,拌一拌,开吃。没有咸菜,将就吧。

看着那些鱼子,让我想起小时候,我们家其实有很多鱼。生活异常贫困,但是,我父亲很勤快,他会头天晚上把鱼篓放在河里,然后,早上天不亮就把鱼篓拿回家,一篓鱼够我们吃很多天。春天的时候,鱼子很多。

我大哥要吃鱼籽,但是,我奶奶说,不行,吃鱼子不会数数。现在想那就是因为鱼子太多,查不过来,所以,就不能吃。但是,因为没有粮食吃,没有肉吃,好不容易有一点蛋白质,我大哥说,我宁可不会数数,于是,把鱼子都吃了。

我们小的时候,我妈说,小孩不能吃猪蹄,因为如果吃了猪蹄,就会歪歪脚,把鞋帮当鞋底。其实,我没吃猪蹄,也是把鞋帮当鞋底,因此,屁股挨打。小孩也不能吃猪尾巴,因为如果吃了猪尾巴,半夜里走路会感觉后边有尾巴跟着,会害怕。确实,我们家门前的路都没有路灯,漆黑一片。如果晚上出来走路,总是会深一脚浅一脚的。因为路上还有马车的车辙印。

妈妈这么一说,我们小孩子就会见到那些东西生厌,看着爸爸啃猪蹄,吃猪头猪尾巴,都觉得不怎样。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太穷了。我妈妈对我爸爸好,因为我爸爸常年有胃病,所以就想尽一切办法满足他的胃的需求。想吃好的猪肉,没那么多钱买,或者全家九口人加请客都吃了。剩下的这些零碎就给我爸爸吃。

当时觉得一切都顺理成章。但是,现在想来,这是因为贫困,极度贫困造成的这么多的说法。其实,现在,如果孩子愿意吃,恨不得天天给,但是,人们已经完全不稀罕这些东西了。

同样,我觉得某些禁忌可能就是因为没有。比如一些内陆的人不吃鱼。这是因为他们有的是牛羊,都是好的牛羊肉,为什么要吃鱼呢?鱼是那么稀罕的东西呀。

我记得曾经看过一个电影叫《上帝疯了》,讲的是南部非洲纳米比亚一代的土著人,布什曼人,棕色人种。浑身裸露,只有关键部位遮一下。一天,天上掉下一个瓶子,一个捡到以后,就和所有的人一起商量,怎么办。大家认为这个外来之物肯定不吉祥,所以要把它扔到很远很远的地方。等他们走了很远的路以后,发现了大海,于是把瓶子扔进了大海,这才放心。

通过这些故事,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绕地球走过三圈,见多识广,你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慢慢地,你会发现,当你能吃大鱼大肉的时候,你也会尽力少吃,因为大鱼大肉多了也不健康。当你有了车,可以随意开的时候,你也可能继续选择骑自行车,因为这样可以锻炼身体。

昨天,我和同事里克见面,他就是骑自行车来回,70岁的人了,他不开车,却是背个吉他,骑自行车,还在准备各种演唱会。精神和年轻人没有差别,甚至比我这年轻人还要精神很多。他说他每周进行三次体育锻炼。同时,进出要骑自行车。

看来生活其实是一个由简入奢,再由奢入俭的一个过程。到了老年,人们容易有高血压,心脏病之类的毛病,更需要经常适度运动,光吃药只是一个方面,要想真正感觉好,还是需要适度锻炼,参加一些活动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