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再诬称中方隐瞒疫情 赵立坚:中美到底谁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一目了然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据“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消息,在6月29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再次公开指责中国隐瞒疫情真相,并称这与中方“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承诺不符。中方对此有何评论?A

赵立坚: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美展现的是两种不同的抗疫方式:一种是“生命至上”,为保护人民生命健康安全,国家暂停社会和经济运行,果断采取隔离等措施,遵循世卫组织的专业建议,科学施策,阻断病毒传播,不惜一切代价拯救生命。上到108岁的老人,下至出生仅30个小时的婴儿,我们都全力救治,中国抗疫效果显而易见。另一种是“政治私利至上”,为此不惜淡化疫情,不讲科学,甚至甩锅推责,从而导致疫情大暴发,人民生命健康受到极大侵害,经济陷入衰退,引发社会动荡。根据今年5月美国媒体有关统计数据,美国31个州超过三分之一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来自养老院。

中国政府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交出的抗疫答卷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我们多次以时间线的方式介绍了中国抗疫的举措和成效,发布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全面系统地介绍了中国抗疫的历程。中国疫情防控阻击战已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但我们丝毫不放松、不懈怠,及时扑灭新发疫情。近期北京新发地发生聚集性疫情后,北京有关部门迅速投入战“疫”,第一时间组建检疫检测组并全面启动核酸检测工作,截至28日已累计完成采样近830万人,完成检测近770万人,多措并举迅速有效控制疫情。

反观美国,当前累计确诊病例已近254万,累计死亡病例近13万,每百万人口死亡病例387人,这些数据分别是中国有关数据的30倍、27倍和129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表示,美实际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可能是目前已确诊病例的10倍多,即感染人数或已超过2000万。近日美国疫情强烈反弹,6月27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4.4万,再创历史新高,这表明美方甩锅推责根本没有用。中美到底谁坚持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答案一目了然。

至于蓬佩奥妄称中方隐瞒疫情真相,我们还是让事实来说话。1月23日武汉“封城”时,地球人都知道,当时美国公开确诊病例只有1例。2月2日美国对中国关闭边境时,美国官方统计确诊病例只有11例。根据公开报道,加拿大、法国、俄罗斯、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等多国的统计数据均表明,有关国家的病例绝大多数并非来自中国。反倒是《纽约时报》近日发表的《为什么美国要对外输出冠状病毒》文章指出,美国作为全球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最多的国家,当前正持续不断地遣返数以千计的非法移民,其中很多是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据报道,4月末,危地马拉政府报告显示,该国将近五分之一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与被美国驱逐出境者有关,76名被驱逐者中有71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美国作为全球医疗技术最发达、最成熟的国家,应对疫情烂至如此程度,既让人费解,也令人深思。我们向被病毒夺去生命的美国人民表示痛惜,向抢救生命、遏制疫情的美国医护人员表示敬意,真心祝愿美国人民早日战胜疫情。我们再次奉劝蓬佩奥等美国政客尽早把应对美国国内疫情、挽救人民生命放在首位,摒弃政治私利高于人民生命的错误做法,尊重事实,尊重科学,不要再胡言乱语、欺骗世人。(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

  央视记者:日前,美方宣布对中方有关涉港官员等实施签证限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香港国家安全立法问题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对此无权干涉。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美方通过所谓制裁阻挠中方推进香港国家安全立法的图谋绝不会得逞。

  针对美方上述错误行径,中方决定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

  《中国日报》记者:日前,美国会参议院审议通过“香港自治法案”和有关涉港决议案,指责中方推进香港国安立法,威胁对中方有关人员、实体和金融机构进行制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美国会参院不顾中方严正立场,执意审议通过有关涉港消极议案,恶意诋毁香港国安立法,严重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违背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已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

  香港国安立法旨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障香港长治久安和长期繁荣稳定,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涉。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无论乱港分裂势力如何叫嚣、无论外部反华势力如何施压,都阻挡不了中方推进香港国安立法的决心和行动。他们的图谋必将失败。有关议案也是废纸一张。

  我们敦促美方认清形势,立即停止以任何方式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不得审议推进和实施有关涉港消极议案,更不得以此为由对中方进行所谓制裁,否则中方将采取坚决有力的应对和反制措施。一切后果完全由美方承担。

  《北京青年报》记者:据了解,中国—东盟高官磋商即将举行。中方对此次会议有何期待?

  赵立坚:7月1日,第26次中国—东盟高官磋商将以视频方式举行,外交部部长助理陈晓东将率团与会并与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国菲律宾东盟事务高官共同主持会议。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和东盟国家秉持命运共同体意识,相互支持、合作抗疫。习近平主席同东盟多国领导人通话或互致函电,引领区域抗疫合作。我们成功举行东盟与中日韩(10+3)领导人特别会议、中国—东盟特别外长会等会议,深化抗疫合作,发出地区国家同舟共济、共克时艰的积极信号,充分体现出双方关系的重要战略意涵。

  当前,中国和东盟仍然面临抗疫情、稳经济、保民生的艰巨任务。中方期望通过此次磋商与各方深入探讨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统筹抗疫合作与经济社会发展,推动中国—东盟合作取得新的进展,为地区稳定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据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6月24日发表声明,对中方在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上作出的承诺进行指责,声称中共向世界隐瞒新冠肺炎真相,造成非洲国家不可持续的债务负担。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蓬佩奥有关言论无视基本事实,对中方进行无端攻击抹黑,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始终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及时向世卫组织以及美国在内的有关国家和地区通报疫情信息,分享病毒基因序列,积极回应各方关切,加强同各方合作。中国为全世界抗击疫情赢得了时间,作出了积极贡献。

  非洲是中国同呼吸、共命运的好兄弟。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中非患难与共、同心协力。近日,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成功举行。习近平主席在峰会上提出一系列重要倡议和主张,受到非洲国家普遍欢迎。疫情对世界经济造成严重冲击,给非洲国家带来严峻挑战。中方愿同国际社会一道,加大对非洲国家支持力度,积极推动落实二十国集团“缓债倡议”。目前已有一些非洲国家向中方提出了缓债申请,我们已就具体事宜加紧对接协商,努力帮助非洲国家减轻债务负担、渡过难关。

  希望美方将精力真正放在自身疫情防控上,并为疫情防控国际合作做些实实在在的事,而不是四处对他国抗疫努力进行攻击抹黑、散播“政治病毒”。谁在真心帮助非洲,谁在把债务问题政治化,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看得很清楚。挑拨中国与非洲国家的关系用心险恶,注定是徒劳的,也不会得逞。

  深圳卫视记者:据报道,6月24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发表涉华演讲,在一系列问题上指责中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有关讲话对中国内外政策进行无端指责,挑拨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关系,充满政治谎言,中方坚决反对,予以谴责。

  新中国成立71年来,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走出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美国有关政客的涉华言论违背基本事实,违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暴露了其根深蒂固的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美方对自身存在的各种严重问题熟视无睹,却对别国指手画脚,其目的是企图转移国内民众视线,掩盖自身的问题。对此,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看得一清二楚。

  我们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停止发表涉华错误言论,停止损害两国关系和互信合作的做法。

  新华社记者:据报道,27日,马拉维选举委员会主席宣布,马大会党领导人拉扎勒斯•查克维拉以约59%的得票率当选马新任总统。中方对此有何评论?是否将向查克维拉致贺?

  赵立坚:中方对马拉维总统选举顺利举行感到高兴,尊重马拉维人民的选择,对查克维拉当选总统表示祝贺。中马2007年建交以来,两国关系快速、健康发展。中方愿同马拉维新政府和各界人士一道,共同推动中马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北京广播电视台记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再次公开指责中国隐瞒疫情真相,并称这与中方“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承诺不符。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美展现的是两种不同的抗疫方式:一种是“生命至上”,为保护人民生命健康安全,国家暂停社会和经济运行,果断采取隔离等措施,遵循世卫组织的专业建议,科学施策,阻断病毒传播,不惜一切代价拯救生命。上到108岁的老人,下至出生仅30个小时的婴儿,我们都全力救治,中国抗疫效果显而易见。另一种是“政治私利至上”,为此不惜淡化疫情,不讲科学,甚至甩锅推责,从而导致疫情大暴发,人民生命健康受到极大侵害,经济陷入衰退,引发社会动荡。根据今年5月美国媒体有关统计数据,美国31个州超过三分之一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来自养老院。

  中国政府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交出的抗疫答卷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我们多次以时间线的方式介绍了中国抗疫的举措和成效,发布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全面系统地介绍了中国抗疫的历程。中国疫情防控阻击战已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但我们丝毫不放松、不懈怠,及时扑灭新发疫情。近期北京新发地发生聚集性疫情后,北京有关部门迅速投入战“疫”,第一时间组建检疫检测组并全面启动核酸检测工作,截至28日已累计完成采样近830万人,完成检测近770万人,多措并举迅速有效控制疫情。

  反观美国,当前累计确诊病例已近254万,累计死亡病例近13万,每百万人口死亡病例387人,这些数据分别是中国有关数据的30倍、27倍和129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表示,美实际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可能是目前已确诊病例的10倍多,即感染人数或已超过2000万。近日美国疫情强烈反弹,6月27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4.4万,再创历史新高,这表明美方甩锅推责根本没有用。中美到底谁坚持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答案一目了然。

  至于蓬佩奥妄称中方隐瞒疫情真相,我们还是让事实来说话。1月23日武汉“封城”时,地球人都知道,当时美国公开确诊病例只有1例。2月2日美国对中国关闭边境时,美国官方统计确诊病例只有11例。根据公开报道,加拿大、法国、俄罗斯、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等多国的统计数据均表明,有关国家的病例绝大多数并非来自中国。反倒是《纽约时报》近日发表的《为什么美国要对外输出冠状病毒》文章指出,美国作为全球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最多的国家,当前正持续不断地遣返数以千计的非法移民,其中很多是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据报道,4月末,危地马拉政府报告显示,该国将近五分之一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与被美国驱逐出境者有关,76名被驱逐者中有71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美国作为全球医疗技术最发达、最成熟的国家,应对疫情烂至如此程度,既让人费解,也令人深思。我们向被病毒夺去生命的美国人民表示痛惜,向抢救生命、遏制疫情的美国医护人员表示敬意,真心祝愿美国人民早日战胜疫情。我们再次奉劝蓬佩奥等美国政客尽早把应对美国国内疫情、挽救人民生命放在首位,摒弃政治私利高于人民生命的错误做法,尊重事实,尊重科学,不要再胡言乱语、欺骗世人。

  《环球时报》记者:《环球时报》今天报道称,澳大利亚安全情报部门长期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包括在华设立情报站、在中国驻澳使馆安装窃听器、以外交官身份从事间谍活动、针对华人开展策反活动等,严重威胁中国国家安全。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我注意到有关报道。我愿强调以下几点。

  首先,“五眼联盟”情报合作同盟长期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对外国政府、企业和个人实施大规模、有组织、无差别的网络窃密与监听、监控,这早已是世人皆知的事实。澳大利亚作为“五眼联盟”重要成员,一贯热衷在有关国家开展间谍情报活动。此次披露出来的情况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第二,一段时间以来,澳大利亚国内部分人士和媒体热衷炮制各种耸人听闻的“中国间谍案”、“中国渗透论”,却从来没有拿出哪怕一个实实在在的事例。反倒是澳大利亚对中国从事间谍活动有这么多的“实锤”证据。澳方一边肆意窃取别国信息和数据,危害别国主权和安全,一边却伪装成受害者,四处散布谣言、制造对抗,上演一出出“贼喊捉贼”的闹剧,完全丧失了起码的底线。这些人应当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一个交待。

  第三,中国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坚定不移奉行互利共赢的对外开放战略,致力于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同各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在世界各地区开展的对外合作受到各国人民普遍欢迎,我们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去干涉别国内政。同时,中国政府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中国内部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我们奉劝澳大利亚一些人摒弃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少做一些鸡鸣狗盗的事,少说一些无中生有的话,为促进世界和平稳定和国家间的互信合作贡献正能量。

  巴通社记者:据报道,今天,数名持枪男子袭击了卡拉奇的巴基斯坦证券交易所,警方表示四名袭击人员被击毙。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中方谴责一切形式的恐怖袭击行径,对此次事件的无辜遇难者表示哀悼,对其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慰问。中方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坚定支持巴方打击恐怖主义、维护国家安全稳定的努力。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近日,蒙古举行议会选举,执政的人民党获胜。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中方注意到蒙古议会选举日前顺利举行。中蒙是山水相邻的友好邻邦,我们愿意看到蒙古政情稳定、社会安定、经济发展、民生幸福。当前中蒙关系发展势头良好,我们愿同蒙方一道,不断巩固和增强政治互信,加强抗疫、共建“一带一路”等领域务实合作,推动中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持续取得新的进展。

  路透社记者:你刚才说中方决定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这是一项新措施吗?你能否提供更多细节?

  赵立坚:这当然是一个新的措施。我刚才已经表示,中方决定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具体指哪些人,有关人员心知肚明。

  共同社记者:你刚才说中方决定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美方人员包括美国官员吗?

  赵立坚: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中方决定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方人员实施签证限制。具体指哪些人,有关人员心知肚明。

  路透社记者:据报道,澳大利亚警方和情报部门于上周五搜查了议员莫索曼的住所和办公室,此次行动是针对中国外来干涉调查的一部分。莫索曼表示他本人并非嫌疑人。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赵立坚:我们注意到相关报道,对澳大利亚国内事务不作评论。我想指出的是,一段时间来,澳大利亚国内一些政客似乎患上了对华恐惧和臆想的“偏执症”,丧失了起码的理性和公正。他们动辄打着“价值观”的幌子,在国内政治中拿中国说事,罗织莫须有的罪名,对正常的中澳人员往来与合作进行污名化、妖魔化,不断毒化双边关系氛围。这完全是不具建设性、不负责任的行为。中方对此坚决反对。

  中方一贯坚持在相互尊重、互不干涉内政等原则基础上发展同其他国家的关系。干涉他国内政不是中国外交的“基因”,这顶帽子绝对扣不到中国头上。我们敦促澳方抛弃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客观理性看待中国发展,多做有利于中澳互信与互利合作的事。

时间滴酒 从Mojito到Mjöd — 瑞典特色饮品大盘点 | Typical Swedish Beverages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据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网站,周杰伦,华语流行乐坛的“周天王”,一个代表着80、90后青春年华的名字。听着他的歌,从青涩少年慢慢长大,他总是能精准看透你的心情,唱出你的心事。在距离第一张专辑20周年的时候,一首《Mojito》横空出世,再次以其中西融合的多元音乐风格火遍全网。轻快、动感、热情的旋律,洋溢着拉美浓郁的异域风情,唱着“甜得过头”的小心思,让人不自觉弯起嘴角,勾起美好的年少回忆。

Jay Chou, one of the most iconic Chinese pop music artists for the post-80s and 90s generations. His music can always pinpoint and reflect your emotions and thoughts. On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his first album, he released a single Mojito that went viral on the internet with his typical music style featuring an integrat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elements. The relaxed and dynamic melodies showing rich Latin American characteristics and the sweet lyrics expressing love remind you of the beautiful memories in the youth.

《Mojito》上线后迅速掀起一股“Mojito热”,大家纷纷在社交平台上晒出酒吧、咖啡厅的浅酌照,或是精致不输专业调酒师的自制鸡尾酒,让Mojito发源地古巴哈瓦也登上更多人的旅行清单。感受过激情热烈的拉美风情,那在地球的另一端,凛冽的北欧大陆,又能酿出一杯怎样的酒呢?

After the single was released on June 12, a wave of “Mojito fever” started spreading online as people were sharing photos of sipping mojito in the bars, cafes or equally exquisite homemade cocktails on social media. Havana, Cuba, home of mojito, made the travel lists of more people. While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planet, on the vast land of Northern Europe, what drinks are brewed here?

 Tina Stafrén/imagebank.sweden.se
自史前时代以来,谷物就是斯堪的纳维亚最重要的食物来源,烹饪方式也多种多样:煮粥、烤面包、作为配料制成其他食物,或是发酵酿成啤酒。经过漫长的发展,许多饮品的传统却几乎未曾改变:mjöd蜂蜜酒、麦芽啤酒、圣诞葡萄汁julmust以及谷物或马铃薯酿成的烈酒schnapps等等。
Since prehistoric time, cereals have been the most important source of food in Scandinavia and there were many ways of using it – boil to porridge, bake bread, as ingredients in other foods and of course, ferment it to make beer. The beverages have been developing for a long time, though many have remained almost the same; mjöd made of honey, beer and julmust from malt, schnapps from grain or potatoes, etc. 

  Mjöd 蜂蜜酒  

电影《贝奥武夫》(2007)剧照 From Movie Beowulf (2007)

蜂蜜酒是由蜂蜜加水稀释后发酵而成,可加入草药、水果、谷物或香料调出不同口味,也是维京人的最爱。长篇史诗《贝奥武夫》中,瑞典南部耶阿特部族英雄贝奥武夫协助古丹麦人打败了怪兽格伦戴尔,而古丹麦国王举行宴会畅饮蜂蜜酒的大厅即名为“蜜酒厅”(mead hall)。蜂蜜酒在中国也有悠久的历史,始见于西周公元前780年周幽王宫宴中,盛行于唐宋,《本草纲目》中引证药王孙思邈曾用蜂蜜酒治疗风疹等疾病。

Image by Meritt Thomas
Mjöd, or mead in English, is an alcoholic beverage made by fermenting honey, water and yeast, the Vikings’ favorite. Different herbs, fruits, grains or spices can be added to create various flavors. In the epic poem Beowulf, the hero of Geats, a tribe in modern southern Sweden, aided the king of the Danes to defeat monster Grendel. The place where they held feasts and drank mjöd were called “mead hall”. In China, records of mead can date back to BC 780 during the Western Zhou dynasty in the emperor’s banquets. It was popular during the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 as recorded in Compendium of Materia Medica by Li Shizhen in the Ming dynasty, Sun Simiao, the King of Medicine in China, used mead to treat diseases such as rubella.

  Punsch 潘趣酒  

Diki-Diki – www.kronanpunsch.com
1733年1月,瑞典东印度公司在印尼爪哇岛上的巴达维亚(今雅加达)偶然发现了巴达维亚亚力酒,一种甘蔗汁液酿成的朗姆酒。为了度过返回哥德堡的漫漫旅途,调制出了瑞典潘趣酒,并成为传承至今的传统饮品。瑞典潘趣酒由烈酒(巴达维亚亚力酒)、糖、柑橘类/酸性葡萄酒、香料/茶和水制成。一杯温热的潘趣酒,配上碗豆汤,是周四晚餐的传统搭配。今天,人们也经常以瑞典潘趣酒庆祝许多特殊场合。

 Doctor’s Cocktail –  www.kronanpunsch.com

In January 1733, sailors of the Swedish East India Company found Batavia Arrack, a double pot-stilled “rum” based on sugarcane molasses on an unplanned stop in Batavia (now Jakarta) on the Island of Java, Indonesia. For the long sail back to Gothenburg, “punch” was created, and so was the tradition of Swedish Punsch. Punsch consists of spirit (Batavia Arrack), sugar, citrus/acidic wine, spice/tea and water. A glass of warm punsch with ärtsoppa—pea and ham soup—was a common Thursday-night tradition;even today, special occasions are frequently toasted with punsch.

  Glögg 热葡萄酒  

Emelie Asplund/imagebank.sweden.se
Glögg,一种调有香料的热葡萄酒,搭配姜饼,为寒冷冬日增添一缕温暖。作为瑞典圣诞期间的热门饮品,glögg一般由红酒、糖、肉桂、小豆蔻、姜、丁香等香料制成,有时还会加入伏特加或白兰地等烈酒,也可制成无酒精的饮料。人们可以购买杯装或瓶装的成品,也可用配好的香料包自制,或者完全自行制作。在瑞典,人们基本只在圣诞期间享用glögg,别忘了加入葡萄干和脱皮杏仁哦~

Helena Wahlman/imagebank.sweden.se
Glögg, or mulled wine, is a warm beverage best enjoyed during the cold weeks leading up to Christmas. It tastes even better if you drink it with gingerbread snaps. As a popular feature at Swedish outdoors Christmas fairs, glögg is usually made of red wine, sugar, spices such as cinnamon, cardamom, ginger, cloves, and optionally also stronger spirits such as vodka or brandy. There are non-alcoholic versions as well. Glögg can be bought ready-made in cups or bottles, or made from prepared spice packages, or from scratch. In Sweden, this is a beverage consumed almost exclusively during the Christmas season, usually with raisins and blanched almonds added.

  Schnapps烈酒  

Tina Stafrén/imagebank.sweden.se瑞典蒸馏制作schnapps烈酒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5世纪晚期。最初用于药物治疗,之后,会在酒中加入草药和香料,更加有益于健康。到了17世纪,schnapps日益大众化,并成为瑞典人的传统饮品。至今,在瑞典人的圣诞和仲夏节餐桌上,仍然会提供鲱鱼、面包、奶酪和调入茴芹、茴香或枯茗等香料的schnapps烈酒,更不能少了传统的祝酒歌。

小龙虾派对 Crayfish Party – Tina Stafrén/imagebank.sweden.se
Schnapps has been distilled in Sweden since the late 1400s. It was first used as a medication and herbs and spices were added to increase the salutary effects. Schnapps became more commonplace in the 1600s and has been a part of Swedish culinary traditions. Still the Swedish people commence both Christmas and Midsummer feast with herring, bread, cheese and schnapps spiced mostly with anise, fennel or cumin, followed by traditional drinking songs. 

  Malt Beer 麦芽啤酒  

Janus Langhorn/imagebank.sweden.se

瑞典著名食品专家理查德·泰尔斯特罗姆说,制作烈性啤酒需要六倍多的麦芽和谷物,因此,只有在宴会场合才会饮用:丰收啤酒slåtteröl、葬礼啤酒gravöl、受洗啤酒barnsöl,以及最重要的圣诞啤酒julöl。人们日常饮用低度啤酒svagdricka,当然也是庆祝圣诞的好选择。

Image by Pasi Mämmelä
According to the famous Swedish food researcher Richard Tellström, it requires six times more malt and therefore cereals to make strong beer, so it is only used at feasts; slåtteröl (harvest beer), gravöl (funeral beer), barnsöl (baptizing beer) and most importantly, julöl (Christmas beer). Svagdricka (weak beer) is served for daily use and is still common at Christmas. 
  Julmust 圣诞葡萄汁  

Image by Aurelie Luylier
Must葡萄汁是瑞典节庆宴会中最常出现的非酒精饮料,由麦芽、啤酒花及多种香料酿制而成。上世纪初,瑞典圣诞特饮julmust面世,成为啤酒和schnapps烈酒的替代品。在其他节日期间,也会看到must的身影,比如复活节时的påskmust和仲夏节前后的sommarmust。
Must is still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non alcoholic malt beverages for feasts in Sweden, made of malt, hop and a variety of spices. And julmust (Christmas must) was launched in the beginning of last century as an alternative to beer and schnapps. It is called påskmust during Easter and sommarmust around Midsummer.

Tina Stafrén/imagebank.sweden.se
在这片寒冷的土地,饮酒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大量本可制成食物的土豆和谷物被酿成了酒类。19世纪初,瑞典建立了首个规范适量饮酒的组织。1914年,酒类实行定量配给制,直至1955年被废除,并成立了国营酒类商店Systembolaget。尽管瑞典法定饮酒年龄为18岁,但是必须年满21岁才可以在Systembolaget消费。
Drinking is wide spread in these cold latitudes and large quantities of potatoes and cereals that could have been used as food are distilled in almost every household. In the beginning of the 19th century, the first organization for moderate drinking was created. A little later, in 1914, rationing was imposed which lasted until 1955, when Systembolaget was founded as a part of the sobriety movement, a special shop only for alcoholic beverages which had limited opening hours and only sold to people over 21 years old. 

烈酒博物馆 Museum of Spirits – Tina Stafrén/imagebank.sweden.se
即使在地中海葡萄酒文化的强烈影响下,瑞典的酒文化依然有其独树一帜的魅力。从产于瑞典南部并风靡全球的绝对伏特加(Absolut Vodka),到继承与创新并存的本土酿酒厂,将古老的传统不断传承发展。
Even with strong influences from the Mediterranean wine culture, many smaller local breweries are arising with both traditional old recipes and newer creations besides the world famous Absolut Vodka manufactured in southern Sweden. So the deep rooted traditions continue to develop.

Skål / Cheers / 干杯!- Janus Langhorn/imagebank.sweden.se

参考资料/Sources:

https://www.livetsgoda.se

https://folkofolk.se/

http://www.systembolagethistoria.se/

Hem
https://norse-mythology.net/
https://imagebank.sweden.se/

Richard Tellström (food researcher)


中心官网/Website: 

Facebook: China Cultural Center in Stockholm

https://www.facebook.com/China-Cultural-Center-in-Stockholm-110983273921638

Tik Tok: cccinstockholm

https://www.tiktok.com/@cccinstockholm

地址/Address:

Västra Trädgårdsgatan 2, Stockholm

刘国梁担任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理事会主席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据中新网6月29日电 据国际乒联官方消息,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29日宣布,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刘国梁将担任新成立的WTT理事会主席。

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是由国际乒联于2019年8月创立,是世界乒乓球职业化改革的里程碑,旨在以运动员和球迷为核心,帮助国际乒联的赛事体系及商业体系做全面升级与改造,充分发挥乒乓球运动潜力,进一步推动乒乓球的世界影响力,从而在与其他体育项目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WTT理事会将更好的保障 WTT 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的良性发展,为世界乒乓球的未来把握好方向。因此需要一位世界乒乓球行业的领袖人物来出任理事会主席,带领 WTT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

资料图: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刘国梁出席颁奖仪式。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国际乒联表示,在世界乒乓球大家庭里,刘国梁不仅是受人尊敬的领导者,同时也拥有完美的才能及丰富的职业成就。他曾获得奥运会和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的单打金牌,退役后,又曾先后担任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和中国乒乓球协会主席,期间取得了一系列成功,中国乒乓球协会也是目前世界上最成功的乒乓球协会。

因此,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邀请到刘国梁出任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理事会主席。国际乒联表示,相信WTT世界乒乓球职业大联盟在他带领下,世界乒乓球人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努力奋斗,将WTT理事会和整个乒乓球项目推向更高点。

对于出任WTT理事会主席一职,刘国梁表示:“乒乓球在许多方面丰富了我的生活,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这项运动。因此,我为能够领导WTT理事会并帮助使乒乓球成为世界领先的运动之一而感到非常自豪和荣幸。”

WTT董事会成员、国际乒联首席副主席卡里尔-阿尔-默罕纳德也对刘国梁出任WTT理事会主席表示祝贺:“刘国梁无疑是位乒乓球传奇人物,他作为一名球员,教练以及作为中国乒协主席所取得的成就都是有目共睹的。我们很高兴欢迎他担任WTT理事会主席。他的简历不言而喻,我们坚信他是能够帮助WTT和乒乓球项目走向成功的最佳人选。”

WTT董事会成员、国际乒联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丹顿则对刘国梁带领WTT表示期待:“为使WTT和乒乓球整体取得成功,当务之急是让最高层的人们积极参与塑造我们这项运动的未来。刘国梁不仅在中国,同时在世界乒坛都是最具影响力的人物,我们希望他能用自己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在世界范围内推广乒乓球运动,让更多年轻人喜欢,展示体育的力量。现在正值疫情期间,全世界体育都受到波及,我们期待在这个困难时期刘国梁能带领世界乒乓球回到正轨。对于整个乒乓球家庭来说,这项任命是个极好消息。”

据悉,由刘国梁担任主席领导的WTT理事会将由世界乒乓球的主要参与方组成,包括但不限于:退役及现役运动员、世界乒乓球的重要贡献者、赛事主办方和ITTF人员。WTT理事会将是未来WTT面向公众和市场的代表和领导机构,它代表了所有主要世界乒乓球参与者的观点,并确保每个人的声音都能被聆听,大家一起为了共同的目标努力奋斗。

刘国梁担任总教练期间多次来瑞典带领球员访问参加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曾经对决瑞典乒坛老将人称常青树的老瓦,瓦尔德内尔。现在看来,刘国梁是比老瓦还常青的常青树啊!

乒乓球是中国的国球,中国在此领域担当世界重任是水到渠成,实至名归的。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