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未来 我们依然要充满信心- 在瑞典抗疫隔离42天的感受

北欧绿色邮报网 主编 陈雪霏

2020年12月8日是我女儿的生日。这天早上7点的时候,闹钟响了,我准备好了头天晚上买的巧克力蛋糕和13根小蜡烛。我和夫君一起到她房间唱歌祝她生日快乐。她一口气吹了蜡烛,然后起来梳头洗脸。我们准备吃蛋糕。她吃了只有一只汤勺那么大的蛋糕就去上学了。

晚上一回来,她就说,我头疼,嗓子头,感觉病了。我们立即感觉不对头。我给她测了体温,37度。在瑞典38度以下都不算高烧。只有38度以上才算高烧。

我立即给她热水,让她休息。她自己也立即上床要睡觉。我准备了晚饭,然后,让她吃饭后再睡。我先生立即给1177卫生保健站电话服务热线打电话。结果医生说要和我女儿直接对话。说完话以后,她对我先生说,明天将有护士来给她进行核算检测。

自那一刻起,女儿就成了疑似病例。我们立即采取隔离措施。我们俩都戴上了口罩。女儿自己呆在她的房间。我把饭送到她房间,然后吃完了再收回饭碗和水杯。我还拿出了一些一次性纸杯子。

我先生给女儿一片Alvaden, 就是瑞典的扑热息痛。管退烧和头疼的药。我说,你不让她烧一会儿吗?通常都是38度才给药。除了小时候高烧38度,2020年2月下旬春季体育假时,她高烧厉害。我们全家都感冒了一周。然后,等新冠真正袭击瑞典时,我们都好了。本来,我们也打算到北部去滑雪,后来还是取消了。

我先生说,先让她睡觉休息吧。于是,吃完饭,喝完水,她就睡觉了。

我先生立即决定隔离。他要住到办公室的起居室里。我帮他从地下室把单人床拿上来,为他铺好床,把门用床单蒙好,不要透风,也不要灯光。

12月9日中午,女儿头疼已经好了。就是还觉得有点儿累。嗓子也不疼了,但是,鼻子还是有点儿鼻涕,打了一个喷嚏。我先生通过电话,为女儿

预定了核算检测上门服务。12月10日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一个50多岁的护士来到我家,没戴口罩,我说你有口罩吗?她说有。到了屋里,她戴上口罩和手套,然后拿出塑料袋里的棉签,让我女儿坐在椅子上,在她嗓子和鼻子里来回一扫,然后,把棉签在一个小瓶里使劲晃悠,把样本甩在小瓶里。然后,我女儿回房。护士说她六月份已经感染过了,已经有了抗体。完事以后,她摘下口罩和手套收在包里,走了。走在大街上,没人知道她是护士。

12月10日是诺贝尔奖颁奖仪式。12月9日,我网上出席诺贝尔奖物理,滑雪和经济学奖得主的新闻发布会,获得了提问机会和专访机会。但是,12月10日看颁奖典礼的时候,为瑞典人一丝不苟,不离不弃地坚决完成任务的精神所感动。但是,同时,也有一种十分悲壮的感觉。彷佛是到了泰坦尼克的时刻,但是,那些拉小提琴的小提琴家们一直在继续,继续到最后那一刻。吃过晚饭,我听到电话铃响。我去接,结果没有声音。

我以为坏了,因为电话坏了很长时间了。但我又动了动音量,然后,放下电话。过两分钟,又来电话,这回我一接电话,那边护士说,是1177,你女儿中招了,是阳性。

突然间,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怎么会呢?女儿很精神了,已经好了!但是,这才刚刚开始。我先生立即给她的好同学打电话,告诉对方家长注意观察他们的孩子,我们家女儿中招了。还好,他们都说没事。

当晚,我就开始有些紧张,感觉好像问题太严重了。如果我们俩也感染了怎么办?我们已经无数次讨论过这个问题,包括当初是否应该卖房时都想到过是否需要到那里隔离。但是,此时此刻,我尽力还是一切照旧。

我给同仁堂发了消息,但是,并没有马上要药。因为我女儿确实是轻症。她就是太爱看手机了。这在此时也有好处,就是她依然一直看手机。

我却开始不断反思,她怎么可能中招呢?回想起来,他们学校在11月初说有人感染,要大家注意。于是那个星期我女儿在家呆了半个星期。

2020年下半年,我女儿依然坚持上课和跳舞。一周四次练习舞蹈。只有到了12月份,赶上过生日,赶上考试,赶上做各种作业,她有些累。那两天也没吃好。过后她说,她就是没有胃口,12月8日当天早上就开始头疼。然后,就是感觉日子太长,寂寞无聊。

11日晚上,我开始紧张,到了12点了,我还没睡着。我给亲朋好友发了问候信息,说明要多保重。然后,到了凌晨3点我才睡着。我自己反思都是因为我没给孩子养成爱吃的习惯,结果她要吃素,她甚至有时就是吃方便面,绝不吃肉。这回我要象张文宏说的那样,给她蛋白质和鸡蛋牛奶。

早上两片面包,黄油加奶酪。一个鸡蛋。中午吃好,晚上吃饱。加一杯牛奶加蜂蜜。我呼吁学校第二个星期都上网课算了。结果学校果然上的网课。

过完这一周,到12月18日,我女儿基本上都好了。学校也毕业了。圣诞节假期开始了。 到了平安夜,我们还是各吃各的。我做好饭,然后,分餐吃。

我在屋里也要戴口罩和手套。

期间我也买了很多新鲜蔬菜和亚洲食品,都是网购的。其中包括饺子非常好。

过完圣诞节,就是过新年。本来以为圣诞节就可以解封了。但是,我很不放心,所以,就延长到元旦了。到了元旦觉得差不多一个月了。我和夫君一起出去散步。结果到同仁堂那里,我进去了,我说我现在很焦虑,睡不好觉,给我开点儿防焦虑能睡觉的药。于是开了四副药。

回到家里,我开始熬药。这回睡眠稍微有点儿改善。我觉得有凉风。医生说,在驱寒。这时我又买了食品,包括新鲜桂圆,新鲜山楂和新鲜蘑菇等。

吃完4副药,我确实感觉轻松了一些,我想唱歌了。说明我的体质改好了点儿。我也进行了三次针灸,把后背的疼痛都给治好了。于是又开了四副药,说加强巩固一下。结果桂圆来时,我吃了桂圆,山楂,吃的新鲜的,但不太新鲜。晚上喝药时,我还喝了白茅根水,和石榴皮水。不多,但是都是干的,属于中药类的。

结果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的肚子就开始恶心,有晕车的感觉。浑身上下被折腾得够呛。一会儿觉得自己是胆囊炎犯了,一会儿觉得是得肝炎了,一会儿觉得是肠胃痉挛了。一会儿觉得是心脏病犯了。总之,没有办法想到一件开心的事情。我极力想想一些美的事情,比如说,第一次和男朋友约会,没用,不到一分钟以后,疼痛又让我大汗淋漓。我感觉自己是在等待生孩子前的阵痛。还记得我生孩子的时候,就在快生出来的一刹那,我想的是“大刀枪向鬼子的头砍去”。 但是,此时此刻,我感染仿佛我的胸膛就是天安门城楼,而这股气流就是那表演的飞机。他们要从我的胸膛穿过直逼我的喉咙。我想吐。

后来,我真的跑到厕所去吐。但是,却什么也没吐出来。只有一点点的口水。这个口水凉丝丝的。象粉条一样,或者是鲜桂圆或荔枝罐头的味道。

不是恶心的酸水。因此那种恶心不能让我吐出来。我想与其这样折腾,不如吐出来,一吐为快。于是,我把右手食指伸到嗓子眼,希望让我恶心极致然后吐出来。但是,我发现嗓子眼儿,有很多小包儿。我用长指甲使劲扣,结果抠出来很多血和痰。然后,我可以吐一大口痰。我心想这痰是不是新冠的痰呢?这也是很粘很粘的,如果不是用手指甲,还刮不下来呢。但是,这样吐了几大口之后,我感觉稍微好点儿。顺便按压一下太冲穴。

脚皮几乎让我弄破,确实,歇了一会儿。我回到床上,想继续睡觉。但是等我一闭眼,我就感觉那股劲儿又来了。难道我是得肝癌了吗?还是胃癌?

为什么不往下走?我感觉腹部右侧有点儿硬。这个硬疙瘩就是发射塔。一切炮弹都是从这里象放烟花一样放到嗓子眼的。然后,又回来。我还怀疑我可能是肠梗阻了。因此,气不下行。想拉,拉不下来。最后,用我在治疗便秘的时候的办法,还是弄出来一些大便。一部分是便秘的产物,又粘又黑,又硬。一部分象水一样。

我是完全不正常了。我想我可能是吃发霉的桂圆和山楂中毒了。或者桂圆和山楂和我吃的中药一起发生了化学反应,在我肚子里打起仗来了。他们成了我肚子里的孙悟空。或者是中药非常好,立即把我的脾功能加强了。所以来了有毒的桂圆和山楂,立即把他们送走?或者是因为吃了桂圆和山楂而导致心肺发热,于是,我的脾出来为心脏送凉水?或者是因为我凉吃了桂圆,然后,产生了恶寒?但是有人说桂圆是热的呀?后来,我又看到有人说桂圆不能和石榴一起吃。石榴皮是涩肠的,确实,很苦,味道和我吃的中药一个味道。但我只喝了两口。没多喝。

总之,我的感觉回到了1991年3月8日,当我乘坐夜间火车去上海,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在阴雨的天气里,坐上小面包到江苏太仓沙溪镇。一路上我让司机停了三次,把肚子里所有的食物都吐的一干二净,甚至想把肠子肚子都吐出来。从那以后,我出门总是备着晕车药。尤其是长途车,没有药我都不敢出门。

但是,多年来,由于我的职业是记者,东跑西颠,我已经锻炼了我的抵抗晕车的能力。但我还是不能很快在乘车后恢复体力。往往对我的大脑有损伤。

我会觉得恶心,不想吃不想喝。只想睡觉,还睡不着。因此我说,对我的最大惩罚就是晕车。

因此,这一晚上可以说是对我的最大惩罚。我第二天和医生说我这种情况。一开始,他说是药的效果。后来又说不是,是恶寒,可能是新冠袭击了。

正好我在怀疑我一次次地被新冠病毒在我肚子里袭击,因为我吃过一两次孩子剩下的饭菜。其实,她根本没动,我又用微波炉加热了才吃的。但我还是怀疑狡猾的新冠病毒会藏在我的肠胃里,然后,在我精神压力大的时候,出来袭击我。晚上那一股气一股气的袭击,让我感觉就是病毒的暴力。

本来,我只是自己怀疑。医生这么一说,我可就认真起来了。我说,我必须先测试一下核酸,看到底是不是。否则,别再吃错药了。但是,他说恶寒让我感觉确实是一阵阵地发凉。就感觉凉气从我的身体里发出来。我在被折腾的夜晚,我感觉周身有雾或者是水蒸汽环绕着我。我不断地向外散发热气。但是,现在,我又在不断地散发冷气。

我要检测新冠病毒也不是那么容易。因为我的手机老了,里边照片和微信信息太多,Alltid Open这个1177卫生保健中心的APP我手机上没有。我必须让我老公给我弄。本来在一月初,女儿恢复四周以后,我们可以解封了。我老公也自觉地测试了新冠肺炎和抗体两项,都是阴性之后,他搬回来我的大床上。他说,等我有空了帮你弄一下,你也测一测看有没有抗体。其实,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怀疑自己得了新冠。早在去年四月,五月六月份的时候,就一直被感冒,粘痰,轻微咳嗽,冒汗,口腔溃疡,胃溃疡等各种症状骚扰着。但是,没有测。这回如果不是医生说我可能中招,我也不想测。我想有时不知道或许也不是坏事。如果直接有抗体了不是更好吗?但是,因为我私下里自己因为害怕而进行了各种大补,一会儿补凉,一会儿补热。一会儿稀里糊涂乱补,龙眼,莲子,枸杞,百合,党参,山药,薏米全都放一起煮。有时,红豆绿豆黄豆,黑豆都放一起。有时薏米和芡实都放一起。总之,有的是根据千金方的方子,有的是胡乱来。尤其是最后一次就是胡乱来了。果然出乱子了。

我老公从早上一直弄到吃晚饭的时候,还没弄好。一直到晚上吃过晚饭才弄好了。这回我是疑似病例了,于是,他又决定搬出去自己住办公室。那张折叠床刚叠起来两天。我给自己预约了送上门测试。有一种是你自己开车去医院指定地点去测试,Drive in test。一种是司机把测试剂送到家,你自己测20分钟后,他回来取。我老公用的这种办法。我能感到当时一向镇定自若的他也是紧张到筛糠。把测试顺序搞错。不过,有了他的经验,我自己倒是镇定自若地测试了一下。然后,我爬了五层楼梯,爬了五次。之后,出门把测试剂给他。他说你是疑似病例,不应该出门。我没听懂。他说没事,再见。

听张文宏医生说,如果得了新冠爬四层楼梯会有困难。我想我爬了五次都没事,应该没事。但是,我的心脏却跳的厉害。我身边有血压计,血氧测试剂。

女儿刚一中招他就买了两个,他们俩不怎么测试,倒是我自己一天比一天勤快地开始测试起来。如果是66心率和99血氧含量,我就放心了。一开始心率都是70以下,56-70之间。但是,这两天就开始一天比一天高。先冲过80,然后奔90. 甚至超过100.  我看网上说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心率可以在60到100之间。但是,有人认为心率超过80以上,就有可能中招。于是,我再次感到了压力和恐惧。

话说,祸不单行。就在女儿好了,我们也都快熬到头的时候,我开始觉得美中不足,看到我腋窝下有个白色的小包儿。我觉得像是粉瘤。我记得老爸曾经说他自己用打算把肚子上的一个小包儿给弄掉了。我心想我也试试。但是,我不科学。本来是绿豆粒大的包儿。我却用了一头蒜。留一半,用一半,用棉花盖住。因此,受污染面就是一个小圆棉片那么大。捂了一晚上,第二天,肉皮全部被烫烂了,掉了下来。然后,眼看着黄色的脂肪掉了下来。那感觉仿佛是1992年我做双眼皮时的感觉。我记得当时刮下的脂肪就是那种黄色。眼皮上的受伤面积很小。我还养了好几个月呢。可是,此时此刻,我弄了这么大一个豁口。我一下子受不了了。我心想我会不会把自己弄的穿孔了。这样,我的皮下组织被破坏了,就不保暖了。难怪我一阵阵有凉气。我测体温,37度。我晚上睡不着觉。都是到凌晨3点才能真正睡着,7点又起床了。这样经历了几个星期,我受不了了,才想开中药调节一下我的焦虑和恐惧,促进一下我的失眠和神经刷弱。还有懒散。不想干活,不想写稿。但等开药了以后,我居然又采取了这个动作。无疑是雪上加霜。我不知道我的高烧是因为这个伤,还是我的脾胃虚弱。有人说我心脏有问题,有人说我肝有问题,有人说我脾胃有问题,有人说我胆囊有问题。

我自己知道我也有痔疮问题,时好时坏,已经引起了我的重视。

想测试的前一天晚上,我几乎一晚上没有睡。我是9点上床,随着我初恋时的优美音乐进入梦乡,睡了两个小时,到11点醒了。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我一会儿测体温,36,9,37,中医说这就是高烧。西医说只有38度才算高烧。这不算高烧。我老公也认为人早上36,5度,晚上37度正常。

我一会儿测血压。一会儿测血氧含量。第一次测,总是100 到150. 我心想高了!躺一会儿,再测,90,150.  再呆一会儿, 深呼吸,大口呼吸,再测,87/137. 好,以最后一种为准。这边刚安慰下来,再测血氧含量,没问题95到99,很好。但是心率就突破了90了。我不敢再看。躺下睡觉。但是我能听见我的心跳声,砰!砰!砰!好响啊!我睡不着。我口干舌燥。凉气从我身体里往外冒。我想到了雷锋。记得雷锋是被电线杆子咂到了脑袋。于是,他一直高烧。没有医生,没有退烧药和消炎药。他们给他冰块降温。我觉得冰块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他消耗体力。正确的方法应该是给温水热水喝。有一次我出差在飞机上把头磕出血了,他们给我冰块。我不知道这是否合理。好在我比较皮实。

我想我给自己加热,于是用电烤设备烤,浑身发热。然后,受不了,又喝开水。一壶开水都让我喝了。我喝了高原雪觉和藏红花。我想我自己降降血压。

过后,我不知道是否有用,但是,那感觉,仿佛回到了我刚来瑞典的时候。2006年1月我决定来瑞典等待签证,我就浑身不适。到复兴商业城二楼免费测量,卖降压药。我刚上楼,一测,高,于是买了降压药。吃完了,血压都变成67左右了。我去协和医院看病。那个和我同龄的女医生一看我立即气不打一出来,哪里高啊,如果你60岁了,我还能信。当时我39岁。我来到瑞典之后,医生说,你把所有的药都停掉。当时,我先生也在检查身体,医生让他减肥,给他介绍了饮食调配师。于是告诉我们要吃50%的蔬菜,25%的主食和25%的蛋白质。于是,我严格执行,为了结婚,我想减肥。

半年后,我降到63.6公斤,成功地穿上了婚纱。他的各个指数受到医生的表扬。医生来信说,Well done. 表现很好。那半年我们每周末都要到公园跑步散步。还举行了200人的徒步活动,我自己还参加了女子10公里越野,跑了70分钟。

总之,就是锻炼的好,吃的少。果然一切正常,10多年没用过药。但是,最近几年,锻炼的少,还经常大补。因此,体重还是增加了。来来回回,好好坏坏。

我又想起了我的高中生活。那时我一生中最重的一次感冒持续了两年,我的嗓子不能说话,需要雾敷,物理疗法。我的鼻子都是黄鼻涕。到医院,医生给我穿刺,从鼻窦吸出很多黄鼻涕。大夫说,这孩子虽然学习很好,但是五官除了眼睛以外都没好的。耳朵是中耳炎,鼻窦炎,嗓子发炎建议我割掉。

但是几十年过去了,我没有割掉。2004年我还用激光打了扁桃体,没有什么作用,只是留下几个伤痕。

难道我现在比那时更严重吗?无非就是重新再活一次吗?我突然又想人生五十又一次轮回。过了五十,所有的零件都开始老化,必须得进行大修。

就这样,我浮想联翩。好不容易熬到早上,开始申请测试。到晚上申请上了。我想第二天应该能来吧。结果第二天没来。这种等待又是一种煎熬。

我想我这样心跳的话,如果一直这么跳下去,估计跳不了多长时间。我继续大量喝热水。白天也卧床休息。我的心思无法从这个思路移开。我们本来有实地考察课,我说我是疑似病例,老师说,你别来了。就这样,疑似了,就不敢出门了。我网购了很多东西。但却没怎么锻炼。没心思。一会儿一测量。把我吓个半死。感觉自己很没出息。我还想我的意志不是如钢铁吗?我不是应该向刘胡兰和江姐学习吗?真的,有个人说,你看为什么武汉新冠时党员死的多,因为新冠就找党员。我说,你说的不对,那时因为党员在新冠面前挺身而出,他们发挥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在人民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挺身而出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他们是最值得尊敬的人。张文宏医生也说过,关键时刻,党员上。我想我们沈阳,大连,锦州那些医护人员大部分肯定也都是党员。因为他们在入党宣誓的时候就发誓把个人利益放在集体利益之上。他们是先锋队,是敢死队。不是病毒找他们,而是在有病毒的时候,很多人不敢冲的时候,他们被动员冲,他们勇敢地站出来,体现了共产党员的担当。为什么武汉的时候,很多人可歌可泣,正是因为有这种精神,它鼓舞了我们所有人。我们在一个集体中,个人也有焦虑,但是,那种焦虑我想可能比现在这种焦虑要好一些。因为这里不严格要求,一切要你自己负责,要你自己自觉采取行动。然后,如果染上了是你自己没有保护好你自己。你只能怪你自己。总之,我这种被集体主义熏陶的人,对于所谓的自由和个人主义还是不太适应。或者说在两不靠的境地。因此而魂不附体吧。

我嘲笑自己如此地胆小,如此地懦弱,我的精神哪里去了?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在我刚来的时候,我没力气的时候,就唱这首诗,它给我力量。可是这么多年的消磨,我真的没有力气了。我想我是不是好好安排一下今后的事情。但马上又不知所措了。总之,我就是不能集中注意力了,

不能思考。我试图写东西,采取痛感转移法。果然清醒了一会儿。但是,很快注意力又不集中了。本来就是因为后背一直非常疼痛才休息的。而这唯一的后背疼痛没有针灸到,就更疼。

无聊的漫长的一天的等待,没有等来测试剂。这一晚上,我又是折腾,还是没睡好觉。第二天一早我收到信息,说一小时以后,测试剂就送到。我需要耐心等待。这回,我的心落了地。高兴了一点儿。果然,10点钟不到,就来了。我镇定自若地测试了,然后,爬两次楼梯,等司机回来。我把测试剂给了他。

到中午的时候,我到附近的火车站打太极。打了一会儿,我的心还是砰砰砰地跳。我向右转过头,看到天边挂着一轮太阳。我扶着铁栏杆,看着太阳,

突然放声大哭。 我说,太阳啊太阳,你终于出来了,你知道我是多么地想你呀。你就是我的救世主啊!说着,我吐了一大口黄痰。又吐了几口口水。

我的心一下子平静了许多。原来我就是憋着这口痰。如果我一直不吐出来,是否,我也就随风而去了呢?真不敢想象。我突然又想起中医书上说的,更年期的妇女如果能哭出来,也是一种舒缓郁闷的方式。确实,多年来,我已经没有眼泪。我的眼睛总是很干涩。朋友劝我吃安利,我不肯吃。就这么忍着。

今天终于有了眼泪。我哭了一会儿好了。

但是,我还是想晚上要睡觉。如果再不睡觉,就真的要完蛋了。于是,我到曾大夫的诊所去针灸。结果,针灸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冷气继续从身体里往外冒。但是,晚上,我吃了猴头菇。我发现猴头菇有助于睡眠。我在晚上8点多收到消息,说我的新冠测试是阴性。一颗石头再次落地。他搬了回来。

但是,等听到我说我去针灸了,他又搬走了。他要再隔离一个星期。

当晚,我睡的很香。我感觉我自己尊在我的心里,看到我的脾胃开始恢复,把各种该运送的东西运送到该去的地方。我的肝也好了,及时把血液送到了大脚趾上,我看到我的心跳的很正常。我的感觉我的五脏六腑都工作正常。我看到初恋情人修行成佛了。我不禁要笑出声来。天边出现一片美丽的彩霞,这时,我真的睡着了。我醒来时,已经看不到了那个魂灵。

医生说我第二天可以继续喝药。我给西医打电话的时候,他说,现在市场上卖的仪器不是象医院一样半年一调准星。再说了,如果量血压,必须平躺或平静15分钟然后再测量。象我这样的年龄血压90到140属于正常。临界点范围,需要多锻炼。但还没有到干预的程度。想吃降压药必须通过医生。

血氧设备的心率喝血压计的心率也不一样。医生说,一般一年测一次血压就行,没不要老测。于是,我把所有的设备都扔到一边儿去了。

此时此刻,我再解决最后一个问题。过去这一个星期,我的腋窝下的伤离我的心脏并不远。我告诉老公说,我很愚蠢,采取了自杀自残的行为,请你到药店给我买药膏和纱布,否则,我怕得破伤风。别的病没事,破伤风可能会死人的。这个也让我害怕,又羞愧。我何以至于如此自残而不自知呢?我本来很疼痛,而这种疼痛让我采取各种自残行为,例如拔罐拔出血,因为这种疼痛没有本身的疼痛厉害。我也怀疑自己是否也是得了抑郁症。

但是我的最大好处就是胃口好,记吃不记打。不是万不得已,总是很能吃。我现在的问题就是要控制饮食,好养胃。我老公立即给1177打电话看需不需要急诊。我跟医生说是我自己用大蒜把我自己烫伤的。她告诉我老公说,去药店买点纱布先包扎一下,然后,再看是否需要去医院。

于是,他去给我买来了很大的创可贴。可以把伤口全部包扎好。结果一个星期,我换了无数次秋衣,都挡不住流出的液体。这回一包扎,立即开始结噶了。

用了一包五片后,又买了十片。现在又用了五片。就好多了。我也不再发烧了。

但是,我的基础问题还在,担心也还在。只是新冠没有。我又让医生开了三副药。医生说,不要自己吓唬自己啊!

我想这最后一句话很关键,也很重要。我不应该自己吓唬自己。关键时刻,不能没有定力。我确实想到了非洲那个37岁男子因为听说自己得了新冠,却拒绝

吃药而死亡的人。我不知道他是否是因为信了某种邪说不敢吃药还是什么原因。但是,他害怕是肯定的。因此有人说,可能是吓死的。其实,这个恐惧和害怕导致的就是不能很好地睡眠。而人如果不能很好地睡眠,就会降低抵抗力。

和女儿隔离这五个星期里,我还在油管上看过熊猫医生的睡眠方法,就是平躺,然后,抬起脑袋,让脖子放松。第一次试很好用。我几乎兴奋地想给他留言。

但是,到等待结果那天晚上,真是什么办法都不好用。我最后是看了睡前瑜伽。我想,或者我干脆就是打坐。或者我就是按摩我的双腿。我把自己的小腿和脚踝都掐的青了。疼了,我才感觉舒服一些。我多次用手捂在鼻子上看我是否还有味觉。还好,我一直有味觉。

当我听说我是阴性以后,我得到了解脱。但是,先生因为害怕中医那里防护措施不够,也有可能传染而感到困惑。于是,我又担心,我把我的担心传染给了他。

于是,我立即开始有事没事地和他说话。我说,其实交流很重要。有些事情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可能会好一些。

从一开始,我担心女儿会把他染上。我就说,万一你被染上,我会找中医来给你针灸或者吃中药。他立即开始激动,他说,这必须有瑞典医生的同意才行。

吃的药品必须有英文说明。可是如果你一看说明,都是说对血压高,心脏病,糖尿病,肾有问题的人,都需要遵照医嘱。因此,这就说明我什么都做不了。

但我还是不甘心,自己老是补这个,补那个。他有一天打了一天的喷嚏。这才是他想测试,人家也同意他测试的理由。但我想,他其实就是因为吃了我的大补食物才把寒气驱了出来。所以,他才打喷嚏。在我们这种中瑞家庭中,有时就是会因为这种观点的不同而产生矛盾。我想改变他改变不了。他想改变我也改变不了。我想以前很多时候,瑞典都很好。但是,这次在抗击疫情问题上,瑞典确实太实用主义了。我们如果不自救,能怎么办呢?

但是,我也不应该太自我了。于是,我还是采取求同存异,密切合作的态度。如果他激动了,我就不说话了。按时给提供姜茶,及时吃羊肉粥,鸡肉粥,大白萝卜羊肉汤,鸡肉萝卜汤。鸡肉蘑菇汤,这些都是我小时侯的菜谱。我不再冒险吃怪怪的东西了。只吃最基本的普通的菜谱。增加了每天一个鸡蛋。

以前我们从来不吃煮鸡蛋。自从张文宏医生说吃鸡蛋喝牛奶以后,我给女儿每天一个鸡蛋,她不爱吃,我命令她吃,她不爱喝牛奶,我说你必须喝,加上蜂蜜可以抗击病毒。再说姥姥姥爷一直这样吃,牛奶鸡蛋一起吃,非常有营养。女儿以前从来不喝热水,都是喝凉水。我说你必须喝,尤其是在月经期更要必须喝热水,否则会得病。于是,她也习惯喝热水了。

幸运的是我们经历了圣诞和新年假期。否则,她早就应该去上学了。但是,或许她早去上学,我也不会这么担心了。不管怎么说,我对他们学校不上网课有意见。

我们强烈要求上网课,12月最后一周,他们上了网课。现在开学了,又去上学了。但是,女儿一回来,立即上床休息。我说你很累吗?她说,你知道,我在学校里尽量跟每个同学搞好关系,因此,消耗了我很多能量。所以,回来以后,觉得有点儿累。过了一会儿,我说,我亲爱的宝贝,现在是非常时期,是新冠时期,你没有必要特意去socialize。这样会消耗你的精力,考虑到你的情况,他们也不一定很愿意这样。你就先到学校好好学习,把老师讲的课学好。其他的先不用管。

等过了这段时间再搞关系也可以。我问她,姥姥问你恢复健康以后,高兴不高兴?她说,高兴。就是有点儿累。

其实,我想她是好了,但今后还必须加强营养,必须认真吃喝,认真睡觉。再光吃面条,方便面,晚睡晚起是不行的。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现在看疫情的感染情况,12月1日新增感染病例17000多例。就是说她可能就是在这一波大流行的时候,无意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感染上了。12月8日感觉到了头疼。临近圣诞节,瑞典人都忙于购物,忙于各种聚集,如果政府不宣布严格的隔离政策,如果商家不采取措施,想有隔离效果是很难的。

现在,商店控制人数,每10平方米许有两人。这个措施可以说很好。

最后,再谈一点体会,就是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不要乱吃东西。不要乱出门。还是要继续严防死守。同时,还要科学合理地在家里呆着。要锻炼身体。要合理饮食。另外,新冠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没得最好。如果万一感染了,也不要太恐慌。认真看瑞典的说明指导。也可以到中医那里开点药,扎扎针灸。都可以。作为预防,扎针灸也是挺好的。还是要戴口罩。但不要在外面时间太长。我后来发现,戴时间长了也可能引起头疼。总之,保持一颗平常心。大难之年,祈求平安。只要我们认真遵守规则,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希望大家不要象我这样太沉不住气,要有定力。精神不垮,身体也不会垮。新冠其实也是考验我们的精神健康呢!

昨天晚上,他决定又搬回了自己的床上。至此,一切恢复了正常!今天天气很好,久违的太阳又出来了。我还是出去走走吧!

2021年1月23日。于斯德哥尔摩家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