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70年)西藏民航的国际“事业线”:跨越喜马拉雅山脉逾三十载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网报道作者 赵朗

  上世纪80年代,拉萨至加德满都的国际航线开通,这座跨越喜马拉雅山脉的“空中金桥”为西藏民航的发展抹上了浓重一笔。

  拉萨贡嘎国际机场是世界上最早的高高原机场之一,于1965年通航。

黄丹是中国民航局西藏自治区管理局航行气象处处长。他表示,起初这条国际航线成长缓慢,执飞机型也相对落后。1987年航线首开,使用波音707型飞机;上世纪90年代初又使用了波音757-200型飞机执飞,作为定期航班,每周二、六各一班,当日往返。

  当时西藏民航通信导航监视技术比较薄弱,加之中国西藏与尼泊尔两个空域天气截然不同,即便尼泊尔空域通信稍好,飞行员依旧要面对西藏高海拔地形复杂、气候多变带来的各种情况。

  这条国际航线最初备降机场在四川成都,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远距离的备降似乎有些冒险。黄丹说,虽然各项飞行技术不完善,但执行的双机长制为这条航线上了一道“保险”。

  2010年10月,日喀则和平机场通航,结束了场长达23年的国际航线在西藏区内无备降机历史。

  普登是西藏民航最早的机务之一,1991年进入拉萨贡嘎国际机场工作,如今已是资历最老的机务工程师。他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初,这条国际航线由当时的中国西南航空公司执飞,机务随机跟飞,这一状况持续了两三年。“即便有航空公司的机务,飞机在机场短停时,我们地面机务组还是要进行系统检查。”

  作为国际通航机场,拉萨贡嘎国际机场不断完善相应的民航配套功能。1993年,拉萨航空口岸开放。同年,机场首次在候机楼实行了汉、藏、英三种语言播音。

  随着西藏旅游市场逐渐升温,经拉萨航空口岸出入境的游客不断增多。西藏自治区旅游发展厅厅长王松平表示,西藏一直致力于打造世界旅游目的地,民航为拓展入境游提供了更大的支撑。目前,西藏自治区旅发厅联合西藏航空有限公司正在筹备拉萨至香港、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直航航线,预计将在今年开通。

  此外,据官方消息称,新加坡方面正与中国民航局西藏自治区管理局洽谈开通樟宜国际机场至拉萨贡嘎国际机场直航事宜。(完)

布鲁塞尔国际葡萄酒大奖赛宁夏斩获3枚大金奖

“国际小水电绿色发展示范基地”落户湖北兴山县

东航成功完成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首轮验证试飞

2019长沙国际工程机械展览会开幕 千余家全球工程机械企业参展

北欧绿色邮报网授权转载中新网长沙5月15日电(记者 傅煜)15日,2019长沙国际工程机械展览会在“中国工程机械之都”长沙开幕。湖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家毫宣布展览会开幕,省委副书记、省长许达哲致辞。

  此次展览会吸引了逾千家全球工程机械企业的最新技术成果、产品参展,其中包括美国卡特彼勒、约翰迪尔,日本日立建机,中国徐工、三一、中联等24家全球工程机械50强主机企业,以及埃克森美孚、易格斯等14家世界500强配套件企业。

  本次展会以“智能化新一代工程机械”为主题,由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亚太总裁协会、中国工程机械学会、湖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湖南省商务厅、湖南省贸促会、长沙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展会总面积21.3万平方米,设混凝土机械、起重机械等14个展区,国际标准展位约6000个,国际展商比重超过22%。展会将持续至18日,同期举办全球高端制造业大会等30多项配套活动。

参加开幕式的外国展商。 杨华峰 摄

  中国是世界工程机械制造大国,工程机械产业体系不断完善,涌现了徐工、柳工、中联、三一等一大批自主知名品牌,形成了挖掘机械、铲土运输机械、起重机械等20大类上万个型号的产品,已成为工程机械产品类别、品种最齐全的国家之一。

  出席展会开幕式的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会长王瑞祥表示,工程机械作为机械工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支撑国家经济社会建设和发展的重点产业。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成绩显著。2018年,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总额增幅均在19%左右,销售收入突破5500亿元。

  “约翰迪尔高度重视中国市场,也非常看好未来的市场前景。”参展企业代表、美国约翰迪尔工程机械中国区总经理郎云说,随着中国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和“一带一路”倡议深入推进,约翰迪尔不仅要继续优化产品结构,提升服务能力,还将继续立足中国市场,与中国企业携手打造更多本土及跨国工程项目。

2019 Stockholm Forum connects crisis response to peacebuilding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Stockholm 14 May(Greenpost) Over 400 high-level policymakers, researchers and practitioners gather in Stockholm for the sixth annual Stockholm Forum on Peace and Development to be held between May 14 and 16th.

This year’s forum centres on the topic ‘From crisis response to peacebuilding: Achieving synergies’ and was opened by Ambassador Jan Eliasson, former United Nations Deputy Secretary-General and Chair of the SIPRI Governing Board. Ambassador Eliasson’s address touched on the broad range of actors and peacebuilders and emphasized the risks of actors working in silos.

The first day of discussion ended up with the closing remark by Swedish 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 Margot Walstrom. She said that the good example of peace building was Columbia and it was so good that their President even won the Nobel Prize for Peace.

She said it is important to involve women in the process and that is exactly the Swedish foreign policy and building strong institutions is also very important.

HE Peter Eriksson, Minister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Sweden, provided introductory remarks and pointed out that the various efforts among the development community ‘do not always add up.’

Guest speaker for the opening session was Dr Sima Samar, Chair, Afghanistan Independent Human Rights Council and member of the UN Secretary-General High-Level Panel on Mediation. Dr Samar shared her knowledge of Afghanistan—a country that has endured over 40 years of conflict. From her experiences, ‘when people’s human rights are violated; when their freedom is restricted; when there is discrimination against people; where there is no equality; and there is no access to justice for people—then conflict starts.’ She underlined the need for the meaningful inclusion of women and minorities at all stages of the peace process and during post-conflict reconstruction.

Peter Maurer, President,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gave a keynote speech on peace and development. On the need for the stronger connections between humanitarian aid; development cooperation; and peacebuilding, Maurer stressed that ‘humanitarian actors are not peacebuilders. Neutral, impartial and independent humanitarian action is distinct from political agendas and it must remain so. Yet, I would argue that while others make peace, humanitarian action helps make peace possible.’

The theme for the opening panel was ‘Crisis response and peacebuilding: How to create synergies’ and was moderated by Annika Ben David, Ministry for Foreign Affairs, Sweden.

Achim Steiner, Administrator of the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highlighted the World Bank’s ‘Pathways to Peace’ report and how the United Nation’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 have laid out a vital roadmap for the future, but also for managing the risks of today.

HE Raya Haffar El Hassan, Minister of Interior and Municipalities, Lebanon, talked about the different agendas between donors and how better synthesis between donors could lead to a more sustainable peace.

Hafez Ghanem, Vice President for Africa, World Bank outlined the new role of the World Bank in investing in peace. Pointing to a number of key initiatives and ways of analyzing the Sahel; the Lake Chad Basin; and the Horn of Africa regions, he stated the need to focus on the drivers of fragility such as climate change and exclusion. He also stressed to support the local government to keep peace and development.

HE Hirut Zemene, State 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 Ethiopia, emphasized the role of youth development—a theme echoed by other panellists—and stressed the demographic challenge in Ethiopia and elsewhere.

General Dennis Gyllensporre, Force Command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Multidimensional Integrated Stabilization Mission in Mali (MINUSMA), called for better conflict analysis in the early stage of crises and the need to share in a combined body of knowledge. General Gyllenspore stated ‘we all have different blind spots depending on what lens we use.’ Sharing knowledge, he said, ‘will give us a sense of a common understanding of the conflict dynamics.’

Karin Wallensteen, State Secretary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Prime Minister’s Office, Sweden, spoke on collective outcomes. ‘I believe that if we have this nexus of humanitarian efforts; development efforts; and peace efforts we can give the relief and at the same time keep our focus on the SDGs.’

In the afternoon, Somalian 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 Ahmed Isse Awad said his country is in a better position now with 80 percent of the people have mobile phones, good infrastructure, schools and other conditions. But the governance of the government is still a challenge for them, thus he called on the donors to support his government to strengthen good governance.

Fatima Shehu Imam, Director of 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 in Borno State, Nigeria said great challenge ahead because they have about 500 thousand orphans in northern part of Nigeria. These people need more care from government and social organizations because they are isolated or even resentful, no one care about them.

Mohammed Ali Al Hakim,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of Iraq said Iraq is on the right track and he promised to pay greater attention to gender issues. Right now they have about 30 women diplomats and he plans to increase more women Ambassadors in the future.

Annika Soder Deputy 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 of Sweden summarized Swedish efforts in promoting feminist foreign policies even in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She blamed some super power of implementing unilateral actions and not cooperative for some good ideas. But she stressed the feminist policies in the long run is more sustainable in peace keeping and development.

Peter Mauer said in the afternoon high level panel that things change a lot. For example they prepared a lot of medicine in disaster or conflict humanitarian aid, but found out that people need more electricity and telecommunication.

The moderator was Dan Smith, Executive Director of SIPRI.

When asking a delegate from Nigeria about China’s role in Africa, he said China can do more, for example building more water conservancy projects to secure safe drinking water and keep water clean.

The forum was jointly held by SIPRI, SIDA and Foreign Ministry of Sweden.

2019斯德哥尔摩和平与发展论坛关注和平建设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为期三天的2019斯德哥尔摩和平与发展论坛14日在斯德哥尔摩隆重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代表400多名代表出席论坛。

本次论坛由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瑞典对外发展援助部和瑞典外交部联合举办。研究所理事会主席第60届联大主席杨.埃利亚松和瑞典对外发展援助大臣彼得埃里克松等致开幕词,瑞典外交大臣瓦尔斯特伦致首日闭幕词。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斯泰纳,国际红十字会主席彼得.毛尔,世界银行非洲副行长哈菲兹.加内姆、伊拉克、索马里外交部长、黎巴嫩内务城市部长和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国务部长等嘉宾出席论坛。

和平研究所理事会主席埃利亚松首先致辞,他说,在2005年他担任联大主席的时候,联合国就制定了一条和平与发展的秘方,那就是没有和平就没有发展,没有发展就不可能维持和平,没有和平与发展,人权就会受到极大伤害。没有人权没有法制的社会也就无法实现和平与发展。因此,要想实现发展的目的,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实现永久和平,就必须尊重人权,尊重法制。同时要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把有关各方的利益都要考虑在内才能实现永久和平,政府,议会,非政府组织,私营企业等各界人士都要考虑在内,尤其妇女也要考虑在内,就是包括所有利益相关方才能实现停火,保持和平。他很高兴联合国2030年远景目标中的第十六条提出了实现永久和平与发展的目标。

瑞典对外发展援助部大臣彼得.埃里克松在开幕词中说,他很高兴看到很多饱受战争创伤的国家伊拉克、索马里、黎巴嫩和埃塞俄比亚等国的部长副部长都来出席会议,欢迎你们。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要找到维护和平的妙方。 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与此同时,也要注意气候变化给和平与发展带来更大的挑战。

阿富汗独立人权理事会主席斯马.萨马尔博士致开幕词。她说,人们首先应该明白为什么会发生冲突,阿富汗经历了41年的战争冲突。根据他们的经验,凡是人权得到侵犯,法制不能够维持,社会出现严重的不平等,一部分人有特权的时候,就会出现冲突。同时,周边国家会利用不同的人群来对付另一个人群,这样,几乎在所有经历过冲突和战争的国家里都会发现他们的邻居也参与其中的内乱。因此,要实现和平,保持和平,就必须要有男人和女人都参加的和平谈判,一旦停战,必须为儿童提供教育,在阿富汗最大的败笔就是缺乏教育,很多家庭没有办法,最后,还是不得不把孩子送到塔利班成立的学校里去。最终成为被塔利班利用的人。

国际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尔在发表主旨演讲中国说,其实,国际人道主义援助的情况在不断发生变化。过去的一些人道主义援助方法已经不再适应新情况新问题了。现在的国际人道主义援助也远远不能满足各种难民的需要了。他说,很多时候情况出乎意料之外,例如,有一次,他们在中东救援,本来准备大批药品,但结果人们最急需的是供电和电信,因为人们想赶紧和亲朋好友联系。另外,现在的冲突已经不再局限于最贫困的国家里,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家本来都是中等收入国家,结果,也陷入战争和冲突的深渊,刚刚得以停战。因此,国际社会必须根据实际情况施加人道主义援助。

在高级讨论会上主持人是瑞典外交部Annika Ben David大使主持。

世界银行负责非洲事务的副行长加内姆说,世界银行在和平与发展过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世界银行很注重各国政府的力量,因为支持帮助政府进行和平与发展的援助是对的。与此同时,世界银行也改进了援助方式,以前都是在冲突结束以后再介入援助,现在是在冲突进行时就开始援助,例如在叙利亚。目前世界的难民太多了,挑战也很大。

黎巴嫩内务和城市部长拉雅.哈法尔.阿尔.哈桑说,她首先非常感谢捐助国对黎巴嫩这个饱经战争沧桑的国家多年来的积极援助。他们自己当然需要努力重建。但同时,她也对捐助国提出一些建议。她认为有时候捐助国去捐助时是有自己的目的的,附加自己的一些条件的,这样在当地会引起不平衡,造成援助的效果大打折扣。如果能够根据实际需要去捐助,可能效果更好。

埃塞俄比亚外交部国务部长希鲁特.泽美娜对埃塞俄比亚总统大家赞扬,认为现任总统真心希望发展,重视平等问题,因此,希望捐助国继续对其国进行支持。同时,他们也确实是在实现和平与发展过程中重视妇女地位问题,重视有关各方的利益。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阿吉姆.斯泰纳说,今年的主题是包括所有利益相关方,这一点十分重要。凡是重视这样的方法的地方,才能长期保持和平。

瑞典首相办公室国际事务国务秘书卡琳.瓦伦斯蒂恩介绍了瑞典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期间的作用。

丹尼斯.氯纶斯普洱是驻马里联合国维和部队的陆军总司令。他说,这次能把他这位军方人士请来参加论坛本身就说明这次论坛的包括范围广泛,真是各界人士都有。他认为凡是能够进行充分案例分析并让有关各方都参与的案例基本上都是成功案例。

在上午的第二场高级讨论会中,索马里外交部长阿瓦德提出在索马里已经经历了五届总统选举,索马里形势十分稳定,教育,卫生,电信等各个领域都得到了充分发展,索马里如今80%的人都有手机。索马里的工程队可以到邻国去承包建筑工程,索马里的学校都已经到位。现在最美中不足,也缺乏信任的就是政府。其实,政府的组成是由四个部落群的领头人物或代表组成的政府,例如总统是一组人,议会是另一组人,基本上各个族群都有代表,因此,索马里的形势很稳定,现在缺的就是政府需要资金巩固政府的诚信度。他希望捐助国能多支持索马里政府。

在下午的高级研讨会上,伊拉克外长穆罕默德.阿里.阿尔-哈桑说,伊拉克2003年以后面临的是满目疮痍,负债累累的局面。伊拉克欠了很多外债,高达几千亿美元。其中包括对科威特的侵略赔款。本来到2014年伊拉克形势有所好转,但是,又来了ISIS恐怖分子占领了伊拉克三分之一的领土。他们的烧杀抢掠给伊拉克再次带来灾难。但是,到去年为止,基本对ISIS清理干净,政府提出了一系列发展目标和发展框架。包括教育平等和发展。他说,伊拉克其实有很多博士,但是怎样利用他们是一个问题。他们政府内阁中已经有83名女干部,但是,这个数字还不及突尼斯,因此,急需继续努力。他表示,在外交部,他将大力重视女大使女外交官的录用。伊拉克妇女其实很多人都是有学识有能力的妇女。

来自东帝汶的联合国组织代表认为支持战乱国家政府和平与发展十分重要,因为政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比其他任何社会机构都要强有力的多。支持他们,提高他们的信誉有利于和平与发展。否认,象以前西方国家总是支持非政府组织来对于政府组织,很难实现长期和平稳定。

尼日利亚北部的布尔诺非政府组织领导人法体玛.射虎.伊玛目指出,和平与发展的援助一定要因地制宜,多听从当地人的意见。否认很难解决问题。她尤其担心在尼日利亚有大约50万孤儿,他们没有家人照顾,没有亲人理解,没有政府照顾,他们成为游手好闲的流浪儿,这些孩子如果不加以关怀和教育,很难想象他们将来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国际社会最好帮助提出一些预防措施。

美国布鲁斯金学院院长约翰.艾伦表示,他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开始参加过很多和平谈判和发展重建,他发现,凡是国际上实行多边行动的时候,成功的机率总是比单边行动大得多。目前,有的国家动不动采取单边行动,这很不利于和平与发展,效果很不好。相反,多边行动成功的机会要多一些。例如有中国,俄罗斯,欧盟,美国,尤其是在美国牵头的时候,加上多国配合效果就会好一些。

瑞典外交部副大臣Annika.Soder概述了瑞典担任联合国非常任理事国的时候为和平与发展作出的巨大努力,但是,她指出,很多时候瑞典的建议得不到大国的响应,因此,也很为难和无奈。她也间接批评了单边主义的行为。

最后,瑞典外交大臣马约特.瓦尔斯特伦致当天的闭幕词。她说,她想用哥伦比亚的和平道路做为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哥伦比亚也是经历了几十年的内战。最后实现了和平,因此其总统还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她强调国际社会必须采取措施控制和扩散。同时,瑞典的女性主义外交政策还是比较好的,在和平重建过程中,赋予女性权利可以使和平持续下去。要实现和平与发展,必须尊重人权,尊重法制,有强有力的组织机构和机制。总之,凡是在和平重建中注重了各方利益的,和平稳定持续时间就长,效果就好。

一天的会议中,人们积极发言,广泛讨论,给人的印象是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和平,相比之下,现在已经从危机反应阶段进入和平建设阶段,与会者认为在和平建设过程中,必须重视男女平等,教育和其他各方面的情况,按照联合国2030发展目标进行对照。从冲突国家的角度讲,他们更希望援助不要带附加条件,要积极支持所在国政府,这样的效果会更好。政府一个中国大使馆的外交官所说,有政府总是比没政府强。没有政府会一盘散沙,和平和信任都难以建立。

当记者和一位尼日利亚代表谈到中国在非洲和平与发展过程中的作用时,他说,中国发挥了很大作用,但是中国还可以做更多。另一位代表说,例如,在兴修水利方面,中国可以帮助非洲合理利用水资源,建立水利设施。中国有这方面的经验和技术。

图文 陈雪霏

什么是新闻?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

这两天有几个朋友开始对本报网评论,这是好事,说明有人关注你写的东西。让我对新闻再次做出思考。一种观点认为,我的文章太挺中国,或者是太平铺直叙,能否中立一些,加一些自己的观点。

另一种观点是,你只发好消息,积极正面的消息,批评中国的你都不发。

针对第一种观点,我想说我可以保持中立,但是,让我批判性地写报道确实比较难。因为我比较接受那种观点就是好新闻才是新闻,因为好新闻可以有利于健康,给人以鼓舞,让人看了以后,心情愉快。而坏消息总是满天飞,我们这个世界比以前好多了,但是,依然是有太多太多的坏消息。看了让人揪心。

为什么我不批评中国?其实也不是我不批评。早在2004年的时候,我就发现中国的发展急于求成,环境破坏严重,经济发展不可持续。因此,我特意到英国学习什么是可持续发展。等到我学完了,很多人都不相信我说的如果不注意,会发生雾霾事件,象比利时,法国等西方国家一样,例如英国70年代是著名的雾都。但是,发展到2014年,北京就发生了严重的雾霾。不用我说,很多人都开始说了,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在采取实际行动解决雾霾问题,一切措施都直接指向降低PM2.5浓度。

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我再批评就怕矫枉过正了。我想最好是耐心一点,给人们时间。例如我们总说雾霾问题,结果有人说了,中国雾霾还没那么多,你得等我们把雾霾排放量搞上去以后才能减啊,否则没得可减。因此,大干快上,果然排放太多,让环境无法承受了。

那么现在的一切努力都是在节能减排,发展电力汽车,发展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选择积极正面的报道,让人们知道什么是对的。否则,整天批评让人感觉无论你做什么都是错的,都是要挨批评的,那到底应该怎样呢?

我已厌倦批评,我希望能用太阳的光辉去照亮黑暗的角落,而不是把黑暗的角落搬出来放到太阳底下。目的是一样的,只是方法不同而已。

从新闻理论上讲,中国的新闻理论就是党领导一切,新闻的作用大多就是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帮助人民群众理解政策支持政府的行动。但是,说实话,近年来,就是这样的宣传工作也做得不到位。例如,政府想建垃圾厂,这就是积极正面的新闻,应该大力宣传,让人民群众了解它的必要性,从长远的角度讲,它的好处。人民需要配合,而不能一味地抗议。否则,垃圾到底往哪里放呢?这个问题总是需要解决的。

西方的理论本身就是凡是共产主义国家的负面的新闻都是新闻。奇闻逸事,人咬狗才是新闻。因此,很少有什么好消息。有些时候,是需要批评,但是,要有足够的证据,了解实际情况才行。需要深入挖掘。

对于东西方因为意识形态造成的矛盾和新兴经济体的发展带来的西方争风吃醋也很难摆平。对于大国政治,霸权主义,我是持批评态度的。但总的来说,笔者关注的是地球的安危,如果人们都能关注地球,而不是老子要永远天下第一,我们的世界就会好很多。要想让世界和谐发展,需要文化交流,有人说,文化开始政治化了,这确实是个趋势,因为文化是软实力,利用软实力,可以避免战争。如果直接打政治仗,经济仗,那就很容易发生冲突,正面冲突。我们知道战争冲突是可持续发展的大敌,因此要想尽一切办法避免正面冲突,对于老年政治也需要理性地看待,做好一切准备,以防万一。

今日头条:美丽新疆图片在2019“一带一路”北欧之春国际和平文化节上展出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本报资深记者主编陈雪霏去年和今年的新疆行美丽新疆图片4月28日在瑞典西斯塔成人大学校内举行的2019“一带一路”北欧之春国际和平文化节上展出,受到学生和老师们的欢迎。

西斯塔成人大学里有很多来自中东,北非国家的移民,他们周末都在这里上课或搞其他活动。看到这么漂亮的新疆图片,他们都纷纷赞赏西域风景太优美,有的地方还有点儿像瑞典。

2019数博会区块链与数据经济高峰论坛将于5月28日在贵阳召开

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数博会”)将于5月26日-29日在贵阳举办。数博会自2015年创办以来,已连续成功举办四届,并于2017年正式升级为国家级展会活动。作为全球首个大数据主题博览会,凭借国际化、专业化、市场化的领先优势,成为全球大数据发展的风向标和业界最具国际性和权威性的成果交流平台。

2019数博会将举行一会、一展、一发布、大赛及系列活动,展览面积6万平方米,参展企业超过400家,参展参会人数预计超过10万人次。


就本届数博会而言,“一会”期间召开高峰会议,开闭幕式,举办6场高端对话和25场专业论坛,邀请全球顶级大数据企业和大数据领军人物同台论道,深度探讨大数据应用技术难点、需求痛点及解决方案。“一展”设立国际前沿技术、行业数字应用、创新创业成果三大展示板块,每个板块设置两个展馆,集中展示大数据与数字经济、公共服务、智能制造、产业升级、生态治理、智慧生活等深度融合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方案、新应用。“一发布”将发布全球大数据领先科技成果、公益成果以及企业成果。

(往届精彩)

2019数博会以“创新发展,数说未来”为年度主题,将继续聚焦前沿、聚焦共赢,为高科技企业搭建合作、交流、推介、展示的国际舞台,开拓大数据发展的无限商机和无穷可能。

据悉,本届数博会期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贵州省人民政府主办,中国人民大学、贵阳学院、中国电子质量管理协会数字科技产业工作委员会、贵州丰泽咨询有限公司承办,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未来法治研究院、贵阳学院经济管理学院、北京计算机学会、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院协办的2019区块链与数据经济高峰论坛将于5月28日在贵阳盛大召开。届时,来自政府、企业、学术界的300余名资深学者、经济学家、技术专家、产业代表、商届领袖将齐聚一堂,围绕“数字经济的制度构建”进行深入探讨与交流,为推进数字经济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

制度创新激发技术创新,助力贵阳数博会与数字经济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中强调:“以人工智能、量子信息、移动通信、物联网、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突破应用……科学技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国家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深刻影响着人民生活福祉。”技术创新与制度创新的交织共同推动着人类社会的进步。技术创新推动生产力发展进而造就制度创新,而制度创新又进一步点燃了技术创新的火炬。产业变革与人类社会的进步始于技术创新,而成于制度创新。

2019区块链与数据经济高峰论坛以数据的确权、开放、共享、赋能——数字经济的制度构建为主题。国际欧亚科学院中国科学中心副主席、原科技部党组成员、科技日报社长张景安,英国牛津大学教授、牛津区块链研究中心主任、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Bill Roscoe,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幼平,英国牛津大学教授、牛津大学系统安全实验室主任Ivan Martinovic,阿拉伯信息和通信技术组织秘书长Mohamed Ben Amor,联合国国际电联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主席、美国法定数字货币研究院主席文武,美国斯坦福大学高级金融科技中心主任Lawrence Rufrano,早稻田大学助理教授汪伟,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创业学院副院长、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环球大数据研究中心副主任、秘书长、中国电子质量管理协会数字科技产业工作委员会主任、北京计算机学会副秘书长卞东将发表主题演讲。

国内外专家学者和业界精英将立足国内实践,链接域外经验,为新时代下数字经济的制度构建聚集智慧、建言献策。会后,将形成智库成果,凝聚智慧共识,助力贵阳数博会和数字经济的创新与发展。本次高峰论坛将精准把握新时代下数字经济的发展趋势,为数博会带来一场新理念新思维的智慧盛宴。

大数据时代,数据确权的思考与研究

2018年下半年,区块链领域经历了泡沫退去,价值回归的过程。公链技术进一步迭代,被称为区块链“公链元年”。2018年的公链是封闭、排他的,2019年的公链应该是普惠共赢的。展望2019年,区块链本质没有变化,即由分布式技术带来的“自治数据元网络”对未来生活的潜在影响和改变,寄托着由技术带给人们未来美好生活的期望,这种期望需要区块链从业者共同努力突破。

当前,数字经济正成为驱动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数字经济时代的数据类似于工业革命时期的资本,数据收集已经类似于资本的集中。数据在性质、权利内涵、权属等诸多方面存在着制度缺失,进而导致了“搭便车”、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等问题的出现,并阻碍效率的实现。区块链技术能为数据赋权,确定数据的归属与确权,促进数据的开放与共享,将为数字经济赋予新的价值和新的发展驱动力。 

成果可期的里程碑式盛会

2019区块链与数据经济高峰论坛是具有极高规格的国际性盛会,是共享最新成果的世界级平台。届时,全球顶级大数据企业和大数据领军人物将同台论道、共襄盛会、共绘蓝图、数说未来。精彩版块圆桌论坛、高端对话更是点面联动,紧扣业界关注最高、影响最广的热点,为业界精英、学者专家、中外媒体带来新理念、新观点、新思维。

本次区块链与数据经济高峰论坛可以用方向明确、基础扎实、成果可期来概括。数字经济是各国寻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机遇,对于扩展新的经济发展空间、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这场具有标志意义的盛会将链接全球智慧,掀起数字经济风暴,精准的把握新时代下大数据的发展趋势,在国际化的氛围中,凝聚智慧共识、形成智库成果,为数博会及数字经济的发展开辟更广阔的空间、注入更强劲的动力,为全球经济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美国对中国就是胡萝卜加大棒毫不客气

北欧绿色邮报网评论

中国人干活,辛苦,成为世界工厂。西方人不干活,享受,最后发现挣不到钱了,这回又反咬一口,谁让你们工作那么勤奋那么辛苦呢?如果没有你们的勤奋和辛苦工作也不会都跑你们那里去呀!一些混不讲理的论调就这这样出来了。

中国人确实很聪明,模仿能力也很强。但同时,还在继续拼命工作,有时工作都有些过分了,但还是这样做。这让西方人不能理解。西方人其实是希望中国能避免西方的老路,污染,肥胖,懒惰,享受等等。但同时,中国人如果真避免这些问题,他们也有点儿不舒服。你们这样做很没有人权啊!看我们都在讨论一天工作六小时呢,你们为什么要工作那么久呢?

你们为什么赚钱呢?是因为美元贬值的时候,你人民币没有升值,所以你得把这个损失给我补回来,否则,我会采取一切措施,有可能包括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互联网不可靠的原因。如果美国发动网络战争,那就是太没有人性了。

因为网络的主导权都在美国手里。美国就是不甘心自己正在衰落,而要拼命地维护自己的地位。中国在贸易上必须用大数据好好算账。该还的还,不该还的也不能急着还。美国现在就是觉得帮其他国家多了,自己没有那么独霸一方的能力了,所以,要垂死挣扎。心情可以理解,但如果采取不人道的方法,也会遇到抵抗的。

门罗主义的历史终结美国要发动新冷战吗

Original: 乔新生 乔新生Today

美国要想发动一场新冷战吗

北欧绿色邮报网转发乔新生评论

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2019年4月30日报道,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撰写一份政策报告,明确指出中美两国关系是“真正不同文明形态与意识形态之间的较量,这场较量前所未有”。

这是对中美两国关系最新的定义,它标志着美国国务院在制定中美外交关系政策的时候已经不局限于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可能会把中美两国关系重新拉回到意识形态和文明冲突的层次。

这不是美国国务院的发明,而是美国国务院继承美国奥巴马政府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外交政策提出的外交主张。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是美国国务院外交咨询政策研究机构,它决定着美国国务院的外交方针,同时也决定着美国处理外交事务方面所采取的策略。

众所周知,美国国务卿是情报官员出身的外交官。由于长期在情报机关工作,他对国际事务分析和判断与美国华盛顿其他政客既有相同之处同时也有自己的特点。虽然美国国务卿必须遵守美国总统的命令妥善处理中美两国之间的分歧,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国务卿以及他所领导的美国国务院在处理中美两国关系问题上没有自己但见解。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发布的这份报告实际上反映出美国国务院在处理中美两国关系问题上所采取的立场,那就是在应对中美两国各种挑战的同时,把中美两国关系定义为意识形态和文明冲突的关系,言外之意,就是要对中国发动一场新的冷战。

1946年3月5日,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美国发表著名的“铁幕”演说,把世界分为东西两大阵营。1947年3月12日,美国杜鲁门主义出炉,冷战拉开序幕。为了应对西方国家的挑战,1955年5月14日,华沙条约组织正式成立。这标志着苏联为代表的华沙条约组织全面迎战。1991年苏联宣布解散华沙条约,随后苏联崩溃,冷战以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取得决定性胜利而告终。

冷战结束之后,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世界和平唾手可得。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之后,立即把矛头对准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发动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从而使世界很快呈现碎片状态。发生在欧洲巴尔干半岛的南斯拉夫战争,只不过是美国为了阻碍欧洲一体化的局部战争。这场战争让南斯拉夫四分五裂,数以百万计的难民涌入欧洲联盟国家,欧洲进入多事之秋。

更糟糕的是,美国本土遭受恐怖袭击。美国为了打击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先后发动了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战争的结果是整个中东地区硝烟弥漫,数以百万计的中东地区难民流离失所,国际社会陷入恐怖主义恐惧之中。法国、德国以及其他欧洲国家不断遭受恐怖袭击,世界变得越来越混乱。

美国难以独善其身。美国为了维护国内安全秩序,重组了美国联邦政府职能部门,设立美国国土安全部,统一负责美国国内安全保卫问题。美国国会通过《爱国者法案》,规定美国情报机关如有必要,可以随时监督检查美国公民和外国公民人身和财产,美国情报机关经过内部评估之后可以随时获取外国公民的各种信息。美国本土恐怖袭击,让美国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冷战结束之后碎片化世界非但没有让美国人民感到安全,反而让美国人民陷入恐慌之中,这是美国所没有想到的。美国总统不得不两面作战,一方面针对恐怖组织的恐怖袭击加强安全保卫工作,可是另一方面为了防范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崛起,在世界各地调整军事部署,矛头直接对准经济快速发展的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美国总统提出重返亚太战略,标志着美国已经把中国作为自己的战略制胜。而美国亚洲盟友日本所提出的价值观外交则是为了追随美国实施全面遏制中国的政策。日本向美国建议在亚洲建立类似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事合作机构,以便强化美国及其战略盟友在亚洲地区的军事存在。

美国战略重心的转移,并没有阻碍中国现代化发展的步伐。中国按照自己制定的战略目标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前进。为了化解美国的战略遏制方针政策,中国一方面调整自己的改革开放策略,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逐步完善中国的内部市场运行机制,利用中国庞大的消费能力,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中国领导人创造性地提出了丝绸之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及北冰洋丝绸之路的概念,掉头向西,强化与中亚、西亚、中东欧,西欧国家的经贸关系,不断深化与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合作关系,进一步加强在非洲地区的投资力度,培育非洲国家市场,为中国工业化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

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中国利用自己庞大的美元外汇储备,设立多边金融机构,支持中国的互联互通战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立,不仅仅意味着国际金融机构的增加,也不仅仅意味着国际金融体系的变革,它还标志着中国利用自己庞大的外汇储备,改变传统的被动防守局面,通过加强与亚洲、欧洲、非洲、拉丁美洲以及大洋洲国家的合作,以互联互通为切入点,加快全球一体化建设的步伐。

中国倡导的多边主义合作精神与美国主张的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形成鲜明的对比。中国以自己的方式巧妙地回避了美国的围追堵截,中国国家领导人以自己的远见卓识,为中国未来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开辟了广阔的空间。中国以合作共赢的姿态,赢得越来越多国家的信任和支持,而美国以自己的美国优先政策,让美国逐渐地成为孤家寡人。

美国本来以为依靠自己的国家实力,足以改变中国的发展方向。可是美国猛然发现在许多重大问题上美国在国际社会已经变成了“孤家寡人”。联合国安理会讨论有关中东地区问题的时候,美国居然成了少数派,甚至连美国的一些西方盟友也不赞成美国在处理中东地区事务方面所采取的立场。美国除了要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欧洲国家增加军费开支,从而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为美国在欧洲乃至世界维护霸权地位的重要抓手之外,美国在许多场合包括主要工业国家领导人会议上被彻底孤立。

美国决定建立国际统一战线,要求西方战略盟友共同面对来自中国的挑战。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出台的有关报告,从一个侧面说明,美国国务院仔细评估中美两国关系之后,已经改变了传统的外交策略,准备从意识形态和文明冲突入手,试图通过“联合抵制”迫使中国重蹈历史覆辙。

正如丘吉尔在上个世纪所发表的著名演讲中所指出的那样,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水火不相容,西方国家应当团结起来,共同抵抗共产主义,建立一个自由的资本主义世界。这种把意识形态的分歧作为巩固西方阵营的外交策略,在冷战时期曾经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西方国家开足马力不断地攻击社会主义阵营,把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和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对立起来,宣扬自由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将西方国家不同的意识形态简单归纳为自由的价值观,以此来对抗社会主义阵营。

事实证明,这样的外交策略是成功的。苏联的所作所为以及社会主义阵营中出现的矛盾甚至冲突让西方社会充分意识到,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中缺少自由的概念,因此,只要突出西方阵营的价值观体系,就能产生极大的号召力,同时也能在西方国家产生巨大的凝聚力。这样的外交策略不仅让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处于极端被动的地位,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宣传策略让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得不采取一切可能采取的措施凸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赫鲁晓夫与尼克松著名的“厨房辩论”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它标志着西方国家对社会主义的怀疑和仇恨已经深入骨髓,对社会主义的鄙视已经成为西方国家普遍心理状态,只要不断地丑化社会主义制度,就可以在意识形态领域占据制高点,摧毁社会主义的价值观,从而使西方阵营在冷战中取得绝对胜利。

美国国务卿所领导的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提出的有关报告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了无新意,美国国务卿只不过试图把中美两国关系重新拉回到冷战时期,把中国塑造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把中美两国之间的矛盾概括为意识形态和文明的冲突,采用冷战期间美国以及战略盟友的做法,从根本上摧毁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彻底颠覆中国的国家政权。这是典型的刻舟求剑,当然也是痴心妄想。

上个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之后,中国国内对苏联以及苏联所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存在的问题进行深刻反思。虽然由于种种原因,关于社会主义的讨论仍然存在许多禁忌,但是,今天看来,苏联的解体以及东欧巨变从一个侧面说明,社会主义从空想变为现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社会主义所坚持的公有制是否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社会主义强调公有制,可是,无论是越南的社会主义还是古巴的社会主义,都是在社会主义公有制基础之上,通过发展私有经济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这究竟是历史的必然,还是社会主义不可逾越的必然阶段?如果认为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不能实现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实现国家财富的快速增长,那么,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就是没有效率的,就是值得怀疑的。如果社会主义公有制本身能实现生产力的快速增长,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那么,公有制仍然可以成为社会主义的基础。发展私有制不是为了动摇社会主义的根基,而是在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同时,充分利用人民群众积极性、创造性和主观能动性,实现财富的快速积累。到目前为止,促进中国生产力发展的核心力量仍然是国有企业。公有制在中国社会生活中仍然处于主导地位。私有经济健康发展客观上解决了社会主义发展初级阶段经济结构中存在的问题,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个人财富的快速增长。因此,发展私有经济不能否定公有经济。社会主义公有制仍然是社会主义的基础和前提。如果没有社会主义的公有制,那么,社会主义就会成为修正的社会主义或者扭曲的社会主义。

其次,社会主义按劳分配是否已经发生改变?社会主义强调按劳分配,充分发挥劳动者的主观能动性,实现社会财富的最大化。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提出的“劳动价值论”是在批判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价值论的基础之上,揭示出了劳动创造剩余价值的真相,通过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充分体现劳动者的价值,实现人民当家作主。

社会主义的一切根本都集中在主权在民的基本价值判断之上。只有尊重劳动者,承认劳动者的价值,让劳动者自由支配自己创造的财富,整个社会才能实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有机统一。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是共产党的宣言,同时也是社会主义的战斗口号。劳动者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创造社会财富。在社会主义国家劳动者既是资本的创造者,同时也是资本的拥有者,这是社会主义的本质,也是社会主义区别于资本主义的重要特征。

劳动者创造财富,部分财富转化为资本,与劳动者重新结合,创造更多的财富。这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社会主义生产要素的高度概括,同时也是社会主义的普遍特征。不过,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劳动者创造财富面临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劳动者的劳动是非常复杂的人类活动现象,其中既有简单劳动,也有复杂劳动;既有体力劳动,也有脑力劳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在创建社会主义劳动价值论的时候,只是进行简单的类比,而不是对人类一切劳动进行具体化的分析。如果没有看到劳动形态处于不断变化过程中,没有认识到劳动的复杂性,那么,分析理解劳动价值论的时候就会作出错误的判断。

事实证明,当人力资源概念出现后,劳动价值就已经复杂化了。如果把劳动看作是一种特殊的生产要素(资源),那么,在生产要素配置过程中可能会形成复杂社会关系,资源分配就会经常性处于动态不平衡状态。一些投资者正是利用了劳动创造价值过程中所产生的剩余价值,获取巨额的财富。还有一些投资者利用劳动创造价值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获取巨额的财富。当然,还有一些投资者利用劳动创造价值实现过程的不确定性,获取巨额的财富。资本市场就是一个劳动价值重新配置的市场,资本市场的“价值投资”就是利用劳动创造价值实现过程的不确定性,通过资本市场获取巨额的财富。投资者投资购买上市公司的股票,投资者并没有参与投资上市公司的具体劳动,但是,投资者对上市公司的劳动进行价值评估,从而作出自己的投资决定。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脑力劳动,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经济学家能够找到其中的规律,也没有任何一个数学家或者数理统计学家能找到资本市场股票价格波动的规律,正是这种不确定性,让资本市场充满了风险,同时也让一些投资者通过风险投资获得巨额的财富。从这个角度来说,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所创造的劳动价值论并没有过时,相反地,进入信息化时代之后,资本市场的表现更为复杂,劳动价值的实现更为复杂,如果因为资本市场的出现,而否定劳动价值论,或者认为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创造的剩余价值学说在当今资本主义社会失去了市场,转而迷恋新自由主义者所宣扬的市场原教旨主义,那么,就会从一个误区进入另外一个误区。当今资本市场存在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各国制定的法律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但是,却忽视了资本所凝聚的劳动价值。个人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可是,资本却不需要缴纳资本所得税,这是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主要原因,同时也是资本主义社会所面临的深层次危机。

第三,社会主义制度下劳动者的地位是否发生改变?资本雇佣劳动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特征,也是资本主义劣根性表现。社会主义条件下劳动者是国家的主人,劳动者处于支配地位而不是被支配地位。但现实生活中一些私营企业资本拥有者处于支配的地位,劳动者处于被支配的地位。这是客观事实,不容忽视。

但必须指出的是,即使在资本主义国家,政府也已经意识到劳动者被边缘化所产生的社会负面影响。西方一些国家通过周期性的民主选举,让劳动者获得选票,在选举过程中充分表达自己的意见,通过制定和修改国家法律和政府劳动保护政策,确保劳动者的基本权益不受损害。不论是8小时工作制还是男女同工同酬,都是资本主义国家劳动者通过议会斗争迫使立法机关修改劳动者权益保护法律制度而争取到的合法利益。这说明即使在资本主义国家,为了缓和社会矛盾,解决劳动者与资本家之间的纠纷,也会通过修改完善法律等方式确保劳动者的地位和价值得到尊重。

社会主义国家更是如此。社会主义国家通过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让普通劳动者登堂入室,参与国家大政方针的制定,参与国家基本法律特别是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法律制度体系制定和修改。不仅如此,社会主义国家通过不断提高劳动者工资收入水平,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确保劳动者基本权利得到有效的保护。

必须看到,社会主义国家发展市场经济的过程中由于过分强调生产效率忽视了社会公平,从而导致两级分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普遍性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劳动者权益保护的问题,那么,劳动者的主人翁地位就会发生动摇,如果不能提高劳动者收入和社会福利水平,那么,共同富裕就是典型的海市蜃楼。

分析社会主义历史发展轨迹,不能把社会主义国家存在的现实问题与社会主义的宏伟蓝图混淆在一起,不能因为在社会主义实现过程中出现了许多问题而否定社会主义的价值观。美国国务卿所领导的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提出的有关报告,实际上是利用社会主义国家在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经济、社会、政治、文化方面的问题,夸大东西方之间的差异以此来重新启动冷战,从意识形态的角度对社会主义国家发起全面攻击。如果把中美两国的矛盾定义为意识形态和文明冲突,那么,就会使中美两国关系更加复杂,中美两国关系发展面临更多障碍。

不过,如果换位思考,人们就会发现,美国国务院之所以提出中美两国关系发展的报告,就是因为美国已经意识到单靠美国自身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对中国实施全面遏制战略。虽然美国制定一系列制裁中国经济外交政策,禁止西方国家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限制中美两国的科学家从事学术交流活动,美国要求自己的战略盟友扣押中国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和设备生产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但是,美国已经意识到,面对中国不断发展的势头,美国单靠自身的力量已经无法阻止中国发展的步伐,因此,美国决定按照冷战的模式,建立一个所谓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包围圈,试图把中国孤立起来。这是美国国务院提出有关中美两国关系发展报告的真实意图,它反映出美国遏制中国所面临的窘境,同时也反映出美国在全面遏制中国政策失败之后采取的最新策略。

面对美国意识形态外交战略,中国将何去何从呢?如果中国按照美国的思路组建对抗性组织,与美国“打群架”,那么,世界一定会回到冷战状态。

中国已经意识到单靠美国自身的力量,无法从根本上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因此,中国彻底摒弃冷战思维,同时也希望美国彻底摒弃冷战思维,以更加积极和务实的态度处理中美两国关系。

首先,中国强调多边主义的外交政策。中国国家领导人在国际场合明确指出俄罗斯、欧洲联盟是多极化社会的重要力量,中国倡导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充分发挥联合国在维护世界安全和平稳定方面的作用,建立一个国家不分大小一律平等的国际社会,共同应对人类所面临的挑战。

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国共同组建上海合作组织,以积极开放的姿态,吸引周边国家参与其中,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中国在处理国际事务方面所坚持的兼容并包精神,与美国在处理国际事务方面所采取的非此即彼的外交原则形成鲜明的对比。

中国希望世界各国共同协商处理面临的棘手问题。中国认为世界的多极化有利于和平稳定,有利于世界各国共同发展。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一道,共同维护世界和平秩序,为发展中国家谋取利益。中国不仅积极参与联合国安理会维和行动,而且在联合国难民署以及联合国其他组织的领导下,参与对非洲国家的人道主义援助活动。中国希望广交朋友,不断地扩大自己的朋友圈,在求同存异基础之上,共同协商解决国际社会发展所面临的问题。中国的合作精神与美国的对抗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其次,中国认为和平发展相辅相成。维护国际和平的同时,必须采取一切措施促进世界经济的发展,因为只有实现经济的发展,才能消除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滋生的土壤,才能真正实现世界和平。

中国身体力行,通过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地区性多边金融机构,帮助发展中国家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的步伐。中国倡导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支持,帮助发展中国家改造公路和电网。中国和俄罗斯、巴西、印度、南非共同设立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为相关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金融服务。中国设立丝绸之路基金,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注入新的活力。中国所做的一切充分说明,中国在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过程中,不仅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解决方案,而且充分利用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组建金融机构,为发展中国家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之后,彻底摒弃了多边主义的外交政策,鼓吹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不仅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发动贸易战争,而且对昔日战略盟友发动贸易战争。美国的所作所为充分说明,美国为了达到维护自身利益目的已经无所不用其极。

现在美国国务院为了遏制中国的发展,转过身来试图建立一个意识形态价值共同体,如果美国不改变自己的对外贸易政策,继续对包括日本、欧洲联盟在内一些西方国家和组织发动贸易战争,那么,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所提出的价值观外交和意识形态对抗战略不可能贯彻落实。日本政府首相已经派出自己的特别代表参加北京举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论坛高峰会议,意大利、瑞士等一些西方国家政府首脑和国家元首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论坛高峰会议。所有这些都充分说明,中国得道多助,美国失道寡助。在维护世界经济体系、促进各国贸易发展问题上,中国正赢得世界各国的赞誉,而美国正在失去世界各国的信任和支持。

第三,美国进入后工业化社会之后,美国经济结构出现了严重问题。美国主要依靠信用经济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虽然美国在军事工业、生物制药、芯片制造、航空航天领域仍然具有绝对的比较优势,但是,现在看来,美国传统工业产业已经陷入困境。

美国军事工业发展走“高精尖”的发展道路。美国生产的航空母舰吨位越来越大,费用越来越高,除了美国之外没有任何国家能够承受美国航空母舰制造和维修的费用,当然也没有任何国家能够购买美国的航空母舰,美国的航空母舰战略已经走向穷途末路,除了美国自身建造更加先进的航空母舰之外,没有任何国家采购美国的航空母舰,美国的航空母舰战略可能会导致美国军事战略严重失衡。

航空母舰作为工业化标志性产物,曾经为美国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发挥重要作用。太平洋战争期间美国航空母舰和日本航空母舰在浩瀚的太平洋相互厮杀,中途岛战役改变了美国与日本军事战略格局。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航空母舰战略威慑政策越来越难以发挥作用。对付格林纳达和巴拿马这些弱小国家美国根本不需要航空母舰,对付伊朗、伊拉克这样的国家美国的航空母舰虽然可以在局部战争中发挥作用,但是从整体来看,美国航空母舰投入战场性价比越来越糟糕。美国出动航空母舰更多的是为了产生威慑的作用。

由于美国航空母舰在地区战争中难以发挥积极的作用,因此,美国航空母舰实际上已经成为拖累美国军事工业的作战武器平台。美国航空母舰根本无法抵御超高音速导弹的袭击,航空母舰作战平台工作效率远远低于导弹。美国建造航空母舰可能是迫不得已,如果美国国防部改变自己航空母舰发展战略,那么,美国许多企业将会彻底破产,美国航空母舰作战平台将会陷入无法维修的困难境地。正因为如此,美国不得不咬紧牙关继续建造先进的航空母舰,并且试图将其他国家拉入航空母舰的军备竞赛之中,迫使包括中国在内的一些国家建造更多的航空母舰。

中国已经意识到航空母舰在现代化战争中的局限性,中国决定依靠自身的力量建造航空母舰,一方面对美国以及其他国家产生军事威慑作用,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借助于航空母舰建造技术促进中国海军发展。中国不会建造更多的航空母舰,当然中国更不会利用航空母舰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发动战争。中国绝对不会实行美国的“炮舰政策”。

美国生物制药产业是美国暴利产业,也是美国化工产业的缩影。可是,由于美国生物制药企业生产的药品价格昂贵,许多患者无法承受,因此,包括印度、南非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制定法律,明确规定为了人民的生命健康可以仿造美国生物制药企业生产的抗癌药物。印度、南非等国家以人道主义的名义仿制美国的抗癌药物,是典型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美国打着保护人民健康的幌子,在世界各地搞颜色革命。如今包括印度在内的一些发展中国家高举人道主义的旗帜,以维护本国人民健康为理由,公开仿制美国的药品,美国无计可施。可以这样说,美国生物制药产业正面临越来越大的挑战。

美国芯片制造产业具有非常明显的竞争优势。美国芯片制造产业竞争力源于美国的创新能力。芯片制造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产业,围绕着芯片制造,美国研制出一系列新的技术。美国借助于自己在芯片制造方面所积累的知识产权,不断地改进芯片制造技术和方法,从而使美国芯片制造处于世界的前列。

美国芯片制造是建立在传统理论基础之上的,由于近些年来美国在基础理论方面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因此,美国芯片制造产业已经出现边际效用递减的现象。如果美国科研工作者没有在物理理论上实现新的突破,那么,美国芯片制造产业将很快被其他国家迎头赶上。中国企业被美国政府封锁之后,咬紧牙关,集体攻关,试图在短期内实现在芯片制造领域的全面突破。现在中国芯片制造技术日臻完善,部分技术已经实现了实质性突破。用不了多长时间,中国在芯片制造领域将会走在世界的前列。

航空航天产业是美国具有明显比较优势的产业。冷战期间美国为了和苏联争夺太空控制权,发展了自己的航空航天技术。但是,美国很快发现,航空航天技术投入巨大,短期内难以产生效益。美国历届政府为了在自己的任期内实现经济快速发展,逐步减少对航空航天产业的投资,从而使美国航空航天产业逐渐没落。现在美国总统已经提出了庞大的航空航天振兴计划,决定将美国的航天员重新送入太空。从技术储备的角度来说,美国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航空航天技术发展应当建立在和平基础之上,如果美国把航空航天技术用于军事目的,那么,美国的航空航天技术发展一定会偏离正确的方向。如果美国在航空航天技术发展过程中,朝着太空战争的目标前进,那么,美国很难争取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如果美国得不到国际社会广泛支持,美国航空航天技术的应用前景非常暗淡。当初美国军方为了实现通信导航,建立了GPS系统,并且将美国的GPS系统部分转为民用,催生了美国的航空航天通信导航产业。中国正在完善自己的人造卫星通信导航系统,不久的将来,亚欧大陆国家将会使用中国人造卫星导航系统,到那个时候,美国GPS系统市场份额将会不断地收缩,美国在GPS系统中所获得的商业利益将会逐渐地减少。

航空技术是美国领先于世界的先进技术。美国波音公司合并美国其他航空公司之后成为大型垄断企业。美国波音公司生产的飞机占据国际航空市场50%左右的份额,唯一能与美国波音公司竞争的是欧洲空中客车公司。可是,由于波音公司飞机事故不断,公司订单迅速减少。更重要的是,美国波音公司依靠美国军用飞机制造合同,实现利润的增长,而美国国防部的飞机订单进一步增加了美国财政赤字,美国军事工业体系发展实际上已经出现了恶性循环。如果美国在飞机制造技术领域没有技术创新,那么,美国波音公司要想改变自己的颓势将会面临巨大的困难。

中国作为新兴的工业化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一方面充分吸取西方发达市场经济国家的有益经验,调整自己的经济结构,稳步实现工业化,另一方面中国高度重视西方国家经济发展所产生的问题,尽可能地避免出现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中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所采取的策略是非常成功的。中国立足于国内,高度重视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之间的关系,把工业化作为中国现代化的基础,大力发展现代农业的同时,促进中国制造业发展,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门类齐全制造大国。

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为中美两国关系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中国不是过去的苏联,中国也不会建立所谓军事同盟。中国有足够大的市场,可以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形成世界上门类最齐全的工业体系。中国不担心美国对中国实施封锁,中国也不担心美国对中国发动战争,中国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国在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过程中,一方面充分听取其他国家的意见,把中国提出的经济发展倡议与其他国家经济发展战略实现有机对接,另一方面中国按照既定目标,解决国内所面临的问题,使中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化国家。

中美两国不会回到冷战状态。这是因为:第一,中国走不结盟的发展道路,不会建立对抗集团,使世界重新分裂。中国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维护世界和平稳定,共同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第二,中国坚持走开放发展道路,自身发展的同时,尽其所能帮助其他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愿意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国家共同开辟第三大市场,中国愿意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共同努力实现经济结构的调整,充分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第三,中国奉行和平发展外交政策,不会利用自己的军事实力推翻其他国家的政权或者威胁推翻其他国家的政权。中国实行积极防御国防政策,不会对其他国家耀武扬威,更不会动辄搞颜色革命,使世界各国鸡犬不宁。中国始终认为,各国应当选择适合本国的发展道路,在经济发展社会稳定同时,逐步探索适合自己的政治发展道路。中国不对外输出意识形态,中国更反对搞所谓颜色革命。中国希望所有国家都能从本国实际出发,找到一条适合本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道路。第四,中国不惧怕美国对中国实施价值观外交政策,中国不会与美国迎头相撞。当美国决定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把中国排除在外的时候,当美国决定将自己主要军事力量部署在亚太地区的时候,中国淡然处之,一方面掉头向西,加强与亚欧大陆国家的合作,另一方面中国埋头搞经济建设,利用自己强大工程建设能力,将中国控制的中国南海岛屿变成一个又一个拥有机场等大型基础设施的坚强堡垒。中国在解决台湾问题上始终坚持以我为主的原则,不管台湾岛内出现怎样的变化,中国大陆都坚持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原则。中国大陆不会公开支持台湾岛内的某个政党领袖,大陆也不会介入和评论台湾岛内的政治选举,但是,大陆坚决反对一切台独分子的主张,中国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的意志坚如磐石。第五,中国经济在复杂国际经济环境下实现稳步发展。中国经济增长6%,超过美国经济增长速度。按照现在的经济发展趋势,用不了多长时间,中国经济总量会赶上并且超过美国。虽然美国经济总量相对较大,但是,由于美国经济增长率落后于中国,因此,中国经济总量超越美国指日可待。现在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希望中国全面开放金融市场,为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对冲基金长驱直入掠夺中国财富打开方便之门。中国当然了解美国的战略企图,但是,中国充分吸取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深入研究拉丁美洲国家经济空心化所带来的风险,中国有信心打开国门,让美国华尔街对冲基金进入中国。美国华尔街的冒险家们不要指望把中国资本市场作为冒险家的乐园,如果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认为中国金融市场有机可乘,对中国发起阻击,那么,他们一定会铩羽而归。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华尔街对冲基金对香港金融市场发起攻击,华尔街投资银行调动大量美元阻击香港金融市场。在中央政府大力支持下,香港特区政府成功地击溃了美国对冲基金,让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损失惨重。香港金融阻击战充分表明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没有能力撼动中国的金融市场,当然更没有能力彻底摧毁中国的经济体系。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必须充分意识到,在维护国家经济主权和金融安全问题上中国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美国不要指望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获取不当利益,当然更不要指望对中国发动金融战争摧毁中国的经济体系。中国有能力捍卫自己的经济主权,有能力在中国金融市场与美国公平竞争。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出台的报告带有浓厚的冷战色彩,这说明美国的外交人员缺乏想象力,在处理中美两国关系问题上黔驴技穷。中国不应该对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发布的这份报告过于担心,中国应当脚踏实地,立足于中国市场,解决中国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这场历史性大较量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现在中国国内已经出现了所谓的“第五纵队”,无论是中国的高等院校还是中国一些科研院所,少数学者接受美国资助在美国从事访问研究之后,回到中国国内推广所谓美国价值理念。这些学者对美国的宪政体制推崇备至,对美国民主政治制度心向往之,他们希望中国成为类似于美国那样的国家,在中国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不遗余力地宣扬美国的价值观。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发表的有关报告,恰恰反映出美国对华战略中核心的部分,那就是通过宣扬和输出美国的价值观,在国际社会形成价值观外交。现在看来,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室推出的报告了无新意,只不过是重复上个世纪美国针对中国战略政策的翻版而已。美国试图把中国拉入冷战陷阱之中,中国绝对不会上当受骗。

2019-5-4

第三次世界大战形态初露端倪

2019年4月24日晚上10点,美国陆军最大军事基地布拉格堡漆黑一片,警报声随即想起,全体将士立即进入戒备状态,时间持续24小时,直到次日恢复正常通电。这是美国历史上也是世界历史上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美国陆军军事基地发生停电事故不是偶然的,这是美国军队最高司令部进行的一次最高规格的军事演习,目的就是要在电力完全切断的情况下,考验美国军队的反应能力以及美国士兵的承受能力。

作为世界上重要的兵营,布拉格堡大停电事故,反映出美国的作战思想,那就是拥有最现代化的军事装备,打一场现代化的战争,但是,美国军队必须做好原始作战准备,在没有电力供应情况下,打赢一场现代化的信息战争。

联想到委内瑞拉境内的停电事故,人们有理由相信,美国已经进行多次测试,未来战争可能是以彻底摧毁电力供应网络为目标,使敌对国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最终美国不战而胜。

现在美国派出庞大的航空母舰战斗群进入波斯湾和地中海地区,目标直接对准伊朗。国际社会普遍认为,美国有可能会对伊朗发动战争。但是,如果了解美国本土大停电事故,人们有理由相信,美国实际上是策划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

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完全不同,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建立在摧毁对方所有基础设施基础之上的信息化战争。如果美国采取网络攻击,切断伊朗所有重要设施譬如供电设备和供电网络,那么,伊朗先进的导弹就无法使用,伊朗所有作战系统都将会陷入瘫痪,美国可以不需要出动军舰和大炮,就可以让伊朗陷入混乱之中。

此前以色列已经通过网络攻击,破坏了伊朗的核电站建设设施,拖延了伊朗原子能建设步伐。如果美国和以色列对伊朗发动网络攻击,那么,伊朗虽然拥有庞大的军队,但是,却无力应付来自美国和以色列的攻击。

巴尔干半岛南斯拉夫战争此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就已经发动类似的战争,只不过当时采用的是石墨炸弹,破坏南斯拉夫输变电网,并没有破坏南斯拉夫的发电厂和南斯拉夫的基础设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对南斯拉夫发动的战争是传统战争的组成部分,而美国在自己陆军基地进行的大规模的停电演习,则是赤裸裸地破坏基础设施,包括基础设施网络和基础设施的设备。概括起来说,美国未来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有可能采取下列步骤:

首先,对作战对手的基础网络发起全面攻击。攻击目标包括电力系统、供水系统、互联网络系统,目的就是要彻底摧毁提供通信、电力、供水的所有网络系统,从而使自己的对手进入到原始状态。

如果美国切断了互联网络,所有互联网络通信系统将会彻底崩溃。如果美国切断伊朗国家的电力网络,那么,除了少数地区拥有自己的发电设备,可以继续确保设备正常运行之外,整个国家的通信网络将会彻底瘫痪。

正因为如此,美国发动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是一种非暴力但却具有巨大杀伤力的世界大战。如果美国切断一个国家的电力网络,这个国家将会陷入一片黑暗之中。人们无法想象,一个进入原始状态的国家如何与一个现代化的国家进行对抗,人们也无法想象一个没有电力供应的国家如何利用自己的现代化军事装备与美国武装到牙齿的士兵作战。

破坏一个国家的电力设施,彻底摧毁一个国家的电力网络,可能是美国未来战争的标准样板。美国有可能会通过摧毁委内瑞拉和伊朗等国家的电力网络系统,从而使这些国家被迫采用人工方式指挥作战,现代化的军事装备彻底地成为废铜烂铁。

在电力网络建设过程中,有两种完全不同的思路,一种是建立互联互通的电力系统,另一种则是希望建立一个又一个相对独立的电力系统,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一个国家的电力安全。

我国为了实现电力资源的合理配置,建立了全国性的网络,中国为此发明世界上最先进的输变电技术,制造出世界最先进的输变电装备。但是,必须看到,如果美国采取网络攻击作战模式,进入中国的电力网络系统,摧毁中国的电力网络软件,那么,中国有可能会出现全国停电现象。

正因为如此,中国的网络安全法明确表示,要强化中国的网络安全,确保中国基础网络领域掌握绝对的知识产权,不允许在网络建设和运营的过程中出现丝毫的网络安全隐患。这是中国居安思危,未雨绸缪,为应对可能爆发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而采取的策略。

摧毁一个国家的电力系统,可以直接对发电设施实施攻击,也可以对供电网络实施攻击,还可以对发电设施和供电网络同时实施攻击。更重要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不是对发电设施实施攻击,而是通过对发电网络以及供电网络进行信息“误导”,从而使网络自我爆炸,供电设施彻底失去功能。

换句话说,未来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对发电设施的攻击不是使用炸弹,而是使用“特洛伊木马”,只要在供电网络系统中出现病毒,那么,就可以随时瘫痪一个国家的电力系统。

这是令人防不胜防的战争。人们不知道在自己国家的电力系统中是否已经存在攻击性的病毒,也不知道在现有的发电网络中是否存在安全隐患。由于许多国家的电力系统软件都来自美国,因此,美国可以在自己本土对其他国家的电力网络发起攻击,这种攻击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而美国却可以置身事外,甚至可以推卸自己的责任。

伊朗面临的不是美国航空母舰飞机的轰炸,也不是美国军舰上战斧巡航导弹对伊朗油田的毁灭性打击,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伊朗国内经常性的出现大规模停电事故,伊朗重要电力网络彻底失去作用。如果伊朗的电力设施遭到破坏,那么,伊朗最高领袖和伊朗政府要想组织有效的反击是不可能的。

伊朗如何应对美国可能发动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如何在美国与伊朗的战争中取得胜利,不仅考验伊朗最高领袖的坚强意志,同时也考验伊朗政府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网络攻击中是否具有足够应变能力。

第二,美国之所以在本土进行大规模的测试,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如果战争进入原始状态,战场漆黑一片,美国士兵必须能佩戴夜视眼镜,在伊朗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进入伊朗的战略要地,采用传统的方式销毁伊朗的军事设备,从而使伊朗没有还手之力。

美国航空母舰进入波斯湾和地中海地区可能是一个幌子,美国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美国和以色列有可能会在中东地区使用自己的先进作战设备,第三次世界大战很可能会在悄无声息中爆发,也很可能会在对方没有还手的情况下悄然结束。

到现在为止,伊朗仍然对美国摆出强硬的姿态,声称将美国的中央司令部以及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基地列为恐怖组织,随时打击美国的中央司令部以及在中央地区的军事基地。但是,伊朗并没有采取切实有效的行动,而只是在波斯湾地区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这不是因为伊朗不愿意对美国先发制人,而是伊朗领导人已经意识到,伊朗的网络设施经不起检验。如果美国摧毁俄罗斯的导航系统,伊朗的所有导弹都将成为睁眼瞎。如果美国摧毁伊朗的电力网络,那么,伊朗所有的军事指挥系统以及重要武器都将失去作用。这对于伊朗来说是不可想象的。虽然伊朗可以通过封锁霍尔木兹海峡达到控制波斯湾的目的,必然有可能会成为千夫所指。

伊朗对地中海和波斯湾地区的美国军队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只能采用传统战争模式,而这样做会导致伊朗人员伤亡数量急剧增加。虽然伊朗不担心传统战争会导致大量人员死亡,但是,伊朗必须充分意识到,如果国内一片黑暗,所有网络包括互联网络、通信网络和电力网络彻底中断,那么,对于伊朗这个“年轻”的国家来说,有可能会出现灾难性的后果。伊朗青年人已经离不开现代互联网络,也离不开现代的通讯工具,如果美国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全面摧毁伊朗的网络系统,那么,伊朗除了坐以待毙之外,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应对策略。

表面上看美国没有对伊朗发动全面的常规战争,但是,先进的互联网络战争已经让伊朗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第三次世界大战实际上已经在中东地区燃起战火,只不过国际社会仍然等待航空母舰上的飞机起飞对伊朗重要的军事目标狂轰滥炸,如此而已。

美国在叙利亚战争中已经仔细评估了美国航空母舰投入战斗付出的代价。美国航空母舰以及美国停泊在地中海的作战军舰连续向叙利亚重要军事目标发射导弹,最终只不过是让叙利亚的军用机场跑道坑坑洼洼。如果叙利亚拥有现代化的工兵部队,迅速铺设跑道钢板,那么,叙利亚的军用机场短时间可以投入使用。美国因使用战斧式巡航导弹轰炸叙利亚的军用机场,带来上千万美元的损失,而叙利亚因此遭受的损失无法与美国相比。

可以这样说,美国的航空母舰已经成为美国重要的机会成本,如果美国在战争来临之前不出动自己的航空母舰战斗群,似乎无法产生震慑效果。然而,即使美国出动所有的航空母舰战斗群,对一些国家也难以产生震慑的作用。航空母舰自身巨大的战争消耗以及航空母舰作战的性价比越来越低,已经让美国军费开支世界第一。如果美国继续沿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军事战略,那么,美国有可能会因为战争而债台高筑。美国前总统卡特堡不无讽刺地指出,中国埋头苦干发展经济,而美国则不断地发动战争,正因为如此,中美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小。

第二次世界大战所确立的战争模式,让美国由盛而衰。现在美国改革自己的军事发展战略面临巨大的机会成本和沉没成本。如果不在建造航空母舰,那么,美国有可能会失去维修航空母舰的能力,美国航空母舰的使用成本将会继续提高。可是,如果继续建造航空母舰,在现代信息化战争中很难发挥的积极的作用。

美国有可能会对伊朗发动全面信息化战争,彻底摧毁伊朗的基础网络。美国已经在委内瑞拉发动信息化战争,使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以及主要城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美国发动的战争让世界各国充分意识到,信息化时代战争不仅仅是摧毁一个国家的基础设施,也不仅仅是造成大规模的人员伤亡,信息化战争有可能会在悄无声息中彻底摧毁一个国家的网络,包括供电网络。如果一个国家失去了自己的电力供应,那么,这个国家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部分学者认为,应当制定类似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那样的国际公约,禁止美国对其他国家发动网络战争彻底摧毁其他国家的供电网络以及重要基础设施,确保战争不会造成大规模人道主义灾难。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霸权地位,无所不用其极。不要指望签订类似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那样的国际公约,约束美国发动信息化战争的行为,也不要指望通过国际核查组织对美国的信息化部队进行全面核查,确保美国不会对其他国家发动网络战争。现在美国已经成立了自己太空部队,不远的将来,美国有可能会编制更加完善的一体化战争规划,优先对一个国家发动信息战,摧毁一个国家的电力网络,让整个国家漆黑一片。如果美国能够达到预期的目的,那么,美国在第三次世界大战中一定能赢得绝对胜利。

国际社会应当把关注的目光集中在美国的网络战争中,密切关注伊朗国内的网络运行情况。如果伊朗出现大面积停电事故,或者伊朗国内的通信网络失去效用,那么就意味着美国已经对伊朗发动攻击。如果伊朗无法在短时间内修复自己的建立网络,无法及时转入战备状态,通过优化自己指挥系统及时地打击来犯之敌,那么,伊朗国家命运令人堪忧。

战争残酷之处就在于,美国对一个国家的网络发动攻击有可能会使这个国家失去控制,整个国家乱作一团。如果美国在中东地区制造混乱,让伊朗国内的所有网络出现故障,那么,美国不需要出动地中海和波斯湾航空母舰上的飞机,就能达到自己的初步目的。如果伊朗不能在短时间内消除隐患,恢复国家的电力供应,那么,伊朗很可能会重新回到原始状态,美国有可能会通过发动特殊的第三次世界大战,让自己在中东地区继续保持领导者的地位。

俄罗斯已经意识到美国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采取的策略,派出专家对委内瑞拉的电力网络进行全面核查,一方面帮助委内瑞拉解决问题,但是另一方面也从中了解美国发动网络战争采取的具体步骤。俄罗斯未雨绸缪,已经宣布建立自己的“局域网”,与美国主导的现代化网络彻底断开。这是俄罗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特别是为了维护国家的网络安全而采取的重要措施。中国是否有必要建立自己的互联网络,是否有必要在现有的输变电线路基础之上提出备用方案,这是中国决策者需要考虑的问题。现在中国的城市已经将电线、通信网络埋在地下,建立地下管网走廊。美国要想对中国发动石墨炸弹攻击将会面临困难,但是,如果美国进入中国的网络,破坏中国的电力网络和通信网络,那么,美国有可能会不战而胜。中国必须做好充分的防范措施,积极应对美国发动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2019-5-3

门罗主义的历史终结

2019年3月31日美国白宫高级官员向墨西哥发出指示,表示可能会因为移民问题而关闭美国与墨西哥的边境。这是美国总统竞选期间提出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建立隔离墙后,美国政府向墨西哥施加压力,要求墨西哥必须控制非法移民人数减轻美国南部地区边境压力最新举措。

此前美国政府已经决定削减对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的经济援助。可以肯定美国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一定会寻找借口,不断削减对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援助。人们不禁要问,美国政府这样做的目的究竟如何?

其实非常简单,美国重新回到初创时期,门罗主义降下帷幕,美国将会开始新一轮的创业活动。

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1796年结束自己的总统任期之后在美国国会发表告别演说,他在演说中明确表示我们处理外国问题的基本原则是,与他们保持经济关系的同时,尽量避免与他们发生政治关系。欧洲有一套自己的价值体系,这些价值体系对于我们毫无关系。如果我们卷入欧洲事务,与他们的政治兴衰联系在一起,或者与他们结成战略同盟,或者与他们发生冲突,所有这些都是不明智的。

这番讲话反映出美国总统对欧洲的看法。华盛顿认为美国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必须实行特殊的外交政策,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卷入欧洲国家政治纷争之中,从而使美国利益遭受重大损害。

联想到美国独立战争所付出的代价,人们对华盛顿发表的演讲不应该感到奇怪。相对于力量强大的欧洲国家而言,美国只是一个刚刚独立的弱小国家,因此,美国不介入欧洲的政治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可是,美国不是独立的存在,美国所在的美洲大陆列强环伺,美国不可能独善其身。美国政府很快意识到,要想保持自己的独立,就必须将欧洲国家排除在美洲大陆之外。因此,1823年美国总统门罗向美国国会发表国情咨文,宣称任何欧洲列强不得把美洲大陆已经独立的自由国家作为自己的殖民地,美国不干预欧洲国家事务,但是,欧洲列强也不得干涉美洲国家事务。

历史学者将美国总统门罗的观点简化为“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并且把美国总统讲话称之为“门罗主义”宣言书。门罗主义的基本内容包括:第一,欧洲国家不得在美洲大陆进行殖民统治,如果欧洲国家在美洲大陆进行扩张,那么,势必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必将出手干预。第二,美洲大陆正在进行独立战争,欧洲国家不得介入美洲国家的独立战争,如果欧洲国家不愿意退出美洲大陆,那么,美洲大陆国家要争取独立的自由;第三,美国不会干涉欧洲事务,包括在欧洲建立殖民地。

坦率地说,门罗主义核心就在于,为了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不允许欧洲国家把美洲大陆其他国家作为跳板,对美国发动战争。美国支持美洲国家独立战争,支持美洲国家将欧洲殖民地国家驱赶出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美洲国家的事务由美洲国家自己来解决。

门罗主义是美国独立战争结束之后,美国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而实行的对外政策。这项政策是基于美国自身的利益考虑,防止欧洲国家颠覆美国政权,禁止欧洲国家在美洲大陆进行殖民地统治,从而使美国来之不易的独立战争成果得而复失。

门罗主义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孤立主义,当然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排外主义。门罗主义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当美国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时候,拒绝殖民地国家的统治,对美洲国家特别是拉丁美洲国家独立战争给予高度关注,支持拉丁美洲国家为了国家独立而反抗殖民统治者。门罗主义在历史上曾经发挥积极的作用,曾经得到拉美国家积极响应。这是因为美国从自身的经验出发,希望拉丁美洲国家都能通过独立战争摆脱欧洲殖民统治,希望欧洲列强早日从美洲特别是拉丁美洲国家退出,让美洲国家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发展道路。

如果门罗主义看作是孤立主义或者保守主义,那么,就是不自觉地按照欧洲的思维方式,分析美国的美洲政策。

门罗主义的最大特点就在于,支持美洲国家的独立运动,希望美洲国家能够团结起来,共同建立自己的家园。因此,门罗主义提出之后,美国非但没有闭关锁国,反而加强与美洲国家的联系特别是与拉丁美洲国家联系。美国不仅向拉丁美洲国家提供大量的经济援助,而且帮助拉丁美洲国家建立类似于美国那样的政治制度和经济体系。拉丁美洲国家在欧洲殖民地统治期间普遍实行君主立宪国家体制。门罗主义提出之后,美国通过各种方式改造拉丁美洲国家的政治体系,让拉丁美洲国家走上了三权分立的现代民主政治发展道路。

门罗主义之所以在历史上被不断地批评,是因为欧洲国家认为门罗主义的提出让美国把整个美洲大陆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是一种典型的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美国利用自己强大的国家实力,把美洲国家牢牢地捆绑在一起,为美国的战略利益服务。

事实上,这种分析有失偏颇。拉丁美洲国家具有革命传统,无论是古巴还是委内瑞拉,并没有和美国结成战略同盟,甚至也没有与美国建立利益共同体。拉丁美洲国家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发展道路,拉丁美洲许多国家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道路上左右徘徊。

美国对拉丁美洲国家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美国利用自己的军事实力、经济实力和政治影响力对拉丁美洲国家实施全面介入和干预政策。华尔街金融资本进入拉丁美洲国家,曾经一度让拉丁美洲国家出现经济奇迹景象。然而,正如人们所知道的那样,“华盛顿共识”并没有从根本上确保拉丁美洲国家长治久安。由于美国华尔街资本撤出,拉丁美洲国家经济很快陷入困境,一些国家甚至出现了长达十年的经济停滞。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美国在拉丁美洲国家建立的经济体制是自由开放的经济体制,是新自由主义的试验场。拉丁美洲国家实行完全开放的资本主义,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可以自由地进出拉丁美洲国家,在拉丁美洲国家掠夺资源。拉丁美洲国家沉浸在资本主义的繁华景象之中不能自拔,没有建立自己的工业体系,也没有形成安全的经济结构,当美国华尔街投资银行从拉丁美洲国家撤出资本的时候,拉丁美洲国家很快出现经济危机。

上个世纪90年代末期,拉丁美洲国家一些政治领袖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召开会议,提出了著名的圣地亚哥宣言,明确表示必须改变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面貌,选择走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道路。会议结束之后,巴西、委内瑞拉等许多拉丁美洲国家政治领袖通过合法选举上台执政。他们推行社会主义的路线,一方面将国家财富分发给中下层居民,争取绝大多数贫困群众的支持,另一方面实行资本的国有化,没收外国资本,建立国家企业,试图利用丰富的矿产资源,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然而,随着国际能源资源价格下跌,拉丁美洲国家很快出现经济衰退现象。拉丁美洲国家一些资源拥有者囤积居奇,导致国家通货膨胀日益严重,而政府庞大的福利开支,使得财政不堪重负,一些国家陷入债务危机。拉丁美洲国家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求助,希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困难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援助条件是,拉丁美洲国家必须进一步实行经济开放政策,允许外国资本自由进出。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援助的拉丁美洲国家经济状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陷入恶性循环的泥潭不能自拔。到目前为止,拉丁美洲国家仍然没有摆脱经济困境,一些拉丁美洲国家民主选举结果是,右翼政党领袖上台执政,右翼政党领袖希望美国能像百年前那样,向拉丁美洲国家提供经济援助。拉丁美洲国家的难民也成群结队的进入墨西哥,希望通过墨西哥进入美国境内,让美国政府帮助拉丁美洲国家人民摆脱贫困,走上可持续发展道路。

门罗主义对于欧洲国家来说,是孤立主义和保守主义,可是,对于拉丁美洲国家而言则是经济共同体或者经济一体化代名词。美国当年提出门罗主义绝对不是为了闭关锁国,而是要把欧洲列强从美洲排斥出去。美国充分意识到,如果欧洲列强被迫离开美洲国家,那么,美国必须对美洲国家负起责任,必须为拉丁美洲国家经济发展提供必要的援助。这也就是为什么拉丁美洲国家对美国拥有特殊好感,每当国家经济发展面临困难的时候,拉丁美洲国家一些人总是习惯进入美国,在美国找到就业的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门罗主义被欧洲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描述为孤立主义和保守主义,但是,对于整个美洲国家来说则是独立主义或者说是发展主义。正因为如此,美洲国家特别是拉丁美洲国家并不排斥门罗主义,相反地,他们对于门罗主义的感受非常复杂,一方面他们希望美国能够尽到自己的责任,帮助拉丁美洲国家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但是另一方面,他们担心美国不断干涉拉丁美洲国家的内部事务,因此,在接受美国经济援助的同时,希望美国不要在政治上对拉丁美洲国家指手划脚。

特朗普总统上台执政之后,美国在拉丁美洲国家延续上百年的门罗主义被彻底终结。这是因为特朗普作为商人出身的总统,不了解美国的历史,当然也不了解美国在拉丁美洲国家战略利益,特朗普从自己的直觉出发认为拉丁美洲国家的难民进入美国,客观上剥夺了美国中西部地区白人就业岗位,拉丁美洲国家非法移民破坏了美国南部地区的治安秩序,从而使美国不得不付出更多的代价,维护美国南部地区的社会治安环境。特朗普总统看到的是美国的现实,但却不了解美国的历史,当然也没有看到美国的未来。如果没有拉丁美洲国家的难民,那么,美国就没有廉价的劳动力,如果美国减少海外移民,那么,美国作为一个创新国家的地位就会发生动摇。更重要的是,如果美国失去了拉丁美洲国家的支持,那么,美国要想在世界各国推行霸权主义将会步履维艰。

特朗普总统“最大功绩”就在于彻底终结了门罗主义,让拉丁美洲国家真正实现自我发展。如果说门罗主义在历史上曾经带有强烈“地方保护”色彩,美洲国家特别是拉丁美洲国家在发展的过程中必须唯美国马首是瞻,那么,废除门罗主义之后,拉丁美洲国家可以独立自主地选择自己的发展道路,尽管一些拉丁美洲国家从来没有按照美国的战略安排选择走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如果拉丁美洲国家独立自主,那么,美国在处理国际事务方面将会无暇顾及自己的后院,美国有可能会因为拉丁美洲国家政治变化而受到严重影响。

正因为如此,美国国务卿和美国白宫安全顾问多次警告,要对实行玻利瓦尔社会主义的委内瑞拉总统发动革命,明目张胆地提出推翻委内瑞拉合法选举产生的政府。现在美国支持的委内瑞拉国民议会议长宣布自己是“临时总统”,美国以及委内瑞拉的周边国家哥伦比亚、巴西已经承认“临时总统”,这些国家迫使委内瑞拉重新举行选举,让“临时总统”成为“合法总统”。

这说明美国白宫顾问和美国国务卿已经意识到门罗主义在当今拉美国家仍然能够发挥作用,美国政府决心干涉拉丁美洲国家的内部事务,从而使委内瑞拉发生“颜色革命”。不过对于美国总统来说,如果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树立高高的隔离墙,那么,就意味着美国政府不会过多干涉拉丁美洲国家的内部事务。虽然委内瑞拉拥有庞大的石油资源,但是,如果美国出兵干预导致美国陷入战争的泥潭,那么,美国总统不会轻易冒险。俄罗斯政府派出的军队进入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机场,并且向委内瑞拉运送互联网络安全设备,标志着俄罗斯决心在委内瑞拉建立战略支点,在拉丁美洲国家与美国对着干,如果美国强化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并且派出军队武装干涉委内瑞拉的内部事务,那么,美国有可能会和俄罗斯在拉丁美洲国家正面相撞。这是美国总统所不愿意看到的。

当初苏联为了转移视线,减轻自己在欧洲地区军事压力,向古巴运送陆基导弹,目标直接对准美国。美国总统担心自己后院起火,因此,派出军舰拦截苏联军舰,古巴导弹危机一触即发。关键时刻,美国与苏联各自向后退出一步,苏联撤出在古巴的导弹,而美国在欧洲地区减轻对苏联的压力,拉丁美洲危机彻底解除。可以肯定的是,美国总统肯尼迪之所以作出激烈反应,要求苏联必须从古巴撤出导弹部队,是因为美国实行门罗主义,把古巴看作是自己的势力范围。可是如今,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将美国与拉丁美洲国家隔离开来,虽然美国白宫安全顾问和美国国务卿态度强硬,但是,美国总统所作所为已经充分说明美国门罗主义已经彻底终结,美国不会为了委内瑞拉与俄罗斯对抗,而俄罗斯也不可能和美国正面相撞。

国际社会对委内瑞拉的局势进行悲观估计,可能是受到门罗主义的影响,认为美国为了巩固自己在拉丁美洲国家的战略地位,一定会迫使俄罗斯撤出军队,让委内瑞拉反对派采取各种手段摧毁委内瑞拉的合法政权。

可以肯定的是,由于美国已经抛弃了门罗主义,因此,美国对拉丁美洲国家的援助会大幅度削减,美国对拉丁美洲国家政治事务会高度重视,但不会投入更多的资源。美国总统特朗普抛弃门罗主义是美国实行单边主义的必然表现。现在美国除了自己之外,认为所有的国家都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因此,在处理国际关系方面坚持以我为主,美国优先。美国的所作所为实际上已经把自己置于国际社会的对立面。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发表的演讲已经成为历史笑谈。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领导世界各国建立联合国,并且制定了一系列国际规则,确保国际社会正常运转。可是,如今美国带头破坏国际秩序,退出国际组织,彻底撕毁已经签署的国际公约和国际协定,这标志着美国试图重新塑造国际关系,将美国利益置于其他国家利益至上,建立霸权主义的国际秩序。

很可惜的是,美国的国家实力已经不足以让美国霸权主义继续下去。美国希望建立一个唯我独尊的国际秩序,可是,越来越多的国家意识到,多边主义是国际社会共同追求的目标,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基本原则应当得到尊重,如果美国破坏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基本原则,那么,美国必将会被国际社会所抛弃。

门罗主义在历史上曾经发挥积极的作用,对拉丁美洲国家推翻殖民地统治建立主权独立国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美国为了推行门罗主义,给拉丁美洲国家提供大量经济援助,并且将美国的政治制度和经济制度推广到拉丁美洲国家。然而,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门罗主义所产生的副作用也是非常明显的。拉丁美洲国家照抄照搬美国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结果导致出现周期性的政治动荡和经济危机。拉丁美洲国家向美国敞开大门,允许华尔街投资银行自由进出,可是,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却大起大落。到目前为止,包括巴西在内的一些拉丁美洲国家仍然把美国作为自己发展的榜样,希望借助于美国的力量,恢复经济体系,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

不过,不解风情的特朗普却向拉丁美洲国家关上了大门。高高矗立的隔离墙,让美国与拉丁美洲国家感情破裂。虽然许多拉丁美洲国家担心美国会打击报复,不敢公开抨击美国的拉丁美洲政策,但是,在这些国家领导人的内心深处,对美国政府在处理与拉丁美洲国家关系方面所采取的居高临下政策感到愤怒。当拉丁美洲国家难民成群结队地涌向墨西哥边境地区,准备进入美国境内的时候,美国总统却派出边防人员荷枪实弹将非法移民拒之门外。不仅如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修建隔离墙,把美国与拉丁美洲国家隔离开来,这不是门罗主义的具体表现,而是真正的霸权主义,为了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将拉丁美洲国家视为洪水猛兽。如果美国总统不改变自己的拉丁美洲国家政策,那么,拉丁美洲国家一定会彻底放弃幻想,真正走上独立自主地发展道路。

拉丁美洲国家为了摆脱欧洲殖民统治,选择和美国建立战略同盟关系。门罗主义让拉丁美洲国家和美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可是如今,美国总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宣布门罗主义彻底终结,拉丁美洲国家该何去何从?

2019-4-2

美国总统恃强凌弱的性格改变世界格局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2019年5月3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这是美国独立检察官调查报告提交美国国会之后,美国总统第一次和俄罗斯总统直接联系。

众所周知,由于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不甘心失败,要求美国国会调查美国总统特朗普竞选期间与俄罗斯的关系,迫使美国司法部长任命独立检察官,耗费巨额资金调查美国总统与俄罗斯的关系问题。

这是美国国会控制美国总统的重要手段,同时也反映出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残酷性。美国独立检察官对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发生的一切进行调查,制作了调查报告,但是,由于调查报告的主要内容没有公开,因此,美国国会下达命令,要求美国司法部必须将所有的调查报告提交给美国国会,如果美国国会不愿意把所有的调查报告提交给美国国会,美国国会将会向美国法院起诉,勒令美国联邦政府将调查报告提交给国会。

不过从新闻媒体披露的信息来看,独立检察官对美国总统调查并没有发现美国总统在大选期间和俄罗斯沆瀣一气共同对付自己的政治对手。美国总统特朗普获得调查报告的内容之后长出了一口气,认为自己头上的紧箍咒可以摘下,美国政府可以理直气壮地与俄罗斯发展关系。

美国总统与俄罗斯总统的电话联系,充分说明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解除警报”,争取在剩下的日子里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俄罗斯总统当然了解美国总统的内心想法,因此,在电话中欣然讨论双边感兴趣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美国总统表示愿意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那么,俄罗斯在未来的选举中一定会通过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支持这位美国总统竞选连任。

人们不禁要问,就在美国独立检察官对美国总统涉及俄罗斯问题展开调查的关键时刻,为什么美国总统专门到芬兰的首都赫尔辛基与俄罗斯总统会面呢?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美国总统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向国际社会表明,自己并不担心被美国独立检察官调查,当然也不担心与俄罗斯总统建立私人友谊让美国国会抓住把柄,从而使自己在美国白宫难以待下去。美国总统以自己的特立独行,向美国国会民主党国会议员示威,警告美国民主党国会议员,不要继续“迫害”自己。

美国民主党控制的美国众议院虽然希望得到独立检察官的调查报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国会众议院准备发起弹劾,因为按照美国宪法和法律的规定,弹劾总统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第一个任期即将结束,如果不能找到确切的证据迫使美国总统特朗普下台,那么,美国总统特朗普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为“受害者”,在竞选连任过程中不断地批评美国民主党,从而使美国民主党推举的总统候选人处于被动的地位。

美国总统特朗普之所以愿意和俄罗斯总统保持密切的联系道理非常简单,美国总统特朗普是典型的恃强凌弱性格,对那些弱小的国家领导人,美国总统不屑一顾,即使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主要盟友沙特阿拉伯也没有被美国总统放在眼里,美国总统之所以访问沙特阿拉伯,是为了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向沙特阿拉伯推销更多的武器。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一个草莽英雄,他非常佩服那些掌握权力的国家领导人,而俄罗斯总统恰恰是拥有绝对权力的国家领导人,因此,特朗普对俄罗斯总统具有天然的好感。竞选期间特朗普多次流露出对俄罗斯总统的崇拜,而俄罗斯总统也多次表达希望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良好愿望。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两国关系本来可以实现快速发展,但万万没有想到,美国民主党从中作梗,从而使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急转直下,美国总统不得不批准一系列制裁俄罗斯的决定,美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处于停滞状态。

如今美国独立检察官的调查报告已经洗刷了美国总统身上的罪名,美国总统急不可耐地与俄罗斯总统通电话,目的就是要向俄罗斯总统表白自己内心的想法,希望俄罗斯总统意识到,美国总统念念不忘俄罗斯总统,希望与俄罗斯总统建立密切的联系。俄罗斯总统面对西方国家的制裁焦头烂额,如果美国总统掉头转向,决定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那么,对于俄罗斯总统和俄罗斯政府来说求之不得。

美国与俄罗斯关系发展,取决于两国领导人的品格,同时也取决于两国的国家利益。第一,美国和俄罗斯都是世界石油出口大国,美国和俄罗斯都希望利用自己的石油资源牢牢地控制世界经济发展的主动权。美国总统多次要求石油输出国组织通过降低石油价格,以打击委内瑞拉等石油出口国的经济,并且促进美国经济的发展。如果美国总统能够把俄罗斯紧紧地拉在自己身边,未来可以利用自己的石油资源控制整个世界。可以设想,如果沙特阿拉伯听从召唤,而俄罗斯愿意唯美国马首是瞻,那么,美国就可以利用石油资源在世界上呼风唤雨,通过控制石油产量和石油的价格,迫使一些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乖乖就范。

无论是中国还是印度作为新兴市场经济国家都充分依赖石油资源,如果美国和俄罗斯切断或者减少对中国和印度的石油出口,美国在波斯湾地区封锁出海口,伊朗的石油无法出口,那么,美国就可以为所欲为,控制世界石油市场,并且间接控制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经济发展命脉。

美国需要俄罗斯的配合,而俄罗斯同样需要美国的支持,在控制世界石油市场方面美国与俄罗斯一拍即合。如果美国和俄罗斯在石油贸易问题上达成默契丝毫不令人感到奇怪,因为俄罗斯与美国都希望控制国际石油价格,刺激本国经济的增长,让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处于被动的地位。

第二,美国现在的主要战略对手是中国,因此在中国、俄罗斯和美国三边关系中,美国需要俄罗斯暗中帮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与中国竞争中取得胜利,保持世界经济第一的地位。

虽然中国代表团和美国代表团即将就中美两国贸易争端问题达成协议,但是,可以看出美国正在科学技术领域以及军事战略领域开辟新的战场。中美两国贸易谈判结束之后,美国很可能会利用科学技术和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对中国发难,甚至有可能会在中国南海和中国台湾问题上向中国施加压力迫使中国作出让步。如果中国和俄罗斯加强合作,尤其是军事方面的合作,那么,美国要想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将会非常困难。

反过来,如果美国与俄罗斯合作,或者让俄罗斯在中美两国之间保持中立,那么,美国在处理与中国关系方面就会游刃有余。美国担心中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从实质上的不结盟国家变成形式上的不结盟国家,上海合作组织变成一个军事同盟组织,如果俄罗斯与中国这两个世界上重要的国家充分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站在一起,那么,美国要想巩固自己的霸权地位将会变得非常困难。正因为如此,美国希望尽快与俄罗斯改善关系,把俄罗斯拉拢到自己的身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在与中国竞争中取得绝对优势的地位。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台湾岛内政治局势急剧恶化,台湾民进党执政当局宣布台湾独立,美国公然干涉台湾的内政,那么,中国大陆将不得不采取非和平的方式一劳永逸地解决台湾问题。如果中美两国因为台湾问题而正面碰撞,那么,美国有可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果俄罗斯支持中国实现国家统一,那么,美国将会在台湾问题上无计可施。反过来,如果俄罗斯主张和平统一,或者在中国大陆采用非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的时候,向中国大陆施加压力,那么,美国在处理台湾问题上就会得心应手。美国希望俄罗斯牵制中国,尤其是在中国处理台湾问题的时候是如此。如果俄罗斯能够对中国施加压力,直接或者暗示中国不要对台湾动用武力,那么,美国就可以进一步强化在台湾的军事存在,甚至有可能会支持台湾民进党执政当局宣布独立。

台湾岛内赞成国家统一的力量非常微弱,中国国民党一些政治领袖主张一个中国的原则,但是,他们所主张的一个中国是“中华民国”。不能指望中国国民党在台湾问题解决之后,长期统治台湾。当然更不能指望台湾民进党掉头转向,支持国家的统一。如果大陆采用非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那么,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可能会对台湾实施军事管制措施,以便彻底清除台湾岛内的台独分子,将分裂国家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如果台湾问题成为中国的伤疤,那么,美国就可以不断利用台湾问题削弱中国的力量,保持自己的世界第一霸权地位。

总而言之,美国在经济上需要俄罗斯配合,以便强化自己在石油方面的话语权,在地缘政治关系上需要俄罗斯保持中立,以便在中美两国发生冲突的时候,美国从容地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挑战。

美国总统希望与俄罗斯改善关系当然会使美国民主党政治人物感到不快,但是,形势逼人强。由于美国经济已经进入复苏和繁荣的周期,美国的经济增长率超过3%,失业率不断下降,因此,美国民主党要想在经济问题上做文章将会越来越困难。如果美国民主党不能推选强有力的候选人,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竞争,那么,美国民主党要想夺取总统宝座是不可能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前副总统出面竞选,可能会被俄罗斯以及特朗普的竞选班子抓住把柄,毕竟美国这位前副总统的儿子在外高加索地区特别是在乌克兰地区拥有商业利益。如果俄罗斯在未来选举中继续暗中帮助特朗普,那么,特朗普有可能会在竞选中轻松取得胜利竞选连任成功。

2018年美国总统选举期间,美国民主党政治领袖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莫斯科拥有庞大的商业利益,特朗普与俄罗斯拥有特殊的利益交换关系。虽然没有抓住把柄,但是,美国当时驻俄罗斯大使黯然辞职从一个侧面说明,俄罗斯的确掌握了房地产大亨特朗普在莫斯科的行踪,甚至有可能会秘密拍摄到一些不雅的照片。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不能排除特朗普一些把柄掌握在俄罗斯总统手中。如果美国总统不主动伸出橄榄枝,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那么,在美国总统竞选连任期间,俄罗斯突然公布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照片,特朗普必定会狼狈不堪。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总统特朗普急不可耐与俄罗斯总统通电话,可能不仅仅是讨论双边问题和国际问题,特朗普实际上是通过这种方式暗示俄罗斯总统,在未来选举中希望俄罗斯不要添乱,美国总统特朗普摆脱国内困境竞选连任成功之后,一定会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俄罗斯总统在远东地区一所大学会见朝鲜领导人。俄罗斯总统试图通过这样的外交冷淡,向美国总统释放出明确的信号,那就是美国向朝鲜施加压力,俄罗斯并不反对。朝鲜领导人在西伯利亚地区遭到冷遇之后,回国安排发射短程导弹,目的就是要向美国示威。不过美国总统表现特别轻松。美国总统意识到只要俄罗斯不公开支持朝鲜领导人,继续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主张,那么,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可以按照既定策略和朝鲜领导人周旋,直到彻底解除朝鲜领导人的武装。在俄罗斯与美国的特殊关系中,朝鲜只不过是一个筹码,过去是如此,现在是如此,将来恐怕也是如此。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俄罗斯总统电话会谈时明确表示,“坚强的美国与俄罗斯同盟关系对国际社会有好处”。国际社会应当深刻理解这番表态的政治含义。

2019-5-5

支持国歌快闪行动 声讨侮辱抗日老战士的言辞

(香港)粱凯鹰 刘伟昌   (荷兰) 张卓辉  (广州) 吴晓春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香港回归祖国22周年。国歌,是代表一个国家民族精神的歌曲,是被国家的政府和人民认为能代表该国家政府和人民意志的乐曲。自从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起,《义勇军进行曲》即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国歌使用。

“国歌快闪”活动获得香港市民广泛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和尊严的象征,它凝结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实现国家富强的历史和精神,它铿锵有力的词曲是激励中华民族奋勇向前的强劲动力。

日前,香港部分团体和人士在湾仔金紫荆广场开展了一场特殊的“国歌快闪”活动,人们不分种族、肤色、年龄,共同唱响《义勇军进行曲》。这场别开生面的“国歌快闪”活动获得了香港市民广泛支持,随后现场拍摄画面被制作成宣传片,在网络上广泛传播,甚至登上央视《新闻联播》。在短片中有一位坐轮椅的老人听到国歌时,在旁人的搀扶下起身肃立唱国歌,场面感人。

揶揄讽刺抗日老战士是无知愚昧

 然而,在日前的香港立法会《国歌条例草案》委员会会议中,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公然讽刺、诋毁及侮辱一位坐轮椅的长者在唱国歌时从轮椅上站起来是「阿婆如神打上身」;民主党议员尹兆坚揶揄老婆婆的动作如同「神迹」;工党议员张超雄则污辱奏国歌要坐输椅者站立是制造恐惧,他们三位立法会议员揶揄、讽刺抗日老战士是十分幼稚愚昧的,令社会哗然尤其是激起抗日老战士的无限愤慨。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种不负责任的诋毁言论遭到了许多爱国人士的批评,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聂德权对此表示,短片中的老人希望起身表达对国歌的尊重,她又起到身,事件完全无问题。聂德权强调,该影片清晰地表达了对国歌的尊重,也欢迎民间制作宣传片推广国歌。不过他强调,如果有些人因为身体状况,不能够站立,需要坐轮椅。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朱家健认为香港立法会议员的宣誓誓词包括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议员侮辱国歌,令人怀疑他们是否尊重誓词。尊重国歌和捍卫抗日老战士的尊严,与政治立场无关,冷血的言论是缺德、是病态,郭尹张三人实欠婆婆一个真诚的道歉和交代。议员的职责本应是服务大众,但个别议员形象与此背驰,令人遗憾。

她唱着《义勇军进行曲》参加东江纵队抗日

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战士联谊会会长林珍于5月3日在香港受访时说出了真相。这位「老婆婆」是「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战士联谊会」的抗日老游击战士罗志萍女士,今年已经89岁,可以行走,只因年迈,腿脚不便,不能站立太久,故需坐轮椅。当天参加公开活动,奏国歌时从轮椅上站立起来,是自发地表达对国歌的尊重。这首国歌就是诞生在抗日战争年代、唤起全国 民众奋起抗日不做亡国奴的《义勇军进行曲》。当年罗志萍女士就是唱着这首歌,参加东江纵队抵抗日本侵略者、保卫香港家园的。林珍指出,国歌法逼人起立的说法很无聊,老兵听到国歌立正已经形成习惯,所有人都无权诋毁老战士。当日安一众老兵知道要去参与唱国歌的活动,一早就主动到湾仔集合,这位婆婆在她儿子的陪同下到来,当她听到国歌声响起,就马上主动起立。林珍表示,即便有人不支持“国歌快闪”活动,也不用去诋毁东江纵队的名誉,“诋毁的是无知或者恶意的人,也可以说他们没有经过战争,不知道的应该是去学懂,而不是去诋毁老战士的心情”。在香港沦陷的3年又8个月中,只有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的成员坚持敌后抗日活动,展开了无数战斗,国歌的乐曲一响,所有人都会立正,因为这已经形成了习惯。

登报声明强烈谴责恶劣行径

5月8日,一群抗日老战士及其后裔等30多人到香港立法会门外,强烈要求郭家麒、尹兆坚、张超雄就侮辱香港抗日老战士公开道歉。立法会议员梁志祥、葛珮帆、陈恒镔、陆颂雄等先后到场声援,谴责反对派议员冷血、无情、无耻的行为。郭家麒、尹兆坚、张超雄最终畏惧正义,不敢面对抗日老战士而未能到场接信及道歉。因此,原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战士联谊会会于5月7日在香港《大公报》发表声明:《强烈要求郭家麒、尹兆坚、张超雄就侮辱香港抗日老战士公开道歉》。发言人林珍会长表示,将对侮辱香港抗日老战士的郭家麒、尹兆坚、张超雄三位立法会议员,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坚决支持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战士联谊会的示威抗议!声讨反对派议员污蔑抗日老战士的言论! 郭家麒、尹兆坚、张超雄身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立法会议员,必须对其无知、无礼的诋毁言论作出公开道歉。

【注1】(香港)粱凯鹰,刘伟昌为原东江纵队后代联谊会,东江纵队历史研究会会员。梁凯鹰是珠江纵队政委梁奇达之子。抗战胜利后,珠纵主力和东纵主力(等华南部队主力)奉命北撤烟台(青岛)一带集结,解放战争中组建两广纵队,编入华东野战军。之后,两广纵队随华野,四野转战华东,华北,华中,华南饮马珠江,解放广东(广州)全境,兵至深圳罗湖,剑指香港。而后服从战略需要,退驻樟木头一线。叶剑英元帅首任广州市长,继而,东纵司令员曾生将军任第四届广州市长。

【注2】笔者张卓辉父亲曾为隶属东江纵队的香港九龙新界西贡游击队(后称港九独立大队)二支队中队指导员。

【注3】笔者之一吴晓春(右4)为原广州军区司令员、开国少将吳纯仁之子(曾在广东省人民政府农业部门任要职)在 广东省长征文化促进会四野后代联谊委员会成立大会上。

【图注】部分照片来自(香港)东江纵队港九独立大队、老游击战士联谊会。

Hubei Province Seeks to further Cooperate with Sweden in All Aspects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Many Chinese delegations visited Sweden and signed contracts and then went back but seldom come back. Swedish complained. But Vice governor of Hubei Province Zhao Haishan said they are serious about cooperation with Sweden at a grand promotion ceremony held in Stockholm on Thursday also marking the 69th anniversary of establishment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Sweden.

Tomas Lagqvist, Chairman of Sweden-China Trade Council gave an opening remark at the promotion event.
Chinese Ambassador Gui Congyou gave an opening remark at the promotion event.

Chinese Ambassador Gui Congyou said China pays great attention to economic and trade relations with Sweden , especially against the background of “trade war” with the U.S. China is willing to cooperate with Sweden. For two years Sweden has surplus in trade and investment with China due to big project such as Geely. China hopes Both sides continue to increase investment to each other. Sweden has become the largest trade partner with China outside the EU. Chinese embassy also seeks to see more cooperation between Hubei province and Sweden.

Zhao Haishan said at the promotion conference that Hubei and Sweden are not new in cooperation. After many years of cooperation and rapid development in China, Hubei province has decided to pay greater attention to cooperation with Sweden because of their complementary factors for each other.

Zhao said Hubei is complete in industrial systems and loves to furthe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where Sweden is in the good position. Hubei province also has great automobile industry and he was impressed by visiting Volvo cars in Gothenburg. He said Hubei has 128 universities and 1.5 million university students, which are both talents and consumers.

The huge delegation consists of about 80 members from different cities and companies. Three women vice mayors from Wuhan, Xiangyang and Yichang came along to have a presentation about their respective cities.

Hubei province is the center of China and the communication hub for Beijing, Shanghai, Guangzhou and Xian as well as Chengdu in terms of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Why? Because all the goods that are exported to Europe or other BRI countries via Xinjiang will go through Wuhan.

The promotion event was held by Hubei province and organized by the Department of Commerce of Hubei Provincial government and supported by the Chinese Embassy. Han Xiaodong, Counselor of Commerce of Chinese Embassy attended the conference. Elisabeth Söderberg Secretary General of Sweden China Trade Council presided over the conference

Qin Jun, Director General of the Department of Commerce said that Hubei province held a China-Nordic Exhibition gallery in Shanghai Import Expo last November. They saw great interest from nordic countries and this event is also a follow up for last Novermber’s Shanghai’s CIIE expo, but also a preparation for this coming november’s event. So they have prepared for the signing of 16 projects between Chinese and Swedish and Norwegian counterparts.

Further more, Vice governor Zhao Haishan and Qinjun and other members from Bank of China in Huibei province even visited Gavleborg and met governor Per Bill.

After their remarks to express further willingness and intention for further cooperation, they also witnessed the signing of a project in sugar reduction between Holee and THIS Less is More Community Nordic AB..

The vice governor of Hubei and his 16 member delegation also visited the Gavle Innovation Hub and observed how the hot chokolate without sugar were made. They also tasted many kinds of reduced sugar products.

Qin Jun said they are very serious about these agreements and will have further follow-up about them.

Hubei province has already cooperation with Norway in Salmon equipment production and now they like to cooperate with Sweden too. The delegations also went to Iceland, Finland, Denmark and Norway.

Photo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特稿:我的妈妈不认输

北欧绿色邮报网转夏春平 / 中国新闻社副总编辑

首发于2019.4.29总第897期《中国新闻周刊》

每次我从北京回武汉,妈妈都早早地在小区门口等候。我乘坐的车刚在小区门口停下,久候多时的妈妈就下意识地从小区门口一排小憩的座椅上“嚯”地站起来,“我儿子从北京回来了!”

妈妈匆匆搁下刚才还谈兴正浓的小区邻里婆婆们,喜滋滋地来到车旁,习惯性地从我手中抢过拉杆行李箱,气宇轩昂地朝着家里所在那栋楼走去,沿路见人就笑嘻嘻地炫耀:“这是我从北京回来的儿子……”

戊戌年腊月二十九下午,我从北京回武汉过年,小区门口却没有了妈妈的身影,只有妹妹在那儿等候。我感到有些纳闷:妈妈呢?昨天电话里我已经告诉她回家的车次和大概时间了啊,妈妈怎么没像往常那样早早就提前在小区门口等我呢?

这样的异样心情一直持续到进入妹妹家门——客厅里也没看见妈妈。“妈妈呢?”

“在房间里。”妹妹回答。

我径直推开妈妈的房间门,只见妈妈的背影,她坐在一个轮椅上,默不做声地低着头。妹妹跟在我后面,笑而不露:“妈妈,哥哥回来了。”

我不解地问“妈妈你怎么了?”妈妈仍低头无语。

妹妹告诉我,妈妈摔跤骨折了!

妈妈抬起头,拉着我的手,就像小孩做错事红着脸认错,乞求家长的原谅:“你不要骂我了。”

原来,我的兄弟和妹妹们在妈妈摔跤骨折的那天都向我封锁了消息。我断定这肯定是妈妈的“最高指示”。一是怕我担心,更重要的是怕我的批评埋怨,想必前几天妈妈已遭到家人“暴风骤雨”般的“批斗”了。

我俯身弯腰用手轻轻摸着妈妈的右腿:“前几天打电话问安您还好好的呀,怎么就……”妈妈闷声不语。随后妹妹据实相告——几天前,妈妈跑到小区别人家串门,下楼时不慎跌倒,造成右膝关节骨裂。这可把家人都吓坏了,哥哥弟弟急忙从郊区赶到武汉妹妹家,送妈妈去医院拍片子、拿药、买轮椅、找拐仗……

我忍不住内心的后怕,一个劲地数落着妈妈:“跟你说过多次,要服老,不要东跑西颠了。都说七十不出门,八十不出屋,您都快九十的人了,还逞什么能!”

面对我疾风骤雨的一顿说,妈妈细声细语地回答:“医生说我摔得不重,治疗休息一阵就会好的。”

“那是哄你高兴的,年轻人骨折了也要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么大年纪,哪有那么快恢复?以后您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家吧。”

“我就不能再站起来了?我还可以帮你们做家务,可以买菜,洗碗,我还要上医院看你爸爸……”

“以后你要习惯这种在轮椅上的生活,就在这个房间活动,不要瞎折腾了。过一阵可以扶着椅子,拄着拐杖在房间,客厅、凉台上转转就行了。”

“我就不能再出门下楼了?”

“早听我们的话,少下楼外出就不会摔倒。”妹妹也乘机批评她,“成天抖狠(湖北话“逞能”之意),总以为自己能干、厉害,这次有教训了吧。”

妈妈平时说话一箩筐一箩筐的,此时却理屈词穷。

妈妈今年89岁,身体还算不错。前几年还自己乘公交车到医院看望常年住院的爸爸。当家人批评她时,她还振振有词地顶撞:“我坐公交车一路都有好心人照顾,扶我上车,让座,搀扶我下车,都说我精神好,年轻,不像是八十多岁的人。”

妹妹乘势继续怼妈妈:“您重孙都十几岁了,还不服老,您就抖狠呗,看看,这次摔了吧!”

妈妈确实不服老。她身板硬朗,头脑清楚,说话声音宏亮,中气十足。平时小区的人都夸她:“这婆婆真看不出有八十多岁,显得好年轻。” 妈妈是一个喜欢被人夸的人,只要有人说她年轻、身体好,脸上顿时就笑成一朵花。

其实,人们说这话难免有夸张、恭维、讨喜的成分,可妈妈就像孩子似的信以为真,自以为傲,不时有了飘飘然的感觉。在我们子女批评她不要到外面“乱跑”时,常常就理直气壮地回嘴:“别人都说我身体好,就是你们打击我看不起我!”

妈妈是一位好说好动、很难闲下来的人,如果要让她宅在家里,没准可真要憋出病来的。她时常向我们忆当年自己在北京生活时的风光。

妈妈也曾是一位老“北漂”。她和爸爸随我在北京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直到2012年才回老家。妈妈刚到北京时人生地不熟,先从楼上楼下的邻居认识起,到最后成为大院的“名人”,还曾被选上了小区家属大院家委会的治保主任,并多次得过西城区阜外街道办事处黄瓜园地区居委会的奖励。那时妈妈也是80岁的老人了,每天有空就和院子里的大妈们戴着“治安巡逻”的红袖章围着家属大院转,用妈妈的话说“又是工作又是散步锻炼还可以结交朋友”。每年的全国两会召开和国庆等重要节假日,妈妈都穿着红马甲戴着红袖章在大院神气十足地巡逻,虽然没有任何报酬却也忙得不亦乐乎。

“治保主任”是妈妈一辈子当过的最大的官,她非常看重这个“官职”。后来听说上面要给家属委员会的成员一个月补贴两三百元辛苦费,妈妈就“落选”了,因为她是外地人没有北京户口。妈妈回家给我说起此事时,伤心不已,作为儿子的我备感内疚,又无能为力。

妈妈“落选”治保主任后情绪很不好,时常闷闷不乐。眼见她带大的孙子出国了,她空闲时间多了,身体尚好却无用武之地。担心妈妈闲得憋出病来,我只好托人给小区居委会说情,好不容易给妈妈安排了一个“楼栋长”的职务,负责大院其中一栋楼的治安巡逻。妈妈的“官瘾”并不大,只要余热可以得到发挥就行,虽然“降职”了,但她工作热情依旧,仍时常戴着红袖章穿着红马甲,高高兴兴地在自己负责的楼栋前走来走去地“瞭望”。

人老从腿起,可妈妈就是不认输。她说在北京时她这双老腿锻炼出来了,特别是骑三轮车的功夫厉害着呢。许多年前,都是爸爸骑着三轮车送孙子上小学,直到孩子上了初中。晚年的爸爸腿脚已不太灵便,于是妈妈在77岁高龄的时候学会了骑三轮车,毅然接过爸爸三轮车夫的重任。平时老两口出门的交通工具就是那辆老旧的三轮车,医院、公园、商店……从离家近的玉渊潭公园、紫竹院公园到离家远的北海公园、天坛公园,再到颐和园等等,来回几十公里的路程靠的都是妈妈的那双老腿。

记得当时有一天,我下班回家时不见爸爸妈妈,顿时焦急万分。一直焦心地等到7点多,天都黑了,二老才匆匆赶回家。一问方知,俩人早餐后就骑着三轮上北四环外的北京科技大学看望一位老乡,中午在老乡家吃完饭,然后骑着三轮往回赶。不巧在路上车坏了,妈妈又推着车,走很远的路才找到修车的地摊修好车后重新上路。这一来回,有二十公里的路程。

这次妈妈摔到腿了,但依然很坚强。她说这一辈子吃过好多苦都熬过来了,这次也一定能养好伤重新站起来。

今年春节除夕早上,我们兄妹等家人照例要到医院和爸爸团聚。我对妈妈说,这次您就在家躺着吧,我们去一下医院很快就回来。妈妈哀求着我和妹妹:“我也要去医院,你们带我去吧。我右腿骨折,左腿能动,有拐杖,有轮椅。过年了,你爸爸可怜,我一定要去医院看他的。”

看着妈妈带着乞求而又坚定的表情,我们同意了她的请求。

春节后我离开武汉时,妈妈再也没能像过去一样,拖着我的行李箱,牵着我的手,送我到楼下小区大门口目送我离开。

值班编辑:石若萧


湖北副省长赵海山一行访问瑞典耶夫勒省和市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5月10日,湖北省副省长赵海山一行访问瑞典耶夫勒省和耶夫勒市,受到耶夫勒省省长佩尔.比尔和市政府及地方商界人士的热烈欢迎。

佩尔.比尔省长致欢迎词,热烈欢迎湖北省副省长赵海山一行。

比尔省长说,今天我想告诉大家所在的位置。这里是1728年在瓦萨过王的儿子推动下建立的城堡。但是,后来失火了,15年后又重建,一直到今天。我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们这里有历史悠久的公司和企业,例如有一个公司已经有450年历史了。我们这里的水非常清洁,我们在垃圾分类回收方面做得非常好,这里曾经是咖啡和糖果生产基地,今天你们大家来,我希望你们能够达成协议,共同探讨未来创新发展与合作。

赵海山副省长说,经过多年的发展和接触,湖北省认为和北欧国家尤其是瑞典有很大合作潜力。因此,带领大批企业家来瑞典和北欧其他国家访问。他也介绍了湖北省的情况,他说,湖北省在汽车制造,食品加工等很多方面与耶夫勒堡有合作和互补的潜力。湖北省愿意与耶夫勒堡省进行积极合作。湖北省教育科技人才有优势,有128所高校,有150万大学生,是中国链接东西南北的交通枢纽,也是拥有方圆5亿人口的消费市场中心,优势明显。真诚希望双方能够合作,他希望耶夫勒堡能在11月或其他时间访问湖北。

左:翻译,右:耶夫勒堡郡县委员会战略顾问马格努斯.恩斯特罗姆致辞。他代表耶夫勒堡郡县委员会主席向代表团表示欢迎。

湖北省商务厅厅长秦军说,中国近年来由于生活水平的提高,肥胖问题也十分严重,虽然湖北不是胖子省份,但是,确实有很多地方还是有胖子,因此,需要直接及时面对这个问题。

省长比尔和副省长赵海山和商务厅厅长秦军一起见证了湖北省和利公司和耶夫勒的北欧甄简,湖北大众华彩和瑞典港口物流公司签署合作协议。 北欧甄简是一个北欧模式的社会企业,致力于在甜食中减糖的一家公司。

Anna-Sofia Winroth是一个工程师,也做无糖巧克力。为了准备迎接湖北客人,特意研究了湖北人的口味,发现他们喜欢吃辣的,所以,特意在巧克力中加入辣椒和海盐来调味。

赵海山副省长一行到市中心的创新枢纽中心体验了制作无糖巧克力的过程,了解了耶夫勒在减糖方面作出的努力,对制作无糖巧克力程序印象深刻。

图文 陈雪霏

Why has Hubei province great to do with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Today three women vice mayors from Hubei province talked about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One audience asked me, nowadays everybody talks about belt and road, even Hubei province talk about Belt and Road. I can understand when you talked about Xinjiang, it has relations with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ut Hubei province, what relations it has with Belt and Road?

I said it has great to do with BRI. Why? Because Hubei province is in central China and called center of China. Many goods from Yiwu, Shanghai and other eastern part of China have to go through Wuhan to go westward to Xinjiang and then to Europe.

Xiangyang, Jingzhou was communication hub in ancient times. Think of the Three Kingdoms period, when Zhuge Liang from Sichuan met Zhou Yu from Zhejiang, they met in Jingzhou.

In terms of infrastructure or transportation, Wuhan has great to do with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no matter it is about good in land or good to be transported through the sea.

湖北省推出三位女副市长在瑞典推介自己的城市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5月9日,在中瑞建交69周年的喜庆日子里,中国湖北经贸合作推介会在斯德哥尔摩举行。推介会上武汉、襄阳和宜昌三位女副市长分别来推介各自的城市,虽然中国中央政治局常委还没有女性,但是,在每一个市都有女市长或者副市长。

武汉市副市长徐洪兰讲话干练有力,用那带有一点儿武汉口音的流利英语开头和结尾给人以非常亲切的感觉,武汉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教育和科技,人才是最重要的。

宜昌市副市长讲话也是铿锵有力,主要介绍了宜昌对接一带一路国际海路贸易通道。盘点一下,原来湖北省有18位女副市长。而且都是六十后和七十后。

在今天的推介会中湖北省襄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龙小红的推介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襄阳的历史文化尽含其中,诗文绝句让人感觉十分美妙。昨天商务厅的同志就讲了襄阳的凤凰文化故事,勾起记者的兴趣,今天听了三国演义和神雕侠侣的故事更是让人感觉必须要去襄阳,去湖北。下面是龙小红的推介词:

我是湖北省襄阳市政府的龙小红。昨天,我和我的同事们一起飞越7000多公里,来到美丽的瑞典,为的就是能在风景如画的波罗的海之滨、享有“北方威尼斯”美誉的斯德哥尔摩与大家相遇相聚,希望能与大家增进交流与合作,共叙友谊与发展。同时今天我们也非常荣幸,借着“2019中国湖北经贸合作推介会”这个平台向各位朋友们推介襄阳。在此,我谨代表襄阳市人民政府,向这次盛会的隆重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向关心支持襄阳发展的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襄阳是中国中部一座拥有600万人口的美丽城市,它虽然远在地球的另一端,但却和瑞典有着深厚的经济文化联系。襄阳是中国茶马古道和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城市,长江最大支流、有着7亿年古老历史的汉江穿城而过,是湖北省域副中心城市和汉江流域中心城市。襄阳版图面积1.97万平方公里,中心城区建成区面积188平方公里,人口172万,斯德哥尔摩城市面积186平方公里,与襄阳中心城区相当。

历史上的襄阳,是一座极富传奇色彩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楚文化、汉水文化、三国文化在这里孕育兴起,汉光武帝刘秀、中国智圣诸葛亮、唐代大诗人孟浩然、北宋大书法家米芾在这里谱写了许多历史传奇和名篇佳作,中国的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120回有32回发生在襄阳。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的千古隆中对,还有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神雕侠侣》郭靖黄蓉守襄阳也发生在这里。一江碧水穿城过,十里青山半入城,是这座城市的形态写照,外揽山水之秀,内得人文之胜,是这座城市的神韵和内涵。

襄阳素有南船北马七省通衢之称,历来是兵家和商家的必争之地。近年来,襄阳坚持新发展理念,落实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全力推进经济转型升级、绿色崛起,2018年,全市地区生产总值达到了4309.8亿元,同比增长7.8%,位居湖北省第二位,中部六省同类城市的第二位,全国经济百强城市第50位,城市的能级、影响力和竞争力日益增强。如今的襄阳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襄阳是区域发展的重地。是中国中部地区30万平方公里区域内经济首位度最高的城市,“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战略地位突出。国家和湖北省高度重视关心襄阳发展,国务院颁布实施的《汉江生态经济带发展规划》明确提出“支持襄阳巩固湖北省域副中心城市地位,加快打造汉江流域中心城市”;湖北省政府科学谋划的“一芯驱动、两带支撑、三区协同”高质量发展区域和产业战略布局,赋予了襄阳引领区域高质量发展的重大使命。这些都为襄阳带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

二、襄阳是产业集聚的洼地。目前已形成以汽车产业为龙头,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医药化工、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农产品深加工为主导的现代产业体系,是国家新型工业化(新能源汽车、军民结合、再生资源利用)产业示范基地,跻身中国第八大汽车工业城市,集聚了东风、日产、华为等30多家世界500强企业。

三、襄阳是开放发展的高地。拥有中国(湖北)自贸区襄阳片区这一国家级对外开放大平台,正在全力打造出口加工、军民融合、服务贸易、跨境金融、知识产权交易等国际化产业园区。我们正全力构建立体化国际物流大通道,加快推进航空港、铁路港、陆地港、水运港和综合保税区等“四港一区”建设。目前,襄阳至宁波港国际铁海联运、“襄汉欧”、“襄西欧”、“襄渝欧”中欧货运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营,襄阳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联系日益紧密。襄欧国际货运班列自2018年3月28日首发至今共发运2548TEU,货值约17836.7万美金,货重约20384.12吨。我们正在全力建设公共服务平台,国际邮件快件集散中心、跨境电商平台,并就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的政策体系和制度框架进行持续创新,营商环境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水平显著提升。

四、襄阳是国家战略要地。国家十三五规划明确襄阳打造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我们正在建设国家高铁枢纽,未来将有4条高铁和4条货运铁路在襄阳交汇,搭建起襄阳与中国国内各中心城市的“4小时以内交通圈”;我们正在建设汉江航运中心,打造亿吨级汉江襄阳新港,对接长江黄金水道,实现千吨级船舶和万吨级船队通江达海;我们正在建设区域性门户机场和航空港,目前襄阳机场已开通33条航线42个航班,覆盖国内30个城市。我们正按照一类航空口岸的标准对襄阳机场改造升级,适时开通国际和港澳台地区的包机航线。

五、襄阳是投资兴业的福地。产业承载力强,拥有2个国家级产业园区和33个基础设施完善的专业园区。职业教育发达,每年可为企业提供高素质技术工人10万余人。要素成本低,工业用水用电用气价格低廉。政务服务优,设立登记企业仅需3个工作日。政策环境好,建立了“投资+信贷+基金”融资支持联动机制,实行“一业一策”“一企一策”的产业培育机制,为投资商量身定做实用的支持政策。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们将按照省政府的安排和部署,加快建设湖北省省域副中心城市和汉江流域中心城市。我们真诚的期待能与北欧国家的企业家朋友们携手合作,共同谱写财富新传奇。

各位企业家朋友们,女士们,先生们,中国唐朝大诗人王维有一句诗这样描写襄阳:“襄阳好风日,留醉与山翁”。表达了他对襄阳山水风物的无限热爱和流连忘返之情。襄阳确实是山美水美人更美,我们热诚地欢迎大家到襄阳走一走,看一看。衷心的祝愿各位朋友们事业鸿达!顺心如意!            

Sweden-China Bridge 瑞中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