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病毒

零号病人-病毒到底从哪里来的?

 据中新社北京2月20日电 题:围绕“零号病人”的“终极三问”
  中新社记者  张素  马海燕
  围绕新冠肺炎疫情“零号病人”众说纷纭,中新社记者采访相关专家回答“终极三问”:是谁?从哪里来?要去哪里?

  “零号病人”是谁?

  首先要厘清什么是“零号病人”。浙江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立铭说,对应的学术用语是“原发病例”,通俗理解为在这位患者身上“某种病毒首次从动物进入了人体”。
  以这次为例,研究表明蝙蝠最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最新发现是穿山甲比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更接近人类感染的新冠病毒。无论是哪种哺乳动物,接触了它并由此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即“零号病人”。
  这里还涉及“指示病例”概念,即传染性疾病暴发时被公卫机构所确定发现的首位病人。大多数情况下“原发病例”早于“指示病例”出现。比如,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疫情的指示病例是广东厨师黄某,但经追踪发现,黄某出现病症以前已有其他SARS病例。
  “零号病人”一词来源有些“乌龙”。20世纪80年代,美国科学家研究艾滋病流行病学规律时,将把疾病带入美国的“原发病例”盖尔坦·杜加用英文字母“O”进行编号,结果被误读为阿拉伯数字“0”。“零号病人”说法不胫而走。
  需指出的是,艾滋病、埃博拉、SARS等疫情从未明确找到严格意义上的“零号病人”。2016年有研究者从20世纪70年代的血液样本中分离出HIV病毒,而公认的世界首次对艾滋病病例正式记载是在1981年;几内亚一名2岁男童曾被视为埃博拉疫情的首个病例,但研究者直言是因为“调查在这里停下”。

  去哪寻找“零号病人”?

  “寻找‘原发病例’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王立铭说,最好在疫情暴发极早期、患者人数极少时完成。他坦言,找到新冠肺炎疫情“零号病人”的可能性不大,但仍要去找,溯源工作至少有三个层面:
  第一,研究病毒如何从动物进入人体;第二,研究病毒在人类世界的进化史;第三,研究病毒的传播规律。
  追寻“零号病人”需要厘清两个关键信息:何时、何地。
  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新发布的新冠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报告中,报告病例起始日期是2019年12月8日。这也是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此前通报新冠肺炎病例发病的最早日期。
  但据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刊发在权威医疗期刊《柳叶刀》文章显示,第一例患者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1日。另据该院重症监护室主任吴文娟介绍,这是一位年过七旬的男子,他没有去过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记录。有学者说,考虑到潜伏期因素,该患者应在2019年11月被病毒感染。
  对于溯源地点,包括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研究员曹务春、中华微生物学会副理事长邵一鸣等在内的多位专家都提到“重返华南海鲜市场”。他们认为,虽然市场为防疫已进行消毒,但仍可以追踪动物是如何被运来的。黄朝林等专家则认为,从发病情况来看华南海鲜市场不是唯一的暴露源。
  “如果在华南海鲜市场出现的是‘人传人’而不是‘动物传人’,很值得追踪‘零号病人’。因为由此可以追到病毒究竟从何而来。”中山大学附属三院感染科副主任林炳亮对中新社记者说。

  这场追寻走向何方?

  诚然,当下有许多比寻找“零号病人”更为紧迫的工作,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可追寻。中国疾控中心已陆续派出160名病毒溯源、流行病学调查、实验室检测等领域的专家赴湖北。
  “科研、疾控、临床、动物保护等部门要联合起来。”曹务春此前受访时说,找到病毒源头可以打消疑惑,也可对未来突发传染病疫情防控积累经验。
  王立铭注意到,新冠肺炎疫情发展提供了多样化研究场景,比如在新加坡、日本等地,因为患者以输入性为主,基本上可以找到二代病例与输入性患者的交集,特别适合研究病毒从一位或几位“零号病人”到大规模流行的传播规律。而在疫情最为严重的武汉,如果尽可能采集患者体内病毒基因组样本,比较它们的序列差异,“将帮助我们更好理解病毒进入人类世界以后的进化史”。
  专家提醒,在追寻“零号病人”的过程中需要警惕随时可能出现的“污名化”“阴谋论”。以史为鉴,无论是被妖魔化为“艾滋哥伦布”的盖尔坦·杜加,还是被迫隐姓埋名的黄某,他们因“身份”遭受的痛苦不亚于病毒本身。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近日郑重声明,2015年从该所毕业的黄姓同学不是所谓的“零号病人”。该所19日又发出一封公开信,再度声明“某研究生是‘零号病人’”“新冠病毒源于人工合成”等是谣言,“对坚守科研一线的我所科研人员造成极大的伤害”。
  好在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意识到由虚假讯息造成的“信息疫情”极具危害。继世界卫生组织计划对“信息疫情”开展研究之后,来自英、德、美、澳等国的27名病毒学家在《柳叶刀》联合发声,他们反对阴谋论,支持奋战在疫情一线的中国科研工作者。
  或许,谣言如同“病毒”,我们也需提防出现“零号病人”。(

编辑 陈雪霏     

抗疫:曾庆宗的大道理和吴军的病毒自由基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瑞典曾庆宗武医学院创立者曾庆宗,人称太极武医大师,坚定中华文明的大道理是抗疫的关键。

曾庆宗说,大道理就是中华太极阴阳数术大哲理,大数理,大科技系统的理论成就。

中华文明和一切人类文明的优秀辉煌成果都是在这个理论系统下造就出来的。中医医学文明也是这个理论系统的直接产物。

利用经络和穴位的针灸经络穴位防控治病医学就是一种人类医学文明。因为它重复使用了五千年,依然可以发挥作用,而且没有发现它有什么错误。加上现在针的质量又提高了,依据古典针灸理论,在实践中可以发挥很大作用。因为这些方法都是经过证明了的。

曾庆宗认为,有时候中药没有发挥那么大作用是土壤和水的质量。药材好的前提是土壤和水没有被污染,药材生长的时间要有保证。这样,长出来的药材才会真正有效。或者说,其效果才能真正发挥出来。

曾庆宗说,中医的灵验应该在于准确。如果你用不准确的方式去试,这叫模糊,这种人是想学习中医文明医学医术,但是,还没有达到文明医学医术的水平。西医还处在实验阶段,试错阶段,是不准确的。甚至有时副作用也是很大的。因此相比之下,应该用中医稳准狠地应对病毒。

另据报道,美裔华人科学家吴军教授是研究生物医药的。他说,他经过多年研究发现病毒袭击人体的时候,如同炸弹,它会对人的机体五脏六腑进行轰炸,这是因为在病毒里含有一种自由基。这个自由基速度快,杀伤力强。吴军强调,自由基不是直接打击脏器,而是因为它的快速爆破力,造成人体细胞强烈的反抗,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高烧,而高烧就会杀死细胞,脏器在这个过程中会受到极大伤害。抵抗力强的人,能停下来,抵抗力不强,就会受到极大伤害,甚至有并发症的人就会死亡。

那么,在抗议过程中怎样应对呢?吴军教授指出,目前还没有特效药,一些西药用起来其实等到真正被病毒袭击以后大面积发炎了再治基本上就是太晚了。这时虽然可以消灭炎症,但同时,各个脏器都已经损伤惨重了,消炎也来不及了,或者有副作用了。但是,作为抗疫自救的话,最好是隔离,不要被染上。如果染上了,早期,要大量喝水,可以吃维生素C和E。假如平时保健吃维生素C的话,是很小的量,此时可以加大量。可以喝金银花,吃小柴胡这样的中药。

另外据很多网友的经验之谈,就是吃大蒜,吃清淡的新鲜蔬菜,保证吃好睡好,休息好。这样免疫力就会提高。当前,医生已经有1700多人被感染,这可能跟他们直接接触病人有关,同时,休息不好,坚持长时间作业,伙食状况可能都有关系。

从过去三个多星期的报道中可以看出,老年人,并发症受感染的居多。聚会的感染的例子也很多,因此,保持好隔离,出门戴口罩,勤洗手都是必须的。另外,橘汁,果汁,西红市汁,蓝莓汁等都是有大量的维生素C。也有人说煮姜枣水喝,也是抗病毒感冒的良方。

从政府采取的措施来看,力度是很大的。所以,大家都不要惊慌或者恐慌。面对一些谣言,确实也有的人整天提心吊胆,睡不好觉,那也没有必要。就像笔者一直强调的。流感因为它传染,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想法不要让它传染上。同时,好好休息,提高抵抗力。

另外,象昨天辽宁和新疆报道的两例死亡案例,就是都有并发症的80多岁的老人。可以说是仙逝。
但是,从武汉报道出的三位医生,一个34岁,一个54岁,一个是63岁,都是年轻力壮的医生,但是,病毒来势凶猛,开始都没有防护,加上各种压力,不得休息。英年早逝,对我们应该是一个沉痛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