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儿童教育

 北大赵延风副教授给瑞典华人华侨做了一次精彩的华文教育讲座

北欧绿色邮报斯德哥尔摩报道(记者陈雪霏)– 1月26日上午,北京大学对外汉语教育学院副教授赵延风在斯德哥尔摩为瑞典华人华侨家长和同学们做了一次精彩的有关华文教育的讲座。她演讲的题目是“世界潮流 教育方向”。 讲座由大鹏老师主持。 赵延风副教授是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中国文化与跨文化研究,曾在美国、日本、韩国等多国大学担任客座教授,曾担任日本立命馆孔子学院中方院长。 她从切身体会感受中国的崛起。记得本人10多年前来瑞典的时候,人们说,瑞典人其实并不把出国当成什么好事。相比之下,中国那时还把出国当成一种奖励。但是,从2007年以后,很多人就已经不再那么热衷于出国了,这从政府的号召到命令这样一个过程,反应出国内的发展变化之巨大,人们已经不再觉得出国是什么美差了。但是,同时,国际上渴望学习中文的人却是越来越多。以前到中国学习中文的人凤毛麟角,如今却是对很多人来说选择学汉语似乎是必需。 那么,怎样才能学好汉语呢?赵延风用切身感受来现身说法,那就是在自己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开始准备好学些四书五经,等到孩子出生后,9天的时候就开始教孩子,听录音,背诵经典名著。她说,据研究,孩子在12岁以前大脑就象录音机,你教她,尽管她不太明白,但是,她是可以记住的。等到12岁以后,就可以开始回放。因此,抓住学中文的黄金期是比较好的。此时期学习中文就象春天的耕种,只要耕种,就会有秋收,如果不耕种,就不会有秋收。 她说,孩子12岁以前学习需要提供良好的学习环境。她提倡孩子学习四书五经这样的经典,就是背诵下来,因为这些经典都是经过世代的沉淀保存下来的,沉淀了一个民族的智慧。 她举了《大学》的例子,认为大学就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之一,它体现了中华文化天下的胸怀和要成为水而适应环境的人格特征。 她说,在北大对外汉语中,一般认识800字的人在初级班,1500字在中级班,2500字在高级班。 她说,现在正是中国在崛起的时候,世界格局也正在悄然发生巨变,因此,很多欧美的家长也开始重视学习中文了。那么中国在134个国家开了500家孔子学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赵老师长期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帮助海外华人了解在中华伟大复兴的历史变革与世界新形势下的教育方向,从而坚定将下一代培养成通古博今、学贯中西的人才。中国传承数千年的读书妙法,可以使更多的孩子同时获得东西方两种智慧,未来的他们将引领世界更美好、更光明。 赵老师也讲述了中华文化的精髓就是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中华文化教人懂得安身立命,有自律能力,化解纷争的能力。对于学习中的困难,也应该记住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的情况。希望华人二代能成为学贯中西的国际性人才,吸取西学,同时兼容东方。中国正需要这样的人才。 她说,中国文化的特质或者说思维模式是对立统一的太极和阴阳模式。对于混血孩子不爱学中文的情况,她说,应该多和孩子一起读诵经典,耐心陪伴,营造环境,培养孩子的兴趣,任何努力都不会白费的。 赵老师的讲座让人受益匪浅,有的人虽然还没有孩子,也来听,想吸收一些经验。赵老师说,她在美国实践,坚持每天让学生朗读大学两分钟,坚持几个星期后,学生们就都开始理解了很多大道理,例如中美之间不应该冲突,而是应该以和为贵等等。但是,教学方法要灵活,不要给学生很大压力,尽力培养他们对中文的兴趣。 本次讲座由瑞典斯德哥尔摩华夏文化协会,新星中文学校和瑞典修德学堂主办。赵老师还要到德国去讲座。此前她曾在罗马和芬兰进行讲座。有趣的是在罗马其实是有中国学生在那里学习拉丁文。单就这一让人难以想象的事实就说明中国的发展。赵老师在斯德哥尔摩期间还在瑞典著名的蒙特梭利中学进行了讲座。反响也很好。赵老师说,她对瑞典的印象也非常好,参观完东方博物馆,深刻体会了为什么瑞典出现那么多汉学家,为什么瑞典的汉语文化底蕴也很深厚。

今日头条:“瓷上丝路•北京故事”——戏曲人物书画陶瓷展在斯德哥尔摩成功举办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欧中华网联合报道(记者陈雪霏)– 为响应习近平主席“一带一路”的倡议,进一步加强国际文化交流,由北京文化艺术基金支持,中国文化传媒集团督办、《艺术市场》杂志社股份有限公司主办、《艺术市场》美术馆、艺术市场惠风书画院协办的大型对外交流项目“瓷上丝路•北京故事”——戏曲人物书画陶瓷瑞典展于26日在斯德哥尔摩市会议中心隆重展出。

挪威卑尔根高中教会学校曹一叶同学的优秀毕业生演讲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许多华人华侨都关心自己的下一代的成长。挪威北欧集团董事长曹侃和郑凤笙夫妇也不例外。不过,他们对儿子的成长还是非常满意的。他们今年也打算把儿子送到国内学习一段时间。他们的儿子曹一叶(Max Yiye Cao, Bergen Katedralskole)于 2018 年 05 月 22 日在挪威卑尔根高中教会学校作为学生代表发表了毕业演讲。看看他是怎样评价自己的学校,学习和同学的,他的心态是怎样的呢?下面是演讲全文和中文译文。

今日头条:桂从友大使考察访问瑞典著名儿童系列产品Baby Björn公司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报道员:丑(曹)小姐、查正富)– 5月26日,应瑞典著名儿童系列产品Baby Björn创始人、发明家Björn Jakobson先生的邀请,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及夫人宋景丽,在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会长段茂利教授的陪同下,赴Baby Björn公司开展考察访问,听取相关意见,开展双边交流,促进务实合作。

特稿:我把我的接力棒交给了哈佛

北欧绿色邮报网特稿(作者 宋丹琪) 哈佛校园掠影  Photography by Smile Tang 我把我的接力棒交给了哈佛 宋丹琪 导读 漫长的人生路,父母和孩子一起走的时间其实并不长,但这短暂的十几年里朝夕相处,不仅见证和欣赏了孩子将来一生辉煌的开幕剧,也因经年累月和孩子一起打造舞台,甚至一起即兴表演而使自己的人生显得更加丰富和多彩!本文作者,从复旦大学新闻专业毕业后,不仅在事业上颇有建树 – 被她的美国同事们称赞为“Top-notch person”;亦在家庭教育方面,将自己的儿子如愿地把交给了哈佛大学。这里,她在无私分享大量家庭教育方面的经验和方法的同时,加入了许多个人对人生的领悟和对社会的思考。可谓是,万字如春雨(稍长),点点吐真情(耐读)。天音尤可触(哈佛乐队演出),节节动人心(英文演讲原声)! 编辑:笑笑 2018.5 作者介绍: 宋丹琪  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赴美前工作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全球英语广播,担任高级记者。1995年1月来美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大学硕士,年级第2名,荣誉毕业生。复旦读书期间,主编过報刊和杂志,获过许多不同的奖励,包括复旦新闻系演讲比赛第一名和复旦学生首届社会实践自立奖等。1998年起,在北卡罗来纳州政府工作,担任高级分析师,项目管理和立法秘书等职务。 序言 不久前,哈佛大学毕业的杰出校友、同在北卡罗莱纳的好朋友王燕珉老师问我能不能给哈佛教育群的公众号写一篇教育心得。燕珉是一位非常令人敬佩的人,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便答应了。 儿子Gordon Ma(中文名字:马上)2015年被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四所著名大学录取,最后选择就读哈佛。现在是大三学生,主修经济数学, 课余时间做乐队指挥。 最近, 他荣幸地担任了哈佛传统音乐歌舞剧“HASTY PUDDING”的音乐副导演/总监(Assistant Music Director)和指挥(Conductor)。该剧不同凡响,从上演以来,除了一战和二战期间,从未间断过。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夫人也曾在该剧中出演并获奖。该剧另外一个特点是男女反串(男生要把女生演美多么难),固而该剧从演员到制作都要经过精心挑选。上演当天,剧场坐无虚席。临近尾声的阶段,全场起立欢呼。我们在哈佛短暂的几天中,有几个美国学生都告诉我是‘Must See’ (‘必须看’)。 今年的复活节恰逢儿子的生日。我们又送蛋糕,又送生日卡,上面写道: “Unending love, undivided attention, eternal pampering… these are the things that we can do for you, our dearest son. Happy the 21st Birthday!” 我们发自心里地感激我们是如此幸运的有这样一个正直,忠诚,有理想,有修为的孩子。我常在想,如果时光倒流… …老子云 […]

瑞典文学:拉瑟玛雅侦探系列选段- 自行车赛之谜

  作者:马丁.韦德马克,海丽娜.威利斯   翻译:陈雪霏 第一章:世界上最严厉的教练     “我累死了!”拉瑟哼哼唧唧地说。   他满脸通红,汗珠儿从额头上直往下流。   “再来!”玛雅大叫。   她挥舞着胳膊为他鼓劲儿。   “我再也做不动了,”拉瑟说。   “再做三次,加油!”     拉瑟在坡底下的草坪上做俯卧撑。这是仲夏,天气非常炎热。   “你能做到,”玛雅说,“加油!”   拉瑟咬着牙,又做了三个俯卧撑。然后,他趴到了地上。   “很好,拉瑟!”玛雅表扬到。“你会做得非常好。”   拉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他坐了起来。   “现在我可是训练得挺狠啊!”他说。   “整个冬天和整个春天。我希望是训练够了。”   “给你,”玛雅说着给他一条绳子。“跳一百次。”   拉瑟叹了口气,马上跳了起来。1,2,3,4,5,他跳了很长时间,玛雅在数着:97,   98,99,100!“太好了。”   玛雅递给拉瑟一个水瓶子。   拉瑟喝完水,玛雅说:“现在骑自行车!” 拉瑟骑上自行车,戴上头盔。   “冲向山顶。”玛雅说着,指向坡的顶端。   “好!”拉瑟说。   “然后,再下来。”玛雅说。   “OK”拉瑟说。   “来回五次!“ 玛雅说。 […]

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