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平等问题

今日头条:斯德哥尔摩性别平等论坛系列报道之二:国际法?有人遵守吗?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正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性别平等论坛进入第二天。再次感受妇女的力量和担忧。妇女再次发声,没有和平就没有发展,没有和平就不可能实现平等。

瑞典外交部长和对外援助部长两位勇敢的瑞典女部长召开了斯德哥尔摩性别平等论坛,大张旗鼓地讨论如何通过提高妇女地位来改善生活条件。

参加本次会议的有500多代表来自世界100多个国家。正如昨天俄罗斯代表说的,问题是我们现在不觉得我们存在男女不平等的问题。

本次会议的讨论对于男女平等的问题提出了更高的理想,那就是,不仅仅是意识到男女不平等,而且是要讨论如何改善这种情况。

妇女状况不同,对于处在和平环境下的西方国家,妇女依然在抱怨女人在厨房和照顾孩子的时间太长,比男人长很多,因此,积极推广爸爸假,让爸爸也能休假。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女权的强调,社会福利也都进行了个体平均分配,就是说,男女各交各的税,而不是以家庭为主体。因为如果以家庭为单位,有可能妇女就不工作,只带孩子了。给好的福利,妇女可以参加工作,但是,结果大多数时候还是男人挣的钱比女人多。女人在家庭的工作多。

16日早上全体会议上,Veronica Birga,联合国人权署办公室妇女人权和性别部主任强调了妇女权利的重要性。

Lina Abou Habib, 来自黎巴嫩人权保卫者负责人说,没有和平的环境就没有发展,没有和平环境就不可能有妇女平等地位。因此她谴责暴力,反对暴力。当记者问她对美英法对叙利亚轰炸时,她说,她的黎巴嫩妇女组织坚决反对暴力。暴力不能解决问题,没有和平环境,就没有发展。Lina Abou Habib, Collective for Research and Training on Development Action Lebanon.

Madeleine Rees,妇女国际和平与自由联盟秘书长(Secretary General of Women’s International League for Peace and Freedom, WILPF)在大会上发言谴责欧洲开始拨更多资金到安全部门,而不是拨到教育,发展和其他方面。为什么要在安全部门增加资金,有必要吗?

当问及国际法的时候,她说,我认为国际法很有问题,我们有国际法吗?有人遵守国际法吗?联合国安理会应该采取措施,要严格遵守国际法。在冲突的地区,妇女遭到强奸,女权遭到严重践踏。

当前,世界银行在执行国际项目的时候,应该更加有性别平等意识。笔者也在想,在任何发展过程中,都要注意男女平等,而不能是男人有钱了,就乱来。

来参加会议的代表,有很多都是SIDA资助的对象。Chakma是亚太妇女法律和发展论坛负责人。她讲述了亚太地区的性别平等问题,而且提出了大公司来投资,不注意性别平等问题,或者工作问题。

Rees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认为美英法对叙利亚的袭击是很不幸的。最近英国和俄罗斯的外交争端是英国工党政治危机的一部分。英国首相梅可能因为国内危机过激反应了间谍问题。

由此推测,美英法对叙利亚的轰炸是对俄罗斯的惩罚和对抗。当然,他们看到阿萨德一直不下台,也非常有意见。西方对阿萨德的评价和15年前对萨达姆的说法是如出一辙。他们希望阿萨德下去。

Rees认为本次会议应该发声呼吁国际社会有关各方都坐下来进行和平谈判。叙利亚妇女有她们自己的要求,应该关注她们的需求和期盼。应该立即停止和控制暴力和冲突,避免升级和恶化。

大会还发出了一些引人注意的口号,那就是,我们不需要拯救,我们需要团结。

发达国家妇女的权利意识

OECD国家的妇女发现,婚前男女工资收入很平等,但是,一结婚生孩子以后,妇女的工资收入立即减少了。而且往往减少很多。强调个人权利很好,但是,结果,人们发现,最后,到老年的时候,尤其是到退休的时候,发现女人的退休金少一大块。怎样达到平衡和满意的程度?现在妇女呼吁在投资的时候,资助的时候,要多多支持妇女。

瑞典的策略是支持妇女组织,同时应该支持老年妇女,因为她们是很有智慧的。

本次会议很多代表提出要从资金资助方面偏向或平等对待妇女。因为妇女贫困的问题依然明显。

苏丹,叙利亚等在冲突中和危机中的国家的妇女急需现金,这种资助是很好的。瑞典对冲突地区的弱势支持项目很好。妇女们还呼吁援助应该给妇女,不是都给男人。

津巴布韦的男代表说,我们需要有个本土本地化的概念。我们有全球化概念,也应该有本土化概念。来自非洲代表再次呼吁资金支持女童上学,支持村民改善用水条件等。

来自奥地利维也纳的一个黑人代表说对赋予妇女权力非常感兴趣。没有工资的工作,难民,结构变化等问题。

没有工资的工作应该怎样衡量,Data to X. 试图在调查是否可以衡量没有工资的工作。新的名词是金融一体化。就是说不要把妇女,老人和弱者排除在外。

男代表表示,现在的男女平等不仅是男女平等,而且是贫富悬殊的问题。我们不能否定女权主义带来的好处,但是,要对它带来的问题进行改善。

图文/ 陈雪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