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文学

特稿:两湖同乡会举行第六届端午诗会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六月十五日两湖同乡会在Nacka Forum的会所举办了第六届端午诗会。活动开始前大屏幕循环播放着用瑞典语介绍中国端午节的由来和端午的各种习俗, 以及英文字幕加上解说的湖北宣传片,淡淡的古筝曲和古琴曲流动在会场,盛开的牡丹花,精致的粽子,各种水果及点心糖果,沏上了浓浓的家乡茶,迎接着大家的到来。

两湖同乡会会长刘芳主持并朗诵诗歌

两湖同乡会的会长刘芳女士首先欢迎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的领事侨务部张磊主任,中欧文化协会陈雪霏会长和各位两湖同乡会老乡和朋友的到来,她还特别感谢不能到场的瑞典华人总会白亨利名誉会长对两湖同乡会本届端午诗会的大力支持。她说,洪湖水浪打浪和浏阳河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两首歌曲,因为对歌曲,诗歌和故乡的热爱,我们湖北和湖南的老乡走到了一起成立了两湖同乡会。自我们2013年成立以来,端午诗会在各界的支持下,已经举办了五届,成为瑞典侨界的品牌活动。她说,通过端午诗会,我们以诗会友,也发掘了不少诗歌创作人才,为端午诗会创作诗歌。“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今天我们迎来了第六届端午诗会。

张磊主任首先发言,他说,这是他第二次到Nacka Forum, 上一次是六月一号参加吕长琳女士画展的开幕式,他赞扬了两湖同乡会成立六年来坚持做促进中瑞文化、经济交流工作。 他将中西方文化及处事哲学进行了对比,中国讲究中庸之道,与瑞典的lagom, not too many, not too little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鼓励大家做好中西文化的融通,并对此次诗会的圆满成功送上良好祝愿和诚挚的祝福。


中欧文化协会会长陈雪霏代表其协会和不能前来参会的会长发言,她说,除了第一次,她参加了所有其他的端午诗会。她认为这个活动很好地继承和传播了中华文化,楚文化也是中华文化的起源地之一,有重要意义。

诗会在古琴曲的背景烘托下在座的人员均带来诗歌进行了朗读和吟诵。吴莹女士优雅的朗诵了袁放生先生的原创诗歌《我在北欧向你致敬》。张主任朗诵了诗歌《缕缕粽香》,借诗抒发了爱国情怀,并祝愿两湖同乡会会员以及瑞典华人端午安康,生活安好。陈雪霏给大家送上了一首歌曲《心的祈祷》。邱潇卉朗诵了台湾诗人余光中的端午诗歌《汨罗江神》,缅怀伟大诗人屈原,其忧国忧民以身祭国,举世合流唯子独清,众人皆睡唯子独醒的高尚情操让后人崇敬。柳航女士深情的朗诵了余光中的《乡愁》以及《浏阳河》,一诗一曲以寄思乡情。在爱立信工作的杨建和他的儿子父子齐上阵朗诵了苏东坡的诗歌,中华文化在孩子抑扬顿挫、饱含深情的稚嫩诵诗声中由此传承。刘芳会长朗诵了文天祥的《端午》,借古喻今,淋淋尽致地抒发自己浓浓的爱国情,她还用乡音朗诵了余光中的《乡愁》。付晓芳秘书长在会上唱起了湖北的民歌《龙船调》,活泼悠扬的歌声吧大家带回了湖北水乡。吕长琳姐妹合唱了歌曲《浏阳河》,大家也跟着一唱一和,气氛十分融洽。悠悠艾草香,粽子情意长。老秘书长吕长琳,头戴花环,在两个花童的簇拥下包着粽子,这个场景伴着端午诗会走过了6个年头,是她牵头出创意在瑞典举办中国的这个传统习俗,既是大家齐聚他乡对家乡思念之情的一种慰藉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种传承。九岁的李扶摇也为大家朗诵了《将进酒》和《月下独酌》。

在这个美丽的夏天,瑞典仲夏节前,我们聚在异国他乡,以诗会的形式纪念屈原,品茶,诵诗,听曲,叙乡情,共享美好时光。本届诗会在合唱“洪湖水,浪打浪的歌声中进入尾声,到场嘉宾和会员都积极参与其中,一曲洪湖水浪打浪仿佛带着我们乘着歌声的翅膀回到了故乡。会后大家依依不舍,互道珍重,相约明年端午不见不散!

两湖同乡会柳航,付晓芳和丘潇卉供稿。

视频video: 美好安徽-安徽文化年在斯德哥尔摩成功举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瑞典中国旅游文化周-美好安徽-安徽文化年在斯德哥尔摩成功举办。

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安徽副省长杨光荣、瑞典文化部国际司司长林德曼和使馆文化参赞,文化中心主任陈晓出席开幕式。精彩演出,敬请看视频,古琴,琴箫合奏,黄梅戏和皮影戏,精彩纷呈。

Best Anhui Opera, Shadow Puppetry, Qin and Xiao by excellent Anhui Artists at Opening Ceremony for Sweden “China Tourism and Culture Week-Beautiful Anhui” and Anhui Culture Year, filmed and produced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陈雪霏录制,北欧绿色邮报网总编,创始人。2019年6月3日。

桂从友大使出席斯德哥尔摩“水立方杯”中文歌曲大赛并为获奖者颁奖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6月2日,瑞典瑞京中文学校承办的水立方杯中文歌曲大赛瑞典分赛区比赛在斯德哥尔摩成功举办。杨龙、匡富阳和陈嘉欣获得第一名。桂从友大使出席观看比赛,并为获得一等奖的选手颁奖。

本次⽐赛是由国务院侨办,北京市政府,中华全国青年 联合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由瑞典瑞京中⽂学校承办的海外侨务交流性活动。 ⽔⽴⽅杯中⽂歌曲⼤赛⾃ 2011 年创办以来 已经连续成功举办了 8届,⼤赛分设了青少年组和成⼈组。

2019年⽔⽴⽅海外华裔中⽂歌曲⼤赛瑞典分赛区通过层层选拔, 有11名选⼿在众多选⼿中脱颖⽽出,通过今天的决赛,最终会选拔出了以上三名选⼿代表瑞典前往北京参加总决赛。

水立方杯中文歌曲大赛的主要目的是弘扬中华⽂化,促进华⽂教育,吸引更多的海外华裔朋友学习中华⽂ 化, 传播中华⽂化。瑞京作为北欧历史最悠久的中⽂学校,也⼀直秉承着这个理念,培养了很多优秀的学⼦。

评委
匡富阳
杨龙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DSC_1188-1024x681.jpg
陈嘉欣

杨龙、匡富阳和陈嘉欣获得一等奖。桂大使为他们颁奖

杨龙、匡富阳和陈嘉欣获得一等奖。桂大使为他们颁奖

刘倩、苏梓贤、金欣蕊、叶祉恒获二等奖,王优然、夏艺凌、路易和路童获得三等奖,瑞京中文学校奠基人老校长杨丽然,王海琳校长和张文颖校长为他们颁奖。

本次大赛评委阵容强大,有瑞典华人女高音歌唱家邹荣美、女钢琴家双焱、民族歌曲歌唱家李佳、小提琴和钢琴音乐家王璐和瑞典华人艺术家协会会长朱盈瀛和斯京春晚总策划博士生导师徐晓军。

选手们演唱的歌曲是 匡富阳“时间都去哪儿了”,杨龙“慢慢”,陈嘉欣“卓玛”。刘倩“九儿”,苏梓贤“想要有个家”,金欣蕊“红玫瑰”,叶祉恒“Always Online”. 王优然“一次就好”,夏艺凌“等下一个他”,路易“雨蝶”,路童“从前慢”。

本次活动得到BROMMAVIK HOTEL,安顺行食品批发公司和瑞典工商联合总会的支持。

比赛活动由瑞京中文学校方明洁老师和李程音同学主持。

值得一提的是杨龙是来自银雪平。以97分的高分获得第一名。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其实是搞平面广告和开店的,父母也不是搞文艺的,但是,他父母和他本人都是从小就爱好文艺,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是,在业余歌手中是非常突出的。

拜访著名画家曹瑞华、杨永家、崔虹和李丽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4月4日,记者乘地铁来到艺术家之村宋庄拜访著名画家曹瑞华、杨永家和李丽。

石榴堂主人、恒均居士。1953年元月生于三门峡市陕州古城,曾进修于西安美术学院、北京画院高研班,是我国著名的国画画家。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曹瑞华写意花鸟高研班导师。现为中国美术协会会员、河南省三门峡市画院院长、中国文艺家书画院执行院长、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文化部大西山墨香书画院常务副院长。中国画画家曹瑞华的《春的使者》入选河南省首届中国画作品展。曾获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有《曹瑞华作品集》,《荣宝斋》特出版画谱专集;《中央电视台》《魅力中国》《收藏天下》《央广卫视》《水墨丹青》等栏目做专题报道。先后在《鉴宝》杂志、中国美协主办的《美术》、《美术界》、《现代水墨》、《人民艺术家》、《美术市场》等50多部国家专业报纸刊物多次进行专题报道。

大山水画家李丽,胡杨林著名画家杨永家和曹瑞华。

曹瑞华老师擅长花鸟,他的作品惟妙惟肖,尤其是孔雀非常漂亮。

作为中欧文化协会会长,笔者和中方执行会长、著名北京画家李丽一起拜访了曹瑞华和杨永家老先生。

杨永家老师于1951年出生在甘肃。成年后在内蒙古阿拉善生活工作了十几年。他熟悉阿拉善的大漠、胡杨、骆驼,长期以大漠、胡杨、骆驼为主题进行艺术创作。杨永家热爱阿拉善,以阿拉善为创作基地。仅1999年到2001年,就3次深入阿拉善采风写生,搜集创作素材,拍摄了上千张资料照片,以不同的构图和视角,描绘不同季节光线和色彩的变化,探索着不同的技巧和表现方法。浩瀚无垠的大漠,耸立倔强的胡杨,勇斗风沙、负重耐劳、坚韧跋涉的骆驼是他取之不竭的创作源泉。他对骆驼情有独钟。

他说:“作画和做人、做事一样,都要体现一种精神。我画骆驼,就是希望对它的品格和精神的刻画,给人一个思考,一种拼搏向上、勇往直前的力量。正是有了这种力量的驱使,才使自己在创作道路上有所作为,受益匪浅”。经过长期的艺术磨砺,他以精湛的技艺,粗犷而细腻的笔触,含蓄隽永的意韵,将大漠之舟表现得栩栩如生、质感如触,使人常看常新。他笔下的骆驼有的昂首阔步,不辞跋涉,给人以奋发向上的勇气;有的在枯树下小憩待发,给人以不屈不挠,蓄势拼搏的力量;那千峰涌动的驼队,有如万马奔腾、锐不可挡之势,艺术地再现了中华民族战无不胜的英雄气概。为此,他被人赞为“骆驼画家”。

从宋庄出来,记者和李丽又驱车到上地附近的著名人物工笔画家崔虹的家中探望。

崔虹作品多次发表于《美术》、《国画家》、《新水墨》、《中国人物画研究》、《中崔虹画作(7张) 国画家》,《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重要报刊。由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与天对韵——崔虹作品集》个人画册;河北美术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经典作品丛书——崔虹作品集》。其传略刊入《世界美术家传》、《世界美术集》等大型辞书。

崔虹尤其对女性的描绘非常美,她画的少数民族女性和她们的服饰都给人留下非常美丽大气的印象。

李丽,笔名金书,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培训学院,硕士研究生,进修于中国国家画院杨长槐、范扬工作室,著名画家苗重安先生入室弟子,受益于刘大为、龙瑞、范扬、雷正民(中国美术家协会前党委书记)指教,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高研班导师,河北美术学院高研班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北京女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报道副主编,京华美术馆副馆长,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大型展览并获奖,作品曾被中南海、国防大学军事科学院、国务院事务管理局悬挂并收藏。作品被美国洛克菲勒家族关注与收藏,其作品也被多家国内使节作为国礼赠送于国际友人。李丽师从著名画家苗重安先生,故其山水画具有明显的“长安画派”遗留下来的痕迹,取材多为崇山大水,茂密繁盛,构图饱满充实,笔墨严谨不苟,画山能以适合北方山石地貌多种皴法为主,使之既便于状物,又有一定的个性特点。设色上则水墨与重色结合,从而创造了充实、雄阔的大意境。观李丽的画,不难看出其在继承苗重安先生绘画风格的基础上还有自己的创新。其山水画用线柔和饱满,墨色厚重大气,着色大胆,不落尘俗,同时在画面点缀民房屋舍,增添了画面的人文气息。同时她还在其作品中融入了女性细腻的笔触,线条紧密细致,层次错落有致,山水、树木、人家,表现出其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悠然的生活状态的向往,营造出了山水深处有人家的意境,值得慢慢品味欣赏。

可以说,这四位画家都是实力派画家,各有千秋,各有特色,通过这次走访,双方同意将来一起合作,邀请各位画家来瑞典乃至北欧进行画展和文化交流。

老兵的诗篇:战火中的青春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涌现出很多英雄。他们对于青春的记忆依然非常清晰,非常难忘。以下的诗篇是两位老兵在广西的战友聚会后抒发的真实情感。

诗歌纪念五四运动一百周年(1919-2019)之际,战友们用年轻的生命和热血谱写出从戎卫国壮丽青春。

《战火中的青春》

——聚会广西宁明

高大秋(湖南岳阳)周建强(广东韶关)

差十年就是半个世纪

暑往寒来

冬去春回

我们已翻破了四十本日历。

沧海桑田,

斗转星移。

我们已期盼了四十个轮回。

终于,

在连首长的召唤下,

有了这次宁明的盛大聚会。

四十年的等待,

四十年的追忆。

四十年的思念,

四十年的回忆。

今天,

在宁明了却完

全部的心意。

三天聚会,

释放了久违的情义。

见证了欢笑,

见证了热泪,

见证了战友的渐渐变老,

见证了首长的健康身体。

感谢您!

连长,指导员!

有了您的倡导,

才有这次完美的聚会。

感谢您!

给了我们四十年后

再次叫声连长,指导员的机会。

感谢您!

用那广东腔的普通话,

再一次跟我们上课,

重温过去,

幸福的回忆。

再一次体会那热血沸腾的

立正,稍息!

四十年的历史,

音,还是当年那么宏,

腔,还是当年那个调,

保存着从前的原汁原味。

您那亲切的声音,

熟悉的身影,

让我们恍惚穿越,

再次回到了昨天的连队。

二,追忆

多少年相见梦里,

多少回涕哭流泪。

多少年默默念起,

多少年盼来边陲。

今天的我,

终于来到了你的墓地。

熟悉的名,

冰凉的碑,

刹那间,

我哽咽,

我抽泣,

难自己。

手持香纸叫你名,

战友啊!

迟来的我

来看你。

你不要恨我,

其实我从没把你忘记。

四十年了,

我时常唸叨,

时常提起。

是您,

每次战斗,

总是带领尖刀班冲锋在前。

把危险留给自己,

安全让给了连队。

那怕是负了伤,

也不肯撤下治疗休息,

因为您心里,

放不下全连战士的安危。

硬是带着包扎的伤体,

与敌拼杀,

直至流尽最后的一滴鲜血,

才倒下您坚强的躯体。

是你!

你是我的新兵班长,

第一个教我持枪,

第一个教我叠被。

第一个带我走下牛田洋的泥里,

第一个帮我别上领章帽微。

那时,

因为太苦,

你怕我们想家,

总是逗我们开心,

陪我们游戏。

我们也很玩皮,

时不时用家乡话逗你,

你还鹦鹉学舌,

跟着乐此不疲。

战场上的你,

带领全班,

宁死不屈,

英勇杀敌。

在我连最后一战的战斗中,

你还是倒在了巴外山的阵地。

喔,还有你。

谁家的孩子,

长得这样帅气。

因为帅,

也就当了指导员的通迅兵。

在巴外山顶峰的返击战中,

我和你并肩站在齐胸深的战壕里。

在子弹打中你头部的前一秒,

你那冲我的最后一笑,

是多么的甜蜜与稚气,

以至于,

永远刻在我的脑海,

成了我一辈子抹不掉的回忆。

还有你!

从牛田洋到广西,

我们一直在一个班里,

同样的青春,

同样的年纪。

整天的泥水汗水,

使我们结下了兄弟般的情谊。

二月二十八日下午,

我连在遭遇战中,

你奉连长的命令,

寻找副连长的伤体,

结果,

你也倒在了血泊里。

兄弟啊!

我用希望与期盼的目光送你上山。

你却留给我一生的怀念与追忆。

还有你!

还有你!

还有还有你……

每个名字,

每块墓碑,

都是我们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你们用青春谱写了历史壮丽的篇章,

用热血浇灌了华夏的繁华与昌盛。

祖国不会忘记

人民不会忘记

我们活着的兄弟更不会忘记。

今天,

我们来看你,

我们再一次会师在祖国的边陲!

[注明]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时:周建强原为164师491团1连指导员,高大秋为连队战士。照片由周建强提供。

特稿:陪爸爸过年

我极力想搞清爸爸到底有无意识

他还认识自己的亲人吗?

他知道昨天大年三十全家都来看他了吗?

夏春平 / 中国新闻社副总编辑

本文首发于总第894期《中国新闻周刊》

那双眼睛,是那张干瘪清瘦爬满斑痣的脸上能显出生命迹象的地方,一天24个小时它们大多都闭着,偶尔睁开一条缝。

眨动一下眼睛对他来说是件吃力的事,也是他一天唯一可以比较自如的“动作”。一根细细的透明吸氧管和留置胃管(鼻饲)分别插进他的左右鼻孔,以维持他正常的呼吸和营养。

他就是我89岁的爸爸。

今年春节我回湖北老家待了5天,每天都抽时间到医院病房陪伴一下爸爸。运气好时能看到他睁眼醒着,但大多时候只能静坐在病床边看着爸爸闭眼熟睡。

长年护理爸爸的护工刘师傅告诉我,爸爸一天醒来的时间极少,每次进食时有些知觉,偶尔睁开眼睛。

我每月从北京回武汉匆匆探望爸爸时,已明显地感到他近一年来的身体状况在一天天衰弱。患老年痴呆症多年并已经失聪失语的爸爸躺在病床上已经5年多,身体器官功能每况愈下:从开始能喂正常饭菜,到喂绵软的面条,再到喂机器搅拌的糊糊状的饭菜,到现在已不能正常进食,只得靠从鼻孔里插一根留置胃管进食。全家人都盼着爸爸的病情会有奇迹出现,妈妈也曾经在寺庙里为他烧过无数支香祈祷,但终究也不灵。

今年大年三十,在妈妈的招呼下,我们兄妹四人“拖家带口”照例一大早从郊区或市区赶到武汉脑科医院老年病房和爸爸团聚。那天上午,有七张床位的病房异常热闹,病人亲属把本来还算宽敞的病房挤得满满当当的,持续的嘈杂声也把爸爸从睡梦中惊醒。爸爸虽然睁着眼睛,但目光呆滞面无表情。无论小重孙们怎么逗他吻他或是妈妈在他耳边私语,爸爸始终没有任何反应,从他脸上和眼神里看不到一丝欣喜。我也无从判断爸爸是否知道今天是大年三十。平时家里亲人也经常来医院看望,但祖孙四代十好几口人到医院病床前的聚会,每年也只有大年三十这一天。

妈妈坚持要像往年一样让儿女们和爸爸一起照张“全家福”。“再难也要把你们的爸爸从病床上扶起,趁爸爸还在……”妈妈说。

让爸爸下床对他来说是一件颇受“折磨”的事,要有专业护理人员操作才行。爸爸曾经也是一位顶天立地的汉子,如今生命羸弱如一根风雨飘摇的稻草任由“摆布”。护工刘师傅熟练地为虚弱僵硬得不能动弹的爸爸穿上过年的新衣,再把爸爸从床上抱起放上轮椅。妈妈特地拿出一条喜庆的大红围巾围在爸爸的脖子上,两个重孙一起推着轮椅,在全家人前呼后拥下护着爸爸从病房来到医院走廊尽头一块宽敞的公共活动空间。爸爸乖乖地坐躺在轮椅上作为特别的“道具”,也是“全家福”的主角。他虽然耷拉着头,目无表情,但我们知道他今天已经特别“尽力”了,几乎调动了自己体内所有的能量和精气神来配合这张难得的“全家福”照片的诞生。在儿女眼中,爸爸今天是最强壮最精神的,他那双睁开一条缝的眼睛透着慈爱,显得明亮而有神。

当我们把爸爸推回病房,“卸妆”脱下外衣抱上病床盖上被子时,显得筋疲力尽的爸爸慢慢地合眼睡去。

农历正月初一下午5点,病房里显得格外安静,看望病人的子女亲属都陆续离去。我静静地坐在爸爸的病床前,享受孤独发呆的感觉。我仔细端详着左右鼻孔里插着输氧管和留置胃管安睡的爸爸。我用手抚摸爸爸的额头,暖暖的;耳朵轻轻贴近爸爸的鼻孔,能感觉到他微弱呼吸……床头柜上的一碗搅拌过的流食还冒着热气,这是爸爸的晚餐,待会儿护工将用注射器推进他的食管。

当爸爸自然醒来睁眼时,我低头弯腰对着他耳语一番。爸爸的眼神仍是机械呆滞的,眼珠也不转动,仍如昨天一样没有反应。

我问常年护理爸爸的护工刘师傅:“我爸爸能认出我吗?”护工刘师傅说,他不会说话,平时也没有表情,也不会点头摇头。

耳朵贴近爸爸的鼻孔,能感觉到他微弱的呼吸

我极力想搞清爸爸到底有无意识,他还认识自己的亲人吗?他知道昨天大年三十全家都来看他了吗?

我灵机一动,翻出手机中儿子刚从美国发来的照片递到爸爸的眼前,大声地说:“这是小兔子(儿子的乳名)和他女朋友从美国给你发来的照片。”我知道这是爸爸亲手拉扯带大、曾经和他朝夕相处生活了十多年、也是他最牵挂的孙子。我睁大眼紧盯着爸爸的眼睛,想从中读出我需要的信息,但还是没有反应。我又对着他的耳朵重复说:“这是小兔子和他女朋友的照片,他们从美国给您拜年了。”我把手机照片在爸爸眼睛左右上下移动,试探他眼珠是否转动……一旁的护工刘师傅说:“他眼睛睁开这么长时间,应该是知道了,也许他心里还是有数的,只是表达不出来。”

睁眼已经十几分钟了,这已是爸爸体力的极限,于是他又闭眼休息了。我有些许失望。对着已经合上双眼休息的爸爸,我俯身贴着爸爸的耳朵轻轻地说:“我准备回家陪妈妈了,明天再来看你。”

我离开病床向外移动了几步,再一次侧身看爸爸一眼,他仍在闭眼休息。我欲离去,但又心存侥幸。当我走出病房门口准备下楼乘车回家时,鬼使神差地我又下意识地返回爸爸病床前。哇塞!见证奇迹的时刻出现了!只见爸爸的眼睛睁着,奇妙的是眼珠也在转动!眼珠在朝着我的方向转动!这表明什么?爸爸还有意识?他认识亲人?他知道我来过又将要离开?爸爸虽不能言语和动弹但心里还是有数?

我坚信不移地认为,爸爸正用他那两颗明亮圆润闪动的眼珠,传送着他的情感和意识!

编辑陈雪霏,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周刊,作者,中新社副总编辑 夏春平

满族文化在广州剪影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特约记者张卓辉 编辑陈雪霏 )–  中国广州不仅是改革开放的前沿,也是民族文化包容惠荣的城市。那里不仅有人口1000多万的维吾尔族人,更有人口1000多万的满族文化研究会址。

 今年春节期间,笔者返回广州探亲,在外出办事路过市西区海珠中路,一幢骑楼下一瞥:广州市满族文化陈列馆。落款为广州市满族文化历史研究会   门楣石匾正中金字撰刻:秒吉祥室,门右侧掛着一竖式木匾,用滿、汉文对照金字表述: 广州市满族文化历史研究会。

此室为越秀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于201211月公布为越秀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并镶嵌墨石牌为证。

亡羊补牢,尤未为晚,在满族文化彻底消亡之前及时抢救,或许是我们的历史责任。正如著名作家王蒙说的,如果没有人懂得满语,那么,放在故宫里的关于满清300多年统治期间的满清皇帝满语批文以后就没有人认识了,这无疑会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的一大损失。因此,他呼吁国家和有关部门应该重视满语的保护和传承。据了解,目前满语在其故乡东北已经基本消亡了,没有几个人会满语了,但是,在新疆,还有一批锡伯族人是懂满语的,如果对他们进行扶持和培训,或许挽救满语和满族文化还是有可能的。

 再说广州满足历史文化研究会,房前高耸的劏笼门,奇特的铁花窗,显示出典型的西关民俗大屋。据宣示的资料欣闻:秒吉祥室始建于清代,1756年满人来粤驻防,离京时乾隆皇帝御赐观音坐像,供于此处,故又称观音楼1934年重修,楼高二层。为近现代骑楼建筑。1958年,秒吉祥室观音楼在原有基础上加建第三层。对研究广州满族的历史有一定的价值。为此同理,上述该局也于20177月置牌为证,立此存照。

诚然毗邻此室,与纸行路交界处有间满族小学,进而可媲美邻近于西(城)门口的回民饭店,中山六路段的回民小学,以及靠爱群大厦附近的八旗二马路,还有在众所周知的广州市郊三元里区域商圈就有不少新疆维吾尔族群聚居当地发展事业,透几斑见全豹地欣知,因此形成了广州市少数民族文化荟萃的缩影。

据了解,广州也有很多非洲人在那里发展自己的事业,可见广州是一座开放包容的城市,那里聚居着多种民族多国公民,承载着不同文化的相互交融。这样的城市,往往是非常有活力的,例如在瑞士

的日内瓦,就是这样连官方语言都有三种,英语,法语和德语。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海纳百川,其魅力也在于此。中国是一个有56个民族的大家庭,每一个民族都即保持自己的传统习俗,同时,也融入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大家庭中。人们即会说普通话,便于交流和工作,也可以保持自己的语言文化。有的人怕自己的文化丢了,仔细想想,即使是上海,一个非常发达的地方,人们除了讲普通话以外,还讲他们自己的方言,事实上,这种现象造成的是上海人可能讲三种语言,上海话,普通话和英文或者一种外语。未来的中国也是这样,无论是谁都需要讲三种语言,一种是你自己的家乡话,母语,一种是普通话,除此之外,你还需要讲一种外语,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都行,或者你会尼泊尔语,斯瓦希里语也可以,只要你会三种语言,你的未来就是光明的。因此,无论在新疆还是西藏,不要以为保护自己的语言就意味着你只会讲一种语言,保护自己的语言就意味着你必须会三种语言。在欧洲,几乎人人都会两三种语言。只有这样,我们才会抛弃狭隘的民族主义,才会实现大融合,大团结,和谐共处。各民族之间如果不能用语言直接交流,就会产生误解。因此,每个人必须学会标准的普通话,这是根本,同时,保留自己的家乡语,还要学习一门外语。听起来很难,但是,如果从小就这样想,这样安排课程,相信我们的下一代就会成为国际型人才,这对我们的发展有百利而无一害。

图 张卓辉,文张卓辉,陈雪霏

精彩视频:北欧绿色邮报网专访实力派演员赵燕国彰(中)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2019年2月25日在斯德哥尔摩老城诺贝尔博物馆广场的酒吧,北欧绿色邮报网创始人主编陈雪霏专访柏林国际电影节获奖影片《地久天长》主演之一赵燕国彰。

赵燕国彰(原名赵彦国),1966年6月7日出生于河北省,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中国内地男演员。
1994年赵燕国彰出演个人首部影视作品《梅兰芳 [1]  。1998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定居并创立’a ART 5’影视工作室。
2000年领衔主演犯罪警匪剧《插翅难逃 [2]  。2002年个人首部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恰同学少年》获得瑞典第13届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最佳观赏电影奖”。2006年领衔主演心理剧《危情杜鹃 [3-4]  。2007年赵燕国彰凭借剧情电影《复活的三叶虫》获第16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主角提名 [5-6]  。2010年凭借自编自导的青春电影《正·青春》获得第六届好莱坞中美电影节杰出导演奖 [7]  。2013年自编自导自演的电视剧《插翅难飞之变脸 [8]  。2015年出演公益女性梦幻舞台剧《予青春》。

精彩视频:北欧绿色邮报网专访知名演员导演赵燕国彰(上)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2019年2月25日在斯德哥尔摩老城诺贝尔博物馆广场的酒吧,北欧绿色邮报网创始人主编陈雪霏专访柏林国际电影节获奖影片《地久天长》主演之一赵燕国彰。

赵燕国彰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2000年曾经在《插翅难逃》当中主演豪哥,被认为比孙红雷还狠,是个实力派演员。他从小喜欢唱歌,中学后就去艺校学习地方戏,学过舞蹈和编导,1988年考取北京电影学院,然后开始当演员,后来自己也导演了电视剧,目前,依然在审批之中。陈雪霏录制。

精彩视频:北欧绿色邮报网专访实力派演员赵燕国彰(中)

精彩视频:北欧绿色邮报网专访著名演员导演赵燕国彰(下)

今日头条:2019斯德哥尔摩中国学生学者春节联欢会成功举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2019斯德哥尔摩中国学生学者春节联欢会俗称斯京春晚20日在斯德哥尔摩著名的诺贝尔医学奖大讲堂成功举办。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和夫人宋景丽出席联欢会。

他说,“人逢盛世情无限,猪拱瑞门岁有余。”非常高兴和大家再次欢聚在一起,共同迎接2019年新春佳节的到来。

“今年是斯京春晚第二个十年的开始。11年辛勤耕耘,11年春华秋实。斯京春晚不仅奉献了一场场精彩纷呈的中华文化盛宴,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欢乐时光,也生动地展现了在瑞学生学者的时代风采和精神风貌,抒发了我们对祖国、对家乡、对亲人的思念之情。斯京春晚已经成为瑞典中国学生学者联系祖国的一条重要纽带,成为广大华侨华人寄托乡愁的港湾。我谨向所有为演出台前幕后辛勤付出的工作人员,向所有支持中瑞教育、文化交流的企业家们和瑞方朋友们致以衷心的感谢!”

就在上个月,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习近平主席发表重要讲话,深刻指出,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的一次伟大革命,是近代以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大里程碑之一。40年来,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9.5%,2018年已超过90万亿元人民币,稳居全球第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50多倍,贫困人口减少了7.4亿;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体系,医疗保险覆盖超过13亿人,居民预期寿命达到76.7岁。改革开放使中国和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焕发出勃勃生机。

留学事业是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标志。40年来,中国有520余万人到海外留学,遍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瑞典留学生学者群体是其中的优秀代表。多年来,广大旅瑞学生学者以赤子之心、报国之情,热情关心、积极投身祖国建设,通过各种方式为中国改革开放事业和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独特贡献。借此机会,我谨向你们致以由衷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千帆竞发,勇进者胜。”广大学生学者背靠伟大祖国,身处伟大新时代,希望你们胸怀爱国报国理想,紧跟时代潮流,放眼世界,刻苦学习,增强本领,更好地为祖国和人民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让我们一起努力奔跑,做新时代的追梦人!

联欢会以《新春祝福》和《生活如斯》开头,然后是精彩的开场舞《瑞猪拱门送福年》。

戏曲《百花争艳》节目中,郝景霞、李佳、严红梅、朱瀛盈和天木表演戏曲片段,苏梦寒、张如玥等伴舞,令人耳目一新。

今年的相声黄炎逗哏,吕远平捧哏《我要做广告》,真的是把广告做到节目里了,很逗。

今年的摇滚民谣《不会改变的摇滚之梦》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青春四射,让人容易嗨起来。李思超、王一格,张如玥等表演的《街舞》也是活力四射,充满了青春的气息。音乐都很美,很悦耳。

杨筱音演唱《春天的故事》。

歌曲联唱《歌声飘过四十年》用歌声叙述了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程。从《春天的故事》、《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到《东方之珠》、《不忘初心》,令人感动得潸然泪下。

民乐《中国奇迹》夹杂着《万里长城永不倒》的旋律,唤起人们对旧日熟悉旋律的记忆,不得不说,都是经典曲目。

中国舞《且吟春雨》再次彰显斯京女生的魅力。

舞台剧《斯京吐槽大会》很有创意,也非常搞笑。特别节目《故乡、过年的故事》有一句台词非常好,说的是,妈呀,我吃遍很多饭菜,但都加起来也没有妈妈的一碗蛋炒饭好吃。

结尾是桂从友大使等嘉宾和全体演员一起唱《我的中国心》。今年斯京春晚的一个重大突破是都加了英文字幕,这让在场的瑞典人感觉能明白更多,很好。

观众卡林.爱克斯特伦说,演出非常好,非常触动人心,尤其是斯京吐槽大会,通过和斯京比较,介绍北京,上海,四川和东北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今年的春晚节目整整两个小时,非常紧凑,无论演员的演唱还是舞蹈,都是专业水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音响效果,灯光,配乐,布景等等各个方面都显得很专业。当然,这是一批高级知识分子,教授,博士生,研究生水平的演员。

本次联欢会总策划是徐晓军、教育参赞曹叠峰,总导演是杜泓滢。本次联欢会由瑞典皇家理工学院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和中瑞教育科学文化交流协会联合主办。本次联欢会也得到大使馆、华人华侨和中资机构等的支持。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校长乌勒.彼德.奥特森携夫人出席晚会。他说,“晚会给我们留下非常深刻的美好印象,很荣幸你们选择晚会在我校大礼堂举行”。

瑞典皇家理工学院KTH副校长斯蒂芬携夫人观看演出后说,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晚会,演出水平很高,向中国学生学者致以春节祝福!

另外,瑞典教科部、瑞典创新署、瑞典研究委员会、瑞典研究院、瑞安国际学生和校友会、《学者》杂志等嘉宾及瑞典多所中小学校长教师、斯京中国学生学者及其友人、华人华侨共1000多人观看了精彩的演出,现场座无虚席,掌声不断。

今日头条:经商处韩晓东参赞率领中资机构代表参观“瑞典人眼中的中国”图片展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12月17日下午,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经商处韩晓东参赞,科技处戴钢参赞和中资机构的代表包括瑞典中国商会会长、中国银行斯德哥尔摩分行行长郝连才,国航斯德哥尔摩营业部总经理朱津川,五矿代表等一行10多人来到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参观“瑞典人眼中的中国”图片展。

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浦正东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欢迎。本次图片展由北欧绿色邮报网和瑞典相机与图片杂志社联合举办。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介绍说,本次图片展是两次中国之行的有机合作。她本人于2018年8月24-31日应国务院新闻办和新疆新闻办的邀请与13个国家的14位国际记者和21位国内主流媒体记者一起到新疆采访,主要访问了乌鲁木齐的中欧班列集结中心、大巴扎、昌吉和阿勒泰布尔津县的五彩滩、戈宝麻基地和喀纳斯湖风景区。她从1000多幅照片中选出30张与大家分享,充分反映了新疆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和谐稳定,安全团结的局面以及新疆北部地区丰富而美丽的旅游资源。

主办方的另一方瑞典相机与图片杂志社于11月组织了15名摄影爱好者到北京的金山岭长城、颐和园、张家界和桂林的漓江进行了为期10天的风景拍摄旅游,带回了中国美丽的高山大川的风景图片。在这里展出的为11名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的34张图片。

其中北京的金山岭长城是最新开发的长城风景区,别有一番风味。他们起大早到那里拍摄。让人领略长城的晨曦之美、日出之美。

在张家界,人们可以看到云雾缭绕,充满神秘色彩的高山。据说电影《阿凡达》的部分景观就是在这里拍摄的。很多瑞典人对人们如何能登上这样高的山感到很纳闷,原来除了盘山公路,人们还安装了电梯,所以,可以顺利抵达山顶。从这一点上也反映了中国的巨大进步。

漓江的渔夫靠旅游业能挣更多的钱。

这些图片也反映了瑞典人对中国的感情。其中的这幅漓江图片是查理花了两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漓江的这张图片的拍摄地,并最终实现了到那里拍摄的愿望。

查理拍摄的天门走钢丝表演。这是以前踩点时拍摄的。

瓦姆兰的基蒂.拉尔松也以自己独特的视角和独特的长廊展现中国漓江的文化特色。

陈雪霏说,在新疆的布尔津县五彩滩,风景多样,既有戈壁,也有雅丹地貌,还有向北冰洋流的水系和胡杨树。戈宝麻使戈壁变成绿洲,喀纳斯湖的绿水和月亮湾、卧龙湾的美丽真的让人留恋忘返。

韩晓东参赞高度评价本次图片展。他说,看了图片展以后,感觉中国的地大物博实实在在,很多人都没有去过新疆,看了图片展以后,都萌生了要去新疆走一走看一看的念头。通过此次图片展,也了解了很多国内的情况,这对讲好中国故事也是十分有益的,是一次学习的好机会。

 

今日头条:桂从友大使在“瑞典人眼中的中国”图片展开幕式上的致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12月15日出席在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的“瑞典人眼中的中国”图片展并发表重要讲话。全文如下:桂从友大使致辞。

尊敬的“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女士,

尊敬的“相机和摄影”杂志摄影师克拉斯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非常高兴出席由瑞典“北欧绿色邮报网”和“相机和摄影”杂志联合主办的“瑞典人眼中的中国”图片展开幕式。我谨代表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对各位朋友的到来表示诚挚的欢迎,对图片展的成功举办表示热烈祝贺!

这次图片展展出的都是瑞典媒体朋友和摄影爱好者在中国拍摄的作品。近期,“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女士赴中国新疆采访,“相机和摄影”杂志的10多位记者和摄影爱好者赴北京、张家界、桂林等地采风。他们用相机记录了一个真实、客观的中国。其中有新疆阿勒泰独特的雅丹地貌,也有张家界的“奇峰三千”;有连接欧亚大陆的中欧班列,也有蓬勃发展的风电产业;有幸福和谐的新疆各族人民,也有桂林漓江上孤舟蓑笠的渔翁。这些图片让我们领略了中国的美丽风光与和谐的人文风貌,大饱眼福。相信各位朋友也能从这些作品中体会到中国深厚的文化积淀,感受到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

陈雪霏主编致辞

  这次图片展也是中瑞民间友好交流的一项积极成果。中瑞虽然相距遥远,但两国的友好交往源远流长。新形势下,中瑞两国的相互了解、相互尊重、加强交流、互学互鉴,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改革开放40年,不仅让中国融入了广阔的世界,也带给世界一个全新的中国。中国早已不是40年前的中国。中国人常讲,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们欢迎两国社会各界多走动,多交流,特别是希望更多瑞典朋友去中国,亲眼观察当代中国,亲身感受中华文化的特色与魅力、中国社会的进步与活力、中国人民的友好与真诚。

摄影师克拉斯.基石先生致辞

  最后,预祝此次图片展圆满成功。谢谢!

“瑞典人眼中的中国”图片展亮相斯德哥尔摩

新华社斯德哥尔摩12月15日电(记者和苗)“瑞典人眼中的中国”图片展15日在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开幕,多幅摄影作品集中展现了瑞典摄影家和媒体人镜头下的中国自然景观与人文风貌。

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瑞典著名景观摄影师格伦德斯滕等嘉宾,以及瑞典各界人士、华侨华人等百余人出席展览开幕式。

此次展出的摄影作品既有新疆阿勒泰独特的雅丹地貌和张家界的“奇峰三千”,也有连接亚欧大陆的中欧班列和蓬勃发展的风电产业,还有幸福和谐的新疆各族人民,以及桂林漓江上孤舟蓑笠的渔翁。美轮美奂的自然景观、中国文化和当代社会的发展风貌,让参观者久久驻足欣赏。

桂从友在致辞中说,此次图片展是中瑞民间友好交流的一项积极成果,它“让我们领略了中国的美丽风光与和谐的人文风貌,大饱眼福”。

此次展览由北欧绿色邮报网和瑞典《照相机与图片》杂志联合举办。不久前,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应邀到中国新疆同其他外国记者一起采访。《照相机与图片》杂志的10多名记者和摄影爱好者则走访了北京、张家界、桂林等地。他们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了中国不同地区的山水景观与人文风貌。

展览开幕式上,陈雪霏说,她从上千张图片中精选出30张展出,格伦德斯滕称赞他的中国之行非常有意义。

《照相机与图片》杂志记者维塞尔是此次图片展的摄影师之一。他告诉新华社记者,这是他第一次去中国,也是第一次用镜头来记录中国,张家界的壮美景色是他此行最喜欢的部分。他说:“通过两周的采风,我深刻感受到中国的地大物博和现代化发展,希望还能有机会去中国其他地方看看。”

据悉,图片展将持续至22日。

来源:新华网

今日头条:“瑞典人眼中的中国“ 图片展在斯德哥尔摩隆重开幕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瑞典人眼中的中国”图片展12月15日在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隆重开幕。 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出席开幕式并发表讲话。

桂大使说,新疆阿勒泰独特的雅丹地貌,张家界的“奇峰三千”;连接欧亚大陆的中欧班列,蓬勃发展的风电产业;幸福和谐的新疆各族人民,和桂林漓江上孤舟蓑笠的渔翁,这些图片让我们领略了中国的美丽风光与和谐的人文风貌,大饱眼福。相信各位朋友也能从这些作品中体会到中国深厚的文化积淀,感受到当代中国的蓬勃生机。

桂从友大使和夫人宋景丽女士与摄影师基石亲切交谈。陈雪霏拍摄。

桂大使说,这次图片展也是中瑞民间友好交流的一项积极成果。中瑞虽然相距遥远,但两国的友好交往源远流长。新形势下,中瑞两国的相互了解、相互尊重、加强交流、互学互鉴,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改革开放40年,不仅让中国融入了广阔的世界,也带给世界一个全新的中国。中国早已不是40年前的中国。中国人常讲,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们欢迎两国社会各界多走动,多交流,特别是希望更多瑞典朋友去中国,亲眼观察当代中国,亲身感受中华文化的特色与魅力、中国社会的进步与活力、中国人民的友好与真诚。

“瑞典人眼中的中国”图片展是由北欧绿色邮报网和瑞典照相机与图片杂志共同举办的。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说,去新疆采访一直是她的一个梦想。感谢国务院新闻办,新疆新闻办的组织和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的批准,她于2018年8月下旬到新疆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走进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采访,走访了乌鲁木齐,昌吉,阿勒泰和喀纳斯地区的著名旅游景点。新疆旅游资源丰富,民族风情浓厚,山水森林等自然景观呈原生态,非常吸引人。新疆把旅游业当成了支柱产业。新疆之行的主要目的是唤起人们对新疆旅游业的兴趣,新疆值得一游。例如喀纳斯湖的水是乳绿色的,让人看了如醉如痴,流连忘返。

另外,新疆这两年社会治安和安全状况大大改善,因此,旅游产业快速发展,给当地农牧民带来了实惠。她觉得新疆之行的美景给人印象深刻,美不胜收,真希望能再次去新疆。

瑞典照相机与图片杂志以著名摄影记者卡拉斯.基石为首组团到中国去进行摄影旅游。他们一行中的12人走访了北京金山岭地段的万里长城,颐和园,张家界,桂林的漓江,都是中国最美的地方。尤其是金山岭长城,可以说是另一个新开辟的路径,人们已经熟悉了八达岭,司马台,现在又有了金山岭,看来万里长城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啊!

张家界的奇山峭壁和空中走钢丝让人瞠目结舌。他们对丽江的拍摄更多是拍了那里不同时段的风景和不同人物,鸟类和动物的场景,让人印象十分深刻。

基石说,他是第一次去中国拍摄,他们早出晚归,专找没人的时候去拍,有时候,云雾缭绕,一转眼,风景就变换了。这次拍摄经历让他真正感受到了中国的山河之壮美。

他们是11月份去的中国,正好也是阴雨天气比较多,很多照片给人的印象就像中国的山水画,水墨画,例如基石的张家界一张照片,真是给人神秘的朦胧的美感,十分吸引眼球。这些作品没有任何雕琢和处理,都是原生态,真实反映了中国的高山大川的美丽和壮观。

开幕式结束后,大家观赏照片,纷纷表示这些照片十分奇特。很多瑞典朋友看了新疆阿勒泰地区的喀纳斯湖附近的景致非常有感触,说很象瑞典的风景。感觉非常亲切。对虎跳峡,金山岭长城,张家界和漓江更是感觉印象深刻,反映了不同的视角。

参加这次摄影的摄影师还包括约翰.维塞尔等11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出席开幕式的还有驻瑞使馆张彪参赞,政治处陈季良主任,领事部张磊主任,文化处浦正东参赞,摄影师们的朋友、同事等瑞典各界人士和瑞典华人学校的部分学生大约120人出席了开幕式。

本次展览将持续一个星期直到12月22日下午17点。周六周日是11点-17点,周一到周五是13点-18点。每天下午14点,16点有讲解。地址是: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Västra Trädgårdsgatan 2, 11153, Stockholm.

更多图片:

 

 

 

今日头条:全球中国文化中心首个古琴培训班在斯德哥尔摩隆重开班大受欢迎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欧中华网联合报道(记者陈雪霏)– 全球中国文化中心首个古琴培训班在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隆重开班大受欢迎。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文化参赞、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浦正东在开班仪式上说,这是全球中国文化中心中第一次开办古琴培训班。主要目的是要传播中国古琴文化,让海外华人华侨,所有的古琴爱好者来学习体验古琴的魅力。为此也特意请来了瑞典著名汉学家古琴演奏家,作家林西莉女士和中国著名古琴演奏家邓红来出席开班仪式。

林西莉带着脚疾坚持出席开班仪式令人赞叹。她介绍说,古琴是中国3000多年前的文人墨客交友时演奏的一种乐器。她不是那种宏大的交响乐类型的,而是静思表达心声的一种乐器。

林西莉说,她是1961年到中国北京大学去学习汉语和艺术史的。但是,后来,她获得机会到古琴研究院学习。在那里,有好几个老师只教她中外一个学生。而最直接教她的老师是王迪,就是邓红的母亲。

林西莉学习两年后回国,但是对中国古琴念念不忘,所以就写了一本《琴》的书。在写作过程中,她几乎年年到中国去,向王迪老师讨教,先后也花了她10多年的时间。她的这本书出版的时候,王迪老师不幸去世。

林西莉铭记恩师的教诲,决心传播古琴文化。她的书出版后,荣获瑞典最高文学奖奥古斯特奖。实际上,这是林西莉第二次获得奥古斯特奖。第一次是因为她的《汉字王国》而获奖。

就这样,林西莉把古琴演奏家邓红和箫演奏家陈莎莎请到瑞典进行了多场演出,每次都是二百多人爆满。因为古琴是一种非常高雅的乐器,一般200人足以。在这种环境中细细品味古琴的韵律是一种无尽的享受。规模再小一些,也是可以的。

古琴最大的魅力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中国名曲,例如《平沙落雁》和《流水》。林西莉说,古琴音乐不仅仅是音乐,它也是诗,也是散文。

邓红就在现场为大家演奏了《平沙落雁》。她把每一个音符都演奏的如此饱满,如此玄妙,让人感受与其他任何乐器都不一样的感觉。透过这不紧不慢,十分端庄的一举一动表达出来的优美的音质,让人有一种身心都能得到放松和修复的感觉。邓红的演奏赢得大家的热烈掌声。

邓红说,此次开班也是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的浦参,林西莉教授和她本人经过很长时间的精心准备才促成的。例如,八个学习琴的挑选,调试等等都有很多细节的工作要做。她对林西莉教授的精神也是大加赞扬。“林教授在传播中国古琴文化方面的精神,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

随后,邓红开始给大家讲课,她首先讲述了古琴泰斗管平湖。管平湖演奏的《流水》代表中国文化被做成金唱片送上了宇宙。因此,也给大家看了她11年前第一次来瑞典进行巡演时在瑞典电视台演奏的《流水》片段。

她讲述了古琴的起源,历史,结构等很多古琴知识。例如,怎样放置古琴,怎样坐着等等,很多基本常识,但又是非常重要的注意事项。

说话间两个小时过去了,第一课结束了,大家还是久久不肯离去。大家都感觉这是学习中国文化的好机会,能够亲密接触中国文化,纷纷为文化中心的活动点赞。古琴培训班每天分三班上课,将进行到12月9日。

幸运的是,邓红和陈莎莎巡演时的演奏,在林西莉教授监制下制成的绝版音乐CD还有一些,想购买该唱片的可以跟文化中心的老师联系。

The Sound of the Soul – Music for Qin and Xiao

Deng Hong & Chen Shasha

The Sound of the Soul contains a number of pieces that belong to the very heart of qin music and that have never before appeared on a recording. The anthology has been produced in close association with sinologist and author Cecilia Lindqvist.

相关链接:http://www.china.org.cn/english/culture/221613.htm

Guqin and Xiao Performances Warmly Welcomed in Sweden
Adjust font size:  ZoomIn ZoomOut

Chinese artists Deng Hong and Chen Shasha have given excellent performances of Guqin or Qin, Xiao and Xun instruments in Stockholm Musical Museum and other places in Sweden. They are warmly welcomed by the Swedish audience.

Guqin or Qin is also called Yaoqin or Yuqin with seven strings. It has become popular since the Confucius period in the Spring Time which began in 476 B.C or about 3, 000 years ago. It is one of the oldest instruments and also well kept one in Chinese music history and thus also listed as the World Heritage by UNESCO.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Chinese Embassy in Sweden and the publisher Bonniers Company and the Music Museum in Stockholm, Professor Cecilia Lindqvist who studied Qin in China in the 1960s has invited Deng Hong and Chen Shasha to have a week long tour concert during August 15-22 around Sweden including Eskilstuna, Gothenburg, Uppsala and other places in Stockholm. Due to the extra number of audience, Musical Museum has to arrange another concert on Wednesday.

Professor Lindqvist has written a book titled Qin in Swedish introducing the old and yet popular Chinese musical instrument to the Swedish people. She says it’s a good opportunity to invite Deng Hong and Chen Shasha to perform in Sweden. She has always been overwhelmed by the beauty of Qin music.

“The sincerity, the deep sincere feelings that promote, the deep feeling from nature and how to be together with other people and friendship, all these things, the sincerity and the deep philosophy are the essence of the Qin music.”

She has explained in Swedish to the audience about all the music played by Deng Hong with Qin instrument and Chen Shasha with Xiao and Xun instruments. The programs include Gaoshanliushui or Flowing water around high mountains, Meihuasannong or Plum blossom , Pingshaluoyan or Wild goose on the sand and Jiukuang or a drunk man.

She also told the audience about the moving story between Yu Boya and Zhong Ziqi in the Spring and Warring time which began in 476 B.C. Yu Boya was a musician and he happened to meet Zhong Ziqi.

Whatever Yu Boya played, Zhong Ziqi could understand very well and so they became real friends even like brothers. They decided to meet again the next year. But unfortunately Zhong Ziqi died before they could meet. Yu Boya played at Zhong’s graveyard for the last time and crashed his Qin. He decided never to play the Qin any more to show his deep friendship with Zhong Ziqi and how difficult to meet an understanding friend.

It was the first time for Deng Hong to come to Sweden to play Qin and she felt very glad that she could show the Swedish audience about the beautiful Chinese instrument and music. She is from China National Orchestra.

“I heard this was the first time that Guqin is played in Sweden. So I feel honored to be the first artist to play Qin here. Since Qin was listed in the World Heritage List by UNESCO in 2003, there is a revival of the craze about Qin. Many people like to learn to play it and many Qin schools have been established all over China. ” said Deng Hong.

Maj Burell is one of the audiences attending the concert.

“I have heard it in CD and followed the CD with the book by Professor Lindqvist. It went into my heart directly. The fantastic book makes it even more interesting to know the story about where they are from and the way they are played and try to get the emotions which are deep in the music.”

About the performance, Burell says she will listen to it again and again.

“It’s such a fantastic music and the player also shows facial emotions and deep impression. Looking at her performance, sometimes I even forget to listen. I will listen to the record again immediately when I go home.”

Meanwhile, Deng Hong and Chen Shasha also donated a Qin note book to the Music Museum in Stockholm.

(Xuefei  Chen People’s Daily Online August 21, 2007)

http://en.people.cn/90001/90782/90873/6619013.html

Chinese Qin and Xiao performances are back to Sweden again
+
17:17, March 20, 2009

 

Click the “PLAY” button and listen. Do you like the online audio service here?
Good, I like it
Just so so
I don’t like it
No interest
 Related News
 China, Sweden ey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bilateral relations
 Swedish FM to visit China
 Performances by Chinese artists staged in New York
 Ambassador Chen Mingming says Sino-Swedish relations have great potential 
 Chinese vice premier vows to enhance cooperation with Sweden
 Comment  Tell A Friend
 Print Format  Save Article

Chinese artists Deng Hong and Chen Shasha have given excellent performances of Guqin or Qin, Xiao and Xun instruments in Stockholm’s Royal Concert Hall and many other places in Sweden. They are warmly welcomed by the Swedish audience.

Guqin or Qin is also called Yaoqin or Yuqin with seven strings. It has become popular since the Confucius period in the Spring Time which began in 476 B.C or about 3, 000 years ago. It is one of the oldest instruments and also well kept one in Chinese music history and thus also listed as the World Heritage by UNESCO in 2003.

Winning the heart of many Swedish audience in 2007 by a week long tour in Sweden, Sinologist and writer Cecilia Lindqvist who studied Qin in China in the 1960s has invited Deng Hong and Chen Shasha again to have a three week long tour concert beginning March 1 and ending on March 22.

They will perform to as north as Umeå and as south as Lund across Sweden. Deng Hong plays Qin and Chen Shasha plays Xiao, a bamboo flute and Xun as well as Hulusi instruments. Cecilia Lindqvist explains all the stories behind the music in Swedish to the audience.


Deng Hong (L) and Chen Shasha (R) are performing Qin and Xiao instruments at a concert, Stockholm, capital of Sweden, March 12, 2009. (Xinhua Photo)

Professor Lindqvist wrote a book titled Qin in Swedish introducing the old and yet popular Chinese musical instrument to the Swedish people. She is so passionate about Chinese language and music and both her books of the Kingdom of Characters and Qin won the famous Swedish August awards.

“I like to have more people to be able to enjoy such beautiful music that promote the deep feeling from nature and how to be together with other people and friendship.” said professor Lindqvist.

She explained in Swedish to the audience about all the music played by Deng Hong with Qin instrument and Chen Shasha with Xiao and Xun instruments. The programs include Liushui or Flowing water, Meihuasannong or Plum blossom, Pingshaluoyan or Wild goose on the sand and the Herdsman Suwu.

She also told the audience about the moving story between Yu Boya and Zhong Ziqi in the Spring and Warring time which began in 476 B.C. Yu Boya was a musician and he happened to meet Zhong Ziqi.

Whatever Yu Boya played, Zhong Ziqi could understand very well and so they became real friends even like brothers. They decided to meet again the next year. But unfortunately Zhong Ziqi died before they could meet. Yu Boya played at Zhong’s graveyard for the last time and crashed his Qin. He decided never to play the Qin any more to show his deep friendship with Zhong Ziqi and how difficult to meet an understanding friend.

In August 1977, the US space detector Voyager One was sent to the universe carrying a special record with various languages and typical music including the melody of “Flowing Water” with Gu Qin played by Chinese musician Guan Pinghu. Professor Lindqvist used to study with Guan Pinghu when she was studying Qin in Beijing in early 1960s.

“Each place we went, the audience was full. And the CDs were almost sold out, we have to make more in Austria again.” said Professor Lindqvist.”It was just fantastic”, said an audience.

With the book Qin, the cds, the performance and the illustration of Professor Lindqvist in Swedish, more and more Swedish become fascinated about the Chinese music.

By Xuefei Chen, People’s Daily Online Correspondent in Stockho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