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科技教育

今日头条:韩晓东参赞应邀与瑞典专业外国记者协会记者一起考察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经商处韩晓东参赞10日应瑞典专业外国记者协会和中欧文化协会及北欧绿色邮报网的邀请,率领经商处部分馆员和科技处胡志宇同志一起参观考察了瑞典著名的智慧城市-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

瑞典专业外国记者协会和中欧文化协会会长,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瑞典专业外国记者协会副会长墨西哥资深政治记者侯海. 纳瓦鲁和中欧文化协会会员一同出席了考察活动。

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顾问布.哈尔奎斯特热情地接待了考察团一行。

哈尔奎斯特介绍说,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从2004年开始规划,2008年开始兴建,直到两年前,人们才陆续开始入住。对于这个有4平方公里的区域,斯德哥尔摩计划在2030年全部完工。

为什么要需要这么长时间呢?因为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可以说是瑞典最新最节能环保,最可持续的一座生态智慧城市。这座城市是在著名的哈马碧智慧生态城的基础上更加优化,更加切实可行,且要求更高的一座城市。

这里的环境影响真正降低到了50%以上。这里使用太阳能,对建筑材料有严格要求,对开发商有严格要求,市政府对整个建筑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这里注重环保,注重交通,没有大的购物中心,但是,几乎每个小区都有幼儿园,都有小商店,这是一个人们不太需要汽车的城市。

其背后是瑞典皇家狩猎公园,绿地覆盖全部达到60%以上,雨水收集系统,管控雪系统,节能节水系统,垃圾分类回收系统,一应俱全,连小区的花土也有很高的有机要求。有的地方是生物质的,有的地方是人工碳的,就是减少硬土路面,目的是要能够储蓄和吸收更多的雨水。这里有很多橡树。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里100多年前建造的天然气储藏室将被改造成文化中心。所有过去的红砖房子都完整保留。

哈尔奎斯特强调,这里能够再利用的都得到再利用,例如,人们坐的椅子,要想改变可以,只要把它重新漆上绿色,而不是消灭一切旧的东西,重新建。而是能改造的就改造。

人们在这里注意到,即使是新建的楼房,也都是与自然和谐一体,并不是让人感觉非常的闪亮,而是和谐地与自然浑然一体。

这个小区污水全部得到收集处理,垃圾全部得到分类收集处理。有机垃圾单独收集,用于生产生物燃气,可燃垃圾,在地下用抽吸系统直接抽到两公里以外的垃圾站。

小区有各种植物,生物多样性非常好。这里有共享汽车,人们可以拼车,同时,文化艺术也巧妙地安置其中。

哈尔奎斯特说,这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儿童人口占三分之一。以后的比例会更高,因为购买或租用这里房屋的人大多是年轻的夫妇。

考察团成员一边听解说,一边问问题,大家互动讨论。

韩晓东参赞说,这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和交流机会。中国也正在建设生态城,这里很有借鉴意义。

墨西哥记者纳瓦鲁说,这里给人的印象非常好。那就是这个新小区是为年轻人建的,能够满足年轻人的需要。第二,这里生活和工作相结合,人们可以在这里生活,也可以在这里工作,还可以在这里娱乐,各种公园,绿草,都是可持续的,也可以让这个小区很和谐,很紧密。第三,这个小区的能源利用效率非常高,人们可以在这里生产能源,利用清洁能源,这里的建筑模式也是可以供其他地方学习和拷贝,这是一种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建筑。

图文 陈雪霏

今日头条:桂从友大使出席乌普萨拉——中国初创企业论坛并致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10日出席乌普萨拉–中国初创企业论坛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他亲切地说,“我多次来乌普萨拉,这里环境清洁优美,社会经济高度发达,创新科技世界领先,与中国保持着密切的合作,乌普萨拉民众对中国有着友好的感情,这些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乌普萨拉与中国合作是瑞典与中国合作的一个缩影”。

他说,中瑞友好合作关系源远流长。瑞典是第一个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的西方国家,也是最早同中国开展贸易合作的西方国家。40年前,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瑞典又在西方国家中率先与中国签署经贸、科技合作协定,为中国现代化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人民始终对瑞典人民怀有深厚的感情,愿意看到中瑞友好合作关系进一步发展。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等各领域发展都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变化,所有去过中国的瑞典朋友对此都有深刻的感受,都愿进一步推动中瑞各领域友好交流与合作。但也有一些瑞典人士没有去过中国,对中国的看法远远落后于现实。中国已远不是69年前的中国,即解放前的中国。中国也远不是40年前的中国,即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我们真诚欢迎那些没有去过中国的瑞方人士到中国去,亲眼看看现实中的中国,亲身体验中国的巨大发展变化,希望他们对中国的看法跟上中国发展巨变的步伐。这里的几位瑞方年轻人发起的面向瑞典高校青年学生的“探索中国”计划,有助于帮助瑞典年青一代了解现实的中国,很有意义。

桂大使说,去年10月成功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确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规划了中国发展的宏伟蓝图:到2020年实现剩下3000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到本世纪中叶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标志着中国的发展进入了新时代,这其中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让近14亿中国人过上美好生活。为此,中国共产党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把创新作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中国正在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全国上下掀起创新热潮。现在,中国政府对科技创新的资金投入、中国的专利申请量和科技论文量,都居世界领先地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方兴未艾”。桂大使说。

桂大使真诚地说,69年前新中国的建立揭开了中瑞关系发展的新篇章。40年前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为中瑞两国关系和我们两国共同发展提供了新动力。如今中国践行新发展理念,为中瑞深化友好合作、为我们两国进一步发展繁荣带来新的历史机遇。今天瑞方朋友举办的乌普萨拉——中国初创企业论坛恰逢其时、富有远见,相信定将为中瑞创新合作发挥积极的促进作用。衷心感谢瑞方朋友们所做的努力,预祝乌普萨拉——中国初创企业论坛圆满成功。

乌普萨拉市汉纳副市长、哈桑副市长、企业局局长林德女士、乌普萨拉出口促进中心主任安德松先生等出席了论坛。

图文来源:中国驻瑞典大使馆

今日头条:北极监督评估署发布北冰洋海水酸化的社会经济影响报告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北极监督评估署9日发布信息称北冰洋海水继续酸化将会对当地乃至全球未来几十年的生态和社会经济产生重大影响。

这是在2018年北极生物多样性大会上发布的酸化评估报告。报告指出,由于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造成了化学,生物和社会经济的影响。不断提升的酸化条件可能通过各种方式来影响海洋生物。 有些生物可能在低的PH值情况下变形增长。也可能是食物链结构或者是肉食动物的关系等会发生变化。

The continuing acidification of the Arctic Ocean is projected to have significant ecological and socio‐economic impacts over coming decades, with consequences both for local communities and globally. This is the overarching finding of the 2018 Arctic Ocean Acidification Assessment, presented today at the 2018 Arctic Biodiversity Congress. The assessment, conducted by the Arctic Monitoring and Assessment Programme (AMAP) of the Arctic Council, updates a 2013 assessment, and presents the chemical, biological and socio‐economic impacts of ocean acidification, which is driven primarily by global greenhouse gas emissions. Increasingly acidic ocean conditions can affect marine organisms in a variety of ways. Some may experience altered growth, development or behavior if exposed to low pH at certain life stages. Others may experience indirect effects, such as changes in their food web structures or predator–prey relationships. Falling ocean pH levels – which are changing most quickly in the Arctic – are acting in tandem with other environmental stressors, such as rising air and sea temperatures, to drive significant changes in marine ecosystems, with impacts on the communities that depend upon them. While some organisms will benefit and others will suffer negative effects, we can expect a complex array of impacts on marine ecosystems.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socio‐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these impacts, AMAP commissioned a series of regionally focused case studies to examine how shifts in ocean chemistry may affect valuable ocean resources and northern economies. The assessment presented the findings from five case studies:  Norwegian kelp and sea urchins: This study modeled how ocean acidification and warming might impact yields of sea urchins, of which there are large and currently unexploited stocks off the coast of northern Norway. The model simulations found that harvest yields declined sevenfold over the next 30 years, with warmer sea temperatures as the main driver, but with effects exacerbated by acidification.  Barents Sea cod: The case study developed a model to examine the combined effects of fishing, warming, and acidification on cod, which has been a commercially important fishery for centuries. It found that ocean acidification greatly increases the risk of the collapse of the fishery compared with the risk it faces from ocean warming alone.  Greenland shrimp fishery: Shrimp accounts for between one third and a half of the value of Greenland’s fisheries. This study involved building a bio‐economic model to better understand how the fishery might respond to acidification and other environmental stressors, and the socio‐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those changes. It showed that uncertainty at all stages of analysis, from the rate of acidification, to its biological, ecological and economic impacts, meant such modeling is of limited value. Nonetheless, it illustrates that actions can be taken to better manage stocks and build community resilience in the face of uncertainty.  Alaska’s fishery sector: Researchers developed an index to measure risk faced by different regions within Alaska from ocean acidification, the first time such an exercise has been conducted focused on a high‐latitude region such as the US state. It found uneven impacts, with southern Alaska facing the greater risk, due to its dependence on susceptible species, forecast rapid changes in chemical conditions in the region, and its low levels of socio‐economic resilience.  Arctic cod in Western Canadian Arctic: While it is not commercially fished, Arctic cod (Boreogadus saida, also termed polar cod) is a key forage species for the food web that supports the region’s Indigenous communities, and there is already evidence of its distribution shifting northwards as the ocean rapidly warms. Modeling and analysis tools were combined with observations to identify the potential effects of climate change and ocean acidification, finding they will likely cause significant changes in species composition in the region. Overall, the case studies show that effects of acidification, in combination with other stressors, are highly uncertain. This uncertainty underscores the urgent need for increased monitoring in the region, and for research that looks at the effects on species of a number of environmental stressors acting in combination. It is not only ecosystems and societies in the Arctic that are set to be impacted by ocean acidification in the region. The assessment also reviewed evidence that low‐pH waters are being exported to shelf regions of the North Atlantic, which are biologically productive and support important commercial fisheries. ENDS

今日头条:刚果(金)丹尼斯.穆奎哥医生和伊拉克女权主义者纳迪娅.穆拉德获得2018诺贝尔和平奖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贝利特.赖斯-安德森5日宣布2018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刚果(金)医生丹尼斯.穆奎哥和伊拉克女权主义者纳迪娅.穆拉德因为他们为结束性暴力作为战争和武装冲突的武器而做出的努力。

这两位得主在让人聚焦和打击战争犯罪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穆奎哥是终生致力于保卫这些受害者。穆拉德是见证者,讲述了她自己受尽性侵害的经历。他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帮助人们对战争时期的性暴力给予更大的能见度,以便让蹂躏者能够对他们的行为负责。

安德森说,穆奎哥医生花大部分时间在刚果(金)帮助性暴力受害者做复原手术。自从潘滋医院于2008年在布卡武建立以来,穆奎哥和他的同事治愈了数千这样的病人。 大多数性暴力都是发生在刚果金内战期间。1998年8月下旬开始的刚果(金)内战造成了600多万刚果(金)人的死亡。

穆奎哥医生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都是在结束性暴力和武装冲突中一个团结的象征。他的基本原则是“正义是每个人的事”。男人,女人,官兵,地方,国家和国家机构都有责任报道,打击这种犯罪。他也多次谴责刚果金政府和其他国家未能对大规模强奸犯罪进行有力的惩罚。

穆拉德本人是战争犯罪的受害者。她拒绝接受社会行为准则对自己遭受的羞辱保持沉默。而是显示了非同寻常的勇气大胆说出了她的悲惨遭遇。

穆拉德是伊拉克北部雅姿蒂民族的一員。2014年8月,IS伊斯兰国组织发动了残酷的袭击,目的是要消灭这个民族的所有人。在她的村子里,KOCHO村,数百人被屠杀。而女人包括女童都被绑架当作性奴隶。期间,她多次被强奸和羞辱,如果她不服从就威胁要杀了她。她只是3000名Yazidi女人中的一员。他们成为IS攻击她的村落的一个武器。3个月后,她逃了出来。并讲述了她的经历。 2016年23岁的穆拉德被任命为联合国首任为贩卖人口幸存者尊严的友好大使。

今年标志者联合国安理会通过2008 1820决议十周年。决议决定利用性暴力作为战争和武装冲突中的武器构成战争犯罪,是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一个威胁。

这也是1998年的罗马法中有规定,用于管理国际犯罪法庭的工作。法律规定战争和武装冲突中的性暴力是严重的违反国际法。和平世界只能在妇女和他们的权利与安全得到承认和保护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安德森说,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符合诺贝尔遗嘱的要求。穆奎哥和穆拉德都勇敢地置他们的个人安全于不顾而打击战争犯罪为受害者讨回公道。他们因此通过利用国际法的原则促进了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

至此,今年的诺贝尔奖到此已经宣布完毕,周一,8日将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纪念阿尔佛雷德.诺贝尔经济学奖。

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授予了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立森和日本科学家本庶佑,因为他们发现了抑制负免疫调节机制的癌症疗法。

艾立森研究了对免疫系统有刹车作用的蛋白质。他意识到了释放这个刹车的潜力,因此,他释放了免疫细胞来攻击肿瘤。然后,他开发了这个理念,进而形成了新的癌症治疗方法。

本庶佑发现了免疫细胞上的蛋白质,经过细心的探索其功能,最终发现它可以有刹车的作用,但是用的是不同的机制。在他发现的基础上形成的理疗方法也证明在抗癌方面有极大的效果。因此艾立森和本庶佑表明利用不同的方式利用免疫系统中的刹车可以用于癌症治疗。他们两位的发现在抗癌道路上是个里程碑。

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一半授予了美国的阿什金因为他发明了光学镊子并应用于生物系统,另一半授予法国出生但在美国工作的杰拉德.缪娄和加拿大女科学家多娜.斯特里克兰,因为他们发明了制造高密度超短光学脉冲。

1987年阿什金有了重大突破,他发明了光学镊子可以夹取粒子,原子,病毒和生物细胞,甚至是活细菌,对生命机器的研究非常有用。而缪娄和斯特里克兰的发现了最短最密集的激光脉冲,CPA脉冲放大器可以用于数百万的眼睛纠正手术病人。因此他们的贡献都是对人类的重大贡献。

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一半被授予了美国女科学家阿诺德因为她发现了酶的引导性进化,另一半被授予美国科学家乔治.史密斯和格力高里.温特因为他们发现了肽和抗体的噬菌体展示。

据瑞典皇家科学院教授海纳介绍,酶的引导性进化意思是可以不用等几百万年让生物自然产生酶,而是通过引导性进化方式,在几个星期就可以生产出这样的酶,酶是一种催化剂,可以用于工业生产,例如,用于洗衣粉的生产,用了这种酶就可以生产更环保的有效的洗衣粉。而抗体和噬菌体展示可以用于医学临床,治疗疾病,转移性癌症等,直接对人体疾病治疗有好处。由于可以产生新的抗体和噬菌体,那么一些有毒物质可以被中和化解或者是被吃掉。

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因为性丑闻而停发,但有人说,有可能2019年补发。但并没有得到确认。得到确认的是10月11日瑞典国王将颁发比吉塔.尼尔松女高音音乐家奖。届时北欧绿色邮报网将为您播报。

2018年经济学纪念诺贝尔奖将于10月8日周一宣布。届时北欧绿色邮报网将一如既往地为您播报。敬请关注。

记者采访中不可避免地再次问到诺奖评委对中国科研的评价,海纳教授说,我们注意到中国近年来在科研方面投入很大,这方面进步也很大,但是,从诺奖的角度,一般发明和发现都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的时间来证明是否其研发成果对人类有巨大贡献。

曹义海、曹侃等十名华人科学家荣获2018欧洲华人十大科技领军人才奖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9月27日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第十届FCPAE欧洲论坛暨第四届亚欧科技创新合作论坛成功举办。

论坛期间瑞典著名华人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曹义海和挪威北欧集团董事长曹侃分别获得欧洲华人十大科技领军人才奖。

 

视频:2018诺贝尔化学奖新闻发布会实况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皇家科学院常务秘书悦然.汉松3日宣布美国科学家阿诺德,因为发现了定向的酶,而获得2018年诺贝尔化学奖的一半,美国科学家史密斯和英国科学家温特因为发现了新抗体而获得另一半奖金。下面请看陈雪霏录制的视频:

汉松首先宣布获奖者名单。

克拉斯.古斯塔夫松介绍诺奖得主的成就。

萨拉林德教授介绍为什么诺贝尔化学奖是他们。

Gunnar Von Heijne 介绍为什么三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古纳.冯.黑纳教授介绍三位科学家重大发现的重大意义。

陈雪霏录制。

 

今日头条:三位英美科学家分享2018诺贝尔化学奖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皇家科学院常务秘书悦然.汉松10月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2018诺贝尔化学奖一半授予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女科学家Frances, H. Arnold(B.1956),因为他发现了酶的指定向进化,另一半授予美国密苏里大学教授George P. Smith(b,1941)和英国MRC英国剑桥分子实验室的Sir Gregory P. Winter(b.1951),因为他们发现了肽和抗体的噬菌体展现。

汉松说,他们的发现对清洁能源的充分利用将有重大作用。本次诺贝尔化学奖就是奖励通过生物多样性来获取进化能量。这对人类的未来疾病控制,通过生产抗体来对有毒物质进行中和,对付自动免疫疾病和治疗转移性癌症等都会有重大突破,进而对人类做出重大贡献。

诺奖委员会成员,前秘书长萨拉.林泽解释说,前者阿诺德的发现对人类获取能源会有很大贡献,而后者,则对未来对人体的疾病,例如中和有毒物质和治疗转移性疾病都会有很大的好处。

他们将在诺贝尔的忌日12月10日从瑞典国王手中接过诺贝尔奖。诺贝尔和平奖将在奥斯陆颁发,其他奖项都在瑞典颁发。

这是今年宣布的第三个诺贝尔奖。此前已经宣布诺贝尔医学奖得主是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立森和日本科学家Tasuku Honjo, 因为他们发现了抑制负免疫调节机制的癌症疗法。

10月2日美国科学家艾立森,和法国出生但工作在美国的缪娄和加拿大的多娜.斯特里克兰分享了2018诺贝尔物理学奖,前者一半,后两位分享另一半奖金。今年诺奖的奖金是900万瑞典克朗。

明天的诺贝尔文学奖因为评奖单位瑞典文学院早些时候报出丑闻,与一个有性侵行为的人有瓜葛,结果瑞典文学院被迫停止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审。性侵者已经于近日获判2年期的有期徒刑。

诺贝尔和平奖将于10月5日在奥斯陆宣布。有人爆料特朗普和金正恩可能获奖,那是无稽之谈。今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推荐的时间已过,即使上也应该是明年。更不用说,不可能上。

下周一8日将是纪念阿尔佛雷德.诺贝尔的经济学奖宣布日期。花落谁家,拭目以待。

今日头条: 美法加拿大三科学家分享2018诺贝尔物理学奖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皇家科学院常务秘书悦然.汉松10月2日上午宣布201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一半被授予美国物理学家Arthur Ashkin(来自美国拜耳实验室, 1922年出生)因为他发明了光学镊子并在生物系统得到应用,另一半授予法国科学家Gerard Mourou(美国密执安大学1944年出生)和加拿大科学家Donna Strickland(女,来自加拿大滑铁卢大学,1959年出生)以表彰他们发明了高密度超短光学脉冲。

汉松说,今年的获奖主要是他们在激光物理学领域的重大发明。这些发明已经在眼科手术方面得到了应用。

据介绍,今年的物理学诺奖得主可以说在激光物理学领域掀起了革命。极小的物质和难以置信的快速过程都可以在一个新的光里看到。高级精准仪器正在揭开研究领域未曾被探索的领域,多种工业和医学领域也可以应用。

亚瑟.阿什金发明了可以通过激光手指夹起粒子,原子,病毒和其他活细胞的光学镊子。这个新工具使阿什金实现了他很久以前的一个科学幻想。就是用光的辐射压力来移动物质。他成功地用激光把小粒子推到光的中心,然后在那里拿住。光学镊子就这样发明了。

1987年,阿什金用小镊子夹起活细菌却没有对其构成任何损害的时候,他意识到这是一个重大突破。他立即开始研究生物系统,光学镊子现在在探索人体机制过程中得到了广泛应用。

杰拉德.缪娄和多娜.斯特里克兰为找到最短最密的激光脉冲行了方便。他们的革命性论文在1985年发表,当时也是后者的博士论文。

他们的新发明技术叫CPA很快成为高密度激光的标准,并在眼科医院手术是得到应用。

Stickland在回答本网记者电话问题时说,她的发明有望在化学等多个领域得到应用。激光学在世界已经非常通俗,应用会很广泛的。

Tors Hans Hansson教授在接受本网记者专访时说,今年诺奖物理学得主的发明已经在眼科应用,未来用途会更加广泛。尤其是Ashkin发明的光学镊子非常精准。

昨天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诺奖大会已经宣布授予美国科学家詹姆斯.艾立森和日本科学家本庶佑因为他们发现了抑制负免疫调节机制治疗癌症的方法。
明天诺贝尔奖化学奖将宣布。今年的文学奖因为性丑闻事件而取消。周五诺贝尔和平奖将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宣布。
自1901年12月10日诺奖首次颁发至2017年12月,已走过117个年头,共颁发了108次。共产生了214位诺奖得主,其中包括12位女性(中国科学家屠呦呦是其中之一)。期间受两次世界大战的影响,加之“宁缺毋滥”的评选原则,因而有9年未颁奖。
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将于12月10日分别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和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后者颁发的是诺贝尔和平奖。这一天实际上是诺贝尔奖创立者阿尔弗雷德·诺贝尔逝世纪念日。诺奖得主在颁奖典礼上,将获得一枚金质奖章、一份证书以及一笔奖金。2017年,诺贝尔单个奖项的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696万元)。
图文:陈雪霏

今日头条:美日两科学家获得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诺奖委员会秘书长托马斯.佩里曼10月1日上午宣布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授予美国免疫学家詹姆斯·艾利森(James Allison)和日本生物学家本庶佑(Tasuku Honjo),以表彰两位科学家“利用阻止负免疫调节机制来治疗癌症”的重大发现。
詹姆斯·艾利森(James Allison)现任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免疫学系教授兼主任,同时也是癌症研究所科学顾问委员会主任。研究方向主要针对T细胞的发展和活动机制,和肿瘤免疫治疗的新策略的发展。
艾利森在免疫细胞的分子表面发现,一种名为CTLA-4的蛋白起到了“分子刹车”的作用,从而终止免疫反应。抑制CTLA-4分子,则能使T细胞大量增殖、攻击肿瘤细胞。基于该机理,第一款癌症免疫药物伊匹单抗(ipilimumab,用于治疗黑色素瘤)问世。他的发现为那些最致命的癌症提供了新的治疗方向。
Tasuku Honjo 本庶佑( Honjo Tasuku ,1942年1月27日),日本医生、医学家,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日本学士院会员。现任京都大学客座教授、静冈县公立大学法人理事长。本庶佑于1992年发现T细胞抑制受体PD-1,2013年依此开创了癌症免疫疗法,功绩名列《Science》年度十大科学突破之首。本庶佑是德国医学最高奖罗伯·柯霍奖的“科霍奖”得主。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分子基因学教授爱德华.史密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今年诺奖得主的发现是从基因免疫系统入手,发现了阻止阴性免疫规则的治疗方法,使癌症的治疗范围扩大了,可以治疗各种癌症,上到脑癌,到肺癌,尤其是因为吸烟或者是太阳紫外线过度造成的肺癌和皮肤癌治疗效果非常明显,而且,预计未来可以让数百万人受益。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是最具威望的医学研究奖项之一,该奖项的获奖名单由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评定,研究成果的评估工作皆由该学院的诺贝尔委员会承担。获奖人研究领域涵盖遗传学、DNA和分子生物学、传染病等。

自1901年12月10日诺奖首次颁发至2017年12月,已走过117年,共颁发了108次。共产生了214位诺奖得主,其中包括12位女性(中国科学家屠呦呦是其中之一)。期间受两次世界大战的影响,加之“宁缺毋滥”的评选原则,因而有9年未颁奖。

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将于12月10日分别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和挪威首都奥斯陆举行,后者颁发的是诺贝尔和平奖。这一天实际上是诺贝尔奖创立者阿尔弗雷德·诺贝尔逝世纪念日。诺奖得主在颁奖典礼上,将获得一枚金质奖章、一份证书以及一笔奖金。2017年,诺贝尔单个奖项的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696万元)。

图文:陈雪霏

今日头条:中国中医科学院王申和院长考察指导瑞典中医针灸教育基地 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2018年会员大会暨学术讲座获圆满成功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于9月22日成功举办了2018年会员大会暨学术讲座,与此同时举行了国际针灸医师考试。

该讲座和医师考试的背景是2018年9月9日,中国中医科学院王申和副院长与张文隽主任莅临瑞典斯德哥尔摩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一带一路”瑞典联合教育基地考察工作。王院长张主任参观了教育基地并做了题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引领中医药走出去”的重要讲话。

教育基地负责人、世界针灸学会联合会执行委员、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杨春贵会长聆听了王院长的讲话之后,表示将进一步加强与中国中医科学院的合作,并向王院长汇报了世界针联“一带一路”联合教育基地发展计划,尤其强调了国浩律师事务所的揭梅律师、Bengt Wahrolén律师正在帮助我们争取针灸在瑞典立法。王院长与张主任听取了杨会长的汇报并表示赞赏,王院长还表示将大力支持与瑞典的合作,促进实现计划的目标。

次日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科技参赞戴参赞亲切会晤了王院长、张主任、杨会长、揭梅律师一行。戴参赞表示大使馆将支持教育基地在瑞典的发展,促进中医针灸在瑞典立法成功。王院长也表示将积极配合大使馆的工作进程。

借着王院长来瑞典考察的东风,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于9月22日举办了2018年会员大会暨学术讲座,与此同时举行了国际针灸医师考试。

学会荣幸地邀请到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杨金洪常务副院长和瑞典Skarpnäck Vårdcentral全科医师黎坚医师分别从中医和西医两个不同角度讲解了针灸临床应用的宝贵经验。同时学会还邀请到颐和中医馆负责人王泽丰医生、《世界中医药》杂志欧洲版主编国万春医生、原瑞中中文学校校长杨丽然等嘉宾莅临参会。

杨金洪常务副院长是针灸治疗神经系统疾病的专家,也是中医针灸标准化专家和循证针灸标准编委。此次杨院长的讲座题目是《疑难杂症针灸疗法的体验》,详细讲解了顽固性面瘫、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癫痫和运动神经元病的针灸治疗经验,张宸睿医师现场翻译。

黎坚医师是中国广州知名骨科专家、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博士、现为瑞典全科医师、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理事。黎医师分别用英语、瑞典语和中文讲解了《Local Analgesic Mechanism of Fascial Tissue Acupuncture皮下筋膜针刺与局部镇机制》和《Lateral hip pain treatment with the combination of west medicine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中西医结合治疗髋外侧疼痛综合征》两部分。

杨院长和黎医师的精彩讲座深深吸引了在场的听众,大家纷纷拍照录像做笔记,生怕漏掉一个知识点。

两位主讲专家还耐心回答了听众们的问题,几句话就说清了关键点,展现了专家丰富的知识和深厚的学术造诣,赢得阵阵掌声。

讲座进行同时,2018年国际针灸医师考试也在紧张进行中。

国际针灸医师考试是目前国际上最高水平的针灸专业考试,今年Reijo Pöyhöne、魏巍等资深针灸师参加了考试。Reijo Pöyhöne医师在瑞典做中医针灸工作二十余年,,编写多部中医针灸教材;魏巍医师在北京中医医院有十年临床经历,中医硕士学位,于瑞典行医已十多年。这些资深医师参加考试,将极大促进对针灸在瑞典的发展。

提高针灸医术,更好的服务病患者,是我们针灸医师的职责。

在学会会员团结一致的努力下,瑞典针灸学术研究学会2018年下半年会员大会暨学术讲座圆满完成。

固热能专家李德威病逝–属虎的

北欧绿色邮报网转发世界讲坛文章报道:

活着的时候籍籍无名,

但他是当之无愧的大国脊梁!

9月14日那天,

走了,留下了10个字……

这位在病床上插着氧气管,

手上扎着输液针仍在坚持工作的人,

李德威

 

倚靠在病床上的他似乎已经意识到

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仍像个战士一样,顽强冲锋!

弥留之际,他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躺在ICU(重症监护室)病床上

几次用手势示意护士,

想借用她手中的笔,

可他的手也已经很难握住笔,

但仍坚持着,颤抖地写下了

“开发固热能,中国能崛起”

10个大字。

 

第一次写出来的字

护士不大认识,

他耗尽最后的一丝气力,

又写了第二次……

“开发固热能,中国能崛起!”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他想的不是自己,不是亲人,

而是始终放不下的事业,

和正在崛起的祖国!

他临终未都能放下的固热能

是一种无污染的地热能源,

固热能的发电利用率

是光伏发电的5.2倍、

风力发电的3.5倍,

同时在获取地热能的同时

还可降低地震及相关灾害的强度。

固热能已经成为全球发达国家

都在争分夺秒追逐和探索的新能源热点。

经过近30年的研究、科考,

他已经初步预测青藏高原、华北地区、

东部南部沿海大面积

存在优质固热能——干热岩。

2018年,李德威在海南琼北

今年3月,利用他的地学与地热理论,

经过66天的钻探,

海南琼北打出了中国东部

第一口干热岩钻井。

他的努力,已经为固热能的开发和利用

展现了美好的前景 。

那一天,他激动地对记者说:

大规模系统开发优质干热岩,

可以逐步取代化石能源,

助力海南建成“无烟”国际旅游岛。

可谁也不曾想到,

从那时起,他的生命

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今天是他离世的第四天,

令人惋惜的是,

直到他去世,我们才第一次听说他!

虽然他的名字我们还很陌生,

但他是当之无愧的大国脊梁,

他更应该是值得万千国人

崇敬的巨星!

今天,我们的头条留给值得国人铭记的

大国脊梁——李德威!

NO.1

11次遇险,他在青藏高原

打破“板块假说”

1962年6月1日,

李德威出生于湖北省麻城市,

1978年,在中国刚刚恢复高考的第二年,

只有16岁的他,

考上了武汉地质学院。

虽说是少年成才

但他深知,学术研究犹如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地质研究更是一个苦差事,

常年日晒雨打、风餐露宿。

可李德威却把自己的坐标

定在了中国乃至世界上最为艰苦的地方……

青藏高原是全世界地质学家的向往,

因其独特的地质结构和形成演化,

被国际地学界公认为研究地球的

“最佳野外实验室”。

1989年,美国科学家率先提出:

用30年的时间,以青藏高原为基地,

建立超越板块构造学说的

大陆动力学理论。

为什么青藏高原的原创理论

要由西方人主导?

心怀地质梦想的李德威萌发了一个念头:

以青藏高原为基地,

率先创建中国人自己的大陆动力学。

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bottom: 10px; whit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

1990年,他参加了“西藏罗布莎铬铁矿

大比例尺成矿预测”,

发现了许多与地质构造学说

相矛盾的现象——

喜马拉雅山主体不是挤压构造,

而是大规模的伸展构造;

雅鲁藏布江缝合带的板块碰撞带,

公认的碰撞造山的地方却是河谷……

为了弄清这些现象,

从那时开始,

他每年都要花3至4个月的时间

奔波在青藏高原,

足迹几乎踏遍了高原的每一寸土地。

饿了就吃干粮,

困了就睡岩缝。

精瘦的李德威因为善于爬山

被研究青藏高原的老专家戏称为“小山羊”,

那时,他的身体还极为出色,

遇到最长最难走的线路,

别人都已经气喘吁吁,

他还能一路跑着前行!

他常说,科学史上任何重大理论创新

都要经历这个过程,

科学路上会充满艰辛和坎坷,

相信最终对国家、

对社会、对人民会有益。

李德威在青藏高原雪山上

经过多年实地调查,

1992年,李德威提出了

以盆山耦合、下地壳流动

为核心的“层流构造假说”,

一举打破“板块构造假说”,

成为打破板块学说的第一人!

近30年来,

每年夏天,个子并不高大的

李德威都会如期出现在

海拔5000多米的青藏高原,

吃住都在野外,经常星夜兼程,

遇过灰熊、野狼,滑过溜索,睡过羊圈。

30年来,他在青藏高原的行程超8万公里,

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收集第一手资料,

在科考中遇到11次危险,

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李德威生命垂危住院期间,

儿子李喆意外收到父亲的礼物:

科考中李德威遇到的11次危险经历的录音。

2000年,他在藏南科考,

溜索穿越雅鲁藏布江时,

突然卡在30米高的江面上,

进退两难一个多小时后才终于脱困;

还有一次在可可西里野牛沟,

科考队误入牦牛群,

他身穿红色外套,

顷刻被野牦牛包围。

危急之时,他急忙将外套反穿,

才逃脱野牦牛包围圈……

李喆听完了父亲的遇险经历后,

被深深震撼了,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

文弱的父亲在科研中

是一个奋不顾身的英雄。

而李德威的妻子更是泣不成声,

这么多年了,她从未听丈夫说起

他曾遭受过的危险……

NO.2

我绝不会为了评职称

放弃创建自己理论的梦想

李德威是少有的为了

单纯的科学梦想而勇于探索的人。

经过多年的实地考察,

1992年,满怀信心的他

提出“层流构造假说”。

向上级部门专家汇报的时候,

话还没说完,那位专家就打断他:

“美国提出大陆动力学计划才2年,

你就建立了模式,简直是天方夜谭。”

很多人暗地里都说李德威傻,

一个教授,不把心思放在申请SCI论文上,

却固执地搞什么科学理论创新。

他从不在乎别人的议论,

更不愿随波逐流,他说:

“我绝不会为了评职称,

放弃创建自己理论的梦想。”

1994年,年仅32岁的他就成了教授。

24年过去了,跟他一起评上教授的人,

大部分都已经提拔,有了更高的职务,

而他,一路在科研的道路上走到今天,

始终没有动摇过追寻的科学信念。

在野外考察的李德威教授

李德威对地质工作的务实态度和

教学的严谨作风,更是出了名的。

学生罗文行说:

有一年,他正在青藏高原实地调查,

其间在一个研究上遇到瓶颈,

百思不得其解,

就打电话给在北京开会的导师。

让他想不到的是,

仅仅几天后,导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罗文行说:当时我惊呆了!

在青藏高原见到老师的那一刻,

我一大老爷们儿,差点儿哭了。

其实,当时李德威的身体已经很差,

医生一再嘱咐他好好休养。

因为担心学生的研究,

李德威便独自一人日夜兼程赶往东昆仑,

和学生一起测制剖面,

实地调研半个月之久。

李德威在打加错地堑达格架温泉

“地质工作事关国家命脉,

容不得半点马虎。”

这是李德威最常对学生说的一句话,

可是对自己的身体和疾病,

他却马马虎虎,

能扛过去,就咬着牙坚持。

2004年夏天,

在可可西里进行地质调查时,

他胃痛大出血,

疼的时候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为了不拖延调查进程,

他忍着剧痛仍然坚持每天行走20多公里。

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bottom: 10px; whit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

5·12汶川地震奔赴灾区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

中国地质大学组织科技赈灾专家组,

李德威教授第一时间报名。

满目疮痍的灾区景象

深深地刺痛了李德威教授的心,

他说,一定要想办法研究预测地震。

从此,他自筹经费

开始研究地震机理和预测技术。

2010年玉树地震发生后第二天,

他也自费奔赴现场。

此后几年,他提出陆内地震的

热流体撞击成因假说、

地震及关联灾害监测、预测思想与方法,

并发表了一系列地震相关论文,

对芦山、鲁甸、景谷、康定等强震

进行了准确的中、长期预测。

5·12汶川地震实地考察

对科研工作兢兢业业,

对学生教育他更是一丝不苟,

从来不计较个人得失。

2014年,李德威带本科生在周口店野外实习,

他把本该中午前就结束的野外实习

坚持到了下午,

为了在野外教学生们更多知识,

回基地食堂没有饭了,

他就自掏腰包请学生们吃饭。

作为老师,他带学生实习的补助

每天才50元,这样的野外教学实习

还不能纳入职称评定体系,

有些老师会找理由不去周口店,

因为太耽误时间了,

2个月的实习时间,

完全可以写一篇高质量论文!

可他不仅争着去,

更是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时时刻刻为教学着想,

时时刻刻为学生的学业着想。

2014年,李德威在周口店教学实习

李德威把生命中最好的年华

都献给了高原地质事业,

献给了地质教育工作,

献给了他的学生们。

身为医生的妻子夏芳非常担心他的身体,

妻子说:搞起科研来,他什么都不顾,

他就一条心,认为献身科学,

为祖国的地质研究做出一点点贡献,

就什么都值了!

NO.3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

他也没有放弃科研

2018年5月,已经身患重疾的李德威,

精神抖擞地在海南组织召开了

“干热岩选区、勘探和开发学术研讨会”,

极大地鼓舞了地热界同仁

与新能源相关企业的研究与投资热情。

那一天,他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是一个病入膏肓的人,

更没有人会想到,

他的寿命,仅仅剩下了100多天……

2018年5月,李德威主持学会研讨会

李德威妻子夏芳是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

她目睹了丈夫生命最后几个月的变化,

消瘦、憔悴、眼神也渐渐失去光彩,

病魔在渐渐吞噬他的肌体,

他似乎也预感到那一天愈来愈近,

他还有太多正在做的事没做完,

他还有太多想做的事没有来得及做……

他不顾医生的劝说,

把病房当做办公室,

只要能打起一点儿精神,

他就坚持在电脑前工作。

有一次,学校领导和同事来医院看他,

当时他已浮肿得很厉害,艰难地握了手。

他一见到学校领导,

第一句话说的就是海南3000万

干热岩专项资金和人员的安排。

他说,他已经没力气了,

希望学校关注,

把这件事情办成……

当时李德威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

他患的嗜血细胞综合征,

怕感染,需要隔离,但他不听,

不断召集学生来论证项目。

9月9日,在他去世前的五天,

他还和自己的本科生、

硕士生、博士生共10多人

在病房开了“组会”,

每个人就自己的学业进展、

科研项目进行了汇报。

当时,他说话已很吃力,

但还是一对一地对学生的问题

进行回复指导。

特别是对‘干热岩’的研究情况,

他提出下一步研究思路。

9月10日,是教师节,

很多已经毕业的学生

在微信上给老师发来祝福,

他们都还收到了“谢谢”的回复……

命运留给他的时间太短了,

仅仅四天后,他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弥留之际,他用尽最后的气力写下:

“开发固热能,中国能崛起”。

这十个歪歪扭扭的字,

凝结的是他一生的心血,

更是他心里最牵挂的、

最放不下的梦想和事业!

他的设想是大规模利用固热能,

尤其是在发电领域。

弥留之际,还牵挂这件事,

忧国忧民的情怀怎不令人动容?

若没有一种坚韧不拔的定力,

若没有一种锲而不舍的追求,

若没有一种甘于寂寞的情怀,

若没有一种为国奉献的信念,

怎能在生命短暂的岁月里,

在与病魔抗争的分分秒秒里,

为国家、为民族耗尽最后的心血,

奉献至生命的最后一秒!

可他还那么年轻,

却走得这么早……

在他活着的56年里,

他几乎每天都在跟时间赛跑,

他把生命的每一秒都掰成两半用,

把自己所学所知都倾囊相授,

把自己所学所知都奉献给祖国……

他是真正的大国脊梁,

却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妻子说:过去一家三口,分居三地。

儿子在北京上大学,

他常年在青藏高原科考,

家里经常就我一个人。

直到他病了,

一家人团聚在病房,

过了一段时期“温馨”日子。

可这样的“温馨”并没有长久,

他还是被病魔带走,

离开了她……

李德威骨灰将分别安葬

在青藏高原和老家麻城,

前者是他科考30年的地方……

为什么我们的祖国

变得成今天这样强大,

正是有千千万万个像李德威这样的大国脊梁,

他们默默无闻奉献!

他们甘愿籍籍无名!

他们,已经做了

能为自己的祖国和民族所能做到的一切!

而我们,最应该做的事

就是让世人铭记他们的名字,

铭记他们的功勋!

李德威在青海

今天,请让我们用这篇缅怀他的文章,

为他点上蜡烛,

送他,最后一程!

李教授,一路走好!

今日头条:瑞典智慧城市是怎样建成的?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9月21日,北欧可持续发展协会会长张寿廷带领一代表团参观瑞典智慧城市。记者应邀一同前往。那么瑞典智慧城市是什么样呢?

据瑞典环境研究院瑞典智慧城市办公室负责人瑞典马库斯.林德的介绍,智慧城市有三层含义:首先是在地下,城市规划者要首先把地下的基础设施,垃圾处理,污水处理和供热管道都要先规划好,建设的时候,也要先把这些管道都建到地下。在这些设施中可以实现能量的互相转换,例如垃圾处理可以产生热能,用于集体供暖,污水处理可以产生沼气,温水可以制冷,也可以加热,看季节,实现节能的结果。

第二,在地上要在建房的时候同样实现节能减排和环保的目标。例如,建筑材料的选择,要节能环保,保温,使用新能源,太阳能风能,厨余垃圾的处理等多项节能环保措施都要在地面建设过程中尽量多地建在建筑物里边,让居住者尽量方便简洁容易做。例如垃圾分类。

第三,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在交通和城市管理等各个方面采取智能化管理。

这就要求市政府必须是一个强势的政府,能够协调开发商和环保部门,能源部门,居民一起参与生态城智慧城市的规划设计。等大家都对严格的能效和各种环保指标达成一致后,再开始建设。这不是一个公司能够完成的,而是需要很多有特殊设计能力,和建设能力的公司来完成。

当然,政府在批租土地的时候,会对这些开发商给予优惠。但是,开发商自己也必须在成本上多投入5%。结果,回报率达到25%。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房地产的价格都很高。卖的非常好。

在瑞典,除了哈马比滨海新城,还有马尔默的西港滨海新城,林雪平的瓦剌新城和斯德哥尔摩的哈马比2.0版的皇家海港新城。每一座城市小区的建设都是根据自己当地居民的需要来建设,不是千篇一律,只有一个标准。例如,在马尔默的西港,主要特点是利用太阳能,风能,雨水收集,垃圾回收分类,厨余垃圾的特殊处理,有的新楼直接在厨房安装厨余垃圾搅碎机等等。外面尽量放更多的植物。

在哈马比是为了建奥运村,所以,绿色覆盖率高。而在瓦剌新城的目的是要让普通人能够住上好房子,让学生也能住上新房子,因此,那里的房子空间利用非常科学。 学生公寓非常出色。

在皇家海港新城,非常注重文化特色,艺术就在脚下,节能环保材料全部得到应用。有一个小区所有的材料都是有机材料,人在那里呆着非常舒服。

总之,智慧城市,生态城市都是一个不断更新的过程,它可以充分发挥人们的想象力和创新力,充分利用高科技和创新,建设好适合人类居住,让人人满意的居屋定所。

所谓可持续发展,就是要避免空气,水和土壤的任何污染。要把垃圾和污水从一开始都收集起来处理之后再释放到大自然当中去。该回收利用的回收利用,其余填埋或焚烧。在瑞典垃圾只有1%的填埋。一半回收,一半焚烧。所以说,瑞典几乎没有垃圾,有时不得不从国外进口垃圾来焚烧。

 

今日头条:中欧班列到瑞典–开启中瑞经贸合作和赣州与瑞典友好合作新篇章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9月17日上午,一列满载900余吨云杉木材的中欧班列从瑞典达拉纳省北魁沿湖木业公司车站鸣笛启程,运往中国江西省赣州港,全程约1.4万公里,班列正常行驶19天即可抵达赣州港。

  江西省委副书记、赣州市委书记李炳军与瑞典达拉纳省省长伊尔瓦·托恩和中国驻瑞典使馆经商参赞韩晓东出席发车仪式并致辞。

李炳军书记指出,中欧班列作为“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世界广泛响应的标志性成果,被喻为“一带一路”上的“钢铁驼队”。赣州港是中国内陆第8个对外开放口岸和首个检验检疫监管试验区,已成为“一带一路”重要物流节点,已开通18条中欧(亚)班列线路,通达中亚五国和欧洲经济腹地。希望班列的开通,开启赣州与瑞典友好合作的新篇章。

托恩省长在致辞中表示,瑞典森林覆盖率达73%,林业出口占出口总额的11%,年出口额达127亿欧元,近年来对亚洲国家的出口增速迅猛。希望班列的开通,能带动达拉纳省向中国出口的进一步增长。

韩参表示,中瑞经贸合作的历史源远流长,瑞典作为欧洲锯木业龙头,是世界第三大锯材出口国,年出口锯木1300万立方米;与赣州经贸是中国最大的实木家具生产制造基地,年消耗木材1500万立方米,双方合作的空间非常广阔,希望瑞典至赣州班列常态化运行,推动两地经贸合作迈入新时代,取得新成果。

瑞典至中国赣州港首列班列的开通,打破了铁海联运传统运输模式,成功开辟了新通道,大大提升了运输时效,是中瑞经贸合作的又一重大成果,开启了赣州与瑞典友好合作的新篇章。

来源:中国驻瑞典大使馆

今日头条:深圳市政府代表团访问瑞中企业家协会和北欧创新中心畅谈创新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2018年9月19日,正值深圳市副市长艾学峰率团访问瑞典两周年之际。今天,深圳市政府代表团再次访问瑞典,访问瑞中企业家协会和北欧创新中心与在瑞企业家畅谈创新。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商务参赞韩晓东出席座谈会并首先发表讲话。他如数家珍地介绍了瑞典在各个方面的发展状况和中瑞之间的贸易情况。他说,瑞典是一个创新型国家,有很多方面都很先进,可以和深圳进行深入合作。同时,他也欢迎深圳市政府和企业一起来出席11月13-14日在斯德哥尔摩举办的中瑞智慧城市大会。

瑞中企业家协会会长和北欧创新中心负责人张巧珍对深圳代表团的到来表示欢迎。她说,2016年9月19日深圳副市长艾学峰访问期间,瑞中企业家协会提出要建立北欧创新孵化器。现在,我们把这个愿望变成了现实。这里就是北欧创新中心孵化器所在地。很多科技创新公司如果有成果可以到这里来转化。

深圳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刘昂说,深圳是个创新的城市。深圳领导人很有远见。早在90年代,他们就把马路建的80米宽,当时觉得太宽,现在看来有点儿窄了。深圳是一座很有吸引力的城市,很多科研机构直接和北京各大科研院所联系合作。深圳也愿意进一步与瑞典加强合作。

出席座谈会的还有中国电信的姜勇。姜勇说,中国电信主要是购买瑞典的设备,但是在购买的过程中也学习到不少东西。瑞典在科技研发等诸多方面都有优势,是中国可以借鉴的伙伴。

著名时尚设计大师Galo也出席了座谈会。他说,他过去设计的三块表和屠呦呦的紫气东来的服装等时装和装饰物都是由他设计,但是却是由深圳的合作伙伴具体完成的。他对深圳印象深刻。今后,他将尽一切努力为深圳的时尚设计做出贡献,力争让深圳在设计方面进入世界500强。

出席座谈会的还有其他中资机构和华侨代表出席了座谈会。

随后,大家一起参观了北欧创新中心孵化器办公室。

深圳市政府代表团20日还将在斯德哥尔摩举办深圳形象城市加推广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