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

2017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聚焦变化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2017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于11月8日开幕,到19日闭幕,总共有150部电影集中放映。

今年国际电影节的主题是变化。今年的铜马奖得主是美国影星Vanessa Redgrave,她得过奥斯卡奖,Emmy奖,Tony奖,这回是斯德哥尔摩终生成就奖。她导演的电影《大海的忧伤》将在颁奖期间放映。

今年也有好几部电影是关于中国的,例如《北京之王》,讲述北京父子俩酷爱放电影的故事。虽然生活困难,但非常愉快,为电影着迷。

电影《逍遥自在》是由耿军导演的。讲述的是东北人如何互设骗局,最后拷问良心的一部片子。还有周迅主演的《我们的时代必将到来》是安慧的第三部关于抗日战争时期的片子。此前她导演了《沦陷城市之爱》和汤唯主演的《黄金时代》(萧红的一生)。

敬请关注北欧绿色邮报网,将继续为您报道电影节。

中国香港电影《500米800米》在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上映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由香港导演尧天(音译)导演的电影《500米800米》日前正在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期间上映。

img_1998《500米800米》也被人认为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电影讲的是三峡工程百万移民的故事。话说在一个库区附近的山区小村庄里,高音喇叭里广播说,凡是住在800米以上的村民都要搬到500米以下的新居去。那里是专门为移民盖的新楼。

农民张家老少三代,爷爷,夫妻俩和一个女儿。媳妇为了女儿非常愿意搬,第一个签字,村里奖励1000块钱。但是爷爷不愿意搬。他一辈子是捏泥人的,有个烧窑。媳妇知道老爷子不愿意搬是因为泥人窑子。但他们还是决定先搬了。

但此时,媳妇已经怀孕五个月了。被计划生育妇女主任看到了,告知说不能生。为什么?因为搬到500米以下就是城镇户口了,城镇户口就是不能生二胎。夫妻俩去找村长,村长说,根据政策是不行的。但是,村长灵机一动说,如果你们把老爷子动员下山,那么就帮助报上级申请二胎指标。

儿子立即上山给爹跪下说,这孙子要不要就看老爹了。老爷子为了孙子或孙女,决定关掉窑子,下山。

到了山下,问村长,我答应你下来了,你能不能保证给我二胎呢?村长说上报了,但没有批准,所以还是不能生。

此时,媳妇跑回山上,藏在哥哥家里。结果嫂子告密,村长带着六个男人去上山,硬是把孕妇抬到车上。不过,媳妇哥哥立即召集所有村民从后面追,然后,爷爷和爸爸拿着刀从山下往山上截,不给车让路。

村长被逼无奈说,放人!

事后,妇女队长把几个男人骂了一通说他们没用。她说,必须再次抓媳妇堕胎。此时,丈夫出现说,只要不动他媳妇,让他做什么都行。自然,是他做了结扎手术。总算二孩保住了。

影片反复播放党和政府非常感谢伟大的人民,为了三峡工程,百万移民是历史创举,人民有功。

结尾说明计划生育政策于2016年初重大改变,废除独生子女政策,全面放开二胎,结束了长达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

电影反映了国家政策到基层执行的时候有时是非常机械的,不人道的。例如孩子在800米以上怀的,到500米以下生就不让生了。这反映了地方官员的僵化。但从另一个角度讲,当时确实有很多人听说下山以后不让生二胎,干脆就决定不搬了,等在山上生完二胎再说,导致整个村庄的搬迁受阻。

影片也是反映了一些人在移民搬迁过程中遭遇的纠结与痛苦。从山上搬到山下,从发展的角度是好事,政策没有错误。但是,在执行的过程中,到具体的个人就有人会不理解,有人会难受。例如老张头是个退伍军人,没儿没女,一听要搬迁,不愿意搬,立即上吊死了。这也是旧观念老习惯不适应新时代的变迁。而媳妇和大女儿就觉得搬到山下感觉非常好。

中国三峡工程只是搬迁和拆迁的一个缩影。全国各地在过去10多年的拆迁搬迁太多了,有很多人都有不满意的地方,都有纠结。

影片反映了那些有纠结有痛苦的人的感情。也反映了今年电影节的主题,那就是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身份。

今年电影节放映的片子大部分都是反映普通百姓的生活和纠结。例如美国的片子《海边的曼彻斯特》就反映了一个普通家庭的各种不幸。

国际电影节于11月9日开始到20日结束。

来源:北欧中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