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瑞典日报

今日头条:桂从友大使在哥特兰政治周期间接受《瑞典日报》记者专访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7月3日,桂从友大使在2019年哥特兰政治周期间接受《瑞典日报》记者托恩瓦尔专访。

  大使先生提到一些对中国有偏见的人指的是谁他们有什么目的

  答:瑞典媒体上有人几乎天天指责中国,对中国党和政府任何政策都批评。我和同事来观摩哥特兰政治周,是为了了解瑞典社会政治现实情况,与瑞典各界对话沟通交流。但《快报》上居然有人发表谬论说不应该让中方参与哥特兰政治周。实际上哥特兰政治周对所有人都是开放的,去年举办了5000多场活动,今年举办4000多场。很难相信会有这样排斥中方的言论。尽管只是少数人,但他们如此荒唐的谬论也能公开发表出来。

  大使先生今天在中国日活动的演讲中表示,中国的发展不是威胁,中国大力建设社会主义民主。为什么要在政治周介绍这些内容?

  答:很高兴你参加了今天上午的“中国日”活动。瑞典中国商会举办“中国日”活动,就是为了介绍中国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情况,推动中瑞务实合作。但瑞典有一些政客、媒体人士总说中国不民主,宣称中国发展对瑞典构成威胁。这些负面言论影响了瑞典各界发展对华友好关系和互利合作的信心,所以我有必要告诉瑞典各界民众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中国的发展不是威胁,中瑞完全可以友好相处、扩大合作、互利共赢。我是在为两国友好合作注入正能量。

  :您如何定义社会主义民主

  答:由于时间所限,我只能扼要介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特征是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当家作主。由人民选举国家各级权力机构,再由各级权力机构选举产生各级人民政府。作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党的领导机构也是由各级党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中国共产党每5年召开一次全国代表大会,2000多名党代表都是普通党员选举产生的,再由他们选举产生党的中央委员会,进而选举产生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党的总书记。瑞典总有人说中国没有选举,那是对中国太不了解。中国的选举制度确保了一切权力来自人民、属于人民。人民不仅选出各级权力机关和领导机关,还要对它们实施监督。

  :中国共产党的作用是什么?瑞典的制度是多党竞争,与中国的制度完全不同。请大使先生解释一下?

  答: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也不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更不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国家。世界各国的政治制度都不一样。例如,美国是选举人制度,由选民选举选举人,再由选举人选总统。瑞典则是间接选举制,由选民选举政党,政党再根据得票率决定在议会中的席位,由多数党或联盟组阁。还有国家是直接选举制。再比如,美国实行两院议会制,瑞典实行一院制。中国的政治制度当然也有自己的特点。在近代争取国家独立、民族解放的斗争进程中,中国出现过各种各样的政党,但他们都没有办法完成争取国家独立、民族解放的任务。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完成了这一历史任务,建立了新中国,得到了全中国人民的拥护。所以,1954年新中国第一部宪法就确定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党是领导一切的。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为实现国家独立、民族解放而斗争的进程中,有8个政党支持、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共产党在建国后继续与这8个民主党派合作,建立了政治协商制度。这8个民主党派都是参政、议政党。政治协商制度就是由中国共产党和其他8个民主党派坐在一起,就国家的大政方针和政策进行充分讨论协商,达成共识。这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这8个民主党派的领导人也可以担任政府的重要职务。

  这些制度是基于中国的历史、国情和人民选择形成的,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瑞典的制度是由瑞典人民选择的,我们不会加以评论和干涉。中国的制度符合中国的历史、国情和人民的愿望。希望瑞方本着开放态度,不要试图加以干涉,不要试图给中国强加瑞典的制度。有人跟我说,瑞典有人想用1000万人口的瑞典的制度来改造有5000多年历史、近14亿人的中国,实在是太异想天开了。中国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适用于自身,不一定适用于其他国家,更不会用自己的制度去改变其他国家。世界各国应当相互平等、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共同发展。

  :现在瑞典对中国有很多的指责,包括今天在“中国日”活动场地附近的“法轮功”人员,您觉得这是为什么?中瑞之间存在的问题是否会影响两国的贸易和商业往来

  答:瑞典对中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指责,你应该去问那些无端指责中国的人。中国近代100多年曾遭受西方列强的野蛮入侵、殖民、奴役,国家分裂,社会混乱,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总还有形形色色的人不希望中国统一、民族团结、社会进步。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违背全中国人民的愿望,违背世界的发展潮流。我们希望他们看到中国发展、世界发展的大势,融入中国发展、世界发展的大潮流中去,而不要站在近14亿中国人民的对立面,不要妄图阻碍中国统一、干扰中国发展。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包括瑞典企业在内的成千上万外国企业到中国发展,在帮助中国发展的同时,自身也获得了巨大利益。中国党和政府致力于为外国投资者创造更好的投资条件和营商环境。从今天上午的“中国日”活动中你也可以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在谈如何促进中瑞务实合作,这充分说明合作是普遍的愿望。

  :大使先生是否觉得当前的情况会影响瑞典企业赴华经营的意愿?

  答:据我接触所知,绝大多数瑞典企业都愿意到中国投资,寻找发展机会。他们不相信少数人对中国的污蔑抹黑。中国有句老话,“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自己做的事是正当的,有公心的人都会大胆去做。我还没有遇到过因为少数人的批评就放弃到中国发展的瑞典企业家。

  大使先生在“中国日”活动演讲中提到,愿意邀请瑞典养老产业公司去中国发展。目前有没有得到回应?为什么提出这一观点?

  答:有许多负责养老领域的中国政府和地方代表团及相关企业来到瑞典,考察瑞典的养老模式,与瑞方相关部门和企业探讨合作的可能性。中国有2亿多老年人,正步入老龄化社会。同时中国仍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养老是个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瑞典有较为成熟的养老经验和模式,相关部门和企业对与中国开展合作很感兴趣。

  中国正在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由商品、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上的重要讲话中宣布,中国将进一步扩大农业、采矿业、制造业等领域的对外开放,现有一些行业对外资的限制都要逐渐缩减或取消。汽车制造业已取消了对外资限制,外资可以在中国办独资汽车生产企业,特斯拉在上海的独资工厂已经开建。中瑞之间有吉利沃尔沃合作的成功经验,瑞典的其他企业像沃尔沃集团、斯堪尼亚重卡等先进制造企业也可以到中国独资建厂。斯堪尼亚重卡每年在中国销售达1万辆,如果在中国建厂,各项成本都会大大降低,销量也会增加。希望你把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政策和举措传递给瑞典工商企业界,推动中瑞务实合作。

  :昨天我的朋友告诉我中美贸易冲突不只是关于加征关税还涉及其他方面比如投资限制等,美方要求中国取消对外资的投资限制大使先生怎么看

  答:中国的开放程度是与中国经济的发展程度和成熟度相匹配的。如今瑞典的经济非常开放,但瑞典走到今天也是有过程、有步骤的。如果放在50年前,其他国家的企业要买沃尔沃汽车,瑞典能同意吗?建议你的朋友认真读读不久前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大阪峰会上的重要讲话和李克强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的致辞。我刚才提到的中国新的对外开放举措只是一部分,我们还有很多对外商利好的措施,包括进一步削减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去年从62项减48项,今年要减到42项,而且负面清单以外的所有领域都对外资开放。总之,中国的开放领域将越来越多,开放程度将越来越高。建议瑞典记者组团访问中国,了解中国的发展和对外开放情况,这对促进瑞典工商界与中国的合作会大有帮助。

  瑞典中国商会今天组织的“中国日”活动,就是要让瑞典商界了解中国对外开放的新发展、新举措。但一场活动不可能介绍全部情况。希望你和同事们密切关注中国,研究中国的对外开放政策和举措,更好为瑞典企业服务。我感到,瑞典各界对中国的了解还很不够,少数人天天批评中国,总提出那些稀奇古怪的问题,都是因为不了解或者不愿了解中国。所以双方要加强交流沟通,增进相互了解,不允许任何人在两国关系发展的道路上制造障碍,干扰两国友好交流与合作。

  :观察中美贸易战有两种不同的视角,一是美国对中国征收关税,二是美国打压华为等中国企业,中国经济能承受吗?

  答:打贸易战损人害己。贸易战无疑对中国出口商品和企业造成一定影响,但中国是一个近14亿人口的蓬勃发展的大市场。我们正在积极调整经济结构,从过去出口、投资驱动转向出口、投资、消费型驱动。去年中国内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80%。中国有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消费需求巨大。消费需求对中国经济的贡献还将继续增大。中国有完整的工业体系。中国经济有抵御外部冲击的强大韧性。美国对中国出口加征关税带来的负面影响完全可以通过进一步扩大改革开放、调整经济结构来消释。中国不会主动打贸易战,但也不怕打贸易战。美国要打,我们奉陪到底。中国人讲原则。我们的原则就是平等、相互尊重、照顾彼此合理关切、维护国家主权和尊严。

  您说的国家主权是指哪些

  答:具体到经济贸易领域,就是指经济主权,即应该由中国人自己做主、自己解决的事务,不能由美国人来做主和解决。

  最近美国取消了对华为的一些限制,但华为仍面临不少限制,不少其他国家也可能对华为采取措施当年中兴就曾经被美国打压差点垮掉华为也会这样吗

  答:美国在对中国打贸易战的同时,还试图对中国打科技战,阻止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美国似乎认为只有自己有权发展高科技企业,中国不能有这样的企业。美国宣布取消对华为的一些限制,恰恰说明打科技战害人害己,不得人心。华为纯粹是一家民营企业。我不了解华为的具体经营,是从任正非先生的采访中了解到华为如何应对美国的打压、如何寻求进一步发展的。从他的访谈中我们可以看到,任正非先生对在美国打压下引领华为进一步发展是有信心的。

  瑞典有人担心中国的科技间谍比如如果使用华为5G技术,中国政府会从中获取信息。而且有种说法认为,根据中国的一部法律,华为有义务与政府合作。

  答:华为是民营企业,他们的生产经营与中国政府无关。中国政府也不会干涉企业的具体经营行为,他们也不用向政府报告。如果有人指责与华为合作有安全风险,那么请拿出证据来,不要总是说“可能”。任正非先生已公开表示,华为愿与外国合作伙伴签署无后门协议,这充分说明华为对自己产品的安全性有信心,背后没有你所说的那些东西。

  至于你提到的那部中国法律,是中国全国人大通过并公开发布的,你有机会可以仔细研究一下。我所知道的这部法律规定的是,如果发生了损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案件,相关个人和单位有义务配合国家安全机关的调查工作,根本不是像西方有些媒体宣扬的那样,中国每个人、每家企业都要把自己的信息提供给安全机关。中国制定这部法律,参考了其他主要国家的做法,相关规定也是国际通行做法,很正常。西方总有一些势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他们自己能做的,中国却不能做,而且总是拿着放大镜看中国。所以在今天“中国日”活动的演讲中我提到,观察中国不能用放大镜,也不能用望远镜,更不能戴着有色眼镜,否则看不到真正的中国。

  :那购买中国的高科技产品不需要有任何担心?

  答:当然!任正非先生说得很清楚了。你发现过哪个人、哪个企业因为采用中国的高科技产品而导致信息泄露吗?我就没有听到过这样的事。不知道你用什么品牌的手机,建议你也买个华为试试。

  我有好几部手机也有一部是华为大使先生如何展望未来五年的中瑞贸易发展

  答:你的华为手机没有信息泄露的情况吧!去年中瑞贸易额达到171.5亿美元。如果保持近年年均增长约15%的速度,5年后中瑞贸易额有望翻番,达到300多亿美元。瑞典的高质量产品和消费品在中国很受欢迎,不只是高科技产品,燕麦、猪肉等农副产品在中国也有广阔的市场。瑞典知名企业如H&M公司等在中国一些城市有专卖店。请你转告瑞典企业家,欢迎他们进一步扩大对华出口。我们欢迎瑞典企业参加今年11月在上海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我们也欢迎瑞典媒体朋友们多到中国去走走看看。中国有5000多年历史、960万平方公里、近14亿人口。不亲自去中国考察,很难了解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有些瑞典媒体人士到中国去,带着现成的结论,拿着放大镜,专注于找中国的“问题”。中国全面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问题。习近平主席倡导政府各级官员要善于发现问题,以问题为导向,通过解决问题促进发展,这就是中国对待问题的态度。如果瑞典媒体人士拿着放大镜去中国找问题来论证他们的成见偏见,那必然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来源: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网站

2月7日瑞典新闻报纸摘要

北欧绿色邮报网2月7日瑞典新闻报纸摘要(编译陈雪霏)–今天瑞典主流媒体《每日新闻》报头版头条是关于环境的详细报道。报纸中间位置显示的是一个大图片,有两个大烟囱,其中一个还冒着烟,虽然不是象中国的烟那样浓,但也不像平时我们看到的那么白。还是有颜色的。文章的题目是《你在源头分类的塑料原来在这里燃烧了》。这是一篇典型的调查性报道。

文章说,从源头分类的塑料包装本来是应该用于生产新塑料的。然而,数千吨的塑料包装却被燃烧了,瑞典最大的垃圾回收公司把回收的塑料包装垃圾送到了水泥厂做燃料,这对环境有很大负面影响。

文章说,成千上万吨的塑料包装从源头分类了,本该成为新塑料,却被燃烧了。每日新闻为你揭秘瑞典的垃圾回收作弊现象。稍后请看北欧绿色邮报网的详细报道。

列在头版的另一条消息也是揭露时弊的,精神病人很难得到贷款风险保护。那些遭受精神健康折磨的人经常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

昨天报道的瑞典儿童病床紧张的问题,每日新闻今天在第二版和斯德哥尔摩第四版都进行了跟踪报道。卡罗林斯卡医院儿童和妇女重症监护主任斯万提 诺尔格林说,我们每天都对所有病人负责,重要的是要说清楚到底是哪个方面我们做错了。

生病保险需要严格控制。不是所有人感觉不好,生病了就可以领取生病保险。生病保险是为那些有工作的人但是在工作期间生病了,才可以拿生病保险工资。

位于Trollhättan的沃尔沃工厂周一下午三点半发生火灾,无人伤亡。50多个消防员到来才把大火扑灭。火灾原因尚在调查之中。

瑞典统计局数字显示瑞典三分之一的年轻人到国外学习过。2014年,在220万18-34岁的年轻人中,有70万曾经到国外去不同程度地学习过。

最高法院对瑞典民主党议员马丁.金努恩维持原判。他的账目有违法行为,应该受到罚款的惩罚。同时,在瑞典西部有一个中介因为对一个残疾女性要求她给他暴露性照片而被获刑一年零四个月的监禁。该犯还被罚款13万克朗,还给四个客户,因为他曾经用不正当方式忽悠客户的钱达17万之多。

为调查麦片的营养成分以便成为很好的出口产品,瑞典隆德大学成立一个新的燕麦研发中心并赐资一亿克朗进行研发,从生产燕麦的过程到生产燕麦食品,它的基因结构等等,其目的是要使它成为瑞典的一大出口产品。

瑞典新闻报的头版头条也是关于瑞典气候变化的。瑞典决定要出台气候变化法,瑞典的目标是2045年零排放,比此前的目标又提前了五年。英国对瑞典的举措提出警告。

接下来详细报道分类塑料垃圾被燃烧的问题。

据统计,2015年,有五分之一的回收塑料垃圾被当燃料焚烧了。这个被怀疑的作弊现象在2016年春季就被揭露了。但是,当DN最近访问哥特兰的水泥厂时,发现那里依然在燃烧从斯莫兰的瑞典垃圾回收公司Swerec运来的塑料包装垃圾。每周都有十多辆大卡车满载塑料包装垃圾来到这里。

瑞典自然保护局循环部主任恩斯特罗姆说,这对环境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包装和报纸回收公司执行主席卡尔松说,作弊行为会伤害人们分类回收的信心。但是,他的公司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把回收的塑料继续送给瑞典垃圾回收公司因为没有其他公司能够接收这么大量的塑料垃圾。

令人怀疑的塑料回收作弊案一直在进行着。塑料来自全国的数千个垃圾回收站,瑞典人从源头把西红柿酱塑料瓶,水瓶子和塑料袋等分类。塑料包装成为新的塑料产品的原材料。然而这并没有发生。

故事的中心就是瑞典垃圾回收公司,瑞典最大的塑料垃圾回收公司接收瑞典全部塑料垃圾的40%。2015年收了3500吨。环境要求是很严格的。他们与80%的塑料包装公司签署合同要把原材料送给他们成为新塑料制品的材料。

然而,人们在2015年秋天发现这其中有问题。上万吨塑料没有去用于再生产,而是用于燃烧的能源燃料了。而且,这种过程依然在继续。

每日新闻记者发现大部分垃圾塑料被送到了哥特兰的水泥厂当燃料了。

塑料厂如果用旧塑料做原料生产新塑料产品,与用新塑料比,每公斤塑料可以减少2.7公斤的温室气体。

因此,恩斯特罗姆说这对环境和气候有很大的负面影响,因为人们没有很好地利用塑料垃圾原料。

包装和报纸回收公司FTI负责收集每个家庭分类以后的垃圾。是他们和挪威的绿点公司发现了这个问题。因为他们都是瑞典垃圾回收公司的供货商。

卡尔松说,我们说的是公众的信心。你站在厨房里从从厨房就开始分类了,然后,你把它们送到垃圾分类回收站。如果这些垃圾不能完全变成新的原材料,那人们对回收的价值就有折扣。因此,这对瑞典社会来说是很严重的问题。

2016年5月,包装和报纸回收公司发布一个信息,警告斯莫兰的两个回收站有这样的问题。同时,挪威的绿点公司也给警察进行汇报。根据绿点的汇报, 2014年只有32%的塑料垃圾成为新材料, 2015年是38%,而绝不是他们计划的那样80%。因为瑞典垃圾回收公司收集瑞典总垃圾的很大一部分,所以,算下来有20%的塑料垃圾都被燃烧了。

挪威立即停止向瑞典垃圾回收公司供应,但是,瑞典的公司在继续。很多信息灵通的人士透露,瑞典垃圾回收公司可以通过把质量不是特别好的塑料垃圾卖给水泥厂燃烧挣钱,尽管他们已经从包装和报纸回收公司和绿点公司那里挣了钱了。

这个事实得到了水泥厂和瑞典垃圾回收公司的证实。水泥厂的交通数据显示2014年和2015年瑞典垃圾回收公司给他们送了五万吨垃圾塑料。

每日新闻记者走访水泥厂时看到2015年秋天以后,这种运输依然在继续。每周都有10几辆大卡车满载塑料包装送到水泥厂装卸地。2016年大约有18000吨。

在一个大垃圾场有数百包垃圾塑料。一个拖拉机不断地往一个传输带上运送塑料垃圾,然后,垃圾被运送到水泥厂的大炉子里。

水泥厂的一个姊妹公司HC环境公司市场部主任安德森.杨森说,我们从包装公司拿垃圾塑料。这些垃圾塑料是瑞典垃圾回收公司的某些客户选择不要这些塑料垃圾了。而这些塑料垃圾正好适合我们的焚烧炉因为它们能产生更多的能量。

水泥厂对垃圾塑料有兴趣是因为水泥厂想减少煤的使用,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同时,杨森说,垃圾塑料首先应该回收用于生产新塑料,我想瑞典垃圾回收公司只是把他们不要的产品给我们,但这是很难控制的,我们依赖他们。

但是每日新闻没能获准到瑞典垃圾回收公司去采访,公司首席执行官彼得.霍坎松也没有时间进行长时间采访。他批评了此前的作弊行为,但是现在错误已经得到修正。

他说,我现在没发现有什么问题。我所知道的是我们应该做得更好一些。我没什么多说的了。

为什么有这么高的比例没有作为原材料而是作为燃料了呢?

我没法评论,我也无法对我的前任的所作所为进行评论。

瑞典垃圾回收公司前任CEO禁止评论这些指控。

霍坎松说,他已经和包装和报纸回收公司就是否继续运送这么多塑料用于燃料达成协议。根据瑞典垃圾回收公司的信息,他们只是把那些不合格的回收塑料用于燃料。但是包装和报纸回收公司说,他们依然沿用2016年的合同。

上周两公司开会决定继续合作。尽管作弊被曝光。

卡尔松说他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向瑞典垃圾回收公司送垃圾塑料,因为没有其他地方能够接收这么多垃圾塑料。挪威绿点公司将会见瑞典垃圾回收公司,不过可能谈分手的事。但卡尔森说,人们应该注意严守合同。

“如果让一个公司破产,谁也得不到什么好处。然后,我们可能被迫把所有塑料都用于燃烧燃料了。现在这也是唯一的选择。不过我们计划在2019年自己建设一个垃圾分类回收厂。“卡尔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