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诺贝尔奖,2019

“缺席”一年诺贝尔文学奖“补发” 波兰、奥地利作家获奖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消息:因丑闻“缺席”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当地时间10日回归,揭晓2018年、2019年两届得主,波兰和奥地利作家分获殊荣。

  瑞典文学院当地时间10日下午宣布,将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Olga Tokarczuk)。颁奖词中称赞她“用百科全书式的热情来表达作为一种生活形式的、跨越边界的叙事想象力。”

  瑞典文学院同时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Peter Handke)。颁奖词称,“在其颇具影响力的著作中,用语言的独创性探索了人类体验的外延和特质。”

  2018年,瑞典文学院卷入丑闻导致信任危机,诺贝尔文学奖百年历史中罕见地宣布推迟颁奖,令开出“双黄蛋”的2019年度颁奖备受瞩目。10日获奖的托卡尔丘克和汉德克均是舆论预测的诺奖得主“大热人选”。

  托卡尔丘克1962年生于波兰。她毕业于华沙大学心理学系,被认为是当代波兰最具影响力的小说家之一,同时是一名心理咨询师。1987年,托卡尔丘克以诗集《镜子里的城市》登上文坛,而后接连出版长篇小说《书中人物旅行记》《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等代表作。她善于在作品中融合民间传说、神话、宗教故事等元素,映射波兰的历史命运与现实生活。她曾两次获得波兰文学最高荣誉尼刻奖评审团奖,四次获得尼刻奖读者选择奖。

  2018年,托卡尔丘克凭借小说《云游派》(又译作《航班》)摘得布克国际文学奖,2019年再度入选该奖项提名,亦跃升成为诺贝尔文学奖实力候选人。

  汉德克1942年出生于奥地利克恩滕州。他身兼小说家、诗人、编剧和电影导演数职,无论在哪个领域都称得上高产和声誉斐然,被认为是当代德语文学最重量级的作家之一。汉德克在格拉茨大学学习法律期间便出版了第一部小说《大黄蜂》,后退学专注文学创作。

  汉德克的代表作包括小说《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重现》《无欲的悲歌》,剧本《骂观众》《卡斯帕》《形同陌路的时刻》等。他曾于1973年获德国文学最高荣誉毕希纳奖,2009年获卡夫卡奖,2014年获国际易卜生奖。

  在电影创作领域,汉德克与门德斯合作的《柏林苍穹下》(又译作《欲望之翼》)载入电影史经典,他自编自导的电影《左撇子女人》和《缺席》分别曾于1978年和1992年获戛纳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影片奖提名。

  另据瑞典通讯社报道,2018年瑞典文学院一名女院士的丈夫被曝出涉嫌性侵、性骚扰及泄露文学奖获奖者姓名,令瑞典文学院深陷信任危机,多名院士先后辞职抗议,导致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工作无法继续。为恢复声誉,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在2019年经历了自1901年以来的最大调整,并在评委会中增加5名外部专家以确保评奖的独立性和公正性。(责任编辑查正富 主编陈雪霏)

双倍放送!诺贝尔文学奖缺席一年今回归 两届得主同揭晓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记者 陈爽)报道: 一年一度的诺贝尔奖“开奖季”仍在继续。瑞典时间10月10日下午,因丑闻而缺席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宣告“回归”,瑞典文学院将揭晓2018年和2019年两届文学奖的得主。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奖典礼现场。

  【走出丑闻阴影?诺贝尔文学奖将公布两年获奖者】

  据报道,2018年时瑞典文学院发生了一起丑闻,导致该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没有颁发,并被顺延到了2019年。在诺贝尔文学奖的百余年历史中,推迟一年颁奖的情况十分罕见,上次出现还是在1949年,距今将近70年。

  导致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难产”的,是前瑞典文学院院士、前诺贝尔文学奖评委弗罗斯滕松的丈夫——让-克洛德•阿尔诺。

  阿尔诺是一位颇有名气的摄影师。2017年11月,18名女性出面指控他涉嫌性侵、性骚扰,部分事件就发生在归属于瑞典文学院的场所。此外,阿尔诺还涉嫌先后7次泄露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名单给博彩公司。

  这一丑闻让瑞典文学院陷入史无前例的危机,多名院士先后辞职抗议,导致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审工作无法继续,被迫取消。

  为恢复诺贝尔文学奖的声誉,2019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经历了自1901年以来的最大调整。评委会中增加了5名外部专家,他们在评选过程中也拥有发言权和投票权。诺贝尔基金会主任海肯斯滕表示,这将证明“评委会已与去年的事件明显脱离”。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2018年5月4日,瑞典学院代理常任秘书长Anders Olsson宣布,推迟颁发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

  【谁最被看好?中国作家残雪成热门,余华、杨炼上榜】

  虽然2018年的丑闻负面影响很深,但不可否认的是,诺贝尔文学奖依旧是世界范围内影响力最深远、最受关注的文学类奖项。

  截至10月6日,英国博彩公司NicerOdds的赔率榜显示,最有可能获得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是加拿大女性安妮•卡森,安妮•卡森的写作涉及诗歌、散文、批评、小说等多种形式,曾出版《爱欲这苦甜》《玻璃、讽刺和神》《红色自传:诗体小说》《夜》等多部作品。

  2018年获得了替代版诺贝尔奖——“新学院奖”的法属瓜德罗普作家玛丽斯•孔戴则位列第二。

  另一方面,中国作家残雪、余华、杨炼等也榜上有名。其中,残雪一度登上赔率榜第三位,成为热门夺奖人选。

  残雪原名邓小华,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突围表演》,小说集《黄泥街》、《天堂里的对话》、《苍老的浮云》等,其部分作品被译介到法国、意大利、德国等国家。

点击进入下一页

英国博彩公司Nicerodd发布赔率榜,中国作家残雪一度位列第三。(图片来源:Nicerodd网站截图)

  【那些年的等待:诺贝尔文学奖与中国文坛】

  尽管每一年,外界对入选的作家名单和最终获奖者都有种种猜测,但这些猜测绝大多数很难被证实。

  据报道,每一次诺奖委员会的提名名单和意见都会被保密50年。也就是说,201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名单至少要到2069年才会公之于众。

  根据诺贝尔奖官网已经公开的资料,在中国作家中,胡适曾于1939年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1940年,林语堂被美国作家赛珍珠等人提名;1950年,赛珍珠再次提名林语堂作为候选人。可惜的是,胡适与林语堂均未得奖。

  一直到2012年,莫言摘得诺贝尔文学奖,成为首位获得该奖项的中国籍作家。诺奖评审委员会表示,莫言的作品“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国作家莫言。

  【评选也有争议?名作家被遗漏、圈外人获殊荣】

  自1901年以来,已经有百余位优秀作家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不过,在百余年的历程中,诺贝尔文学奖也难免遗落了许多光彩璀璨的“文学明珠”。

  从托尔斯泰、易卜生、哈代、契诃夫、卡夫卡、高尔基、左拉、乔伊斯等已经故去的文坛大家,到众位当代名家,每到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之际,有关诺奖“遗珠”的讨论都会成为热门话题。

  2018年底故去的色列作家奥兹就是一位公认的“遗珠”。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奥兹发表了多部小说,被翻译成50多种文字;此外,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生前也是夺奖热门,但却一次次与该奖项失之交臂。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日本作家村上春树。

  在目前仍可能获奖的作家中,日本的村上春树常年位于诺贝尔文学奖各大赔率榜的前列,但却从未得奖,被戏称为“万年陪跑”。他的文风细腻简洁,十分优美,但较少涉及政治体裁且缺乏对社会问题的尖锐批判,其代表作有《且听风吟》《挪威的森林》《IQ84》等。

  另一方面,诺贝尔文学奖也存在着不少令人意外的“操作”。比如在1953年时,将文学奖授予英国前首相丘吉尔;2016年时,又将该奖授予美国民谣音乐家鲍勃•迪伦……也许,这份“捉摸不透”的神秘感,也是文学的魅力之一。(责任编辑查正富 主编陈雪霏)

诺贝尔文学奖将颁出“双黄蛋” 得主会是谁?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记者 上官云)报道:瑞典时间10月10日下午1时,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将揭晓。此前,201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因故未能按时颁发,所以今年将同时揭晓2018年和2019年的获奖者,被戏称为“双黄蛋”。

  而且,在前不久公布的一份有关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赔率榜”上,也出现了不少中国作家的名字,都有谁呢?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为何是“双黄蛋”?

  与近几年不同的是,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将颁出“双黄蛋”,为啥?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瑞典学院的危机对诺贝尔奖产生不利影响。图为当地时间2018年4月12日,瑞典学院常任秘书长Sara Danius接受采访,她因丑闻事件引咎辞职。

  这还要从之前的一件丑闻说起。2017年,法国摄影师阿尔诺卷入性侵丑闻,而阿尔诺正是瑞典文学院院士佛罗丝登松的丈夫。

  众所周知,瑞典文学院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审机构。此外,阿尔诺还涉嫌先后7次泄露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名单给博彩公司,他与妻子均受到贪腐指控。

  夫妻二人一连串的丑闻令瑞典文学院陷入严重的信任危机,多名院士先后辞职抗议,最终导致评审没办法再继续下去。

  在舆论压力之下,2018年5月4日,瑞典文学院宣布停颁2018年的文学奖。据悉,这一年的文学奖会延至2019年颁发,届时将会同时揭晓2018年与2019年两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据悉,停发当年的文学奖不是特例,瑞典文学院历史上也曾5次推迟颁发文学奖。不过,因性丑闻停发文学奖,瑞典文学院名誉严重受损,这在诺贝尔奖历史上很少见。

  2018年的“替代版诺奖”咋回事?

  有意思的是,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宣布停颁后,还出现了一个据说是“一次性”的文学奖。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图为当地时间2018年5月4日,瑞典学院代理常任秘书长Anders Olsson接受采访,宣布推迟颁发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

  当时,此事一出,瑞典专栏作家亚历山德拉·帕斯卡里杜深感愤怒与羞耻,她和100多名瑞典作家、记者等文化圈人士宣布成立名为“新学院”的组织,自行颁发文学奖。一度有人称之为“替代版诺奖”。

  相对于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奖项的评选流程更透明、更大众化。它是由瑞典各地图书馆管理员提名,选出47名候选人,之后就此进行网络投票,由逾3万公众投票选出最后的入围名单。

  奖项候选人不限来源国,但提名作家必须出版过两本书,且必须有一本在近10年内出版。公众投票将选出四位最受欢迎作家,最后由评审委员会决定一位获奖者。此奖项奖金高达100万瑞典克朗。

  2018年10月,来自法属瓜德罗普的女作家玛丽斯•孔戴获奖。

  赔率榜公布 有哪些热门中国作家?

  有趣的是,每次诺贝尔文学奖颁发前,人们都会开启一轮竞猜模式,预测可能的获奖者。

点击进入下一页

女作家残雪。中新社发 罗小韵 摄

  前不久,博彩公司NicerOdds公开了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据媒体报道,中国作家残雪、余华、杨炼等人也榜上有名,残雪还一度排名十分靠前。

  在这几人中,残雪知名度不算太高。她原名邓小华,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突围表演》,小说集《黄泥街》、《天堂里的对话》、《苍老的浮云》等。部分作品被译介到法国、意大利、德国等国家。

  余华则是读者比较熟悉的一位作家。他从1984年即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在细雨中呼喊》,还有热度颇高的中短篇小说《世事如烟》《现实一种》等数十篇。此外,《活着》(意大利文版)获1998年意大利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

  这次的诺奖得主会是谁?

  除此之外,也有媒体和读者对可能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做出猜测。

  比如,肯尼亚作家恩古吉·瓦·提安哥,这是一位常年处于诺贝尔文学奖赔率榜前列的作家,几乎年年都是大热门之一。

点击进入下一页

村上春树。新经典文化供图

  今年位居赔率榜前列的,还有一位女作家、加拿大诗人安妮·卡森,她的作品风格更倾向于古希腊和古典主义,被认为比较符合瑞典文学院的口味。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等都被认为是比较热门的人选。

  尽管读者们寻找蛛丝马迹,想要猜准诺奖得主,但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由于文学自身艺术特性,诺贝尔文学奖往往很难预测。比如,此前,村上春树几乎年年出现在赔率榜上,但又多次落空,被戏称为“陪跑王”。

  10日,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即将揭晓,你认为会花落谁家呢?(责任编辑查正富 主编陈雪霏)

2019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3人因这一发现获奖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记者 李弘宇)报道:北京时间10月7日下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人名单率先被揭晓:威廉·凯林(William G. Kaelin Jr),彼得·拉特克利夫(Sir Peter J. Ratcliffe)以及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获得这一奖项。获奖理由为“发现细胞如何感知和适应氧气供应”。

  由此,2019年“诺奖周”正式开跑。作为在生理学或医学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奖项之一,该奖项旨在表彰那些为世界现代医学史做出贡献的“巨人们”。

  118年生理学或医学奖史

  人类探索生命和疾病的曲折史

  自1901年首个奖项被颁发至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已走过118个年头。但多年来,很多人有一个疑惑,为何该奖项是生理学或医学奖,而不像物理学奖或者化学奖那样,单独设立?

  据称,这是因为在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时代,生理学指的是现在的许多生物学领域。按照诺贝尔1895年遗嘱中表达的意图来解释“生理学或医学”一词,可以使颁奖机构在颁发生物医学、临床医学等领域奖项时,有更大的自由。

  从1901年贝林因发明白喉血清疗法获奖起,至2018年詹姆斯•艾利森与本庶佑因发现抑制免疫负调节的癌症疗法,该奖项获奖人的研究领域涵盖生理学、遗传学、生物化学、代谢学及免疫学等,其中的一些更是彻底改变或推动了医学的发展。

  你知道从放血发展到输血的医学史吗?你知道胰岛素和青霉素是怎么被发现的?你知道人类为什么会衰老吗?回顾百年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获奖名单,你将能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6年12月10日,201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化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文学奖和经济学奖颁奖仪式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

  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如何产生?

  “删除测试” 成评选标准

  每年诺贝尔奖公布前夕,许多机构及个人都会参与到对获奖者的竞猜当中。其中,被视为“诺奖风向标”的“引文桂冠奖”尤其受人关注。

  该奖项按生理或医学、物理、化学、经济四个领域分类,根据研究人员所发表成果的被引用频次,来分析和预测最有影响力的科学家。自2002年以来,“引文桂冠奖”已经成功预测了50位诺贝尔奖得主,其中29位科学家荣获该奖的两年内获得了诺贝尔奖。

  但也有人就此提出了质疑:截至目前为止,该奖项的获得者已超过300人,假如以精确率计算的话,预测的准确率还有待商榷。那么问题来了,诺贝尔奖预测,是否真的有章可循?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2015年,瑞典诺贝尔博物馆展出的大发明家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手稿。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评委会成员、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临床综合生理学教授朱琳•吉拉斯称,一个科学家获提名的次数和知名度,并不是获得诺奖的必要条件。员会每年会获得数百项提名,约25%的提名人可能之前从未听说过,约75%的人可能是被人所熟知的。

  她说,在评选过程中,委员会通常会做一个“删除测试”:如果移除被提名人(的研究成果),是否依然能有发现或发明,其成果是否是推动相关研究继续发展的必要因素,提名人是否做出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发现等。

  “正如诺贝尔在遗嘱中明确称,这一荣誉应授予当年最重大的发现”,吉拉斯说,这一标准常常会在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评选中得以应用,其他学科则较少发生。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5年12月10日,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晚宴举行,诺奖获得者和王室成员出席了晚宴。

  “遗憾”与“惊喜”并存

  有诺奖遗珠,也有夫妻拿奖

  在诺贝尔奖的百年历史上,有很多科学类奖项实至名归,得到了科学界的一致认可,但是也有一些奖项的获奖者却引发争议。

  ——错过诺奖,令人扼腕

  DNA双螺旋结构的解析,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发现之一。沃森、克里克和威尔金斯因研究DNA双螺旋结构模型,获得1962年的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

  但对DNA结构的研究有重大贡献的罗莎琳•富兰克林于1958年因卵巢癌死亡,享年只有37岁。就连克里克也坦言道,如果没有弗兰克林的关键性研究,就不会有他们的成就。

  奥斯瓦尔德•埃弗里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科学家,他发现“基因转化现象”是由DNA引起而不是当时通常认为的蛋白质。他用了15年时间寻找相关证据,终于在1944年发表了决定性论文。因为在分子生物学和免疫学方面的杰出工作,他从上世纪30年代起几乎每年都被诺奖提名。

  然而,再多的工作也没能说服那时的核酸专家哈默斯顿。当时是卡罗林斯研究所化学教授的哈默斯顿,始终认为是蛋白质引起了遗传转化。甚至有传言认为,哈默斯顿阻碍了埃弗里获奖。

  不过,或许埃弗里没获奖的真正原因是时间。1962年的生理或医学奖颁发时,哈默斯顿已在铁证下屈服,可埃弗里再没机会获得诺奖——他在1955年就去世了。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卡尔-科里和格蒂-科里夫妇。他们均为194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他们和阿根廷医生奥赛一起,发现糖代谢中的酶促反应。

  ——夫妻拿奖,令人称赞

  在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历史上,曾有两对“夫妻档”同时获奖。

  美国科学家卡尔•科里与格蒂•科里夫妇因发现糖代谢中的酶促反应,而共同获得1947年生理学或医学奖。

  挪威科学家梅-布里特•莫泽和爱德华•莫泽夫妇因发现大脑的定位系统,而共同获得2014年生理学或医学奖。

  据报道,莫泽夫妇虽共同获颁诺贝尔奖,但两人并非同时得知喜讯。

  公布得主时,妻子梅-布里特正与同事在实验室讨论实验数据,她称因为讨论过程太有趣,差点没接到电话。同一时间,丈夫爱德华正在飞往德国慕尼黑的飞机上,因此未能实时得知获奖。

  大奖背后的趣事

  有人差点被问倒,有人跳舞庆祝

  2018年,日本免疫学家本庶佑在生理或医学奖颁奖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曾差点被一个问题难倒。

  有人问“人类是否可以征服癌症?如果可以,是在何时?”,他回答,不能确定“究竟何时”,但认为到2050年左右,人类或许可以抑制癌症增长。

  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授予美国科学家詹姆斯•罗斯曼、兰迪•谢克曼以及德国科学家托马斯•聚德霍夫,以表彰他们发现囊泡转运的调控机制。

  据诺贝尔奖官方消息,在得悉自己获奖时,托马斯•聚德霍夫的第一反应是,“真的假的?!”而兰迪•谢克曼则不断惊呼“我的天啊”,甚至还跳了一段“胜利之舞”。(责任编辑查正富 主编陈雪霏)

2019诺贝尔奖将陆续揭晓 文学奖缺席一年后“双倍奉送”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 (记者 郭佩珊)报道:金秋十月,硕果累累,第118个诺贝尔奖“开奖周”即将开启。10月7日起,6大重磅奖项将轮番揭晓,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因丑闻而停发的文学奖,将随2019年的奖项一同“双倍奉送”。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瑞典诺贝尔博物馆展出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手稿。

  诺贝尔奖历经百年,截至2018年,已颁出590个奖项,共935个个人或组织获奖。时至今日,诺贝尔奖一直都被视为各领域最重要的荣誉之一。

  关于诺贝尔奖,你知道多少?百年来,围绕提名与获奖,都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新一批“人生赢家”又会是谁呢?

  【诺奖小档案】

  名称:诺贝尔奖

  奖项:生理学与医学奖、物理学奖、化学奖、文学奖、和平奖、经济学奖

  首次颁发:1901年、1969年(经济学奖)

  颁奖日期:每年12月10日(诺贝尔的逝世日期)

  奖品:奖牌、证书、奖金(诺贝尔的遗产)

  评奖机构:各奖项指定的委员会

  发奖机构:诺贝尔基金会

  有资格的提名人:各评奖机构成员、各领域的专家、大学教授、前诺奖得主等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诺贝尔奖颁奖仪式现场

  【诺贝尔的馈赠】

  1833年10月21日,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在瑞典出生,他自小就对文学、化学、物理等方面产生浓厚兴趣,更走上了成为化学家的道路。在其一生中,共获得355项专利,更因发明硝化甘油炸药而闻名于世。

  然而,诺贝尔终生未娶,亦无子嗣。在其逝世前,亲兄弟也早一步去世。1895年,62岁的诺贝尔在遗嘱中写道,“请将我的财产变做基金,每年用这个基金的利息作为奖金,奖励那些在前一年为人类做出卓越贡献的人。”

  诺贝尔奖由此产生,并一直持续至今。

  【解密诺奖“前半生”:共完成18347次提名】

  根据诺奖基金会的规则,提名人与被提名人的信息将严格保密50年。截至目前,诺贝尔奖官方网站上仅公布了1966年(生理学与医学奖截至1953年、和平奖截至1967年)以前的信息。截至上述年份,诺奖一共完成了18347次提名。

  据了解,每年9月起,各大评奖委员会开始征集新一年的提名信息。次年3月至9月,他们将对收到的被提名人进行审查,并逐步缩小候选人名单。10月,当年获奖名单将公诸于世。

  2018年,因瑞典文学院院士家属深陷丑闻,该机构决定停颁当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改为与2019年的奖项一同颁发。因此,2019年文学奖的颁奖现场,将要“好事成双”。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2017年诺奖晚宴现场。

  【那些诺奖“陪跑大户”们】

  百年来,许多科学家因获诺奖而“声名大振”,然而,还有一些人,虽取得重大成就,却和诺奖“一直在错过”。

  如果瑞典原子物理学家莉泽•迈特纳还在世,她看到诺贝尔奖提名记录,大概会很郁闷。毕竟,40多年间,她曾被提名48次,却从未“走到最后”。

  据了解,迈特纳最重要的成就,被认为是解释了奥托•哈恩1938年发现的核裂变。她在一生中,共获得29次诺贝尔物理学奖提名,和19次诺贝尔化学奖提名,但都从未获奖。

  无独有偶,作为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也曾获得33次诺奖提名。1936年,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甚至提名弗洛伊德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在提名信中,罗兰写道:“我知道,乍一看,精神分析学家更适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但他(弗洛伊德)的伟大作品,在过去30年间深深影响了文学界。”

  然而,弗洛伊德最终还是没能将诺奖“收入囊中”。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爱因斯坦。

  【这些人你一定听过,

  他们都获得多少次提名?】

  诺奖官网数据显示,提出相对论的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被提名62次,在其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1921年,就获得14个提名。

  因“薛定谔的猫”思想实验,而被大众熟知的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先后获得41次提名,他于1933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奖时的11个提名人中,其中一个就是爱因斯坦。

  与爱因斯坦和薛定谔相比,法国物理学家居里夫人则“更具效率”,她仅被5人提名,就先后获得了两个奖项(物理学奖和化学奖)。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开奖现场。

  【2019年谁将“抱得”诺奖归?】

  9月24日,被誉为“诺奖风向标”的“汤森路透引文桂冠奖”名单公布,19位来自美洲、欧洲和亚洲的科研精英入选,掀起了新的一轮“诺贝尔奖猜想”。

  10月7日稍晚些,2019年的诺奖即将拉开帷幕,公布各奖项的具体时间如下(均为北京时间):

  生理学和医学奖: 不早于10月7日下午5:30

  物理学奖:不早于10月8日下午5:45

  化学奖:不早于10月9日下午5:45

  文学将:不早于10月10日下午7:00(2018与2019两年同颁)

  和平奖:不早于10月11日下午5:00

  经济学奖:不早于10月14日下午5:45 (责任编辑查正富 主编陈雪霏)

瑞典皇家科学院秘书长:更多的女性被提名诺奖是趋势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 澎湃新闻 (记者 贺梨萍 )报道:2019年诺贝尔奖揭晓之前,长期关注的一个问题重新引发外界期待:女性和非白种人在今年的这项大奖角逐中能否有所斩获?

  毕竟,在过去的2018年,加拿大科学家唐娜·斯特里克兰(Donna Stricklan)是继玛丽·居里(居里夫人)和玛丽亚·格佩特-梅耶(梅耶夫人)之后的历史上第三名女性物理诺奖得主。美国科学家弗朗西斯·阿诺德(Frances H. Arnold)也是继居里夫人、伊雷娜·约里奥-居里(玛丽居里的女儿)、多萝西·玛丽·霍奇金和阿达·约纳特之后第五位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女性。

点击进入下一页

  如何平衡这些所谓的诺贝尔奖“歧视”,瑞典皇家科学院采取了一些措施,其中包括希望能通过鼓励科学家提出更多样化的提名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邀请更多的女性参与提出候选人,以及修改邀请提名信的措辞,明确希望提名者考虑性别、地理和主题的多样性,同时也希望可以同时提名多个发现。

  据国际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官网报道,日前,《自然》采访了瑞典皇家科学院秘书长、生物医学科学家戈兰·汉森(Göran Hansson),谈及这些措施产生的影响。

  汉森透露,虽然不能给出任何确切的数字,但目前的提名似乎有一个积极的趋势,即更多的女性被提名。虽然这一变化很小,但这是一个趋势。瑞典皇家科学院将持续几年、非常仔细地研究这一问题,最后可能会得出确定的结论。

  然而,增加提名者中女性的比例似乎帮助并不大。汉森透露,“不幸的是,这似乎没有任何影响。结论是,女性提名女性的可能性并不比男性高。我们将继续跟进,但目前情况的确是这样”。

  除了性别以外,瑞典皇家科学院也在试图促进种族多样性。汉森提到,目前还不能说它是否有任何影响,因为我们评估性别方面的影响。“但即使在我们修改提名信之前,诺贝尔奖得主数量增加最多的国家之一就是日本”。汉森认为,这种现象本身挑战了所谓的美国白种人偏见。

  “我们在东亚看到了对科学的巨大投资,我们看到来自东亚的被提名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从长远来看,我相信这是值得的。”汉森表示。

  不过,瑞典皇家科学院仍致力于在种族方面进一步平衡。诺贝尔奖创始人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Bernhard Nobel)曾明确表示,颁奖时不应考虑国籍。永远不会对国家、种族或性别实行配额制度。“重要的是,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是因为她或他是最有价值的获奖者,这是毫无疑问的”。

  汉森同时提到,我们意识到,诺贝尔奖得主会成为榜样,尤其是来自不同种族的女性榜样非常重要。但是,与此同时,诺贝尔奖必须奖励做出最重要发现的人。“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么我们就低估了诺贝尔奖的价值,我认为这最终会伤害到所有人”。

  汉森还特别强调,瑞典皇家科学院和诺贝尔委员会之外的外部环境的变化非常重要:必须鼓励妇女学习科学,并在其整个学术生涯中给予公平的机会。

  “我们希望更多的国家能发展科学。而科学是一项昂贵的活动,也需要稳定的环境,所以在世界不同的地方,机会差别很大。我们希望这种情况会逐渐改变,这样更多国家的人就会有更多的机会从事科学事业,从而有更多的科学发现”。(责任编辑查正富 主编陈雪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