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被批“与诺贝尔奖混淆缺乏学术氛围”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斯德哥尔摩大学哲学教授11日在瑞典主流媒体每日新闻(DN)的辩论栏目发表署名文章“卡罗林斯卡医学院(KI)已经与诺贝尔奖混淆且缺乏学术氛围。”

 

k2文章说,如果有谁因为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马基亚里尼事件必须下台的话,那就是校长安德斯.哈姆斯坦。哈姆斯坦必须下台, 因为他犯有严重错误。这些错误都在2月9日布瑟.林德奎斯特在这个栏目发表的文章中有描述。最严重的是哈姆斯坦傲慢地放过了马基亚里尼的学术造假问题,尽管内部调查结果正相反。他继续允许马基亚里尼续他的合同。

anders_puff

ANDERS HAMSTAN.

如果要让人们对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有信心,需要比更换校长更激进的改变。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坏名声已经出去了。那就是其学术氛围有问题。

 

我试图用文学知识来谈谈什么是比较好的评估机制。我之所以对这些细节感兴趣是因为这正是大众的兴趣所在,那就是医学伦理。

 

80年代尤其在恩格鲁撒克逊世界建立了一个学科叫医学伦理。在瑞典这个学科设立的很慢。到八十年代末科学委员会还是决定设立医学伦理学。当时,哲学教授悦然.赫尔梅仁成为该学科的第一任教授。那时,他在隆德工作,所以,他的伦理学任务也在那完成。

 

后来找了一位服务于教堂的人,当时,人们对KI的许可问题不满。后来我也申请了这个职位。尽管我不是医学专业的,但也能在KI工作。

 

现在这个职位有了新的要求,都要求的是医生。最后,我的朋友吕虐(Niels Lynöe)得到了这个职位。我也去和他合作。我的想法是建立一个医学伦理中心,涉及斯德哥尔摩大学,皇家科技大学(KTH)和卡罗林斯卡医学院(KI)。这是可行的。我先去争得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同意,那时,校长瓦尔贝(Harrieth Wahlberg)请我吃中午饭。我成了KI附属医学伦理学教授,我获准可以在那里工作,但必须到外面找资助。我找到了,所以我一直在那里工作到2016年。我也在KI的伦理委员会里。

 

吕虐的接班人是赫尔格松(Gert Helgesson)。他是在公开自由竞争中获得这个职位的。(这回也没要求必须是医生)。一开始,他们问门特(Christian Munthe)是否愿意接这个职位,结果他不愿意。为什么?工资不是问题。任何一个大学都无法和KI的工资水平相竞争。问题是缺乏雇佣安全保障。在KI,人们必须自己在外面找财政支持。别人都不如门特有这本事。但我还是理解他的决定。高工资不能保证他的独立性。同时,赫尔格松又雇了一个伦理学教授,安妮卡.提贝尔。如果说此前的Bischofberger专业水平低,那么,这个提贝尔更有问题。她是移植外科医生。她参与国际反贩卖器官运动。她与NKS工作过。但是,她没有一点儿医学伦理研究背景。她怎么可能成为这个学科的教授呢?答案是编外,但她的工资和斯德哥尔摩省级官员的工资一样高。

这只是部分问题。但我想它折射了问题的全部。那就是:如果你找对了关系,在KI成为教授很容易。例如,人们和校长吃饭。人们受到天主教堂或者是省政府的赞助,或者是通过猎头猎到的象马基亚里尼这样的人。

 

但同时,也可能非常难成为教授。有时,你有足够的资格证书也不一定能成为教授。

总之,进入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不是那么难。人们就在那坐着,象马基亚里尼那样有明确的任命。于是就出现了这种,校长先解释说没有学术造假,但过一会儿,就发现有了。

 

在这样的环境里,教授和其他研究人员有很高的工资,但是,不干实事也有校长的认可。校长坐得稳,但是,校长迟早也要遇上麻烦。

 

当然,马基亚里尼事件也能伤害诺贝尔奖的名誉。更严重的是诺贝尔奖损害了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和诺贝尔奖混淆在一起了。当人们用诺贝尔奖的光环来照耀的时候,人们就站稳脚跟了。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不是什么真正的大学。人们必须挽回公众的信心。传统学术研究氛围必须得到尊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自由的富于批评的学术研究环境。难道这不是我们纳税人有权期盼的大学吗?

 

该文章发表后的第二天,2月12日,卡罗林斯卡医学院院长哈姆斯坦宣布辞职,承认有责任。2月7日,卡罗林斯卡医学院诺奖大会秘书长乌尔班.伦达尔宣布辞职。

IMG_2012当天,瑞典电视台Agenda栏目对瑞典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卡尔松(Arvid Carlsson)采访时,卡尔松说,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理事会领导层都应该辞职。这个丑闻对诺贝尔奖起到了非常负面的作用。

 

事情的起因是2010年来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工作的客座教授意大利裔瑞士出生的保罗.马基亚里尼在未经动物实验就直接把他的人工合成气管加干细胞在人体上做试验,试图用人工合成气管加干细胞移植治病救人。结果,病人手术后相继死去。2013年就有人反映这样做不行。但是,卡罗林斯卡医学院领导层没有采取措施阻止继续试验。2014年马基亚里尼在俄罗斯为一名女舞蹈家做气管移植手术。手术刚一结束,就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手术成功,但是,后来,她也去世了。

 

瑞典电视台制片人林德奎斯特跟踪马基亚里尼一年,做成三集电视纪录片。1月28日播出后,立即引发各界的注意。但是,2月4日,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理事会依然对校长哈姆斯坦表示完全信任。但9日,11日的两篇文章直接要求校长下台。12日,哈姆斯坦不得不提出辞职。

目前,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由一位医疗科研届的女同志担任临时院长。医学院对学术造假,和领导层企图隐瞒以及学术氛围问题分别进行独立调查。结果如何,人们将拭目以待。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最早是在1810年在瑞典国王的直接命令下成立的。当时是野战医院,专门治疗与俄罗斯打仗受伤的伤员的。后来,逐步发展学术研究。1901年开始颁发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多年来,克罗林斯卡医学院也因为诺贝尔医学奖而名声在外,闻名世界。

因为,早期国王是院长,所以,真正的院长就自称是副院长。但是,外人可能就叫他院长。他也可以叫大学校长。因为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一开始就叫医学院,insititute,后来也没有改成大学,university. 但是,实际上它就是大学。因此,无论说院长还是校长都是大学校长的意思。

 

今日头条:瑞典媒体调查导致卡罗林斯卡医学院领导层“地震”

诺奖得主卡尔松认为马基亚里尼事件对诺贝尔医学奖产生负面影响

今日要闻: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校长被批“有事实证据但还是让外科医生继续”

瑞典电视台新闻调查引发卡罗林斯卡医学院领导层地震

老瓦退役 仪式隆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