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吉利

放虎归山——吉沃十年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选自2020年4月1日的吉利故事:吉利于十年前并购沃尔沃时无人看好,但在十年后,两者的结合已经被证明是天作之合。回望过去,看看吉利并购沃尔沃背后的故事。

2009年时,沃尔沃的经营陷入困境,福特于2010年3月28日宣布将沃尔沃出售给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在当时的全球汽车市场上,吉利还是名不见经传的中国汽车品牌。

当时沃尔沃的亏损严重,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福特急需出售沃尔沃以稳定其濒临崩溃的财务状况。但是出售给谁呢?选择似乎很不多:一边是两家可能资金不足的财团,另一边是吉利——一家年销量30多万辆的中国汽车公司。

最终,福特选择了吉利,历史由此谱写。2010年8月2日,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与福特当时的首席财务官 Lewis Booth进行了里程碑意义的握手。如今,在即将迎来并购十周年之际,沃尔沃的现状证明了沃尔沃现在是盈利的、稳定发展的,并受到了全球的瞩目与赞赏。

在这10年时间,沃尔沃从一家依赖于忠诚度高但逐渐减少的北欧客户群的较小规模公司,转变为一家在三大洲生产的全球高端汽车品牌。如何将欧洲的工艺和技术与中国的效率和灵活性相结合,沃尔沃的发展成了一个教科书般的例子。

吉利控股集团主席李书福和福特时任首席财务官Lewis Booth

在收购同年的一场活动中,李书福将沃尔沃描述为一只被吉利“放虎归山”的老虎,这令人印象深刻,但当时很少有业界人士能理解其含义。他们指出,沃尔沃的产品线与当时吉利有限的低端经济型汽车之间无法形成协同效应。连像福特这样的汽车巨头都失败了,吉利究竟怎样才能创造出必要的规模经济,使沃尔沃在与强大的德国高端汽车品牌的竞争中胜出呢?

可伸缩产品架构 (SPA)

吉利相信,沃尔沃作为拥有80年历史的汽车品牌具有足够的竞争力和吸引力,因此帮助沃尔沃筹集了110亿美元资金,使其能够发展自己的技术以取代福特的技术。尽管研发资金充足,但沃尔沃依旧需要精打细算。替代性模块架构将建立在一个核心平台上——可伸缩的模块化架构,或SPA。这样才就能有足够的灵活性来支持SUV、货车和轿车的研发,使其不仅可以在沃尔沃的两家欧洲工厂进行组装,还可以在中国和美国的工厂进行组装。

这种灵活研发生产的模式有助于沃尔沃销量提升,使投资获得回报,这是沃尔沃迫切需要的。2010年,沃尔沃仅售出373,525辆汽车。吉利承诺,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80万。在过去10年里,沃尔沃始终追随这一目标,销量不断增长,——在2019年,沃尔沃在全球售出了705452辆汽车。

开发一个灵活具有可延展性的平台并不是什么激进的事,但是沃尔沃的引擎战略一定是。当那些高端竞争对手为客户提供6缸、8缸甚至12缸发动机时,沃尔沃却决定它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稳定的四缸发动机系列,接着再加入一个三缸发动机。通过涡轮增压系统以及可以被称为是沃尔沃最具远见的电气化系统,电力需求将得到满足。“那些以气缸数量论英雄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沃尔沃CEO Hakan Samuelsson 这样断言道。

通过这一系列举措,吉利做到了许多行业分析师曾担心吉利做不到的事情,并且保持了一定的距离。沃尔沃的母公司迅速推动了沃尔沃在中国的生产基地扩张,先是在成都,然后是大庆,但由工程技术方面引领的品牌复兴几乎完全是沃尔沃瑞典的事情。然而,吉利正准备充分利用沃尔沃的专业技术,制定一项大胆的计划。这个计划的目标是改进沃尔沃自己的车型,将业务范围扩大到SPA平台的规模限制之外,并在此过程中创造出被专家们认为“永远不可能存在”的协同效应。

位于沃尔沃全球总部哥德堡的吉利创新中心Uni3大楼

So, in 2013, Geely and Volvo together established the China Europe Vehicle Technology Center, or CEVT for short, in the heart of Volvo’s home city of Gothenburg. The goal was to produce a shared platform that could be used by Volvo, Geely and also by two new brands that would leverage the shared expertise – the electric performance brand Polestar and the youthful Lynk & Co.

The new R&D center, led by industry veteran Mats Fagerhag, operated very differently to Volvo’s own development hub. Here ‘Geely speed’ met Volvo patience to create an almost start-up environment. Fagerhag equated the differences in approach to preparing for a journey. In Sweden the planning is done before setting off whereas in China, it’s done on the move. “They jump into the car and start driving immediately,” he said. “This pace was something we had to get used to.”

It paid off. The first iteration of the Compact Modular Architecture, or CMA, was completed in just three years.

吉利路桥工厂总装线

CMA基础模块架构现在支撑着紧凑型SUV沃尔沃XC40,去年该车型在沃尔沃全球销量排行榜上跃居第二,仅次于XC60。它也用于Lynk & Co 多种车型(03以及以上)和新近推出的极星2。此外,它应用于于吉利Coupe SUV星越和概念车Preface,Preface将是吉利首款高端运动型轿车。

由沃尔沃运营的台州路桥工厂也是高效的表现,该工厂为沃尔沃、极星和领克品牌生产基于CMA架构打造的产品。这就是吉利的雄心所在,CMA基础模块架构有潜力成为世界上最广泛应用的模块架构。这一系列的合作使得沃尔沃不断受益。自2011年以来,随着销售额持续攀升,沃尔沃公司一直处于盈利状态。中国已经成为沃尔沃品牌最大的单一市场,占2019年总销售额的22%,美国位居第二。

沃尔沃持续引领全球汽车行业的对话与合作,尤其是在安全和电气化方面。今年它的目标是实现20%的销售车辆是插电式混动或纯电汽车。沃尔沃承诺,到2025年,在其全部售出的汽车产品中将有50%是电动汽车。与此同时,沃尔沃宣布其所有2021年款车型的最高时速将被限制在180公里/小时(112英里/小时),这一安全承诺对追求速度的高端市场来说,就像它当初决定只生产四缸发动机一样具有挑战性。

沃尔沃XC40

在沃尔沃被吉利收购以来的10年时间里,人们基于过往的经验,对这场收购所可能产生的结果从来没有停止负面的揣测,但沃尔沃并没有受到这些预测的影响。吉利的轻触式运营策略帮助沃尔沃茁壮成长,同时也照亮了吉利自己的成功之路。正如沃尔沃首席执行官Samuelsson 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所说的那样:“也许传统的智慧并不总是正确的。你可能会大获成功也可能会一败涂地,但是你永远可以做得更好。”

2020年4月01日 | Geely Stories

沃尔沃轿车和吉利汽车合资生产电动车和电池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吉利收购沃尔沃十年以后,不但汽车生产量大幅上升,利润率也有6%的富余。日前,母公司吉利和瑞典分公司沃尔沃轿车宣布,他们再次合资成立一个新公司,专门生产电动汽车和电池。

据瑞典每日新闻报道,新公司各控股50%。 主要生产电动车和电池。德国有报告认为汽车行业将在2030年以前消失,面临大量失业。但是,沃尔沃公司总经理霍坎.塞缪尔松说,他不这样认为。自从去年解雇了650名行政人员,目前乃至今后一段时间还没有大批解雇人员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