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杨春贵

今日头条:中瑞新冠肺炎专题研讨会近日在北京(线下)和斯德哥尔摩(线上)成功举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编辑陈雪霏) 6月8日上午9点(北京时间下午3点)由中华中医药学会和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承办,由瑞典的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瑞典中医药学会和针灸学术研究会协办的中瑞新冠肺炎专题研讨会拉开了序幕。           

 中日友好医院中医部主任张洪春教授和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终身教授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曹义海教授主持了本次研讨会。

中方参会嘉宾是三位顶尖级抗疫专家,他们是中科院院士暨首席研究员仝小林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和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黄璐琦教授,国家中医医疗救治专家组副组长北京中医医院的刘清泉院长。

瑞典有四位演讲嘉宾,其中两位是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曹义海教授和临床病理学专家Laszlo Szekely教授,另外两位是来自瑞典中医药学会和针灸学术研究会的杨春贵会长和张东青副会长,他们俩都是从事临床工作35年左右的中医中药和针灸资深专家。

 研讨会由仝小林院士的《经典的智慧和现代疫病》演讲精彩开篇,然后是黄璐琦院士的《新冠肺炎相关药物研制对中药新药研发的启示》深入浅出地探讨了化湿败毒方等中医抗疫方剂的研发和临床应用,接着是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曹义海院士着重讲解了在瑞典医院使用《阻断VEGF治疗Covid-19重症患者》的最新医疗技术和原理,Laszlo Szekely教授用几十张病理解剖切片研究和证实了《新冠导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病理学改变》,让所有与会者都亲眼目睹了新冠病毒对人体脏器的严重损伤。 随后上台演讲的三位中医专家都具有临床第一线几十年的工作经验, 去年初新冠肺炎爆发时首先带领医疗队奔赴武汉的刘清泉院长也是当时的方舱医院院长,2002年中国南方“非典”爆发时他也是前沿阵地的“指挥官”,有丰富的抗疫经验,他的讲座《新冠肺炎的中医药临床研究》给所有中医学者治疗新冠打开了思路.

新冠肺炎是瑞典近一百年都没有遇到过的瘟疫,瑞典的医疗系统起初几乎没有应对疫情大流行的经验,导致当时很多病人无药可医,无处可去。

瑞典中医药学会在杨春贵会长的带领下,立即组织起瑞典中医抗疫专家团队,积极努力地和中国的抗疫专家直线联系,认真学习和研究中国的抗疫经验。仅去年上半年瑞典中医药学会就率领全体会员聆听了钟南山,张伯礼,黄璐琦,仝小林和刘清泉等知名抗疫专家的网上视频讲座数十次。 学会的所有中医师都从中学习和汲取到了大量的中国抗疫经验,并且结合瑞典的实际情况把这些专家的宝贵经验运用到了瑞典的抗疫战斗中。至去年底,学会的中医师们为3500多例确诊或疑似的新冠病人进行了中医中药治疗,几乎所有的患者都得到了康复。

 杨春贵会长在本次研讨会的演讲题目是《学习国内专家抗疫经验临床体会》,他认真地向中华中医药学会的领导和与会抗疫专家们汇报了瑞典中医药学会和针灸学术研究会学习国内抗疫经验和学会所有中医师在瑞典临床实践中摸索总结抗疫疗效的过程。 

杨会长以三个亲身经历的瑞典新冠患者中医诊断治疗过程作为真实实例,从理论到实践详细地分析了使用中国的抗疫方剂加减后让患者从重症变轻症,轻症变痊愈以及阻止中症变重症的成功案例。三位瑞典新冠患者当场讲述了他们自己接受杨会长的中医诊断治疗下服用中药汤剂的体验,用生动的言语再次验证了中医中药抗击新冠肺炎的有效性。

随着新冠疫苗的注射,瑞典的疫情逐渐趋于稳定。但是新冠病毒感染后出现的后遗症也渐渐成为不能忽视的社会健康问题。瑞典国家福利和健康委员会Socialstyrlsen建议对新冠后遗症的康复要多学科联合,其中包括物理治疗。

瑞典中医药学会和瑞典针灸学术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东青主任中医师在研讨会中介绍了近8-9个月来使用《针灸治疗新冠后遗症的临床体会》,他在演讲中逐一分析了十大新冠后遗症状产生的中西医机理,用临床实践验证了中医中药和针灸促进新冠后遗症患者康复的显著疗效。

张东青副会长还着重地讨论了针刺疗法加快新冠后遗嗅觉味觉丧失恢复的特效穴位,并且首次提出湿邪浸渗清窍导致嗅路损伤的病因病机。

整个研讨会持续了三个半小时,在线下有中国科协,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华中医药学会的领导和急诊及肺系病的专家学者近50人在北京主会场观看,而另有中瑞观众2000余人在线上关注。七位中医专家和教授高水平的演讲得到了参加此次论坛全体观众的关注和赞扬。很快就有瑞典观众发来短信说“这次抗疫论坛,规格之高,内容之精彩,终于让海外游子得到了很好的信息及学习机会!”

中瑞新冠肺炎专题研讨会获得圆满成功,这次研讨会是中国科协主办的“中国-瑞典抗击新冠肺炎联合行动计划学术交流活动项目”的一部分。瑞典中医药学会和瑞典针灸学术研究会将继续与中华中医药学会保持沟通和积极联系,不断提高学会自身的中医学术水平,努力为所有在瑞典从事中医中药针灸的专业人员提供服务,为瑞典人和居住在瑞典的华人华侨健康提供服务。

 瑞典中医药学会和瑞典针灸学术研究会秘书处供稿

编辑 陈雪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