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瑞典新冠

瑞典疫情呈下降趋势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继4月中旬瑞典新冠疫情达到高峰时段之后,近一个月逐渐趋于下降趋势。尤其是斯德哥尔摩,疫情重灾区,死亡人数也从原来的高峰时期200人,到100人,现在到70人左右。

据报道,现在病房已经不那么紧张了,但是,全国各地的防护用品依然有吃紧的趋势。

瑞典其他地区有的个别地方出现了感染增长的趋势。

瑞典根据自己的国情确定了一条靠自觉,在政府号召和建议下,大部分自家隔离,自觉隔离的办法应对疫情。

世界真小。当记者听朋友说,瑞典第一个死亡的一位老人是索马里人时,很快就爆出消息,索马里族群聚居区死亡率和感染率都比较高。瑞典每日新闻专门报道了该地区的情况,主要是他们从事服务业的人多,同时居住条件比较拥挤。因此,无法很好地隔离。

今天,听夫君说,他的一个学生正好就是那位第一个死去的老人的孙女或外孙女,结果也是高烧39.5度,咳嗽。给1177打电话,医生说,你可以来医院。但没说怎么来。老师建议她打112,叫救护车。果然她叫了救护车。到医院以后,医生说,你这种情况还不能进重症监护室。既然无法接受你住院,你就在家里休息,隔离。我们也不给你测试。因为如果不采取施救措施,测了也是白测。这是瑞典人的观点。所以,只有那些呼吸出现困难的人才接到医院,用呼吸机,插管等等。不然,你就在家里自己忍着。真正的斯巴达克斯!

瑞典人就是这样干挺!

公园里跑步的人越来越多。越是艰险越向前,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强壮。

勤洗手,在家隔离,增加营养,多休息。

4月21日瑞典新冠疫情发布已达高峰

来源中国驻瑞典使馆经商处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4月21日下午,瑞典公共卫生局(以下简称卫生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重点内容如下:
1、目前全球大约有240万新冠病例,死亡人数为17万。欧洲已接近100万病例,其中10万人死亡。在瑞典,数字有一些回升,但不会太多,重症监护患者数量没有太大变化,保持稳定。
2、今天看到大量的死亡数字,实际是前几天的总和。死亡人数似乎已经到了峰值,有可能会按照平缓趋势持续下去。
3、统计学家和数学家在统计时发现,最高新病例发生在4月15日,按照这个模型,一周前就已经达到了高峰。但这并不意味着传播会停止,只是可能已经达到曲线的峰值。根据预测,5月1日斯德哥尔摩会有三分之一的居民被感染,但需要记住,三分之二的人还没有被感染,而且仍然可能被感染。
4、国家卫生和福利委员会表示,该组织开发的知识汇编、指导原则和培训方案旨在为雇主和护理人员提供支持,以便他们可以加强员工队伍的防护意识并照顾患者。
5、确保医用防护设备的供应仍然是一项挑战。洗手消毒液和手套数量充足,但仍有一些材料很难满足需求。卫生局继续调配医疗资源,包括医护用品、病房和医护人员。今天可用的重症护理病床数量是1125个。
6、在瑞典武装部队及其直升机的支持下,运输患者工作组已于本周开始工作。目前,全国重症监护病房的负荷量与此前持平,但各地区有较大差别。现已组建了国家协调小组,从今天开始工作。
7、提问:丹麦可能在5月11日之后允许最多500人的公共集会,瑞典是否也在考虑这一点?
Anders Wallensten答:不,现在不行。我们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计划,我们正在研究何时局势可能会有一些缓解,以及现在首先要做什么。危险还没有过去,而且瑞典和丹麦不在同一水平和位置。
8、提问:之前卫生局说要增加新冠肺炎测试数量,请问何时开始增加?
Anders Wallensten答:根据护理能力可行性分析显示,目前的医疗水平未增加到可以大范围测试的程度。这就如番茄酱效应一样,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准备所有步骤,然后会快速实施。增加测试的策略是上周五提出的,会在不久的将来落实。一开始会很慢,但增速很快就会变得明显。
9、提问:关于国家卫生和福利委员会提出的保持防护设备库存是持续挑战这一问题,希望了解缺少的是什么物品?
Taha Alexandersson答:现在我们缺少防护服。具有合格的质量、正确的CE标志并通过测试的产品很难买到。当谈到FFP2和FFP3医用口罩时,Taha Alexandersson表示,我们对即将到来的更大规模的交付寄予厚望。目前的储存可以满足24-48小时的需求。
10、提问:前流行病学专家Johan Giesecke表示99%的人口被感染而没有任何症状,请问Anders Wallensten对此有何评论?
Anders Wallensten答:我对此无可奉告。他的意思可能是说人们有轻微的症状,但不知道是否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不能确定他说了些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们,5月1日可能会有三分之一的斯德哥尔摩人被感染。
关于该问题的背景:瑞典电视台4月21日报道,瑞典前流行病学专家,现任世界卫生组织顾问Johan Giesecke称,在斯德哥尔摩接受测试的200名献血者中,有11%的人已被检测出新冠肺炎抗体呈阳性,其中99%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感染。Johan称,患者中有的有轻微症状,有些人病得很重,甚至死亡,但这只占被感染者中很小的比例。他估计已经有50万-60万名斯德哥尔摩人被感染。同时,来自公共卫生局的雇员Lisa Brouwers也做了类似的研究,用完全不同来源的数据得出了同样的结果。
编辑 陈雪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