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首相勒文再次被反对党投不信任票勒令一周后辞职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上周由于瑞典极右翼民主党的提议,瑞典议会对现任首相勒文提出不信任动议。议会议长诺伦同意动议投票。结果周一早上也就是6月21日上午议会投票结果是181比109的压倒多数同意了对勒文政府的不信任。52人弃权。

诺伦说,投票结果是勒文首相要么在一周后辞职,让议会选出一个新政府,要么就是举行新的选举。按规定,瑞典大选将在明年9月份进行。

但是,最近因为勒文政府没有争得左翼党同意就通过了要对新建住房抬高租金,这下激怒了左翼党。本届勒文政府与左翼党和绿党组团,但似乎并没有与左翼党绑定。左翼党一贯主张从简,反对大车大房子的奢侈浪费。新房抬高租金可能会导致很多收入不好的人负担不起,或者增加生活困难。总之,当极右党党民主党要罢免勒文时,左翼党立即表示不支持勒文,可谓落井下石。

当然,当天当议会投票结束后不到两小时,左翼党党首,去年9月刚上任的怒视.达尔古斯塔立即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我们希望勒文继续回来当首相。但前提是撤销涨租金的决定。这位1985年出生的女党首说,我们希望政府来找我们谈,如果他来找我们,我们还是愿意他继续当首相。但必须根据我们的意愿行事。

勒文首相两年前刚上任就被罢免了。但是,后来,经过妥协协商,又回来了。回来的条件就是执行反对党的预算。自己没有什么权力。

勒文比较有名的举措就是打击犯罪,增加警备。其他方面都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力。不信任投票结束后,中央党和自由党都表示支持反对党的决定。因此,这次勒文是否能在一周后力枉狂澜,还真难说。

在过去两年里,绿党女党首略文也辞职了。左翼党原来的老党首很爱高调,后来也退休了。新上来的80后很冲。立即就把勒文罢免了。不过,如果勒文停止涨租金,左翼党表示还会继续支持他当首相。问题是社民党加上所有的左翼党和绿党是否能抵挡过温和党,基督教民主党和右翼民主党还是个问题。至少目前看不到希望。

音频和视频:中欧文化协会举办文艺汇演和新疆图片展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6月20日,中欧文化协会在斯德哥尔摩卡尔贝城堡附近举办文艺汇演和新疆图片展。部分视频和音频转播。

雪霏和昌如一起表演舞蹈《女儿情》。

下面是陈艳康的音频演唱,《如果爱还在》。

https://emea01.safelinks.protection.outlook.com/?url=https%3A%2F%2Fkg.qq.com%2Fnode%2Fuser%2F9a51039179%2Fsong%2Fplay-5183311872%3Fs%3Dis9C7eiP2guYviwT%26shareuid%3D61949e802628348332%26topsource%3D%26chain_share_id%3DEfGiofXMxtWZoJJPjMsSPA6-jVmBqJH89pTr2kefPtM%26g_f%3D&data=04%7C01%7C%7C177870e05c6945c61b2208d93490de1f%7C84df9e7fe9f640afb435aaaaaaaaaaaa%7C1%7C0%7C637598619065808904%7CUnknown%7CTWFpbGZsb3d8eyJWIjoiMC4wLjAwMDAiLCJQIjoiV2luMzIiLCJBTiI6Ik1haWwiLCJXVCI6Mn0%3D%7C1000&sdata=Z3vdQwgnOXjQROLiJs%2FYCp5MblTlWwwB4PSmqV5J%2BkA%3D&reserved=0

中欧文化协会2021春夏汇报表演及新疆图片展在斯德哥尔摩举行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6月20日,斯德哥尔摩进入夏日炎炎第二天,最高温度高达29度。在这个高度温暖的日子里,中欧文化协会2021 春夏汇报表演及新疆图片展在斯德哥尔摩卡尔贝城堡后边的大桥上成功举办。

这里通风良好,环境舒适宜人,在夏日的阳光下,很多人在这里享受日光浴,或者是在这里散步或者骑自行车经过。

中欧文化协会会长陈雪霏说,今年春夏,瑞典疫情依然严重,因此,中欧文化协会搞了网上唱歌跳舞的活动。人们各自在网上搞一些有利于健康和消除焦虑的活动,例如跳舞和卡拉OK。现在,马上就到瑞典的仲夏节了,气温升高,病毒感染人数迅速下降,人们在可控范围内严格按照最严格的规则进行,八人以内。活动的目的就是促进中瑞文化交流并活跃各自的业余文化生活,消除焦虑和恐惧心理。

当天下午,按计划2点汇报演出正式开始。昌如和雪霏一起跳了排练了半学期的舞蹈《女儿情》。她们一直是通过网络视频每个周日一起练习的。这个舞蹈是广场舞和中国舞的结合,柔韧有余,好看却不累,音乐也优美,正适合中老年人锻炼身体之需。

两位老同志表演完以后,是我们的小朋友7岁的Lovisa晶晶和4岁的Elsa靓亮为我们表演歌曲。两位小朋友唱完中文歌曲还唱了英文歌曲和瑞典文歌曲,三种语言都会。仿佛是小朋友专场。最后,她们二人还合唱了一首歌曲。两位小朋友认真观看老同志的舞蹈。老同志看到小朋友演唱也分外高兴,感觉后继有人,大有希望啊!

表演期间,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把此前在新疆拍摄的反映新疆风土人情,大美新疆的图片也进行了展出,吸引了很多瑞典路人过来观看。他们赞赏新疆的美丽山水风光。

新疆乌鲁木齐大巴扎,木卡姆音乐表演,喀纳斯歌舞,维吾尔族姑娘顶碗的舞蹈,喀纳斯湖美丽的风景和五彩滩的雅丹地貌和禾木村的牧民房屋图片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真是太美太美。尤其是在喀纳斯湖的图片正好是清晨的雨雾笼罩下的绿色湖水,让人看了好清爽。和烈日炎炎形成对比。让人感觉很舒服,很养眼。

瑞典艺术家和律师莱纳特看完新疆图片给予高度评价。尤其是当他听说是瑞典人斯文赫定去过的地方并给雅丹地貌命名,更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那里真的是美不胜收啊!

还有一对夫妇也是驻足观看,听记者说是新疆图片展以后,对新疆的美丽感叹不已。大多数人都是特意绕道到图片前,边走边看。

由于疫情的原因,本次活动只组织了附近的7个人参加,包括副会长赵丽杰。

杨彼德帮助拍照和录像。另外,陈彦康在网上唱了一首歌。

音频和视频将在明天发布。敬请关注。

卡罗琳斯卡医学院研究表明母乳喂养对免疫力有决定性作用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诺贝尔医学奖评奖单位卡罗琳斯卡医学院的最新研究表明婴儿出生的最初几个月对免疫力的提升有重要作用。

研究表明婴儿出生后母乳喂养对婴儿的免疫力产生有重要影响。婴儿最初这几个月的成长对日后的抵抗力例如,过敏,哮喘等疾病都有重要影响。母乳喂养,有益菌和免疫系统的发展之间是有关联的。

要想防止日后的过敏或哮喘和缺乏免疫力等问题,就是要帮助免疫系统建立一个规范机制。卡罗琳斯卡妇女儿童健康部儿科医生和研究员彼得.布鲁丁说。

研究表明哮喘在发展中国家反而没有那么多。过敏哮喘可能和用抗生素太早有关。而母乳喂养的儿童容易形成很好的代谢循环系统和免疫系统。

本次研究是通过对208个母乳喂养的儿童进行研究的结果。时间是2014年到2019年。

研究人员认为该研究成果可能对哮喘等其他疾病也可能发现新的对策。

Many diseases caused by a dysregulated immune system, such as allergies, asthma and autoimmunity, can be traced back to events in the first few months after birth. To date, the mechanisms behi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mmune system have not been fully understood. Now, researchers at Karolinska Institutet show a connection between breast milk, beneficial gut bacteria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mmune system. The study is published in Cell.

“A possible application of our results is a preventative method for reducing the risk of allergies, asthma and autoimmune disease later in life by helping the immune system to establish its regulatory mechanisms,” says the paper’s last author Petter Brodin, paediatrician and researcher at the Department of Women’s and Children’s Health, Karolinska Institutet. “We also believe that certain mechanisms that the study identifies can eventually lead to other types of treatment for such diseases, not just a prophylactic.”

The incidence of autoimmune diseases such as asthma, type 1 diabetes and Crohn’s disease is increasing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parts of the world. These diseases are debilitating, but not as common in low-income countries as they are in Europe and the USA.

It has long been known that the risk of developing these diseases is largely determined by early life events; for instance, there is a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early use of antibiotics and a higher risk of asthma. It is also known that breastfeeding protects against most of these disorders.

There is a link between specific, protective bacteria on the skin and in the airways and gut and a lower risk of immunological diseases. However, there is still much to learn about how these bacteria form the immune system.

Researchers at Karolinska Institutet, Evolve Biosystems, Inc,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University of Nebraska, Lincoln, and University of Nevada, Reno studied how the neonatal immune system adapts to and is shaped by the many bacteria, viruses, nutrients and other environmental factors to which the baby is exposed during the first few months of life.

Earlier research has shown that bifidobacteria are common in breastfed babies in countries with a low incidence of autoimmune diseases.

Breast milk is rich in HMOs (Human milk oligosaccharides), which babies are unable to metabolise on their own. The production of these complex sugars are instead associated with the evolutionary advantage of nourishing specific gut bacteria that play an important part in their immune system. Bifidobacteria are one such bacterial class. 

“We found that babies whose intestinal flora can break down HMOs have less inflammation in the blood and gut,” says professor Brodin. “This is probably because of the uniquely good ability of the bifidobacteria to break down HMOs, to expand in nursing babies and to have a beneficial effect on the developing immune system early in life.”

Babies who were breastfed and received additional bifidobacteria had higher intestinal levels of the molecules ILA and Galectin-1. ILA (indole-3-lactic acid) is needed to convert HMO molecules into nutrition; Galectin-1 is central to the activation of the immune response to threats and attacks.

According to the researchers, Galectin-1 is a newly discovered and critical mechanism for preserving bacteria with beneficial, anti-inflammatory properties in the intestinal flora.

The results are based on 208 breastfed babies born at Karolinska University Hospital between 2014 and 2019. The researchers also used novel methods to analyse the immune system even from small blood samples. Additionally, a second cohort developed by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n which infants were exclusively breastfed and half were fed B. infantis supplement were analyzed for enteric inflammation.

One limitation of the study is that the researchers were unable to study the immune system direct in the gut and had to resort to blood samples. Not all aspects of the gut immune system can be seen in the blood, but it is not ethically defensible to take intestinal biopsies from healthy neonates.

The researchers now hope to follow the participant babies for a longer time to see which ones develop atopic eczema, asthma and allergies.

“We’re planning a new experiment using bacterial substitution to see if we can help all babies have a healthier immunological start in life,” says professor Brodin. “We’re also working with other researchers to compare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mmune system in Swedish babies with babies who grow up in rural sub-Saharan Africa, where the incidence of allergies is much lower.”

The study was financed by the European Research Council, the Knut and Alice Wallenberg Foundation, Karolinska Institutet and Swedish Research Council. 

Petter Brodin, Axel Olin, Jaromir Mikes and Tadepally Lakshmikanth are the founders of Cytodelics AB, Sweden. Petter Brodin is advisor to Scailyte AG, Switzerland. Ryan D. Mitchell, Stephanie Chew, Johann Prambs, Heather K. Brown, Steven A. Frese and Bethany M. Henrick are employed by Evolve BioSystems. Jennifer T. Smilowitz has received a grant for the IMPRINT experiment and Amy M. Ehrlich received funding for assisting with the writing of the manuscript. Bruce J. German is co-founder of Evolve BioSystems. Steven A. Frese are Bethany M. Henrick are affiliated with the Department of Food Science and Technology, University of Nebraska-Lincoln, USA.

Publication: “Bifidobacteria-mediated immune system imprinting early in life”. Bethany M. Henrick, Lucie Rodriguez, Tadepally Lakshmikanth, Christian Pou, Ewa Henckel, Aron Arzoomand, Axel Olin, Jun Wang, Jaromir Mikes, Ziyang Tan, Yang Chen, Amy M. Ehrlich, Anna Karin Bernhardsson, Constantin Habimana Mugabo, Ylva Ambrosiani, Anna Gustafsson, Stephanie Chew, Heather K. Brown, Johann Prambs, Kajsa Bohlin, Ryan D. Mitchell, Mark A. Underwood, T. Smilowitz, Bruce J. German, Steven A. Frese, Petter Brodin. Cell, 17 June 2021, doi:10.1016/j.cell.2021.05.030.

Editor Xuefei Chen Axelsson.EditFirst months decisive for immune system development

Post navigation

British PM says it doesn’t look like COVID-19 leaked from Chinese lab 

By Chinaeuropenet

Xuefei Chen Axelsson is an independent media person. She has been a journalist for 30 years. She studied English,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he has been to Zimbabwe, Mozambique, Namibia and South Africa, Australia, New Zealand and America, Canada, France, Germany, Spain and all the nordic countries including Sweden, Finland, Denmark, Norway, Iceland and Britain. She is good at talking with all kinds of people and exchange ideas and serves as a bridge between China and the world.

RELATED POST

SCI-TECH

British PM says it doesn’t look like COVID-19 leaked from Chinese lab

 JUN 16, 2021  CHINAEUROPENETEditSCI-TECH

First months decisive for immune system development June 19, 2021

斯德哥尔摩夏季电影节将在体育场举行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组委会日前发布消息,今年8月份将有两场重要的夏季电影节项目,一个是8月13-15日在体育场举行,一个是8月18日到22日在Alsjo举行可以开汽车或摩托车入场观看电影的场地。

hero image


其实,看露天电影也不是什么新消息。小时候,我们看电影都是露天的,因为那时没有电影院。瑞典现在虽然有很好的电影院,但是,到夏天的时候,还是会安排一两次露天电影。以前都是在Norrmalmstorg, 就是国王花园斜对面的那个小广场。当然,也不要小看这个广场。瑞典前首相赖因费尔特曾经在这里宣布波罗的海文化节开幕。 有几次,这里也是夏季电影节的播放地。

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组委会的创意很好,如果是在平常,笔者举双手赞成。但是,现在,我们在疫情期间,虽然现在感染人数在急剧下降,可是,如果在体育场聚集3000多人,又吃又喝好几个小时,是否危险系数会增大?希望不要重蹈印度的覆辙。印度今年春季以为疫情已经结束,于是,举办了大型水节,人们都到恒河去玩水了,结果,横尸遍野,河里也留下很多尸体。真是嘚瑟的悲剧。

不管怎样,现在是8月13-15日决定在体育场举办夏季电影节。场地是开放的,可以容纳3000人,免费。

另一个活动是8月18日-22日在Alsjo举办汽车或摩托车电影节,人们可以开车进去看电影。大约容纳100人。

另外,秋季的国际电影节照常举行,计划时间在11月10-21日举行。

今日头条:中欧经贸与投资合作云峰会暨重点项目签约活动在长春成功举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6月17日中外企业家进长春系列活动-中欧经贸与投资合作云峰会暨重点项目签约活动如期成功举办。

本次活动的背景是:2020年12月30日,中国与欧盟举行领导人高峰会谈,共同宣布中欧投资协定如期完成谈判,这为在中欧双方在汽车、工业制造、农业食品、碳中和、金融服务等多个领域的投资迎来了新机遇。为推动中欧合作发展大计,抓住后疫情时代贸易与投资契机,长春市政府迅速落实国家发展战略,以推动中欧双边合作不断深入、可持续向前发展为目标,确定了举办中欧经贸与投资合作云峰会。当然,本次峰会也是长春实现绿色发展,实现碳中和,践行一带一路创意等战略和理念的具体举措之一。

本次云峰会线上线下相结合,在长春市南湖宾馆有40多名代表参加。同时,线上有欧洲各国30名代表参加。

本次会议由吉林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王海英主持。

长春市委副书记徐晗同志在致辞中介绍了长春市的情况。他说长春已经与7个欧洲城市结为国际友好城市。他相信这次峰会必将为长春绿色转型发展注入新动力,开启开放合作新篇章。长春将致力于发展绿色经济,康养旅游,新能源,积极推动5G工业互联网等新工程。在白城氢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技术方面开展国际合作。加快形成节约资源,保护环境的产业结构和空间格局。长春将继续推动循环经济发展,汽车拆解循环,农业秸秆循环和城市建筑与餐厨垃圾的循环利用。推动绿色生产生活方式和绿色能源交通。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GTAI驻华代表朱德威先生出席并致辞。他说,近年来,不但德国公司到中国投资有所增加,而且,中国公司到德国投资的数量增加的更快。例如,到德国投资电池的生产。过一会儿,他的同事会介绍德国的农业智能技术等,这些是德国愿意到长春来发展的一些项目。

比利时-中国经贸委员会(BCECC)主席伯纳德·德威特(Bernard Dewit)通过视频致辞说,中国和比利时于1971年建交。今年正好是建交50周年,值得庆祝。我们知道长春是汽车之城。为我们的汽车工业提供合作机遇。比利时有先进技术,我们商会为两国在科技、学术等多方面合作提供建议。我们组织广泛的会议,研讨会,午餐会等帮助双方加深了解。我们愿意促进双边的深入合作,进一步加深我们之间的友谊。我希望今后能够再来长春。

意大利代表Simon Padoan说,意大利不但有汽车工业,也有机械工业,我们希望能与中国实现互利共赢的合作。

Jelena-Serbian Chamber of Commerce

塞尔维亚代表Jelena介绍了塞尔维亚的农业和食品工业以及著名的葡萄酒业。她说,塞尔维亚是中国的坚强伙伴和最好的朋友。

长春市委常委副市长宋葛龙做了市情推介。他说,长春是汽车之城,也是农业大省,长春的大学生占人口总数10%以上。长春是新中国电影的摇篮,是三大电影城之一。长春气候宜人,夏天19度20度左右,是避暑胜地。冬天,长春的雪质量也非常好,可以成为北京冬奥会的预备场地。

长春要建立影都。长春也是中蒙俄走廊的重要城市,是东北亚发展的交通枢纽。高铁,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长春生态优美,是国家森林城市,也是中国的幸福城市之一。

长春在审批方面简化手续,是中国营商环境改善进步最快的城市之一。信用建设在全国36个城市中排在第11位。他欢迎大家到长春来投资合作。

线上嘉宾瑞士普华永道苏黎世办公室资深国际税务、跨国法律专家杨后鲁先生解读了新国际形势下中欧深化合作的路径。

大道应对气候变化促进中心主任国际碳中和、碳达峰产业合作专家杨培丹女士解读了长春绿色发展-碳中和之路。

左下角Peter Levin Goodbye Kansas

随后,瑞典Goodbye Kansas 控股集团与净月国际影视基地签署合作意向,瑞典Super Coach, Super Center 超级教练-超级运动中心-智能APP全民足球大体育项目与莲花山度假区签署意向合作协议(项目瑞方视频线上展示+线下中国区代表签约)。

另外,SAP思爱普(中国),资深数字化专家,孙惠民先生做了主题发言《十四五新格局下数字化转型赋能企业高质量发展》。

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 GTAI-驻华副代表, 郑洁女士,解读了《德国智能农业技术与合作》。

德国北威州国际商务署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封兴良先生,解读了《德国双向新型产业合作》。

最引人注目的是碳中和智能化专家,陈江宁先生,解读细分产业《碳中和应用与SAAS服务》。中国目前急需碳中和应用和计算人才,如果在这方面有更多的培训,将对中国未来碳中和的实施有很大益处。

中国欧盟商会-总经理 陈擎女士,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 崔洪建先生,中国商务部(原)欧洲司-司长,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孙永福先生,中国法国工商会-理事 皮埃尔·安德·米罗基尼科夫先生和德国图林根州发展局-驻华代表郝智先生与长春市副市长就中欧合作进行了研讨。

值得注意的是,以前都是中国希望欧洲到中国投资,现在,欧洲代表也希望中国能到欧洲投资。现在是真正的互利合作,双向投资。中国是个大市场,以前欧洲公司到中国投资多,但是,近年来,中国有些企业也是资金和实力雄厚,也可以到欧洲投资。例如,中国的一些大国企包括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银行就到瑞士落户。中国银行在比利时和瑞典也都有分公司。

另外,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中国法国工商会-理事 皮埃尔·安德·米罗基尼科夫先生。他在会上大声疾呼中欧之间应该多开展对话,了解并理解双方的想法,消除误解。他说,我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其实法国人爱中国,中国人也爱法国。我的妻子是中国人,我们非常相爱。中国和欧盟也应该象丈夫和妻子那样,开诚布公袒露心扉。目前,中欧关系紧张非常不好。双方应该好好谈谈,到底有什么问题,好好表达。关于长春发展问题,他提的建议是要重视对下一代的教育。要让孩子们习惯绿色生产生活方式,加强教育,从娃娃抓起。

分析人士认为,本次云峰会的召开真是揭开了长春对外开放的新篇章。尽管中欧之间因为美国的关系暂时有一些误解,但是,人们通过交流可以理解中欧之间,中美之间和欧美之间是三重关系,互相可以影响,但也应该互相促进,只要是对双方有好处,就应该继续发展下去。目前,受疫情影响,人们不能亲自出席或接触,但是,数字技术让我们可以通过网络彼此联系,增进理解,增进感情,为未来向着更好的明天发展奠定更好的基础

西方的月亮真的比中国的圆吗?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 陈雪霏

昨天下地里干活一整天,我的筋骨都感觉碎了。但是,我无法抱怨,因为那是我自愿的。自作自受。回来以后,我立即感觉困倦,晚饭都没吃就睡着了。然后,又追了两集《唐太宗李世民》的历史剧。到11点不得不赶紧上床真正睡觉。

一晚上,我的大脑皮层里反复出现的就是李世民宣武门杀死兄弟俩的画面。李世民多年以后,等到自己的儿子互相争宠之后,他又回忆起当年,难道他的哥哥和弟弟必须要死在他的刀下吗?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他真是一个好皇帝,想反思一下,甚至去找已经退休的老爸李渊问他是否可以避免这种事情。他老爸说,你也是没有办法。不然他们就把你给杀了。

李渊喜欢二子李世民,因为他能力强,治国有方,胸有大志,还有文韬武略,出去打仗,虽然武艺高强,但都不是靠硬拼,而是采取明智的战略部署,达到取胜的目的。同时,他也不以杀敌多少为目的,而是,差不多了就讲和,对俘虏宽宏大量,主要是争得民心。因此,他比过秦始皇,比过汉武帝,比过隋文帝杨坚,但他也从他们那里吸取教训。但是,他也没有躲过诸葛亮和杨坚那样每事必躬亲的命运。

不过,依我看来,他之所以52岁就逝世了,实属医疗技术不过关。当他噩梦连连的时候,其实就是心脏的负荷太满了,大脑也累了,或者是血液循环没那么好了,因此,才心生恐惧,把过去的事情又想了起来。确实,人在弱的时候,就会心生恐惧。就会乱猜疑,不能信任别人。一个人如果能够大胆地信任别人,那是因为他自己能够运筹帷幄。

如果是现在,或许通过各种药物或者是手术等各种方法,或许可以解决问题。中医中药固然好,但是,人的寿命也是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物质文化需求能够得到满足才能变得越来越长寿。

一觉醒来,已经快八点了。虽然大脑还是有点儿困倦,但我知道,其实我是睡多了。如果我能在10点睡,早上6点起,就会很精神。而我11点睡,起码得到12点能睡着,因此,只能拖到8点起,还不精神,因此,我必须继续努力,争取今晚10点就睡。

然后,和往常一样,给女儿做好早餐,接着看手机信息。一下子被“海边的西塞罗”的公众号发的《正黄旗大妈:千古草民帝王梦》的文章吸引。

说句实话,我也是满族人,是八杆子打不着的镶蓝旗,八旗里最低的那个。但我也是不是会想一下我会不会有64分之一的八旗血统呢?或者是因为人们总是会说自己是谁谁谁的朋友,谁谁谁的后代,例如,我爸是李刚。我是什么格格。我心想,或许我的祖先应该是陈胜。因为中国人的百家姓里都规定好了,因此有五百年前是一家的说法。

因此,谁知道我不是一千多年以前的陈胜的后代呢?或许是101代之后呢?

说到这些的时候,我想这应该是在脱口秀大会上的闲扯或者是任何一个喜剧效果充足的戏剧当中,至少不能用正史来描述这种事情。

不过,这也可以用哥德巴赫猜想或者是陈雪霏猜想来解决。为什么呢?因为我在诺贝尔的故乡瑞典啊!这里的人们是相信科学而不相信迷信的。瑞典的图书馆里就存着每个人的家谱。如果你真想去查你的祖辈是谁,或许可以查到。另外,DNA技术的发现,人们也可以验血,知道你的血液里到底流的是北欧海盗的血,还是意大利商人的血。有的人可能是法国人和西班牙人的混血,也有可能是希腊人和乌克兰人的混血,也可能是乌克兰人与瑞典人的混血。说实话,我见过两个乌克兰人和瑞典人的混血。他们可真是帅极了。就是说话太快,表情太丰富,有点儿法国人的特点,说话时会手舞足蹈。如果真的和你面对面说话,会不停地用手碰你,你知道,你知道…….当然如果你真知道能听明白,就会非常高兴。如果你听不懂就会很难受。我在一开始上瑞典语课的时候遇到的那位,就是自学的瑞典语,已经在瑞典呆了两年,做过义工,因此,说话的时候长篇大论,只是连老师都听不懂。

这种情况我在国内时也遇到过。以前我在电台工作时,周六上英语口语培训课。有一个男生,是物理高材生。但是,他是中原人,或者是河南或者河北某地的人,那种口音我只是在坐火车的时候听到过,或许可能就是脱口秀演员王建国形容的那种说张飞,赵云和马超或者马潮的那种吧,总之,他很能说。在我的课堂上也很能说。我问他为什么来这里学口语,他说,他的笔试成绩很好,但是,在跟美国老师电话面试的时候,老师说听不懂他说的话,所以来跟我练习口语来了。

当然,对于这种口音极重的人,必须下苦工夫才行。例如,如果让毛主席说英语,我猜肯定也会有很重的湖南腔。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我们一代人一代人的不断进步,我们的各方面能力都会不断改进和加强。

又扯远了。回到正黄旗大妈身上。我看了海边的西塞罗的评论到后来有些愤怒,太上纲上线了。为什么一个大妈想要个座位,抱怨了一下就惹出上热搜了呢?

对于阶层化的批判,我同意。但是,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因为让座的问题而争吵呢?

这里实际上是需求与供给的问题。如果供给永远不能满足需求的话,这个问题永远都不能解决,即使你说再多有关道德的问题,那也是道德绑架,因为你的思维是短缺经济思维。

那么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这里我不得不说一些西方的例子。为什么我在西方看不到这样的情景呢?

由此我也立即想到一个例子。五六年前,我父母来我家住了一个月。有一天,我爸不小心把我妈刚洗的白床单给弄脏了一小块儿,我妈立即没完没了地埋怨我爸,说我爸不心疼她等等。我当时立即有些恼火。我说妈,请你不要抱怨了。这个床单脏了,立即撤掉,柜子里有很多白色床单,随便拿出来一个就可以替换,然后,把这个床单拿到楼下集体洗衣房,放到洗衣机里,一小时以后洗完,两小时后甩干烘干,你就可以重新用了,根本不要为这点小事儿烦恼,伤了精气神儿。

那么我妈为什么烦恼呢?因为在家里的时候,她必须用自己的双手,费很大力气来洗白色床单。她付出很多辛苦,她当然要抱怨了。因此,要解决问题,就是要有自动洗衣机,要有至少两套床单可以来回换。一套也可以,因为三个小时以内可以洗好再用。

同样,关于汽车让座的问题。在瑞典,有老人专座,在北京的公共汽车上也是有老人专座。但是,北京的公共汽车中间空很多地方,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站着。只有一部分幸运的人才能得到座位坐着。这种汽车的设计生产厂家本身就很该死。因为,在他们眼里可能注定要有人站着,有人坐着,至于是站着还是坐着,都要靠个人的自觉。这一点,我在9号线地铁上也发现了只有两边两排座位,中间全是站着的空间。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设计制造者故意这么想的。他们觉得中国人多,就该有人站着。

但是在瑞典,除了有老人专座以外,其他人都有座位。整个地铁车厢,城铁火车车厢都是和真正的高铁一样全部有座位。我认为中国高铁的设计师就是一个充满人性的设计师。我们应该高度赞扬她。高铁上有人因为抢座而争吵吗?没有。因为每个人都有座位。

有人认为公共汽车来来往往,站一会儿没什么。那么,我再举一个例子。在新西兰的基督城,我曾经每天坐公交。那里的司机非常负责。那里没有售票员。大家都在前面上车刷票,后面下车。当车满了的时候,每个座位都坐满了以后,没有任何人站着,司机关门,让没有上来车的人等下一趟车。下一趟车最多10分钟来。因此,人满了,司机立即关门。

有一次,一个妇女抱怨一个男人在她旁边说一些脏话,似乎是对她有所冒犯,所谓的性骚扰。一开始,大家也没听见也没在意。但是,过了两分钟,妇女说,你不应该对我说这话。而且声音很大。这时,司机咔嚓把车停了,然后,大声说,请你下车!他命令那个男的下车。男的一开始不肯下,但是,司机非常严厉,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当他再次大声说“下车”的时候,而且把车门已经打开,那个男人只好乖乖地下车了。就这样,大家继续乘车,车里边非常安静。没有任何人大声吵闹或者聊天。

有时候,我们觉得西方人没有感情,感情冷漠。确实,在公共场所,他们确实烦人们大声喧哗。比如,我在地铁上如果和华人姐妹激动地大声说话,旁边的瑞典老太太就会瞪我,觉得我太吵。此时,我也只好乖乖地放低声音。因为,瑞典人就是喜欢安静。他们对孩子的教育从小也是要求孩子安静。

这一点确实和国内不一样。我年轻的时候,甚至把坐火车都当成交朋友的机会。十几个人坐在一节车厢里,人们嗑瓜子满地不说,主要是天南地北地不停地聊天。聊了一路,你感觉好像学到了很多地理知识。当然,现在的高铁就和西方的火车和地铁一样,干净,安静。在瑞典,人们一般都自己带一本书,一上车就开始看书。或者带着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现在手机普及了,人们都低头看手机。说起低头族,似乎北京地铁里的低头族确实比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早了一两年。微信发明以前,斯德哥尔摩地铁里的人们大多都是拿着书看或者看地铁报。现在地铁报倒闭了。现在,大家也都拿手机了。看书的越来越少。感觉几乎是没有了。

现在车厢里有时候也开始吵了,你会发现那都是年轻人,而且是有移民背景的。

在美国的一次旅行,我也发现那里的公共汽车是可以让坐轮椅的人上车的。上了车的人,都是有座位的。

斯德哥尔摩地铁运行了80多年了。在这八十多年中,只有最近三四年因为移民多了,才感觉能坐满。否则,10年前,还一直都有大把空闲座位。

当中国高铁刚建的时候,有人批评高铁没有满负荷。好像是浪费了。现在看来,高铁就是提高人民生活质量的最好例证。

当然,高铁也曾经出现丑闻,那就是女人拦高铁。如今,又是大妈和小女孩骂架。我真想提醒我们中国女人,虽然毛主席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但是,这些事件,对了,几年前那个四川的女子和司机吵架导致司机把车开到嘉陵江那个事件,虽然说是个案,但也都凸显妇女有时已经捂着天了。光天化日之下,谁也不让谁,非要吵个天翻地覆。这可能充分显示了女子的肝火很旺。大妈的肝火也旺。都觉得只有把火发出来,才能痛快。压不住火。

那么如何解决这样的问题呢?这个问题不是小问题,是个大问题。它就是如何满足群众需求的问题。公交是公共服务系统,必须要给大家提供良好的服务。如果北京的公交车车上都是座位。一辆车坐满了可以坐50人或者说30人,这是可以计算的。规定好,坐满了就开车,不让人站着。

这样做,可能车不够,那么就要多提供汽车。10分钟一趟,实在不行5分钟一趟,或者三分钟一趟,要用ICT系统,就是电脑程控系统来控制,让人们知道,下趟车还有几分钟。这趟车上不了,下趟车也就迟5分钟。或者3分钟。这样,就可以避免大妈和小女子的吵架。

大妈没有必要为自己的座位而生气,小女子也不必为不让座而遭到责备。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有一个座位。

北京肯定不是提供不起公交车。如果真的提供不起,那就涨价,我并不反对。例如,从北京机场到市区的大巴现在还是16元,这是最大的福利。但是,如果入不敷出,可以提高一些。和城铁一样提高到25元也是可以的。人们不会太有怨言。毕竟坐飞机就是一件罕见的事。 不是每个人都坐。

公交车也是可以的。给老人福利可以,但是,可以减半票价,不一定全免。

再举个瑞典的例子。众所周知,瑞典是免费医疗的。但是,如果全免,可能有人就天天叫。例如,有个老人就天天按铃需要求助。事后发现是精神问题。因此,瑞典的挂号费是很高的。一次300克朗,甚至是400克朗。看三次或者四次以后,达到1200克朗以后才开始免费。这样,一般人一年看了三四次也就够了。从这个角度说,你也没享受到免费医疗,因为如果吃药,也是2400克朗之后才免费。

这两个额度,我几乎都没有用完过。第二年,重头来。这样就避免了很多人的无理取闹。这也体现了政府是要善良,但是,也不能让人觉得比较傻。另外,医疗服务要给那些真正需要服务的人。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回到交通问题上。那些在国内生产汽车和城铁的人或厂家,我怎么觉得他们很会算计呢?难道你们不能象高铁设计师那样善良一些吗?当然,这可能又设计政府采购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出在采购部门,如果你要求厂家生产有人性的全部座位的公交车,厂家和设计者也会这样设计的。

确实,我们有整整一代人,甚至两代人都是经历短缺经济的,因此,往往难免小气,节约,为一点点小利而争执。

但是,我们已经进入了新时代。在习近平主席领导的中国发展到今天,主要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共同富裕,能够享受一些应该享受的公共资源。那么,在公共服务方面就应该想到如何能够满足人们的需求。如果公交车能够提供足够的座位,也不需要售票员在那里不停地喊,往里挤,往里挤,往死里挤!或者是高声大喊,谁给老人让个座?好像不给老人让座就可耻似的。确实,就是因为座位太少,所以才需要让座。如果人人都可以有坐,这个道德绑架就不存在了。

有人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就是没有这个实力嘛。我不这么认为。这是分配问题,也是思维问题。人如果在思想上真的希望实现人人平等,改善每个人的人权状况,就会采取正确的行动。

同时,这也是经济发展的潜力,因为经济增长是可以通过需求来拉动的。如果更换了汽车,或者是在汽车里补加了座位,工厂还可以赚钱,老百姓保证都有座位,也可以考虑涨价。如果政府财政可以,那么也可以从税收当中出这笔钱,补足票价不足的短缺。这样,也可以避免大妈和小女子骂架的局面。不要再讨论他们素质如何,内地人,外地人,北京人,还是其他省份的人,如果能够提供真正的公共服务,问题就解决了。如果人心理平衡了,也就不会生病太多。生病的少了,也可以减轻公共卫生的压力。这样,从另一个方面节省资源。总之,社会各个方面都需要平衡,如果平衡了,就象人的身体一样,就没病,就变好。如果不平衡,就会出现矛盾。

北京是全国人民的北京。既然你靠旅游业和文化来发展经济,你就必须提供良好的服务,而不能说外地人如何如何,因为如果没有外地人在北京提供服务,北京也只能是空有好吃懒做的贵族,一切都得靠你自己动手。

其实,西方的月亮不比中国的圆,但是,至少从公共交通这个问题上,解决了人们不必为一个座位而吵架,因为一个座位引发大讨论的毫无必要的消磨时间的话题。

当然,我必须说,中国的交通已经有了很大改善,有了巨大的进步。至少,从私家车出行和高铁方面,堪称走在世界前列。但是,局部的问题,还是有改进的余地。北京的大饼式交通确实需要改善。我曾建议在劲松再建一条空中高铁或者是打通7号线来缓解那里的瓶颈。有人认为那样会有更多的乘客出入,更容易拥堵。设想一下,如果一个地方四通八达容易缓解还是堵住两个出口更容易缓解交通拥堵呢?这需要进一步调研。

最后,我再举一个例子。我在美国休斯顿的时候,我发现全程没有从南到北或者从东到西的一条公共交通线。他们的设计是在中间地段找了一个交通枢纽。四面八方的地车都需要到那里停车。然后,换另一辆车再出发到另一头儿。这样感觉每趟车就是坐半个小时。中间下来歇10分钟,再上车,感觉就没那么累。例如,在北京,从八宝山的鲁谷一直坐到北七家,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中间20多站。如果爱晕车的人,往往会坐的非常累。如果中间能有个倒车其实是很好的。

例如,9号线到房山就安排的挺好。倒三次,也不觉得特别累。说多了,如果你觉得无聊,就拍板砖。只是一些感慨。

真的,2000年我在巴黎地铁站的时候,发现那里地铁很复杂,心想北京如果也能有那样的地铁就好了。结果,10年以后,北京地铁成了世界上最复杂的地铁,比任何其他地铁都长。有人说是学伦敦地铁比较多。但我在伦敦呆了四个月,烦透了伦敦地铁。这可怎么说呢?就是要中庸之道。不要太长,太多,太复杂。

现在,北京又开始新的征程,向外移动了。这就是困难多,办法也多。总会有办法的。

瑞典的风和雨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

有同学问,瑞典的风和雨与中国的风和雨有什么不同吗?我的回答:是的。有些不同。

星期六的上午9点半,我准时骑自行车去Svalkan。这里是皇家公园的一部分。我需要骑半个小时的时间。本来前一天天气很热。但是,当天我觉得有点儿凉,就穿上了滑雪服式的夹克。果然,穿对了。不冷不热,正好。看到地面上的雨水残留,感觉空气中的寒意,我能体会到雨过天晴的愉快。本来天气预报是说星期六下雨的。但是,我们也约定好了10点到下午两点为教堂打扫卫生,油漆桌子和椅子。

天公作美,阳光灿烂。我一边骑车,两条腿登着,大脑也开始运转。真的,我多么希望有一个芯片就插在我的大脑神经里,记录我所想到的一切。这样就不用我过后再在电脑上挖空心思地打字了。我记得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斯德哥尔摩百乐门大酒店和华人华侨一起庆祝的时候说,这个世界如果有很好的翻译机就好了。这样,不同民族就可以很好地交流了。让他没想到的是,现在已经有各种翻译软件了。有的人出国,就是靠这种翻译软件来帮助自己。当然,翻译软件毕竟是机器,有的时候并不完美。但它毕竟给人一定的希望。

我的设想更是有点儿离谱,将来如果我们真的能把芯片插入到人脑中,然后,一切思维和记忆活动的时候,就可以把有用的信息都记录下来。记得我第一次来瑞典的时候,我和男朋友一起去看的一个电影就是这样的片子。应该是科幻。他们真的把芯片或类似的东西插到人的大脑里。但是是否成功,我不记得了。估计是没有成功。

但是,近年来,美国联邦调查局确实是把窃听芯片插入了11800部手机里边了,然后,把这些手机卖给了世界各国的犯罪团伙,让他们相信这是最保密的高级军用手机。特别适合犯罪分子之间的单线联系,不会让别人发觉。因为这种电话是不可以打电话,也不可以发信的,只能发短信。这样,他们发的每一条短信都在联邦调查局的主控那里得到显示,因此,最近,确切地说就是6月7号,欧盟警方宣布,他们对毒品贩子,洗钱犯罪分子团伙一网打尽,抓捕了800多人。其中澳洲224人,瑞典150人。给犯罪团伙以沉重打击。

不过,我的想法跟犯罪无关,我只是懒得打字。有时候,在外面散步的时候,大脑高度兴奋,想出很多好主意,想到很多好故事。但是,一回到家里,坐到电脑前,就什么都忘记了。再也提不起精神来写东西了。所有就一直是遗憾。

蓝天白云,真让人感觉沁人心脾。我在想,这里的雨和中国的雨好像不一样。我小的时候,记得家乡下大雨都是瓢泼大雨。或者是一下雨就下很长时间。而这里的雨几乎都是阵雨。一会儿就晴了。而且,周围的房子都很干净,所以,雨过天晴有一种清爽的感觉。

无论是在澳洲,新西兰,还是在北欧都是这种感觉。有时,也可以是一天都阴阴的。但雨不会下那么长时间。

而我记忆中在家乡有一次我和弟弟妹妹去摘小茄子。都摘完了,放在50斤的扁纶丝袋子里。眼看天要下雨了。我爸爸开着手扶拖拉机进到地里,我当时虽然很累,但也急着回家躲雨,于是,使出浑身的力气,一袋接一袋地把袋子举起来,甩到车斗里。不一会儿就装完车。等我们出地的时候,就开始下起雨来。刚一到家,雨就开始下大了。我爸对我妈说,雪霏真能干,顶一个小伙子。这是我听到的我爸第一次夸我,还是跟我妈说的。我只是偷听到的。其实,我心里很气。但憋的这口气就是希望自己也能和男孩子一样能干。因此,我从小就为男女平等而奋斗。

那时,一下雨,我们就可以雨休。休息半天也是可能的。下午天晴了,赶紧到另一片地去摘茄子。到了地里,发现地面的径流已经把地冲刷的象冲积平原一样,一道一道的。泥土非常细腻。光着脚丫子在地上踩,感觉还有点儿温暖。

在北京有一次下瓢泼大雨,尽管离单位不到半站地,但是,等到办公室的时候,还是都淋湿了。北京夏天的雨点特别大。当然,现在雨越来越少了。

但是,在瑞典,很少缺雨。记得2006年在哥特兰似乎在7月下旬缺雨一段时间。2018年夏天,瑞典农业受到很大影响。但是,这是一个工业化国家,经济主要靠贸易。因此,不行就多进口,多出口就是了。

就这样,想了一路,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就抵达了Svalkan. 我们的一个教堂朋友是老会员,他说,这里是1953年建立的。因为一场大火,烧掉了过去的建筑。于是他们重新建立了这个主教堂。有厨房,但不能炒菜,只能做冷食。烤箱烤面包可以。

旁边也盖了其他的客房。就在海边。瑞典是万湖之国。所以,水系四通八达。河海相连。夏季在这里住上一晚,只能听到鸟虫的声音。高高的巨杉和松树让这里就象在森林里。确实,再走就是森林了。

这里离瑞典国王出生的王宫走路也就是10分钟。非常近。

我们给桌子和椅子涂油漆。我负责擦洗栏杆。古尼拉尽管一只胳膊不能动,她还是好心地为大家做了菜花奶油汤。午餐就是吃面包和汤。瑞典的这种菜粥还是很好吃,也很实惠的。里边有各种调料,有奶油,有牛奶,有西兰花,因此非常好喝,也扛饿。

大家一边干活,一边讨论有关中国和日本的问题。我还听不太懂他们说什么,只是知道他们在讨论中国的议题。因为托马斯是在爱立信工作的。退休后又被华为反聘几年,因此,对中国人比较熟悉。有一次他还请几个同事去教堂,让我给当同传翻译。我只能尽力。好在,马克牧师非常好,把他的讲座提纲都给我了。非常尽心尽力。现在,他回美国了。

我们决定两点结束,因为两点以后就要下雨。其实,天气预报还是很准的。我们两点半出来。骑了不到十分钟,瓢泼大雨就下起来了。这回的大雨让我感觉好像是在北京下的大雨。非常大。但是好在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座桥洞下。那里已经有人在躲雨了。眼看着雨水从坡上流向桥洞。这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北京的那场大雨。北京的那场大雨还导致了一辆汽车和他的主人掉到了广渠门桥底下出不来了。眼看着雨这样流,这里会不会也汪很多水呢?

于是,我拍了一个短视频。水立即就流到了草地里。瑞典其实也是一个容易遭受水灾的国家。在南部马尔默一带,夏天经常容易发生洪涝。道路交通受阻的情况也是有的。

因此,瑞典在排水方面就很注意。道路的地面不是平的,而是有角度的。有的地方高,有的地方低。或者是因地制宜,或者是故意这么干。总之,他们不会故意弄得特别平。

在新西兰,我记得那里的路中间高,两边低,靠近马路牙子的地方非常低,有时都能刮汽车底盘。但下雨的时候,水流从两边迅速流向下水道。

在瑞典,我曾经看到地铁旁边在暴雨中汪一些水。但是,暴雨一般就是下十分钟,然后就变小了,或者就停了。因此,汪的水很快就消失了。地面有积水,但是是在低洼处。而大部分地方都是干的。瑞典的阳台上,马路边到处都是花坛和绿草地,这些不光是为了好看,也是为了能蓄积雨水,不至于径流发河。有的地方甚至在屋顶,房顶,墙顶,大坝两边都要种上植物,来蓄水。

等了十分钟,雨几乎停了。我立即再次启程回家。等到了家以后,外面又开始下起了暴雨。而且还有狂风。如果说气候变化,确实是有变化。我刚来瑞典的时候15年前11月就下雪了。很少有风。但是,这么多年来,11月份没有雪了。要等到12月份下。现在风好像大了一点。

再过一会儿,在楼下洗衣服的女儿给她爸爸打电话,说洗衣房里发水了。她爸爸立即给业主委员会负责人打电话。我立即拿着撮子和洗脸盆到楼下。到那里一看,洗衣房的水已经流到了仓库的过道里。不过,这汪水没有五年前那次大。那一次更大。而且是从后门进来的。这次是洗衣房里的地下水道满了,等于是外面的水进到下水道然后溢出到我们的洗衣房。从洗衣房溢出到仓库房过道。我立即用撮子把水搓到水盆里,然后,再倒回下水道。此时,下水道也不堵了,不外溢了。水已经流走了。只是洗衣房地面留下的都是淤泥。需要打扫。我扫了水,也扫了泥。同时,其他人也来了。

这是,外面的雨也渐渐停了下来。就是这样,在那十分钟的暴雨中,屋顶的雨水迅速往地面流,地面的下水道如果不能马上流走,水就顺着门缝流进地下室了。

于是,地下室有三处都有积水了。

我们的房子是1926年盖的。1980年大修一次。最近几年又大修一次,就是粉刷了外面的墙壁。把集体供暖变成了地热供暖。洗衣房也更新了洗衣机,节水节电型的。地面也平整了很多。感觉一切都焕然一新。不过,地下室过道的墙壁还是没人重视,还是老旧。我都担心它会塌了。但专家说有缝没关系,说明房子更加稳固。倒是人们在墙上加钉子,我以为是加固墙壁,实际上是为了能挂自行车。我们的公共自行车房实在太满了。于是一些车挂在了墙上,一些车在第二层了。我们的洗衣房也是集体的,大家预约轮流用。

可以在自己的房间省地方,省水省电。集体洗衣房这种方式,在新西兰也是这种形式。

晚上,看到外面的树被风刮的晃来晃去。快半夜11点了,可是天还是那么蓝,白云朵朵构成一幅美丽的图画。

我知道,大气候在变化,小气候也是可以改变的。北京的雨或许不会象过去那么暴了。北京的蓝天现在也是蔚蓝蔚蓝的。尤其是有风的时候,就更可爱了。

瑞典媒体:北约和G7直指中国是“最大的威胁”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据瑞典每日新闻报道,美国总统拜登访问欧洲之时,与北约和G7即西方七国富裕国家举行会谈。报道说,虽然中国没有被邀请参加会议,没有任何中国代表在场,但是,会议谈论的核心问题却都是围绕中国。

会议老调重弹,指责中国要尊重人权,同时,要注意香港的民主,和海峡两岸的和平稳定。

文章说,拜登访问欧洲是在前任特朗普搞单边主义的情况下,导致欧美公开出现裂痕。而拜登此次来访就是要弥合川普造成的欧美裂痕。因此,欧洲领导人对待拜登还是比较严肃的。

7国集团会后发表声明指出中国要尊重人权和自由,保持海峡两岸的和平与稳定。

文章特意指出自从2015年以来,中国和俄罗斯开展联合军事演习。当年中国的军舰还通过地中海环球旅游了一次。中国已经在非洲之角有了一个海军基地。

另外,他们还提出了一个绿色基建项目。就是要给全球搞一带一路类似的项目,但是是绿色的,是西方牵头的。

编者按:

西方的思维好像是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纵观中西方的关系突然变冷,原来也可以说是由来已久。2015年,中国海军编队从非洲之角回国之际,借此机会环游世界。正好在国庆节的时候访问瑞典。当时,华人华侨都激动不已,确实感觉到中国强大了。当时,瑞典的海军对中国海军的到来也表示欢迎。

但是,当海军编队到美国港口的时候,美国也没说什么,但是,有些反华分子说了一些风凉话,有些酸酸的。后来,中国海军又和俄罗斯海军一起在波罗的海进行联合军事演习。这种张扬或者说自豪和骄傲让西方人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们是越想越不对劲。想着想着,心里就有些害怕了。本来,中国的一带一路一开始也是积极的询问西方,怎样合作比较好,中国愿意与西方合作。但是,有关方面就是不回答。不知道怎么合作。以前的合作方式都是西方支持中国,例如,瑞典支持中国。有合作项目,他们可以认真考虑。现在是中国提出来,我们想合作,但还不知道怎么合作好,想听西方的意见和建议。结果,他们都忙于现有的项目,具体怎么合作一带一路不知道。另外,一带一路主要是基础设施建设,那么,中国牵头,似乎就是中国发挥主导作用,他们感觉还是不对劲。以往都是他们牵头,他们有了主意,能够掌控方向,于是积极主动。中国牵头,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于是担心中国工程队可能因为物美价廉,容易获得招投标。

本来中国的一带一路是互利合作互利共赢的,但是,西方国家感觉好像自己的基础设施不需要重建,所以就不知道如何合作。实际上,从现在的情况分析他们的心理,给人感觉就是如果是他们首先提出的,他们就发挥了领导作用,占主导地位,那么就积极参与。如果不是他们发挥主导作用,不是他们考虑的范围内的项目,那就不与考虑。拿瑞典为例,他们的对外援助采取的是以男女平等为准则的援助。就是对发展中国家妇女提供各种支持。因此,基础设施建设似乎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之内。总之,或许是我没找对人,或许就是我说的这种情况,总之,瑞典除了时不时代表或帮助一些中亚国家表达他们的担忧以外,就是不知道如何来合作。支持法律法规建设?中国也没有具体方案。报道出来的一些方案或案例,就是搞建设,码头,公路的修建。

北极地区似乎希望能有北斗卫星之类的支持,让北极的电信有所突破。但是,具体怎样落实,没有搭桥的,也找不到合适的合作方。

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越来越有点儿酸。新冠疫情期间,中西方采取不同的防御策略,也导致了交流的不畅通。 西方希望疫情赶紧过去,一切照旧。而中国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防止了疫情更大的蔓延。在比较安全的情况下继续严格防控和隔离,同时,让生产生活继续。因此,中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强劲的供货商。

而西方却不分青红皂白,在疫情蔓延的情况下,依然强调自由民主,对疫情的防控十分不利。对中国的严格防控可以说是羡慕嫉妒恨。

其实,这种趋势的发展本身就说明这个世界在改变。以前,中国对西方的试探,打压都是忍着,只做不说。但是,现在,中国不再忍着,你说的对,我们听,你说的不对,我们就反驳。对于故意抹黑的情况,采取了斗争的立场。

中国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主要是学习西方改善基础设施,改善住房条件,改善交通条件,中国所做的一切都是工业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也经历了很多不顺利,很多艰难,例如,环境污染问题,东西部发展不平衡问题,一部分人富起来了,还没有达到共同富裕。中国依然在努力向前发展。

西方口口声声总是要求中国尊重人权,那么到底什么是人权,人权的含义是什么?这种说辞,让我想起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初一些左派人士对西方的看法,一贯强调资本主义制度不好。可是去过西方的人回来说,除了“制度”不好,其他都好。这就是形而上了。现在西方动不动就拿人权说事。但是,如果你了解中国的情况,你就会知道,中国的人权状况其实是有了极大的改善的。况且,中国还在努力做,并不是停滞不前。能够解决14亿人口的温饱问题,完全实现脱贫,就是中国对世界作出的贡献。当然中国也希望能够发展的象西方一样,达到在各个方面都很发达的水平。可是,如果中国真的那样了,西方国家又开始担心了,如果所有的中国人都象西方一样,那么需要4个地球的资源,这怎么行呢?

因此,中国发展快了不行,威胁了他们,发展慢了也不行。中国人,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人,都希望自己也能过上好日子。因此,要想解决这个问题,东西方还是必须要坐下来好好谈,相互合作。互相指责没有用。

另外,自冷战结束后,美国一直忙于中东的战火,终于把中东弄成了一片废墟。很多人流离失所。其实,那里是最需要重建的,那里是最需要绿色基础设施建设的。或许美国可以继续去中东,但不是到那里打仗,而是帮助那里重建家园。就看人家愿不愿意接受了。把军队撤回,把基建队派去,或许更好。或者干脆把军队改成基建队,更好。

美国如果从军费中拨出一小部分用于建设,就会让很多人受益。

美国如果能够和中国合作,而不是千方百计地打压中国,这个世界也应该会更加美好。

西方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老龄化问题,而中国的明天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中国不会威胁任何国家,如果你们不惹中国的话。如果你整天到中国家门口去叫嚣,或者整天批评中国,那对不起,中国也有中国自己的挑战。所有问题都不是你一说,就能马上解决的。要想真正解决问题,就需要互相尊重,相互合作,互利共赢。

2021 中国旅游文化周–四季新疆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日前推出2021 中国旅游文化周以四季新疆为主题。

新疆人非常自豪地说,新疆人不爱到别的地方去,为什么?因为新疆什么地形地貌都有,什么资源都有,什么水果和蔬菜都有。新疆的哈密瓜,大西瓜,甜瓜,大枣,库尔勒的香梨等等,都是精品健康绿色食品。新疆的地形地貌一年四季都有各自独特的风景。因此,当我们以为新疆大雪封山的时候,其实那里正好适合滑雪。当我们觉得那里春暖花开的时候,在吐鲁番已经很热了。喀纳斯的湖水又绿又蓝,又白,不同时间,不同角度都有不同的景色。

要想看到更多新疆的美景,就点击下面的链接,看看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推出的新疆四季美景吧!

https://mp.weixin.qq.com/s/k03KUbgh_EbD5yuQt6lcPg

今日头条:中瑞新冠肺炎专题研讨会近日在北京(线下)和斯德哥尔摩(线上)成功举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编辑陈雪霏) 6月8日上午9点(北京时间下午3点)由中华中医药学会和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承办,由瑞典的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瑞典中医药学会和针灸学术研究会协办的中瑞新冠肺炎专题研讨会拉开了序幕。           

 中日友好医院中医部主任张洪春教授和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终身教授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曹义海教授主持了本次研讨会。

中方参会嘉宾是三位顶尖级抗疫专家,他们是中科院院士暨首席研究员仝小林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和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黄璐琦教授,国家中医医疗救治专家组副组长北京中医医院的刘清泉院长。

瑞典有四位演讲嘉宾,其中两位是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曹义海教授和临床病理学专家Laszlo Szekely教授,另外两位是来自瑞典中医药学会和针灸学术研究会的杨春贵会长和张东青副会长,他们俩都是从事临床工作35年左右的中医中药和针灸资深专家。

 研讨会由仝小林院士的《经典的智慧和现代疫病》演讲精彩开篇,然后是黄璐琦院士的《新冠肺炎相关药物研制对中药新药研发的启示》深入浅出地探讨了化湿败毒方等中医抗疫方剂的研发和临床应用,接着是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曹义海院士着重讲解了在瑞典医院使用《阻断VEGF治疗Covid-19重症患者》的最新医疗技术和原理,Laszlo Szekely教授用几十张病理解剖切片研究和证实了《新冠导致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的病理学改变》,让所有与会者都亲眼目睹了新冠病毒对人体脏器的严重损伤。 随后上台演讲的三位中医专家都具有临床第一线几十年的工作经验, 去年初新冠肺炎爆发时首先带领医疗队奔赴武汉的刘清泉院长也是当时的方舱医院院长,2002年中国南方“非典”爆发时他也是前沿阵地的“指挥官”,有丰富的抗疫经验,他的讲座《新冠肺炎的中医药临床研究》给所有中医学者治疗新冠打开了思路.

新冠肺炎是瑞典近一百年都没有遇到过的瘟疫,瑞典的医疗系统起初几乎没有应对疫情大流行的经验,导致当时很多病人无药可医,无处可去。

瑞典中医药学会在杨春贵会长的带领下,立即组织起瑞典中医抗疫专家团队,积极努力地和中国的抗疫专家直线联系,认真学习和研究中国的抗疫经验。仅去年上半年瑞典中医药学会就率领全体会员聆听了钟南山,张伯礼,黄璐琦,仝小林和刘清泉等知名抗疫专家的网上视频讲座数十次。 学会的所有中医师都从中学习和汲取到了大量的中国抗疫经验,并且结合瑞典的实际情况把这些专家的宝贵经验运用到了瑞典的抗疫战斗中。至去年底,学会的中医师们为3500多例确诊或疑似的新冠病人进行了中医中药治疗,几乎所有的患者都得到了康复。

 杨春贵会长在本次研讨会的演讲题目是《学习国内专家抗疫经验临床体会》,他认真地向中华中医药学会的领导和与会抗疫专家们汇报了瑞典中医药学会和针灸学术研究会学习国内抗疫经验和学会所有中医师在瑞典临床实践中摸索总结抗疫疗效的过程。 

杨会长以三个亲身经历的瑞典新冠患者中医诊断治疗过程作为真实实例,从理论到实践详细地分析了使用中国的抗疫方剂加减后让患者从重症变轻症,轻症变痊愈以及阻止中症变重症的成功案例。三位瑞典新冠患者当场讲述了他们自己接受杨会长的中医诊断治疗下服用中药汤剂的体验,用生动的言语再次验证了中医中药抗击新冠肺炎的有效性。

随着新冠疫苗的注射,瑞典的疫情逐渐趋于稳定。但是新冠病毒感染后出现的后遗症也渐渐成为不能忽视的社会健康问题。瑞典国家福利和健康委员会Socialstyrlsen建议对新冠后遗症的康复要多学科联合,其中包括物理治疗。

瑞典中医药学会和瑞典针灸学术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东青主任中医师在研讨会中介绍了近8-9个月来使用《针灸治疗新冠后遗症的临床体会》,他在演讲中逐一分析了十大新冠后遗症状产生的中西医机理,用临床实践验证了中医中药和针灸促进新冠后遗症患者康复的显著疗效。

张东青副会长还着重地讨论了针刺疗法加快新冠后遗嗅觉味觉丧失恢复的特效穴位,并且首次提出湿邪浸渗清窍导致嗅路损伤的病因病机。

整个研讨会持续了三个半小时,在线下有中国科协,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华中医药学会的领导和急诊及肺系病的专家学者近50人在北京主会场观看,而另有中瑞观众2000余人在线上关注。七位中医专家和教授高水平的演讲得到了参加此次论坛全体观众的关注和赞扬。很快就有瑞典观众发来短信说“这次抗疫论坛,规格之高,内容之精彩,终于让海外游子得到了很好的信息及学习机会!”

中瑞新冠肺炎专题研讨会获得圆满成功,这次研讨会是中国科协主办的“中国-瑞典抗击新冠肺炎联合行动计划学术交流活动项目”的一部分。瑞典中医药学会和瑞典针灸学术研究会将继续与中华中医药学会保持沟通和积极联系,不断提高学会自身的中医学术水平,努力为所有在瑞典从事中医中药针灸的专业人员提供服务,为瑞典人和居住在瑞典的华人华侨健康提供服务。

 瑞典中医药学会和瑞典针灸学术研究会秘书处供稿

编辑 陈雪霏

时评:拜登欧洲之行瑞典啥态度?拜登不是救世主

北欧绿色邮报网评论员 陈雪霏

美国总统拜登今天将抵达伦敦对英国进行访问。然后,他将出席G7会议,访问北约,最后,在瑞士日内瓦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拜登的访问是在3月份美国国务卿访问欧洲之后的最高层访问,凸显美国对重启欧美伙伴关系的迫切心情和需要。瑞典每日新闻在第二版领导者栏目,发表题为欧洲必须帮助拜登领导世界的评论文章。

不过,文章对拜登的访问进行了客观分析。拜登自己描述他的欧洲之行是交友之行,主要目的就是要和盟友交流,团结世界上的民主国家联合对付当下的集权威胁。大西洋两岸的关系在川普下台之后重回正轨,美国又回来了,不仅仅是第一。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救世主”来了。只不过是欧美之间尽快重新恢复了正常关系。但是,现在的世界已经变了。欧洲必须自己开始衡量轻重缓急。

即使拜登承发挥自由世界协调人的作用,他也更倾向于让大家购买美国货。就是牺牲他国的公司和工作来为美国自己牟利。例如,作为新总统,他还没有撤销特朗普时期对欧洲欧铁和铝增加的关税。

欧盟也有自己的贸易保护主义情节。而且拜登首先会见被人早期认为和川普类似的首相,也提醒人们,其实英国已经脱欧了。

欧盟国家现在觉得没有必要为其安全付出太多。北约在2014年就决定成员国在十年内只要付国民生产总值的2%军费记忆可以了。但是,这只不过是大多数国家的一种愿望罢了。德国从来就没有作出过类似承诺。法国也是循着战略自制的思维来对待北约的。

川普也只不过是美国众多总统中把欧洲当作自由通行载体的总统之一。拜登政府也是中国为不断增长的威胁。中国已经是一个经济大国,竞争手段不是那么让人尊重,从地缘政治和军事力量方面越来越强大了。香港和新疆问题都成了问题。默克尔在新年与中国达成了中欧投资协议,但因为欧盟对新疆四个人提出制裁导致协议批准审议过程搁浅。这不仅导致德国对中国市场的出口受损。

因此,美国,欧盟,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市场经济国家,象日本和澳大利亚应该团结起来。这正是拜登的提议。要在贸易和技术方面遵循公平交易的规则。

美国和欧盟也应该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方面发挥带头作用。尤其是在埋葬煤炭能源方面,中国可能很难在这方面发挥领先作用。(中国的能源结构中煤依然占很大比例)。

当前世界面临的还没有结束的危机对欧美来说也是一个机遇。光是口头承诺让世界所有人都能够打上疫苗是不够的。他们必须付出行动。贫困国家必须能得到富裕国家的无偿帮助,否则将是一次道德失败。

美国和欧盟需要互相照应,甚至照顾全世界。

以上是瑞典评论员的文章。其观点就是美国不是救世主,但如果美国和欧盟联手就有可能。

笔者认为,西方国家现在总是要拿中国说事,把中国当成共同的假想敌,似乎有失身份和体面,这本身似乎就承认了美欧快不行了。中国威胁我们了。事实上,中国何尝不愿意为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贡献出自己的力量呢?西方口口声声说中国搞地缘政治,主要是指一带一路,但事实上,中国恰恰是想解决世界政治中的地理瓶颈才想出一个全球通的理念,一带一路,就是让海路和陆路四通八达,不要受到阻碍。美国的地缘政治就是希望把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隔开,例如在马六甲海峡卡脖子。中国无奈之下,想起了古代丝绸之路,重新开辟建设这条路,开启中欧班列,为中欧贸易节省了大把时间,节省了大笔费用,对中欧贸易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这都是好事,都是创举,应该给予高度评价和积极赞许。而西方恰恰相反,对此有一种羡慕嫉妒恨的心理。如果不这样解释,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别的解释。

关于民主问题,中国的追求其实也是要发扬社会主义民主,中国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是中国人民自己选择的民主。由于国情的不同,建国的历史时间不同,物质基础不同,因此,想在政治制度上完全一致是不可能的。中国在过去40年的改革开放中一直在学习西方,变得勇敢了,胆子大了很多,这是西方应该感觉骄傲和自豪的地方。当中国胆小的时候,我们被鼓励,现在人们胆子大了,就开始打压了。这种心态也是可以理解,只不过就是不要50步笑百步了,大家都有矛盾的时候。

中国利用中国特色成功应对疫情危机,也收到各种不信任,西方为了坚持自己的自由,宁可牺牲很多老年人。这只能说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事实证明,严格的限制自由措施大大地促进了病毒感染人数的下降。是有效果的。时间也证明这是正确的。

东西方之间不要因为面子或者是意识形态来较劲,而是要尊重事实,尊重历史,在现实的基础上作出决定。记得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有句名言,就是团结就是力量,分裂我们就都得趴下。团结就是力量也是中国一直坚持的信条。如果全世界各国都能团结起来共同应对人类共同的困难和挑战,那么,人类就能战胜困难。东西方自己要发动冷战或者是不小心导致热战,那必然导致人类的灭亡。

尤其是在越来越先进的武器出现之后,一旦落入坏人手中,地球就会毁灭。为了我们共同的命运,习主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是对的。人类,东西方必须加强相互交流,要文斗不要武斗。要团结合作,不要搞分裂,拉帮结伙。

拜登总统能够访问欧盟首先和欧盟联合合作,这本身应该是一件好事,总比川普时代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美国独大美国独霸,把整个世界都看成是美国的敌人的神经病思维和自私自利的做法强。至少,拜登总统是正常的合乎逻辑的思维。

现在我们进入了多极化时代,美国,中国,俄罗斯,欧盟,英国都是世界的一极,只有这些国家和团体在联合国的框架下协调发展,共同应对气候变化这个人类共同的敌人,才有胜利的希望。

瑞典警方与FBI和EUROPOL合作抓捕150名犯罪嫌疑人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在以代号为“木马盾”全球犯罪大搜捕的过程中,瑞典警方与美国联邦调查局和欧洲警署合作,日前逮捕了150名犯罪嫌疑人。 这些人主要从事有组织的跨国犯罪,主要是贩毒,洗钱等有组织犯罪。

本次行动涉及全球17个国家700多个窝点,抓捕了800多人,缴获8吨可卡因。其中,澳大利亚抓捕224人,抓捕最多,然后是瑞典抓了150人。本次行动是从北部的爱尔兰,到西部的葡萄牙,那半球的澳洲,新西兰等很多国家都参与了此次行动。

据瑞典媒体报道,本次行动之所以这样有效,是前段时间,FBI人员打入有组织犯罪团伙,向他们销售大量的Anom手机。这种手机没有邮件,电话功能,只有发信息的功能,非常保密,犯罪分子希望只和犯罪份子交流,而这种设备具有军事级别的保密度。因此,获得了犯罪分子的信任。但事实上,他们在全球90个国家销售了11800部这样的手机。这些手机里都装了FBI的窃听设备,因此,任何一条信息,都可以直接在FBI的系统中显示。因此,这次木马盾行动几乎是一抓一个准。

瑞典警方表示,瑞典是第一个宣布和FBI合作的。瑞典首相勒文对此表示满意。温和党领导人克里斯特松也对此表示称赞。但是,民主党领导人欧克松却对此表示嗤之以鼻,认为瑞典没有那么多资源参加国际行动。

另据报道,中国红通犯罪嫌疑人乔建军已经于2020年6月2日引渡回美国。他本来是从中国逃到美国,然后,从美国又逃到加拿大,拉美国家,然后,逃到瑞典。瑞典决定不引渡他回中国。但是,当美国要求瑞典引渡他回美国时,瑞典答应了。报道说,乔建军将在美国受审,如果洗钱等犯罪事实成立,他将获得55年的监禁。不过到现在为止,没有看到他在美国受审的消息。或许还在候审?

今日头条:维格律师事务所和瑞典中国商会举办瑞典《安全保护条例》研讨会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维格律师事务所和瑞典中国商会合作于6月8日为40多家中外资企业举办瑞典《安全保护条例》网上视频研讨会。中国驻瑞典使馆经商处韩晓东参赞出席研讨会。

韩晓东参赞出席瑞典《安全保护条例》研讨会, 陈雪霏拍摄

韩晓东参赞在接受本网记者电话采访时说,瑞典《安全保护条例》近年来不断修订对一些敏感性行业进行了有关规定,这种变化需要中资企业了解掌握。如果要对瑞典进行投资,就必须做好市场和法律法规的调研。本次研讨会就如何做好应对准备等问题进行了讨论,预计将有利于中资企业了解瑞典的相关法律法规,可以做到有备无患。

韩参说,到2020年底,中国在瑞典投资已经累计达92亿美元,可以说近十年来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去年由于受疫情等多种因素影响,投资比上一年下降了70%。 希望疫情过后,情形会有所好转。

研讨会由瑞典维格律师事务所资深顾问及中国业务负责人顾群女士主讲,她就该条例的内容及对中企业务的影响和大家进行了深入探讨。

维格律师事务所(Vinge)是瑞典领先的商务律师事务所,也是从事中瑞跨境投资、并购法律业务中最维活跃的律师事务所之一,为众多在瑞投资的中国企业提供法律服务。顾群女士有超过20年为客户提供跨境投资、贸易及合作法律服务的经验。

顾群介绍说,瑞典《安全保护条例》最早于1996年公布。公布后的20多年内没有大的修改,但是,却在2019年、2020年连续对《安全保护条例》进行两次修订,目前拟对《条例》进行第三次修订。这些修订对企业在安全保护方面的要求和监管逐渐升级加码,特别是拟于2021年12月1日生效的最新修订将引入处罚机制,成为瑞典企业经营中不得忽略的合规要求。虽然该条例及修订法案对所有企业,机构,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私营部门无差别适用,但是,对中资企业的影响尤为深远,有意在瑞典投资、并购、经营的中资企业以及有意与瑞典开展合作的中国企业和机构应充分重视该条例及其最新修订可能对其业务带来的影响,应及早调整经营策略并做好应对。

拟议中的《安全保护条例》的最新修订进一步加强了涉及安全敏感业务的经营者在安保方面的责任,并且给予监管机关更大的调查和审核的权限,并引入了处罚机制。新的修订拟于2021年12月1日生效。

《安全保护条例》的目的是防止瑞典遭受间谍,颠覆,恐怖主义袭击和其他影响瑞典安全的危害 。

根据最新的修订意见,安全敏感业务的经营者需要在修订生效后立即向监管机构申报相关的安全敏感活动,经营者不仅需要任命安保负责人,并且保安负责人的职责、地位和重要性进一步增强。

同时,修订意见进一步扩大需要签订安保协议的范畴,除了按照《安全保护条例》现有规定在公共采购过程中就涉及安全敏感信息以及可能使得供应商接触到安全敏感业务的情况下需要签订安保协议外,在私营部门的采购、招标过程中,以及政府采购供应商的次级供应商或者分包商也可能需要签署安保协议。

在企业出售股权、业务或资产过程中,卖方有义务对企业的业务进行安全评估,以确定是否涉及安全敏感业务,并有义务对出售进行恰当性评估。卖方不得进行评估为不恰当的转让,如果卖方的安保评估认为出售是恰当的,卖方需要在出售之前向监管机构申报并获得同意,未经申报交易不得进行,否则监管机构可以终止交易或者宣布交易无效。

新的修订同时赋予了监管机构的主动审查权及处罚权,违反《安全保护条例》的行为可以被处以25,000瑞典克朗至5000万瑞典克朗的罚款。

瑞典中国商会会长和国航斯德哥尔摩营业部总经理朱津川表示,座谈会让大家了解了更多相关的法律法规,对于各个企业的运营提供了更多咨询意见,让人感觉受益匪浅。

顾群说,虽然瑞典的安全保护条例有所更新,但总的来说,瑞典依然是对外开放程度比较高的欧盟国家,瑞典在立法方面与欧盟是一脉相承的。同时,他们更依赖对外贸易和投资。 中资企业能做的就是要多做准备工作,多进行调研,做到有备无患。

韩晓东参赞也指出,虽然安保条例可能对外企的要求更严,但是,中瑞的贸易投资互补性还是很大的,只要中资企业在市场调研方面多下些功夫,前期多搞调研,加强合作,了解如何规避风险,那么双方的合作潜力还是巨大的,成功还是有希望的。

出席研讨会的除了瑞典中国商会会员外,还有瑞典普华永道中国区负责人赵丽杰经理。

现场图片:70周年国庆大庆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京报道(特派记者陈雪霏)– 70年等一回。为了能到现场采访报道观看建国70周年国庆大庆活动,记者们提前五个小时来到天安门广场,来到天安门城楼右前方,一睹为快地看到了陆海空三军方队刻苦训练七八次的情景。

10点整,李克强总理主持大庆活动,宣布鸣放70响礼炮。然后,升旗,奏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