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必须把“自己的事”说清楚

  美国情报部门近日发布报告同意科学界的广泛共识——新冠病毒非人造;法国专家最新研究也表明,法国本土疫情的病毒分支由一种在本地传播的来源未知的病毒毒株引发。这些科学结论对试图以“可能的病毒源头”为由嫁祸中国的白宫政客们予以当头棒喝。

  近来,白宫政客以所谓“可能的理论”推动调查病毒是否出自中国武汉的实验室。如果把“可能的理论”用在美国身上,那么可调查追踪的疑点就太多了。

  首先,新冠病毒到底何时出现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仅仅解剖了三具遗体,就把美国疾控中心此前确认的首例死亡病例时间提前了近一个月。这直接引发了另一个疑问:那些早在去年12月甚至更早就在美国各地出现的流感症状到底是源自流感还是新冠病毒感染?《旧金山纪事报》举例称,12月5日,家住蒙特利县的沃格特表现出咽痛、盗汗、发烧、呼吸困难等严重症状,但她的流感和链球菌测试却呈阴性。

  其次,“可能的理论”还让人想起去年7月初就在威斯康辛州暴发的电子烟肺炎。美疾控中心报告迄今已有2807人感染这种神秘肺炎,死亡68例。高烧、干咳、呼吸困难、全身无力——医生对病人的描述与新冠肺炎症状几无差别,且致病原因未知。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月份新冠病毒开始流行后,疾控中心就停止了对电子烟肺炎相关数据的统计。网友的留言也很说明问题:电子烟有20多年历史了,为什么现在才集中导致肺炎?如果中国一直把新冠肺炎称作“神秘肺炎”的话,是不是我们到现在也发现不了新冠病毒?

  再次,“可能的理论”还可以套用在与野生动物接触频次上。根据全球科学家高度一致的研究成果,新冠病毒的宿主是蝙蝠,中间宿主是野生动物。据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公开数据,每年发放狩猎证1560万张,猎物包括鹿、火鸡、野猪、野羊、熊和各种飞禽等,每个狩猎季多种猎物的数量都以数百万计。然而,美国政客连中国的海鲜活禽市场含义还没弄清楚的时候,就以所谓“湿货”市场的概念要求中国关闭“野生动物”市场。他们应该回过头来,检视一下国内的狩猎行为是否“可能”把病毒传染给了人。

  最后,美国到底有多少人感染了新冠病毒?又有多少人死于这一病毒?美国甚至没有一个官方的统计数据。几乎所有专家都认为美方当前公布的确诊数和死亡数远远低于实际数字。比如疫情期间纽约市每天有200多人死于家中,是平时的十倍,其中死于新冠肺炎者并未被统计。

  美部分政客一直抱怨中国拒绝让美国派人去调查病毒源头,可美国何曾邀请他国或者世卫组织来调查与病毒有关的这些“可能”源头?近日美国传染病专家福奇被白宫阻止去美国众议院作证,有批评者称白宫正试图让福奇保持沉默。那么他们想要隐瞒什么?

  美国当政者必须认识到,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和事实浮出水面,坚持错误做法只会使形势愈加对己不利。世卫组织近日强调,1月30日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紧急公共卫生事件时,中国境外只有82例确诊,且无死亡病例。中国付出巨大代价为世界争取的这段缓冲时间里,美国在做什么?其领导人在说:“我们国家控制得很好”“新冠病毒对美国人的风险仍很低”“病毒会自己消失的”。美国当政者是时候向国民讲清楚,两个月的时间去哪儿了?

  美国确诊病例已逾118万,死亡病例超6.8万,早已是重大灾难级别,而华盛顿政客们竟然把这称作“巨大成功”。如此操作引起美国国内越来越多的批评声音,如不及时改弦更张,后续民意发展将难以预料。

  要想挽回局面,美国执政者必须把注意力放在国内,采取有力措施控制住疫情。若有余力,不妨向国民说清楚为什么两个多月时间窗口被白白浪费,或是列一个“清单”,把积压起来的一本本糊涂账说清楚。

  

美国流感病人中有多少是新冠患者

美国流感病人中有多少是新冠患者2020-05-07 18:17:28 来源: 新华网关注新华网微信微博Qzone0评论

  新华社华盛顿5月6日电 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遗传学家埃里克·托波尔4月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提出疑问:“究竟有多少被误认为是流感或肺炎患者实际是新冠患者?”托波尔的疑问也是公众的疑问,美国新冠患者统计数据中漏掉了多少被判断为流感的病人?

  多名美国流行病学专家表示,美国出现新冠疫情后存在对新冠病毒认识不够、监测系统未及时报警以及检测不力等因素,使新冠病人与流感病人之间“界限模糊”,一些被判断为因流感死亡的病例可能与感染新冠病毒有关。

  新冠疫情暴发早期正值美国流感季,但美国各地的呼吸道疾病监测系统没能及时甄别出与以往不同的发病趋势。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2月26日证实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县出现一例感染源不明的新冠病例,这曾被认为是新冠病毒在美国社区传播的首个例证;但加州近期公布的检测报告显示,早在2月6日当地就有人死于新冠肺炎,比美国政府此前公布的首例新冠死亡病例出现时间提前了20多天。

  圣克拉拉县卫生局长莎拉·科迪近日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表示,加州新确认的死亡病例代表了大量未被及时发现的新冠病例,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社区传播的严重程度。南加州大学公共政策学院教授尼拉杰·苏德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新冠病毒可能在首个死亡病例发生前3周开始在社区传播。

  近日公布的美国疾控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沙特等人撰写的美国疫情发展分析报告披露,2月底加州圣克拉拉县确认首个社区传播案例后,公共卫生部门3月5日至14日在该县4个紧急护理中心对新冠病毒社区传播进行了哨点监测。对前来就诊的有呼吸道疾病症状者的检测显示,流感病人仅占23%。医护人员只对流感检测结果为阴性的有呼吸道症状者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发现其中11%感染新冠病毒,约占有呼吸道症状者总数的8%。

  美国流感患者中是否有人感染了新冠病毒?这个问题早在美国确诊首个病例之后就被提出。据《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今年1月美国官方报告首例新冠病例后,参与指导西雅图流感监测项目的华盛顿大学传染病专家海伦·朱与同事一起要求联邦政府和华盛顿州政府批准对该项目收集的流感病人样本重新进行新冠病毒检测,但一直遭到拒绝,给出的理由是隐私相关问题。海伦·朱团队2月底坚持开展了相关检测,很快发现一名近期没有旅行史的少年流感患者样本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这说明在无人意识到的情况下,新冠病毒早已在美国悄悄开始传播。而这可能只是真实情况的“冰山一角”,全美究竟有多少流感病人实际上是新冠患者,已经成为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

  美国早期检测的“高门槛”以及检测能力不足,使得许多疑似患者无法及时确诊,无从确认是否感染新冠病毒。《洛杉矶时报》4月23日撰文称,就在卫生官员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筛查境外输入游客以及从邮轮上下来的游客时,新冠疫情已经在美国社区“静悄悄”地蔓延。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督察长办公室4月6日公布的一份调查显示,各州323所受访医院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检测试剂短缺问题,不少医院没有检测能力,取样后需要送到医院外的实验室检测,等待时间长达一周以上,这些问题大幅增加了新冠患者的确诊难度。

  3月11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出席有关新冠肺炎疫情听证会时承认,美国存在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被误认为是流感死亡病例的情况。

  美国疾控中心2月底发布报告中的数据显示,2019年冬季开始的流感季美国估计已出现至少3200万流感病例,其中1.8万人死于流感相关疾病。

  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日前更新的新冠疫情模型预测结果认为,预计到8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将超过13.4万例。这一数据上调了对美国新冠死亡病例数的预期,但不包括大量被“误诊”为因流感而死亡的新冠病例。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前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在接受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采访时说,美国新冠病例的真实数量可能是目前报告数字的10倍、甚至20倍之多。

欧盟状告阿斯利康违约不能及时供货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据新华社报道,欧盟日前把阿斯利康医药公司告到比利时法庭,原因是阿斯利康违约没有及时供应新冠疫苗。

据报道,阿斯利康去年夏天向欧盟许诺要为27个成员国提供疫苗。结果,因为前段时间疫苗被报道出现了一些人有血栓导致死亡的事件,阿斯利康叫停了供应。

阿斯利康本来承诺提供3亿剂阿斯利康疫苗给欧盟27个成员国。结果只提供了10%,3000万剂。 本来,阿斯利康计划到年底提供3亿剂。但是,这和此前的承诺出不多晚了半年。这个案子到6月4日将再次讨论。

欧盟主席冯德雷尹说,欧盟本来想到现在一半人都应该打了第一剂,因为3亿剂疫苗已经收到,2.45剂已经被处理了。

瑞典公共卫生局负责人安德斯打了阿斯利康疫苗。德国总理默克尔也是打的阿斯利康。瑞典65岁以上的老人都打的阿斯利康疫苗。65岁以下的人现在打的是辉瑞疫苗。

阿斯利康是瑞典公司,但是该公司在英国有生产基地和合作伙伴。

图文陈雪霏。图是冬天的时候在斯德哥尔摩照的。

工作和生活还要继续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 陈雪霏

连续三天的雨仿佛又让我伤了元气。凉气从两只脚的脚面向外发散。双脚和小腿仿佛放入了冰箱里。我在北京电视台曾经看到一个瘫痪的妇女说她的双腿就象在冰箱里一样,而且,她到了不能走路的程度。后来,看了一个中医针灸师。师傅从头部给她针灸。最后,她能走路了!

说中医神奇的同时,我不禁想到,肯定是大脑的某根神经支配着双腿走路。当大脑神经不通的时候,就走不了路。而大脑神经通了,就可以走路了。于是,我怀疑我的大脑神经是否出现了血栓。我问祝教授。她说,心脑血管都在比较深的层次,应该不像是血栓。但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

5月10日我打了辉瑞的疫苗。夫君打完以后没什么反应。但是到了第三天等我打的时候,他感觉累了。他天天喊累。但是,天天不停地工作,一直坐在电脑前。我说你是工作累的,压力大,不是疫苗的问题。但是,他觉得不对劲。因为他还打喷嚏,流鼻涕。于是,再次预约看是否感染了新冠。

就在那天晚上,我几乎又是一晚上没睡觉,一路畅想,这如果真的感染了怎么办呢?我相信他不会感染。但是,万一感染了怎么办?我好激动啊!第二天早上,我第一句话就是,告诉你,即使是你感染上了,也不要慌,不要去医院。要好好养着,多喝水等等。他说好。不一会儿,来了送试剂的人。我帮他取了试剂,抽完样儿,我又帮着送给司机。20分钟的时间,服务上门,不用排队真好。

到晚上9点多,他说,结果出来了,他的结果是阴性,没有染上。我立即给了他一个拥抱。真是一个激动的心落了地了。我长长的出了口气。感谢上帝啊!你真好!

今年,我们依然是严格地遵守抗疫规则,不出门,只有必须买菜的时候才出去。天晴的时候散步才出去。否则,就好好呆在家里。今年我也吸取了教训。没有再喝果汁,也没有对任何食品上瘾,只是控制自己不要吃太多。于是,减肥计划顺利实施,虽然速度没有那么快,但是,现在比较扎实。每一次减掉一斤,总是要反弹几次,等过了一个星期或两个星期才真正地减掉。因此,到目前为止,我已经从70公斤减到了67公斤。昨天白天都已经到了66.9公斤。我心想,如果是净重,有可能66.5公斤了。但是,我还是没有太认真,依然当自己是67公斤,因为我知道质的飞跃还需要一两个星期。

本来,如果一直大晴天,我可能会活动更多一些。但是,一到阴天下雨,我自己就蔫了。心有余而力不足。阳气不足。因此,我觉得脚冒风就是阳气不足。是阴气,湿气,冷气在我的体内发作,所以,我总是感觉有点儿冷。

医生说,更年期的妇女都是有点儿太敏感,对自己身体的痛点尤其敏感,这是因为到了更年期,雌激素下降,于是,发生肌肉松弛,骨质酥松等多种状况,浑身出汗,发热发冷都有可能。是的,前一段时间我是发热的。于是,喝了绿豆粥。结果立即冷了下来。现在,又开始发凉了。

不管怎样,我好像是过来人一样,没有那么大惊小怪了,我已经麻木了,不是那么敏感了。因此,我的精神还是很好的。

尤其是打了疫苗以后,我感觉我高兴了,好像浑身有劲儿了。骑自行车两次,每次都是两个小时。这样,也夯实了我减肥的努力。

唯一的改变就是我感觉自己再次成为了一个人,一个中性的人,而不是女人了。人生没有爱是很悲惨的。但是,一想到为了那份感情,总是要很敏感,我接受了中性。接受了平淡,接受了只要活着就好的事实。

确实,前几天,听说一个朋友在ICU,心里一直沉垫垫的。昨天听说可能出来了,一下子,又有了希望。

果然,今天上午还是阴转多云的天气,到下午就又是蓝天白云了。看到这样的天气,心情也立即好了起来。阳气也上来了。心情也不那么郁闷了。一切都感觉好多了。

确实,瑞典的疫情一直是欧洲比较严重的。当欧盟国家大部分大幅下降的时候,这里也出现了下降,昨天降到了新增感染人数1200多人。但是,1200多人依然是很多人啊!

瑞典政府公共卫生局的人说,他们希望降到200多人的时候,应该是比较好的。

根据各种数据的推测和去年的经验,瑞典已经制定了一套逐步放开的策略。首先是6月1日开始,室内聚会人数由8人放宽到50人。室外聚会人数可以达到3000人。

目前已经有350万人打了第一剂疫苗,占总数的44%。 欧盟今天也将决定什么时候给儿童打疫苗。

目前瑞典感染的病毒90%来自英国的变异病毒。同时,瑞典也查出了印度变异病毒和南非的变异病毒。总之,现在人们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病毒。

这几天在瑞典最北部的北博滕,基律纳等地区感染人数迅速增加。当地一位负责的医生说,感染的主要原因还是个别人或者说很多人不遵守防疫规则举办家庭聚会造成的感染。如果说此前的感染是因为工作聚集,现在是家庭聚集造成的。尤其是年轻人聚会,感染,然后传染给家人。因此,他呼吁大家还是要认真遵守抗疫规则。

明天后天都是大晴天,而且根据天气预报,进入六月份大部分是晴天,因此,希望感染人数进一步大幅度下降。如果真的能够降到200,那么,加上大幅度的打疫苗,防疫还是很有希望的。

瑞典计划到9月份全部至少打一剂疫苗。到那时也有可能全部放开。当然,这也要看病毒是否再有第四波和第五波。根据常识,一般事不过三,如果过了三波了,就差不多了。病毒你再能折腾,最终人类还是要战胜你的。

因此,在这个充满蓝天白云的时刻,让我们继续愉快地工作和生活吧!

有人说,人们已经习惯了,确实,每个人都经历了担心,焦虑,甚至生病,然后,等恢复过来以后,就开始波澜不惊了。病毒带给我们的不光是教训,也有一点儿经验。

欧盟将在7月实行新冠疫苗接种证明芬兰已经开始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据芬兰卫生部消息,芬兰今天就有人可以在我的疫苗页(My Kanta Pages)上看到自己接种疫苗的情况。

有了这个疫苗接种证名,就可以到有需要的国家去旅行了。但是,这个网页还在完善之中,并不是每个人的信息都已经准备好了。大家还需要一下耐心。

另外欧盟的疫苗接种证明将在7月份开始实行。欧盟针对这个问题似乎也讨论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不得不用科学技术来管控新冠问题。

中国在去年就已经开始了健康码,如果你是健康的就是绿色,在手机上显示,如果是在危险地段,就是黄色,如果你中招了,就是红色。这样人们很快可以意识到你是什么状态,有利于人们快速应对新冠肺炎。

但是,在欧洲,人们对这个问题可以讨论到平等,人权和隐私等多种问题,一直对此犹豫不决。人们到底有没有新冠,一开始都是糊涂帐。有的人都有抗体了,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感染上的。

现在,欧盟国家都在积极打疫苗,打第一剂以后,就给了一个小卡片。打第二剂的时候需要带着第一剂的卡片去打。然后,可能会得到一个两剂的证明。

有了两剂,可能就可以旅游了。现在在斯德哥尔摩,和中国一样,也需要证明你是阴性的才可以通过,否则,拒之门外。

古韵龟兹·丝路库车大美新疆摄影展 |The Ancient Silk Road Kingdom of Kucha

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5 days ago

Image
Image

《古韵龟兹·丝路库车》大美新疆摄影展

The Ancient Silk Road Kingdom of Kucha – A Photographic Exhibition Documenting the Charm of Xinjiang, China

Image

前  言

Image
Image

库车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西部,天山中段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古称“龟兹”,历史上曾是联系和沟通亚欧大陆的桥梁,是古代西域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是世界四大文明的唯一交汇地,素有“西域乐都”、“歌舞之乡”的美誉,是举世闻名的龟兹文化发祥地,是古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雄伟的克孜尔尕哈烽燧,被誉为屹立千年的红色哨卡;壮观的苏巴什古城,大唐高僧玄奘曾在此讲经数月;举世闻名的克孜尔石窟比敦煌莫高窟还早了三百年;这些古迹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库车是中国古代三大佛经翻译家之一鸠摩罗什和音乐大师苏祗婆的故乡,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萨玛尔舞和十二木卡姆的发源地,“羌笛陇头吟,胡舞龟兹曲”就是汉唐时期龟兹乐舞风靡中原大地的真实写照。这里有气势磅礴的“天山神秘大峡谷”;有鬼斧神工的雅丹地貌“红山石林”;有镶嵌在天山上的宝石“大小龙池”;有被誉为“生命之魂”的胡杨林;有“白色蜂蜜”之称的库车小白杏,被评为“中国白杏之乡”。这里还是国家“西气东输”的主气源地,塔里木石油天然气开发的重要基地,是连接新疆南北的交通枢纽和大动脉,是南疆商贸物流中心和旅游集散中心,是中国最具投资潜力中小城市之一。

穿越千年时光,感受文化融合,亲爱的朋友们,热情好客的库车欢迎您!

Preface

Image
Image

Kucha is located in the center-west of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at the southern base of the middle section of the Tianshan Mountain Ranges, and on the northern edge of the Tarim Basin. It was the political, economic and cultural center of the ancient Wester Regions, as well as the only place where the four great civilizations of the world converged. It bears the reputation of the “Entertainment Capital of the Western Regions”, the “Home of Song and Dance”, the birthplace of world-renowned Kucha culture, and a stunning gem of the ancient Silk Road. Several of its monuments are inscribed on the UNESCO World Heritage List: the majestic Kizil Gaha Beacon Tower, a “red sentry-post” that has stood for thousands of years: the magnificent temple complex of Subashi, where the great Tang monk Xuanzang once lectured for several months; and the world-famous Kizil Cave, which is three hundred years older than the Mogao Caves of Dunhuang.

Kucha is the hometown of Kumārajīva, one of the three major translators of Buddhist scripture in ancient China, and a maestro of music, Sujup. It is also the birthplace of two forms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the Samar Dances and the Twelve Muqams (types of melodies). The famous line of poetry “The Qiang flute resounds in Longtou, playing the barbarian dance songs of Kucha” is testament to the popularity of Kucha’s music throughout the Central Plains during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This city boasts a number of majestic sights: the mysterious Grand Canyon of Tianshan; the yardang of the Red Stone Forest that were beautifully crafted by the forces of nature; the Big and Small Longchi Ponds, embedded like gems in the Tiansan Mountain Ranges; a poplar grove known to the locals as “the essence of life”; as well as a kind of apricot whose honey-like sweetness is so renowned that Kucha is at times referred to as the “hometown of China’s little white apricot”. Kucha is also the main gas source of the country’s “West-to-East Gas Pipeline”, an important bas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arim oil and gas; a transportation hub connecting northern and southern Xinjiang; as well as southern Xinjiang’s main trade and logistics center and tourist transportation point. It is one of the small to mid-sized cities in China with the greatest potential for investment.
Travel over one thousand years back in time and appreciate the fusion of cultures in the warm and welcoming city of Kucha!

库车市苏巴什佛寺遗址

The Ruins of Subashi Temple in Kucha City

目前新疆现存规模最大的佛寺遗址

The Largest Extant Buddhist Temple Ruins in Xinjiang

苏巴什佛寺,又名“昭怙悝大寺”、“雀离大寺”,是目前新疆现存规模最大的佛寺遗址,位于库车市东北20公里却勒塔格山南麓,分东西两寺,隔库车河相望。约建于公元3世纪,鼎盛于公元6世纪至公元10世纪。唐玄奘西行取经过龟兹时,依然“佛像庄饰,殆越人工”。7世纪中叶(公元658年),唐安西都护府移设龟兹后,内地高僧云集,佛事兴隆。晚唐(公元9世纪)渐趋势衰落,13至14世纪被废弃。佛寺东寺由佛堂、僧房、北、中、南三塔组成;西寺建筑遗址较多,以北、中、南三塔和南部寺院为主。该佛寺遗址考古成果颇丰,先后经考古发掘出土有陶器残片、铜钱、铁器、木简、石器、经卷等。1903年,日本的大谷瑞探险队到库车,在苏巴什佛寺遗址中挖掘出了一个木质彩绘有翼童子舍利盒,盒盖、盒身绘有古代龟兹地区非常流行、十分生动的“苏幕遮”乐舞图。1978年在西寺中塔基底发掘清理了一座墓葬,有女人尸骨及随葬品,现藏于库车博物馆。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苏巴什佛寺遗址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The Subashi Buddhist Temple, also known as the “Great Cakra Temple”, is the largest group of Buddhist temple ruins in Xinjiang. It is located at the southern foot of the Queletag Mountains, about 20 km to the northeast of Kucha. It comprises two complexes, one east and one west, that look at one another across the Kucha River. Built around the 3rd Century AD, it flourished from the 6th Century to the 10th Century. When Xuanzang traveled westward past the ancient kingdom of Kucha, he noted that the temple was still “flanked with statues of Buddha, boasting almost superhuman craftsmanship”. In the mid-7th Century (AD 658), after the Protectorate General to Pacify the West was re-stationed in Kucha, the kingdom became a gathering point for senior monks, in turn contributing to the development of Buddhist culture there. In the late Tang dynasy (9th Century AD), the use of the temple began to gradually decline; it was eventually abandoned by the 13th or 14th Century. The eastern complex is composed of a Buddhist temple, the monks’ living quarters, as well as three towers: northern, central and southern. There are more architectural ruins in the western complex. It too has northern, central and southern towers, as well as a temple to the south. Archeological excavations at the Subashi Temple ruins have been fruitful, unearthing pottery, copper coins, iron ware, wooden slabs, stone wares and scriptures. In 1903, Japanese Buddhist abbot Ōtani Kōzui led a team of explorers to Kucha. During their expedition, they excavated a wooden box featuring a painted image of a winged boy in the ruins of the Subashi Buddhist Temple. The box and its lid also represent the vivacious “Sumuzhe” songs and dances, which were extremely popular in the ancient kingdom of Kucha. In 1978, a tomb was excavated at the base of the middle tower of the western complex. Inside, archaeologists discovered women’s bones and grave goods, which are now stored in the Kucha Museum. On June 22, 2014, at the 38th UNESCO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meeting in Doha, Qatar, the Subashi Temple Ruins were successfully incorporated into the World Heritage List as part of the “Silk Roads: the Routes Network of Chang’an-Tianshan Corridor”, having been nominated by China, Kazakhstan and Kyrgyzstan.

Image

佛音袅袅传千古 / After Thousands of Years, the Words of Buddhism Resound as Clearly as Ever

万籁俱寂 / Silence Reigns Supreme

克孜尔尕哈烽燧

Kizil Gaha Beacon Tower

丝绸之路最古老的烽燧遗址

The Oldest Beacon Tower Ruins on the Silk Road

克孜尔尕哈烽隧位于库车市西北10公里处,与克孜尔尕哈石窟仅相距千米,始建于汉宣帝年间(公元前1世纪),即西域都护府移设乌垒之后,夜间点火为烽,白天放烟为燧,是汉代的军事报警设施,也是汉唐时期长城防御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尕哈烽隧平面呈长方形,由基底向上逐渐缩收呈梯形,高约13.5米,夯土结构,上建望楼,木栅残迹尚存。它是目前古丝绸之路中道上年代最早、保存最完好的一个烽燧遗址。2014年6月22日,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克孜尔尕哈峰燧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The Kizil Gaha Beacon Tower is located 10 km northwest of Kucha City, only a few kilometers away from the Kizil Caves. It was built during the reign of Emperor Xuan of Han (1st Century BC), after the Protectorate of the Western Regions was re-stationed in the ancient city of Wulei. It acted as a military alarm in the Han dynasty and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Great Wall defence system during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The presence of fire at night or smoke in the day atop the tower indicated approaching enemy battalions. From head-on, the Kizil Gaha Beacon Tower resembles an oblong that gradually tapers from the base to the top to form a trapezoid shape. It has a total height of 13.5 m and is made of rammed earth. Atop is a watch tower; remains of a wooden palisade can still be found. It is the oldest and best-preserved military beacon tower along the middle segment of the ancient Silk Road. On June 22, 2014, at the 38th UNESCO World Heritage Committee meeting in Doha, Qatar, the Kizil Gaha Beacon Tower was successfully inscribed into the World Heritage List as part of the “Silk Roads: the Routes Network of Chang’an-Tianshan Corridor” nominated by China, Kazakhstan and Kyrgyzstan.

Image

历史的见证 / Withstanding the Sands of Time

Image

赤岸苍茫浮千古 / Rolling Banks of Ancient Red Earth

Image

库车市天山神秘大峡谷

The Mysterious Grand Canyon of Kucha’s Tianshan Mountain Ranges

古丝绸之路黄金旅游线上的一颗璀璨明珠

A Stunning Gem on the Golden Tourist Line of the Ancient Silk Road

Image

天山神秘大峡谷地处天山山脉南麓、库车市以北64公里的山区,集人间峡谷之妙,兼天山奇景之长,蕴万古之灵气;谷底蜿蜒曲折,峰回路转;步步有景,举目成趣;泉水叮咚,寒暑不侵,游人称绝。整个峡谷犹如一条尾震天山头,口饮库车河,曲身九十九的巨龙劈山而卧,呼风唤雨,神秘莫测。更令人称奇的是,距谷口1400米深处,高约35米的悬壁上,有一始建于公元6世纪的千佛洞遗址,就文字记载和绘画艺术而言,在古西域地区至今已发现的300多座佛教石窟中绝无仅有,实属罕见。
The Tianshan Mysterious Grand Canyon is located at the southern foothills of the Tianshan Mountains, 64 km north of Kucha. At this tourist destination, one can simultaneously wonder at the depths of the canyon and the breadth of the mountain ranges. It has a historic atmosphere – one can sense the souls that lingered here in ancient times. At the bottom of the canyon, the terrain rises and falls like a turbulent sea. The path back to the peak winds in all directions, and everywhere one looks is more beauty to behold. The valley is clement in winter and summer; water can be heard trickling from the spring at all times of the year. The whole gorge resembles an enormous dragon lying down, sipping from the Kucha River, crashing its tail down upon the Tianshan mountaintops, and controlling the elements with its breath. This site exudes a powerful sense of mystery. What’s even more awe-inspiring is that, on a cliff about 35 m high and 1400 m from the mouth of the canyon, one can find the ruins of the Thousand Buddhas Cave from the 6th Century. This cave stands out from the other 300 Buddhist grottoes discovered in the ancient Western Regions in terms of its textual records and paintings.

Image

苍穹 / The Vast Heavens

Image

飞翔 / Soaring

Image

红山石林 / A Forest of Red Stone

潺潺流水 / Gurgling Water

Image

峡谷奇光 / Dazzling Sights

Image

库车市雅丹地貌

The Yardang Landforms of Kucha

天山深处永不熄灭的火焰

An Inextinguishable Flame at the Depths of the Mountain Ranges

从库车出发向北,一路上都是叠嶂起伏的自然风光,穿过天工神韵的雅丹地貌、直刺云霄的盐水沟风景区,66公里的路程处处让你惊叹不已。在众多的山峦中,红山石林赤红的山体更是令人陡然一亮。山体呈红色,原海底的岩石由于造山运动而形成的直立的单斜岩石组成了层层叠叠的“石林”,分外壮观,与附近不同色彩的山体错落有致,交相辉映,构成一处天山奇观。一年四季都有诸多国内外的摄影爱好者、画家来这里采风、创作。 On the road northward from Kucha, one’s gaze is greeted by never-ending natural scenery. On a 66-kilometer drive, you will gasp in awe at the yardang formations of the Saltwater Ditch Scenic Area that pierce the heavens. However, among these towering shapes, the most eye-catching are no doubt the undulating rock faces of the Red Stone Forest. These slanted vermillion rocks rose out of the ground to form an overlapping stone forest as a result of the movement of tectonic plates. They are interspersed with other mountain bodies of different colors, creating a majestic sight to behold. Photography enthusiasts and painters from China and abroad come here all year round to create art.

层峦叠嶂 / Undulating Ranges 

大地的造化 / Miraculous Creation

崇山峻岭 / Precipitous Peaks

俯瞰库车河 / Looking Down upon Kucha River

Image

幸福之路 / Road to Happiness

Image

独库公路(库车段)

Duku Highway (Kucha Section)

纵贯天山脊梁的景观大道

A Scenic Route Down the Backbone of the Tianshan Ranges

Image

独库公路,北起独山子南至库车,是217国道的早期形态,纵贯天山南北,全长561公里,过半以上地段横亘崇山峻岭、穿越深川峡谷,连接了众多少数民族聚居区,被《中国国家地理》评选为“纵贯天山脊梁的景观大道”。这是一条绝对让人难忘的公路,它横贯天山,一路蜿蜒,一路险峻,一路惊艳;这条路,它凝聚了太多的人类精神和自然内涵,数万人历经艰险十年筑就;这是一条英雄之路,它汇聚了一切令人震撼的新疆美景。

在独库公路库车段,人们还将欣赏到壮丽的克孜利亚山地景观,这里的红山石林蔚为壮观。库车河一直伴随在公路一侧,当公路通过天山南麓的“火焰地带”后,取而代之的是陡峭的岩壁,茵茵的绿草,满树激情盛开着黄色花儿的荆棘,以及零零落落的松树。山谷中弥漫着野花芳香,高耸入云的山峰上驻留着寒气逼人的白雪。路边的峭壁如刀劈一般,相对高度差在百米以上。The Duku Highway that runs from Dushanzi in the north to Kucha in the south, is the earliest incarnation of National Highway 217. More than half of the 561-kilometer long highway spans the precipitous peaks of the Tianshan ranges and crosses the deep canyon, linking many settlements of ethnic minorities along the way. It was appraised by China National Geographic as “a scenic route down the backbone of the Tianshan ranges”. This absolutely unforgettable highway that winds through the mountains is as awe-inspiring as it is steep. Not only does it abound in natural beauty – it is also a monument to human determination, crystallizing a decade of hardships on the part of tens of thousands of workers. This is a majestic road that brings together all the stunning sights that Xinjiang has to offer.
In the Kucha section of Duku Highway, people can also take in the magnificent landscape of the Keziliya Mountain, with its breathtaking red stone forest. The highway continually snakes down one side of the Kucha River until the “flame zone” on the southern foot of the Tiansham Mountains. There, the river gives way to steep rock walls, lush green grass, violent profusions of golden blossoms and sparse pine trees. The valley is filled with the fragrance of wild flowers, while its towering peaks are capped with snow. The cliffs on either side of the road are like blades; their height differs by a margin of more than 100 meters.

Image

天梯 / Heavenly Stairway

Image

光影 / Light and Shadows

牛羊遍地贺丰年 / Cattle and Sheep Celebrate the Harvest

风光不与四时同 / Scenery that Differs from One Season to the Next

盘山公路 / Winding Mountain Roads

库车市大小龙池景区

The Big and Small Longchi Ponds Scenic Area

镶嵌在天山中的宝石

Gems Embedded in the Tianshan Ranges

库车市北部144公里处的群山环抱之中,有两个高山积雪融化而成的自然湖泊,俗称大龙池、小龙池。这里海拔2300米,紧邻217国道,景色十分秀丽。

龙池水面面积约2平方公里,山上白雪皑皑,终年不化,雪山上生长着名贵中药材——雪莲。山下青杉翠柏、绿草如茵、泉水叮咚、牛羊成群,牧民的毡房点缀其间,偶尔还能看到雪鸡、黄羊和雪豹。湖东地势平坦、芳草萋萋、湖水清碧、雪峰倒影,景色十分壮观,是夏季旅游避暑胜地。游人在山坡松林之中晨可欣赏天边的早霞和染红的湖水,中午、黄昏能辨出湖水由浅蓝变成深蓝色。如果在晴天或夜晚,山坡雾绕云缠,云丝过处,还落下一场毛毛雨,云丝一过,却又是晴空。

住在草原的毡房里吃烤肉、喝酸奶、听民歌、赏美景,你会感觉到这里就是真正的人间天堂。 Encircled by mountains 144 km north of Kucha City, there are two natural lakes made of melting alpine snow, commonly known as the Big and Small Longchi Ponds. Located at 2300 m above sea level, close to National Highway 217, they offer tremendous views.
The Longchi Ponds have a combined aquatic surface area of approximately 2 square kilometers. The mountaintops are covered year-round in a thick blanket of snow and are home to a prized ingredient i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he snow lotus. At the foot of the mountain are resplendent cedars and cypresses, lush grass, trickling spring water, as well as herds of cattle and sheep. Shepherds’ dwellings dot the landscape and one can occasionally spot snow chickens, Mongolian gazelle and snow leopards. The eastern part of the pond is flat, with luxuriant grass on its banks and clear blue water that reflects the snowy peaks. This spectacular scenery makes it a popular resort for tourism in the summer. At the crack of dawn, the hillside pine forest is swathed in warm pastel hues and the lake is dyed red. As day shifts to night, the color of the water transforms again – this time, from azure to deep blue. At times the hills are enveloped in fog and clouds that cast a light drizzle, and then they part, revealing a bright blue sky.
Eating barbecued meat, drinking yoghurt, listening to folk songs and enjoying the beautiful scenery from a yurt on the grasslands, visitors may co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is is heaven on earth.

水天一色 / Sky and Water of the Same Shade of Blue

湖光山色 / Brilliant Lakes and Stunning Mountains

水墨龙池 / Dark Water Resembling an Inkwell

库车市胡杨林

The Poplar Grove of Kucha

“死亡之海”里的“生命之魂”

The “Essence of Life” in a “Sea of Death”

塔里木胡场林国家森林距离库车市80公里,集塔河自然景观、胡杨景观、沙漠景观为一体,是世界上最古老、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最原始的胡杨林保护区。胡杨是公元三世纪残余的古老树种,是一种因沙化后而转化的植物,其珍贵程度与银杏齐名,具有极强的生命力,有活化石之称。春天,胡杨微吐绿芽,一派欣欣向荣的繁盛景象;盛夏,胡杨身披绿荫,落英缤纷;金秋,胡杨秀丽的风姿或倒影水中,或屹立于大漠,尽显生命的灿烂辉煌;在狂风飘雪的冬季,不屈的胡杨身披银装,不得不使人赞叹这茫茫沙海中的大漠英雄……此情此景不免让人心生感慨:不到新疆,不知胡杨之壮美,不看胡杨,不知生命之辉煌。
The National Tarim Poplar Forest is 80 km away from Kucha City. Here, the mighty Tarim River, poplar trees and desert landscapes come together to form a feast for the eyes. It is the oldest, largest, best preserved and least denatured poplar reserve in the world. Populus euphratica is an ancient tree species left over from the 3rd Century and transformed by desertification. It is a precious as the ginkgo, extremely robust, and it is thought of as a living fossil. In spring small green buds burst forth from this type of poplar, creating an image of imminent prosperity. In the middle of summer, Populus euphratica is covered in a shawl of luxurious foliage and colorful blossoms. In autumn, one can contemplate the noble poplar reflected in the water, or standing tall in the desert – a dignified display of vitality. In the snowy winter, the unyielding  poplar dresses in silver like a lone hero in the desert, inspiring sights of awe from visitors. If you don’t visit Xinjiang, you will never know the beauty of life represented by Populus euphratica.

Image

大漠雪景 / Snow in the Desert

Image

玉树琼花 / Jade Foliage and Delicate Blossoms

傲骨铮铮 / Sturdy Bones Standing Proudly

秋牧 / Autumn Herds

秋意正浓 / A Rich Autumnal Ambiance

夜幕下的胡杨 / Poplars at Night

库车市小白杏

The Little White Apricots of Kucha

库车小白杏赛蜜糖

As Sweet as Honey

库车被誉为“中国白杏之乡”。2014年5月,库车小白杏获得农业部颁发的农产品地理标志登记证书。库车地产的杏子品种不下几十种,有银杏、大扁杏、黄油杏、辣椒杏……而最有名的当属小白杏。每年的六月,随着第一颗熟透的杏子“吧嗒”一声掉落在地上,库车的杏熟季节就到了。不管是黄澄澄、甜滋滋的杏熟季节,还是绿莹莹、酸溜溜的青杏时节,哪怕是坐在火红的石榴树下,库车人都叫它“杏园子”,可见小白杏在库车人心中的地位。

“阿克其米西”就是库车小白杏。色泽浅黄透亮、外表光滑无毛的小白杏吃到嘴里细腻无渣、绵甜清爽、馥郁芬芳,真不愧“库车白杏赛蜜糖”的美誉。
Kucha is known as the “Hometown of the Chinese White Apricot”. In May 2014, the little white apricots of Kucha were officially registered as a landmark agricultural product by the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There are dozens of apricot varieties in Kucha, including ginkgo, dabian apricots, butter apricots and pepper apricots. However, the most famous is “xiaobai”, or “little white apricots”. Every June, the first ripe apricots drop to the ground with a thud, marking the beginning of the apricot season in Kucha. No matter the season – even when the apricots are green and sour, even when the pomegrantes hang seductively low on the trees – the Kucha people still affectionately refer to their hometown as an “apricot orchard”, demonstrating the place that these fruits hold in their hearts. “Akximix” is the Uyghur word for these apricots. These translucent yellow, smooth and hairless apricots have a delicate taste free of dregs. With their refreshing sweetness and enchanting fragrance, it isn’t hard to understand why people say that “the little white apricots of Kucha are sweet as honey”.

Image

晒“杏”福 / Life is Sweet Like an Apricot

Image

晒“杏”福 / Life is Sweet Like an Apricot

Image

库车市民风民俗(库车萨玛尔舞)

Kucha Folk Customs (The Samar Dances of Kucha)

非物质文化遗产中的“歌舞大熊猫”

“Singing and Dancing Giant Pandas”: An Intangible Heritage

有“歌舞大熊猫”之称的萨玛尔舞,发源于2000多年前的新疆龟兹地区,是新疆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克孜尔千佛洞第38号窟里,就可以看到萨玛尔舞的壁画。萨玛尔舞融歌舞与杂技为一体,是从龟兹人接待宾客的仪式演变而来的舞蹈形式。舞蹈者在唢呐、铁鼓的伴奏下,头顶重达5公斤的铜盘、铜壶或叠起的细瓷小碗,随着旋律翩翩起舞,而头顶的重物不能滑落。 Samar dances, also referred to as “singing and dancing giant pandas”, originated in the ancient kingdom of Kucha over 2000 years ago. They were included in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s first batch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n Cave No. 38 of the Kizil Thousand Buddha Caves, you can find frescoes of these dances. Samar performances combine song and dance with acrobatics. It is a dance form that evolved from ancient Kucheans’ rituals for receiving guests. To the rhythm of suona and iron drums, dancers move while carefully balancing copper plates, copperpots or small porcelain bowls weighing up to 5 kg on their heads.

Image

萨玛尔舞 / Samar Dances

库车土陶

The Earthenware of Kucha

泥与火熔铸的艺术

An Art Form Combining Clay and Fire

库车土陶技术以家庭式陶艺作坊为主,基本沿用口口相传的方式传授技艺。土陶的造型、着色都蕴含了维吾尔族人民的历史传统和民族特色,充分体现了维吾尔族人民独特的审美情趣、美学思维和创作才华,其中亦可见古丝绸之路中西文化碰撞的影响和新疆其他民族文化的影响,为古西域东西方文明交流史,特别是中华文化一脉多枝的研究和说明提供了重要例证,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
Kucha earthenware is primarily produced in household pottery workshops, where potters basically use word-of-mouth to impart their skills. The shape and color of earthenware is influenced by the historical traditions and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Uyghur people. These objects fully reflect the Uyghur people’s unique aesthetic vision and creative talents. They also demonstrate the impact of the collision of Chinese and Western cultures along the ancient Silk Road, as well as the fusion of multiple ethnic cultures in Xinjiang. They act as important sources that illustrate the history of cultural exchanges between eastern and western civilizations in China’s Western Regions, and are particularly valuable when it comes to elucidating the many sub-branches of Chinese culture.

Image

陶艺人 / Potter

Image

制陶作坊 / Pottery Workshop



中心官网/Website: https://www.cccstockholm.org/

Facebook: China Cultural Center in Stockholmhttps://www.facebook.com/China-Cultural-Center-in-Stockholm-110983273921638
Instagram: chinaculturalcenterinstockholmhttps://www.instagram.com/chinaculturalcenterinstockholm/

Youtube: China Cultural Center in Stockholm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YqOYwuQtyTHC-iMNdfExsw
Tik Tok: cccinstockholmhttps://www.tiktok.com/@cccinstockholm
地址/Address:Västra Trädgårdsgatan 2, Stockholm

新闻分析:川普的对华政策对还是错?

北欧绿色邮报网评论员 陈雪霏

5月23日星期日瑞典每日新闻报在世界版报道了华盛顿中国问题专家克莱德.普雷斯托维滋的观点和驻北京记者玛丽安娜.伯克伦德德报道,川普的对华政策有什么具体结果吗?

报道的标题是我觉得川普是个傻瓜,但他的对华政策是对的。报道说,普雷斯托维滋曾经是里根总统的商贸顾问。他认为,西方让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希望中国能改变制度。如果西方给中国大量投资,中国就会变成民主国家,这样似乎太天真了。他说,他本人在2000年的时候,也是这么认为的,因此也建议政府对华大量投资。但是没想到中国并没有改变。他希望拜登政府能够通过与旧盟友加强关系,例如亚洲的四方会谈,Quad,包括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这样可以对中国的忠诚邻国形成一种制衡。

但是,博格伦德德报道认为,川普同中国大打贸易战,通过提高关税控制中国出口,减少对中国进口,这样,美国增加了一定税收,但是,中国的反制也导致美国的农民受损,因此,川普政府不得不给美国农场主大量补贴。同时,工作也没有大量回到美国。事实上,还是有很多商人继续投资中国。

同时,现在,拜登一改川普时期的政策,几乎都停了川普政策,而是采取更加外交的方式来应对中国。

以上分析可以说川普的政策是失败的,并没有发挥出他希望的作用。反而让中国人觉得美国的对华政策就是打压,就是不讲道理。

让我们分析一下我们现在的形势为什么会是这样。当初,2001年当中国加入世贸的时候,中国高兴,世界也很高兴,中国这个大国能够来到世界大家庭中来,能够加入到西方规则制定的俱乐部中来,大家都很高兴。

当初,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也是有人害怕中国不能承受国家竞争,出现大量企业倒闭而不愿意加入。但是,大量的开明经济学家认为中国必须到世界的大舞台上去历练,中国企业迟早要走出去。因此,龙永图这个民族英雄通过谈判,把中国推到了世界舞台上。

从此,中国就踩上了国际贸易的列车,高速发展。欧洲人大把大把地花钱,中国大批大批地生产。互利互惠。在这个过程中,普通百姓获得了高质量,低价格的中国产品,中间商挣的盆满钵满。中国人也因此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中国的工人阶级,农民工都成了产业工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最大的弊端就是把污染留给了中国。中国的工人很累。你说这中间有没有剥削,或多或少还是有的。工人工资低是存在的。但毕竟比没有工作强。

总之,到2008年,西方因为长期自己不生产,而人们还挺有钱,钱从哪里来呢?从银行骗来的,股市骗来的。股市银行出现一大批骗子,让人们长期借债,骗他们说可以不还。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任何债券到一定期限都要还的,等到大家都去兑换的时候,银行崩溃了,因为没有现金流了,过度借贷,过度消费,过度拿未来子孙的钱来花就造成了金融风暴。

中国人虽然累点儿,苦点儿,但是都是实业,制造业和加工业,因此,危机没有那么严重,间接受到的影响就是西方的消费减少了。

西方入不敷出的问题出现了,尤其是很多人意识到了以后,开始担心,人们对布雷顿森林政策开始越来越清晰了,原来,美国就是靠借贷过日子的,就是因为美元结算而可以通过美元的买卖,升值和贬值来操控各国。

例如,在90年代,当日本经济出现繁荣的时候,也是有泡沫的时候,据说日本要把美国买空了,笔者到加拿大的卡尔加里都看到日本人的店,这也是日本影响的证据。于是,美国要求日元升值,结果,日本就落入了停滞的陷阱。

美国在小布什总统任职期间就对中国横加指责,说中国超空货币,人民币应该升值。中国人算数还可以,一算,如果人民币按美国说的升值,那么中国存的美元就都要贬值,那中国辛辛苦苦挣的美元就都贬值缩水了。所以中国就抗争,不过慢慢地也开始实行浮动汇率了。

中国人对美国的忽悠心里基本上也有一本帐。例如东南亚危机的时候,中国就是因为汇率固定,所以,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因此,此后多年,一直汇率没有变。

中国的经济发展了,钱也赚了不少。但是,中国人并没有那么高兴,为什么?因为中国的环境变坏了。空气污染曾经非常严重。有钱是有了,但是,身体健康没有了,这有什么意义呢?

而且就是在这个时候,西方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也觉得中国污染太严重了。因此,很多人纷纷外逃,带着大量的中国人民的血汗钱移民国外。很多人崇洋媚外至极。就像小品里说的只要是有英文字母就觉得稀罕,不管上面写的是什么。

那种时候,西方也没那么多意见,因为他们自己的危机还顾不过来呢。反思金融危机好几年,也意识到了自己花的太多,生产的太少,于是,醒过来了,原来制造业都跑到中国和亚洲去了。这回开始后悔了,当初为什么让中国发展了呢?如果我们不让他们发展,他们就不会有今天,仿佛中国人都是傻子一样。

其实,在全球化的过程中,中国和西方是互相学习的,中国人学了一些美欧等西方理念,美欧等西方国家也学习了一些中国和东方的理念,例如,要善良,仁义。

但是,从本质上讲,各自也都保留着各自的文化特点。当中国人发现自己要失去自我的时候,及时提出了弘扬中华文化,那种自知和自省极大地促进了中国文化的复兴。虽然还是泥沙俱下,但是,毕竟大浪淘沙之后还会比什么都没有强。如果完全西化,自己可能就什么都没有了。

而正是在这个时候,当中国人醒来的时候,西方人发现不对了,你本来应该完全变得跟我一样。不行,完全跟我一样也不行,那谁来生产廉价商品呢?

总之,不管怎么样,欧美因为失去了制造业,因为老龄化,因为年轻人太少,就失去了往日的荣光。全球化的发展预测本来就是21世界是中国的世纪,22世纪是非洲的世纪。但是,还没等中国世纪完全展开呢,西方人就发现世界不可持续了。

所以,现在人都感觉不是很好。尤其是新冠疫情的到来,加剧了各种矛盾。中国人也换了新的年轻的一代人。他们已经不像老一辈那样忍气吞声,任凭你西方说什么,我们就是闷头发展,不说话了,少说多做,曾经是一些领导人的口头缠。

但是,现在,中国感觉从川普上台以后,其实在竞选的时候就直接把矛头指向中国,美国大选,看的是谁对中国狠。这是典型地制造外面的矛盾来缓解内部矛盾。因此,一向对美国几乎是五体投地的很多人都开始反思,怎们能这样呢?

是不是觉得我们太软弱了?那么,咱们实话实说,我们已经有了很大进步。确实,当中国腐败的时候,污染的时候,很多人感觉抬不起头来。但是,自从习近平同志上台以后,他是真正的反腐,老虎苍蝇一起打,真正地打脱贫攻坚战,蓝天保卫战,这么一打,打出了一片新天地。天蓝了,水清了。

但是,对于很多鱼目混珠的人来说,钱不好挣了,腐败的钱没有了。因此,他们又不满意了。以前是只要有钱,不管污染。现在不许污染,所以,有些人挣不到钱了。有朋友说,这几年,老外在中国也挣不到钱了,钱不好挣了,因此,才更加指责中国。

因此,这种指责也好,贸易战也好,不怎么好打。因为第一,中国人民对治理环境,保卫蓝天,脱贫攻坚都是非常拥护的。第二,人们意识到了,少挣点钱,但如果环境好,也可以忍受。至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第三,欧美现在越指责中国,越让中国人觉得,是不是西方嫉妒中国的发展了?难道我们过的好你们还不高兴吗?

说真的,以前奥巴马时期,美国欧洲还都保持着虚伪的君子风度,不说中国好,但也不至于天天骂中国,我什么也不说就好了。但是,川普上台以后,一开始还只是商业方面的口水战,但是,到新冠疫情的时候,他不检讨自己的判断失误和无能,反而一切都怪罪中国。这样,也激起了中国外交部年轻一代的愤慨。于是,争锋相对,你来我往,实现了平等相待。

其实,中国的发展是无法阻挡的。但是,中国也一再强调,永远不称霸。只是能在帮助世界发展的过程中多出点力罢了。例如,一带一路,就是选择古代艰难的道路要把它现代化。因为中国觉得自己修路对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人民生活都有好处,因此,想把道路修到全世界不发达的地方。

这个过程中,也采取自由的方式。中国不会伤害任何人,任何国家,也不会对任何国家产生威胁。中国从数千年的历史中都是以仁治天下。没有霸权心态。所谓霸气回应,也是与以前的沉默相对照。很多人可能觉得沉默就是怂。其实,有时沉默是金,沉默是最大的蔑视。有些问题,不回答不等于没有答案。

总之,笔者认为,拜登政府恢复外交风格,联系盟友,不单打独斗,这是君子之道。如果做好了,对中国伤害更大。但是,如果真正做好了,应该是中国和西方合作共赢。中国在实现现代化的征途上依然还有很大潜力。中国的目标是2050年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如果能提前到2035年,那也需要继续奋斗15年呢!

中国其实是真诚地希望与西方国家合作。但是,如果你西方处处设置障碍,不愿意合作,中国只能自己想办法。中国人就像绿水青山一样,既可以做绿水,也可以是青山。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潜力和空间可以充分被东部地区的资本利用。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可能犯过一些小的错误,但是,方向是对的,没有犯过大错误。这是一位加拿大的埃及水问题专家说过的话。而且中国一直在不断地纠正错误。例如,反腐,例如打击恐怖主义,例如蓝天保卫战,例如绿色发展,例如应对气候变化,一切都是随着时代的脚步和国际惯例来发展的。

有人说,中国不允许外商到中国投资,这也是不正确的说法。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是给西方外资优惠税收政策的。后来,你们一直要求国民待遇,于是,把优惠给弄没了,完全平等了。这时,你们又说不能独资。其实你是可以独资的。有好的项目,中国是非常欢迎的。中国现在就是不愿意发展污染企业了。

我的印象是欧美人现在感觉在中国难赚钱了,所以,就开始抱怨这抱怨那。中国人也觉得赚钱不容易了,需要很多新思维新技术。但相对西方来说,中国还是比较容易赚钱的地方。因为毕竟消费者群体比较大。

多年来,中国再发展,物价还是没有西方的高。这个问题,我没有研究清楚,这还有待研究,有待高人指点。

我只是想说,拜登的做法更符合国际惯例,中国与美国与欧盟应该坐下来,深呼吸一下,耐心地认真地从长远发展的角度好好谈,而不是互相来回短兵相接地斗嘴。

当然,我们对西方国家到南海去显摆,虽然心理不高兴,但是,只要他们和平访问,还是要开绿灯。毕竟,我们也希望到西方来,人家开绿灯了。

你们知道你们在波罗的海跟俄罗斯联合军演,让人家多么不痛快吗?将心比心一下,大家和气生财!

另外,不要小看一些小国上串下跳的举动。应该全面地看待,同时,要拿出大国的耐心,因为这些小国的背后是有一些势力支持的。尤其是在台湾问题上,新疆问题上,这是因为一些国家在学习中国建立统一战线。中国不要忘记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不要觉得是一个小国,就总是点名道姓地觉得它们好对付。既然国无大小一律平等,就要想一些建立新的统一战线的办法。由此可见,西方一方面批评中国的统一战线策略,另一方面,却在公开学习中国的统一战线策略,发动小国借新疆,台湾问题来和中国对抗。

中国只能是继续做好自己,同时扩大对外交往。提高自己的质量,扩大宣传,赢得人们的信任。

访问瑞典需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据瑞典每日新闻报道,由于不清楚斯德哥尔摩阿兰达机场入关需要48小时之内的核算检测阴性证明,很多人被困在机场不能入关。有的恐怕要被破滞留一个星期。

瑞典由于是新冠感染比较严重的国家,很早就提出了入关时需要新冠检测阴性证明。而且是48小时之内。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没有做到就登飞机了。结果到机场卡住了。为了安置这些人,机场关闭了一个通道,在那里放了一些临时的床和躺椅。

据报道,芬兰阿姆斯特丹的新冠检测结果可以是最多73小时。二在土耳其机场,只许24小时。

瑞典一开始是感染最严重的国家,因此到去年年底开始采取最严厉的措施,包括入关要有检测阴性证明。

目前,瑞典的新冠疫情感染呈下降趋势。首都斯德哥尔摩已经多日死亡清零。感染人数400多。全国因新冠死亡周五报道的数字是12例。新增感染数是3000多例。

瑞典政府已经宣布到6月1日放宽管制,从聚集人数8人放开到50人。外面集合可以达到500人,如果地方宽敞的话。

斯德哥尔摩已进入初夏,气温回暖,花儿绽放,绿草如茵,蓝天白云,人们都开始张开想象的翅膀,希望新冠能早点儿清零。

婚姻好不好,这点最重要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21日电(记者 上官云)“没有爱情的婚姻不浪漫,仅有爱情的婚姻不现实。”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曾让不少人感触良多。

  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岁月漫长,来来往往之间,有人决定相守一生,也有人黯然离场。

  只谈感情,风花雪月可餐。然而,决定婚姻质量与是否长久的,或许不是只有爱情。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文无关。鲍赣生 摄

  爱情与责任,哪个更重要?

  最近,网上有个话题比较火:婚姻中爱情和责任哪个更重要?

  有人选择爱情:没有爱情的婚姻只是空中楼阁,如果把承诺对标责任感,没有发自内心的爱意,也永远不会对一个人有所承诺。

  也有人站队“责任”:当双方组成一个家庭,面对柴米油盐和鸡毛蒜皮时,包容、理解、责任心才是和各种问题较量的武器。

  还有人认为,爱情很简单,但一段婚姻是复杂的,双方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不只是夫妻,亦涉及父母与子女。即便爱情消失了,也不能逃避其他角色应当担负的责任。

  “爱情支撑着婚姻,婚姻需要负责。”简单总结一下网友观点,这是大概是很多人的看法。

  确实,爱情和婚姻都具有排他性,高度的责任感是最好的保障,它告诉我们哪些事可以做,哪些事不能做,这恰恰是安全感的来源。

  缺乏责任感,婚姻容易陷入绝境

  责任感不是维系婚姻的唯一方法,但却是一个合格的成年人走入婚姻必须学会的事情。十几年前大热的《金粉世家》,其实早就说明白了婚姻里爱情和责任的关系。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电视剧《金粉世家》截图

  金燕西出身于富贵之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一次偶遇之后,他对平民女子冷清秋一见钟情,当代课老师、组建诗社……压根不理会门当户对的大小姐白秀珠,只想讨冷清秋的欢心。

  这样的爱情不可谓不热烈,可惜保质期有些短。当两人结婚后,金燕西那种自私、凡事无所谓的纨绔子弟习气,渐渐暴露无遗。

  他似乎没有什么正经工作,新婚不久,照样打牌喝酒,“家庭责任”四个字基本没想过,反正金家有钱,什么都不用他操心。甚至和白秀珠还有旧情复燃的迹象。

  再加上其他因素,金燕西和冷清秋的矛盾逐渐积累,最终导致关系破裂。在原著里,金家倒台后,冷清秋居住的房屋起火,母子二人一时下落不明。

  他呢,一边说自己痛苦,一边却不着急找人,“就是找回来的话,她也未必能和我合作,我觉得她不下散伙的决心,是不会走的。夫妇勉强结合,那也没有一点趣味,倒是这样的痛快。”

  爱情是婚姻的基础,可面对生活里的磕磕绊绊时,责任心才能提供超长的续航能力。以此衡量,金燕西的做法很差劲,即便没有性格差异,他们的婚姻陷入绝境也是必然的结果。

  生活细节见真章

  曾有人说,在婚姻中夫妻将彼此当作唯一,愿意相守,离不开责任感。这体现在面对人生大事时的抉择,更体现在日常家庭生活的种种细节里。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电视剧《小欢喜》剧照

  电视剧《小欢喜》聚焦家庭教育,同时,给观众呈现了不同类型的婚姻、家庭模式。其中,方圆和童文洁是比较有意思的一对。

  表面上看,方圆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功人士,性格有些佛系。但就维护家庭关系而言,妻子关注孩子、去解决问题,他也是个负责任丈夫、父亲。

  童文洁脾气比较暴躁,情绪无论好坏都会写在脸上。他们的儿子与别人闹矛盾或者出点幺蛾子,她能气很久。方圆总能及时提醒妻子注意说话方式,避免影响亲子关系。

  从某种意义讲,他关注家庭里的动向,更是妻子焦虑情绪的灭火器,随时准备消除隐患。

  物质是让家庭稳定的要素之一。方圆曾一度面临失业危机,因为年龄等问题迟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他没有逃避现实,后来打算去开网约车,还找了份配音的工作。

  妻子心疼他,觉得有点屈才。但方圆并不介意:能多赚钱、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就好。

  从共同面对家里的经济问题,到用耐心、细心化解种种矛盾,他们愿意尽己所能,承担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相比于剧中其他家庭,这对夫妻无权无势,但却过得相当幸福安稳。

  婚姻本身就是生活

  心理学有一个概念叫“晕轮效应”,放在爱情层面上,就是说人们在热恋中,容易放大对方身上的优点,很难察觉对方身上的缺点,导致认知出现偏差。

  爱情总归带着些理想主义的色彩,暂时可以不顾及生活;可婚姻不行,它本身就是生活。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文无关。钟学满 摄

  爱情与责任,互为婚姻的表里。一直处在热恋模式的夫妻很少见,绝对完美的爱情只是存在于偶像剧中。在现实里,我们可以注重爱情的浪漫,但没有责任感的爱情经不起折腾。

  有责任感的表现可以分为很多种,比如共同面对婚姻中可能出现的意外,与异性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懂得避嫌等等。双方都有责任感、能替对方考虑,往往分手时也能体体面面。

  现代社会,俊男美女到处都是,有钱人也多得很。生活中不缺乏快餐式的泛滥爱情,也会有人因为爱情之外的种种因素步入婚姻,可唯独容易忽视本应该有的真心,以及责任感。

  在一个充满诱惑的世界,见惯了分分合合,如果有一个人能给你安全感和忠诚,选择承担那份责任,这样的婚姻,肯定比这个世界更迷人。(完)【编辑:苑菁菁】

周小川、李波、肖远企、肖钢出席清华大学金融论坛为中国金融把脉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22日电 (记者 谢艺观)数字人民币要取代第三方支付?地产金融等领域潜在风险如何应对?长期低利率会有什么负面影响?新基建投融资症结怎么解决?

  22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央行副行长李波,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不动产金融中心理事长、证监会前主席肖钢现身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就诸多热点话题分享观点。

22日,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发表讲话。 主办方供图

22日,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发表讲话。 主办方供图

  数字货币取代第三方支付是妄议

  “现在有一种议论,中国人民银行推动的DC/EP和e-CNY是想取代现在第三方支付的角色”,对此,周小川认为,“这是一种妄议。”

  周小川指出,中国人民银行明确说DC/EP的计划是一种双层系统,而且整个研发队伍是由中国人民银行组织,由主要商业银行,包括工农中建等,还有电信营运商和几大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参与研发,都是在他们以往工作的基础上,瞄向升级换代的新台阶。

  “大家都是在一条船上,当然在一条船上的人有时候也会有不同意见,有时候也可能在有些问题上会有争议,但毕竟是在一条船上。并不是有些人说的好像是一种内斗,谁会取代谁的说法。”周小川说。

22日,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发表讲话。

22日,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发表讲话。

  对地产金融等领域潜在风险及时采取宏观审慎措施

  “近年来我国外部环境出现深刻变化,国内也处于一些金融风险‘水落石出’的阶段,金融调控面临一些挑战,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的建立,帮助我们较好地应对了这些复杂形势,但宏观审慎政策的框架还不够健全和成熟。”李波称。

  为提高宏观审慎政策执行的效率和有效性,李波表示,将建立全覆盖的金融风险监测预警体系,重点加强对加杠杆行为、债务及金融周期的监测,有针对性的创设政策工具,做好重点领域的宏观审慎管理,逐步将主要的、重要的、有系统性影响的金融活动、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和金融基础设施纳入宏观审慎管理。

  李波还表示,要充分发挥宏观审慎政策结构性靶向调控的作用,针对房地产金融、跨境资本流动、债券市场等特定领域的潜在风险,及时采取宏观审慎措施,防范系统性风险。

22日,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发表讲话。 主办方供图

22日,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发表讲话。 主办方供图

  长期低利率会造成金融风险隐性化和长期化

  “低利率会带来一个趋势性现象,就是利率水平和净利差长期持续下降,长期低利率环境则会造成金融风险隐性化和长期化。”肖远企表示。

  肖远企认为,从央行的角度看,负利率弱化了货币政策传导效果,央行资产负债表风险爆雷增加,越来越需要将各类资产市场动态纳入视野;从财政角度看,超低利率或将引发政府债务过度扩张,加剧财政悬崖与主权债务风险;从企业角度看,债务高企值得警觉,目前全球债务占GDP的比重已超过350%,其中绝大部分是由企业贡献的;从金融市场看,容易助长资产泡沫和投机炒作。

22日,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不动产金融中心理事长、原证监会主席肖刚发表讲话。

22日,在2021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不动产金融中心理事长、证监会前主席肖钢发表讲话。

  当前新基建存在社会资本投入不足问题

  肖钢认为,当前新基建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建设资金需求量巨大,而社会资本投入不足,尚未形成政府引导、企业为主、市场运作的投融资格局,制约了新基建发展。

  在肖钢看来,传统融资方式已无法满足新基建的需求,现行PPP模式有待规范和创新,新基建所需长期低成本资金来源亟需拓展。

  因此,肖钢建议,“对于准经营或纯经营的新基建项目,要充分引入市场竞争,完善价格形成机制,优化资源配置,破除障碍,允许民营资本以股权或其他方式投入重大新基建项目,激发市场主体投资活力。”(完)

写新时代西藏发展新篇章

“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西藏实现持续稳定和快速发展是对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的重要贡献。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人民日报报道:在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际,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西藏和平解放与繁荣发展》白皮书,系统回顾西藏和平解放、民主改革、自治区成立、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进入新时代的伟大历史进程,客观展示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西藏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等各方面取得的伟大成就。白皮书全面立体真实展现社会主义新西藏,以事实驳斥境外一些势力散布的种种谎言,对于国际社会正确认识西藏翻天覆地的历史巨变具有重要作用。

  1951年5月23日,《十七条协议》的签订,宣告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西藏从黑暗走向光明、从落后走向进步、从贫穷走向富裕、从专制走向民主、从封闭走向开放,实现了“短短几十年,跨越上千年”的沧桑巨变。特别是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西藏工作,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为西藏工作把舵定向、谋篇布局,各项事业取得全方位进步、历史性成就。在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在全国人民大力支持下,西藏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社会大局更加稳定、经济文化更加繁荣、生态环境更加良好、人民生活更加幸福,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新西藏呈现在世人面前。

  70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西藏各族人民创造了彪炳千秋、利泽万代、亘古未有的历史功绩。历史和实践充分证明:只有坚持维护祖国统一、领土完整,才能保障西藏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只有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才能为西藏长治久安和繁荣发展提供根本保证;只有坚持改革开放,才能推动西藏经济社会全面进步;只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才能满足西藏各族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只有坚持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才能建设团结富裕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今中国正处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时刻,西藏工作面临的形势和任务发生深刻变化。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科学回答了一系列方向性、全局性、战略性问题,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关于西藏工作的集中体现,为进一步做好西藏工作提供了根本遵循。新征程上,我们要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把握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为根本目的,坚持系统观念,统筹发展和安全,坚持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抓好稳定、发展、生态、强边四件大事,努力建设团结富裕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

  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恰逢“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年。奋斗“十四五”、奋进新征程,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全面贯彻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确保国家安全和长治久安,确保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确保生态环境良好,确保边防巩固和边境安全,我们就一定能书写新时代西藏发展新篇章,创造西藏更加美好的明天。

铁路建设、易地搬迁,繁荣发展70年的西藏迎来了新篇章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央视网报道:明天也就是5月23日,是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的日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地处祖国西南边陲的西藏仍然没有获得解放。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的签订,宣告西藏和平解放,雪域高原迎来历史上的新生。今天,《西藏和平解放与繁荣发展》白皮书发布。从中,可以看到西藏七十年来日新月异的发展与变化。

点击进入下一页

  今天(21日)发布的《西藏和平解放与繁荣发展》白皮书共分为十章,分别从和平解放前的西藏、实现和平解放、社会制度的历史跨越、各项事业加快发展、脱贫攻坚全面胜利、优秀传统文化得到保护和发展、民族宗教工作成效显著、生态安全屏障日益坚实、坚定维护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新时代新征程10个方面进行阐述,回顾历史进程、展示伟大成就,全面立体真实展现社会主义新西藏。

  《西藏和平解放与繁荣发展》白皮书开篇就阐述了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中国藏族主要聚居区之一。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所研究员张云说:“特别强调了西藏自古是中国一部分的观点,中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中国的历史由各个民族共同缔造,藏族是这个大家庭的一员,藏族形成发展的历史就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西藏社会制度实现千年的跨越,各项事业加快发展。白皮书第四章指出,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中央政府为西藏制定了许多特殊优惠政策,中央财政对西藏转移支付力度逐年加大,极大改善了西藏人民生产生活条件,各族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

点击进入下一页

  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南亚研究所所长边巴拉姆说:“西藏的经济社会发展主要依靠的还是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几乎占到97%多,还有在一些政策制定时候大幅度的倾斜,有了这些的保障,西藏经济社会才能够快速的而且高质量的发展。其实对西藏的老百姓来说,通过这些年的发展,他们的生活方式可以做更多选择,比如说出行,可以选择坐飞机或者坐火车,不像以前只能坐汽车,或者是其他的更落后的出行方式。”

点击进入下一页

  西藏社会经济得以快速发展,这与国家对西藏基础设施的投入离不开。解放前,从青海西宁或四川雅安到拉萨往返一次,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和平解放以来,西藏逐步建立起涵盖公路、铁路、航空、管道等多种运输方式的综合立体交通网络。嘎拉山隧道是川藏铁路拉萨至林芝段的第一座隧道,它的顺利贯通标志着拉林铁路建设进入新阶段。嘎拉山隧道全长4373米,平均海拔3600米。不只高海拔,川藏铁路建设过程还克服了种种困难。

点击进入下一页

  便利的交通为当地的人们带来更多的机遇,这些年,当地人民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和平解放前,西藏90%以上的人没有自己的住房,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现在,西藏各族人民生活已迈进全面小康。

  越来越富裕的生活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白皮书中指出,西藏基本公共服务在全面进步。

点击进入下一页

  和平解放前,西藏只有3所设备简陋、规模很小的官办藏医机构和少量私人诊所。目前已经建立起健全的医疗服务、妇幼保健、疾病防控、藏医藏药等服务体系。实施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使各族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高水平的医疗服务。

  2016年,广东省第八批援藏工作队来到墨脱。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援藏医生用“传帮带”的方式对当地村医进行系统的基础医疗培训,使当地所有村庄都有了正式的村医。

点击进入下一页

  旧西藏没有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学校,文盲率高达95%。和平解放70年来,西藏教育得到极大改善,特别是2015年以来,通过实施教育人才“组团式”援藏,有力提升了西藏的教育水平。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历史所研究员张云说:“西藏的干部到对口支援省去挂职,西藏毕业的大学生到相关省去就业,对口支援省援助西藏,找到了自己的定位,甚至互相合作,给自己找到了发展空间,也在精神上得到了洗礼,也在促进西藏和内地各民族兄弟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据统计,从1994年到2020年,对口援藏省市、中央国家机关及中央企业分9批共支援西藏经济社会建设项目6330个,总投资527亿元,并选派9682名优秀干部援藏。

  张云说:“意大利罗马市的副市长问我,他说你们中央支持西藏,我们理解,这是中央政府应该做的,那全国其他兄弟省市支援西藏凭什么?这反映啥?我们国家社会制度优越性就在这儿,跟我们共产党的宗旨有关系,同时也与我们国家各族人民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血浓于水的情感也有关系,所以这个政策可能只有在中国能够实施,而且能取得成功。”

点击进入下一页

  白皮书第五章对西藏脱贫攻坚全面胜利进行了阐述。脱贫攻坚的全面胜利不仅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壮举,对于西藏这个曾经贫困发生率最高、贫困程度最深、扶贫成本最高、脱贫难度最大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来说有着更特殊的意义。

  要想让西藏的贫困人口脱贫,就要采取行之有效的举措。西藏的贫困人口主要集中在海拔高、条件差的地区,易地搬迁成为摆脱贫困的合理选择。

  墨脱县最偏远的村庄多卡村,虽然距离县城只有117公里,但要两三天才能到达。这两年,在当地干部的帮助下,陆续有贫困群众实现了易地搬迁。

点击进入下一页

  2020年3月到7月,多卡村最后10户村民陆续搬入了安置房。

  截至2020年,西藏在海拔较低、适宜生产生活的地区建成了964个易地扶贫搬迁点,26.6万人自愿搬迁。全区产业扶贫资金的5%用于安置点产业发展,确保每个搬迁户至少“一户一人”就业,实现了稳得住、有就业,逐步能致富。

  2019年底,西藏全区62.8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74个贫困县区全部摘帽,历史性消除了绝对贫困问题,目前已脱贫人口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1万元,脱贫成果得到进一步巩固。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一直以来,国家高度重视保护和发展西藏传统文化,投入巨大人力、财力、物力,运用法律、经济和行政等多种手段,使西藏优秀传统文化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上得到了弘扬和发展。藏语言文字得到广泛使用,风俗习惯得到充分尊重,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传承。同时,国家制定一系列方针政策,全面落实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依法保护正常宗教活动,促进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而这些却屡次被西方反华势力曲解用来攻击抹黑中国。

  西藏各项事业能顺利发展,国家统一和社会稳定是重要保障。但长期以来,西方反华势力不断插手干涉中国西藏事务,企图破坏西藏社会稳定。

  张云说:“我们要建立人民群众反分裂的铜墙铁壁,筑牢中华民族的共同体意识,不断推进各民族之间的交往、交流、交融,这些工作的持续推进,我想西藏未来会更好,基础会更牢固。”

  短短几十年,跨越上千年。实践证明,只有坚持维护祖国统一、领土完整,才能保障西藏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只有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才能为西藏长治久安和繁荣发展提供根本保证;只有坚持改革开放,才能推动西藏经济社会全面进步;只有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才能满足西藏各族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只有坚持新时代党的治藏方略,才能建设团结富裕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西藏!

吴英杰:西藏成为世界上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北京5月22日电 (记者林世雄 陈小愿)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22日在北京表示,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生态文明建设成效显著,成为世界上生态环境最好的地区之一。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当天举行西藏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吴英杰回答记者相关提问时作上述表示。

  他表示,守护好西藏的高原生灵草木、万水千山,不仅是我国的事,也是整个亚洲的事,包括雅鲁藏布江、怒江、金沙江、澜沧江等,许多大江大河都发源于西藏。西藏把保护好高原生态作为头等大事。

  吴英杰介绍了西藏多年来采取的一系列环境保护措施,这些措施主要包括:

  一是健全各种制度,颁布实施了《西藏自治区环境保护条例》等60多部法规规章,出台了《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着力构建国家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施意见》以及一大批生态文明建设的指导性意见。

  二是加强生态保护。一方面,发挥老百姓的主观能动作用,同时发挥政府的调控作用,比如实施河湖长制,利用国家支持的资金建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湿地公园等。另一方面针对出现的一些新需求,比如城镇生活垃圾和污水处理等,每年都投入大量资金进行处理。

  三是处理好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一方面,处理好保护生态和富民利民的关系,完善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机制、森林生态效益补偿机制和草原生态保护补助机制、建立生态补偿等。另一方面,让老百姓吃上生态饭。自2016年以来,西藏累计为群众提供70万个生态岗位。

  吴英杰表示,经过这些年的努力,中科院和相关部门的监测评估显示,西藏高原各类生态系统结构整体稳定,生态质量稳定向好。2020年,地级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例达到了99.4%以上,全区地表水水质达标率是100%,土壤处于自然本底状态。

  他还指出,虽然西藏多年的生态环境保护努力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不能忽视全球气候变暖对青藏高原,特别是对西藏冰川带和一些湖泊带来的挑战,要通过科技进行监测,及时作出有效应对。(完)

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数说70年发展变化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北京5月22日电 (林世雄 陈小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2日在北京举办西藏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用多项数据,介绍了西藏和平解放70年来的发展变化。

点击进入下一页

5月22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西藏自治区主席齐扎拉介绍西藏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并答记者问。 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

  吴英杰表示,中共中央高度重视西藏工作,先后召开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中央政府累计投入1.63万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投资5900多亿元建成了川藏公路、青藏铁路、贡嘎机场、藏木水电站等一大批重大工程项目。

  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方面,吴英杰说,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西藏代表75%和委员90%以上都是藏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近5年制定了地方性法规44件,各族民众依法享有广泛的民主权利、依法参与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

  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吴英杰介绍,西藏地区生产总值由1951年的1.29亿元增至2020年的1902.74亿元,按可比价计算增长了321.5倍。县乡村全部通公路,通车里程11.88万公里。开通国际国内航线140条,通航城市66个。主电网覆盖所有县城和主要乡镇,电力总装机容量达423万千瓦。建制村通光纤率、4G信号覆盖率均达到99%。粮食总产量突破100万吨,牲畜由一季出栏变为四季出栏。

  人民生活水平方面,吴英杰介绍,2020年西藏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598元,比1959年的35元增长了416倍。近年来,西藏62.8万贫困人口全部脱贫,74个贫困县(区)全部摘帽。15年公费教育深入实施,2020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5.03%,新增劳动力人均受教育年限提高到13.1年,高校毕业生就业率达到99%。基本养老保险参保覆盖面达95%以上。人均预期寿命提高到71.1岁。广播电视综合人口覆盖率均超过99%。

  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吴英杰指出,西藏全区1079个“无树村”和10.5万“无树户”消除无树状态,森林覆盖率达到12.31%,重点江河湖泊水质全部达到Ⅲ类以上标准,地级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率达到99.4%。

  党的建设方面,吴英杰介绍,西藏基层党组织由1952年的57个增加到2.19万个,党员从877名发展到41万余名、其中少数民族党员占81.36%,干部队伍由1791人壮大到20.47万人。

  回顾西藏和平解放70年的历史,吴英杰还表示,西藏坚持中央对达赖集团斗争的方针政策不动摇,深入开展反分裂斗争,持续揭批达赖集团的反动本质,有力维护了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民众安全感满意度保持在99%以上。

  他还指出,西藏全面贯彻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加强民族团结进步教育,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在西藏,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日益巩固,群众的宗教信仰自由和正常的宗教活动依法受到保护。(完)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逝世 一生为“两个梦想”奋斗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记者 白祖偕 邓霞 刘双双报道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22日在长沙逝世,享年91岁。这位自称“90后”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一生都在为其广为人知的两个梦想——“禾下乘凉梦”和“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不懈奋斗。

点击进入下一页

  1930年出生于北平(北京的旧称)的袁隆平,年少时跟随父母颠沛流离,动荡的生活令他在心里埋下奋发图强的种子。1953年从西南农学院遗传育种专业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湖南安江农校工作。“看到农村的贫穷落后,我是有点雄心壮志的,想要改造农村,为农民做点实事。”

  当时人们普遍吃不饱的局面,让身为农业科技工作者的袁隆平感到自责,并深切体会到“民以食为天”的含义,这也让其“改造农村”的志向有了明确目标:解决粮食增产问题,不让老百姓挨饿。

  水稻是湖南主要农作物。袁隆平自1960年开始进行水稻种植试验,从此为解决粮食增产问题持续奋斗了半个多世纪。

  1966年,袁隆平在《科学通报》上发表论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正式提出通过培育水稻“三系”(即雄性不育系、雄性不育保持系、雄性不育恢复系),以“三系”配套的方法来利用水稻杂种优势的设想与思路,由此拉开中国杂交水稻研究的序幕。

  1973年在第二次全国杂交水稻科研协作会上,袁隆平代表湖南省水稻雄性不育系研究协作组作了“利用‘野败’选育三系的进展”的发言,正式宣布籼型杂交水稻三系配套成功。此后,杂交水稻先在湖南推广,后在中国遍地开花结果,水稻平均亩产也一路“飙升”。

  1996年,原中国农业部提出超级稻育种计划。袁隆平领衔的科研团队通过形态改良和杂种优势利用相结合的技术路线,成功攻破水稻超高产育种难题,不断刷新亩产产量。目前,超级稻计划的五期目标已经全部完成,分别是亩产700公斤、800公斤、900公斤、1000公斤和1100公斤。第三代杂交水稻早晚双季稻平均亩产也于2020年在湖南衡南县突破1500公斤。

点击进入下一页

袁隆平(资料图) 中新社记者 刘双双 摄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者、践行者,袁隆平曾回忆说,“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论断让“科学的春天”到来了,他最明显的感受就是科研经费逐年增多;同时,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给育种科研人员提出了更高要求,既要让大家吃饱还要吃好,吃出品质、吃出健康。

  为此,由袁隆平领衔的超级杂交稻“种三产四”丰产工程从过去强调产量,向兼顾绿色优质目标转变。2017年参与“种三产四”丰产工程的30多个品种中,优质稻占比超过30%,其中不少品种的米质已经达到国家二级标准。

  “禾下乘凉梦”和“杂交水稻覆盖全球梦”是袁隆平一生的梦想。前者是其真实梦境——他和助手坐在扫帚那么长的稻穗下乘凉。这一梦想随着不断高产的超级稻逐渐成为现实。

  后者则是希望超级稻走出国门。“全世界有一亿六千万公顷的稻田,如果其中一半种上了杂交稻,每公顷增产2吨,每年增产的粮食可以多养活5亿人口。”在袁隆平看来,发展杂交稻将会有效解决世界粮食短缺问题。

点击进入下一页

袁隆平(资料图) 中新社记者 杨华峰 摄

  1979年,袁隆平应邀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举行的杂交水稻国际学术会议上宣读论文,其题目是《中国杂交水稻育种》,这是中国杂交水稻研究取得的成果首次向国际社会公开。会议上,各国专家公认,中国杂交水稻的研究和推广应用已居世界领先地位。

  3年后,当袁隆平再次来到国际水稻研究所参加国际水稻学术报告会时,第一次听到了“杂交水稻之父”的称呼。当时,国际水稻研究所所长斯瓦米纳森博士对与会代表说,我们把袁隆平先生称为“杂交水稻之父”,他是当之无愧的,他的成就给世界带来了福音。

  袁隆平曾说,他理解的“之父”是“创始者”的意思,这是一个很高的荣誉,既欣慰鼓舞,又很有压力,“给你这么一个荣誉,你就不能躺在功劳簿上,要继续努力”。从1979年首次“走出”中国,杂交水稻现已在全球数十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研究和推广,在国外的种植面积已达800万公顷。

点击进入下一页

袁隆平(资料图) 中新社发 熊阳俊 摄 

  亿亩荒滩变良田,是袁隆平的又一个心愿。中国约有1亿公顷(15亿亩)盐碱地,其中2.8亿亩可以开发利用。按照保守估计未来亩产200-300公斤计算,可年增产粮食数百亿公斤,多养活约2亿人。2020年,由袁隆平领衔的青岛海水稻研发中心在全国示范种植海水稻面积扩展到10万亩,平均亩产稳定在400公斤以上,最高亩产突破800公斤。

  “知识、汗水、灵感和机遇。”袁隆平曾向年轻人分享自己科研成功的“八字秘诀”。他说,年轻人正是充满梦想的时候,但是停留于做梦是不够的,要树立理想并努力为实现理想而奋斗,“我始终都在努力使我的两个梦想成真”。

  近年来,中新社记者曾多次在长沙采访袁隆平,他每次都表示要向更高产的育种目标进军;只要身体允许或没有出差,他每天还要去试验田看一看,“不从事杂交水稻,我的生活就没有意义了”。

编辑陈雪霏

袁隆平于2020年还被华人榜评委会评为杰出华人,因其水稻的研发为中国人做出了巨大贡献。

听到袁隆平去世的消息,朋友圈也都纷纷表示哀悼。对袁隆平的贡献给予高度赞扬。

2020年华人榜杰出华人袁隆平逝世,永垂不朽。您为人类作出了巨大贡献。您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或经济奖或化学奖。一位获奖的日本化学家曾经畅想利用化学的方法为人类制造出足够的食品。而您是用实际行动已经付出所有,实现了水稻的高产,为解决中国的粮食问题作出巨大贡献。—陈雪霏

东方卫京:七绝.悼袁公隆平

东方卫京(挪威)

古今世道尽灾荒

百计千辛一口粮

天指袁公扶华夏

神州迷漫稻花香

Viola Cao

痛别袁老

把一生浸在稻田里

把功勋写在大地上

送别袁隆平院士!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