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一带一路

习近平向“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级别视频会议发表书面致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据新华网报道,2020年6月18日,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级别视频会议在北京成功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向会议发表书面致辞。

  习近平指出,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各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带来严重威胁,对世界经济造成严重冲击,一些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面临严重困难。为应对疫情,各国立足自身国情,采取有力防控措施,取得了积极成效。很多国家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正努力恢复经济社会发展。中国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愿努力为全球尽早战胜疫情、促进世界经济恢复作出贡献。

  习近平指出,疫情给我们带来一系列深刻启示。各国命运紧密相连,人类是同舟共济的命运共同体。无论是应对疫情,还是恢复经济,都要走团结合作之路,都应坚持多边主义。促进互联互通、坚持开放包容,是应对全球性危机和实现长远发展的必由之路,共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习近平强调,中国始终坚持和平发展、坚持互利共赢。我们愿同合作伙伴一道,把“一带一路”打造成团结应对挑战的合作之路、维护人民健康安全的健康之路、促进经济社会恢复的复苏之路、释放发展潜力的增长之路。通过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携手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本次会议由中国外交部、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卫生健康委共同举办,主题为“加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携手抗击新冠肺炎疫情”,25个国家的外长或部长级官员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联合国副秘书长兼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施泰纳与会,会议发表了联合声明。

“一带一路”建设主力军中交四航局34个海外项目实现全面复工

  据中新社广州3月4日电 (索有为 肖明葵)记者4日获悉,总部位于广州的中交第四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下称“中交四航局”)34个海外项目稳步推进,目前实现全面复工。
  中交四航局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主力军之一,随着疫情近日在国际上蔓延,中交四航局海外项目的防疫和复工复产任务艰巨。四航局各海外项目部打出防疫复工的组合拳。
  柬埔寨金港高速公路项目作为柬埔寨第一条高速公路,对柬埔寨的经济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中交四航局一公司柬埔寨金港高速公路2标段项目部马不停蹄地采购防疫物资,加强施工现场和项目驻地的消毒卫生,复工前采购的各类防护物资,预计可使用到四月上旬。项目部还在距离驻地80公里以外的办事处设置了21间隔离房,做到一人一间隔离14天,确保返岗工人健康上岗。
  肯尼亚蒙巴萨KOT石油码头项目通过积极寻找相同规格或者可以替代的物资,定量购买,储备物资。同时,项目部还积极与国内代理公司沟通,定期了解最新进展,尽快完成出运。
  中交四航局二公司东帝汶帝巴湾新集装箱码头面对大批新招人员及相关合作单位工作人员调拨进场的高峰期,但人员又无法直接进场的困境,项目部紧缺的技术管理人员和操作人员通过拓宽第三国招聘,按照要求落实做好人员疫情筛查及防控措施,同时加急办理人员入境东帝汶的签证资料,保障人员平安健康进场。由于应对得当,项目陆上及海上碎石桩施工于近日突破8000根。(完)     

“一带一路”银行间常态化合作机制倡议支持中国等国家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据中新社北京3月2日电 (记者 魏晞)中国央行2日消息称,“一带一路”银行间常态化合作机制(BRBR)发布《支持中国等国家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倡议》。倡议肯定了中国抗击疫情的巨大努力和有力措施,对中国战胜疫情和保持经济发展长期向好充满信心。
  倡议呼吁“一带一路”金融机构为全球抗击疫情、保持经济稳定增长作出积极贡献,倡导国际社会在世界卫生组织框架内加强协作,共同维护地区和国际公共卫生安全。
  BRBR于2017年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由中国工商银行倡议成立,成员包括来自51个国家和地区的94家金融机构,秘书处设在中国工商银行。
  疫情暴发以来,BRBR成员以不同形式支持中国抗击疫情。多家成员驻华机构捐赠善款和抗疫物资,并出台融资和服务便利措施。
  BRBR作为“一带一路”框架内的国际多边金融合作平台,旨在提升金融支持“一带一路”建设水平,助力“一带一路”资金融通。下一步,BRBR将持续关注疫情发展并积极贡献金融力量,继续支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地区金融稳定和经济健康发展。(完)       

贵州发布大数据战略2020年工作要点 扩大“一带一路”合作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贵阳2月8日电 (记者 刘鹏)记者8日从贵州省大数据发展管理局获悉,《贵州省大数据战略行动2020年工作要点》(以下简称《工作要点》)正式发布,将重点推动大数据“实验田”建设实现新突破,扩大贵州与中国各地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大数据交流合作。
  《工作要点》具体包括1个总体要求、6大行动、40个方面重点工作、100项具体分解细化任务。
  《工作要点》提出,2020年贵州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收入增长16%、电信业务总量增长35%、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0%。
  2020年,贵州将围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和转型升级实现新突破,提出产业发展目标、“万企融合”“百企引领”目标,强调中国•南方数据中心示范基地及重大项目建设、企业培育引进工作;围绕服务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实现新突破,持续提升“扶贫云”,深化农产品产销对接,助推农业产业革命,建设数字乡村和促进农村便捷绿色金融发展。
  贵州还将加快5G、区块链、人工智能、北斗及卫星大数据融合应用,力争2020年5G基站超过10000个,实现各市州和贵安新区核心区5G网络连片覆盖和规模商用,培育15个省级大数据创业创新平台。
  在大数据对外合作交流上,贵州将围绕推动大数据“实验田”建设实现新突破,扩大省内外及“一带一路”大数据交流合作,抓好国家试点示范,建设新型数字设施,强化大数据安全和政策法规保障,强化人才培养引进,办好数博会等。(完)          

编辑陈雪霏

时评:这就是“一带一路”倡议的目的和好处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

据独立白令观察家报道,挪威首次专门承载三文鱼的火车将于明年初从最早的运铁矿石的高寒铁路港口纳尔维克经瑞典北部边界到芬兰重新装载,因为铁轨宽度不一样,然后,经过俄罗斯运往中国陕西省西安市,兵马俑的故乡。

这是美国一家公司的技术发明。以往可能是用冰来保鲜,这次列车将用燃料电池控制里边的氧气,保持三文鱼的鲜度。通过这个新技术,可以让三文鱼保鲜十天,正好赶到西安。

记者不禁惊叹,这就是一带一路的倡议的一个很好的范例。一带一路的一句通俗话就是互联互通。就是让这个世界不要有人为的障碍,也不要有技术的障碍。逢山开路,遇水修桥。例如,铁路轨道制式不一样,那么,中国的中欧班列就通过合作关系,重新装卸或装载一下就可以了。只要大家都同意,事情就好办了。在这个过程中,顺利做生意。这样就可以做好买卖。

有的人不了解一带一路,总以为是中国想扩大影响,说的很政治化。其实,中欧班列能够把中国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到欧洲来,欧洲再想方设法把自己的货运到中国去,这样,交通避免瓶颈,这就是一带一路的倡议的理念。记者去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就参观了中欧班列,中国大部分的物资都是通过乌鲁木齐货运站出口到欧洲各地。还有一大部分是通过哈尔滨线开通。总之,据乌站一位负责人介绍,通过中欧班列,可以节省时间,节省成本,比飞机成本低,比海运时间短,很有优势。

去年,瑞典达拉纳省的木材通过中欧班列运到江西赣州。这也是一带一路,互联互通的很好例证。很多人觉得中欧班列只来不去,都是国企支持等等。但是,生意需要大家一起做才能做得起来。如果欧洲能够把自己的一些原材料资源卖给中国,那样,中欧班列就可以派上大用场。

所谓互联互通就是这样打破瓶颈,排除政治干扰,如果大家都愿意做生意,那么,交通方面有中欧班列来回运输,对大家都有好处。去年,记者说中国的番茄酱可以到那不勒斯,明年,挪威的三文鱼经过10天时间就抵达了西安,这不是神速吗?比水路节省了太多时间,也比空运节省钱。这就是互利共赢。虽然这不是中国的技术,但无论是谁的技术,只要是能够实现共赢,能够打破瓶颈,就是一带一路倡议的目的。因此说,这就是一带一路的一个范例。

当然本文只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

桂从友大使出席瑞典“‘一带一路’倡议与新非洲的发展”研讨会并致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12月5日,桂从友大使出席瑞典“一带一路倡与新非洲的发展”研讨会并致辞。

他说,非常高兴参加瑞典“一带一路”执行小组举办的研讨会。此次研讨会聚焦非洲大陆经济社会发展,研究讨论共建“一带一路”与非洲增长繁荣的关系,对于推动中非合作、促进中方与第三方在非洲的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与非洲的友好关系源远流长,早在公元前2世纪,中国汉朝就与非洲展开友好交往。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坚定支持非洲民族独立和解放斗争,非洲国家在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等国际事务中给予中国大力支持和无私帮助。进入新时代,中非构建起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各领域合作成就斐然。

  去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功举行,中非领导人一致决定推动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同非洲联盟《2063年议程》、非洲各国发展战略深入对接,携手构建中非命运共同体,共同实施中非合作“八大行动”,中非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迈入新时代。北京峰会结束以来,中非交往与合作掀起了新的热潮。高层交往更加密切,政治互信不断加强,治国理政经验交流日趋深入,在国际事务中的沟通协作更为紧密。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加速推进,已有40个非洲国家和非盟委员会同中方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我们结合非洲实际需求制订国别方案,将在未来3年实施总共880多个中非合作项目,中方援款或优惠贷款支持的对非重大合作项目正在稳健起步。当前,中国对非各类投资已超过1100亿美元。去年中国连续第10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双方贸易额突破2000亿美元。这些交往合作给中非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贏得了非洲国家普遍欢迎。

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

  开放包容是中非合作的鲜明特色,共建“一带一路”的基本原则是共商共建共享。中非共建“一带一路”合作一贯在阳光下运行,不搞排他的“小圈子”,不谋求势力范围。国际对非合作模式没有高低优劣之分,关键看谁在为非洲发展做实事。“一带一路”合作不是中方的独奏曲,而是欢迎各方参与的“交响乐”。事实上,中方与英、法等西方国家就在非洲开展三方合作进行了有益尝试,这充分表明各国在非洲拥有广阔合作空间。瑞典政府对非支持与合作项目较多,沃尔沃、斯堪尼亚、ABB等许多瑞典大公司在非洲广泛开展业务。中方愿与包括瑞典在内的世界各国通过优势互补,共同为非洲和平、稳定与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中国与非洲国家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故交如真金,百炼不回色。”不论国际形势发生怎样的变化,中非合作共赢的步伐都不可阻挡。中国将秉持习近平主席提出的真实亲诚理念和正确义利观,坚定不移地同非洲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推动务实合作成果更多惠及中非人民,为中非合作的未来谱写更美好的诗篇。

  祝本次研讨会圆满成功。

波兰开拓中国—东盟市场 深化“一带一路”合作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记者 黄令妍)报道:波兰共和国驻中国大使赛熙军表示,波兰有意开拓欧洲以外的广阔市场,进一步推动与中国—东盟区域的经贸往来,深化“一带一路”合作。
  第16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框架下的波兰国家推介会及中国—波兰企业家圆桌会,22日在广西南宁举行。本届展会特邀波兰担任合作伙伴,这是欧洲国家首次出任东博会特邀合作伙伴。
  赛熙军在波兰国家推介会上介绍,波兰国内的有效监管和稳定货币政策,使其经济平稳发展。波兰广大中小企业以灵活接纳新趋势、快速适应新现象的特点,大力发展食品、化工、人工智能、生物科技等优势产业,可满足中国与东盟市场需求。
  今年是中波建交70周年,双边关系70年来保持平稳健康发展。双方在“一带一路”和“17+1”(中东欧17国与中国)框架下,金融、旅游及地方合作不断深化,互联互通日趋紧密。2018年,中波双边贸易额达245.8亿美元。
  波兰商会副会长Marek Kloczko表示,中国—东盟博览会搭建了波兰与东盟国家交流的新平台,将为波兰企业更好地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打开中国和东盟市场,寻找投资合作伙伴创造机遇。
  广西与东盟陆海相连,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广西与波兰贸易保持较快增长势头。广西壮族自治区副主席秦如培在中国—波兰企业家圆桌会上表示,当前中国(广西)自贸试验区获批,广西建设面向东盟的金融开放门户进入实施阶段,将促进广西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放合作迈上新台阶,也为波兰打开新兴市场带来机遇。(责任编辑查正富 主编陈雪霏)      

国际合作社共推“一带一路”沿线农业合作发展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厦门9月8日电 (记者闫旭) 以“创新、发展、合作、共赢”为主题的“一带一路”农产品农资投资合作高峰论坛,8日在厦门举行并发布倡议书,推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农业合作发展。
此次论坛聚焦农产品、农资两大供销合作社传统主业,突出电商主题展开研讨,以期吸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社到“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投资、发展与融合,拓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市场资源和国际合作社联盟的合作,落地孵化相关重大项目,优化农产品采购、供销、投资、交易的一体化产业链。
福建省副省长李德金表示,福建愿努力推动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在农资、农产品贸易方面开展多方位深层次合作。他希望通过此次论坛,打通国内外政府、商协会和企业之间的信息共享通道,推动跨区域信息交流、协同创新,对接各国农业经贸需求,进一步提升福建农业现代化水平。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副主任蔡振红认为,开展农业国际合作已经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农业发展对外开放的共同愿景,通过优化农产品贸易合作,拓展农业投资合作,促进农业要素有序流动,农产品市场深度融合,将有力推动沿线各国实现互利共赢。
论坛上,国际合作社联盟副主席麦格米尔与李德金、蔡振红共同签署了《“一带一路”农产品农资投资合作高峰论坛厦门倡议书》。
根据倡议书,各方将建立“一带一路”农产品农资投资合作的常态化机制,推进“一带一路”农业可持续发展,定期举办“一带一路”农产品农资(电商)交易大会;成立“一带一路”电商合作联盟,推动国际合作社之间电子商务合作,加强合作社之间有关产业、跨境电子商务模式的探讨,推进电商技术以及金融物流等方面的合作;构建“一带一路”农产品农资投资合作产业联盟,促进农业经济合作共赢,同时建立“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社投资基金。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新西兰与中国的贸易合作关系越来越紧密。”新西兰国家党党魁、前经济发展部长和交通部长西蒙·布里吉斯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帮助新西兰扩大了农产品出口份额,此次论坛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新西兰将进一步提升农产品质量,满足国际市场的需求。(责任编辑:陈雪霏)

【国际】丝绸之路沿线国际友城峰会在青海西宁召开

 北欧绿色邮报网源引中新社西宁7月20日电 (记者鲁丹阳)丝绸之路沿线国际友城峰会20日在青海西宁举行,来自土耳其、俄罗斯、日本、新加坡等14个国家及17个友好城市、友好团体的市长、企业家和专家学者围绕“开放合作·绿色发展”主题开展了广泛交流。
  据了解,丝绸之路南亚廊道自古以来是联系南亚诸国与中国内陆及中西亚地区的重要通道,青海段途经该省的海东市、海南州、海西州、果洛州、玉树州。
  丝绸之路沿线国际友城峰会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在青海西宁已经连续举办了十届,有力促进了西宁市与国际友城间的务实合作,同时也为沿线国家分享发展机遇、深化合作交流、实现互利共赢拓展了新空间。
  青海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张黎说,这次会议的目的是加快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加强国际友好往来与务实合作,扩大西宁高水平开放,推动西宁经济社会发展。
  “过去,斯里兰卡与西宁开展了政治、经济等方面的交流,未来我希望斯里兰卡与西宁多一些文化上的交流,比如在西宁建立斯里兰卡友好学校,这样可以进一步加深文化交流。”斯里兰卡-中国社会和文化合作协会会长英德拉南达·阿贝塞克拉说。
  在当天会议上,西宁与参会的国家及友好城市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青海省西宁市与土耳其梅尔辛市建立友好城市关系意向书》《中华人民共和国青海省西宁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和太平洋—中国友好协会合作备忘录》《青海省农林科学院与日本北海道农协会科技合作框架协议》等6项合作协议。(完)      

视频:首届一带一路瑞中合作高峰论坛在斯京举行

北欧中华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首届一带一路瑞中合作高峰论坛10月9日在斯德哥尔摩大饭店举行。中瑞嘉宾进行了精彩演讲,阐述中瑞双方如何增进理解,深入合作。

峰会主席Jöran Hägglund of Jämtland 省致开幕词。

韩晓东参赞阅读大使的贺词。

Gunther speaks at the conference about innovation.

韩晓东参赞介绍中国投资环境和政策。

对话中国与瑞典的商务合作模式与探讨。

Ms.Karin Kärr,瑞典研究所亚洲负责人:瑞典官方宣传瑞典的公共机构讲述瑞典概况。

Dr . Lena Sellgren, Business Sweden 财务总监讲诉在中国迅速成长的机遇。

Dr .Niklas Swanström, 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诠释“一带一路”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企业价值研究中心主任汪海粟教授介绍中国中小企业创新与无形资产优化。

Björn Åkermark,皇家理工学院教授谈跨境商务中的问题与对策。

Kai Hammerich 谈海外投资面临的挑战。

华瑞同康董事长周际谈中瑞合作项目案例分析。

中国驻瑞典使馆政务参赞李军峰参与对话, 一带一路瑞中贸易投资的机遇与挑战。

最后的对话节目非常有趣,李参赞说中国人工作是白加黑和五加二,这是为什么中国经济增长比较快。但斯万通说晚上六点钟下班工作效率高。斯谷格教授说中国人只管抢着说话,却不愿意听。而瑞典人是多听少说。欧克马克教授说他在大连感觉有被骗的感觉,但斯万通说他在大连工作那两年如鱼得水,感觉非常良好。现在他是四川一大学的名誉教授。嘉宾们讨论热烈。

我对“一带一路”构想的简单理解

瑞典中欧智库 陈雪霏

 

“一带一路”构想的由来

 

“一带一路”够想的本来目的,我的简单理解是来自于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所谓供给侧问题的存在就是大量的产能过剩。中国在过去十年的突飞猛进的基础设施投资与建设以及房地产业发展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产能,也获得了很多技术。例如中国的高铁。

 

外国人对中国的理解从文化上就是简单地理解为故宫天安门,从技术上理解为中国的高铁。中国的高铁确实很厉害。最近,笔者在中国的一个多月都是坐高铁行进在城市之间。但是,说实话,从沈阳到大连,或者是从上海到苏州,乘坐高铁确实很容易。但是,一旦进入城市,就开启了漫长的旅途和拥挤的旅途。因此,我认为,中国国内现在还有很多细活儿需要做。

 

例如,在北京劲松和双井附近的地铁,地上都是非常拥挤的状态,如何破解这个难题,还是需要投入的。而有很多人觉得那里的发展到此为止,好像没有人再愿意在那里投入了。其实,里边还有很多细活儿需要做。大到城市,小到很多家庭的厨房和卫生间。

 

过去十年发展迅速,很多新房子盖起来,但是,城市中还存在着盖了二十年或者三十年的房子,而那些房子就成了三不管地带。例如,我去天津大港的一个住宅区,那房子就好像是80年代的房子,只用于出租,似乎没有什么人愿意管理。

 

“一带一路”的够想是想发挥中国的优势。例如,中国在建设高铁方面很厉害,中国高铁在各个方面都堪称世界第一。因此,2013年,习主席在乌兹别克斯坦的阿斯塔纳提出了新丝绸之路的够想。就是说,沿着古代丝绸之路,过去看走西口,那都是利用驼队来运输丝绸,茶叶和其他物品,然后,把中亚和西方的大蒜弄到中国。但是,路途遥远而艰险。假如能够在陆地上建设铁路,建设高铁,就像坦赞铁路的意义一样,会造福于沿线国家,中国也可以输出劳工和技术。中国的经验就是要想富,要修路。其实,这是早期工业化国家的经验。2000年,当我在巴黎乘地铁的时候,我心想,如果北京也能有这么复杂的地铁该多好啊!结果,八年后,北京地铁就多出好几条。目前,连沈阳,大连,苏州这样的城市也都有了两条地铁,而且,都还在修第三条,第四条。

 

但是,人们也不能忘记,很多国家之所以需要基础设施建设,也是希望为自己的人提供工作。中国的人力资源在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廉价,因此,如果都带自己的工人出去,他国不见得能感谢你。

 

还有的国家反复问你想要什么,为什么要到外面发展,由于历史的原因,对于美苏等大国在过去的一些做法,让他们感觉中国正在崛起,是否也会象他们一样。因此,都是很小心的。

 

一带一路与法律责任

 

瑞典安全与发展政策智库主任认为,一带一路建设并不是那么容易,其实应该有更多的法制建设和法律法规的制定,否则,沿线国家如果发生政变或者有犯罪等行为,那么中国的经济利益是很难保障的。例如,中国在利比亚和叙利亚的投资,在伊拉克的投资,都是有很大损失。

 

“一带一路”构想有实际意义,也有象征示范意义。例如,有些地方需要中国的参与,需要资金技术支持,有些地方或许中国不一定能够参与其中。

 

中国不要太急于求成。希望所有国家都能响应。说实话,海外侨胞积极响应一带一路构想是希望能够再次搭上中国大发展这班车。因为毕竟在过去十年的房地产开发过程中,很多人一不注意就发得一发不可收拾。另外,中国人的关系学也让人们以为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肯定能对大家都有好处。

 

一带一路与文化交流

 

因此,人们把文化交流看成是一带一路的一部分,把几乎各个领域的交流与合作都以一带一路这个大主题为保护伞来寻求合作机会。这样做是对的,说明华人华侨对中国的构想比较容易理解。

 

但是,现在的世界和以前不太一样。整个世界都是供给大于需求。人们对于金钱的需求却是相反的。这说明我们的经济发展是有问题的。 但问题究竟在哪里,还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因此,说一带一路有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这都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的。并不是说这个构想很快就要实现,如果谁不听我们的,我们就跟他没完。

 

要建立新的世界秩序,更要多加注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前人们不喜欢美国的地方,如果中国人也那样,同样也不会受欢迎。更何况,在困难的时候,很多国家可能更对中国有戒备心理。因此,中国还是应该低调一些。

 

目前,欧美处于中老年状态,成熟过度。中国和印度却是处在年轻的状态,比较容易兴奋。印度这次在中印边界的举动就是再次试探中国。他们害怕中国向上拱,因此,早有准备。现在,扬言即使打,他们也有实力对付。但从这种心态讲,还是觉得原来不如中国,现在赶上来了,也是有点儿过渡兴奋。中国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理有利有节地讲道理。

 

美国一直在防范亚洲,因此,一方面要保持平衡,另一方面,要放出威胁论的言论,这样好让某些国家继续依赖美国,同时也可以继续向他们卖武器。制造军备竞赛。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报告,现在很多国家都在更新换代武器。

 

一带一路和周边关系

 

对于中国的边界问题,从历史上,我们很少有能力把所有边界都搞定。而现在,都提到我们面前,其实是中国强大的一个表现。因此,中国应该接受瑞典核专家汉斯布利克斯的建议,切实和周边国家坐下来好好谈判边界问题。谈不好,用国际仲裁也行。例如和印度,此前,中国和印度同意以实际控制线为准,维持现状。这样,在有争议的地方,中国可能会吃亏,因为即使是时代地图也标注克什米尔附近的中印边界是中国管辖下的地段,印度也声称是他们的。这种地段就需要把虚线夯实。实现周边的稳定。

 

中国和印度,乃至和其他亚洲国家,都应该学习美国和加拿大,英国和法国,瑞典和丹麦,瑞典和挪威那样,让边界成为友谊的桥梁。

 

在瑞典去挪威的路上,导游特意提到,一脚踏两国。这是多么好的一种关系啊!相互贸易,相互参观,互通有无,不是我们所追求的吗?

 

一带一路是希望互联互通,而不是互设障碍。我认为中印之间应该坐下来好好谈。双方都应该克制,化干戈为玉帛。印度最近有点儿骄傲自满我认为是得到了某些大国的鼓励。当然,相对弱的国家对大国的主动肯定还是会有戒备心理的。

 

中国在过去五年可以说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反腐败很成功,人民幸福指数极大提高。在习近平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中国采取的每一步措施都是比较现实和正确的。当然,在这个基础上,还要继续对老百姓好,对本国人民好,让老百姓真正满意。让所有中国人都感觉幸福。虽然这样不容易,但能做到,就是非常了不起。

 

有人说军队,尤其是中国海军要周游世界。这需要中国大力宣传。如果中国对美国航母时常到中国周边游玩不介意,那么,我估计他们也不会介意我们的军舰去他们那里。但是,如果我们很介意,那么,也应该将心比心。不要老是刺激人家。当然,我好了,我就爱得瑟,这别人管不了,但是,如果你还介意别人嫉妒你,那就再谦虚点儿。大度点儿。心平气和点儿。

外交部长王毅谈一带一路问题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3月8日上午在北京,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回答新华社记者提问时,特意回答了有关一带一路的问题。

新华社记者

外长您好。我们知道今年5月份中国将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请问外长,中国在此时举办这样一个论坛有什么样的考虑?期望达到什么样的一个目标?谢谢。[ 2017-03-08 10:07 ]

129504272_1488942682858_title0h王毅答记者问。

这是一个好问题,恰好是我第一个想回答大家的问题。再过两个月,我们将在北京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据目前统计,有20多位国家元首和首脑、50多位国际组织负责人、100多位部长级代表以及总共1200多位来自世界各国和各个地区的嘉宾,将齐聚一堂,共襄盛举。届时,除了领导人出席的圆桌峰会以外,还会有一个更大范围的高级别会议,以及围绕“五通”,也就是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要平行召开6场主题会议。北京将再次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一带一路”也将继续成为世界热议的话题。

“一带一路”是中国的,但更是世界的。“一带一路”版权虽属中国,但收益为各国共享。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三年多来,合作不断开花结果,影响迅速席卷全球,成为迄今最受欢迎的国际公共产品,也是目前前景最好的国际合作平台。“一带一路”之所以取得成功,根本在于它响应了沿线各国加强互利合作的迫切愿望,同时也是因为它提出了共商、共建、共享这些开放包容的理念。尤其是在当前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的情况下,“一带一路”是各国撸起袖子一起干的共同事业,有助于推动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普惠、包容的方向来实现再平衡,当然也将成为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实践。

我们希望论坛能够实现三方面的成果:首先是总结汇聚各方共识,对接各国发展战略,明确优势互补、共同繁荣的大方向。二是梳理重点领域合作,围绕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贸易投资、金融支持和人文交往等,确定一批重大的合作项目。三是提出中长期合作举措,探讨共建“一带一路”的长效合作机制,构建更加紧密务实的伙伴关系网络。

图文来源:新华社

“一带一路”成中国“两会”热词

人民日报记者 姜  波

随着中国“两会”的即将召开,“一带一路”成为国际社会关注两会的重点。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马苏德·哈立德日前称,“和大多数国际观察家一样,我热切关注两会的各项议程,尤其是经济和互联互通领域的。”他希望看到今年两会推动 “一带一路”建设的提速。

 

 

“一带一路”(英文:The Belt and Road,缩写B&R)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倡议的一个跨越时空的战略构想,强调相关各国要打造互利共赢的“利益共同体”和共同发展繁荣的“命运共同体”。该区域范围横跨三大洲,发端于中国,贯通中亚、东南亚、南亚、西亚乃至欧洲部分区域,沿线包括66个国家和地区。

 

普华永道香港企业融资部主管西蒙·布克表示,自中国倡议以来,“一带一路”区域内项目的投资金额一直处于上升趋势,复合年增长率(英文简写为:CAGR)达到33%。去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及地区的GDP平均增长率为4.6%,超过了新兴市场经济体3.6%的平均增速。

 

 

“‘一带一路’还在多方面惠及世界。”中国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张建平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当前,“一带一路”在推动沿线国家基础设施改善的基础上,双向贸易、投资的合作发展成为其重要落脚点。”

 

 

根据商务部数据,2016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总额约9184亿美元,增长0.6%。中国企业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建设了56个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超过185亿美元,为东道国创造了近11亿美元的税收和18万个就业岗位。

 

 

“一带一路”还将在今年5月成为国际社会焦点。届时,“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于5月14日至15日在北京举行。

 

 

 

“The Belt and Road” to dominate agendas of China’s “two sessions”

 

By Jiang Bo from People’s Daily

 

 

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is attracting more world attention as annual sessions of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nd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also referred to as the “two sessions,” are just around the corner.

 

Pakistani Ambassador to China Masood Khalid said he hopes the meetings will cover agendas on  accelerating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routes.

 

“Like most international observers, I would follow each agenda during the two sessions, especially the ones related to the fields of economy and connectivity,” he added.

 

Proposed by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in 2013,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refers to building the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and the 21st Century Maritime Silk Road. The visionary strategic plan is aimed at building involved countries into a community of common interests and shared destiny featuring mutual benefit and common prosperity.

Encompassing 66 countries and regions in three continents, the routes begin from China and run through Central Asia, Southeast Asia, South Asia, West Asia and even some parts of Europe.

The investment amount of projects across the Belt and Road region has been growing at a compound annual growth rate (CAGR) of 33 percent since China put forward the initiative in 2013, said Simon Burke, head of the financing department at PwC Hong Kong.

 

Last year, the average GDP growth of the region was 4.6 percent, outnumbering the average 3.6-percent-growth of emerging markets, he added.

 

“More than that,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enefits the world in so many ways,” Zhang Jianping, head of the Research Center for Regional Economic Cooperation under China’s Ministry of Commerce told the People’s Daily.

 

He further added that the initiative focuses on not only infrastructure construction of the countries along the routes, but also their bilateral trade and two-way investment.

 

Data released by the Ministry of Commerce shows that China’s combined imports and exports with countries along the routes topped 918.4 billion dollars in 2016, up 0.6 percent from 2015.

 

Chinese businesses helped build 56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zones in about 20 countrie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with a combined investment surpassing 18.5 billion dollars, generating nearly 1.1 billion dollars in tax revenue and about 180,000 jobs in those countries.

 

Besides this important political event, the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summit forum on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to be held on May 14 to 15 will bring around round of “Belt and Road” fever.

 

 

 

瑞典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院中国中心成立并研讨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瑞典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院10月3日正式发起斯德哥尔摩中国中心并组织召开有关一带一路问题的研讨会。

dsc_3225会议讨论了一带一路战略,也讨论了中日关系,中韩关系,日韩关系和朝鲜半岛关系。

dsc_3212

出席研讨会的有安全与发展政策研究院院长Svanström,前任瑞典驻日本大使和韩国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中国中心主任Songbon.

dsc_3223

dsc_3207研讨会由汉学家罗多弼教授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