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社会新闻

斯德哥尔摩论坛讨论社交媒体的作用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5月4日在斯德哥尔摩开幕的网上论坛中涉及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那就是社交媒体在和平与安全,和平与发展中的作用。题目是和平建设的新前线:社交媒体的作用。

本场论坛由美国斯坦福互联网观察台网络政策中心研究员萨曼塔.布雷德潇主持。

参加讨论的有瑞典外交部副部长(大臣)罗伯特.于德贝, 脸书人权主任米兰达.斯森斯,来自菲律宾的Rappler网站的记者,作家和CEO玛丽亚.雷萨和欧盟委员会价值和透明部副主席丹尼尔.布朗。

于德贝首先发言。他讲述了社交媒体的副作用。他说,在二战的时候,纳粹用媒体宣传造成人们有仇恨心理。现在,有的社交媒体言辞激烈,也容易煽动仇恨情绪,实际上不利于和平与发展。但是,社交媒体也是一种信息传播工具,因此,要制定好的法律,有舆论监督,在传播信息方面可以发挥更好的作用。

据统计,到目前为止全球已经有42亿人使用社交媒体了。不过,从发展的角度讲,还不平衡,其中32亿妇女都没有几乎使用互联网。不管怎样,有了社交媒体,为人们表达言论自由提供了很好的渠道。

不过,社交媒体上的言论确实让人担忧。尤其是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社交媒体成为冲突的起因之一,人们之间的仇视言论造成关系紧张。来自菲律宾的Rappler记者玛丽亚就指出,她的网络媒体遭遇太多的诅咒和谩骂。原因是她发表文章与总统对着干。她感觉自己受到了威胁。不过,她觉得美国大选过程中,有人敢冲进白宫闹事,这也是因为社交媒体煽动的结果。这种时候,社交媒体就成了冲突的工具。

因此,人们强调交流工具非常重要。社交媒体脸书的人权主任斯森斯说,她之所以建立人权部就是想在脸书上宣传正能量,让人们不要说太激进的言辞。遇到有激进的言辞,可以给予屏蔽或者是警告。

事实上,油管和脸书都对言论进行审查,如果你的言论过于偏激或者是过于偏向某一方,就会给你打❌,或者是屏蔽你。

欧盟委员会价值和透明部副主席丹尼尔.布朗认为,社交媒体确实需要规范化。因此,欧盟也对一些非政府组织的社交媒体警察类的组织给予支持,这样的组织在德国,荷兰都有。他们就属于社交媒体监督类的非政府组织。他们没有法律效力,但是,也有监督作用。

另外,与会者也指出,社交媒体的出现更需要言论自由,言论自由才能去伪纯真。言论自由也是对真正记者的尊重。只有言论自由才能让记者敢于写调查性报道。

总之,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一种不可忽视的传播工具,如何引导其发挥正能量,为和平与发展助力,而不是为双方增加仇恨或是发挥煽动作用是各国和国际社会的一个重要挑战。

三岁以下“奶娃”谁来带? 中国式托育困住年轻父母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网(来源重庆晨报)

 3岁以上的孩子可以上幼儿园,0到3岁的“小奶娃”谁来管?这道难题该怎么解?

  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双职工家庭对低龄孩子的看护需求增大。特别是在五个月到两岁半这个阶段,育儿嫂难找、幼儿园不收、幼儿托育贵,如何解决职场父母的烦恼?

  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提到:“以‘一老一小’为重点完善人口服务体系,推动实现适度生育水平。”

  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就建立普惠性托育机构,以及对托育机构进行规范管理带来了好的建议,让年轻父母的托育焦虑不再无处安放。

  调查

  想生二孩没人带 送去托育成本高

春节假期刚过,渝北区一托育机构的孩子们整整齐齐“返校”了,这些孩子都是几个月到两岁多的“小奶娃”。

  “感觉这个春节比上班还累,白天晚上都要带娃,觉也不够睡,太难了。”王女士说,自己的父母在外地做生意,公公婆婆年岁大身体不好,没有人带孩子成了她的头痛事。托育中心一开门,她立即就把7个月大的孩子送了进去。

  南岸区的周女士说,她曾想过生二孩,但考虑没有人带,最后放弃了。周女士和老公都要上班,孩子2岁前亲戚有空可以帮忙带,2岁后该怎么办?“请保姆、上托育中心、上早教班,花销都大!”

  渝北区的陈女士去年生了对双胞胎,喜悦之余,也有烦恼。请的月嫂每月开销1万多元,自己的妈妈也在帮忙带娃,一家人依然很累。休完产假上班后,孩子怎么办?陈女士准备把两个孩子都送去托育中心,“附近的托育中心每个月收费6000元,两个孩子每月12000元,只有咬咬牙了!”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重庆有不少托育中心,但大多数只招1.5岁以上的孩子,每月费用从3000元到6000元不等,“低龄月份孩子,每月费用几乎都在5000元以上。”

  提到收费贵,托育机构也有话说。场地租金贵、人员需要培训、照看孩子专业性强、工作人员流动大……这些成本加在一起,要实现较多的盈利也很难。

  想生二孩没人带,送去托育机构成本高。3岁以上的孩子可以上幼儿园,3岁以下的“奶娃”该怎么带?记者就“中国式托育”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来看看他们都有什么好主意。

  全国政协委员刘文贤:

  办普惠性公益性托育机构,培育托育专业人才

  “目前,国内的托育中心几乎没有专业独立的培育体系,基本上都是幼儿园、早教、家政育婴等既有模式的延伸。”全国政协委员刘文贤说。

  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应该怎么做?刘文贤建议,应该多元化增加托育服务供给,依托公办机构兴办一批具有普惠性和公益性的托育机构,满足普通收入家庭需求。

  刘文贤的建议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来自于他对托育服务的调查研究。

  在刘文贤的提案中,有这样一组数据:截至2019年,重庆3岁以下婴幼儿户籍人口约95.19万、常住人口约98.05万,提供婴幼儿托育服务的登记注册机构909所、托位数3.03万,“托位数占比仅为3.09%,低于全国平均水平4.1%。”

  调查显示,重庆48%以上的家长有托育意愿,且其中70.7%的家长希望选择公立性质的托育机构,但由于全市供给数量严重不足,直接导致入托率低下。此外,刘文贤还发现,我国托育保育活动不适合0-3岁婴幼儿发展特点,“幼儿园化”现象严重。

  “依托公办机构兴办一批具有普惠性和公益性的托育机构,满足普通收入家庭需求,是目前最为迫切的问题。”这个难题如何破解?刘文贤有自己的思考,“可以选择一些办园时间长、基础条件好、办园过程规范的托育机构,重点建设一批示范性托育机构,为各类婴幼儿照护机构树立标杆、提供样板。”

  刘文贤还建议:试点推进早教机构向托育机构转化,探索托幼一体化建设,利用现有幼儿园的管理资源、场地资源、师资资源举办托育班。整合社区服务体系,引导有条件的社区开展托育服务。同时,鼓励企事业单位采取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形式设立托育点,满足职工托育需求。不断创新,形成全日、半日、计时和临时等多元化的托育服务方式。

  托育机构从业人员的专业化,也非常重要。刘文贤建议,政府在场地、人员编制、事业经费及税费等配套政策方面给予托育服务机构支持。同时,依托专业院校和托育机构,建立托育服务实训基地,培训具有3岁以下抚育资质的专业人才,形成不同层次的托育服务人才队伍。建立健全托育服务人才培养、使用、评价和激励机制,将专业技能等级与服务人员的薪酬待遇直接挂钩。

  全国人大代表高钰:

  加快完善托育服务体系,建设一批示范托育机构

  要不要把孩子送去托育机构?这是不少父母正在面临的问题。全国人大代表高钰也正在为这事犯愁。去年参加全国两会前,高钰的宝宝才刚满月。从那时开始,一直关注科技创新的高钰开始关注起托育服务。高钰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除了说科技创新,还会说说托育服务。

  “加快规划建设托育机构,很有必要。”高钰说,去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发展养老、托幼服务”。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十四五”期间,以“一老一小”为重点完善人口服务体系。

  高钰在调研中发现,不少刚当父母的年轻人对托育服务都有需求。特别是一些“双职工”家庭,没有太多时间带孩子,只能把孩子送回老家让老人带。此外,找不到合适的托育机构,这也是不少父母面临着的一个问题。

  高钰建议:加快合理布局托育机构,在社区、园区等区域根据实际需求规划建设托育机构。特别是在大型工业园区、生活区等区域,公立托育机构应作为标配,可采用公建民营的模式,由政府提供场地、购买专业社会组织服务。

  “我国的托育服务体系还不完善,缺少标准,在这个阶段需要一些托育机构发挥示范作用。”高钰说,目前,托育服务的制度、人员培训和管理、托育机构设置的硬件设施等方面都没有统一的规范和标准,需要逐步完善。

  高钰认为,完善托育服务体系是一个在实践中探索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要及时总结好的做法,进行示范推广。“托育服务正在呈现多元化发展的趋势,但是有一个原则要遵循,那就是要讲究科学。”高钰说,托育服务要根据0-3岁婴幼儿的最新科学研究,制定和更新托育服务的内容。不仅要照顾好孩子,还要让孩子在托育服务中得到启蒙。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陈竹 李晟 刘波【编辑:苑菁菁】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社会新闻

编辑 陈雪霏

世界最老的法国修女117岁挺过新冠肺炎因为她不怕死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据瑞典新闻社TT和路透社报道,欧洲最年龄最大的人是法国的修女安德雷。

农历中国牛年春节前一天,大年三十的2月11日,安德雷正式庆祝自己的117岁生日。

据报道,她是在1月16日测出感染上新冠病毒,呈阳性。她是在法国南部的屠隆老年公寓的自己家中检测出新冠阳性的。虽然她没有任何症状,但是,她还是被隔离了。

周二她在接受法国电视台的拍摄时还显得非常精神。记者问她是否害怕新冠肺炎时,她说,她不害怕因为她不怕死。

瑞典卫生和社会事务大臣哈伦格林说瑞典那么多老人死亡是个悲剧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卫生和社会事务大臣莱娜.哈伦格林9月15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瑞典早期新冠肺炎相关的死亡人数达到5000多人,一大半是敬老院的老人,这只能说是悲剧,无论是对社会还是个人都是一个悲剧。

她表示明年政府将加大对养老院的投入,投入预算高达80亿克朗。在回答本网记者提问时她说,老人院的老人死亡的具体原因还在调查研究之中。但主要是一开始人们还是不知道如何应对重症患者。他们中很多人甚至都没有被送到重症监护室。

她说,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没有所谓赢家或输家,因为这是一个全球的大流行病,是跨国界的。在瑞典,感染人数持续下降,保持低水平。尽管我们到上周为止已经进行了14万人的检测。重症监护病人大量降低,在感染严重的老人院现在也好多了。4月份最严重的时候,我们在老人院每天有八百多人感染,但到上周,我们才有17名新感染者。

到八月份我们的死亡率也很低。这也反应了我们的预估。在瑞典,我们有很多老人死亡。他们的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所以,面对新冠肺炎,他们更加脆弱。最近在瑞典中部的东约特兰省对当地所有的老人死亡案例进行了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只有15%的人是直接由于得了新冠肺炎而造成的死亡。50%的人死亡不是由于新冠肺炎,而是由于另一种疾病造成的死亡。70%的人是由于新冠肺炎加速了其他疾病的恶化或者是因为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又遭遇了新冠病毒。这对我们了解瑞典的新冠疫情情况很有帮助。

我们希望有更多这方面的研究。我们希望了解在瑞典为什么我们遭受了这么严重的打击。我们将采取长期和近期的各种措施来了解这个情况。我们要找到更多的案例总计经验教训来使我们未来更好地应对今后疫情的来袭。

瑞典在新冠疫情中死亡人数达到了5851人。对我们来说只能说是一个悲剧,无论对瑞典社会还是对个人都是如此。

在瑞典,甚至在所有其他国家都没有完全确信已经过了新冠肺炎的高峰。但是,我们确信肯定会有个别地区会发生新的疫情。

因此,从七月份开始,瑞典政府就开始任命一些部门为新的爆发着手准备。瑞典卫生社会部已经指定卫生局研究瑞典各地区的新冠疫情爆发模式和特点,不管有没有新的爆发,目前的一切限制性措施一律继续执行,例如保持社交距离,不要远途旅行,不要大型集会等。这些措施要长期执行,严格执行,这是我们应对新冠疫情的重要举措。

我们知道这些措施的实施极大地影响了瑞典人民的经济和社会生活。我们只能是尽量减少病毒大流行对我们的影响。政府已经签署了多项协议支持瑞典的卫生体系。我们知道很多瑞典人在新冠肺炎流行过程中尽量避免到医院去看那些不太紧急的病,而是给那些被感染的人和紧急的人以优先考虑。因为疫情也给我们的医疗体系带来了挑战。

我们提议要给老人院以更高度的关注和重视。因此我们决定拨款近80亿克朗用于老人院的建设和维护。政府还致力于加大对精神健康的投入。我们的挑战包括好几个月老人都不能见家人。孤独和缺少照顾会给老人造成极大的健康伤害。这个问题必须得到解决。

我们知道,新冠疫情影响经济发展,影响很多人的就业。失业的人不但自己受影响,他们的家人也会受影响。因此,这个大流行病不仅仅是卫生问题,它是一个广泛影响我们的经济和社会的问题。从世界范围看,从瑞典到津巴布韦再到南朝鲜,都受到了广泛的影响。因此,我们必须找到长期应对这个挑战的战略和战术。因此,我们政府决定不再继续延长禁止访问老人院的战略。

由于这个政策的实施,加上我们加大防护力度,我们让年轻人有机会访问老人,这些措施的实施,使我们的感染率大大下降了。在过去半年中,养老院有规律地为老人检测是否得了新冠。帮他们提高卫生措施,对来访者采取严格防护措施。正确的时间采取正确的措施才能使严格限制得到遵守。

由于瑞典民众严格遵守限制,遵循指导才使得我们今天的感染率大幅下降。他们遵守各种条例和措施,民调显示,新冠爆发以来,瑞典社会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大多数瑞典人在过去半年中都是非常负责任的。他们积极支持卫生部门的医务工作者对那些冒着危险甚至因此被感染的工作人员给予极大支持。是数百万这样的民众使我们得以让感染数量下降。

对外贸易和北极事务大臣安娜.哈尔贝说,她要讲三个问题,瑞典的外贸发展前景。国际合作的重要性和瑞典的OECD候选人。北欧一体化和北欧合作。

随着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摩擦,美国和欧盟的贸易摩擦,以及日益削弱的世界贸易组织,世界贸易形势进一步恶化。自新冠肺炎流行以来,世界贸易已经降低了15%。 对外贸出口高度依赖的瑞典自然也受到严重影响。我们的经济50%依赖出口贸易。今年二季度,我们的贸易额比去年同期降低了15%。不过,与其他国家相比,我们还算不错。丹麦贸易比我们好一些,因为他们主要是食品和药品产业。而我们是制造业比较多。德国,挪威出口降低20%以上。丹麦降低11%。

不过,贸易正在恢复。瑞典制造业正在快速恢复。制造业的购买力指数从7月的47%增加到了8月份的53%。这表明瑞典制造业快速恢复,回到了快速增长区。我当然欢迎这个变化,我对未来也非常乐观。

但是,值得警惕的是有人在谈论把生产基地移回到欧洲本国实现所谓的战略自治。我担心的是这种想法太遥远,我们想法太急躁。瑞典在和欧盟斗争希望采取更有缓冲余地的战略,而不是什么自治。我们应该继续向世界开放。我们的国家贸易理事会前些日子明确发表一份报告,明确得出结论是我们需要提高货物和服务的向外流动性,人员和数据的向外流动性。欧盟必须允许大公司有更大的行动自由,有些公司已经报道有供应链的问题,而且就是在欧洲。下周我们将在柏林召开欧洲贸易部长会议。这将是3月份以来第一次召开的真正意义的会议。

我希望能让瑞典的声音被听到,就是希望开放自由和可持续的贸易政策。这样的政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尤其在英国离开欧盟的情况下。我们相信国际合作非常重要,因此,我们也建议瑞典欧盟委员会委员西西莉亚.马尔姆奎斯特成为欧洲经济合作组织OECD的秘书长。她是一个有国际视野,有国际合作经验的杰出候选人。她是这个时期会员制组织的杰出人选。

最后,她要说一下北欧国家。北欧国家之间的边界本来是比较一体化的。但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边界关闭,给很多公司和家庭都带来了不便。关闭边界造成65000多跨界工作的人工作十分不便,无法去工作。

北欧国家也是一个较大的经济体,是世界第11大经济体。关闭边界使我们彼此距离遥远,对投资者也是不利。她建议北欧国家部长们应该好好想想好好谈谈如何解决边界流通的问题。我们需要找到新常态的状态。要恢复我们的相互信任。

在答记者问时,哈伦格林大臣表示,从一开始,瑞典就想着摇摇头一个长远的措施。保持社会运转又要能防御新冠肺炎。如果我们都封城封国,我们的医院,警察,银行,商店怎么办呢?我们知道儿童不容易感染,所以,我们让儿童上学,但是高中以上也上网课了。很多人网上办公。

哈尔贝认为,没有封国封城,肯定对瑞典出口没有受那么深重的影响有好处。瑞典也可以恢复国际价值链,交通物流链更快。

哈伦格林大臣强调今后可能会有地方爆发,我们会有更快的反应。我们可以聚会但必须保持距离。保持身体距离。政府正在任命一个委员会来研究和总结经验和教训。

本网记者问:瑞典号召保持社交距离很好。最新调查弄清人们死亡不一定是直接由新冠导致。这也很好。不过,瑞典死亡5800多人,一半以上是老人院的老人,那么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哈伦格林大臣回答:瑞典有1700个敬老院。85000老人住在那里。这些老人都是生活在那里。他们有一定的医疗保护措施。因为他们是比较脆弱的。因此,即使是得了流行性感冒,也可能造成死亡。2月下旬的春假,我们瑞典人都出去旅游了。瑞典有100多万人出去旅游。但我们并不知道很多国家其实都已经有新冠肺炎病毒了。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就把病毒带回了瑞典。例如,斯德哥尔摩受到很大影响。虽然我们采取了各种限制措施,但是,那些工作的人,在老人院工作的人,他们还是没有那么严格的日常规定。我们虽然出台了禁止访问老人的规定,但是,那是在三月中旬提出的,4月1日才正式宣布执行。因此,如果在那个时候或者之前感染了病毒,就几乎没有办法。在老人院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应对重症病人,也没能把他们转移到重症监护的医院。所以,我们一开始被打击的很重。全球几乎都是一样,一开始都没有看太清楚新冠肺炎的严重性。

本网记者问:中国和瑞典的贸易很好。而且过去几年都是瑞典贸易顺差,今年如何呢?您是如何评价中瑞贸易关系的?

哈尔贝大臣:中国是瑞典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对某些公司来说更是非常重要。我必须高兴地说,从新冠肺炎一开始流行,中国能够最早恢复交通,物流和产业链,这对瑞典出口公司非常宝贵。中国不但是瑞典非常重要的贸易伙伴。而且在创新和生产加工瑞典产品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伙伴。事实证明,瑞典公司可以依赖于中国的交通运输和后勤补给。从中瑞贸易过程中,我们可以总结经验,以应对未来的挑战,看我们如何能进一步增加我们的贸易。这是我作为贸易大臣应该做的。感谢你提出这个有趣的问题。

法国记者提问是否瑞典没有封国封城从一开始就证明是正确的呢?与法国相比,法国封国封城也还是死了更多的人。

哈伦格林说,问题简单但不好回答。这不是一个竞争,也不是说谁是赢者。我们只是想找到正确的方式。我们当时就是觉得不可能通过封国封城就完全消灭病毒。瑞典不想进行国与国之间的比较,也不愿意短期地进行比较,也不愿意总是用手指向其他国家。瑞典只是觉得希望实行一个长期可持续的方式来比较好地应对这个全球大流行病毒。面对老人和亲人死亡不是那么容易,但是,我们必须从多方面多角度长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我们各国都有不同的情况。我们只能发现适合瑞典社会的方法提出长期的建议。

乌鲁木齐逐步恢复活力 中心城区交通现“小堵”

据中新社乌鲁木齐3月9日电 题:乌鲁木齐逐步恢复活力 中心城区交通现“小堵”
  中新社记者 陶拴科
  9日,雪过初霁的乌鲁木齐天气格外晴朗,位于乌鲁木齐中心城区的中山路约八成的商铺当日同时恢复营业。中山路、人民路等繁华路段车辆出现小拥堵,城市逐渐恢复了昔日的活力与生机。
  乌鲁木齐电子商品销售较为集中的百花村数码城当日开始全面营业,进门处工作人员正在给每一位进入人员测量体温,并登记信息。联想电脑销售处宋女士告诉记者:“今天是第一天出门,也是第一天来店里,春节至今40多天了,终于盼到上班的这天了,家里呆久了心情真有点闷,出来了感觉心情不错,我今天很开心。”
  中山路经营卓诗尼品牌的店员王小姐告诉记者:“今天开始恢复营业,感觉又回到往日一样,但是生意不太景气,一上午还没有开张呢,关键是没有顾客,看过几天怎么样。”距离这家品牌店不远的一家网红奶茶馆很热闹,外卖小哥还有排队的顾客在一旁等候。
  中山路是乌鲁木齐重要的商业圈,当日,这些沿街商铺陆续开门营业。
  在乌鲁木齐中泉广场一家大型手机营业厅,店员穿着白色防护衣为顾客登记详细信息,测量体温等,检查较为严格。“虽然恢复正常营业了,但防控措施还是要加强,我们要对每一个人负责,凡是进入的人,必须佩戴口罩、做好信息登记、测量体温、消杀处理工作。”一位韩姓工作人员介绍。
  “从今天开始公交司机恢复正常上班了,前两天虽然说恢复了,但都是上半天班,今天我们线路19辆车全部正常运行,虽然人少,但还是按照正点发车,一趟38分钟。”乌鲁木齐908路公交司机李师傅说。
  公交车上人很少。“早上高峰期,我才拉了14个人,回来的时候车上也就两三个人。现在才刚开始,估计到月底就会和原来一样了。不管怎样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做好防护措施,大家尽量不要扎堆拥挤。”李师傅说。
  乌鲁木齐市交通运输局近日发消息称,3月9日起恢复乌鲁木齐城市公共交通和市域道路客运正常运营。此次恢复运营的车辆包括BRT、公交车、社区巴士、大站快客、定制公交等。该市232条线路中将恢复202条。
  城市虽没有往日的车水马龙,但是在中心城区车流量还很多,时不时出现小拥堵现象。“上班第一天,大多数人都选择私家车出行,或者打车出行,坐公交车的还是比较少。都害怕拥挤,因为疫情尚未完全解除。”出租车司机艾尼瓦尔说。
  乌鲁木齐各街道出租车明显多于往日,道路交通秩序井然。“早上上班时生意还不错,从9点多至10点左右,比起前两天生意好多了,我觉得慢慢会一天比一天好。”艾尼瓦尔说。
  疫情逐步好转,城市的小区管理仍较为严格。小区门口有社区人员蹲点守候,进行轮流把守,进出小区需要出入卡。
  有专家提醒,复工复产不等于疫情解除,乌鲁木齐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消毒与病媒生物防制科主任陈敏提醒复工复产人员不能有丝毫大意和侥幸心理。
  3月7日24时起,新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级别由自治区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响应调整为三级响应。3月8日,新疆(含兵团)实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清零。新疆各地复工复产的步伐也日益加快,回归正常生活状态。(完)          

香港2019年罪案按年升9.2% 邓炳强忧暴力酿法治灾难

 据中新社香港3月2日电 (记者 曾平)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3月2日会见传媒时表示,香港2019年的罪案较2018年上升9.2%。他担忧修例风波中的暴力事件让部分年轻人守法意识薄弱,日后或变成法治的灾难。
  邓炳强说,香港去年的罪案有59225宗,比前年上升9.2%。其实香港去年上半年的罪案比2018年同期下降4.7%,但很可惜由7月开始的暴力事件和一连串违法行为不单抵消上半年下降的罪案,更令全年的整体罪案有所上升。
  他指出,增加的罪案最主要有两类。第一类是直接与暴力事件有关的,包括刑事毁坏、纵火、暴动、未经批准的集结,以及与披露个人资料有关的起底案件等。这类型罪案增幅超过5000宗。第二类是因为警方应对修例风波有关暴力事件,警力摊薄而导致的案件,例如爆窃案及行劫案。
  邓炳强总结暴力罪案趋势时说,第一,年轻人参与情况越来越严重。修例风波至今拘捕的7700多人中有约四成是学生,当中六成是大专生、四成是中学生;第二,不守法意识越来越厉害,守法意识则越来越薄弱。社会上有人姑息、纵容暴力事件,也有人告诉年轻人有刑事案底人生更加精彩及暴力可以解决问题,“我很担忧日后会不会变成法治的灾难”;第三,过去9个月,警方检获真枪、遥控炸弹,破获爆炸品实验室,情况已经非常接近本土恐怖主义,须慎防。
  邓炳强表示,警方日后应对暴力事件将继续搜集情报、严正执法、保持专业,并希望加强市民对警方的信心。他说,过去出现太多假消息抹黑警方或者煽动对警方的仇恨,警方会适时加以澄清。(完)   

广西警方侦破涉案1900万元跨省电信诈骗案

  据中新社南宁2月25日电  (莫崇贵)广西来宾市警方25日通报,当地公安侦破跨省系列电信诈骗案件,一个利用App实施充值返利诈骗的团伙被端掉。该团伙半月余涉案金额高达1900万元(人民币,下同)。
  2月18日,来宾警方接多名网民举报称,扫码下载一个商城App充值返利,结果充值后无法提现,疑似诈骗。来宾市公安局立即抽调刑侦、网安等部门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开展侦查工作。
  专案组利用技术手段对涉案微信、QQ等社交平台进行大量的分析研判,发现涉案嫌疑人藏身广西、河南等地;受害者多达1万人以上,遍布中国各地。
  2月20日至22日,专案组分成三个抓捕小组,分别对分散在广西来宾、柳州,河南驻马店的5名犯罪嫌疑人进行收网。在对嫌疑人进行抓捕的同时,资金查控组对涉案的一级到四级账号迅速冻结,共冻结涉案资金约500万元。
  经进一步核实,该团伙通过设立“XX商城”App,以“充值300元成为会员,按36%返利,每天返还2.5%的本金,40天还完本金”为诱饵进行诈骗。从1月30日开始运行软件实施诈骗至被抓获,约20天内诈骗到的金额高达1900万元。
  经审讯,5名犯罪嫌疑人对利用软件以高额返利为诱饵进行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吴某常等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疫情下的中国民间丧事:从简、安静、“疫”后再别 Funerals to be held after the end of the Coronavirus

据中新社昆明2月18日电 题:疫情下的中国民间丧事:从简、安静、“疫”后再别
  作者 缪超

Writer Miao Chao Kunming, China News Agency. Translator and Editor Xuefei Chen Axelsson

Wangke’s mother’s mother died recently at the age of 80 years old in Kunming Yunnan province. With such a senior age, it was considered a good thing. So children usually gave her a grand celebration of a week by providing over 400 people including relatives, villagers, neighbours, friends and many others. This was called decent funeral.

But currently due to the campaign against the coronavirus, people are not recommended to gather together. The elderly got liver problem and stormack cancer. Without any good solution, they decided to take her back to die at home so that relatives can see her before and after her death.

So her four sons and daughters decided to say goodbye with traditional way later after the end of the virus. Now the ceremony is very simple just asking the truck from cremation place to carry the kofin to the destination. This decision was in discussion with the old lady and she understood that her children will hold the ceremony after the end of the virus.

This story shows that in rural China a lot of traditions are still kept and practiced. Good or bad, sometimes the funerals can become too much for the living people.


  王珂的外婆近日因病去世,享年80岁。在云南昆明农村,高寿老人去世,被认为是“喜丧”,子女会按照传统习俗,为逝者办一场热闹体面的丧事。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王珂外婆的“喜丧”,从简、安静、“疫”后再别……
  “外婆半年前查出肝硬化,在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住院期间又检查出胃癌。”王珂告诉记者,医治已经无用。数天前,一家人商量将老人接回了家,“农村的习俗,老人必须在家中去世。”
  正常情况下,老人在家的最后时光,会不停有亲戚、朋友和村里人前来探望,“见上最后一面,对即将离世的老人来说,是莫大的慰藉。”
  新冠肺炎疫情下,中国各地民众响应“少外出,莫聚会”的倡议,宅在家里“深居简出”。王珂说,如果通知亲朋,他们无论如何还是会来见外婆最后一面,“这样会有交叉感染的风险,外婆为家人计,不让通知。”
  老人弥留之际,告诉同龄老伴与膝下四个子女,她一生吃苦受累撑起一个家,如今生活富足,原本希望后事能办得体面些。
  疫情防控期间,当地政府要求民间丧事简办、喜事缓办,她外婆在医院时就得知了,“外婆有些难过,她微弱地告诉我们,疫情过后补办吧。”
  16日凌晨4时,王珂外婆在家里,于子女环抱下去世。子女为老人遗体净身、换寿衣入殓后,抬至一楼中央临时搭成的板床上,点上蜡烛、青香等待天亮。
  如果没有疫情,天亮后,老人灵前会热热闹闹,各地赶来的亲戚和同村人,会相继来到老人灵前排队吊唁。为了答谢前来吊唁的人,逝者家属会操办三天的宴席招待。
  “家里人曾粗略算过,外婆和外公的兄弟姐妹多,亲戚也多,”王珂说,“再加上附近村庄的人,丧宴约有40桌,每桌10人吧。”
  按照当地习俗,丧事第一天晚上,要请来主持丧事的“翻书先生”与8位诵经者,为亡者念诵超度。超度期间,不断鸣锣、敲鼓、放鞭炮,持续三个小时。
  第二天出殡,由高亢的唢呐引路,披麻戴孝的送葬队伍长达二百米,“哭丧”着绕村一周,送逝者最后一程。王珂说,“农村是熟人社会,一家人治丧,基本是全村人参与。”
  疫情之下,王珂外婆的遗体仅在家中停留了半天,中午时分,佩戴口罩的子女和孙辈驾车,跟随在殡仪馆遗体接收车之后,送老人最后一程。
  记者在昆明西郊殡仪馆看到,前来办理亲属后事的家庭不多,每个送葬家庭人数在10人左右,殡仪馆几个遗体告别厅大门紧闭,工作人员四处喷洒消毒水……
  昆明西郊殡仪馆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殡仪馆于1月28日贴出告示,暂停遗体告别和追思仪式服务,骨灰寄存室也停止一切祭扫活动。
  “听说,隔壁村这几天也有两位老人去世,家属也是叫来殡仪馆的车接走遗体,静悄悄的……”王珂在外婆遗体火化时说,“特殊时期,委屈您了,疫情结束后,我们一定补办。”(完)         

湖北省台办公开信:感谢台胞危难时刻大力支持

  据中新社武汉2月15日电 湖北省台办发表公开信,感谢台湾同胞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过程中给予大力支持和无私帮助。
  湖北省台办官方微信账号“鄂台e家”15日登载的感谢信指出,在这场看不见硝烟的特殊战役里,台胞与湖北人民心连心、肩并肩,始终鼓舞我们与疫魔抗争。你们通过各种方式送来慰问和祝福,利用一切途径冲破封锁,竭尽全力支援武汉、力挺湖北。连日来,湖北省连续收到来自大陆各界台胞和岛内同胞的捐赠,深深感受到“两岸一家亲”的温暖,也见证了“血浓于水,守望相助”的手足情谊和同胞大爱。
  信中列举了大陆台商台胞台企为湖北防控疫情捐款捐物的事例并指出,点滴爱心和兄弟情谊汇聚成一股暖流,在湖北人民心头涌动。
  信中提到,尽管台当局限制口罩等医疗物资出口,但是两岸人民的骨肉亲情无法阻断。广大台企、台商、台生及陆配等纷纷向大陆询问物资需求和捐助渠道,积极筹措钱物,慰问鼓舞湖北乡亲勠力同心、共度时艰。
  信中说,对台湾各界爱心人士和所有付出努力的台资企业,我们衷心地表示感谢。感谢大家危难时刻给予的大力支持和无私帮助。湖北人民将永远铭记这份深情厚谊。(完)     

国台办:民进党当局领导人应停止狡辩和刁难,让在鄂台胞尽快返乡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北京2月7日电 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7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天上午民进党当局领导人继续狡辩,声称“必须落实弱势优先、检疫优先原则”,企图误导舆论、推卸责任,继续拖延阻碍在鄂台胞返乡。在此,必须予以驳斥和澄清,以正视听。
  第一,关于首批台胞返乡安排是否照顾“弱势者”的问题。湖北省台办在统计摸底的基础上,制定了运送台胞返乡的总体安排,台湾方面的诉求都在我们的考虑之内。由于武汉疫情严重,并考虑时间、地域等因素,首批运送的247位台胞都是在武汉滞留的,也都是台胞本人向当地台办提出协助请求,急需回台湾的。其中,临时来武汉人员、随行未满18岁少年儿童、已知慢性病患者和60岁以上老人,占一半以上。因此,所谓名单存在“不如预期”,“没有符合当初说好的顺序,弱势者及需要处理的人没有搭上第一班返台班机”等说法,完全是无视事实、强词夺理。如果后续运送工作能按原计划顺利进行,所有有需求的台胞,包括在湖北其他地区的台胞,现在应均已返台。相反,正是台湾方面不断以各种借口拖延阻挠,才导致近千名台胞返乡之途受阻,“弱势者”也不能幸免。台湾方面口口声声照顾弱势,就应该尽快配合我们完成后续运送作业,何需用“有先有后”作借口一再拖延。
  第二,关于大陆检疫工作是否周密的问题。湖北省台办、武汉市台办多次对外说明,湖北有关方面本着对台胞健康安全高度负责的态度,对首批登机返台的台胞进行了全面检疫排查,在每道程序每个环节上均严格执行当地检测要求。全体登机乘客经前后3次体温检测无异常,并全程佩戴口罩,所有登机乘客均无发烧等情况,而且对前往机场车辆在乘客登车前进行了全面消毒,包括司机及陪同工作人员也都按防疫要求进行了体温检测,并全程佩戴口罩。上述情况在3日东航航班起飞前均已向台湾方面进行说明。借炒作247名台胞返台后出现1例发热症状,进而指称大陆“对检疫造成困扰”,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马晓光指出,现在湖北及武汉疫情仍十分严峻,我们对长期滞留此地的台胞生命健康十分关心。我们呼吁民进党当局不要再漠视有关台胞的利益,不要再以任何借口进行狡辩和刁难,确认配合东航运输安排,让在鄂台胞尽快返乡。
  他还表示,我们为台胞服务是全心全意、尽心尽力的,绝不允许台湾政客造谣污蔑、无端攻击。(完)    

童话王国瑞典的圣诞故事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我小的时候,或者说是年轻的时候曾经看过一部瑞士影片讲的就是一个老爷爷和他孙子在森林里打猎的故事。通篇没有别人,只有这两个人,然后就是大森林,所以,那种地方似乎是我所向往的。阴差阳错,我来到了和瑞士只差一个字的瑞典王国。瑞典其实是一个工业化很厉害的国家。从1860年开始工业化,一直到1960年经过100年的时间,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尽力保持中立,战后积极为欧洲重建进行大生产。于是,瑞典及早进入“共产主义”。到1992年,社会福利达到了历史最好时期。

随后,瑞典就发生了房地产泡沫危机。从那以后,开始减少福利,走向绿色发展,但坚持福利社会主义,或者是福利资本主义,或者是福利市场经济。基本上是福利市场经济。

不过,绕了一大圈儿,其实我是想说我在圣诞节看了一部很好看的瑞典圣诞故事,是老人和孩子的故事。故事片的名字叫《约翰娜》。

圣诞节的时候,两个小男孩儿在一起玩儿。其中大一点的男孩告诉小男孩说,我觉得你应该有一个姥爷。用南方的话说叫外公,就是妈妈的父亲。小男孩说,我怎么才能有姥爷呢?大男孩说,走,我带你去找。他们俩进到一家老人院。第一次开门,看到一个太老的老头,很不好玩儿。第二次开门,又看到一个,也觉得不象。第三次开门,看到一位高大的老爷爷在玩儿游戏。于是,他们就进来了。小男孩问他,你可以做我的姥爷吗?

老爷爷转过头,看到这两个可爱的孩子,想了想说,好的,我可以做你的姥爷。虽然老爷爷的心脏不是很好,他还是和他们一起出去散步了。老爷爷找出一个丝巾,原来那是他的妻子约翰娜的丝巾,他拿丝巾做了一个风筝。然后,他们去放风筝。过了一会儿,护士来找他了。他向所有的老人介绍说,这个小男孩是他的外孙子。

这两个男孩决定给姥爷一个惊喜。所以,就来给他刮胡子,为他打扫房间,他还试图教小男孩吹口哨。然后,他们一起出去爬树。老头也跟着一起爬树。他们坐在树干上欣赏圣诞夜的灯光。正巧树前的房间里的一个男人其实是精神病。他出来以后看到他们在树上有点儿生气。两个孩子一看到他就急忙跳下树来跑了。老人从树上下来摔了个仰八叉,差点儿摔死。

等他醒来时,他赶紧和这个精神病人周旋。于是,他们被原谅了。此时,护士又来找他。赶紧把他送回敬老院。 孩子们各自回家。过两天,他们又来敬老院找老爷爷。但是,护士告诉他们老爷爷已经走了。但是,你们可以出席他的葬礼。于是,他们采集一朵玫瑰花,去出席他的葬礼。小男孩把玫瑰花放在棺材上,然后说,姥爷,我已经学会吹口哨了,他吹了一个很长的哨子,催人泪下。

故事讲完了,虽然这是故事,但是,这是一个温馨的故事,人们渴望老人和孩子的忘年交。一个非常美的故事。

去村里,看中国式养老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京记者站沈伶俐12月12日报道:仇庄村位于北京通州区于家务回族乡,地处六环外的北京东南角,距市中心50多公里。

和普通的中国北方农村一样,仇庄村的土地平坦肥沃,这里的村民大多世世代代生于斯、长于斯,终其一生。

这几年仇庄村有了很大变化,村子所在的通州区变成了北京市副中心,道路更宽敞通畅。

但有一点是不变的,就是仇庄人的质朴、真诚、勤奋和善良。

随着中国乃至世界的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养老越来越成为世界性的一个问题,各国都在探索不同制度和社会情况下的养老模式。

西方许多发达国家因为起步早,已经建立了一套相对完整的社会化养老体系。

据预测,2025年中国将全面进入老龄化社会,面对庞大的老龄群体,如何养老正严峻地摆在每个人的面前。

杜建华,典型的北方农村的老人形象,脸上布满刀刻一样的皱纹,他和老伴与儿子一家生活在一起。

谈起儿女们,杜建华扯起身上的衣服,笑着对记者说:“你看,我和老伴的衣服都是孩子们买的,每到换季就给添置,尤其是过年过节,都给买,哎,这也太浪费了。” 他口气里满是责怪,可脸上却挂着得意和满足。

现在,仇庄仍延续着中国传统的养老方式,老人们大多和儿女生活在一起。

但日子过得久了,柴米油盐、锅碗瓢盆,难免会出现一些瓜葛和不快。

2016年12月12日,习近平在接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谈到: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和睦则社会安定,家庭幸福则社会祥和,家庭文明则社会文明。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我们要认识到,千家万户都好,国家才能好,民族才能好。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不是抽象的,最终要体现在千千万万个家庭都幸福美满上,体现在亿万人民生活不断改善上。

为落实习主席的讲话精神,自2017年起,仇庄村每年的12月12日,都会组织专家学者、社会各界人士共同研究探讨深入推进实施家庭文明建设的方式方法,广泛研讨和总结新思想、新问题及相关理论建设。

为了弘扬孝道文化,村里设立了“仇庄老人节”,积极发挥支部和党员的引领示范作用,建设孝道馆、仇庄书院等精神文明建设阵地,持续打造孝道文化品牌。

记者来到村民赵凤霞家,穿过干净整洁的小院,走进房间,赵凤霞一家的全家福映入眼帘。

63岁的赵凤霞为公公倒了一杯热水,讲起她们家的故事。

起初赵凤霞与公公的关系并不好,但在学习村庄的孝道文化后,赵凤霞逐步改变自己并以实际行动打动公公,现地家庭温馨和睦。

今年已93岁高龄的公公在儿媳赵凤霞的悉心照料下身体硬朗,享受着其乐融融的四世同堂生活。

杜建华、赵凤霞只是仇庄村众多家庭养老的一个缩影。

经过两年多的不断探索,仇庄村以党建为引领,以传统孝道文化为路径,以家风建设为抓手,开展家庭文明建设,成为各地争相效仿的示范村。

在继续2011年评为“全国文明村”,2012年被评为“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2013年被评为全国“美丽乡村”创建试点单位后。2017年仇庄获得“全国美丽乡村示范村”称号

仇庄人也因孝道彰显、家风和谐而为外界所学习和尊重。

也许,仇庄养老方式与现代的社会化养老方式相比更传统,但这种方式非但不落后,反而更温情,更踏实,更贴近人性,更符合中国传统文化,也更适合中国广大的农村。

在良田桑竹之中,鸡犬相闻,黄发与垂髫一起怡然自乐,仇庄老人们的晚年生活不就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园吗?

图文:沈玲俐,编辑 吴冬梅 陈雪霏

新疆籍侨胞:新疆的发展成就有目共睹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十年前,老家的村子里还是土路,也没有自来水。”回忆起家乡新疆喀什市乃则巴格乡当年的情景,旅居吉尔吉斯斯坦的侨胞西尔艾力仍记忆深刻,“而如今,家家户户住上新楼房,自来水、空调等设施一应俱全,村子里铺了水泥路,还装了路灯。”

  日前,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该“法案”无视新疆的稳定发展,各族人民团结和谐、安居乐业的客观事实。对此,几位新疆籍侨胞与记者分享了他们亲身感受的新疆发展变化。

  “新疆石河子发展太快了,每次我回去都有新面貌,老旧街道被现代化的街区取代,城市高楼林立,交通很便利。”加拿大华人同乡会联合总会执行主席朱江说。

  朱江表示,近年来新疆最大的变化是治安极大改善。“以前我回新疆,总是或多或少有些担心安全问题,现在新疆社会稳定,让人感觉踏实,有安全感!”

  朱江说,“在加拿大,我身边一些外国朋友对新疆的情况不了解,他们问我去新疆旅游安不安全,我告诉他们放心去吧,新疆非常安全。”

  澳大利亚中国新疆青年会会长崔奕龙也有同感,“早些年我还在新疆的时候,父母经常叮嘱我晚上要注意安全。最近几年,每次回到乌鲁木齐,我都会约上三五好友,一起去夜市吃烤肉、喝酒、聊天,治安问题完全不需要担心。”

  西尔艾力认为,教育培训让学员掌握了职业技能、法律知识等,对改善治安环境也很有帮助。西尔艾力的亲戚曾在教培中心培训7个月,“现在他的汉语水平非常好,还利用学到的职业技能在油田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

  西尔艾力说,新疆少数民族民众的宗教信仰自由也得到充分尊重。“以前清真寺里没有暖气,冬天很冷,现在政府给每个清真寺都装了暖气,还会定期给清真寺做维护维修,清真寺周边的配套设施也非常完备。”

  “新疆的旅游业发展很好,我今年7月回乌鲁木齐,看到游客在新疆国际大巴扎的入口处排了长长的队。”崔奕龙告诉记者,大巴扎是新疆特色集市,卖瓜果、干货、馕等饮食,吸引了很多中外游客来感受地道的新疆文化。

  崔奕龙说,新疆旅游景区的交通和基础设施也更加完备了,“过去从乌鲁木齐到喀纳斯旅游要坐十几个小时大巴,现在开通了航线,乘飞机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阿联酋新疆同乡会会长阿不来提·买买提对新疆的经济发展很有信心,“‘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新疆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面临最好的发展机遇。”

  阿不来提·买买提把投资的目光放到家乡,2017年他与新疆企业合作,在乌鲁木齐投资建设了儿童娱乐城项目。在他看来,新疆正处于最好的发展时期,新疆籍侨胞也有责任为家乡发展出力。( 来源:中新社/ 吴侃 )

英“双12”大选约翰逊迎大胜,脱欧剩“最后几公里”?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英国“双12”大选刚落幕,现任首相约翰逊就得到了好消息:最新统计称,保守党已获得359席,超过在议会占据多数优势所需的326席。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英国《卫报》截图。

  社交媒体“推特”上,保守党官方账号在13日凌晨就贴出了“胜利海报”:加粗文字“出口民调:368席,保守党多数政府”旁,是一张约翰逊踌躇满志的脸。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英国保守党社交媒体账号截图

  另一方面,工党领袖科尔宾在13日凌晨3点承认败选,并称自己将在下次大选前辞职。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片来源:英国《金融时报》网站截图

  目前,英国多家媒体已在预测新政府动向。英国路透社称,“英国注定要脱欧,约翰逊的选举胜利已隐约可见”;《金融时报》则表示,“大胜的约翰逊现在必须将脱欧口号变成现实”。

  这一次,英国终于要走上脱欧“快车道”了吗?

  保守党获重大胜利,靠“选民疲惫”和“病毒式”口号?

  13日凌晨,英国多家媒体最新统计数据称,英国下议院650席中,保守党已获得359席,而工党所获席位刚刚超过200。

  此前的出口民调预测,保守党将获得368席,将是30多年来的最大胜利,而工党则可能遭遇1935年来的最大败笔。

点击进入下一页

英国投票站仍在统计选票,结果陆续公布。

  报道称,工党失去了雷德卡、塞奇菲尔德、达林顿、奥克兰主教区等多个长期以来坚定支持该政党的地区席位。

  奥克兰主教区在过去134年来从未选出过保守党议员,但这次,保守党候选人戴恩娜•戴维森战胜了工党候选人,赢了对手近8000票。

  对于这样的结果,约翰逊在社交媒体上感谢选民;欧盟表示“喜闻乐见”;而科尔宾则在13日凌晨承认败选,并宣布将辞职。

点击进入下一页

投票站工作人员进行统计工作。

  美国《华盛顿邮报》分析称,约翰逊此次的大胜与他简明的竞选口号——“完成脱欧”有关。

  开启竞选活动以来,约翰逊在各种场合带着这句口号“花式”竞选,除了常规的演讲外,他还翻拍电影《真爱至上》片段、甚至在投票日前一天及当天,在社交媒体上发文逾50次,可谓“病毒式”传播。

  而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称,经过三年“长跑”,民众已对脱欧感到疲惫,谁能搞定脱欧,谁就手握选票。相对于工党与欧盟重新协商脱欧协议,并举行二次公投的主张相比,保守党的目标更明确,也更快捷。

  这一次,以“拖”出名的英国人,也想要个“嘎嘣脆”的结果。

  “豪赌”成功的约翰逊 是时候“撸袖子”干了

  此次大选保守党的胜利,对约翰逊而言有重要意义。此前,因2017大选失利造成“悬浮议会”,前首相特蕾莎•梅的脱欧协议在下院三次被阻,约翰逊上台后拟定的新协议也迟迟得不到表决机会。

  而如今,随着下议院大幅换上“自己人”,这个局面将被打破。13日凌晨,出口民调刚预测保守党胜利不久,约翰逊表示,将于下周把此前受阻的脱欧协议再次提交议会表决。英国这下有望于2020年1月31日离开欧盟。

  不过,赢得大选对约翰逊和英国脱欧并非“一劳永逸”的事。即便2020年1月英国正式脱欧,还将开启11个月的过渡期。在此期间,英欧将要协商未来的贸易关系。约翰逊此前表示,不会延长2020年底的过渡期限,但外界普遍分析称,他难以完成这个目标。

  部分分析人士认为,约翰逊将利用下院多数优势,压过保守党内强硬脱欧派“欧洲研究组织”的主张,推动与欧盟保持紧密联系的贸易协定,避免贸易障碍。

  但在约翰逊的竞选宣言中,从未提到将采取更为温和的脱欧战略。事实上,为了不吓跑温和派的选民,保守党在竞选活动中,都没让“欧洲研究组织”的议员出席。然而,他们仍将在新议会中组成一个强大的集团。

  面对近在咫尺的阻碍,约翰逊倒是表现的极为淡定,他曾表示,“很久之前我是个记者,越到截止日期越能集中精力。”

  脱离欧盟,约翰逊能带走英格兰,带不动苏格兰?

  大选结果接近尘埃落定,保守党取得重大胜利。《华尔街日报》称,约翰逊实现脱欧的承诺,获得了大量英格兰选民的支持。然而,在苏格兰,大选却呈现了完全不同的结果。

  苏格兰民族党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在该地区59个议会席位中取得48席,比2017年大选多13个席位,而保守党则失去了13个席位中的7席。

点击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苏格兰首席部长斯特金。 图片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13日凌晨,苏格兰首席部长妮古拉•斯特金表示,将向约翰逊提出要求,推动二次苏格兰独立公投。她直言:“约翰逊或许有权带英格兰脱欧,但他无权带上苏格兰。苏格兰必须对自己的未来做出选择。”

  然而,这项举动势必将受到阻碍——约翰逊此前曾直言,无论大选结果如何,不会授权斯特金的独立公投请求。他认为,在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后,没有理由再重来一次。

  2014年的首次苏格兰独立公投中,该地区人民以55%的多数决定留在英国。而此次“双12”大选前一项民调显示,若英国实现脱欧,多数苏格兰人想要脱离英国;但若英国留在欧盟,多数苏格兰人选择留下。

  因此,这次大选的结果,或许意味着苏格兰有一场“风暴”正在酝酿。(来源:中新网/ 作者:郭佩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