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的美丽

慢的美丽

陈雪霏
在新西兰留学的时候,我帮当地一家中文报纸打工,我为他们
感动,因为他们的社长居然是一个20岁的上海来的留学生,一
个20多岁的新西兰人,一个20多岁的贵州人,一个28岁的东北
人。就这么几个20多岁的人居然把报纸办起来了,看起来象模
象样,我打电话给他们,他们就约我去,说让我帮他们写国内
新闻,就是当地新闻,我本来就是来学新闻的嘛,手到擒来,
我自己也是需要不停地写的。
因此,我就答应下来这工作,每两个星期写六七条新闻,还可
以。我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晨曦,因为我希望自己永远都是早
晨的太阳,而不是夕阳西下。尽管这是梦想,但我并不难为情,
因为我的心里一直有梦。

今早送孩子上学,又走在瓦萨公园里。其实我很高兴能去送孩
子上学,我们故意把孩子上学的地点弄得远一点儿是为了能多
走步,锻炼锻炼身体。瓦萨公园非常漂亮,它是以瑞典15世纪
统一瑞典,打败丹麦的瓦萨大地命名的。瓦萨公园原来和瑞典
皇家科学院都是连片的,但是时过境迁,中间已经盖起了很多
民宅和办公场所。

但瓦萨公园依然是最美丽的公园。我曾经看过一本书,然后,
电话采访了一位瑞典的园林设计师,他说,其实瑞典的公园设
计完全是社民党的政治观点的体现。瑞典并不是一个完美的国
家,曾经有很多醉鬼和流浪汉,他们经常聚居在公园里,结果
正常人却不愿意去那里。后来,他们就对公园进行了改造,故
意让它起伏跌宕,有生气,有吸引力,因为斯德哥尔摩市中心
地价很贵,寸土寸金,因此,房子都很小,公寓楼一般都是60
平米以下,家庭住宅后来规定是75到80平米。只有早期的富人
和大家庭才有140平米的特殊公寓。

因此,每个小区就是房前是马路,房后是花园,总之没有住宅
没有绿地的。同时,在这附近就有瓦萨公园是为每个人准备的,
任何人都可以到这里来玩。尽管,这里依然有流浪汉在这扎堆,
但是各种活动都可以举办。人们可以在小舞台上唱歌,可以在
足球场踢足球,可以在环形跑到跑步,可以就躺在草地上懒洋
洋。秋天到了,金黄的树叶相间,真是太美了。我真的很爱这
个公园。也赞美那些园林设计师和维护者,你能感受到他们的
科学性,合理性,各种颜色相间,构成美丽的图画。

足球场在冬天被变成滑冰场。一地多功能,原来我在东北的时
候,我们也是这样做。但是现代人不知道是太聪明了,还是太
傻了,这种能运动的空间是越来越少了。所以人们容易烦燥。
不说它了,我就是突然有一个奇想。我为自己的慢来辩解一番。

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好友同学总是嫌我慢,她说,你这样总是
慢慢的决定,将来谈恋爱的时候,人家也会为你着迷,因为你
总是说,让我想一想。是啊,我不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我做
事比较慢,让我40天写一本书肯定是写不出来。但我突发奇想,
假如有一天,阎王爷来叫我说,我们这里都喜欢你,你赶紧来
吧,那我会说,不行,让我想一想。对不起。我是个慢半拍的
人。

0 Comments

Sweden-China Bridge 瑞中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