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瑞典使馆联袂浙江省海宁市向旅瑞侨胞和留学生发放防控物资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4月25日,驻瑞典使馆联袂浙江省海宁市,向广大旅瑞侨胞和留学生发放防控物资。桂从友大使在使馆出席发放仪式。

  桂大使表示,年初国内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广大旅瑞侨胞和留学生第一时间广泛动员起来,踊跃捐款捐物,谱写出一个个感动人心、催人奋进的助国抗疫故事。祖国人民永远铭记广大旅瑞侨胞和留学生的贡献。疫情在瑞典暴发后,祖国和祖国人民时刻牵挂着包括旅瑞同胞在内的广大海外同胞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设法克服种种困难,向海外同胞捐送防控物资。驻瑞典使馆坚决全面贯彻国内的决策部署,急同胞之所急,联合浙江省海宁市政府为旅瑞同胞筹集了一批防控口罩,现在第一时间把这份来自祖国的关爱传递给同胞们。使馆通过斯德哥尔摩华助中心、瑞典华人总会、瑞京华人协会、工商联合总会、青田同乡会、华人联合会、瑞京中文学校等侨社及学联和中文学校发放。希望旅瑞同胞们继续发扬守望相助的团结精神,坚定信心,携手抗疫,共克时艰。

  桂大使委托北欧海宁中心主任曹海嘉向海宁市委书记朱建军及海宁市委、市政府和全体海宁市人民致以衷心的感谢。

  旅瑞侨胞表示,有强大祖国作靠山,有14亿祖国亲人作后盾,有家乡同胞的鼎力支持,更坚定了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决心。

来源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网站

4月24日瑞典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再攀高峰 死亡人数达2152人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公共卫生局负责人人称瑞典抗疫总设计师安德斯.泰格奈尔24日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瑞典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突破2000人达到2152人完全出乎意料,比预期多了1000多人。因此,公众完全不能松懈,必须继续遵守抗疫要求,有症状就不要出门,在家隔离。

最新统计数据也显示,瑞典新感染人数再次刷新记录,达到800多人,此前4月15日单日感染人数是780多人,本以为是峰值了,但是,复活节过后的这一周,新增感染人数再次攀高,达到两天连续800多人,因此,趋势不容乐观。

尤其前两天天气好,人们真的都憋不住出门了,给人感觉真的是群体免疫了。可是,泰格奈尔说,他对此感到很不安。他希望人们继续遵守一切要求,不要到处乱逛。该隔离还是要隔离。

今天的记者会和最近一段时间的记者会一样记者都在追问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给老人院以必要的防护物资?为什么不从一开始就更加关注老人?因为目前统计数字显示,死去的大部分是老人,一半人是来自老人院。

泰格奈尔很无奈,只是辩称这个新冠的预防是有统一政策的,并没有单独对某个地方某个方面给予特殊政策等等。

说起来,泰格奈尔也是矬子里边拔大个儿,是地道的流行病专家。他曾经参加过非洲埃博拉病毒的防治。他本人就在非洲出生长大。他们全家都是医疗事业人才。他自己从事流行病研究,他的两个女儿一个是医生一个是护士都在医疗战线上奋斗着。要说专业,都是扛扛地。他此前也对中国的抗疫经验和教训进行了研究。经验是青少年感染的少,而且死亡率非常低。几乎没有儿童死亡的,因此,他决定中小学和幼儿园一直开放,这样也是从政治经济和社会方面考虑,那就是,如果学校关闭,孩子没人带,因为瑞典不象中国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可以轮班来带。中国当然是全封闭了,然后从外地调拨医护人员。武汉地区的医护人员当然家属必须承担责任。但是,在瑞典做不到这些。如果孩子都在家,医生护士至少得有三分之一都呆在家,那医疗非瘫痪不可。因此,只能如此。从目前看,儿童确实没有死亡比例。瑞典死亡病例从30岁以上开始,70-90岁以上的死亡病例最多。

中年人感染人数最高,但大部分都能自愈。瑞典目前缺乏的就是象中国那样,轻症得到救治。在这里,轻症只能在家里自己隔离,顶多自己弄点儿退烧药,然后就是多喝水,多休息。只有到呼吸困难,才能到重症医院去,用呼吸机。因此欧盟都大谈呼吸机缺乏,因为除了呼吸机以外,几乎没有特效药。

瑞典已经有17467人确认感染,已经对4万多人进行了检测。昨天一天新增812人,又创新高。

另外根据昨天的统计,斯德哥尔摩昨天死亡人数是108人,比前天增加10人,比大前天少了10人。统计数字不是绝对的,有时耽误一下,下一次就会高一些。但是,西约特兰省出现新高,直追斯德哥尔摩,非常值得注意。哥德堡地区。

在斯德哥尔摩总的死亡率是万分之4.2. 但是,在Rinkeby和Kista 一代索马里族群聚居地,死亡率高达万分之11.2. Sundbyberg 万分之9.1. 据报道,主要是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地区对新冠肺炎的知识太少,人们忍不住要聚集。

目前,瑞典官方表示虽然周边国家因为此前封城封国,非常严格,现在决定解封,开放学校,但是,瑞典本来就没有关闭学校,所以,瑞典没有解封一说,但是,并不是说有任何松动,此前,告诫大家少坐公交车,现在看公交车几乎都是空的,但是还是运营,为了上班族。勤洗手,到处都有电子屏幕宣传,还有就是在各个行业各个企业自己想办法,一定避免感染。能在家办公就在家办公。

瑞典专家依然坚持普通人戴口罩没有用。但是,大街上还是偶尔可以看到有人戴口罩,卖口罩的商店和商家也开始多了起来。不过,今天天气较阴,大街上立即人就少了。仿佛又开始空城了。

有人问什么时候是个头,这个问题,瑞典政府出国限制建议持续到6月中旬。到时候再说。

另外,最近,美容保健之类的诊所,例如隆胸或针刺图腾等诊所还在悄悄地营业。媒体曝光以后,瑞典卫生社会大臣莱娜认为这个很危险,因为这种地方都没有很好的防护。另外,媒体对网上销售检测试剂的问题也给予批评警告,认为这个方式也是有生命危险的。新冠肺炎检测必须靠正规途径让医生给予检测。

另外一个发现是感染新冠肺炎的人士当中女性高于男性,但是,死亡人数中,男性高于女性。可能说明女性抗击病毒的能力比男性强?

瑞典新冠疫情最新情况:死亡人数有所增加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截止到今天下午两点,瑞典新冠感染人数累计达到16755人。重症患者1217人,其中一半多是新冠患者。死亡人数突破两千达到2021人。新增死亡人数202人比昨天增加两人。斯德哥尔摩昨天死亡人数是118人,今天是98人,减少20人。同时,东西约特兰省死亡人数仍在增加。

随着天气变暖,很多人都外出晒太阳了,聚集的情况还是很多,但人们似乎也小心一些了,尽力保持社交距离。不管怎样还是要继续小心为好。

时评:时势造英雄 灾难面前需要强有力的领导人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每日新闻报国际版有两版报道很有趣。其中列出在新冠肺炎危机面前各国领导人的支持率情况。

其中民调支持率最高的居然是提出群体免疫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森。他在4月20日的民调中支持率是53%。 约翰森虽然一开始提出群体免疫的危言,但很快也开始采取了严厉措施。因为英国人太自由了,如果采取常规方法估计不奏效,所以,约翰森开诚布公,告诉你们,你们的亲人,家人有可能会死。这样,很快,英国地铁大街上就没人了,人们都尽量呆在家里。令人难过的是查尔斯王子也被感染。约翰森自己也被感染,而且还到重症监护室呆了三天。人们对他的支持,估计是同情加恐惧。人们一般在恐惧的时候,都希望有个强有力的领导者。

而在疫情管控还不错的芬兰,美丽的女总理支持率是20.4%。 说明芬兰的政党林立。奥地利领导人库尔滋支持率升到48%。 紧次于约翰森。德国总理默克尔支持率39%。德国的疫情死亡率远远低于瑞典,在欧洲表现是不错的,仅次于芬兰。默克尔也是多次发布讲话,让大家注意隔离。德国人的理智和冷静在抗击疫情中也表现非同一般。

然后是丹麦首相佛勒德里克森支持率是35%。她在早期果断封国封城,被瑞典认为是政客想展示政治意愿。而严格靠专家抗击疫情的瑞典首相勒文支持率也明显上升到了30.6%。4月9日的民调。在瑞典,极左极右政党都为政府开绿灯,表示在灾难面前大家一致抗疫,因此,他们要表现低调一些,对政府的政策不再批评。如果是平时,就会故意撕扯很多。

由此可见,瑞典民主在关键时刻,在危机面前,在对外方面,是可以达成妥协的。

由此,也有舆论认为,时势造英雄的话没错。尽管群体免疫的理念让人吓得半死,但是,约翰森居然获得多半支持。同样,美国防控疫情那么拖拖拉拉,美国人对特总统的支持率也还是很高。这说明,危机面前,人民需要英雄,需要有人愿意站出来。特总统就是在紧急状态之后,天天站出来举行新闻发布会,牢牢把握了舆论阵地。

不过瑞典《每日新闻》也援引法新社的报道说,美国最近在圣克拉拉县发现有三个人分别在2月6日和17日死于家中。那时美国还没有开始大面积检测新冠肺炎,但是,过后,权利医生发布信息说,他们是死于新冠肺炎病毒,3月6日,也有人死于新冠。美国疾控中心CDC对此也给予确认。此前,美国人认为首例新冠肺炎患者死于2月底,在华盛顿州死亡的。

另据报道,美国在本县或某县检测抗体,已经发现三分之一的人都已经有了抗体。虽然没有权威结论,但是,这个事实就可以说明美国早就有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只是没有检测。当时,检测出200多例,死亡10多例的时候,特总统说,美国不严重。没事儿,美国医疗好着呢!过几周到四月份就没了,天气热了就没了。这些都是根据本人的直觉判断,完全没有听专家的意见。

从意大利,美国和很多其他多家的情况看,新冠肺炎其实在世界各地都有。只是中国武汉集中爆发,期间也是因为有三个多星期的时间酝酿,同时集会没有停止,结果,又由于医疗挤兑造成大范围感染。而中国下的猛药又让人感觉武汉最最严重。因为中国湖北是人口大省,人口密度高。又重视,所以,就是显得非常严重。

但过后的事实说明,高度重视是有经济损失,但是,是有效防控的。一开始,不能及早重视,后来发生挤兑,就会集中爆发。瑞典专家安德斯就一直强调防控时间很重要。如果采取措施太早,病例还不多的时候,人们往往会觉得防控过度,因此,不愿意提早隔离。认为没有必要。如果晚了,集会照常,当然就造成目前死伤人多的国家都是有大型集会在先,引发集中爆发,然后快速传播。

因此,回过头来看,特总统以为关闭国门停止飞行就可以了。这也不能说不正确,这确实是正确的。只能说这样一关了之还不够。新冠肺炎需要耐心细致地应对。需要人们改变行为举止,也需要中医中药的干预。需要大量检测,首先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感染,这样才能有的放矢,例如韩国,就是大量筛查后,进行隔离。

美国现在之所以成为感染最多,死亡最多的国家,主要是因为美国采取措施太晚了,遍地开花了。另外,还有早期的大流感的比对,让特总统感觉这个新冠肺炎没有大流感厉害。但是,实际上,在大流感中是否有很多人就已经感染了新冠肺炎,这确实应该是美国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好好查一查,为什么很多人感冒要达四五个星期?为什么也出现肺炎症状?这样,先在本土好好查一下,然后,世界各国都好好查。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的。

或许这就是世纪严重流感,是1918年的冠状病毒再生,是大自然给人类的一个严重警告,让人类不要再虐待地球,虐待动物,不要盲目地只顾发展不顾环境保护。或者是甚至不顾人类和平与发展的主题,而想着打仗。因为现代武器的杀伤力如此之大,早在里根政府的时候,就提出不许出现第一次打击。

说实话,笔者认为人类应该感谢新冠肺炎,因为它让我们改变了很多不健康的行为举止。或许这种行为举止应该一直保持下去。例如,要请洗手,不要乱扣鼻子,揉眼睛。不要对人打喷嚏,咳嗽,擤鼻涕。有病了就呆在家里休息,不要去坚持上班当劳动模范或者实际上就是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这样的工作带来的副作用是很大的。

再看病毒带来的副作用。中国在一个多月封城的过程中,温室气体排放就降低了瑞典排放三年的量。在意大利西班牙都出现了明显的温室气体排放大量降低。

人和人之间保持社交距离也可以防止很多社会问题,比如性侵,因为你连拥抱和握手的机会都没有了,自然性侵是不可能发生了。 另外因为勤洗手,普通流感的发生率也大大降低了。事实上,这是一个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吧。当然,对于失业者,确实是悲催,但有些业务本来就不应该出现,例如在某岛的性工作者,歌舞厅工作的人,赌场,这样的工作本来就不应该有。更多的反思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进行。

瑞典首相勒文表示新冠肺炎危机远没有过去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4月22日,瑞典首相勒文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瑞典的新冠肺炎危机还没有过去,大家还必须继续严防死守,所有抗疫政策都要继续持续到六月中旬再说。

截止到昨天,瑞典当日死亡人数200人,累计死亡人数已经达到1937人。当日,首都斯德哥尔摩死亡人数118人,占全瑞典总数一多半。其次是西约特兰省死亡20人,东约特兰省死亡18人,斯格纳省死亡10人。累计感染人数16004人,似乎比此前有所下降。

根据瑞典公共卫生局统计,瑞典感染的人年龄从20岁到90岁都有,感染最多的人群是50-59岁和80-90岁之间的人群。死亡率最高的是80-90岁人群。然后是70-79岁,90岁以上的人群。

鉴于瑞典美丽的春天已经到来,蓝天白云,晴空万里,人们蠢蠢欲动,忘记了新冠肺炎,纷纷到外面晒太阳。也有很多人到饭店去吃饭。

不过,瑞典首相勒文强调,事实上,瑞典并没有放松有关阻止新冠肺炎疫情的任何限制措施和建议措施。他说他不相信人们很快就会度过这场危机。虽然瑞典不会进一步采取措施,但是,所有的饭店必须自己采取措施, 公共卫生局和各个市负责人经过检查如果发现危险,也有可能采取进一步措施。

勒文强调危机尚未过去,国人必须继续努力。瑞典政府有可能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来阻止新冠肺炎的传播。

因为周边的丹麦和挪威两国因为此前非常严格封城封国,关闭学校,所以现在宣布中小学将开学解封。但是封国禁令并没有解封。瑞典也依然宣布建议国民不要外出访问。一直等到5月中旬或者6月中旬,走一步看一步。

瑞典首相说,我们和周边国家不一样,下一步我们看情况还有可能严控,因为瑞典从一开始就没有封城封国,关闭学校。瑞典中小学一直开学上课,幼儿园,热火朝天,孩子们都到公园里去玩儿了,室外活动多于室内活动。从这一点上讲,瑞典就没有必要开了关,关了开的。这就叫可持续,一切照常。只是对大家的教育和信息要通畅。比如商店,饭店都没关,你想去吃饭,去买东西,都很方便。只是大家要错开时间,彼此间保持社交距离。

有报道说,瑞典人真的改变了行为举止。例如,开门的时候,不用手,见面的时候,不再拥抱握手,彼此胳膊肘碰一下,或者干脆就是站着保持两米的距离来说话,没有动作了。但是,需要外出,还是照常。该晒太阳晒太阳,因此,公园里还是有很多人。红绿灯的时候,感觉人还是很多。还是那句话,瑞典地广人稀,公园多,空地多,所以,跟平时没啥差头儿。瓦萨公园里还是人声鼎沸,孩子们的喧闹声,声声入耳。

瑞典公共卫生局局长约翰.卡尔松,也是老安的老板,强调病毒传播情况在各国各个地方各种情形都有所不同,因此,瑞典目前还没有改变防控措施的打算。他说,在仲夏之前,瑞典可能不会有太大的松动。

首相勒文宣布瑞典接下来的几个节假日,例如五塑节,也叫篝火节,4月30日,通常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人们到郊区去点篝火,尤其是儿童会感到非常好玩儿。这一天也是瑞典国王的生日。通常,他会在王宫门口和众多观众见面。但是,因为新冠肺炎,庆祝活动还是取消了。

另外,他还建议瑞典民众,那些通常希望在仲夏节进行外出旅行的人们,今年也要放弃旅行,不要再计划了。外交部网站已经宣布所有不必要的出国旅行都要推到6月15日以后再说。或者延期,或者取消。

勒文说,想恢复正常生活还需要时日,这不是一两个星期的事情,而是一两个月的事情。

“2020年的夏天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夏天。很多婚礼,高中生毕业季的狂欢和很多节日的庆典都不得不取消,仲夏节的庆祝也肯定会和往年不一样!”勒文首相说。

瑞典同时采取措施说,那些获得捐献器官的人可以得到新冠肺炎保护费,因为那些被移植器官的人,尤其是高龄的人,都是风险人群。另外,肥胖的人,心脏病,糖尿病,肾肥大等多种常见病,例如癌症病人都属于风险人群。都将受到新冠肺炎保护政策的保护。

目前,瑞典有16000多人确认被感染了。还有很多轻症,或者可能就是毫无意识地被感染过了的人也是很多。安德斯.泰格奈尔昨天公布一项统计结果,估计瑞典有400万到600万人都已经被感染了,那就是一半人被感染了。后来,他又说,这个数据肯定不对。晚些时候调整后再发布。但是,估计三分之一的人被感染了,似乎有人相信。瑞典的防疫措施一直是想把感染的曲线拉平,让感染缓慢进行,避免医疗挤兑。但是,新冠肺炎病毒的特点就是传播速度快,如果不加隔离,传染的范围也很大。因此隔离非常重要。

目前为止,瑞典的重症监护床位是1130个,Covid-19的病人是 536, 比前一天多了三人。疫情发生以来,重症监护一直是普通重症一半床位,新冠肺炎一半床位。

同时,瑞典对新冠肺炎的情况也进行了各种分析,认为不同国家死亡的情形也都有很大不同。新冠肺炎引发死亡,但死亡的原因也是多种多样,例如有一部分是老年人,有一部分是因为贫困,例如在人口密度比较高的巴黎,可能会因为居住条件拥挤导致新冠肺炎大面积感染而死亡。有的是因为贫困而死亡,例如在意大利就是有将近30%的人,相当于丹麦的一倍的人口是因为贫困而死亡。老人院不及时封闭,接触人多带来的感染风险更大,死亡率也高。还有吸烟,过重,过胖,呼吸有问题的人等都是有高风险的。例如在美国和英国肥胖人口分别比瑞典高76%和35%。 在瑞典吸烟人口占总人口7%,而法国和希腊占比是35%和37%。

人们爱旅行,爱集会结果新冠肺炎传播也严重,不过这些问题还没有进行深入讨论,疾控中心社会委员会的专家罗森和斯坦贝克撰文说,现在我们唯一最确认的就是我们对这些情况并不清楚。

4月23日,瑞典每日新闻报评论说当危机来临时,重要的是我们应该灵活采取措施。文章说,在瑞典不缺各种政策和法律,而真正缺乏的或者说最大的弱点是不灵活。关键时刻,有很多企业行业关门了,很多人失业,但是也有很多部门继续人手,如何在这个时候,尽快调配人员到需要的岗位上去。快速采取措施是对的。但是,如果我们的措施让这个社会不再那么灵活,那么我们应对危机的结果就会很糟糕。因此,文章呼吁政府应该采取灵活政策和措施调动劳动力服从市场需求。

另外,领导者栏目也发布一篇评论说中国应该尽快停止华南海鲜市场那样的残酷市场。作者当然是觉得病毒可能是跟市场有关,同时也对各种动物的对待深恶痛绝。事实是,中国人其实也开始对那些爱吃野生动物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华南海鲜市场早在1月3日就已经关闭。而且已经清扫干净,消毒完毕。那里的商家全部已经失业在家。同时,中国政府和人大也出台了严禁野生动物交易的法律法规,一大批人已经被绳之以法。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第一个吹哨人张继先医生发现的案例中有4人是来自华南海鲜市场,但也有三人不是来自华南海鲜市场。因此,也不能确定海鲜市场就是发源地。至多是其中一个地方。关于病毒来源问题,还是需要进一步的研究。目前没有定论。因此,各种怀疑和阴谋甚嚣尘上,扰乱我们抗击病毒的隔离。目前其实最好的抗疫方法还是隔离,勤洗手,多喝水,保持好营养,不要恐慌。同时,各国之间也应该心平气和地保持良好的交流,国界可以封闭,但是,病毒无国界,人类面临的共同敌人是病毒。在此时应该共克时艰,而不是互相攻击。

适时而动,走进社区-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云·游中国”线上展览广受欢迎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欧中华网联合报道 (记者陈雪霏)2020年新春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人们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巨大冲击。酷爱户外活动的瑞典人对此更是感到郁闷。针对人们居家无法外出的情况,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于近日贴心地用中、瑞、英三种文字推出中国精美的文化旅游信息,开辟“云·游中国”网络频道,并逐步与同名微信公众号和脸书账号同步更新,相互补充,形成多维度、立体化推送,让当地人民足不出户即可跟随我们的频道感受中国的自然景观、人文风情和创新旅游体验,丰富大家疫情期间的文化生活,纾解郁闷烦恼,以宅家之人喜爱的网络方式传播文化,交流情感,广受欢迎。

经精心挑选,目前,中心已相继推出《汉字里的中国》、《东方审美——竹文化》、《“云·游中国”安徽篇》等多期内容。《汉字里的中国》将中国文化的载体——汉字,从形体结构上进行细致剖析,并深入浅出地阐释其蕴藏的内涵意义与发展演变。这个主题与瑞典著名汉学家林西莉女士当年所撰写的《汉字王国》相仿,颇受欢迎;《东方审美——竹文化》介绍了中国独特的竹器、竹艺,推出了憨态可掬的竹之使者大熊猫,深受瑞典人民的喜爱;《安徽篇》回顾了2019年中心与安徽省合作举办“欢乐春节”、“中国旅游文化周——美好安徽”等展演活动以及中瑞人文互访项目的情况,从大美山河、天人合一、传古立新、文旅体验四个方面进一步向瑞典人民介绍安徽的自然风光与人文生态。

SONY DSC

斯德哥尔摩中国文化中心还将“云游中国”线上展览推送给瑞典爱好中国文化和旅游的人士、汉语教学机构、旅游机构,加强平台共享互动,走进瑞典社区,让受疫情困扰的人们感受文化的魅力,为他们送去舒心愉悦。有瑞典朋友说:“这些图片好美,我很希望去那儿看看!”;“希望疫情赶快结束,我要继续学我的中文!”;”中国文化太神奇了,我喜欢!”。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各平台已累计获得数千阅读量和点赞。

网址: www.cccstockholm.org 

瑞典疫情已达高峰:太阳比新冠重要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从4月18日周六开始,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人也憋不住了。室内阴暗狭小,室外蓝天白云,天地广阔,于是,斯德哥尔摩人都跑出来了。不对,都出来跑了。

我们也不例外。等夫君回家取帽子的时候,我在卡尔贝火车站附近的十字路口站了一会儿。前后左右出来跑步的人,走步的人,骑自行车的人,推婴儿车的,老人,年轻人,孩子,都出来了。不过认真看,除了亲人,一家人离的比较近以外,其他人都是保持一定距离。或者是擦肩而过。瞧!

人们成双成对地出来散步,或者骑自行车,一家子一起骑自行车出来也是个非常好的锻炼方法。出来遛狗是欧洲大部分人的习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虽然公共卫生局建议大家不要聚集,不许50人以上聚集,但是,并没有告诉大家一直呆在家里不出来。相反,在这样天气好的时候,应该出来多晒太阳。

但是,今天安德斯.泰格内尔说,他也担心人们到饭店吃饭的人增多了,这需要饭店老板提供良好的环境,安排一下座位。目前很多饭店依然座位照常,所以,人们吃饭的距离还是和往常一样面对面。当然,室外的座位多了。

这是去卡尔贝公园的地下通道的墙壁上的灯。通过镜头照了相我才发现这是一个瓷器盘子,而且是本地名胜古迹的标志。这里100年前是瓷器厂。这就是著名的品牌Rörstrand. 这也是我们走过的街道的名字。
青花好看,鲜花更好看,这也是盘子灯。

一起照就看不大出来了。但通过拍照了解了一点历史,也是收获。真的,虽然在附近住了10多年了,每次出来,我还是总有新发现的感觉。也确实,在瑞典就是主体架构一直不变,但是很多细节经常有变化。新技术也经常使用。当然,附近的自动停车场已经停止使用了,火车站也被移走了,但是,除了没有人了以外,其他都没有动,一旦需要备用或需要的时候,可以马上启动。现在就在那里空着。

这就是堆放瓷器垃圾的大土堆。而远处的白云就象朵朵棉花,可以一把抓住似的。这样的天气就是让人无法憋在家里。一路上,除了我一个人戴口罩以外,没有看到第二个人。等到森林里的时候,那里人少了又少,所以我也把口罩摘了。

在过街桥上,看到人们不久就要开始划船了。至少先准备着。

很多瑞典人都象这个人一样,非常努力,使劲全身力气要坚持跑步。每天你去公园的路上都会看到有人散步,徒步或者跑步。瑞典人非常能走。

人多,但是人们自动成为一行,不认识的人肯定会保持社交距离的。当然家里人还是会很近。

看,这叫徒步,据说,拄着这两个棍子,可以提高心率,有利于心脏。4月18日,已经开始裸露四肢了。火力还是比较壮。

仨一伙儿。
看,感觉人还是满多的。今天21日,人应该更多了。
昨天出去到附近邮局取包裹,终于看到两个人戴口罩,加我,三个人戴。

报春花已经开放。铁丝网里边是城中村,附近的居民租用这个小地方,可以种花种草种土豆。享受一下农民的生活,或者是花工的生活。据报道,在丹麦,解封之后,很多人立即都到农业商店去买种子化肥等,开始春种了。

这就是卡尔贝城堡。瑞典国王曾经在这里居住过。现在主要是用于国防大学。每年军乐团会在这里举行庆祝活动进行表演。里边有很多国王曾经用过的桌子椅子都在,每年夏天举行一次对外开放。

这样的大盆栽,真是好看!这附近都是维和部队培训人员的住处和训练场所。

北欧的春天就是这样乍暖还寒,但是各种花卉竞相绽放,白色的,蓝色的马兰花,蒲公英的黄花到处都是。
水仙

看这片三角形草坪地段,4月18日,只看到一个人在那里晒蛋!过不了几天,就会有很多人出来晒了。瑞典人太渴望太阳了。太阳比新冠重要。新冠肺炎挡不住人们渴望太阳的心情和脚步。

这是我们回来的时候,很多人经过地下通道才出来。

今天,4月21日,天依然是湛蓝湛蓝的,出去散步跑步的人更多了。

政府负责人对媒体表示感觉有些不安。不过好消息是4月15日是瑞典新感染人数最多的一天近800人。但是此后,每日新增开始逐步下降。但是,在重症监护室的人一直稳定在1000多人,一半是新冠肺炎病人。瑞典总感染数已经达到15322人。死亡人数1765人。不过真正的感染人数肯定比这个高。

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对200名志愿者进行了血浆检测发现11%的人已经有了新冠肺炎抗体。说明斯德哥尔摩地区感染的人数还是很高的。专家们认为到五一,可能有三分之一的人都会被感染。

很多人症状不是很严重,有人可能都不知道他们是否感染了,但测试为阳性。我们一家在2月27号春假那一周已经经历了严重的感冒,女儿发烧咳嗽,我们大人也都咳嗽,难受。也不知道是否是已经感染。那一周,我真的有很多白痰,而且很难吐出来,我说,我感觉和新冠一样感觉。但是,并没有认为自己就感染了。因此,现在依然有些担心,生怕自己感染了。

我们也讨论了好几次,一旦感染了,该怎么办。前天开始,我头晕,于是,今天就一个人在卧室呆着,好好,三个人可以没人一个房间。几乎和在家里隔离一样。

下午忍不住到卡尔贝车站门口打了一会儿太极,然后,把作业坐在太阳底下给做了。回来时,看到七八个男生在附近的小中餐馆外面坐下来聚会。我忍不住过去问他们,你们不怕新冠肺炎吗?还在这里聚会?

一个小伙子说,不怕。你怕吗?他反问我。我说,我当然怕,不过,在这样的天气里,太阳还是更重要。所以出来晒晒太阳还是可以的,不过你们互相之间要保持1.5米或2米的距离比较好。没等我话说完,一个男生就挪动了他的椅子,和旁边的人保持一点儿距离。

告别他们,我想,太阳确实比新冠重要。在太阳底下,希望病毒离远点儿。前天我本来想说,瑞典:新冠肺炎挡不住自由的国度。确实,我们渴望太阳,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还是忍不住要出去。另外,我在家附近又发现了一个卖口罩的店。此前另一个店卖25一个口罩,附近这家99克朗1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

回到家里,微信圈又发出一个卖口罩的网站,看来,现在,瑞典卖口罩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医院说还缺防护服。但口罩供应估计没有太大问题。

4月21日瑞典新冠疫情发布已达高峰

来源中国驻瑞典使馆经商处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4月21日下午,瑞典公共卫生局(以下简称卫生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重点内容如下:
1、目前全球大约有240万新冠病例,死亡人数为17万。欧洲已接近100万病例,其中10万人死亡。在瑞典,数字有一些回升,但不会太多,重症监护患者数量没有太大变化,保持稳定。
2、今天看到大量的死亡数字,实际是前几天的总和。死亡人数似乎已经到了峰值,有可能会按照平缓趋势持续下去。
3、统计学家和数学家在统计时发现,最高新病例发生在4月15日,按照这个模型,一周前就已经达到了高峰。但这并不意味着传播会停止,只是可能已经达到曲线的峰值。根据预测,5月1日斯德哥尔摩会有三分之一的居民被感染,但需要记住,三分之二的人还没有被感染,而且仍然可能被感染。
4、国家卫生和福利委员会表示,该组织开发的知识汇编、指导原则和培训方案旨在为雇主和护理人员提供支持,以便他们可以加强员工队伍的防护意识并照顾患者。
5、确保医用防护设备的供应仍然是一项挑战。洗手消毒液和手套数量充足,但仍有一些材料很难满足需求。卫生局继续调配医疗资源,包括医护用品、病房和医护人员。今天可用的重症护理病床数量是1125个。
6、在瑞典武装部队及其直升机的支持下,运输患者工作组已于本周开始工作。目前,全国重症监护病房的负荷量与此前持平,但各地区有较大差别。现已组建了国家协调小组,从今天开始工作。
7、提问:丹麦可能在5月11日之后允许最多500人的公共集会,瑞典是否也在考虑这一点?
Anders Wallensten答:不,现在不行。我们目前还没有这方面的计划,我们正在研究何时局势可能会有一些缓解,以及现在首先要做什么。危险还没有过去,而且瑞典和丹麦不在同一水平和位置。
8、提问:之前卫生局说要增加新冠肺炎测试数量,请问何时开始增加?
Anders Wallensten答:根据护理能力可行性分析显示,目前的医疗水平未增加到可以大范围测试的程度。这就如番茄酱效应一样,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准备所有步骤,然后会快速实施。增加测试的策略是上周五提出的,会在不久的将来落实。一开始会很慢,但增速很快就会变得明显。
9、提问:关于国家卫生和福利委员会提出的保持防护设备库存是持续挑战这一问题,希望了解缺少的是什么物品?
Taha Alexandersson答:现在我们缺少防护服。具有合格的质量、正确的CE标志并通过测试的产品很难买到。当谈到FFP2和FFP3医用口罩时,Taha Alexandersson表示,我们对即将到来的更大规模的交付寄予厚望。目前的储存可以满足24-48小时的需求。
10、提问:前流行病学专家Johan Giesecke表示99%的人口被感染而没有任何症状,请问Anders Wallensten对此有何评论?
Anders Wallensten答:我对此无可奉告。他的意思可能是说人们有轻微的症状,但不知道是否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不能确定他说了些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们,5月1日可能会有三分之一的斯德哥尔摩人被感染。
关于该问题的背景:瑞典电视台4月21日报道,瑞典前流行病学专家,现任世界卫生组织顾问Johan Giesecke称,在斯德哥尔摩接受测试的200名献血者中,有11%的人已被检测出新冠肺炎抗体呈阳性,其中99%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感染。Johan称,患者中有的有轻微症状,有些人病得很重,甚至死亡,但这只占被感染者中很小的比例。他估计已经有50万-60万名斯德哥尔摩人被感染。同时,来自公共卫生局的雇员Lisa Brouwers也做了类似的研究,用完全不同来源的数据得出了同样的结果。
编辑 陈雪霏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方邦江教授连线瑞典华人华侨做了一堂精彩的中医防治新冠肺炎的经验分享讲座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欧中华网联合报道(记者陈雪霏)-- 4月18日下午三点中国北欧中医药中心邀请到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援卾国家中医医疗队队长方邦江教授为瑞典华人华侨做了一堂精彩的中医防治与COVID-19治疗经验分享讲座。

方教授在疫情期间担任武汉雷神山医院感染三科五病区主任,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副组长,特殊抗生素应用会诊专家,中华医学会急诊分会武汉雷神山医院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急诊医师分会武汉雷神山医院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

他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急诊医学科主任、医学博士、博士生导师,是国医大师朱良春教授、晁恩祥教授得意弟子,从事中医药治疗感染性疾病和危急重症37年,并担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急症专业委员会会长,上海中医药学会急诊分会主任委员等重要学术职务,被誉为上海中医急诊第一人、中国中医急诊掌门人。

疫情期间方教授率领上海龙华医院和市中医院60名医疗队员,组建武汉雷神山医院感染三科五病区并担任主任。收治住院病人一百多,处于全院三十二个中、西病区第一位,纯中医治疗七十余病人,最短治疗时间五天,实现雷神山病区无一例死亡,无一例转重症,无一例医务人员感染,无投诉和抗生素使用最低,药费最低的奇迹。

方教授说,在防治新冠肺炎的过程中,中医药的优势非常突出。他们采取的策略是中医为主,中西医结合。一开始第一周,他们还用氯喹,阿奇霉素等治疗风湿性病症的西药,结果发现肝功能受损。因此,第二周就不用了。 

方教授说,他发现当时人们的恐慌情绪非常严重,人们都担心自己会不会死亡。但事实是,这个病是可控可治的。他所在的雷神山第一病区的病人都通过中药给治好了。这也说明病毒性疾病是可控的。就是要在战略上藐视它,在战术上要重视它。经过中医治疗,在短期内死亡率降低了25%。

方教授说,在中华医学宝库黄帝内经中居提出过正气抵抗力好,保持好的心态,睡眠好,就可以提高免疫力。道家的道德经理很多思想就是道法自然,也是中医的理念,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

瘟病是传染病,从口鼻而入,导致胸闷,浑身疼痛。因此人们需要勤洗手,呆口罩。当时他们用了清肺排毒汤等中药,同时对所有的人都根据病情确定治疗方案。他们发现,其实发高烧的人只有20-30%。大部分人没有发高烧。主要症状就是乏力,正气虚弱。有的消化道有问题。于是,他们主张全程向下排毒,下不厌早,早期通下,因为肺和大肠是表里关系,用大黄全程下泄。麻黄,大黄和石膏都有降热作用。丹滲可以治疗胸闷和冠心病。所以,中医药发挥了很大作用。

当时,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法就是吃好,睡好,打太极,练习八段锦,让正气沉内。因为当时有的人焦虑得厉害,交感神经亢奋,很难入睡。

因此,精神疏导和抚慰也是很重要的。另外,针灸也是可以的,不过需要很好的防护。
西洋滲,红景天,六神丸,黄芩,仓术,生脉饮等都有效。

针对北欧的朋友也要根据当地情况,少出门,多运动,饮食好,保证睡眠。
方教授还针对四个病例,根据舌胎的照片和病人的症状来分析病例病提出建议。他建议大家不要恐慌,要吃好,睡好,运动好,最好避免感染。当然,如果感染了,也不要恐慌,是可以治好的。

本次连线讲座是北欧中医药中心召集主办的。有人听完以后反馈说,方教授讲的高屋建瓴,把中医治疗新冠肺炎的基理讲得深入浅出,又都是结合自己实践的真知灼见,让我见识到了大家风范!其中对四个病人舌像的剖析和对症开出的药方是切中要害。因为我认识其中一位病人,跟她的实际状况对比,觉得方教授的真功夫很让人佩服。感谢方教授在百忙之中抽空给我们瑞典华人讲授宝贵的知识和经验。让我们受益匪浅。据悉,方教授刚从武汉回来不久,还在隔离期间。

还有一位听众反馈说,谢谢北欧中医药中心的分享。“这次疫情让我深深的体会到我们中国中医博大精深,当今已经逐渐影响很多国家对中医的看法。这次疫情还让我对中医养生知识产生浓厚兴趣。我们老祖宗传承下来的宝物,只要有兴趣,有中国传统文化背景,我们普通百姓也可以学中医养生之道,将中医发扬光大,以后要多推广中医。” 这位听众还对北欧中医药中心创始人之一范秀兰老师的中医推广给予了高度赞誉,说这份善心和善举功德无量。

本次讲座由北欧中医药中心董事长田宇飚主持。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创始人陈雪霏 chenxuefei@greenpost.se
weixin: chenxuefei7
youtube: Xuefei Chen Axelsson
Facebook: chenxuefei7@hotmail.com
Twitter: Chenxuefei7@hotmail.com
0708261336

时评:美国攻击世卫组织及总干事谭德塞也是甩锅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 陈雪霏

日前有消息传出,美国要调查世卫组织谭德塞及其同中国的关系。唬人的题目一出似乎美国又想甩锅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那么,谭德塞到底做错了什么吗?没有。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中国从12月1日开始出现病例。说明11月就有病毒出现在中国武汉。但是,据中国的报道追踪,是12月初就开始有病例出现。但是,第一个上报或者说真正的吹哨人是武汉中心医院的张继先医生。她亲自接收了7个病例,而且发现他们都有2003年非典类似症状。55岁的张医生17年前曾经应对过非典,所以,她很坚定自己的判断,立即让周围的同事和自己都穿上了防护服,带上了口罩。同时,她发现有4例去过华南海鲜市场,3例没有去过。她把这些病例立即报告给医院领导,通过医院上报武汉卫健委。她是12月27日接到这些病人的。

1月3日,消息传到中央国家卫健委。国家卫健委立即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同时,也向美国CDC负责人进行了报告。据报道是高福主任亲自打的电话。因为他本人参加了2019年10月18日在美国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举行的201世纪疫情模拟演习。结果,疫情果然爆发到中国去了。演习中说这个病毒是从巴西出来的,然后传到美国,传到中国。

10月18日到10月27日,300多名美国军人参加了武汉军人运动会。巧合的时间点。

1月3日,果然中国中招了。但当时,中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问题如此严重。因此,一开始,还说这个病例还不多,可防可控。这个话后来特朗普也是这么说的。可能确实是跟中国学习来的。

但是,因为案例不断增加,中国国家卫健委派两次检查组到武汉去检查。但是,当时的武汉中心医院确实有隐瞒疫情的情况,因为张继先的病例和病人都被接到武汉金银潭医院去了。那里是传染病医院,据南方周末的报道,10月份有五名美国军人生病,当时就是到金银潭医院去治疗的。南方周末询问金银潭医院医生,美国军人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回答,是疟疾。那么到底新冠肺炎有没有可能有疟疾的症状呢?因为当时还没有报道出新冠肺炎这种病毒的泛滥。也不知道五名军人是否有新冠肺炎。这个问题,应该在金银潭医院好好调查一下。还是说这个说法本身就是谣言。但至少美国有独立记者调查说有一个女军官得了新冠肺炎,当然这些都需要详细调查。

特朗普也说过,中国应该提前三个月就告诉美国有新冠肺炎发生。那就是10月份。为什么特朗普要求中国提前三个月就告诉美国有新冠肺炎发生?难道是他知道10月份中国就注定应该发生新冠肺炎吗?

根据201模拟演习,新冠肺炎要死亡6500万人。而且要传播速度非常快。当然,中国一开始也没意识到病毒传播这么快。但是,到1月20日,非典吹稍人之一钟南山院士从广州赶赴武汉。通过详细询问和调查,发现原来医护人员已经有感染了。一开始,各个医院面对国家卫健委的人并没有说有医护人员感染,不知道是因为不重视还是不想把事情搞大,总之,国家卫健委的人说他们尽管调查两次,但是,并没有在一开始就了解到医护人员的感染。当然,李文亮医生被感染以后,事情就闹大了。

于是1月23日武汉封城。当时中国的感染人数应该就是几百人。但是,因为人们都在医院里排队,出现了挤兑,而这个病是传染病,因此,大家立即恐慌了。医疗挤兑确实也造成了交叉感染。

但是,封城以后,中国采取了比世卫组织要求更严的措施。根据201模拟演习,其实他们的目的是希望各国在疫情情况下不要互相指责,而是要互相合作。政府企业和社会也要合作。人类面对的是病毒,病毒是人类的共同的敌人。如果说世卫组织的准备工作其实是从201模拟演习开始的。当时世卫组织也是主办方之一,世卫组织代表还做了视频致辞。

因此,世卫组织,美国CDC对这个病毒的爆发其实都不惊讶。比尔盖茨更不惊讶,因为他预计迟早要爆发,或者就是在这个时段爆发,他完全预料之中。

所以,世卫组织给予了指导。在网上发布信息。一开始对中国说的无症状传染还不太相信。但是,中国早就发现了无正传传染。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到中国考察,习近平总书记说,他亲自带队指挥这场人民战争。希望能把疫情控制住。当时的情况就是武汉严重,其他地方不太严重,当然中国在春节那一周实际上也是封村了。后来又解封了。但湖北省和武汉市都比较严。

也许中国采取的力度太大了,真的出现了效果,所以,西方可能以为这个疫情好控制,没有必要那么严。总之,谭德塞到中国考察了,然后,回去开会以后,决定把这次疫情定为国际关注卫生事件,同时,也是根据演习,决定国际交通运输还是必须要继续的,因为医疗物资需要流动。

后来,世卫组织还派代表团到中国考察,印象也不错。美国说要派人到中国考察。中国说,美国代表可以和世卫组织一起来。但是,人们不知道,原来美国好像没有世卫组织代表。后来,特朗普说,他想派代表来中国,中国没同意。中国说和世卫组织一起来,因为单独来可能不太好接待。当时的情况很严峻,万一给感染了也不好交代。但是,美国似乎没有派人随同世卫组织一起来。为什么呢?谁也不知道。

美国总统特朗普好像在一开始出现阴谋论是就说要调查病毒的起源。但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后来美国也大面积感染了,他又说是“中国病毒”。可是,连续三个月的时间,他多次说,没有问题,没事,美国不严重,4月份就会没了,美国医疗非常好。他可以闭上眼睛然后永远都说美国好。当时,也让人感觉美国可能真有特效药。不然为什么美国一点儿都不着急呢?

世卫组织在网上不断地更新信息,辟谣,发布可靠信息等等。到3月11日宣布,全球大流行。国际社会应该共同面对这次疫情。一开始,中国承担很大压力,因为华人华侨和中国人,中国国旗都被人嘲笑和讽刺。后来,狼也来到了意大利,西班牙和所有的欧洲国家。这回,人们应该真正地相信这是天灾吧?不,还是有各种谣言漫天飞。

尤其有意思的就是,欧洲各国都在积极抗击疫情,独有美国觉得不严重。但事实上,美国很快就超过了中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成为了世界第一。

面对媒体的批评,特朗普依然是觉得自己没有任何错误,他认为他关闭了和中国的交往,停止了欧洲的飞机,就可以避免大面积感染。但是,美国现在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有了抗体。这也是很有趣的值得探讨的事情。中国在那么细心的照料下,很多人都还是经过了三个星期,四个星期,甚至五个星期才好。而美国那么快就有人有抗体了,这只能说明美国人早就开始经历了新冠肺炎的疫情。美国CDC官员也承认从去年秋季开始的大流感里边可能就有新冠肺炎患者,因为他们的白肺症状和新冠肺炎相似。很多人都得了四个星期左右的流感。

总之,美国疫情的蔓延与美国领导人的抗疫不利有直接关系,面对大量人员的死亡,领导人不是承认错误,认真抗疫,而是到处甩锅。做一些让常人都十分难以理解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尤其一次又一次地指责中国,指责这个,那个,明眼人都知道,这就是自己拉了屎,还要到处甩。中国人其实80%的人都对美国是非常有好感的。一直非常尊重美国,对美国人民遭受如此的打击也是非常同情,第一时间马云和被美国屡次刁难的任正非,其女儿还在被美国绑架,软禁当中,他们却摒弃前嫌,发扬国际人道主义,给美国捐赠医疗物资。

当然,对于美国的需求来说,这可能是杯水车薪。但是,这也是一种表态。如果美国需要更多,如果提出来,中国也还是可以继续捐。但问题是,有的人总是很有敌意,居然要嫁祸中国,还鼓噪中国赔偿。这是否是倒打一耙呢?是怕自己被查出来有不端行为?不然为什么美国总统一直觉得大流感都死了那么多人,所以新冠肺炎不算事儿呢?当然,就像伊拉克战争一样,一年以后,调查发现,伊拉克根本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原来是美国为了入侵伊拉克就这样一直指责,一直指责。谬误说了一千遍,人们不管听不听,都得听了。

但是,新冠肺炎到底是怎么来的,真是需要调查出个水落石出。不过现在,世界都在抗击疫情,这种威胁病没有结束。很多人都说还要持续半年,什么时候出疫苗不知道,因此,世界人民依然是任重道远。北半球还没有结束,人们可能也需提防南半球。

当然,如果减少流动性,大面积传染还是可以避免的。

说了一大堆,就是想说,此时指责谭德塞还是世界卫生组织也是无济于事的。最好还是自己多多反思一下。

今日头条:瑞典外交大臣林德等介绍瑞典抗疫战略继续严格行到5月中旬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4月17日上午9点半,瑞典外交大臣安.林德,瑞典卫生社会部大臣莱娜.哈伦格林和瑞典公共卫生局局长约翰卡尔松举行联合记者招待会,向国际记者介绍了瑞典的抗疫战略。

由于是疫情期间,这也是外交部新闻司首次对外国记者进行网络新闻发布,就是有的记者到现场了,有的是通过网络。本网记者是通过网络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新闻发布会由国际新闻司司长Boel Lingberg主持。她首先向大家介绍了三位负责人。

瑞典外交大臣林德坐在中间,她首先发言说,瑞典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和世界其他相关国家面临的是同样的挑战,采取的也基本是同样的策略,那就是注重社交距离,政府及时提出了一系列的建议和具有法律效力的法规。

她说,瑞典在这次疫情中,经济也受到了严重伤害,因为旅游和宾馆,餐饮等服务业受到很大打击。造成很多人失业。

目前外交部还是建议公众不要进行国外旅行。这个措施一直持续到5月15日。到时候再看如何调整。

瑞典卫生社会部大臣哈伦格林介绍了瑞典抗击新冠肺炎的战略。她说,瑞典基本采取两个战略。第一,就是在第一时间禁止人们去老人院,对老人要实行严格隔离,避免外人把病毒带给老人,因此从一开始就宣布了这个政策。第二对有工作的人,一旦有症状,请假的门槛降低了。以前要自己休两天再给薪酬,现在是从第一天休假就给薪酬。第三是高中以上的学校采取网上教学。与此同时,瑞典的中小学依然正常上学。

她说,瑞典和其他国家的区别就是没有执行强制性隔离,例如全部关闭学校,也没有强迫所有人都必须呆在家里。

就是采取建议性质的战略,瑞典人也大部分都执行了,例如旅行预订取消85%就是例证。另外瑞典是反复给公众提供各种信息和如何抗疫的做法。现在,瑞典政府决定继续严厉的社交距离政策。

瑞典公共卫生局局长卡尔松说,瑞典的战略有两条,一条就是社交距离。人们必须改变基本的行为举止,必须遵守社交距离这一条。例如聚会人群不许超过50人。开会时也要保持距离。瑞典人还是比较遵守建议的。

另外对70岁以上老人采取了严格隔离的政策。让年轻人除了买菜,给老人放门口,一般情况下不要访问老人。目前瑞典请病假的人占20%。大部分都是新冠肺炎。据统计发现,新冠肺炎发生以来,普通流感病例大幅度降低。

第二就是保护老人院的老人。这一点从一开始就提出来了。关注的比较早。死亡者中一半是老人院的老人。这方面还需要加强。

卡尔松说,瑞典和其他国家的措施差别不大,基本隔离策略是相似的。只是在口气上没有象中国那样严格要求每个人都不许出家门。我们认为人们可以出去锻炼身体,散步或跑步,晒太阳。我们没有命令人们呆在家里。儿童也要去上学。因为我们必须考虑到孩子们长期在家不好办,尤其是对于有家暴或者是吸毒酗酒情况的家庭,时间久了,会产生很长远的负面效果。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是从长远角度来考虑问题的。这个效果现在也不好说,需要以后再研究。

卡尔松说,监测发现流感确实几乎消失,这是因为我们大范围减少了流动性。人们通过电话或视频来交流。我们需要一个可持续的政策。我们制定了一系列指南,指导和概览性措施。与其他国家相比,我们没有封城封国,我们看到其他国家,例如,南欧的意大利,这种封城封国反而造成了很多死亡。

对于疫情,我们发现这次新冠肺炎绝不是普通的大流感。我们看到在意大利,韩国都有集中性感染。我们对这个疫情还需要进一步了解。

随后,三位负责人还回答了多国记者的问题。

瑞典目前感染人数13000多人,死亡人数达到1333人,公共卫生部负责人认为,死亡人数还会继续增加。

不过据记者观察,瑞典在复活节前曾经有单日感染人数高达700多人的情况,复活节之后感染人数在500人以内。似乎有下降趋势。但还是没有人说是否高峰已经到来,或者是高峰已过。死亡人数按规律肯定还会继续增加。但是,感染人数是否呈下降趋势,人们还要再看至少一周时间。

另外,对于群体免疫的问题,依然有人提起。不过,瑞典官员也不赞同这个群体免疫观点。

据笔者对1918年病毒传染和美国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的模拟演习Event201看,如果采取放开了的群体免疫方式,死亡人数远远不只是目前的数字,肯定是会死更多的人。因此,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或社会,都应该遵循正确的防控方法,那就是隔离。

目前还没有发展出疫苗,也没有特效药,因此唯一好的办法就是避免被感染。因为这个病毒很容易人传人,如果近距离接触,就会发生感染,中国,日本,韩国,意大利,西班牙都是在大型聚会之后,发生急剧扩散的。

瑞典因为地广人稀,采取适合自己的战略无可非议,因为瑞典主要是通过到其他国家旅游回来感染的。主要集中在斯德哥尔摩感染较多。其他城市呈下降趋势。很多城市就是一两例,隔离好了也就控制住了。但是,斯德哥尔摩人口相对密集,一些少数民族族群,象索马里族群就感染率非常高,可能因为一开始信息没有得到很好的传递。

另外老人院发生了感染。尽管瑞典政府从一开始就提出了这个问题。

瑞典在斯德哥尔摩国际展览中心也在准备方舱。但据报道,医护人员是否充足,防护物资是否充沛依然是个问题。目前,瑞典医院还有20%的余地为重症患者提供床位。瑞典的重症一半是新冠肺炎病人,一半是其他病症的病人。因此,整个瑞典社会的运转基本上还是在正常运转,例如出去买东西是可以的。同时,还建议大家一次多买一点,但没必要囤积,超市收银台也加上了隔离膜,保护收银员不要被感染。

在瑞典还没有出现挤兑现象。虽然卫生纸和洗手液一开始被买光,但是,第二天就继续进货了。瑞典人很自觉,没有什么囤积。基本上正常。

图片摄于网上,文 陈雪霏

特别报道:携手同行:瑞典华人华侨在瑞典抗击疫情中发挥作用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企业和政府向很多国家都捐了口罩,有人把这个行动称为口罩外交说中国企图通过口罩搞外交,为自己树立形象,扩大影响力。虽然说是那么回事,中国就是希望通过向友好国家捐口罩的方式来帮助友好国家,患难见真情,在人家困难的时候,给予帮助,这是真正的朋友。你说这个时候,想扩大影响力,这个效果其实就象疫情给环境带来的积极副作用一样,疫情让天变蓝,水变清,温室气体排放大大降低,是好事。同样,中国捐口罩,如果因此增强了影响力,那是副作用。

不管别人怎么说,对的事情总是要做的。中国积极应对抗疫的时候,华人华侨出钱出力,帮忙。3月初,瑞典也出现了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急需口罩和防护服,护目镜等物资。此时,华人华侨把瑞典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积极为瑞典医院和养老院捐助。

疫情一爆发,吉利集团和阿里巴巴首先向瑞典做了捐助。瑞典社会卫生部大臣莱娜对此表示感谢。

瑞典华人联合会会长郭彦彩在最近桂从友大使着急的网络连线会议上表示,华联最早采购近百万克朗的医疗物资捐给克罗林斯卡医院。经过检测,捐赠物资全部符合医用标准。当然,最后,医院决定购买这批物资。物资提供非常及时,正好是瑞典需要的时候。

如果人家不需要,你白送,人家也不会要。但是,在急需时刻送来,就意义重大。

瑞典华人总会执行会长叶沛群表示,瑞典华人总会在3月份及时向卡罗林斯卡医院捐赠了1200多个医用口罩。同时,总会还向一家老人院捐赠了1000个口罩。另外,瑞典华人总会还定期向急需的老年人,感染者,高危人群捐赠邮寄口罩。因为在瑞典有些老华侨华人需要口罩。这些口罩来自国内关系单位的赠送和自己的购买,为中瑞之间的关系发挥了桥梁作用。

另外,中国驻瑞典使馆向学生发送健康包,也向瑞典马尔默的老人院和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捐赠了一些口罩。

瑞典华人华侨通过网络建立募捐口罩裙,支持饭店群,发放和销售防疫物资群,大家通过网络筹款,为瑞典东方医院捐助,为支持各个饭店,人们可以多叫外卖等等。这属于自救行为。

北欧中医药中心还建立专家问诊群通过这个平台联系到国内医疗专家为瑞典华人华侨提供诊断和开放的服务,甚至和欧洲其他国家联系可以买到需要的中药。

由于新冠肺炎是一种传染病,大家能够自我保护自我隔离,不给社会添乱,这就是最好的帮助。

据报道,在意大利华人华侨就隔离的很好,感染的人极少。在瑞典,希望我们华人华侨也能够做到独善其身,做到零感染。做不到零感染,最起码要做到感染很少。

有人提议是否我们华人华侨也组织美国华人华侨那样自己做口罩给医院,笔者认为如果我们确实没有合适的口罩,可以那样做。但是,瑞典的情况是很多人还是不戴口罩。我们需要发挥我们的作用,首先保护好自己,然后,再看怎样能够最好地帮助别人。

例如,我打电话给在Sodertalje的瑞典朋友打电话问她买菜问题怎么解决,她说,附近一个华人年轻朋友帮她在必要时买菜,放在门口。听了以后,我很欣慰,为我们的华人朋友感到自豪。

让我们继续保护好自己,继续在家隔离,勤洗手,多喝水,避免被传染。瑞典还没有到达高峰时刻,或许还必须坚持两周,然后,再持续一个月。应该差不多了。不过即使是专家也不敢说什么时候疫情能够结束。大家互相鼓励,坚持就是胜利!

Swedish Strategy in response to the COVID-19 pandemic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The Swedish Government has presented a range of different measures to safeguard people’s lives, health and jobs in recent weeks.

“This crisis will continue for a long time. It will be tough. But our society is strong. If everyone takes their responsibility, together we will overcome it,” says Prime Minister Stefan Löfven.

On 1 February, the Government classified COVID-19 as a disease that constitutes a danger to society, opening the possibility of extraordinary 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measures.

The overall objective of the Government’s efforts is to reduce the pace of the COVID-19 virus’s spread: to ‘flatten the curve’ so that large numbers of people do not become ill at the same time. 

It is important to implement the right measure at the right time, to achieve the best possible impact. The Government will take every decision necessary to safeguard people’s lives, health and jobs.

The measures taken by the Government and government agencies to reduce the pace of the virus’s spread need to be weighed against their effects on society and public health in general. The measures taken are reviewed constantly as the situation develops.

An important starting point is careful consideration of the expert knowledge contributed by government agencies. These expert agencies can make recommendations to the Government on the measures they consider should be taken, but they can also take decisions of their own.

“Our government agencies and our health care system are doing everything they can. But every person in Sweden needs to take individual responsibility. If everyone takes responsibility, we can keep the spread of the virus in check. Follow the authorities’ advice: if you have even the slightest symptoms, do not go to work and refrain from meeting other people,” says Mr Löfven.

People in Sweden have a high level of trust in government agencies. This means that a large proportion of people follow government agencies’ advice. In the current situation, people in Sweden are on the whole acting responsibly to reduce the spread of infection by, for example, restricting their social contacts.

This crisis may continue for a long time, and in order for the measures to work over time, people need to understand and accept them.

The efforts and decisions of the Government aim to:

1. Limit the spread of infection in the country

By limiting the spread of the virus, the Government aims to relieve pressure on the health care system and protect people’s lives, health and jobs.

2. Ensure that health and medical care resources are available

The Government aims to ensure that the municipalities and regions, which provide the health care, have all necessary resources. For this reason, central government will cover all costs arising as a result of the pandemic, e.g. higher costs for additional staff and protective equipment.

3. Limit the impact on critical services

To ensure that society can continue to function, the Government monitors needs and takes the decisions required to ensure that the health care, police, energy supply, communications, transport and food supply systems, for example, can maintain their activities.

4. Alleviate the impact on people and businesses

The Government has presented crisis packages to mitigate the financial impact of the pandemic on Swedish businesses, organisations and agencies, and to save people’s jobs and livings.

5. Ease concern

By continuously providing information, the Government aims to make it clear what measures are being taken, and why. The Government broadcasts important information live on its website, regeringen.se. Written information about the Government’s efforts, measures and decisions is also available there.

6. Implement the right measures at the right time

The Government is monitoring developments in the COVID-19 pandemic closely. It is taking the decisions that are needed, when they are needed, to limit the spread of the virus and counter its impact on society.

The responsibility principle

In Sweden, crisis management is built on the principle of responsibility. This means that the party responsible for a particular activity under normal circumstances is also responsible for that activity in a crisis situation.


More information and the responsible agencies

In Sweden, crisis management is built on the principle of responsibility. This means that the party responsible for an activity under normal circumstances is also responsible for it in a crisis. More information on how Sweden is governed (se below).

Complete, up-to-date and confirmed information from the responsible government agencies is available in a number of languages on krisinformation.se (see below).

瑞典疫情:11445人感染1033人死亡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公共卫生机构负责人14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发布瑞典已有11445人确认感染新冠肺炎,1033人死亡,1000人在重症监护室。

轻症都自己在家隔离。

据统计,瑞典索马里人感染率最高,500人感染,本族人中百分之一感染率。在全部感染人数中占5%。然后是伊拉克人,叙利亚人,芬兰人和南斯拉夫人感染率也不低。

另外,死亡人数中多一半都是来自老人院的感染者。感染者的平均年龄是59人,男士占75%,女士占25%。

瑞典社会保障部的数字显示,目前已经有82000人失业。很多宾馆饭店关闭。有一部分开始网上销售。

瑞典的平均死亡率是百万人中90人。西班牙最高380人,意大利338人,然后就是瑞典,美国百万人死亡71人,德国38人,挪威25人,芬兰10人。

世界第一熊猫馆”再创辉煌 “中国彩灯节”靓丽荷兰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特约记者 张卓辉  ( 文/ 图)荷兰报道)

     第二届“中国彩灯节”已于2019年12月17日在荷兰乌特勒支(Utrecht)省雷嫩市Rhenen市欧维汉兹(Ouwehands)动物园开幕了。

璀璨冬春四大节日

     犹新记忆,中国驻荷兰使馆大使徐宏应邀出席当天开幕式并致辞:“了解彼此的文化对中荷两国人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而组织文化活动可以将两国人民聚集在一起,这创造了文化的交叉点,成为了不同民族之间沟通的桥梁。”他同主要嘉宾一道为彩灯节亮灯。雷嫩市市长范德帕斯、动物园经理罗宾以及荷社会各界代表近300人出席了开幕式。

    每天开放时间为16:30至22:00,截止至2020年2月29日。这些绚丽多姿丰富多彩的美丽花灯,不仅热情接待市民和慕名而来的荷兰各地民众度过圣诞节和元旦新年,还亲切陪伴当地华侨华人贺新春闹元宵四大佳节,鼠年双春润月,良辰吉庆欢天喜地。

这是继2017年4月中国大熊猫抵荷后该园举办的又一次以中国为主题的重大活动,也是“2020欢乐春节”系列活动之一。彩灯节跨越新年,荷兰欧维汉兹动物园是中国大熊猫“武雯”、“星雅”落户荷兰的新家。本届彩灯节由动物园与来自大熊猫故乡的四川省自贡海天公司共同举办,涵盖动物世界、冰雪奇缘、中国古建筑以及“一带一路”等多个主题,灯饰最高达7米,料将吸引众多荷兰及周边民众前来观赏。

自贡灯艺风靡荷兰

    彩灯节由动物园与来自大熊猫故乡的四川艺术家共同打造,由30余组动、植物及中荷特色景观主题彩灯组成第二届“中国彩灯节”风靡荷兰。

   自贡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这里人杰地灵,物华天宝。丰富的人文与自然遗存,悠久的历史文化,构成了自贡独特的旅游资源。以恐龙化石、井盐、灯会“三绝”而享誉海内外,一度成为中国井矿盐中心“富庶甲于蜀中”的自贡有“千年盐都”、“恐龙之乡”、“南国灯城”之称,被誉为“川省精华之地”。尤其是“南国灯城”的不少精湛艺术品在近几年来的亚洲艺术节、上海国际艺术节、尤其是2012年和2013年在广州越秀公园市中心会场的迎春元宵灯会与“美丽花城 幸福广州”(荷兰乌特勒支省与中国广东省已缔结为友好省份)—2013年越秀灯会·广府庙会等都有出类拔萃的表现,为中国、四川省赢得了殊荣。目前,自贡市彩灯企业达257家,从业人员4万多人,年产值20亿元。80年代以来,代代相传的地方手艺人们再次组织到一起。这一来自四川的龙头产业,上世纪走遍全国,走向世界,成为最大的彩灯供应商。

     然而,历代中国人就有过元宵节的习俗;元宵节又称为“上元节”或“春灯节”。在正月十五那天,人们点起无数的花灯向上天祈求来年好运。元宵节是春节之后的第一个重要节日。时至今日此节日已经不仅仅只在中国境内庆祝了,四川自贡凯利威彩灯亮化艺术公司坚持“打造品牌,海外发展”的战略,作为自贡“大三绝”之一的自贡灯会,被国务院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被国家旅游局确定为全国两大民俗活动之一,彩灯文化发展园区也被文化部命名为“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自1964年以来,自贡灯会在本地已举办了25届,其中以自贡国际恐龙灯会命名举办了19届,先后在国内500多个城市、国外40多个国家和地区展出,累计观灯人数超过3亿人次。而从2009年至今,已经连续多年在欧洲成功举办了大型彩灯嘉年华展会。 

火树银花不夜之恋

    雷嫩市市长范德帕斯说引进中国彩灯节能推动荷兰市民对中国文化传统与创新的理解。从前,荷兰与中国的合作一直集中在经济与外交领域,而当下,越来越多的荷兰人去中国旅行,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荷兰定居、工作,他希望推动两国社会在文化方面多多交流,这更能够增进中荷两国人民对对方的了解。

     动物园经理罗宾说“中国彩灯节”是继引进熊猫宝宝之后的重要的“中荷作用”,未来公园会为荷兰的民众带来丰富多彩的中国产品,促进中荷友谊继续发酵。

    徐宏大使指出灯是美好、温暖与智慧的象征。在中国,每逢春节这样重要的节日,家家户户都要挂起红灯笼,而五彩缤纷的灯会更是节日的高潮。荷兰也是一样,圣诞节前后大家都要用彩灯装点窗户和圣诞树,街道和商店也变得流光溢彩。

    “提供光明,黑暗就会自己消失”,中国也有“火树银花不夜天”的诗词, ”  荷兰人文主义者伊拉斯谟引经据典畅谈,“今天我们在荷兰点亮中国彩灯,就是点亮中荷两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共同向往,传递对彼此的美好情感。”   

     灯光节的组织者乐不思蜀地介绍本届的特色,尤显被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彩灯造型手艺人的传统是有生命力的。当代的彩灯制作,在技术和内容上进行了很多创新。比如,在欧维汉兹动物园布展的灯光秀,全部使用可以精微控制的节能LED灯管,灯光造型做出来之后,灯的色度是可以调节的。

   “鲤鱼跳龙门”的故事来自中国古典传说。红色代表能量,代表一种新的和带有爱意的生活。龙门灯盏元素讲述了锦鲤变成龙的故事。为了能够改变自身的处境,锦鲤必须越过龙门。龙门位于灯展的入口处,设计团队希望这一中国古典故事的主题花灯,给所有访客带来一个良好的新年开端。

    “中国彩灯节”灯光首秀吸引了许多荷兰市民,他们或带着孩子,或手拉手前来观展。现场的很多观众有不少是灯光节的常客,一位居住在附近的女观众说,去年她就带着老公来观展,他们认为来自中国的主题灯盏让小镇多了很多新年气息,新兴的灯光技术也给荷兰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受。

全世界第一熊猫馆

    “中国彩灯节”期间,喜讯频传:前不久刚移民来荷兰“工作”的星雅和武雯竟然获奖啦!不过,这奖不是颁给他们,而是它们的居住所,“中国彩灯节”荷兰策源地。周四,大熊猫全球奖(Giant Panda Global Awards)在柏林揭晓,欧维汉兹动物园(Ouwehands)里的大熊猫馆被评为全世界第一熊猫豪宅该奖项是超过30万人投票一个月选出的结果!可谓是众望所归了!光入选的就有10名候选动物园。第二、第三名则花落法国的ZooParc de Beauval以及德国柏林动物园。

     自从这两只萌宝来了之后,荷兰人民全疯了!络绎不绝的“熊猫粉丝”来到位于荷兰Rhenen市的欧维汉兹动物园(Ouwehands)。大家都争着要一睹这对熊猫夫妇的芳容。

     荷兰为了得到中国的大熊猫,已经努力15年,历任三个首相。这两只大熊猫Wu Wen和Xing Ya,是2015年荷兰国王威廉·阿历山大访华时候,中国方面终于答应租借给荷兰,作为科研合作之用的。

    整个园区以中国传统样式建造,其中包括两个三层的中式宫殿,中间由一座木桥相连。占地9000平方米!3400平方米的熊猫园,除了有熊猫生活起居的地方、储存食物(竹子)的冷库、产房和诊疗所之外,还有餐馆所有的建筑,工程由荷兰和中国公司合作承担这个熊猫馆“Pandasia”,完全是中国传统风格的建筑,聘请了中国施工队亲自前来,用传统工艺施工建造的。欧维汉兹动物园熊猫馆为中国传统宫殿式风格,主体有两座相连建筑,各三层,总面积9000多平方米,荷兰动物园为建设熊猫馆欢迎中国大熊猫的到来,投资了大约700万欧元(约5100万人民币),不计成本,甚至还遵循着中国的仪式。据悉,两只大熊猫在荷兰最长逗留15年。动物园方面估计,高峰日可以一天接待上万游客。

好事成双推波助澜,中国驻荷兰使馆于2018年6月3日在两只旅荷大熊猫所在城市雷嫩举办2018年“熊猫杯”乒乓球邀请赛。来自10多个国家近50位选手参加比赛。时任大使吴恳携夫人,参赞郭金秋参赛并于赛后在当地欧维汉兹动物园“中国熊猫馆”举办的颁奖典礼上致辞。雷嫩市市长范德帕斯、荷外交部亚大司副司长范登伯格、荷国家乒乓球协会主席西蒙斯、欧维汉兹动物园园主布克霍恩等嘉宾、参赛选手本次乒乓球邀请赛是驻荷兰使馆继2017年为迎接大熊猫抵荷举办首届“熊猫杯”比赛后,再次推出的公共外交“品牌项目”。从而进一步将“赛国球”和“赏国宝”完美结合,让活动更“接地气”。比赛邀请人员范围进一步扩大,包括荷政府官员、乒乓球俱乐部选手、各国驻荷外交人员等,其中年纪最大的75岁,最小的仅16岁。吴恳大使夫妇、陈日彪公参等代表使馆参赛。及观众等约150人出席颁奖礼。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于2019年6月30日,仲夏时分,艳阳高照,中国驻荷兰使馆在雷嫩市举办了热情洋溢的2019年第三届“熊猫杯”乒乓球邀请赛,并在当地欧维汉动物园中国熊猫馆举办颁奖仪式,120余名嘉宾、参赛选手及观众等出席。此次比赛再进一步面向荷兰民众,分设专业组、业余组及青少年组,来自荷兰各地及相关俱乐部、驻荷外交使团、国际组织以及德国等近50名选手同场竞技。参赛人员中年纪最大的65岁,最小的仅9岁。徐宏大使、陈日彪公参、前中国国家队队员及欧维汉动物园经理德朗共同进行了表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