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民政局局长廖远飞一行访问瑞典考察老人院和福利体系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在瑞中企业家协会和北欧创新中心的协助下,深圳市民政局廖远飞局长一行15日访问了瑞典参观考察了老人院。

廖远飞局长一行当天首先见到了瑞中企业家协会和北欧创新中心负责人。然后在瑞中企业家协会副会长张露萍等陪同下,一起参观了位于Taby的老人中心。

代表团成员听取了区政府社会委员会负责人的介绍,了解了瑞典老人中心的情况,由此也了解了瑞典人的养老方式和需求。代表团听取报告之后,廖局长也表示希望瑞典的负责人能去中国深圳进行互相学习和交流。

代表团成员还和这里的老人一起合影。

访问团成员还包括深圳市民政局办公室主任吴远翔,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政府区级委员会区委员会常务委员,深圳市民政局龙岗分局局长,深圳市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深圳市龙华Silver Industry协会会长和深圳市IMT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

中外媒体“走进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系列(十八)后记:新疆印象

北欧绿色邮报网乌鲁木齐报道(特派主编记者陈雪霏)– 新疆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新疆是一片令人向往的热土,新疆也是让人捉摸不定的地方,新疆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带着疑问,记者来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省会乌鲁木齐。

坐在中巴车上看着看着,仿佛来到了我的家乡锦州,一个个的门帘和商铺,但是,从酒店开往大巴扎的路上又觉得去了大连,因为那段高速路感觉似曾相识。再从乌鲁木齐开往昌吉的路上,又感觉乌鲁木齐是一座国际大都市,靓丽优美。绿树成荫,绿草茵茵。

一路向北以后,经常看到一个大照片,习近平主席和新疆各族人在一起的照片,标语是“习近平主席和新疆各族人民心连心”。这幅照片给人的震撼力也是很大的,在茫茫的草原上,沙丘上,一望无际的天边,有着这样一副巨照,立即让人感觉心里暖洋洋的。一面面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走在马路上过红绿灯的时候,听到录音里放的是一个女生的国语声音说,此时是红灯,请等候,紧接着就是一句维语,表达同样的意思。在乌鲁木齐,很多路标的标示都是国语,维语和英语三种文字。

乌鲁木齐市地铁年底就可以运行。乌鲁木齐市既有西单商场,也有王府井。看起来感觉是那么熟悉,那么亲切。

同时,新疆大力发展旅游业,十分注重环保,这里空气新鲜,蓝天白云应有尽有。

例如,在我们住的宾馆里,就有要求说,为了节能减排,如果你的浴巾需要洗,你就放到浴缸里,如果不需要洗就请你把它挂起。确实,如果一个人在这里住两晚或三个晚上,其实是不用换的。这里是干热气候,其实很舒服。这种环保意识已经达到了国际水准。新疆人对此认为理所当然。

当我们到北部阿勒泰地区的禾木乡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座由黑龙江省援建的木桥,非常好。这里有一个牌子,介绍了河长制度。宣传部领导介绍说,中国已经实行了河长制,什么意思呢?就是一个地区的一把手也是当地河流治理的一把手。目标是要把河流治理好,管理好,清理好。其实中国共产党就是有这个劲儿,如果她认定了要做什么,就会下决心去做,而且要做好。

在阿勒泰地区就是花大力气植树造林,实现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让很多农牧民受益。因为农牧民可以有双份收入,一部分来自畜牧业,另一部分来自农家乐,旅游业,同时,政府还有补贴(也是来自旅游业),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最后一天,当我们到红山公园的时候,我们发现过去这里就是一个秃山,从1958年开始,这里进行绿化,党员干部群众经过几十年的植树造林治理,这里现在已经是一个生态非常好的公园。高高的浓绿的树林让这个公园充满生机,鲜红的花朵绽放,真的,在这里的鲜花,无论是红花,黄花,紫花还是橘黄色颜色都是非常正。

自然景观大大改善。人文景观也大大改善,例如在大巴扎,就有各个不同民族的商户在那里做生意迎接四面八方的来客,成为民族团结和谐共处的典范。

总之,新疆是美艳的,生活是悠闲的,新疆福利是可以接受的,新疆人是善良可爱的,新疆的小伙子帅气和蔼,姑娘们即温柔可爱,又漂亮能干。新疆也是浪漫的。北欧绿色邮报网建议你到新疆去看一看,亲身体验一下习近平主席和新疆各族人民心连心的感受。那是真金白银,2千亿投入到机场建设,铁路建设,旅游景区的厕所革命,农牧区的原生态保护和创建(景区的酒店都是用木头建造的,采取传统的建筑方法,自然咬合,不用钉子,利用苔藓和松油密封保温)。在这里可以看到全国19个省市的兄弟般的真情援助,让人感受到整个中国就是一个大家庭,各个兄弟民族互相帮助,互相爱护,这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采取群众路线的方针才能实现。以前有的外国记者觉得第一次见面的笑容是装出来的,但是,当你体验一个星期以后,你会发现,那笑容是从心底里自然绽放出来的,就像新疆的太阳一样灿烂!

体验一下新疆山美水美人更美的现实,体验一下那里的原生态,体验那里的集各种地形地貌和气候于一地的感觉,新疆给你的是经常的,情不自禁的小惊喜,时不时的感觉山穷水尽疑无路,结果是柳暗花明又一春。

有一个分别25年的同事,我想新疆电话不好打,朋友在哪个具体部门工作也不知道,是否还在那里工作也不知道,一路的困惑,怎么能找到呢?我最后灵机一动,让组织来帮我找吧。于是,领导一个电话就把问题解决了。说不出的惊喜。

出来时,我拿错了充电器。没有充电器,后面大部分行程就无法照相了,怎么办呢?只好再次找领队,看看能否帮我买一个或者借一个充电器。死马当活马医,虽然不抱任何希望,但是万一能弄到呢?我们的车子继续前行,而且要去昌吉,不是乌鲁木齐这个国际大都市。结果到了昌吉以后,参观葡萄园的时候,领队跟我说,当地宣传部的同志到尼康专卖店找到了类似的充电器。80元问我买不买,不是原装的。我心想,天呐,我在瑞典花了600元买的原装的。只要能用,哪个不都是一样吗?买!就是这样!又一个问题迎刃而解。

临走时,感觉一切都很完美,结果到机场了,都已经进关了,突然传来消息,飞机因天气原因而延误了。难道这不是惊喜吗?尽管我不得不花巨资给斯德哥尔摩打电话,结果,还是Wi-Fi解决问题,发了邮件,国航斯德哥尔摩营业部反映迅速,但必须推迟两天而不是一天,于是,上帝安排我必须在这里再呆两天,这不是另外一个惊喜吗?

还有一个更让我惊喜的是,不知道是老天故意捉弄我,还是我真的有点儿老年痴呆了。在悦湖酒店住了两个晚上,第一个晚上老公用谷歌一开始找不到我,也瞎猜是否我们被放在一个什么秘密的地方了,但几分钟以后,又找到了,才把疑惑消除了。确实,我们住的地方只有那么几个楼,没有太多,因为怕造成环境破坏,所以,禁止在景区内违章建筑。因此物以稀为贵。我也心血来潮把两件新买的衣服挂在了门后头的衣柜里。结果,我回到乌鲁木齐才发现自己忘在那里了。几经周折,领队帮我找到了饭店的电话,第一次去找居然没有找到。我心底里甚至很卑鄙地想是不是住在那里的下一个游客给拿走了呢?但是,又过了10分钟,马经理打电话过来说,她又派人去找,结果在门后头的另一个柜子里找到了!失而复得,不可能不让人惊喜!啊我的小心脏啊,好在都是好事儿!

当然,我们是被照顾的很好,也听有的人说,那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爆警察到处都是。首先澄清一下,并没有那么大的密度。不过,到了新疆,确实发现大商场,和重要景区都需要安检。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我们的世界出现了变化。以前我也觉得安检很麻烦,没有自由。但是,通过斯德哥尔摩2017年4月7日的恐怖袭击事件之后,我认为中国政府所做的防范措施是正确的。越是人多的地方,越是需要有警察的存在。在瑞典经过两次教训之后,也是在加大警备力度。因为有一小部分恐怖分子被洗脑,一意孤行,对这样的人,除了为他们祈祷以外,也必须采取防范措施,因为他们的目的是故意伤人或杀人。因此,加强防范措施是必须的。而警察的存在,只能是让人感觉更安全。正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闻办副主任艾力提.沙力也夫说的,“我们数百万游客愿意到这里来观光旅游,就说明我们这里是安全的,游客愿意来。当然,我们也加大了促进旅游业发展的力度”。新疆的朋友也说,现在真的好了。

遗憾总是有的,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去,而没有时间去,或许这才是完美的结局。期待在不太遥远的将来,能有机会再到南疆去采访。

新疆太大了,166万平方公里,要想都看到,没有一个月的时间是不够的。东南西北都得需要一个星期左右。下次见!

 

 

中外媒体“走进新疆”系列报道(十七)– 新疆新闻部副主任沙力也夫:新疆通过“一带一路”和旅游业实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8月31日午餐时分,真正的分别时刻到了。这可能是大家最后一次一起吃午餐。一路上,新疆新闻部副主任艾力提.沙力也夫一直陪同大家,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确保记者们的采访要求得到满足。

等到大家要走的时候,他终于说话了。他说,邀请大家来,就是要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新疆,就是要让你们亲身体会新疆的生活变化。事实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在新疆最合适。

沙力也夫说,新疆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中央政府对新疆进行了大量投入。到2017年底对基础设施的公路投资达两千亿。新疆正在兴建六条地铁线路,其中两条到年底有可能建成运营。高铁兰州到乌鲁木齐的已经开通了,北京到乌鲁木齐的高铁正在试运行。全国很多大城市的高铁都和新疆连接。北京到乌鲁木齐预计从过去的三天将缩短到一天之内到达。

沙力也夫说,新疆能源充足,不但有传统煤电油,而且,现在有九大风力发电场,太阳能发电也成批量,新疆的能源和国网并网,输送到河南河北为中部省份提供能源。

现在航空方面也增加了许多条航线。在国内,很多大城市可以直接包机到阿勒泰,极大地促进了旅游业的发展。今年七月份来新疆旅游的游客已经达到了7500万。

2014年以来,新疆每年都有7万多干部到农村去帮助农牧民,结对子,实现民族团结一家亲,帮助农牧民在知识,教育,科学等各个方面进行改善。农牧民在住房方面有极大改善,水,电,网络等问题都得到解决,可以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切变化的取得,都是因为来自中央政府的财政,来自全国19个兄弟省市的援助。例如,今天上午看到的桥就是黑龙江省援助的桥,花了210万元兴建。

国际上,可能只有在塔什干发生地震的时候,苏联加盟共和国伸出援助之手。中国的新疆也是这样,中央,各省市都对新建进行支持,可以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在新疆这里最合适。

沙力也夫说,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后,有极少数极端分子受国外一些分裂势力的影响,在新疆传播极端思想,分裂思想,想尽一切办法破坏社会稳定。前几天你们去国际大巴扎,那时候,谁都不敢去,害怕暴力恐怖,现在你可以去逛夜市,很安全,现在稳定了,大家都很高兴。

“我想举个例子,在喀什,有个老城,有75000多维族群众,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参加任何恐怖活动,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都居住在清真寺附近,靠游客来经营生意,因此,他们就生活的稳定。” 沙力也夫说。

他强调,新疆的稳定来自于各级党委的正确领导。新疆还需要继续发展,这就需要良好的环境,良好的治安。安全问题是人类共同面临的课题。有时候,人们对新疆不是很了解,因为他们没有来过新疆,只是听信一些不实的谣言,希望你们通过此行把真实的新疆报道回去。当然,我们也还是处在发展阶段。

关于“一带一路”倡议,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更亲切,因为不是中国一家要发展,而是所有沿线国家都希望发展,都要发展。古代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就是因为这条路线,造就了很多著名的城市,现在的建设,也是要让所有沿线国家和城市得到发展。但是对于这个提法,有些外国媒体总是觉得不舒服。其实,中国的倡议是希望通过合作实现共赢,使得沿线国家都得到发展。

中外媒体走进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采访团包括来自14个国家的14名记者,其中还包括来自比利时和瑞典的记者和20多名中国主流媒体的记者。采访历时8天,亲身体验新疆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多民族文化资源及其重要的连接东西方的核心区作用,

图文 陈雪霏

 

中外媒体“走进新疆”系列报道(十六)–喀纳斯乡村旅游合作社-扎拉特民俗合作社的风土人情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8月30日和8月31日,中外媒体走进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采访团采访了喀纳斯乡村旅游合作社和禾木村。

走进扎拉特民俗合作社,一位穿着深红色蒙古袍的导游出来迎接大家。她的汉语很标准也很好听。她说,这里是我们图瓦人的家。图瓦人是蒙古族的一只,全国也只有2000人,而在这里居住了1400多人。这里对面就是小学,中学需要到县城里去住校。

 

这里是他们的家,也是乡村旅游合作社。外面一个交叉的大牌子是两只超大号的滑雪板,而且是带着羊皮和牛皮的。

她带领大家首先进入一个图瓦人的婚房,这里的一切都是图瓦人自己做的。床上有被褥和枕头,地上有可以前后撼动的摇椅。桌子上铺着羊羔皮,白白的,非常好看。

然后,我们又进了他们的博物馆,里边珍藏了珍贵的照片,有早起解放军给当地人治病的照片,也有1958年图瓦人到北京参加滑雪比赛队员的照片。

还有各种图瓦人使用的工具。

他们的皮衣,木勺子,带皮毛的滑雪板都在展出之列。导游解释说,用这种滑雪板,上坡防止下滑,下坡可以滑得更快。

在隔壁是一个酿制奶酒的地方。一个大木桶里边装满了牛奶,但上面却放凉水,人们不停搅水,经过一定时间,酒就自动从一个小龙头流出来,流到水壶里。这种奶酒喝起来没有酒味儿,但有一股奶香。导游小姐说,这种酒打腿不打脑子,就是说脑子是清醒的,但是喝多了,腿就软了,需要睡很长时间的觉才能醒来。后发劲。

导游说,这里的房子都是木制的,不用钉子,木头缝里放上苔藓,是保温的好材料,冬天萎缩保温,夏天可以长出来。真是图瓦人的创新和秘方。

院子里格桑花开得鲜艳。周围的皇冠花也是格外的黄,仿佛是古代帝王皇冠上的花环。高贵而鲜艳。这里空气新鲜,天更蓝,云更白。这天真是一个好天气。

在这样的天气里,人们走进蒙古包,听一曲蒙古人的呼麦和优美的长调,再喝上一杯图瓦人的奶酒,真是太美了。

导游小姐介绍说,他们的祖先是成吉思汗,因此,在墙上还挂着他的画像。她特意强调,千万别把他当成诸葛亮。逗得大家一阵笑声。她说,我们是图瓦人,讲的语言是突厥语系,但是,他们的历史没有用文字记载。历史都是代代口传下来的。有人说他们是印第安人的祖先,但大家只要记住他们是蒙古族的图瓦人,相信藏传佛教,同时,也是中国人就行了。笔者在此再次深感惊讶,中国的少数民族居然还有这么少的人,但日子还过的这么好。

当地有一种植物,长得象玉米节一样,一掰就可以掰断,但这却可以成为乐器。当地的小伙子真的为大家表演了这种乐器。

掌声过后,又来三个小伙子给大家表演优美的蒙古族,图瓦族的歌曲,非常优美动听。他们也不乏幽默感。

从这里出来,看到附近有很多农家乐,都非常有特色,都是木制的,都是原生态。晚上抵达禾木山庄,以为是到了瑞典的某个小镇。这里都是木制房子,百花争艳,生物多样性极好。

在这里睡上一晚,感觉仿佛隔世。寂静的夜晚,让人心旷神怡。

第二天,天气就没有那么晴朗了,一出来就开始下雨。人们经过黑龙江省援建的桥,穿过树林,来到哈登平台。在这里,人们可以看到禾木村的全部村貌。透过云雾可以看到一排排的小房子均匀地遍布在山间。那么和谐,那么宁静。这就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图瓦人靠旅游和畜牧业,和政府的补贴,可以达到每人年均收入六万元。在当地应该说是非常好了。一切都是天然的。

在这里还碰上来这里照结婚照的蒙古族男女。他们不是到照相馆去照相,而是照相馆的人陪他们来这里专门为他们照草原上新郎牵着马,新娘带上所有的行头骑马的结婚照,真是一种特殊的浪漫!

喀纳斯,真是一个令人难忘的地方。

最后的晚餐

而最令人难忘的就是最后的晚餐。记者们围着一个大圆桌坐下,迫不及待地把一切端上来的食品吃个精光。好在好吃的食品不停地被端上来,慢慢地,大圆桌就摆满了菜。

当大家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建议大家畅所欲言,既可以唱歌,也可以跳舞,也可以说说心里话。目的是通过此次采访活动,大家能够增进对新疆的了解的同时,也能增进互相的了解。

陈雪霏首先带头为大家唱了一曲《青藏高原》,抛砖引玉。随后,阿富汗记者,埃及记者,土耳其记者,巴基斯坦记者,印度记者,孟加拉记者纷纷一展歌喉。孟加拉记者几乎是很专业的水平。印度尼西亚记者也表演了一曲。

然后,吉尔吉斯斯坦记者,乌兹别克斯坦记者,马来西亚记者和新疆新闻部的同志们一起表演了舞蹈。人们在表演之前也都对主办单位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

人们可以通过歌曲和音乐感觉到其实亚洲人民是一家。中亚和南亚人的语言,音乐几乎都是可以互通的。虽然我们是在不同的国家,但是文化都很相似,“一带一路”战略必然把大家都联系在一起。笔者相信,如果亚洲人民可以团结一致,互相帮助,把自己的事情做好,那么世界就会更加和平,经济就能进一步发展。因此,这一顿晚餐,让记者终生难忘。

精彩Video 视频:第四届瑞典“青田杯”华人乒乓球大赛决赛精彩比赛实况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第四届瑞典“青田杯”华人乒乓球大赛决赛14日成功在斯德哥尔摩乒乓球馆举办。以下是精彩视频: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政务参赞张彪发布热情洋溢的致辞部分实况。

瑞典青田同乡会会长叶克雄发表热情洋溢的致辞部分实况。

73岁高级知识分子KTH的科学家一直爱好游泳和乒乓球。请听他的精彩自我陈述。

去年笔者有幸看到潘老打比赛,今年又看到,而且是全程观看他的决赛,感觉他那种老当益壮的精神里透露出来的就是中华民族的拼搏精神加智慧和经验。他不是和年轻人拼体力,而是拼智慧,拼经验。他可以就站在那里,眼看着对方失误。他让我想起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笔下的老人的智慧。看到这样的精彩比赛,让人真正感到自豪,为中国的乒乓球自豪,为华人能在瑞典打乒乓球自豪,还能代表瑞典去比赛,更是华人的自豪,同时也为瑞典华人总会支持下的瑞典青田同乡会每年为广大乒乓球爱好者举办这样的比赛平台!正如张彪参赞和叶克雄会长说的,乒乓球能增进友谊,大到国家,小到个人,让我们继续积极参与乒乓球运动吧!

请看潘老参加的决赛实况!潘明与张小强对决,堪比老人与海!

小提琴钢琴音乐老师王璐是裁判!

王伟和厉峰对决!

冠亚军争夺赛,双打!

精彩决赛!领略中国乒乓球的魅力!

今日头条:第四届“青田杯”瑞典华人乒乓球赛在斯京成功举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第四届“青田杯”瑞典华人乒乓球赛14日在斯德哥尔摩乒乓球体育馆成功举办。

瑞典青田同乡会会长叶克雄出席比赛并致辞。他说,第四届“青田杯”瑞典华人乒乓球赛圆满落幕,这是瑞典青田同乡会的一件盛事,也是在瑞华人相互交流与沟通的好机会,好平台。衷心感谢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一直以来对瑞典青田同乡会事业发展的支持和帮助。对这次活动的成功举办表示祝贺,对教练孙洁女士及所有工作人员表示感谢!

叶克雄说,瑞典青田同乡会一直致力于建设和谐健康的侨社,在增进瑞典侨民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方面搭建平台,并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我们创办了瑞青中文学校,解决了在瑞华人子女学习母语的困扰。我们还积极参与其他华人社团的活动,目的在于提升在瑞华人的影响力和感召力。

他说,团结是我们青田人在外拼搏的优良传统,也是战胜一切困难的法宝。

“每年我们都在此举办乒乓球赛,推动在瑞典华人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增强华人的体质,加强与瑞典民众的交流,树立良好的华人形象都起到积极的作用。据我所知,你们当中有很多人已经参加了由瑞典人组织的乒乓球俱乐部,平时与瑞典人一起训练交流,相互切磋,这充分体现了在瑞华人与瑞典民众完全可以融为一体,精诚合作。体育健身是瑞典民众最受欢迎的生活方式,在共同爱好的氛围中容易沟通和交流,也可以增强互信。推动乒乓球运动,对于我们加强与瑞典民众的沟通与交流可以起到桥梁作用,希望你们做传播中华文化的使者。期待你们明年再创佳绩。”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政务参赞张彪出席比赛并致辞。张彪参赞说,乒乓球是中国的国球,是中华民族复兴过程中的一个亮点。乒乓球在外交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中美关系,以小球带大球。在中瑞关系中,瑞典著名选手“老瓦”在中国非常有名,让瑞典能与中国在乒乓球比赛中相媲美。观看了刚才的决赛,也真的感觉到大家的乒乓球水平很高。张参还代表桂从友大使向大家表示问候,他也邀请乒乓球选手到使馆切磋技艺。

经过激烈的角逐和精彩的决赛,73岁老将潘明和王伟所代表的华夏队获得冠军。张彪参赞为其颁奖。

厉峰和张小强代表的青田一队获得亚军。叶克雄会长为其颁奖。

张磊主任和张少华副会长为三等奖获得者颁奖。

夏海栋,徐力和张巧伟为所有获得四等奖的队颁奖

瑞典青田同乡会乒乓球队队长夏海栋表示,今年有19个队参加,是“青田杯”乒乓球赛举办以来参与球队最多的一次。

出席比赛的选手,最小的只有10多岁,最大的就是潘明73岁。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潘明表示,他本来是来瑞典皇家理工大学KTH读博的,后来拿了博士学位以后,就在这里工作和生活了。但他业余爱好就是游泳和乒乓球。虽然已经70多岁了,但他还是坚持经常打乒乓球。65岁左右的时候,还代表瑞典队在欧洲很多国家参加过国际比赛。今天他在决赛中的比赛,也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和喝彩声。

 

出席比赛的嘉宾还有使馆领事部主任张磊,瑞典华人总会执行秘书长伍王令,瑞典青田同乡会副会长张少华,瑞典斯京高尔夫球协会会长张巧伟和中国侨联青年委员兼瑞典青田同乡会副秘书长徐力等。本次比赛主办单位是瑞典青田同乡会,支持单位是瑞典华人总会。颁奖仪式主持人是伍王令。

图文 陈雪霏

更多信息:

主办单位瑞典青田同乡会                支持单位瑞典华人总会

比赛目的:为华界乒乓球爱好者提供一个展示个性,相互切磋,共同提高的平台,为在瑞华人提供一次公众观赏,以球会友,凝聚同胞情谊的机会。

比赛地点:SL hallen 地址:Tellusborgsvägen 22地铁红线14号线Midsommarkransen。

比赛时间:2018年10月14日, 周日13:30  (运动员签到13:00)。

比赛规则:团体赛制,每支队伍由两名运动员组成(不限男女)。第一、第二场比赛为单打,第三场比赛为双打,第四、第五场比赛为单打。比赛采用五场三胜制,即先得三分队伍为胜利。每场单打和双打比赛均采用三局两胜11分赛制。第一阶段为小组循环赛,第二阶段抽签后采取交叉淘汰赛。 比赛使用白色专业用球,每场比赛各方可有一次暂停。比赛中如遇到争议最终由仲裁判定。

    :授予团体前四名代表队奖杯。授予道德风尚奖运动员奖牌。

参加选手:

1、华夏队:王伟、潘明                 
   2、赢天下队:张峰瑞、李万庆 
3、东方不败少年队:Marcus Chang、   Mathias Chang                    
4,崔马队:崔大庆、马军       
5、海峡合作队:张家君、叶佩君
6、外国友人队:Max、Espen
7、青田一队:历峰、张小强
8、青田二队:Simon 、陈献国
9、青田三队:高雄林、徐春雷
10、青田四队:叶克雄、夏海栋
11、青田五队:孙王敏、Leo  Sun。                                             12、青田六队:伍王令、王新民。                                                                      13、青田七队:王路、周力. 
14、青田少年一队:Kevin Cheng、Leo Xu
15、青田少年二队:Jerry Sun、Tony Sun。                                                  16、青田少年三队:Jackie wu  、Oscar xu.                                17,杨家将队:杨永石、杨其乐。                                                     18,大世界队:郑庆雄、胡桑。 
19: WNL 队:Nils Johansson, William Chou。

新闻分析:瑞典温和党暂时放弃组阁 且看社民党如何?

北欧绿色邮报网 评论员陈雪霏– 温和党领导人克里斯特松因为不愿和民主党为伍,无法实现组阁多数,因此暂时放弃组阁。

瑞典议会议长安德里亚斯.诺伦本人是温和党的,他经过和八大政党领导人谈话之后让温和党领导人首先组阁,可以说是仁至义尽。

但目前的情况正如记者此前分析的那样,如果各个党派不实现思想转变,以瑞典大局为重,这种少数政府扯皮的事将会继续扯来扯去,原因就是瑞典民主党的得票高了,成为了第三大党。因此,如果瑞典其他小党不联合起来和得票最多的社民党形成大多数政府,瑞典政府将继续陷于僵局。而且是无解的僵局。

且看瑞典社民党的胜算几何?

其实,瑞典社民党党首勒文是很坚定的。他是不惜一切代价,即使举行再次选举,他也要争取社民党执政。他不愿意和温和党组阁的原因,你懂的,那就是不愿意最大的党来服从第二大党。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勒文如果组阁,假如没有温和党的支持,他能否可以?

勒文首先向中间党伸出了橄榄枝。很明显,如果社民党能够保持自己的红绿联盟,同时,接纳中间党和自由党,这样就可以达到144加49等于193的多数席位,假如环境党退出,减掉15席位,还剩178个席位,依然是议会多数。这样就是五个党派,或者是四个党派。

据报道,斯德哥尔摩市政府已经是由温和党和环境党组合了,因此,环境党退出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它的宗旨和中间党差不多,只是中间党依然支持核能,环境党不支持核能。

但是,勒文面临的挑战是,他必须和左翼党联合。一开始,社民党对左翼党持排斥态度。但是,左翼党党首尤纳斯明确表示支持社民党,即使社民党自己单独组阁,左翼党也会在议会中支持它。因此,左翼党是可以成为社民党的一大支柱,只是,极左,和极右都让人难以接受。

左翼党就是坚决反对公司利润最大化。反对奢侈浪费。因此,它也要和社民党讨价还价。但总的来说,还是可谈的。

因此,如果勒文能够和左翼党,中间党和自由党联盟,那么,社民党为首组阁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这样一个多数席位的政府也是对瑞典未来发展有利的。

如果勒文不能形成多数席位政府,把球再踢给温和党,那么瑞典不被贻笑大方,也真是自作自受,各党都任性了。

但愿勒文能够尽其所能团结中间党和自由党并能说服他们接受左翼党。这样,一个以中左翼为主的多数席位政府形成,对瑞典政府发挥应有的作用有极大好处。

虽然在瑞典很多专家都认为政府有和没有,换还是不换对经济政治外交都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但是,事实上,还是有影响的。

今日头条:2018第四届“青田杯”瑞典斯京高尔夫球大奖赛在斯京举行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金秋十月,秋高气爽。13日斯德哥尔摩的天气非常给力,2018第四届“青田杯”瑞典斯京高尔夫球大赛顺利举行。

当晚,所有参赛者在恒运阁饭店出席颁奖仪式。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政务参赞张彪出席颁奖仪式并致辞,他说,现在瑞典秋色十分美丽,此时举办高尔夫球比赛,体现了我们华人华侨的团结向上,互帮互动的状态。第二,体现了华人华侨积极融入瑞典社会的努力,第三,反映了华人华侨积极追求健康生活方式,是一种更高的精神和健康追求。因此,他对高尔夫球比赛的成功举办表示祝贺。

瑞典斯京华人高尔夫球协会会长张巧伟致辞说,首先我要对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对瑞典华人体育运动的支持和对瑞典华人生活的关心表示诚挚的感谢!瑞典青田同乡会是本次大赛的最大赞助单位,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表达对同乡会及叶克雄会长由衷的感谢!
我们还要感谢瑞典华人总会,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瑞典华助中心,瑞典潮州同乡会和瑞京华人协会,他们都对本此大赛都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和帮助。

张巧伟说,瑞典斯京华人高尔夫球协会己经走过了5个春秋。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在瑞典华人社会中掀起了一场高球运动的热潮。我们的队伍在逐步扩大,球员们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不但增添了我们的生活乐趣,也提升了我们的道德情操,更是增强了我们的身体健康。因为高球是一项时尚的,健康的运动,瑞典又是世界上人均拥有高尔夫球场最多的国家。我们要充分利用这美好的资源。

“我们斯京高尔夫球协会的宗旨是大力推广和普及瑞典华社高球运动! 我和我的队友们一定会一如继往的为这个目标努力“。张巧伟说。

本次颁奖仪式由瑞典斯京高尔夫球协会秘书长刘晨主持。

出席颁奖仪式的嘉宾还有中国驻瑞典大使馆领事部主任张磊,瑞典华人总会执行会长叶沛群,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会长王俞力,瑞典青田同乡会会长叶克雄,瑞京华人协会会长柳少惠,瑞典潮州同乡会会长陈德忠,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会长段茂利教授,瑞典青田同乡会副会长张少华,东道主瑞典青田同乡会副会长周民伟,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副会长黄炳旺,瑞典温州商会会长吴俊博,瑞典华人总会执行秘书长伍王令,中国侨联青年委员徐力,斯德哥尔摩华助中心代表丘潇卉和中欧文化协会会长陈雪霏等。

经过5个多小时的角逐,大家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参赛者也纷纷发表获奖感言,表示高尔夫球运动是一项非常高大上的运动,是有氧运动,一方面可以健身,另一方面也加强了华人华侨之间的感情交流。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总杆第一名是蒋洪斌 总共87杆

总杆第二名是黄继,95杆

总杆第三名是刘晨,97杆

净杆第一名是张巧伟  65杆

净杆第二名是戈铁军 69杆

净杆第三名是夏海龙 70杆

最远杆获奖者是黄江上

最近杆获得者是女将张玉梅。

最佳进步奖由王俞力获得

最佳鼓励奖由徐力获得。

另一个最佳进步奖由朱瀛莹获得。

图文 陈雪霏

Arctic Council meeting of environment ministers ends with talks about future cooperation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STOCKHOLM, Oct. 13(Greenpost)– The Arctic Environment Ministers’ meeting held in Rovaniemi 11-12 October ended with discussions about cooperation in addressing climate change, protecting biodiversity and preventing pollution in the Arctic region.
The two-day meeting brought together ministers and high-level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eight Arctic Council States and from six Permanent Participants representing the indigenous peoples of the Arctic. The Observer countries and organisations of the Arctic Council had also been invited.

Many participants noted with grave concern the rapid ongoing changes in the Arctic confirmed by 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Special Report on Global Warming. The IPCC acknowledges that the Arctic is warming two to three times faster than the global average. Many countries presented their national actions, including plans to speed up the reductions of the greenhouse gas and black carbon emissions as well as reducing emissions through innovation. Observer states were invited to strengthen their actions to reduce black carbon emissions. The need to increase cooperation on adaptation in order to strengthen the resilience in changing climate was discussed.

Participants welcomed the Agreement to prevent unregulated commercial fishing on the High Seas of the Central Arctic Ocean signed on 3 October in Greenland. In order to strengthen ecosystem resilience in changing conditions, measures and mainstreaming are needed to promote ecosystem-based approaches to management, and conservation and sustainable use of biodiversity; cooperation to develop a network of 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s) in collaboration with indigenous peoples and reduce marine plastic litter was highlighted by many. It was noted that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s needed to address long-range pollution that ends up in the Arctic region, including new emerging contaminants. The need to strengthen and sustain Arctic monitoring and observations, and use the best available scientific and Indigenous knowledge was discussed.

“On behalf of Finland’s Chairmanship, I wish to thank the Member States, Permanent Participants and Working Groups of the Arctic Council for their valuable inputs in preparing for this meeting and what we have now achieved”, said the Minister of the Environment, Energy and Housing, Mr. Kimmo Tiilikainen. Finland also announced its support for international and regional collaboration on reducing black carbon emissions. The preparation of the summary of the meeting by the Finnish Chairmanship will continue in cooperation with the Arctic States and Permanent Participants.

This was the first meeting of the Arctic Council Environment Ministers in five years. The outcome of the meeting will be shared with the Arctic Council Ministerial meeting to be held in May 2019 and contribute to future environmental cooperation of the Arctic Council.

source: Finlands environment ministry government.fi.

论爱情

北欧绿色邮报网情感专家  陈雪霏

什么是爱情?废话,谁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不一定。真正的爱情是需要时间的。有一位韩国女孩说过,爱情,就是那种象熬中药一样熬出来的。是的。有时候,两个人相见可能感觉很好,但不一定马上就好的不得了。有可能很好,但因为什么原因就是到不了一起。于是,人们就需要耐心等待。

有了时间考验的爱情才可以长久。有的人会说,不在乎长久,只想一时拥有。但我想人的感情是有限量的。给了这个人,就不能给那个人。有时,感情如果不小心浪费掉了,以后恐怕就很难再产生感情了。

真的。感情是通过时间来磨练的。当然,过去讲的真金不怕火炼,你使劲考验一个人,也是不对的。人都是脆弱的,不可能那么容易被历练。人也是不太容易能抵制住诱惑的,因此,最好不要创造这样的机会。一定要顺其自然。

感情是不应该浪费的。因为感情也是有量的,就象电灯里的电一样,浪费了,就没有了。因此,如果有了感情,就应该珍惜。

人世间确实有很多隔骇,例如,意识形态,例如政治制度,例如宗教信仰,这一切都影响我们的爱情观。因此,西方讲究自由。但是,如果自由过度了,也不一定是好事。如何能够在相互平等的基础上恋爱是一门学问,也只有在相互平等,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才能产生爱情。否则,感情也不会产生。人只有在安全的基础上,温饱的基础上,才能产生真正的爱情。否则,难免都是互相利用。当然也可以是互相理解。

Video: Birgit Nilsson Prize winner Nina Stemme: I was a coward when I was 10 or 11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STOCKHOLM, Oct. 12(Greenpost) — Nina Stemme, Birgit Nilsson Prize winner held a press conference today and said she was a coward when she was 10 or 11 years old because she wanted to be a musician then, but she dared not because she was afraid of failure.

Stemme is not only a great singer, she is almost a philosopher because her motto is Hurry slowly.

She is also a kind of linguist and speaks perfect English with perfect voice.

She told us about her childhood and about her experience in voice training. She said after all, it was she who should be on the stage in the end, so she must train herself hard and well.

今日头条:霓娜.斯泰莫荣膺2018比基特.尼尔松奖-西洋歌剧最高奖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霓娜.斯泰莫11日晚在瑞典皇家歌剧院从瑞典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手中接过2018 比基特.尼尔松奖,西洋歌剧最高奖,堪称古典音乐方面的诺贝尔奖。奖金一百万美元,相当于900万克朗,近700万人民币元。

The Birgit Nilsson Prize

该奖是由瑞典著名已故女高音歌唱家比基特.尼尔松创立的基金会设立的。比基塔.尼尔松于1918年出生于瑞典南部的斯哥纳地区。从小就有音乐天赋。同时,酷爱古典音乐。歌唱魏格纳歌剧,普契尼歌剧图兰朵等上百首歌剧。2005年87岁去世前决定以自己的名字创立基金会,同时,留下遗嘱,第一个获得比基塔.尼尔松奖的人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哥。该奖在2009年实现首发式,确实奖给了多明哥。多明哥曾经和尼尔松同台演唱。

The Birgit Nilsson Prize

霓娜.斯泰莫是首位获得该奖的瑞典歌唱家。这是第四次颁奖。斯泰纳获奖的理由是她很好地诠释了作曲家的意图,同时极大地传承并传播了古典音乐。她在传播古典歌剧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符合基金会的标准。

The Birgit Nilsson Prize

斯泰莫曾经在纽约,法国,意大利,维也纳和伦敦和斯德哥尔摩等著名皇家歌剧院演出过,成为国际上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瑞典国王和王后曾经三次观看她的演出。

颁奖前,瑞典皇家交响乐团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BrynTerfel演唱了魏格纳歌剧。 女高音歌唱家克里斯蒂娜.尼尔松也进行了演唱。

The Birgit Nilsson Prize

颁奖仪式上,多明哥还特意发来视频祝贺。

11日晚,1000多各界名流穿着晚礼服走上红地毯出席了颁奖仪式。

霓娜.斯泰莫12日举办了记者招待会上。在招待会上,北欧绿色邮报网记者首先提问,让她讲讲自己的童年。

斯泰莫说,她的父母都是大学毕业。但是,她是家中第一位艺术家音乐家。她小时候和其他孩子一样,在上学的同时,也加入了一个合唱团,她尝试了各种乐器,小提琴,钢琴等都学过。她各科学习成绩都不错,因为她学习很刻苦。她说她刻苦的原因是她懂得只要她努力学习,她就可以实现她自己的愿望。但是,她也承认,她小时候其实也是个胆小鬼。因为本来在10,11岁的时候,她就很喜欢歌剧了,想直接学习音乐,但是,她不敢,因为她害怕失败。所以,她学习音乐的同时,她也上了大学,而且学的是商业经济。但是,最终她还是选择音乐作为她的专业了。

斯泰莫坦言,她其实只参加过两次比赛,她参加比赛的原因就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水平上,但结果,她都表现非常好。她说,其实,每次比赛,她也都是战战兢兢,都是充分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

她说,她小的时候就很努力,以后也是一直都非常努力。她也很专注。比如说,她在伦敦演出的时候,间歇时间,她确实让自己休息,做做瑜伽,放松,然后,再上舞台。

当她出名以后,邀请她演出的人越来越多。但她坚持一个原则。

她著名的名言是要尽快让自己慢下来(Hurry slowly)。她说,她知道人们都会记住她,但是,有时她发现人们给她的任务太急促,项目太庞大。因此,她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哲学。该说不的时候,必须说不。

12日,人们参观了比基特.尼尔松博物馆,了解了有关尼尔松的故事。据介绍,尼尔松是个热情奔放的艺术家,对业务精益求精,最开始来斯德哥尔摩歌剧院演出时与伴奏员不和,几乎想跳河自杀。但是,后来,她克服一切困难,成为脍炙人口的著名艺术家。她第一次在皇家歌剧院演出是在1946年10月9日。

博物馆展出了她的服装,雕像和她的演出历史。

瑞典皇家歌剧院是由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三世在1773年创立的,一开始有948个座位。到1898年建成现在这样的歌剧院有1200个座位。

The Birgit Nilsson Prize

比基特.尼尔松基金会会长鲁波特.莱师教授主持新闻发布会,并在11晚的颁奖仪式上发表开幕词和闭幕词。

图文陈雪霏(颁奖仪式图片为新闻图片由基金会提供)

Nina Stemme receives her Birgit Nilsson Prize from the King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STOCKHOLM, Oct. 12(Greenpost)– Swedish born top Soprano Nina Stemme received her Birgit Nilsson Prize from the hands of the Swedish King Carl XVI Gustaf in the Royal Opera House in Stockholm last night.

The Birgit Nilsson Prize press photo.

Queen Silvia and about 1000 guests including journalists attended the awarding ceremony.  With the red carpet, many prominent figures wear beautiful dress attending the ceremony.

Queen Silvia, King Carl, Stemme and Reisch. press photo. 

After the moving performance of Bryn Terfel of Wagner The Flying Dutchman and Birgitta Svenden’s Laudatio,  Mary BEth Peil announced the prize presentation.

Internationally famous Stemme is in great demand worldwide. She is a frequent guest at the Metropolitan Opera in New York, La Scala in Milan, Wiener Staatsoper, Opera Bastille in Paris and the Royal Opera Houses in London and Stockholm, to name just a few. As a dramatic soprano, Nina Stemme has continued the great tradition of Kirsten Flagstad and Birgit Nilsson.

She has been celebrated for her roles as Wagner’s Isolde, Brünnhilde and Kundry; Strauss’ Salome and Elektra; as well as Puccini’s Turandot and Fanciulla.

Having received many international awards over the years, Nina Stemme was recognized as the 2018 Birgit Nilsson Prize recipient for her interpretations of the dramatic soprano repertoire with her respect for the composer’s intentions, her tireless dedication to the dramatic soprano repertoire, and for being a great Wagnerian soprano of today.

The Birgit Nilsson Prize press photo. 

Then Stemme received the prize from his Majesty King Carl XVI Gustaf.

press photo.  Domingo.

Placido Domingo, Birgit Nilsson Prize Recipient 2009 sent a video congratulation.

On Friday,  Stemme met journalists at a press conference in the Royal Opera House in Stockholm again.

Nina Stemme at press conference. Photo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Answering a question by Greenpost.se,  Stemme tells us about her childhood.

“I grew up in Stockholm, my parents got to study at university. As a child, I went to a choir in addition to school. I was good at school because I worked hard. I worked hard because I knew that if I worked hard, I can go where I like to go. But I was a coward, I wanted to learn opera when I was 10 or 11 years old, but I dare not because I was afraid of failure.” said Stemme.

She said she tried a little bit of everything, such as playing violin and piano, going to concerts and operas.  But she was kind of well grounded in many ways, she even went to university to study business and economics, but later still music and opera took over.

She has performed in almost all the famous opera houses in the world and become a well-known singer.

But she insists on her philosophy of hurry slowly meaning that she would say no if she thinks the project is too soon or too big. She did what she promised but she would not promise if she couldn’t manage.

In giving advice to young people, she said it is all about music, but not just competition.  It is just a test to see where you are.

 Birgit’s costumes.  Photo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Earlier the press was also taken to have a round of Birgit Nilsson’s museum.

It showed a lot of costumes Birgit Nilsson used to wear and how she started her career.  Born in 1918, Birgit Nilsson came from Skane and she was able to sing very early.

With a strong mind, she said she was almost wanting to commit suicide when she first came to Stockholm and performed in the Opera House.

But later, she had carried out over 40 years of soprano career. Her husband was a business man and opened many restaurants.  Before she came to the end of her career, she decided to establish the Birgit Nilsson Foundation to award those who made great contributions to classical music.  She also left a will to give the first Birgit Nilsson prize to Placido Domingo who used to sing together with her.  This will was carried out in 2009 when the first prize was issued.

Professor Reisch.  Photo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Press photo.

Professor Rutbert Reisch, President of Birgit Nilsson Foundation hosted the press conference and he also spoke at the awarding ceremony.

Seminarium om Kinas medier Hölls i Stockholm

Av Jan Peter Axelsson

STOCKHOLM, Oct. 3(Greenpost) — En Seminarium om Kinas medier : propaganda, kontrol och konkurrens hölls av SNS den 3 oktober i Stockholm.

Ett 50-tal personer med stort intresse för Kina samlade vid lunchtid i SNS, Studie­förbundet Näringsliv och Samhälle, lokaler i centrala Stockholm.

Professor David Strömberg och journalist och författare Ola Wong var inbjudna att tala över temat: Kinas medier: propa­ganda, kontroll och konkurrens. Davids bidrag finns också som SNS analys rapport nr: 51, se https://www.sns.se/.

Några av de frågeställningar David Strömberg tog upp:

  1. Hur har tidningar och sociala media utvecklats i Kina de senaste decennierna?
  2. Vilken grad av regimtrogenhet ser vi i kinesiska tidningar och varför ser vi avvikelser?
  3. Vilken roll har sociala medier i Kina och vilken betydelse har regimens censur?

Den metod David och hans forskargrupp använder är en automatiserad teknik att med hjälp av datorer gå igenom stora textmängder och mäta frekvens av väl valda nyckelord och ur detta bygga upp en förståelse. Textmaterialet har hämtats från:

  • Tidningsartiklar 1999-2010 från 117 tidningar lagrade digitalt WiseNews
  • Samtliga blogginlägg 2009-2013 på Weibu ca 13,2 miljarder.

Vad är då resultaten av de här studierna? 

Först och främst hade vi under åren 1990-2010 en stark utveckling av kinesiska media och antalet dagliga tidningar ökade från ca 200 till 1000 i hela landet.  Detta ska jämföras med att i västvärlden haft en nedgång i antalet tidningar.

Under den studerade perioden kunde man se en ökad nivå av kritiskt granskande journalistik. Ett skäl till detta är att kineser i allmänhet, precis som vi i väst, är intresserad av att läsa granskande artiklar. Ur den analys av tidningsartiklar som gjorts kunde man ganska klart se ett samband mellan kritiskt granskande innehåll och bättre ekonomi för aktuell tidning. Alla tidningar är knutna på något sätt till kommunistpartiet och värnar förstås om parti-lojalitet men man har också ett behov av att tidningarna ska läsas av många och att tid­nings­­utgivning ska generera vinst. Dessa delvis motstridiga mål och hur de hanteras är något som intres­serade Davids forskargrupp speciellt. Mer finns att läsa i SNS rapporten tidigare nämnd.

Vidare skapades det sociala mediat Weibu 2009 som har likheter med Twitter och fick på några få år ett par hundra miljoner kineser att skriva bloggar. De första åren var det möjligt att ha blogg-konton helt anonymt vilket bidrog till populariteten. För några år sedan började myndigheterna inskränka möjligheterna att vara anonym på internet, men detta är inte infört i speciellt stor omfattning, så uppfattar David det.

Faktum är att sociala media har haft (och verkar fortfarande ha) en viktig funktion för att kanalisera viktig konstruktiv kritik för samhällsfunktioner trots utbredd censur.  Ett skäl är att censuren sker på nationell nivå. På nationell politisk nivå är där ett intresse att få information om brister på regional och lokal nivå. Därför uppfattar man att sociala media kan fortsätta.

Tidningarna ägs och kontrolleras på regional och lokal nivå och där finns betydligt mindre intresse att sprida kritiska nyheter och därför är censuren här mycket starkare.

Ola Wong som bott och verkat i Kina under många år, men nu stationerad i Sverige, uppfattar att Davids beskrivning säkert väl speglar den tid som varit. Han har sett framväxten av allt bättre journalistik och många nya viktiga tidningar. Men där fanns också brister och flertal journalister avslöjades som korrupta och allmänhetens förtroende sjönk för tidningar under en period innan Xi Jiping kom till makten, enligt Ola.

På senare år har kinesiska medias möjligheter till kritisk journalistik begränsats väsentligt, enligt Ola Wong.  Detta uppfattar han gäller både inhemska journalister och utrikes­korres­pondenter. Ett mått på detta är ett index som Freedom House ställer samman för varje år över världens länder, se SNS rapport 51 tidigare nämnd. Pressfriheten i Kina bedöms nu vara tillbaka på samma nivåer som gällde 1990.

Seminariet avslutades med en längre frågestund och här ett axplock:

Det är inte planerat någon uppföljande studie av förändringarna i Kinas mediaklimat de senaste åren av David och hans forskargrupp.

Däremot jobbar de med att studera hur kritik av läkemedel i Kina kanaliseras i sociala medier och vilken betydelse det har för att förbättra situationen.  Kina brottas med problem med undermåliga läkemedel och här är ett stort intresse både för den enskilde personen och för myndigheter på olika nivåer att komma till rätta med detta.

Flera frågor kretsade kring Kinas omfattande projekt kring ”medborgarbetyg”. Detta kan liknas vid vårt system kring kreditvärdighet som våra banker använder, men är betydligt mer omfattande. Detta system är fortfarande i sin linda men tester görs redan idag i större skala i vissa regioner.

Hur ställer sig då kineser till att bli ”övervakade” på det här sättet? En norsk studie visar att på en arbetsplats är kineser minst lika avogt inställda till övervakning, om inte mer, än vi i väst. Samtidigt är det så att den allmänna uppfattningen är att det är lätt att bli lurad i olika sam­man­hang, inte minst i affärer. Det publika medborgarbetyget ger då möjlighet till större transparens och ökat förtroende människor emellan.

Vi ser i hanteringen av privat information en stor skillnad där vi i Europa nyligen infört GDPR med stark betoning på den personliga integriteten.

En frågeställning som vi bara nuddade vid är att i väst har vi en växande medvetenhet om medias fokus på det “exceptionella” som ofta är negativa nyheter medan förståelse för de “långsamma positiva skeenden” i världen inte rapporteras på samma sätt. En namnkunnig kritiker är den framlidne professorn Hans Rossling med sin bok Factfullness, se https://www.gapminder.org

Slutsatsningen är att det finns stor skillnader mellan kinesiska och sveriges medier, men i kina ny media spelade mycket större roll i samhälle och ibland det hjälper ordinarie människör så att deras röstar kan höras.

今日头条:韩晓东参赞应邀与瑞典专业外国记者协会记者一起考察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经商处韩晓东参赞10日应瑞典专业外国记者协会和中欧文化协会及北欧绿色邮报网的邀请,率领经商处部分馆员和科技处胡志宇同志一起参观考察了瑞典著名的智慧城市-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

瑞典专业外国记者协会和中欧文化协会会长,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瑞典专业外国记者协会副会长墨西哥资深政治记者侯海. 纳瓦鲁和中欧文化协会会员一同出席了考察活动。

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顾问布.哈尔奎斯特热情地接待了考察团一行。

哈尔奎斯特介绍说,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从2004年开始规划,2008年开始兴建,直到两年前,人们才陆续开始入住。对于这个有4平方公里的区域,斯德哥尔摩计划在2030年全部完工。

为什么要需要这么长时间呢?因为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可以说是瑞典最新最节能环保,最可持续的一座生态智慧城市。这座城市是在著名的哈马碧智慧生态城的基础上更加优化,更加切实可行,且要求更高的一座城市。

这里的环境影响真正降低到了50%以上。这里使用太阳能,对建筑材料有严格要求,对开发商有严格要求,市政府对整个建筑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这里注重环保,注重交通,没有大的购物中心,但是,几乎每个小区都有幼儿园,都有小商店,这是一个人们不太需要汽车的城市。

其背后是瑞典皇家狩猎公园,绿地覆盖全部达到60%以上,雨水收集系统,管控雪系统,节能节水系统,垃圾分类回收系统,一应俱全,连小区的花土也有很高的有机要求。有的地方是生物质的,有的地方是人工碳的,就是减少硬土路面,目的是要能够储蓄和吸收更多的雨水。这里有很多橡树。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里100多年前建造的天然气储藏室将被改造成文化中心。所有过去的红砖房子都完整保留。

哈尔奎斯特强调,这里能够再利用的都得到再利用,例如,人们坐的椅子,要想改变可以,只要把它重新漆上绿色,而不是消灭一切旧的东西,重新建。而是能改造的就改造。

人们在这里注意到,即使是新建的楼房,也都是与自然和谐一体,并不是让人感觉非常的闪亮,而是和谐地与自然浑然一体。

这个小区污水全部得到收集处理,垃圾全部得到分类收集处理。有机垃圾单独收集,用于生产生物燃气,可燃垃圾,在地下用抽吸系统直接抽到两公里以外的垃圾站。

小区有各种植物,生物多样性非常好。这里有共享汽车,人们可以拼车,同时,文化艺术也巧妙地安置其中。

哈尔奎斯特说,这是一个年轻的城市,儿童人口占三分之一。以后的比例会更高,因为购买或租用这里房屋的人大多是年轻的夫妇。

考察团成员一边听解说,一边问问题,大家互动讨论。

韩晓东参赞说,这是一次非常好的学习和交流机会。中国也正在建设生态城,这里很有借鉴意义。

墨西哥记者纳瓦鲁说,这里给人的印象非常好。那就是这个新小区是为年轻人建的,能够满足年轻人的需要。第二,这里生活和工作相结合,人们可以在这里生活,也可以在这里工作,还可以在这里娱乐,各种公园,绿草,都是可持续的,也可以让这个小区很和谐,很紧密。第三,这个小区的能源利用效率非常高,人们可以在这里生产能源,利用清洁能源,这里的建筑模式也是可以供其他地方学习和拷贝,这是一种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建筑。

图文 陈雪霏

Sweden-China Bridge 瑞中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