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沈阳同乡会举办春节聚会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沈阳同乡会部分会员于2月8日在斯德哥尔摩老城宝岛饭店举行老乡聚会。

同乡会会长于江说,瑞典沈阳同乡会在过去一年里得到了发展壮大,但是,今后的发展要继续本着保质保量的平稳速度发展,不急于求成。同时,继续发挥团聚老乡成为瑞典和沈阳交流的桥梁和纽带。

出席聚会的还有陈雪霏,赵丽杰,尹畅和栾德寒。

纪念改革开放40年:1978年12月18日,那一年这一天

北欧绿色邮报网转发祝华新的博客:1978年12月18日,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幕。我们这代人的命运,由此发生深刻的转变。
三中全会前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由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做了一个特别的安排:11月19日安排上海的一出话剧《于无声处》给会议做专场演出。
这一年9月,上海热处理厂一个小青年宗福先创作的《于无声处》,写的是“文化大革命”中一个受益者与受迫害的老干部两个家庭之间的恩怨,涉及当时党内外议论纷纷的一个敏感事件。前一个家庭的女儿在公安局奉命侦缉的散发天安门诗抄的“罪犯”,就是后一个家庭的儿子、自己的恋人。
《于无声处》剧组在北京火车站受到英雄般的礼遇,文化部副部长率领群众到车站迎接,盛况空前。剧组成员在北京街头购物,被一位中年妇女认出,对方相见无言只是泪流满面。剧组上车她也上车,剧组下车她也下车,问她有什么心事,她却什么也不说,只是一路哭,哭到后来她走了。很多年后,宗福先还记得那一幕:“我不知道她在‘文革’中遭遇了什么,跟我们戏里面的主人公有什么相同的命运,就这些事是让我永生难忘的。”
1978年11月16日,话剧《于无声处》在京首演,天安门英雄韩志雄(右三)来到排练现场
这一年,安徽大旱,粮食减产,大部分地区连人畜用水都发生困难。省委第一书记万里和基层干部批准或默许了农民在饥馑的绝望中铤而走险的举动——包产到户。
人民日报老记者姚力文回忆,当时安徽很多农村一家人不能同时出工,因为没有那么多条裤子!上身有了,裤子不够。姐姐出工的时候,弟弟在家;弟弟出去,姐姐在家。揭开锅一看,都是菜叶,基本上没什么粮食。万里下乡时看到这些,当场眼泪刷刷地流了下来,沉痛地表示:“执政二十多年了,现在老百姓还这样,我们真对不起老百姓!”
早在1962年初的七千人大会上,作为中共中央办公厅研究员的姚力文曾亲眼目睹,安徽芜湖、滁县的地委书记当众承认是政府的蛮干给农民带来大饥荒,导致家乡生灵涂炭,都痛哭流涕,痛悔不已。姚力文感慨:真正的共产党员都有这样一种“赎罪感”。
万里主导,1977年形成了安徽省委《关于当前农村经济政策几个问题的规定》(当时简称“省委六条”),突破禁区,为生产队自主权和包产到组、包干到组开了绿灯。
安徽省委第二书记赵守一,是人民日报第一副总编辑秦川在延安根据地的同事,及时向秦川通报了安徽农村改革的大胆尝试。1978年2月3日,人民日报在一版发表姚力文和新华社记者田文喜的报道《一份省委文件的诞生》,向全党推荐安徽的“省委六条”。姚力文与总编辑胡绩伟商量为报道写一篇“编者按”,胡绩伟大笔一挥,加上:“省委第一书记亲自动手……安徽省委这样深入实际,注重调查研究,走群众路线,认真落实党的政策,是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的一个好榜样。”
中央党报的总编辑表扬省委书记,在中共历史上绝无仅有。姚力文小心翼翼地提醒胡绩伟,说万里“好榜样”是否得体?胡绩伟一瞪眼说:“这个不是榜样,什么是榜样?”
1978年1月29日人民日报刊发评论《既广才路 又开风气》,赞扬:去年春夏之际,恢复高考的消息刚传出,许多家长和青年便奔走相告。走到每一个朋友家中,只要有子女具备高考条件的,你可以看到,无不在埋首读书或振笔答题。若遇一家人围坐谈话的,也无不是大谈如何备考,一派兴高采烈。而青年们之间,又纷纷互相交换复习题目,互相交流复习经验。评论感慨:看到青少年一代的新面貌、新风气,“这正是光明的中国的希望之所在”。
邓小平在“文革”后复出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告奋勇分管科技和教育,指示恢复高考。当时教育界管理层顽强抵制。据《人民日报》的追忆《招生会议上一场很有意义的讨论》,有人说:录取考试成绩好的“剥削阶级家庭”考生,就是“排斥了工农子弟”,丢了“政审标准”,犯了“阶级路线的错误”。这样下去,“看贫下中农反你不!”
1948年参加革命的人民日报政文部记者穆扬急了,悄悄约请全国高校招生工作会议6位代表开了个小型座谈会,当晚整理出一份内参(另一位记者王惠平参与打磨),点名批评教育部部长刘西尧。35岁的政文部主任保育钧,一看非常重要,马上报送总编辑胡绩伟。9月15日,人民日报以《情况汇编》(特刊第628期)报送中央。邓小平正是手握这份内参,警告刘西尧:“你们的思想没有解放出来。教育部要争取主动。你们还没有取得主动,至少说明你们胆子小,怕又跟着我犯‘错误’。教育部首要的问题是要思想一致。赞成中央方针的,就干;不赞成的,就改行。”
1977年、1978年两届高考,有1160万人走进考场。据1977年湖南考生一清回忆,当年湖南高考作文题叫《心中有话向党说》。父亲参加阅卷归来,掏出一篇作文的手抄本,郑重地召集四个孩子来听——
“我的父亲是个教师,在‘四害’(指江青等“四人帮”)横行的日子里,‘臭老九’的孩子怎能进高校?我的心沉闷,我想哭,但是我不能哭出声,因为‘四害’会说你是‘大学迷’,是不想接受劳动改造。每当北斗升起,我总是仰望着它,诉说着心底的不平,期望着东方的拂晓!
当我颤抖的双手接过小小的‘准考证’时,我从未流过眼泪的眼睛这一次湿润了。我望着这份珍贵的‘准考证’,心啊,如卷起的春潮。”
父亲哭了,一清脱口而出:“爸,您别念了,这篇文章是我写的!是我写的啊!您难道不觉得这一切都是写的我们家里的情况吗?”
这个准考证号“001295”的作文,在阅卷时引起极大的争议,开始因为“对社会不满”判了0分。在阅卷快要结束时,餐桌上,有位老师提出了异议,立即引起更多的人对文章的关注。情况迅速汇报到省招生考试中心。
省里的干部闻讯赶来,所有阅卷教师集中在一个大礼堂里,由一位女教师在台上朗读。教师们更容易对“臭老九”人生际遇的倾诉产生共鸣。台上,朗诵者已是泪水满面,台下也是唏嘘一片。最后,一清的作文从0分改为满分!
这是只能发生在那个年代的传奇。农村的包产到户,城市的恢复高考,党心民意向以邓小平、陈云、叶剑英、胡耀邦等务实改革的领导人靠拢。
1978年岁末的中央工作会议和永垂史册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紧随其后的理论工作务虚会,都是在华国锋的中央主席任上召开的。虽然华在政策理念上都是这些会议的批评和批判对象,但会议得以顺利召开,又是以华的宽容和宽厚为前提的。
普通人在那个年代更多的感受是文化氛围的宽松祥和。1978年11月8日人民日报刊出著名演员金山的文章《谈日本影片<望乡>》,谈到日本妓女题材的电影《望乡》引发的争议。有人担心,放这样的影片会把青年引到邪路上去。金山主张:被骗卖到南洋当妓女的贫苦妇女阿崎的悲惨遭遇,恰恰是揭露了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冷血,抨击了造成这种不合理现象的社会制度。随着各国之间文化交流的发展,今后还会而且一定会更多地接触到象《望乡》这类文艺作品。是禁止青年去接触它,还是加以适当的指导,让青年正确地去理解这样的作品呢?“禁锢的政策是危险的政策,它能引导人们思想衰退,单打一,见不得世面,唱不得对台戏。”
老作家巴金也曾挺身而出,为《望乡》在中国公映辩护,强调年轻人自有鉴别能力。80年代胡乔木在参观一个“非法出版物”内部展览时,看到《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赫然在列,认为非常不妥,提出这本书西方开始时争议很大,后来又肯定了。萧伯纳在女儿结婚时还将这本书作为礼物赠送给女儿。乔木建议在适当时期出删节本。
江青等“四人帮”被捕后,从1976年年底到1979年,共解禁了600部“文革”前拍摄的电影。大家都理解文化荒芜的现状亟待改变,“饿狠了!”电影复审小组的工作人员最忙时一天要审看6部电影。
“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晚上回来鱼满舱……”不是过来人,很难理解这样的歌声在内心引发的情感波澜。它是对文艺生活和社会生活正常化的殷切呼唤。曾被打成“右派”发配新疆16年的作家王蒙,“文革”后听到歌曲《洪湖水浪打浪》,激动得哭了:“因为原来以为不知什么时候还能听到它”。他由衷感慨:“拨乱反正,这是一篇很不好做的文章。困难之大,在世界政治史上也是少见的。但是,我们党中央,稳定地、正确地解决了它。这些事实,使我对党、对前途,都充满了信心。”
1978年2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武汉大学图书馆学系理论组的一篇文章《从禁锢图书看“四人帮”的愚民政策》,列举了一批被江青等“四人帮”查禁的图书名录:
——革命历史传记和革命回忆录。写周恩来领导中共旅欧总支部的《勤工俭学生活回忆》,写朱德的《朱总司令的故事》,与叶剑英有关的《在大革命的洪流中》、《广州起义》,写邓小平领导右江起义的《回忆红七军》、《广西革命回忆录》,写贺龙的《红军不怕远征难》、《记贺龙》,写陈毅的《难忘的三年》,全部成了“禁书”。
——现代革命文艺作品。像京剧《逼上梁山》,歌剧《白毛女》、《洪湖赤卫队》,话剧《刘胡兰》,小说《吕梁英雄传》、《青春之歌》、《红岩》、《暴风骤雨》,电影《李双双》,戏曲《朝阳沟》,以及大量的诗歌、民歌等等,统统诬之为“毒草”,打入冷宫。
——哲学、经济学、历史研究等方面的大量图书,也都列为封存对象。杰出作家如狄更斯、萨克雷、勃朗特、盖斯凯尔、列夫·托尔斯泰、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的作品,绝大多数都不许开放。哲学、史学、经济学以及文艺评论和文学史著作,例如《中国文学史》、《中国近代史分期问题讨论集》、《中国文学史讨论集》等等,被封存了。甚至一些资料性、知识性图书,科学家传记等等,也被视为异端,不能开放。
文章语带悲愤地写道:“四人帮”以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将大批图书定为“毒草”,长期禁锢,图书开放范围越来越窄,数量越来越少。“四人帮”及其党羽却妄图把人类几千年来的文明业绩都扫荡干净,把我国人民拉回到“穴居野人”的蒙昧时代去!文章指斥“大量封存图书的法西斯手法”是一种“愚民政策”!
1986年10月11日,我作为人民日报科教部记者采写过一篇新闻报道《放胆“拿来”世界文化》。让我感动的是,报社值班领导同意发了这样一段不乏冲击力的导语:“对外开放,作为一项不可动摇的基本国策,不仅适用于物质文明建设,而且适用于精神文明建设。我国出版界这几年大量介绍国外哲学社会科学成果,就是精神文明领域对外开放的一个侧面。”
中国从来不缺乏才智之士,缺少的是历史的机遇。多少人都山间野草,自生自灭。而我这代人赶上了这一天,京西宾馆,几十年政治运动劫后余生的政治家们,倾听人民的呼声,拨正了国家的航向。
如果我们生活在1968年12月20日的北京,只能跟青年诗人食指一样悲鸣:
“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
一片手的海洋翻动;
我的心骤然一阵疼痛,一定是
妈妈缀扣子的针线穿透了我的心胸。
——一阵阵告别的声浪 ,
就要卷走车站;
北京就在我的脚下,
已经缓缓地移动。
我再次向北京挥动手臂,
想一把抓住他的衣领,
然后对她大声地叫喊:
永远记着我,妈妈啊,北京!
终于抓住了什么东西,
管他是谁的手,不能松,
因为这是我的北京,
是我的最后的北京。”
如果在上山下乡的艰苦环境中,我们只能像郭路生一样倔强而无望地期待: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然而,我们有幸生活在1978,生活在邓小平开启的改革开放伟大时代!
80年代大学生爱读茨威格的一本书《人类群星闪耀时》,扉页里有一段话,“当强烈的个人意志与历史宿命碰撞之际,火花闪烁,那样的时刻从此照耀着人类文明的天空。”

今日头条:奇妙的2019年北欧家居和灯具设计展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2019年北欧家居和灯具设计展日前在斯德哥尔摩国际展览中心结束。回顾今年的设计展,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设计领域的创新。

不同色彩的家具面料。

各种灯具

舒适的沙发

都是麻质面料

竹椅

丹麦设计的羽毛灯,去年也来参展了。

一年一度的家具灯具展总是能给人新的享受,美的享受和启迪,让人长知识。

经济学家林毅夫的故事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今天看了一个台湾的节目才知道经济学家林毅夫的故事,真的是非常传奇。

林毅夫本来出生在台湾,上大学时非常积极进步。后来参军,很快得到提拔,让他担任金门的防卫连长。当时,那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职位。很多人都是求之不得。

但是,1979年5月16日晚,一位心来的连长刚刚抵达后,他和新连长寒暄几句,然后就不见了。大家到处找,最后,发现四个篮球不见了。重要的战备包也没了。于是怀疑他是横渡2130公尺的海峡,在退潮的时候,潮水最低的时候,游到了大陆这一边。

然后,他又到了北京,在北京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来到美国芝加哥大学读博士,属于芝加哥学派学者。回国后,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专家和学者。

2004年,林毅夫被请到伦敦商学院讲学,当时,他说中国还会有10到15年的时间经济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我问他,请问经济发展这么快,怎样避免环境污染问题?他说,环境污染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可以在发展过程中解决。

果然,到2013年中国经济一直是两位数增长,这一点一点儿也没有错。但是,环境污染,雾霾问题也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当然也是从那时起,向环境污染宣战的口号也提了出来。

林毅夫后来还成为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他也曾被邀请到瑞典进行讲学,SNS请他讲中国经济。当时以为他可能会被提名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因为中国经济奇迹般地增长。但是后来才明白,诺贝尔奖主要是看你的学术论文,需要相关人的推荐,中国经济的增长不能全归功于他。他的理论好像在农村经济发展方面贡献更大一些。

总之,当时感觉他太偏重经济发展,导致中国的环境污染严重,但这也都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他的夫人是陈云英。当初,他曾经受过蒋经国的接待。现在,他是否可以在两岸统一方面做一些工作呢?不管怎样,林教授都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人。

2019年瑞典古玩和二手货交易展在国际展览中心举行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2019年瑞典古玩和二手货交易展目前正在斯德哥尔摩国际展览中心进行。

这次展览比设计展规模小一些,只在C展厅进行。一进门就是这么一个好看的蜗牛,真的是惟妙惟肖!

古董沙发。

银器,也有清洗银器的清洁粉。

瑞典花布沙发也是很有名气的,但是,加上了头像,真是太特别了。

这种蓝色很独特。

瓷器贝壳。

中国汉代瓷器。

中国瓷器和汉代陶俑。

这种一体化的塑料椅子很好玩儿。

古色古香的挂钟。

这种花雕是真的,真好看!

风景画

风景图片也有展出。

独特的瑞典蓝瓷器。

英国产的横幅框是尼龙布制作的。价格不菲。

该展览是在家居和灯设计展之后的2月14日开始的。将持续到17日也就是周日。

在古玩展上,很多瑞典的二手店店主都来这里展出他们的家底儿。据了解,展出场地每平方米就是5000克朗。要租5平方米的地方就需要25000克朗的租金,总共4天时间。

展览会上感觉还是瓷器和玻璃制品比较多,也比较吸引顾客。另外木质产品和貂皮大衣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球。一些非常好的老式貂皮大衣也在这里出售。但是,可惜,现在人们不太好在公开场合显摆这东西。

 

CSR in China: 2019 Top 10 Responsible Investment Trends in China

STOCKHOLM, Feb. 15 (Greenpost) — Trend 1: ESG Reporting Guidelines are Expected to be Released

Trend 2: More ESG-themed Mutual Fund Products to the Market

Trend 3: Insurance Funds would Take Lead among Long-term Asset Owners

Trend 4: PE and VC Start to Look into ESG Integration

Trend 5: Green Bond Market to be Further Regulated

Trend 6: Banks to Endorse the 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Banking

Trend 7: More Local Green Finance Policies to be Released

Trend 8: Greening Belt and Road Investments

Trend 9: Litigation Risks Arising from Environmental Public Interests to increase

Trend 10: FinTech to be Applied in Exploring Innovation of Green and Inclusive Finance.

America begins first trial of liver transplantation between HIV positive people

STOCKHOLM, Feb. 15(Greenpost) — Study follows passage of HOPE Act of 2013, allowing people with HIV to become organ donors.

The first large-scale clinical trial to study liver transplantation between people with HIV has begun at clinical centers across the United States. The HOPE in Action Multicenter Liver Study will determine the safety of this practice by evaluating liver recipients for potential transplant-related and HIV-related complications following surgery. The study is sponsored by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NIAID), part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and follows the 2018 launch of a similar study evaluating kidney transplantation between people with HIV.

While organ transplants between donors and recipients with HIV have been successfully completed in South Africa since 2008, such transplants were illegal in the United States until the passage of the HIV Organ Policy Equity (HOPE) Act in 2013. The HOPE Act permits U.S. transplant teams with an approved research protocol to transplant organs from donors with HIV to qualified recipients with HIV and end-stage organ failure, a practice that may shorten the time they have to wait to receive a transplant. The transplantation of organs from donors with HIV to HIV-negative recipients remains illegal in the United States.

Individuals with HIV have a higher risk of end-stage liver and kidney diseases because of damage caused by the virus and by common coinfections and associated comorbidities, such as hepatitis B and C viruses, hypertension and diabetes mellitus.  Certain antiretroviral treatments also can cause toxicities that damage these organs.

In the early decades of the HIV/AIDS pandemic, individuals were rarely eligible to receive organ transplants from HIV-negative donors; these organs are consistently in short supply and high demand, because health outcomes were projected to be poor. However, NIAID-sponsored studies demonstrated that by carefully selecting individuals with HIV who are otherwise healthy to receive a kidney or liver from an HIV-negative donor, patient and organ graft survival rates could be like those of transplant HIV-negative recipients. These findings provided the scientific basis for the eventual passage of the HOPE Act of 2013.

“Antiretroviral therapy has been incredibly successful in helping people with HIV live longer, healthy lives. As more people with HIV grow older, we see organ damage in this population linked to age, HIV and other infections,” said NIAID Director Anthony S. Fauci, M.D. “The HOPE in Action Multicenter Liver Study will allow researchers to evaluate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transplanting livers from donors with HIV to HIV-positive recipients. This strategy  has the potential to both improve the wellbeing of those with HIV and increase the overall supply of transplantable livers.”

The trial team previously launched the HOPE in Action Multicenter Kidney Study in May 2018, which is evaluating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kidney transplantation between people with HIV.  At its launch, this trial was the first study of its type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receive 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 (IRB) approval by following the research criteria and guidance mandated by the HOPE Act of 2013.

The new study will track the clinical outcomes of 80 liver transplants. All transplant recipients in the study will be living with HIV; 40 of them will receive livers from deceased donors who had HIV, and 40 will receive livers from HIV-negative deceased donors serving as the control group. About 8 percent of people waiting for a liver transplant also require a simultaneous kidney transplant, and these recipients are also eligible to receive both organs from a single deceased donor. Individuals with hepatitis C virus (HCV) can receive organ transplants from donors with HCV. Health care teams and study participants will be made aware of the HIV and HCV status of the organ donor and will be counseled on HCV treatment.

“Liver transplants are the second most common type of organ transplant perform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number of people waiting for these life-saving procedures—both with and without HIV—increases every year,” said Christine Durand, M.D., associate professor of medicine at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and principal investigator of the HOPE in Action Multicenter Liver Study. “Should liver transplants between people with HIV be shown to be safe and effective through this research, the donor pool will expand—saving lives and reducing the time that both HIV-negative and HIV-positive people spend on an organ transplant waiting list.”

Throughout the clinical trial, researchers will monitor the liver transplant recipients closely for signs of organ rejection, organ failure, failure of previously effective anti-HIV medications and HIV-associated  complications. The HOPE in Action team will compare the results of those recipients who received livers from donors with HIV to those who received livers from HIV-negative donors. Researchers will also track participants’ psychological and social responses, changes in their reservoirs of latent HIV, and the potential development of HIV superinfection, a condition of infection with more than one strain of HIV.

“Liver transplantation has a proven track record of saving and improving lives,” said Jonah Odim, M.D., Ph.D., Chief of the Clinical Transplantation Section in NIAID’s Division of Allergy, Immunology and Transplantation. “The HOPE in Action team—with the collaboration of the Organ Procurement and Transplantation Network, regional org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s and the major transplantation centers participating in the trial—is doing the important work of determining if transplants can provide equal benefit when the liver comes from a person with HIV.”

The study will comply with all current federal laws surrounding organ procurement and transplantation and meet the HOPE Act Safeguards and Research Criteria as set forth by th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in a 2015 Federal Register notice. These safeguards, developed for HHS with NIAID’s leadership, include organ recipients discussing the study with an independent advocate prior to transplantation. Additionally, participating organ recipients must be in good immune health and on effe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 Recipients must also be willing to adhere to transplant and anti-HIV–related medications. Individuals with HIV interested in registering their decision to be deceased organ donors can learn more at OrganDonor.gov(link is external).

The HOPE in Action Multicenter Liver study is supported by NIAID grant U01AI138897. The HOPE in Action Multicenter Kidney study is supported by NIAID grant U01AI134591.

特稿:情人节的来历 请听听真实故事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以前听说情人节的时候,总以为是未婚年轻人的事情,但实际上,情人节主要是歌颂真正的爱情!

罗马帝国时期,基督教被视为非法,常常遭到罗马政府的镇压。公元三世纪的二七○年,一名叫瓦伦丁的基督徒因公开谴责并号召信徒反抗罗马皇帝对基督教的压制,他到处演讲煽动人们起来反抗,最后被罗马政府关进了一个郊区监狱。在狱中,他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但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

监狱长的女儿16岁,是一个美丽的盲女,平时在监狱里到处走动,喜欢跟新来的犯人说话交流,在跟瓦伦丁的交流中,女孩感受到了这个青年男人的激情和深邃的思想,遂深深地喜欢上了他那磁性的声音,瓦伦丁非常博学,给她讲述了很多的人生道理,并且成为这个女孩的启蒙老师。

瓦伦丁询问她眼睛的失明问题,得知她是因为3岁时一次偶然的事故造成,就告诉她,在一个叫布拉丁的村庄,生长着一种奇异草,它的叶汁可以治疗人的眼睛,他反复告诉她,如果用这种草汁涂抹眼睛,一定能使她重见光明!

女子本来习惯于黑暗,但为了见到这个叫瓦伦丁的男人,她第一次说服父亲,托人去采摘那种草药,然后去找医生敷疗。

女孩要去看病治疗了,临走前告诉他,这辈子我最想见的人就是你,我相信我一定会见到你的——你是我心中的英雄!瓦伦丁也鼓励她,给她信心,双方心照不宣,互相有了爱的感觉。

可惜,一周后教会来了指令,瓦伦丁必须处决,监狱长也无法救他,这个时候女孩的眼睛已经治好了,她终于能看见这个美丽的世界了,可当他兴奋地走进监狱的时候,父亲告诉她,今天下午2点30分,瓦伦丁已经在城外被处决了……女孩子见到光明的信心来源于瓦伦丁,她的治疗也是为了能见到他,可现在她看好了眼睛却依然看不到他,而且永远也无法见到他了,她内心只有瓦伦丁雄厚的声音……

当天晚上,这个内心充满了爱情与绝望的女子,在瓦伦丁的坟墓前,喝下了早已预备好的毒药,自尽在坟墓前……

那一天正好是2月14日,后人为了纪念这位英雄和她的情人,也为了让天下的有情人都能成眷属,就把这一天定为情人节,也称瓦伦丁节。

中国由于特殊的文化,习俗上对情人的称谓具有贬义性,到目前依然有很多人认为,情人就是第三者!这是非常错误的,其实在西方,情人就是指双方有爱情的恋人和夫妻,所以,作为全球的有情之人,我们都要珍惜拥有的,追求情人之间最纯真的感觉!同时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情人节,不是偷情节,不是婚外恋节,不是玫瑰花和红酒红包,是真情节,真的爱情!

有的人把农历七月七牛郎织女见面当作情人节,有点儿对路,但是,笔者以为真正的情人节在中国文化中应该是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因为中秋节的来历也不是光吃月饼。月饼是后来演绎出来的,真正的中秋节是在古代昆仑山上有个叫后羿的英雄,他是个很好的射手。传说中,昆仑山上有9个太阳,所以,新疆就出现了很多沙漠麻,太热了。后羿看到老百姓都很苦,就用他的剑把其他日头都给射掉了。最后留下一个,只许12小时白天,12小时黑夜,好让人们有休息的机会。 后羿有个女朋友嫦娥,嫦娥在家,后羿到外面打猎。后羿祈求到太上老君的长生不老药。但是,一个学生起了坏心,想要夺长生不老药。结果,一着急,嫦娥就把这药吞到了肚子里。结果她自己成仙了,就飞到月亮上去了。等后羿回来想找她的时候,她总是和后羿保持距离,永远不能到一起了。于是,人间为了纪念嫦娥,就在八月十五这天摆瓜果,瓜子和糖果来纪念。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也是非常有悲剧色彩的情人节。现在想想,源远流长的故事都是终生遗憾,极度令人悲伤,也都是无法实现的梦想。就像那一江春水向东流。当然,水也不是总是向东流的。其实,在新疆的额尔齐斯河就是向西北流的。人们总是要向往美好,一路前行。

 

今日头条:瑞典地方媒体报道宜家发源地华人华侨庆祝猪年春节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新年新气象,今天看到瑞典媒体对中国的报道。

在南方宜家家居发源地的华人华侨把庆祝新春的稿子翻译成瑞典语投稿到当地瑞典报纸,结果就报道出来了。

Allting går bra i grisens år

I lördags firade kineserna och deras familjer grisens år på Speakeasy i Älmhult.

Enligt den kinesiska astrologin är 2019 grisens år som ligger i slutet av tolvårscykel. Över 120 människor som består av kineser, deras familjer och många internationella gäster daltog i den högtiden som innebär att allting går bra i 2019.

Deras traditioner konstshow som erhu(en typ av Kinesiska musikinstrument), xiangsheng(Kinesiska cross talk), kuaiban(Kinesiska ballad) och kalligrafi gav oss en andra bild av Kinas rika kulturer.

还有一条消息是北京2022年冰雪奥运会代表团访问瑞典Åre,学习瑞典滑雪运动的组织管理工作报道也发到了记者的邮箱。

Beijing delegation took part in the FIS Alpine World Ski Championships 2019

另外,瑞典相机与图片杂志也报道了瑞典摄影师到中国长城,张家界和漓江的摄影的报道。

图片如下:

瑞典摄影师表示揭开神秘的面纱,人们还是能找到那个古老的中国的。只要你离中国的乡村够近。

杂志的部分截图。这些图片其中有一部分还在中国文化中心展出。

Beijing delegation took part in the FIS Alpine World Ski Championships 2019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STOCKHOLM, Feb. 12(Greenpost) — Not only are the world’s top ski racers and fans of the sport in Åre during the FIS Alpine World Ski Championships 2019. A large number of representatives of future event hosts and candidates for the Olympic Games and future Championships have also made their way to Åre. They have come from Beijing, Cortina, Vikersund, Kvitfjell and Oberstdorf to name a few, to experience Åre 2019 and to take part in the official Study Group program created to enable the sharing of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s.

XU ZHIJU, Deputy Secretery General for Beijing 2022 with his delegation. Photo: Jan M Lundahl.

We are here in Åre because we wish to have an overview of the event and understand the event concept as well as the principal ideas behind the different organizational areas. The best way was to meet the people who work at the event. We are in Åre for a week and look forward to following the races and events first hand, said Marzia Del Favero who is responsible for marketing and communication at the FIS Alpine World Ski Championships 2021 in Cortina, Italy.

The schedule for the study gorup delegates in Åre includes lectures and workshops focusing on sharing knowledge and experiences that the local organizing committee has gathered throughout the planning and organization of the Championships. A summary of five years of lessons learned and know-how, or in short, the FIS World Champs in a nutshell. Everything from the preparations leading up to Åre 2019 has been meticulously documented and all materials are available for sharing with the Study Group participants. The participants agree however that in order to gain an in-depth understanding it is necessary to experience the event in person.

– We are here from Wednesday to Sunday and look forward to seeing how the organization works. For us this is about experiencing other disciplines than what we work with ourselves, which is great for ideas and inspiration, said Ine Finsrud, Head of Marketing and Sales at the FIS Ski Jumping World Cup in Vikersund.

It will be exciting to see the Arena and how it is built. It is also interesting to see how “everything” is collected in one place at the Holiday Club. Other interesting areas include the logistical solution and of course the great focus on sustainability by Åre 2019, concluded Tone K. Kristiansen, Secretary General at the Vikersund World Cup.

Being on-site also provides an excellent opportunity to connect with people working in the different departments within Åre 2019. As always, it’s not only the end-result that’s worth sharing but also the process and the rationale behind the different organizational and strategic choices.

– We want to learn more and to really understand how Åre 2019 is organized and the choices it made in the different areas, said Marzia Del Favero, from Cortina 2021. The main thing we take with us back to Italy is an understanding of Åre 2019’s strategy and overall concept as well as how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event and town was structured, she added. The main thing we take with us back to Italy is an understanding of Åre 2019’s strategy and overall concept as well as how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the event and town was structured, she added.

时评:再提“中庸之道”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欧中华网时评   陈雪霏

今天朋友圈里看到中智大药房里的一则报道“引发心脏病、糖尿病、癌症、中风⋯都因为一个字,几乎人人中招”。这个字就是“懒”。

文章说,懒能带来上面说的各种病症。其实,这个懒也是相对的。有人说,一觉睡到自然醒,这样很好。其实,笔者想说的是,我们要防止两个极端,那就是太勤太累和太懒太不运动。在健康问题上,我想也应该奉行中庸之道。有人错把中庸之道理解为平庸。

其实中庸和平庸是两回事。中庸是孔子提出来的,他说,中庸之道实现不了了,因为太聪明的人太过,过犹不及,不聪明的人达不到,因此,要实现中庸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说白了,中庸之道就是恰到好处的意思。不多不少。在瑞典语里有一个词叫lagom,这也是恰到好处的意思。来自于打酒,打一勺酒,不多不少,不能溢出来,正好。

同样,很多人因为熬夜太多,缺少睡眠,久而久之就发生血压高,心脑血管疾病。当然,主要是年纪大了,还坚持,可能就会出问题。另一方面,有人觉得反正我也不缺钱,我就天天睡大觉,象某作家一样,夜里大展宏图,睡不着,早晨睡不醒,即使醒了,也是浑身无力。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生活规律打破了,白天运动量不够,晚上睡不着,结果,早上该起床排泄的时候,不起床,不排毒,久而久之,人的脸色蜡黄,可能就是因为毒素浸入身体。这样也会导致肝脾肾等脏器出现不正常,因为你该排泄时没有排泄,因此等你想排泄的时候,又开始出现便秘了。

所以,人活着,即使好了,也不能犯懒,象有的人就是每天都锻炼,定时定点,有规律地去按时锻炼,按时吃饭,按时睡觉,这样的生活,就是和自然规律吻合,这样十有八九身体就会健康。相反,一切都违反自然规律,就不会太健康。

大学之道里讲物有本末,事有终始,之所先后,则近道矣。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就是说老祖宗早就告诉我们了,春华秋实,没有播种就不会有秋收。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太懒惰实际上也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态度和行为。所以,最好还是行动起来,有规律地科学安排时间科学地锻炼身体。

今日头条:瑞典再次悄然掀起绿色革命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说瑞典再次悄然掀起绿色革命并非耸人听闻。如果人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瑞典去年虽然政府更迭出现困境,好不容易又同意勒文执政,但是,经济方面,节能环保方面都在悄然发生巨大变化。

首先,作为女人我就注意到时装店HM已经在去年这个时候,就把所有的传统服装几乎全部低价处理或者回收。今年新年,HM店非常清爽,货物几乎减少了一大半。但是,你再仔细看那些新货,都是新质量,面料基本上都是有机面料,棉,麻,真丝都上了货架,而且,时尚样式也似乎要回到90年代的宽松式样,当然不是完全回归,而是人们追求的不再是瘦紧美,而是宽松舒适美。

其次,瑞典的设计师也开始追求有机面料的设计。例如瑞典丝绸公司的内衣设计就是采取内衣也可以外用的多种用途的多元化设计,确保面料都是高质量真丝,但是设计方式可以是富有弹性的,结实耐用的真丝产品,因为设计者坚信贴身衣服穿真丝是最健康的。穿真丝衣服也是最环保的,有机的,生态的。笔者家附近的设计师就是自己设计自己生产自己卖的方式,一年只要能卖出几块挂毯,就够一半的工资了。但是,这挂毯有自己的艺术设计在里边,非常精美,面料采用真丝面料,挂在墙上,那就是一件珍贵的富有个性化的真丝艺术品。

第三,最近,记者在东方博物馆中国欢乐春节节目后遇见一位老女士,她说她来参加欢乐春节的目的就是想找做风筝的面料。她希望自己做的风筝从竹棍儿到面料,到线都希望是有机材料的,目前她都是用纸来做风筝,她想问问是否可以用真丝面料来做风筝。可能我们会觉得这样太奢侈了,但是,想想,如果人们都这样想,我们是否可以倒逼生产方式的转变呢?那就是从消费者的需求开始转变观念,然后,促使丝绸和棉麻的大量生产呢?如果有棉麻的大量生产,是否我们的生态环境就可以改变和修复了呢?

第四,所谓绿色建筑,绿色能源等等,都是要我们在各个细小的环节上想到我们的产品要绿色,例如,炼钢时用的是核电或者是风电,拉混凝土的车是电车,点的电灯是节能灯等等。自从斯德哥尔摩市在圣诞节点起节能灯以来,现在几乎家家都是用的节能灯。一开始还觉得不够亮,但习惯了就好了。

自家房顶能有太阳能,或者取暖利用地热能,这都是绿色能源的使用。笔者所住的小区讨论了好几年利用地热能供暖,今年冬天终于把这个梦想实现了。

笔者家里的车卖掉了,采用公共交通模式,朋友买的车,是电动车。朋友新盖的房是木质的,就象新疆阿勒泰喀纳斯地区的木房子一样,都是原生态的。

当然,此前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说瑞典新年烟花在找替代品。本来12月31日那天晚上我就听说今年的烟花要取消了。我心想取消了也好,其实在瑞典也容易在第二天早上发现头天晚上的烟花对空气有点儿影响。不过再怎么说,与中国比还是小巫见大巫。这里毕竟就放半小时,而且是稀稀拉拉,大家喝一杯香槟的功夫,新年烟花就放完了。不过,今年并没有取消,我估计弄不好明年就要取消。

其实,我觉得说绿色革命可能不太准确,因为革命似乎是很快的事情,但是,我感觉这就是绿色革命,只不过是在悄悄地进行着。说悄悄也不太准确,因为瑞典每年从首相开始积极参加联合国2030年远景目标的执行情况大会,认真讨论如何贯彻执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互相分享经验,互相学习和促进。瑞典的目标是到2040年全部实现可再生能源。2045年实现零排放。

今日头条:瑞典宜家发源地华人华侨喜庆新春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通讯员魏巍)– 闻名世界的宜家家居老板的家乡瑞典Älmhult市位于瑞典Kronoberg省南部,毗邻Skåne省,这里是宜家家居IKEA的发源地,也是瑞典著名植物学家卡尔.林奈Carl Linne的故乡。

Älmhult有全世界最大的宜家研发中心,许多华人员工受雇于此,目前当地华人有200多人。

每年新春之际,Älmhult当地华人协会便会组织华人、华人家属及国际友人举行新春联谊会共贺新年。

猪年伊始,万物更苏,瑞典安湖,迎春纳福。宜家之始,Kamprad,安湖巨贤,Carl Linne。水隅小城,华人小簇,十年春晚,一年一情。

二月九日,百余十人,Speakeasy,臻情新春,自导自演,三百分钟,品食百菜,一家一绝。

福猪佩奇,牵手东西,窗花灯笼,福载乡愁。

为保护隐私虚化了一下。

沈浸文化,书画剪折,手制饺子,百味留香。国际友人,金嗓开唱;童舞LaLa,婀娜曼妙;魔术似真,美人如玉,新年快乐,声声沁心;独舞丽人,独唱童声;吉他相声,喜剧成真,生活不止,田野诗境;小提琴奏,和谐童真;父女合唱,南山北秋;琵琶平楚,十面埋伏;少女舞蹈,甜美星途;独唱生僻,字字如飞;waka waka,踏舞球星;二胡柔美,田园春归;吉他宁静,难得世清;兔舞全场,童心回归;难忘今宵,年味相随。

阿村华人宜家宜室,
春晚贺岁一年一情。

编者的话:祝贺爱姆湖尔特华人华侨成功举办春晚!当魏巍发来春节联欢会的报道时,我仿佛读到了”关关雎鸠,在河之舟。窈窕淑女,君子好求!“ 瞧!原来汉语还这么有趣,现代人也还能这样写出来,让我感到中华文化的魅力。中国人就是这样生生不息,无论走到哪里,都把自己的文化带到哪里。中国的文化传统就是这样经久不衰,主要是因为他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人情味儿在里边。再加上不差钱儿!这春晚就红红火火了,事实上这样做就是很经济实惠的一种庆祝方式!参与感也很强。期间有各种文化艺术形式,可以唤起华人华侨对中国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再次祝贺爱姆湖尔特Älmhult市华人华侨春节联合会的成功举办!

图 Hugo, 文 魏巍 , 编辑陈雪霏

 

今日头条:欧洲多城市寻求绿色环保庆新年替代方案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欧中华网报道:据新华社报道,考虑到环境污染问题以及越来越多的市民抱怨传统烟花会惊吓动物,瑞典多个城市今年新年摒弃了传统的焰火庆祝活动,转而尝试激光秀、火焰秀和电影等更加环保绿色的庆祝方式。芬兰、捷克、德国、挪威等国的一些城市也在寻求替代方案。

  瑞典中南部城市延雪平市今年元旦首次改烟花表演为大型激光秀。“激光表演需要市民亲临现场才能欣赏,所以不仅为市民提供了一个更加集中的庆祝活动,还将歌曲和音乐有机融合其中。”延雪平市政府负责人安德斯·胡路士告诉瑞典电视台。

  瑞典东部城市瑟德港、中西部利德雪平市、中部城市韦斯特罗斯也采纳了激光表演的方式。瑟德港文化和休闲主管安德斯·乌登对当地媒体说,虽然激光表演的成本比传统烟花表演要高,但市政府愿意为这种可持续、环保的庆祝方式买单。在利德雪平市,组织者还在市政厅的墙壁上用激光打出彩绘图案。

除了激光秀,其他环保型和创新型的新年庆祝形式也令人耳目一新。比如新年前夜,瑞典西部城市布罗斯在区域供暖蓄电池上放置了5000个LED灯,来作为传统烟花的环保智能替代品——安静且无排放。

在瑞典中西部城市奥莫尔,经众多居民提议后,该市今年在整个市区范围内禁止燃放各种烟花和鞭炮。新年庆祝中,取而代之的是一部该市精心制作的电影。

与此同时,在瑞典的带动下,芬兰一些城市也在积极探索烟花替代方案。芬兰南部的埃斯波成为芬兰首个用激光秀代替烟花表演的城市。新年夜,数万人来到埃斯波市中心的老教堂附近欣赏大型激光表演。

在挪威,禁放烟花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最近一项调查显示,60%的挪威人认为,如果国家和地方政府举行大型烟花表演,那么就应该禁止个人燃放烟花爆竹。

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今年新年虽然延续了燃放烟花的传统,但市政府正在考虑明年不再举行。布拉格市长近日发表声明说,明年布拉格将会顺应时代趋势,与欧洲各大城市一起,选择更高效的庆祝方式。

在德国,一些中型城市早已开始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如汉诺威、多特蒙德等。据统计,德国新年前夜燃放烟花造成4500吨扬尘,相当于每年道路交通造成的空气悬浮颗粒总量的15.5%。

德国环境署主管玛利亚·克劳茨贝格尔说,燃放烟花危害人们健康,会导致急性呼吸道感染、哮喘、心血管疾病等一系列疾病。网络民调机构西韦舆论调查公司近期的一项调查显示,支持在大城市中心地带禁放烟花的民众近年来不断增加,已达六成。(执笔记者:付一鸣;参与记者:李骥志、杨晓红、田颖、梁有昶)

编辑:陈雪霏

今日头条:桂从友大使观看斯京儿童春晚并大赞孩子们的演出“非常出色”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欧中华网联合报道(记者陈雪霏)–  2月10日大年正月初六,由瑞典中文母语教育协会主办的斯京儿童春晚在斯德哥尔摩成功举办,吸引了近500名儿童和家长。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出席并观看了儿童春晚。

桂大使观看以后感慨地说,其实中国的春节主要是给孩子们过节,很欣慰地看到这里的儿童表演的非常好,非常出色,歌唱得好,孩子们发音也都非常标准,他对此表示祝贺!

桂大使表示,语言是文化的根脉和载体,华文教育是中华文化在海外传承弘扬的“留根工程”,是华侨华人社会繁荣发展进步的“希望工程”,也是惠及广大海外侨胞生存发展的“民生工程”。孩子们学习和掌握中文、了解和感受中华文化,不仅能更好知道自己从何处来,更可以在未来融入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事业中来,获得更好发展前景和更多发展机遇。

桂大使表示,中国驻瑞典使馆将一如既往地重视和支持瑞典华文教育事业。希望行知学堂等中文学校再接再厉,不断提升教学水平,创新教学方法,激发同学们的学习热情,让孩子们充分领略中华文化之美,成为爱中国、爱瑞典的中瑞友好小使者,懂中国、懂瑞典的中瑞合作推动者,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事业和中瑞关系发展的广阔天地中实现更大价值。

瑞典中文母语协会会长、学校校长肖勇表示,因为在瑞典冬天比较长,容易寂寞,所以,他们特意组织编排儿童春晚的节目,都是由学生们自己编排演出的节目,今年已经举办第四届了,这个过程给孩子和家长们都带来很多快乐。

孩子们的演出也确实让家长们感到很快乐,张军是其中一位家长。他说他们家女儿就是表演天鹅湖中的一只天鹅,重在参与,在参与中学习和体会中国文化。

除了孩子们的精彩演出,校长和家长们的演出也很精彩,尤其是斯京华人歌唱家郭兰英的弟子李佳老师《玛依拉变奏曲》的演唱非常优美动听。

谭晶晶表演的《白毛女》选段《北风吹》舞蹈也是专业范儿。

另外,肖勇和牟运帷说的相声也非常好听,尤其是肖勇演唱那两句崔健的歌曲,非常好听。

最后,桂大使上台讲话后,大家一起唱《我的中国心》把春晚推向高潮。大家在难忘今宵的歌声中结束了今年的斯京儿童春晚。

 

更多精彩图片:

合唱《春天在哪里》《手指运动》《筷子歌》。

舞蹈《欢乐兔子舞》

小品《牵丝戏》

《少年中国说》舞蹈

小提琴演奏《新年好》《送别》《茉莉花》

舞蹈《小小天鹅湖》

合唱《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让爱住我家》合唱非常感人。

舞蹈《任意门》

朗诵《如果没有李白》

全场诗朗诵

舞蹈《花之圆舞曲》

全场诗朗诵大PK。

Sweden-China Bridge 瑞中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