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jiang’s Kanas Scenic Spot-the most beautiful and spectacular scenery in the world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Kanas Scenic Spot is the most beautiful and spectacular scenic spot in Altay, in Xinjiang Uygor Autonomous Region and even in the world. Under the jurisdiction of Altay Prefecture, Northeasten part of Xinjiang,  Kanas Scenic Spot is part of the nicknamed one thousand kilometer gallery.

It is an area of over 10 thousand square kilometers, receiving about 4.6 million tourists last year and is expected to receive 6 million by the end of this year.  So far they have received 3 million. They plan to open the area to tourists from all over China and even the world. In the past the area was closed due to the heavy snow.  Now tourism have been prioritized as a pillar industry.

Why is it so attractive and what is special with Kanas? Because it enjoys many only’s.

It is the only extension zone of Siberian taiga forests, the only distributed areas of Siberian animals and plants, the only Arctic water system nationwide in China, the only Mongolian Tuva habitation throughout the nation, the only scenic spot with European or Canadian style scenery(others dubbed it as Switzerland, but it is Kanas in Altay, Xinjiang ) in China and the only natural reserve that borders with another two countries across China.

Kanas lake in the rain on Aug. 28, 2018.  Photo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To promote tourism industry and facilitate infrastructure, starting from this year, Xinjiang adds 10 flight courses including Urumqi-Kanas, Turpan-Kanas tourism charter and the new train and bus routes inside and outside Xinjiang are constantly increasing as well.

A group of 15 foreign journalists from 14 countries including Japan, Sweden, Belgium, Afghanistan, Kyrgyzstan, Bangladesh, Indonesia, India, Egypt, Pakistan, Malaysia, Turkey and Uzbekistan and together with 22 Chinese journalists visited  Kanas Lake and Kanas Pavillion.  The beautiful scenery stunned everybody when they visited it.

We were told to take the PLA overcoat and umbrella with us because it will be very cold on the top of the hill.  Most people did that except me.  I thought as long as it is green, it should be tolerable.

As we climbed up to the top, it began to rain. Feeling like climbing the Mountain Tai in Shandong Province,  East China, we also saw very beautiful white cloud covering the green trees and merging with the blue and green lake water.

All the trees here are very green and fresh. All the bush under the trees are also beautiful because they showed different colors.  Biodiversity is very obvious here.

When we climbed to over 500 stairs, I thought we had passed two thirds of the stairs. Every movement up, we found a new angle to see the lake. It is green water.  It looks like the lake in Calgary in Canada, I think, but it also looks like the gulf in Norway or the river in southern New Zealand and yet it is right here in Altay, China. It is just beautiful, clean and beautiful with the jade blue or creamy green. It feels like a treasure.

As we stepped up the steps, it rained even heavier. The white cloud didn’t disperse quickly. On the contrary, it emerged and extended to the lake. When the lake water almost covered by the white cloud, it looked so beautiful.

Tourists from Zhejiang province and Henan province or even Northeast China were walking in the rain. They all commended the place to be very beautiful and spectacular.

When we arrived finally to the top by walking 1100 stairs, we came into the pavillion to have a good panorama view of the Kanas River or lake.

The saying goes that one goes up to look at  the lake and goes down to look at various flowers.  One can described it as a sea of flowers with a great diversity.

The pavillion is called the fish-watching  platform.

Then one went down. It was just so beautiful. It was such a joy to have this trip because it is so clean.

Kanas Lake is  famous also for changing colour with seasons and weather change in spring, summer and autumn. The water color is actually steel grey in May, light green or bright green in June, milky white with slight blue and green in July, dark green in August, and emerald in September and October. From November to next April, it is the icing period, when the whole Kanas Lake becomes a silver white world, the color  still changes

due to sunny or cloudy days and to high or low clouds.

In the afternoon, the journalists took a sightseeing boat floating on the lake.  They experienced the beautiful water scenery and took a lot of photos.

Kanas lake with a history of about 200 thousand years is like a crescent,with the altitude of 1.374 meter, 24.5 kilometer long, 2.2 km wide maximum, 1.87 kM wide and the depth is 120 meters on average. and 197 meter deep maximum. Boasting an area of 45.78 km2, the lake has a storage capacity of 5.4 billion cubic meters , equivalent to 4 cubic meter for each of the 1.3 billion people in China.  It is also the deepest freshwater lake in China.

The fairy tales about water monster are spread here among the people, it is suspected that there are huge fish in this lake to welcome the people.

Kanas Lake, in the middle-mountain forest belt at the southern foot of Altay Mountains, is a loop moraine barrier lake through glacial scour in the quaternary ice age. Huge glacier covered Altay Mountains and then slid downward along the mountain terrain due to its gravity. During the process, the glacier bottom and the massif has strong friction and caused extrusion, transportation and digging, then the front end of the glacier melted gradually, the meltwater discharged downward, and tills accumulated in large quantities at the mouth of Kanas Lake, forming a loop moraine of about one kilometer wide and 50-70 meter high, which barred the valley, where meltwater from glacier and snow collected year after year to gradually form the beautiful Kanas Lake today.

Sleeping one night in Friendship Peak in Buerqin,  we headed for Yuehu Hotel to see the Kanas Lake.

Kanas Lake, deep in Altay mountains is within the scope of Kanas River basin, with the supplementary water mainly by melt water from the Friendship Peak and the Kuitun Peak, Altay Mountains and precipitation over the lake area. Kanas River with its rise in the Kanas Glacier at the Friendship Peak, the highest peak of Altay Mountains, 125 km long in total, flows from the northeast to the soutnwest and meets Hemu River at Jiadengyu to become Buerqin River, which finally goes into Irtysh River.

Kanas Lake is the core and cream of the state-level Kanas Nature Reserve, and a highlight of nature, where the natural ecological environment remains primitive with mountains embracing in manner of layer upon layer, dense forest, lush meadow, clear water, blue sky, green mountains, white clouds, snow-covered peaks, and grassy marshlands…all in an integral whole, and all too beautiful to be absorbed completely at once.

After seeing the Kanas lake, the journalists visited Zhalat Tourism Cooperative.  Zhalat Tourism Cooperative was established by Yerkebatu, a villager of Kanas Village in April 2015. It is the first one of its kind led and founded by village-level party organization, with the registered capital of 535 thousand yuan or about 80 thousand US dollars.

A beautiful Tuwa woman Ouchun welcomed the journalists to a wedding room first.  She explained that the wedding room is a pure wooden house without any spike. The house was built with tree trunk. And they put moss into the rift between wood blocks. Ouchun explained that this was the traditional way of building tree house and the moss will become shrinking in winter and blossom in summer. They also put liquid of pine trees into the wood.

Ouchun said all the quilts, mattress and furnature are made by themselves. In the family exhibition room, they hold a photo of the PLA doctors came to them to treat the patients and the people here participate national skiing meeting in 1958.

Ouchun said the most special thing for this cooperative is to make the skin skiing board. They will help to go up the hill easily  to prevent backward falling and go down faster.

The family has about 20 members and they have 12 rooms. The whole cooperative has 25 rooms with the construction area of 800 square meters and 8 artists to exhibit and sell more than 100 kinds of products and present shows of songs and dances.

In 2017, the Cooperative realized operating income of 500 thousand yuan .  It has attracted 50 thousand tourists accumulatively.

The ecological house style is Mongolian Tuwa  style, but also very similar to the Swedish style.

Ouchun said it is estimated that there are only 2000 Tuwa people whose ancester was Mongolians.  They have developed more and more tourism now. But they also rely on animal husbandry.

Finally,  all the journalists entered into a Mongolian style dome house and listened to the artists performance.

The cooperative is market oriented takes original – ecology culture as the priority, centers on original- ecology culture experience products, enhances its business through sales of cultural tourist products and highlights group tourists led by tour guide while attracting self-help tourists, to build the brand of original – ecology culture experience.

They have a primary school here with 100 pupils. When they go to middle school, they will go to the county to have boarding school.

The artists performance were wonderful and with welcoming wine ceremony people also observed how people made milk wine.

After this trip, people went back to the Yuehu Lake Hotel and had lunch.  The lunch was delicious because it had a good variety of food.

In the afternoon, the journalists went through the fairy bay of the Kanas River.

Then they stopped in the Moon Bay before they came to the lying dinasour bay.

By the end of the day, they arrived in Hemu Hotel with Swedish wooden house style.

The tree trunk here is far better than that in the cooperative. This is such a high level hotel which is very customer friendly. Outside in the yard, there are all kinds of plants and flowers. Canal streams flow naturally with fishes swimming in it.  It is such a beautiful place.

All these natural resources with huge investment from the government and the priority on tourism make the local herdmen benefit a lot in recent years.

The theme of this trip was to visit the tourist sites themed on Silk Road Economic Belt.  It’s obvious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invested heavily in Xinjiang’s Altay prefecture and support the local policy of putting ecological construction on priority and realized the green development.

The local leaders clearly remembered President Xi Jinping’s idea of Green mountains and rivers are actually the gold and silver mountains.

By Xuefei Chen Axelsson.

 

 

瑞典大选进行时–基督教民主黨KD简介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瑞典大选在即,很多人对瑞典的各个政党的情况还不是十分了解。9月1日,2日,华人华侨社团请各个党派来介绍他们的情况。今天,我们先介绍一下基督教民主党。

LYDIA LIU

最近在大選宣傳活動中我遇到的最常見的問題是是否需要接受洗禮才能加入基督教民主黨KD, 答案是不需要,下面我就簡單介紹一下KD,希望更多華人了解KD,支持KD, 加入KD , 參與改變瑞典社會朝更好的方向發展。

 基督教民主黨KD簡要介紹

基督教民主黨把基督教關於社會和經濟公正的觀點同關於政治民主的自由主義觀點結合起來,主張維護有關教會和家庭的傳統價值觀,奉行相對溫和的保守主義政策,注重政治民主和社會正義。承諾將優先給予瑞典人民一個值得信任的福利體系。醫療,老人關護和安全是我們2018年大選中最重要的問題,家庭政策是我們所有政策的基石,我們是最關心家庭,老人和兒童的黨派。

當你生病時,會得到良好的醫療。

當你年邁時,會得到合理的養護。

當你的安全受到威脅時,會有警察挺身而出。

我們是唯一一個以人文本提出全面切實可行的平等醫療方案的政黨,通過施行國家主管醫療改進目前的醫療狀況,使病人得到及時治療。為提高社會治安我們提議新增一萬名警察。老人都將有入住養老院的權利,對退休者的徵稅也將取消。養孩子的家庭將會享有更多選擇的權力。學校質量也將提高。創業將獲得更多的支持。我們執政理念是自下而上的為社會發展提供更好條件,而不是自上而下的對所有人指手畫腳。我們的觀點是一切政策都有其局限性,我們更傾向於每個人都能夠並且應當選擇最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我們不能保證可以滿足所有人的需求,但我們會竭盡所能恪守我們的承諾。

如果我們當選,瑞典將在一個聯合政府的領導下開展一系列針對就業,醫療,養老,治安,家庭,學校這些方面的必要改革。病人能夠盡快的得到治療,老人能夠得到必要的扶助,有需要就可以安排入住敬老院。通過新增警察,打擊犯罪,嚴厲刑罰,伸張正義,我們將會有更好的社會治安。人與人之間彼此的信任將會增強。普通家庭可以更自由地投入自己想要的生活,從而變得更強大。有心理障礙的兒童和青少年將會減少。人們將更快的找到工作,學校將有序的為孩子傳授更多知識,青少年將在更加安全的環境中成長。我們還會取消對於公司裡年輕僱員和新移民僱員的雇主稅,我們也要改善企業主的社保系統,支持中小企業發展。我們主張更寬鬆的工作簽證移民以及家庭團聚移民。

我們的黨名告訴我們我們的立場 – 基於基督教人性和價值基礎的民主。一個常見的誤解是,一個人必須是信徒才能加入我們,那是錯的。我們歡迎所有認同我們執政理念的人加入。

KD小常識:

現任主席是Ebba Busch Thor。

我們有16名國會議員。

基督教民主黨在1991年第一次進入國會。在上一次議會選舉中,基督教民主黨獲得了4.6%的選票。我們有超過20,000名會員。我們有26個地區組織。一個地區通常包括一個省。基督教民主黨人在236個城市中有代表。

我黨還包括婦女聯合會,青年聯合會,學生會和老年聯合會。

2005年,組織啟動了KIC – 基督教民主國際中心,提供民主援助,支持其他基督教民主黨。在獨裁政權中,我們支持反對獨裁的民主運動。

Lars Adaktusson在歐洲議會中代表基督教民主黨。在歐洲層面,基督教民主黨成為EPP的一部分 – 歐洲人民黨 – 歐洲基督教民主黨的協會。

作者簡介: LYDIA LIU 劉芳,市議員,2018將代表KD參選國會,STOCKHOLM省議會以及NACKA市議會.

今日头条:安徽合肥市代表团与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举行“今日合肥”推介座谈会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报道员:丑(曹)小姐、查正富)

8月26日下午,以安徽省合肥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钱岩松为团长的合肥市代表团,与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举行“今日合肥”推介座谈会,推介安徽(合肥)侨梦苑,开展招才引智和招商引资。

座谈会由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组织承办,中国驻瑞典王国特命全权大使桂从友携夫人宋景丽、商务参赞韩晓东出席了座谈会。乌普萨拉市副市长Stefan Hanna、乌普萨拉大学医院教授及科学院院士Matti Anniko、斯堪的纳维亚医疗保健公司总裁Göran Hellers、著名的儿童系列产品Baby Björn公司总经理Lisa Thoren、瑞京华人协会会长柳少惠,以及旅瑞安徽籍华侨华人代表30余人参加了座谈会。座谈会由卡罗林斯卡大学医院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专家、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会长段茂利主持。

座谈会伊始,段茂利会长代表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热烈欢迎家乡代表团访问瑞典,并简要介绍了协会基本情况及取得的工作成绩。段会长说,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是一个非政府、非赢利性的侨团组织,目前入会皖籍成员30余人,分别来自医疗、金融、通讯、教育、科研、商业及企业行业系列等的专业人才。协会自成立以来,始终以服务祖国经济和社会建设为己任,爱国爱乡爱侨,心系安徽发展建设,充分发挥桥梁纽带作用,广泛搭建安徽与瑞典在经贸、医疗、科技、教育、文化事业等领域的交流合作平台,为推动双方友好交流及中瑞地方务实合作做出了积极贡献。段会长表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协会将紧紧围绕国家核心战略和安徽发展中心任务,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广泛宣传徽风皖韵,推介今日安徽,聚集侨心、汇聚侨智、发挥侨力,共同讲好安徽故事。

 桂从友大使在致辞中指出,中瑞两国关系源远流长,瑞典是第一个同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也是第一个同中国开展贸易、教育、科技合作的西方国家。建交68年来,两国在贸易、科技、教育等各领域的合作取得了一批突出成果。希望瑞方继续向中国出口高质量的产品,进一步扩大生产,以满足中国人民对高质量生活的需求。中瑞双方在投资合作领域也在进一步扩大,当前中国上下都在践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中国的经济发展从传统的集约型、粗放型转向创新发展、开创发展、绿色发展,瑞典创新一直走在世界前列,可持续发展多年来世界排名第一,中瑞双方合作有着巨大的潜力。中瑞两国在国际方面也有巨大的合作空间,两国都坚决反对战争,爱好和平,主张自由贸易,可以说,两国在各领域的合作都可以取得1+1>2的效果。地方合作是中瑞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来,中瑞双方在地方合作方面建立了友好省市合作关系,在贸易、投资、科技、创新、人文等方面都开展了很好的合作,取得了一批重要成果,有力促进了各自地方的经济发展。

 桂大使表示,中方愿意继续扩大与瑞方的合作交流,钱岩松部长这次率团访问瑞典,就是拓展与瑞典地方合作的一个重要步骤。合肥市是中国当前经济社会发展最快的城市之一,也是全国重要的教育、科研、生态、绿色发展、生态文明的城市,发展势头迅猛,人文资源丰富,相信钱部长此次访问和推介,将会给瑞方朋友展示一个充满机遇的合肥,一定能够在拓展中瑞地方合作方面取得新成果。他预祝合肥代表团此次访问瑞典取得圆满成功,预祝此次座谈会能够促进双方达成新的合作协议,并欢迎瑞方朋友到合肥投资兴业。

钱岩松部长代表中共合肥市委、合肥市人民政府感谢桂从友大使、段茂利会长以及旅瑞安徽侨胞心系家乡、支持家乡发展建设,并详细介绍了合肥市的发展历史,以及在经贸、科技、创新、教育等领域的发展成果和前景,表示合肥将进一步秉承开放发展理念,同世界各国广泛合作。衷心邀请瑞方朋友到合肥走一走、看一看,发掘商机,合肥将始终敞开怀抱,欢迎每一位有识之士来肥施展才华,成就梦想,共赢发展。

座谈会上,应邀的瑞方代表也相继发言,纷纷谈及各自对中国近年来取得巨大发展成就的一些感受,赞赏合肥市发展成就和发展前景。乌普萨拉市副市长Stefan Hanna表示,   开放发展是瑞典的立国之本,愿与合肥市开展积极交流,探讨合作项目。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总是被中国快速发展的各种数据所震惊,同中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是瑞典必然选择,瑞典也通过和中国的各项合作在诸多领域上有了很大的发展,希望中瑞双方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建立更好的长期合作关系。

Matti 教授高度评价中国人的工作热情和严谨的精神,相信未来中瑞两国在医学领域交流合作上会越来越广泛。Göran总裁正在考虑去中国建立最现代化的肿瘤医院/癌症中心,利用瑞典最新医疗技术,帮助中国提供更好的医疗设施和技术,为中国患者服务,同时也愿与中国医疗科学工作者一起推进癌症治疗的研究。Lisa总经理表示,通过今年7月份到合肥的考察,非常看好合肥的发展前景,愿与合肥市开展积极的对话交流,进一步探讨合作事宜,推动Baby Björn在合肥落地发展。

在瑞三天期间,钱岩松部长一行还深入瑞方企业,实地考察交流合作事宜。在Baby Björn公司,钱部长会见了公司创始人Björn Jakobson和 Lillemor Jakobson夫妇,听取了公司发展介绍,详细了解产品研发、市场拓展及未来前景等情况,对Baby Björn公司创新型、人性化的发展理念,以及执着的工匠精神十分赞赏和钦佩。

代表团一行还相继考察了ABB公司、Artipelag、并拜访了瑞典市政厅、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每访一处代表团都大力宣传当今合肥“崇尚创新、成就创业、开明开放、广纳贤才”的创业大环境,积极推介充 满活力的“今日合肥”,展示合肥美好发展前景。

编辑 陈雪霏

“有机会,我要再来这里”

2018年08月29日 04:17 人民日报

原标题:“有机会,我要再来这里”
来自瑞典、比利时、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等13个国家的媒体记者日前来到“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开展主题采访活动。

8月25日,由中外记者组成的采访团在乌鲁木齐与市民、游客开展交流,感受这座城市的魅力。“到大巴扎,不虚此行。这里有美食,有美景,有文化,尤其是特色商品太多了,太开心了!”从上海来旅游的王茂盛老两口,说起这座城市来滔滔不绝,“回去后,我们会让身边的人多来乌鲁木齐。”

新疆国际大巴扎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乌什库·尤努斯告诉记者,现在是大巴扎建成15年来人气最旺的时候。游客平均每天达10万人左右,多时能达15万至20万人。今年,解放南路、和平南路连片改造,对新疆国际大巴扎景区、二道桥景区实施综合规划,更好地整合了旅游资源。“目前商户达到3300多家,解决了1万多人就业。经济效益、社会效益都十分明显。”乌什库·尤努斯说。

商户艾麦尔江·托乎提在他的工艺品摊位上十分忙碌。“别看我这摊位只有10平方米,月营业额能到10万元左右。”艾麦尔江·托乎提说,“2003年以前,我在露天的老二道桥市场摆摊,风吹日晒,雨雪天更是受罪。如今在这里,条件好、游客多,我感到很幸福,对明天充满信心。”

阿富汗托罗新闻执行制片人纳吉布·阿希尔说:“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中欧班列乌鲁木齐集结中心、新疆软件园、新疆博物馆都令人印象深刻。特别是国际大巴扎的热闹、繁华、和谐,展现了乌鲁木齐的美丽、迷人。”

“乌鲁木齐各方面发展如此之快,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来自瑞典的北欧绿色邮报网总编陈雪霏说,“此行彻底改变了我以往对乌鲁木齐的认识。以后有机会,我要再来这里。”

绿草茵茵的厂区,宽敞明亮的厂房,现代化的生产线,在新疆麦趣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记者们边走边看,连连称赞。8月26日,记者来到昌吉市开展交流采访活动。

“中秋节快到了!我们在加紧生产月饼。”麦趣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姚雪介绍说。麦趣尔集团是新疆具有代表性的现代化食品加工企业,“去年营业收入达到6亿多元。每天加工牛奶达到400多吨,带动了当地不少农民脱贫致富。”

来到昌吉市三工镇二工村,连片的葡萄园郁郁葱葱。这是印象戈壁葡萄酒庄的种植基地。“天山脚下这片土地非常适合酿酒葡萄生长。”酒庄总经理富强告诉记者,“基地共有1100亩葡萄,全部按有机模式种植。采用滴灌浇水、施肥,自动化控制。手机APP终端可以监控葡萄生长、成熟、采摘、酿制、销售全过程。”2015年,印象戈壁葡萄酒庄成立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现有社员230余户。“社员不但有每亩400多元的土地租金,每月在酒庄的工资收入也有4000多元,解决了部分农村劳动力就业。”富强说。

13国媒体走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

转载时间:2018-08-28 10:37:31 来源: 中国新闻网 阅读: 3
【 字号:   

中新社乌鲁木齐8月25日电(耿丹丹 戎睿)来自瑞典、比利时、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等13个国家以及中国国内共30余名媒体记者25日走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新疆,了解当地经济、文化、人文等方面的发展变化。

据悉,此次活动为期7天,媒体记者们将先后前往乌鲁木齐、昌吉以及阿勒泰等地采访,其中包括中欧班列乌鲁木齐集结中心、千亩葡萄种植园、乌鲁木齐民族团结大院以及新疆民俗旅游地等内容,力争让各国媒体全方位、多角度地了解新疆事,发现新疆美。

乌兹别克斯坦Sevimli电视台记者嘉弗洛娃·鲁赫索拉告诉记者,第一次来中国心情很激动,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向来保持友好关系,“中国制造”在当地深受欢迎。“这次也想要更深入地了解中国产品。”

当日,在中欧班列乌鲁木齐集结中心,当拉着41箱货物的第654列中欧班列从集结中心缓缓出发时,媒体记者们纷纷拿出相机和手机记录下这一刻。

来自比利时《回声报》的记者布鲁诺·科尔曼说,中欧班列途经比利时,今天有幸在现场亲身感受。“我见证了中国和欧洲的连接,感觉很震撼。”

布鲁诺·科尔曼说,他对中国的很多方面都特别感兴趣。“中国和欧洲近年来在铁路、航空以及其他经济建设方面都有合作,很高兴能参与此次采访。”

在参观完新疆软件园后,来自北欧绿色邮报网总编陈雪霏说,当看到新疆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如此之快,她觉得“不可想象”,“颠覆了以往我对新疆的认识。”

中外媒体联袂采访 发现不一样的新疆

  • 来源:新疆经济报  作者:何玲  稿源时间: 2018-08-26 05:13:38

当日,在中欧班列乌鲁木齐集结中心,当拉着41箱货物的第654列中欧班列从集结中心缓缓出发时,媒体记者们纷纷拿出相机和手机记录下这一刻。

“今天,我见证了中国和欧洲的连接,感觉很震撼。”来自比利时《回声报》的记者布鲁诺·科尔曼说。布鲁诺·科尔曼说,他对中国的很多方面都特别感兴趣。“中国和欧洲近年来在铁路、航空以及其他经济建设方面都有合作,很高兴能参与此次采访。”

参观完新疆软件园后,北欧绿色邮报网总编陈雪霏说,当看到新疆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如此之快,她觉得“不可想象”,“颠覆了以往我对新疆的认识。”

陈雪霏说:“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有着非常好的交通优势、区位优势、文化底蕴等。相信未来一定会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

记者了解到,此次采访活动为期7天,媒体记者们将前往乌鲁木齐、昌吉以及阿勒泰三地进行采访,包括中欧班列乌鲁木齐集结中心、千亩葡萄种植园、乌鲁木齐民族团结大院以及新疆的民俗旅游地等内容,让各国媒体了解新疆社会经济、文化、人文等方面的发展变化。

中外媒体“走进新疆”系列(五)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新疆多民族团结合作和谐共处的见证

北欧绿色邮报网乌鲁木齐报道(记者陈雪霏)–  24日晚上,记者到大巴扎去看了一下大巴扎的夜景。大巴扎坐落在乌鲁木齐市中心。雄伟壮观的高塔在夜幕下显得非常漂亮。进到里面,已经坐得满满的。

这里人山人海。原来,新疆的古尔邦节刚开始,因此,大巴扎里挤满了人。人们来这里吃各种小吃。

中外媒体30多名记者于25日下午来到大巴扎。太阳高照,晴空万里,大巴扎正在上演当地的歌舞。还是人山人海。

在这里每天都有新疆民族舞蹈的表演来吸引游客。

新疆国际大巴扎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乌什库·尤努斯告诉记者,现在是大巴扎建成15年来人气最旺的时候。游客平均每天达10万人左右,多时能达15万至20万人。“目前商户达到3300多家,解决了1万多人就业。经济效益、社会效益都十分明显。”乌什库·尤努斯说。

 

记者们穿梭在大巴扎的摊位中一览这道美丽的风景线。有卖乐器的,有卖中草药的,有卖丝绸的。琳琅满目,应有尽有。货物有当地产的,也有进口的。仿佛是国际博览会一样。

据介绍,新疆国际大巴扎于2003年6月26日正式建成,总建筑面积是10万平方米,占地面积近4万平方米,各式商铺3300家,是乌鲁木齐市重要的文化性地标建筑簇群。

其浓郁的特色文化旅游业态涵盖了歌舞之城,美食之城,民族工艺品之城,丝路古堡建筑之城等,是集丝路民俗民风民情的“美艳之都”,有着一城看新疆历史人文商贸产业园区的美誉,更是新疆首府的会客厅。

这位维族小伙子中学一毕业就和姐夫一起在这里卖乐器,手鼓。他自己也会打手鼓。他觉得在这里工作很有意思,可以见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人。

这个其实是个动画的画面。

这个人喜欢乐器,一边卖一边演奏。非常好听。

艾麦尔江·托乎提说,他是2003年一开始就在这里卖货了。这里变漂亮了,来的游客越来越多,这都是新疆政府修建的这个大巴扎的好处。他们的收入随着游客的增加而增加了。他对生活和工作都很满意,很高兴。以前有暴力,很不好,有的人被洗脑子,这是新疆所有人都不喜欢的。他觉得现在非常好了,新疆安全稳定。人们可以安居乐业。

塔顶上六层以上是茶歇的地方,有新疆的民族特色。

这个商人老板说,他曾经在北京闯世界,后来,发现了一些乐器,他觉得自己也可以尝试做生意,买卖这些乐器。于是,他就回到新疆,来到乌鲁木齐大巴扎做起了自己的生意。

这也是一位老商户,在这里开业多年了。他表示这里的生意越来越好,随着新疆旅游业的发展,来的客人也越来越多了。收入也增加了。他认为新疆是个多民族的地方,因此,大家都和睦地在这里生活。

大巴扎正是新疆多民族大家庭和谐发展的缩影。这里是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多个民族都在一起,在政府提出加大旅游业发展力度的政策下享受着新一轮的增收过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把加大旅游业的发展当作重中之重,希望通过旅游业能够充分利用当地的各种资源,增加人民的收入。大巴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这是中外30多家媒体走进新疆的第一天,请继续关注北欧绿色邮报网,本记者将继续为您报道。

图文陈雪霏

chenxuefei7@hotmail.com

微信:chenxuefei7

账户: Bankgiro: 840-7157   感谢您的支持或打赏。

 

中外媒体“走进新疆”系列报道(四)-新疆博物馆-独一无二

 北欧绿色邮报网乌鲁木齐报道(记者陈雪霏)– 25日下午,包括北欧绿色邮报网的中外媒体30多位记者来到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新疆博物馆参观。这里因为厚重的历史资料,详实的介绍和独具特色的绽放3800年前去世且保留完好的人体干尸而显得世界上独一无二。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不仅是中国省级综合性历史博物馆,也是新疆地区最大的文物和标本收藏保护、科学研究和宣传教育机构。这里是每一位到新疆旅游的人必须参观的景点。新疆博物馆现在对外开放的展览有:《找回西域昨日辉煌—新疆历史文物陈列》、《新疆民族风情陈列》两个基本陈列和《逝而不朽惊天下—新疆古代干尸展览》、《历史的丰碑—新疆革命史料展览》两个中型展览。
3800年前这里的人长什么样,多高,多大,你可以到新疆博物馆来,亲眼看看他们的干尸,了解当时的情况。
其实,新疆博物馆展示的是新疆的历史。通过这些历史,人们了解到,新疆在公元前60年就已经成为西汉政府的一个区域,取名西域,设立都护府。
首任都护是郑吉(前60年—前48年)。以后历任都护的名字在这里也有展出。例如,第二任以后的都护如下:

韩宣(前48年—前45年)
第三任(前45年—前42年)
第四任(前42年—前39年)
第五任(前39年—前36年)
甘延寿(前36年—前33年)
段会宗(前33年—前30年)
廉褒(前30年—前27年)
第九任(前27年—前24年

韩立(前24年—前21年)
段会宗(前21年—前18年)
第十二任(前18年—前15年)
郭舜(前15年—前12年)
孙建(前12年—前9年)
第十五任(前9年—前6年)
第十六任(前6年—前3年)
第十七任(前3年—1年)
但钦(1年—13年)
李崇(13年—23年)
陈睦(74年—75年)
班超(91年—102年)
任尚(102年—106年)
段禧(106年—107年)

新疆人在远古时代是这样的。这可以形象地解释过去的生活,对青少年是一次很好的教育。学生们可以每星期都到博物馆来观摩学习,是很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1965年于新疆吐鲁番市阿斯坦那墓地40号墓出土的唐代伏羲女娲图,图中两人是传说中人类的始祖神—伏羲和女娲,人身蛇尾相拥交媾的形象,下身的蛇尾缠绕在一起。通过这件文物可以告诉我们,在现代科学产生之前,先人如何想象自己的起源,如何看待更早的历史与文明,这也是博物馆中的镇馆之宝。

所有的图片说明都是用汉语,维语和英文来解释,凸显新疆的国际化思维和双语教育和应用的实践。

西域的人很早就掌握了冶炼技术。这里有很多个民族居住,是个多民族聚居区。

从上图可以看出古代这里的水还是很充足的。

汉式彩绘木棺反映了楼兰文化的繁荣。但是,后来却衰落乃至消失了,这是气候变化的最明显的例证。

从这个骑射图和男子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这是东西方文化交融地带。

丝路文化珍宝。

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群里出了上万件珍贵文物,其中出土了大量的彩俑,出土的武士俑们大多高鼻深目,具有西域人的长相特征。

彩绘泥塑伏听俑,趴在地上正通过一根木筒听远处的动静。

出土于1973年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的彩绘天王踏鬼木俑,其外观形象来自于佛教造像中的护法天王像天王踏鬼木俑,让人们看到了中原文化对西藏的浓重影响,天王一身中原武将的着装,鲜明地展示了西域文化与中原文化的融和。

汉代的彩陶利用天然染料惟妙惟肖。

《逝而不朽惊天下-新疆古代干尸陈列》面积约700平方米,是许多游客最感兴趣的展馆,以往我们只能通过电视网络观看干尸,而亲眼目睹干尸在自然条件下的状态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干尸陈列区向大众展示了数列闻名海内外的古尸,大量随葬文物一同陈列于此,以图文、视频、多媒体触摸屏等多种形式丰富游客的感官体验,为游客展示真实立体的神秘国度。整个陈列分为罗布泊的楼兰居民、小河—埋葬千口棺材的墓地、戴金额面具的营盘人、扎滚鲁克的彩绘面人、精绝国夫妻情、阿斯塔那地宫的主人、阿勒泰石人石棺墓等7个单元。

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博物馆存放展出了3000多年前的人保存完好的干尸。解说员说,这里的干尸和埃及的木乃伊是不一样的。这些干尸是因为脱水天然干的。因此尸体基本保存完好。人们只要盖上天然的鹿皮,丝绸或者其他当地的东西。3000多年前,这里的人们就能活五,六十岁。上面这具干尸据考证应该属于普通百姓,因为她只用一张鹿皮或毛织物作为葬品。

小河墓地女性干尸一经出土便轰动全球,这具来自于3800年前的女尸身长158厘米,皮肤呈灰白色,胸部下垂明显,头面部保存完好。

小河墓地女性干尸一经出土便轰动全球,这具来自于3800年前的女尸身长158厘米,皮肤呈灰白色,胸部下垂明显,头面部保存完好。

扎滚鲁克男尸的头发依然保存良好,从整体形态来看眼眉、胡须比较发达,去世前便保持着仰面弯曲双腿的姿势,双手置于胸前做呈安详状。身上穿着的深咖色并缝有精细红边的长外套,放到现在来看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工艺品。经科学鉴定,这位成年男性为古欧罗马人种。

扎滚鲁克婴尸仰身直肢,头枕毛毡枕,戴着蓝色红边毛织婴儿圆顶小帽,身上裹着酱红色的毛布,并用蓝、红色相缠的毛绳交叉捆紧,全身只露出面部,双眼盖有两片长3厘米、宽2厘米的小石片,鼻孔塞有红色毛线球,头发和眉毛呈棕色,婴儿的左右两侧放着牛角及用羊乳房做成的喂奶品。尸体以及随葬品均放置在一块长方形毛毡上。

最令人惊叹的是依稀可见的睫毛,掩映于深陷的眼窝中,头发表面就像用胶状物涂抹过一般,紧紧地粘连在一起,很难想象这是一具存活了上千年的干尸。

普通女人的工作和生活。

男人搭弓射箭。

其中有一个骑马的大将军叫张雄。他的胸骨非常突出,腿有点儿罗圈,解说员说,这表明大将军一直身体非常健壮。而且他生前是非常善于骑射。

博物馆内展出的这具干尸名为张雄,生前是赫赫有名的西域名将,墓志上写有“入筹帷幄,出总戎机”字样,据史料记载,贞观初年张雄力主归顺大唐,一心求全国统一。

旁边还还原了他原来的模样。这种技术10多年前在斯德哥尔摩的瓦萨博物馆里就展示了那些沉入海底的海员们的脸谱,都是根据他们的骨头形状还原的。

而这里的尸体几乎完好。据解说员说,这个将军的妻子比他小30多岁,就是说将军50多岁,她20多岁。等将军死了以后,她又活了50年,但是,此时,大将军的尸体已经风干,完好保存。其身上有丝绸织物。但他的妻子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这些尸体反映了当时的生存状况。

博物馆里记载了从公元前60年中原的西汉就对新疆地区实行行政管辖,历任都护的名字都公布出来。这里原来叫西域,就是西边的地域。

到清朝的时候,改名为新疆,就是重新获得的疆土的意思。

新疆博物馆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尤其是很多小学生也到这里来参观干尸,尽早进行历史教育,这里就是活教材。让人对历史知识有惟妙惟肖的深入理解。

在瑞典,儿童们从幼儿园就开始到各种博物馆去学习,一方面是爱国主义教育,另一方面,学习的方式就是到博物馆亲眼去看一些东西,这样就容易记住。而新疆博物馆正是可以发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作用,科研的作用等多种功能。通过观看历史,人们很容易理解,新疆乃是东西方文化交汇碰撞的地方,新疆各族人民一直生活在这里,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化。吸收了东西方的精华。

图文:陈雪霏

中外媒体“走进新疆”系列报道(二) 新疆软件园- 丝绸之路经济带“五大中心”信息数据重要承载区  

北欧绿色邮报网乌鲁木齐报道(记者陈雪霏)– 25日,中外媒体记者在参观完中欧班列乌鲁木齐集结中心以后,来到了新疆软件园。

新疆软件园是自治区着力打造的新疆软件与信息产业聚集、创业、创新和发展的高地。园区位于乌鲁木齐市高铁片区核心区和白鸟湖新区之间,规划占地面积218亩,总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已被批准为自治区级园区(省级园区)。

新疆软件园坚持以“培育和发展软件服务产业为己任”,充分发挥新疆的区位、语言、人才、文化等独特优势,在自治区和乌鲁木齐市两级党委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整合疆内产业优势,形成软件外包与信息服务业的研发、生产和产业化拓展基地,发挥产业的集聚效应和规模效益,园区以云计算、物联网、互联网、北斗导航为四大培育主导产业,努力建设“新疆特色、西部一流、中国先进”的软件与信息服务产业园。

 

在这里给人印象最深的有两项,一个是习近平主席提出中国要从科技大国向科技强国迈进的2025计划。在这样的战略目标指引下,全国各地都在积极发展智能技术,大数据,云计算等各种先进科技的尝试。

另一个是这里的语言中心,人们只要一按电钮,就可以选择自己的语言,这里有维族语言,有中文,有法文,英文等多种语言,随便输入,或者是语音,都可以翻译出来。这样,可以加深理解,避免误解,语言的能力在新疆这个多民族居住和生活的地方显得十分重要。

 

当然,还有一个智能技术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那就是无人机在医疗中的运用。如果一个小区里有病人,无人机可以通过遥感技术感应到,然后,尽快进行施救。

丝绸之路经济带五大中心信息数据重要承载区  

新疆软件园目前已申请入园企业200余家,其中,包括新疆广电网络、虹联信息、航天信息、浦汇信息等30余家规模以上企业,产业聚集效应初显,未来,园区将打造北斗导航应用示范基地、文化和科技融合产业示范基地、智慧城市和智慧社区示范基地、物联网应用示范基地等一系列产业示范基地,打造成为西部一流的软件与信息服务产业高地。同时园区将通过组织展会、对外推介会等形式,积极组织企业走出去,并通过组织高峰论坛,技术交流会等形式,加强企业间的交流与合作,带动整个产业升级转型。

优质的人才支撑

新疆软件园位于首府乌鲁木齐,疆内优秀人才汇聚于此,同时园区内建有面积1.2万平米的实训基地,通过与清华大学、新疆大学、新疆财经学院、新疆农业大学、新疆师范大学等国内知名高校,以及甲骨文、微软、东软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合作,共同建设园区实训基地,打造人才高地,并利用开发区高教园区的资源,打造西部IT人才的高地。

多层次的政策支持

新疆软件园坐落于国家级开发区内,是自治区经信委和开发区(头屯河区)政府共同打造的疆内唯一一家自治区级软件园区,入园企业可享受国家、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开发区(头屯河区)的相关政策的同时,还可享受软件园、科技企业孵化器和留创园等一些列优惠政策。

便捷的交通

新疆软件园西临乌奎高速公路,北至苏州路,北邻乌鲁木齐国际机场仅10分钟车程,东距高铁片区交通综合枢纽直线距离2.5公里,拥有高铁、城际铁路、长途汽车、轨道交通、城市公交等综合交通工具,交通便利。距市中心5公里,15分钟可达。多条公交线路途经园区。

完善的商业配套

新疆软件园地处乌鲁木齐未来城市新中心,紧邻乌鲁木齐综合保税区、乌鲁木齐物流枢纽中心等;位于高铁片区和白鸟湖新区的核心区,背靠246亩云计算产业园,面向2.5平方公里服务外包基地,毗邻万达、宝能高端商业综合体,与乌鲁木齐西进的新城区,未来城市的中心协同发展。

智能化园区管理

园区内配套服务设施齐全,配有双回路电源、高速网络、WIFI全覆盖,利用云计算和物联网技术,采用一卡通智能化管理,拥有5A级地标性写字楼、商务酒店、专家公寓、高端商务会议中心、金融中心、展示体验中心、5D电影院、咖啡西餐厅、健身中心等设施,可充分提升入驻企业的对外形象,提高办公效率。

宜居宜业的生态环境

新疆软件园坐拥35万平米“大绿谷”生态公园,毗邻规划中的生态居住区,周边紧邻一中、九年义务制中小学和幼儿园等丰富的教育资源。

先进的技术平台支持

新疆软件园已成为国家级科技孵化器和国家软件公共服务平台新疆平台,利用最前沿的云计算技术,为企业提供孵化、软件开发、测试、应用、发布等一系列专业服务。

一站式、多样化专业服务

新疆软件园区秉承为企业创造价值的理念,园区内设有一站式服务大厅和中介服务大厅,并拥有专业服务团队为企业提供项目申报、专利申请、项目融资、财税法律咨询等一站式服务。同时,园区积极承接自治区乃至中西亚软件和服务外包业务,并优先发包给园区企业,通过搭建资源共享平台,鼓励园区内企业实现业务互为外包,政府采购项目优先发包给园区企业。

 

“走进新疆”系列(三)见证中国制造,见证中瑞合作

北欧绿色邮报网乌鲁木齐报道(特派记者陈雪霏)–中外媒体走进新疆活动日程很满,精彩的活动一个接着一个。但是关键时刻,没电了怎么办?

原来,出来时匆匆忙忙,错把坏了的旧充电器和连线拿出来了。关键时刻没电了。我问了所有带大相机的同事同行,人家都用的是佳能,我用的是尼康,不匹配。无奈,我求助万能的组织单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外宣办的负责人,看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是否商店有卖的,或者买,或者借都可以啊!

于是,吕妍同志就到处打听,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到下午参观葡萄园的时候,她告诉我在昌吉搞定了。根据电池型号和尼康D7000的相机型号,昌吉宣传部的于剑同志到尼康专卖店终于找到了一款,不过不是原装的,是中国改装的。问我行不行,我说行,买!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于剑拿来一个塑料包装的充电器。看起来比原装窄一些,但是,又厚一点儿。原装是四个锯齿接触,中国制造只有两个锯齿,加注了正负极,原装有很长的线来接插座,中国产的没有线,直接用中国式插头,我刚一看,心里直打鼓,这能行吗?

等吃完饭到车上拿来电池一试,严实合缝,一插到电源上,红灯立刻亮了。我喜出望外,拍手称快,惊喜地叫起来,对了,对的,可以!

再想想价格,我原来买的版本价格是600多元,而中国制造只有80元!难道这不是厉害了,我的国吗?厉害了,新疆!厉害了,昌吉!这就是我所见证的中国的发展。同时,我也见证了中瑞合作在新疆。

26日下午,中外记者参观了一个奶制品和麦制品店,名字叫麦趣尔。该公司引进了瑞典利乐奶制品生产线,总共花了两个亿。生产的产品确实不错,奶制品,蛋糕,汤圆都可以生产。由此我想中瑞之间互相学习互相借鉴的可能性是大大的有。

中国人是在学习西方的基础上,进一步创新,进一步优化,中国的高铁是这样,共享单车也是这样,主意是早先就有,但后来居上,进一步改进。人类文明其实也就是这样进步的,在互相学习中进步,在竞争中发展。

这充电器也是这样,中国制造的从根本上说节约材料,这就是最大创新!同时简单实用。当然,未来需要我们继续努力,继续创新,要根据实际需求,来发明创造新东西。

中外媒体“走进新疆”系列报道(一):中欧班列连接你我他

北欧绿色邮报网乌鲁木齐报道(特派记者陈雪霏)– 信不信由你,说不定家住那不勒斯的人家里餐桌上的蕃茄酱就是从这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都乌鲁木齐出发,通过中欧班列运过去的。

作为中外媒体走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主题采访活动的媒体之一,北欧绿色邮报网记者25日随团抵达中欧班列乌鲁木齐集结中心,亲眼见证“和谐号”中欧班列满载货物驶向霍尔果斯口岸。

新疆新铁国际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南军说,现在马上要出发的是自2016年5月26日开出的首次中欧班列以来第1486次班列,是2018年一月一日以来第654次班列。

“自中欧班列开通以来,我们可以说受到了广大客户的追捧。因为我们的规模从每周一列,发展到每天一列,到目前每天三列的开行水平, 所以我们的开行规模有很大提高,我们开行的线路也日益丰富和完善,从最初的四条线路发展到目前19条线路,在中亚的23个地区覆盖开行网络,开行速度进一步提高,通过各种措施优化国内运输时间,通过和境外合作伙伴的积极合作,探索压缩境外时间。原来是66小时,中欧班列设计44小时,这两年逐步达到40个小时抵达阿拉木图。到德国的时间也从16天缩短到13.5天。成本进一步降低 。”

南军说,从这里出发的中欧班列可以最远到达意大利的那不勒斯,途经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意大利。回来的时候也从来都不是空箱回来,而是运输芬兰的纸浆,运到新疆库尔勒,用于生产绿色产品。同时,还有其他欧洲产品运回到中国。

他说,今年的目标是要开出1400次班列。点对点的班列要达到80%。他们运输的货物不但是新疆的产品,还包括义乌的集装箱,在国内一天就抵达这里,然后,运往英国。他们现在的服务水平已经达到国际水准。但是,班列抵达哈萨克斯坦的时候,由于那里的铁轨标准与欧洲其他国家不一样,所以,会造成一定时间的耽误。他们目前正在研究是否绕过哈萨克斯坦,对于一些时间要求不太紧的产品在考虑走地中海水路,以便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乌鲁木齐中欧班列集散中心采用集拼集运的方式,把内贸和外贸联系起来综合协调,让内外贸货物同列运输,空箱换重箱,内外贸货物互换的业务模式创新,大大降低成本,提高了效率。

中欧班列采取国际标准,一共41节车厢,浩浩荡荡,把中国货物运到中亚和欧洲各国,再把欧亚各国的货物运到中国,大大地提高了国际贸易的效率。

中欧班列使得新疆成为一带一路的交通枢纽,连接中国和中亚,乃至欧洲,促进相关国家的经贸发展。这是新疆为一带一路创意做出的实实在在的贡献,也是中国为世界贸易做出的贡献。

本次活动是中外媒体走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主题采访活动的第一站。下一步,记者将带您走进新疆软件园,看看新疆在大数据云计算等方面的进展。敬请继续关注北欧绿色邮报网的新疆行系列报道。

中欧班列相关背景资料:

“三条通道”“五个口岸”畅通中欧班列
中欧班列是指中国开往欧洲的快速货物班列,适合装运集装箱的货运编组列车。铺划的西、中、东三条通道中欧班列运行线班列开行情况如下: [8]
1.中欧班列(重庆杜伊斯堡)。从重庆团结村站始发,由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至德国杜伊斯堡站,全程约11000公里,运行时间约15天。货源主要是本地生产的IT产品,2014年已开始吸引周边地区出口至欧洲的其它货源。首列于2011年3月19日开行,截至2016年6月,据国家海关统计,重庆市开出的渝新欧班列班次数量占全国中欧班列数量的45%左右,其货值占所有从新疆阿拉山口出境的中欧班列货值总量的85%。 [9]  2017年3月23日,中欧(重庆)班列开行6年后突破1000列,成为中国首个突破千列的中欧班列。 [10]
2018年6月28日,一列满载电子产品的列车从重庆沙坪坝区团结村中心站驶出,标志着中欧班列(重庆)累计开行量达到2000列。 [11]
2.中欧班列(成都罗兹)。从成都城厢站始发,由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至波兰罗兹站,全程9965公里,运行时间约14天。货源主要是本地生产的IT产品及其它出口货物。首列于2013年4月26日开行,截至2014年8月1日,共开行58列,其中2014年开行26列。
3.中欧班列(郑州汉堡)。从郑州圃田站始发,由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至德国汉堡站,全程10245公里,运行时间约15天。货源主要来自河南、山东、浙江、福建等中东部省市。货品种类包括轮胎、高档服装、文体用品、工艺品等。首列于2013年7月18日开行,截至2014年12月17日,已累计开行92班,累计承运货物4.26万吨,货值总计约4.55亿美元。其中,2014年承运货物3.37万吨,货值累计4.05亿美元。 [12]
4.中欧班列(苏州华沙)。从苏州始发,由满洲里出境,途经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华沙站,全程11200公里,运行时间约15天。货源为苏州本地及周边的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液晶显示屏、硬盘、芯片等IT产品。首列于2013年9月29日开行,截至2014年8月1日,共开行16列,其中2014年开行15列。
5.中欧班列(武汉捷克波兰)。从武汉吴家山站始发,由经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到达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家的相关城市,全程10700公里左右,运行时间约15天。货源主要是武汉生产的笔记本电脑等消费电子产品,以及周边地区的其它货物。首列于2012年10月24日开行,截至2014年8月1日,共开行10列,其中2014年开行9列。
6.中欧班列(长沙杜伊斯堡)。始发站在长沙霞凝货场,具体实行“一主两辅”运行路线。“一主”为长沙至德国杜伊斯堡,通过新疆阿拉山口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全程11808公里,运行时间18天,2012年10月30日首发。“两辅”一是经新疆霍尔果斯出境,最终抵达乌兹别克斯坦的塔什干,全程6146公里,运行时间11天;“两辅”另一条经二连浩特(或满洲里)出境后,到达俄罗斯莫斯科,全程8047公里(或10090公里),运行时间13天(或15天)。 [13]
7.中欧班列(义乌马德里)。自义乌铁路西站始发,作为铁路中欧班列重要组成部分,中欧班列(义乌-马德里)的首发线路,将贯穿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从义乌铁路西站到西班牙马德里,通过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法国、西班牙,全程13052公里,运行时间约21天。首趟中欧班列(义乌-马德里)有41节列车,运载82个标准集装箱出口,全长550多米,于2014年11月18日上午11点多首发,是当前中国史上行程最长、途经城市和国家最多、境外铁路换轨次数最多的火车专列。
与其它“中欧班列”相比,“义新欧”创下了五个第一:
一是运输线路最长。比原来线路最长的“苏满欧”班列(全程11200公里)长1850公里,是所有中欧班列中最长的一条。
二是途经国家最多。除了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外,还增加了法国、西班牙,共计8个国家,几乎横贯整个欧亚大陆。
三是国内穿过省份最多。从浙江出发横贯东西,经过安徽、河南、陕西、甘肃,在新疆阿拉山口口岸出境,共计6个省(自治区)。
四是境外铁路换轨次数最多。其它“中欧班列”在哈萨克斯坦、波兰两次换轨,“义新欧”中欧班列(义乌-马德里)还需在法国与西班牙交界的伊伦进行第三次换轨。
五是与第一批列入“中欧班列”序列的重庆、成都、郑州、武汉、苏州城市相比,义乌是一个开通中欧班列的县级城市。
上述班列开行初期,各地政府通过补贴等措施培育市场,为保证班列稳定开行,树立中国至欧洲铁路国际联运品牌和“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提供了有力支撑。
8.中欧班列(哈尔滨俄罗斯)。2015年2月28日,一列满载石油勘探设备的集装箱货运班列从哈尔滨香坊火车站开出,10天后它将到达俄罗斯中部比克良火车站。这标志着中国最北省份黑龙江省首趟中欧班列正式上线运营,将成为深化对俄全方位交流合作,带动黑龙江沿边开放升级的新引擎。
班列全程运行6578公里,经滨洲铁路1004公里到达满洲里口岸站出境,再经俄罗斯西伯利亚大铁路5574公里到达比克良站。通过铁路国际货物班列运输货物,黑龙江省到达俄罗斯中部地区比空运可节省运费四分之三左右,较普通零散运输,运到时间可缩短三分之二以上,运费可节省25%以上。 [14]
9.中欧班列(哈尔滨汉堡)。2015年5月25日上午,哈欧国际物流有限公司筹备大会召开。为实现黑龙江省委在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利用满洲里绥芬河铁路通道,打造一条起自黑龙江通达俄罗斯和欧洲腹地的新‘丝绸之路’”的目标,黑龙江省引进北京长久国际物流公司、美国UTI国际物流集团、大连港集团哈尔滨铁路局共同合作开通哈欧班列。哈欧班列东起哈尔滨,经满洲里、俄罗斯后贝加尔到赤塔,转入俄西伯利亚大铁路,经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和莫斯科到波兰的马拉舍维奇至终点德国汉堡,全程9820公里。凭借“距离近、速度快、成本低”的优势,哈欧班列已经引起国际关注。德国大汉堡地区、巴伐利亚州下萨克森州政府都希望与哈欧公司合作。法国瑞士等国家的铁路运营公司也表示愿意就哈欧班列欧洲延伸段开展合作。
10.冀欧班列(保定白俄罗斯明斯克。2016年4月26日上午首发,是国内首列开往中白工业园的货运班列,也是华北地区第一条直达欧洲的陆运通道。从保定始发,由满洲里出境,途径俄罗斯,最后抵达白俄罗斯明斯克,全程约9500公里,用时12-14天左右。货源主要来自京津冀地区,货品种类包括塑料制品、汽车及配件、橡胶及其制品、服装皮革毛皮制品、日用电器、有机玻璃制品、毛巾等日常生活用品等。首趟冀欧班列(保定~白俄罗斯明斯克)运载41个标准集装箱出口,于 [15] 
11.中欧班列(西宁安特卫普)。2016年9月8日9月8日上午,青藏高原首趟中欧班列从青海省西宁市双寨铁路物流中心发出,前往位于比利时的欧洲第二大集装箱港口安特卫普,运行全程约需12天,主要运输藏毯、枸杞等青海当地特色产品。 [16]
12.中欧班列(广州莫斯科)。2016年8月29日开通,从广州大朗站始发,由经满洲里出境,直达俄罗斯莫斯科。全程11500公里,共41节40“HQ集装箱,用时15天到达目的地。现每周准时发运,为珠三角地区的中欧对外贸易商提供了更加便捷稳定的运输通道,同时弥补了华南地区电子类,日用商品类出口贸易在运输时效上的不足,为中国商品出口欧洲、欧洲产品进入中国开辟一条安全、高效、便捷的国际进出口贸易绿色通道。 [17]
13. 中欧班列(青岛莫斯科。2017年6月24日,在青岛海关监管下,装载41个集装箱的班列从青岛多式联运海关监管中心出发,经满洲里口岸出境,直达俄罗斯莫斯科,这标志着中欧班列(青岛)正式开通。 集装箱内装有青岛当地的机械装备、轮胎橡胶、家电等货物。班列全程7900公里,运行时间约22天,比海运运输节省约30天。青岛胶州建有全国沿海首家多式联运海关监管中心,在海关等口岸单位推动下,已开通中亚、中蒙等国际班列。随着中欧(青岛)班列的开通及线路的延伸,北达俄蒙、南连东盟、东至日韩、西到欧洲的国际物流通道网络逐步形成。 [18]
14. 中欧班列(长春汉堡。2017年10月13日,满载汽车零部件和纺织品的中欧国际货运班列从长春国际港驶出,42节车厢货物将从满洲里出境发往德国汉堡。随着长春到汉堡的中欧班列首发,长春国际港也正式开通。班列由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运营,首发途径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比利时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多个城市,最高时速为120公里,全程约12-15天,主要运输吉林省华北地区部分企业的汽车零部件、电子机械设备、阀门和服装等货物,远期常态化运营将达到每周5出2进。[19]
15. 中欧班列(南昌~莫斯科。2018年4月20日,南昌地区首趟中欧班列(南昌-莫斯科)在南昌向塘铁路口岸鸣笛启航,标志着南昌至莫斯科中欧班列正式开行。 [20]
16. 中欧班列(唐山~比利时。2018年4月26日,发往比利时安特卫普的国际集装箱班列从唐山港京唐港区驶出。该班列由唐山港京唐港区始发,经北京、呼和浩特、包头、哈密、乌鲁木齐,由阿拉山口口岸出境,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到达比利时安特卫普,全程约11000公里,运行时间约16天。 [21]
17. 中欧班列(成都维也纳2018年4月27日,首列直达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中欧班列抵达目的地。首列直达维也纳的中欧班列4月12日从成都发车,穿越亚欧6国,行程9800公里。这趟班列装载的货物包括电子配件、LED灯具和睡袋等。(来源百度百科)

30多家中外媒体走进新疆进行“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采访

北欧绿色邮报网乌鲁木齐报道(记者陈雪霏)–中外媒体走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主题采访活动将于25日正式拉开帷幕。

参加本次采访活动的有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22家国内媒体和来自13个国家的14个境外媒体的记者们。他们包括日本NHK,瑞典北欧绿色邮报网,比利时回声报,阿富汗和土耳其等国的媒体。

本次活动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协调主办。

采访活动首先在乌鲁木齐市举行,然后去昌吉回族自治州和阿勒泰地区。

今天记者从北京乘Ca 1275航班来乌鲁木齐。晚点近一个小时。不过一路上,从飞机的舷窗上鸟瞰中华大地,心潮澎湃。这是笔者第一次到新疆去。

首先当飞机向西部飞行的时候,很容易看出中国西部地区都是崎岖不平的山路,连绵起伏,连绵不断的群山,一道道山脊,一道道山谷,一道道的羊肠小道。怎么能发展呢?中华民族硬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创造了文明。

除了山峦叠嶂,还有就是黄土高坡,大面积的黄沙,一眼望不到边。还有就是山脊。到了新疆附近,真是眼前一亮,地面一块块的梯田,方正,一块块地平原粮仓。新疆是个好地方。

我也佩服飞行员的低空飞行。

当飞机终于着陆时,我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眼圈感到湿润。不知为什么,一股激动的暖流涌进我的心房。

终于到新疆了!这是我第一次来。在无数次听到有关新疆的神话,我终于来了。乘坐中巴车到市中心,感觉好像我们锦州市了,有一种亲切感。也有点儿象大连,或者是象上海的某个地方,再或者就是北京?果然,有北京西单商场。

但愿明天会有更多的精彩在等待我们。

 

瑞典大选进行时(三)–温和党政客议会议员因报销过多车费而辞职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正在瑞典大选进行白热化竞争开始阶段,最大在野党温和党再度传出丑闻。

据DN报道,温和党议会议员迈克尔.斯万松(Michael Svensson)因过多报销出国差旅费而被迫结束工作。

DN援引晚报的调查说,斯万松从2014年到现在一共获得国外出差轿车车票报销37.8万克朗。是所有议会议员中最多的。据了解,其中有15000克朗实际上是瑞典国内出差的发票,不应该得到报销。因此落马。

另外,昨天DN的报道显示,温和党还有一位党员骨干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其他人用枪对准DN媒体的图片,也引发争议。温和党党首克里斯特松说他管不了这事。结果有人评论说温和党党首没有魄力。

另据报道,继穆斯林团体说拒绝投票后,现在耶和华教派也声称拒绝投票。事实上,先期投票今天正式开始,人们可以到市中心地铁站那里投票。那里有投票箱。

现在各个政党都已经在各个地方设立自己的宣传帐篷。社民党和民主党都在Odenplan设了帐篷。虽然竞争激烈,但是,和平竞争。

最后报告一个有趣的是,瑞典飞行员在东南地区飞行Jas Gripen飞机时遇到一群鸟,和鸟撞上了,结果飞行员跳伞成功,但飞机起火烧毁了。

Gui Congyou: Kina och Sverige bör samarbeta inom BRI

Stockholm, Aug. 21, (Greenpost)–Kinesiska Ambassador Gui Congyou sa att Kina och Sverige bor samarbeta inom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pa arkikel i Svenska Dagbladet.

REPLIK | KINA

Med avseende på debattartikeln i Svenska Dagbladet den 6 augusti, “Sverige bör få EU att ställa tydliga krav på Kina”, vill jag poängtera att en del av debattartikeln innehåller förvriden information om K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RI) samt grundlösa misstankar och anklagelser mot så kallade kinesiska strategiska intentioner, till och med Kinas näringspolitik. Innehållet är i hög grad missledande och skadligt mot det framtida svensk-kinesiska samarbetet inom BRI. Därför hoppas jag att kunna passa på att presentera BRI för SvD och dess läsare, så att missförstånd kan rättas och samarbeten mellan Kina och Sverige även Europa främjas för förstärkt välstånd för våra folk.

BRI, som framställdes av K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är ett viktigt initiativ för internationellt samarbete. Kärnan i initiativet är att man ska bygga vinn-vinn-samarbeten runt den infrastrukturella anslutbarheten med samlade fördelar och krafter från olika håll. Under de fem åren sedan BRI lanserades har man kunnat redovisa många framgångar. Handelsvolymen mellan Kina och BRI-länderna uppnådde 5 000 miljarder dollar, fler än 80 ekonomiska samarbetszoner har byggts upp längs de nya sidenvägarna, som skapade 244 000 nya jobb i länderna.

Trots att BRI kommer ifrån Kina, tillhör detta dock hela världen, eftersom man alltid tillämpar principer av omfattande samråd, gemensamma konstruktioner och delade vinster. BRI betyder aldrig att Kina skulle tvinga något annat land, utan Kina vill genom överläggningar ansluta alla parters utvecklingsstrategier, för en gemensam planering av olika projekt. BRI är inte heller någon “kinesisk Marshallplan”. Kina skulle inte ensidigt finansiera andra länder med bistånd, utan alla parter inklusive Kina och BRI-länder och organisationer skulle bygga tillsammans med samlade resurser. Kina monopoliserar inte BRI, i stället kommer alla deltagare att få del av resultaten tillsammans. BRI är inte något geopolitiskt verktyg för Kina, därför att Kinas utrikespolitik aldrig söker inblandning i andra länders interna politik eller någon form av influensområde. BRI betyder inte att bara Kina ska utföra projekt utomlands, alla parter som vill är lika välkomna att starta eller vidga samarbeten i Kina. BRI är öppet, ur det kinesiska perspektivet vill man hjärtligt samarbeta med alla aktörer, inte bara bilaterala utan även multilaterala samarbeten är också aktuella.

BRI är ett genomskinligt initiativ som följer internationella regler. BRI som ett storskaligt globalinitiativ kan inte lyckas utan regler. I den gemensamma kommunikén från det första BRI-forumet för internationella samarbeten utfärdades tydliga löften om transparens och regelstiftning, där man lyfte fram projektens ekonomiska, sociala och hållbara egenskaper samt goda samordningar i ekonomisk tillväxt, samhälleliga framsteg och miljöförvaltning. På grund av dessa kan världen ha förtroende för BRI:s framtid. I det Internationella Finansforumets (IFF) Kina-rapport 2018 finner man en enkät om BRI, där 92 procent av de intervjuade centralbankerna räknade med att BRI skulle kunna stötta upp ländernas ekonomi och en majoritet trodde även att BRI kan lyfta landets BNP-tillväxt med 1 procent.

Kina stöttar ständigt den europeiska integrationen samt Europas solidaritet, stabilitet och välstånd. BRI bjuder Kina och Europa på en ny plattform för att göra jämlika och ömsesidigt gynnsamma samarbeten. Hittills har Kina och 11 EU-länder undertecknat mellanstatliga BRI-avtal. Frakttåg mellan Kina och Europa har gjort sammanlagt 10 000 resor med räckvidd till 42 städer i 14 europeiska länder. Sverige har alltid stått för frihandel, öppen utveckling, grön och innovationsdriven tillväxt, som är mycket förenliga med BRI-värderingarna. Svenska företag är världsledande inom bland annat infrastrukturteknik, avancerade utrustningar, smart city och grön transport, som erbjuder Sverige stora möjligheter att vara med i BRI-samarbetet, och Sverige bör inte ligga efter när det gäller BRI-deltagande.
Med glädje har vi upptäckt ett ökande intresse för BRI från Sveriges olika sektorer. Vi välkomnar Sverige att studera och även aktivt delta i BRI. Vi välkomnar också det svenska Utrikespolitiska Institutet att starta Stockholm Belt and Road Observatory. Vi hoppas att den nya plattformen kommer att verkligen främja BRI-kunskap och den kinesisk-svenska vänskapen. Ambassaden är förberedd för kontakt och utbyte med observatoriet. Vi är angelägna att få konstruktiva förslag om hur Kina och Sverige kan samarbeta inom BRI, dock vill vi inte få grundlösa misstankar och anklagelser av vissa svenska personer med färgade glasögon. Kina och Sverige bör samarbeta inom BRI, tillfällen finns redan i dag!

Gui Congyou
Folkrepubliken Kinas ambassadör i Sverige

今日头条:桂从友大使在《瑞典日报》发表署名文章《中瑞“一带一路”合作就在今天》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2018年8月21日,桂从友大使在《瑞典日报》及其网站发表题为《中瑞“一带一路”合作就在今天》的署名文章。全文如下:

  近日,《瑞典日报》发表题为“瑞典应该让欧盟对中国提出明确要求”一文,文中部分内容曲解“一带一路”倡议,无端猜责中国战略意图和相关产业政策,严重误导瑞典民众,也不利于未来中瑞开展“一带一路”合作。我们愿借此机会向贵报及读者介绍“一带一路”倡议,消除误解以推动中瑞、中欧合作健康发展,切实造福双方人民。

“一带一路”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重要国际合作倡议,其核心是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主线,发挥互补优势,促进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取得了丰硕成果。中国与“一带一路”相关国家贸易总额累计超过5万亿美元,与沿线国家已建设80多个境外经贸合作区,为当地创造了24.4万个就业岗位。

“一带一路”倡议源自中国,属于世界,始终强调“共商、共建、共享”。“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将中方单方面的合作计划强加别国,而是积极同各参与方充分对接发展战略,共同商讨制定合作规划。“一带一路”倡议不是马歇尔计划,不是中方单方面出资援助其他国家,而是与其他国家、国际机构合资合力共建。“一带一路”成果不是中方独占,而是与参与方、合作国共享。“一带一路”更不是什么地缘政治工具,因为中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是不干涉其他国家内政,不搞势力范围。“一带一路”也不只是中方单方面到境外搞合作项目,同时热烈欢迎外国到中国开展、扩大、深化务实合作。“一带一路”是开放的,我们热切期待各方积极同中国开展合作,真诚欢迎第三方甚至更多方共同参与。

“一带一路”是阳光工程,坚持公开透明,遵循国际规则。一个如此大的全球性倡议,不按规则办事,是不可能有生命力的。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发表的联合公报,对透明度和规则标准等作出郑重承诺,强调项目的经济性、社会性和环境可持续性,统筹好经济增长、社会进步和环境保护之间的关系。也正因如此,世界对于“一带一路”的前景信心满满。《国际金融论坛(IFF)中国报告2018》的全球首份“一带一路”问卷调查显示,92%的中央银行预计,未来5年内,“一带一路”倡议相关项目能够支持项目东道国国内经济增长,其中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可带动有关国家GDP年增长1.5个百分点。

中国坚定支持欧洲一体化,希望欧洲团结、稳定、繁荣。“一带一路”为中欧在平等互利基础上拓展合作提供了新平台。中国已同11个欧盟成员国签署“一带一路”政府间合作文件。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突破10000列,到达欧洲14个国家、42个城市。瑞典一向支持自由贸易,倡导开放发展,崇尚绿色创新,与“一带一路”倡议的理念高度契合。瑞典企业在基建技术、装备制造、智慧城市、绿色交通等领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大有可为。瑞典不应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方面落在其他欧洲国家后面。

我们高兴地看到,瑞典各界高度关注“一带一路”,欢迎瑞典各界加强对“一带一路”的了解和研究,并积极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我们欢迎瑞典国际问题研究所启动“一带一路”观测站,希望这一新平台真正起到增进瑞各界对“一带一路”的客观全面认知、促进中瑞友好合作的作用,愿同观测站加强交流。我们渴望倾听瑞方对中瑞共建“一带一路”的建设性意见,不希望瑞方有关人士带着有色眼镜无端猜忌指责。中瑞“一带一路”合作,机遇就在现在。

《瑞典日报》是瑞典影响力最大的全国性报纸之一,读者以政、商界和知识分子为主。桂从友大使署名文章链接如下:

”Kina och Sverige bör samarbeta inom BRI”

Replik från Gui Congyou, Kinas ambassadör i Sverige.
Replik från Gui Congyou, Kinas ambassadör i Sverige. Foto: Magnus Hjalmarson Neideman

REPLIK | KINA

Med avseende på debattartikeln i Svenska Dagbladet den 6 augusti, “Sverige bör få EU att ställa tydliga krav på Kina”, vill jag poängtera att en del av debattartikeln innehåller förvriden information om K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BRI) samt grundlösa misstankar och anklagelser mot så kallade kinesiska strategiska intentioner, till och med Kinas näringspolitik. Innehållet är i hög grad missledande och skadligt mot det framtida svensk-kinesiska samarbetet inom BRI. Därför hoppas jag att kunna passa på att presentera BRI för SvD och dess läsare, så att missförstånd kan rättas och samarbeten mellan Kina och Sverige även Europa främjas för förstärkt välstånd för våra folk.

BRI, som framställdes av K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är ett viktigt initiativ för internationellt samarbete. Kärnan i initiativet är att man ska bygga vinn-vinn-samarbeten runt den infrastrukturella anslutbarheten med samlade fördelar och krafter från olika håll. Under de fem åren sedan BRI lanserades har man kunnat redovisa många framgångar. Handelsvolymen mellan Kina och BRI-länderna uppnådde 5 000 miljarder dollar, fler än 80 ekonomiska samarbetszoner har byggts upp längs de nya sidenvägarna, som skapade 244 000 nya jobb i länderna.

Trots att BRI kommer ifrån Kina, tillhör detta dock hela världen, eftersom man alltid tillämpar principer av omfattande samråd, gemensamma konstruktioner och delade vinster. BRI betyder aldrig att Kina skulle tvinga något annat land, utan Kina vill genom överläggningar ansluta alla parters utvecklingsstrategier, för en gemensam planering av olika projekt. BRI är inte heller någon “kinesisk Marshallplan”. Kina skulle inte ensidigt finansiera andra länder med bistånd, utan alla parter inklusive Kina och BRI-länder och organisationer skulle bygga tillsammans med samlade resurser. Kina monopoliserar inte BRI, i stället kommer alla deltagare att få del av resultaten tillsammans. BRI är inte något geopolitiskt verktyg för Kina, därför att Kinas utrikespolitik aldrig söker inblandning i andra länders interna politik eller någon form av influensområde. BRI betyder inte att bara Kina ska utföra projekt utomlands, alla parter som vill är lika välkomna att starta eller vidga samarbeten i Kina. BRI är öppet, ur det kinesiska perspektivet vill man hjärtligt samarbeta med alla aktörer, inte bara bilaterala utan även multilaterala samarbeten är också aktuella.

BRI är ett genomskinligt initiativ som följer internationella regler. BRI som ett storskaligt globalinitiativ kan inte lyckas utan regler. I den gemensamma kommunikén från det första BRI-forumet för internationella samarbeten utfärdades tydliga löften om transparens och regelstiftning, där man lyfte fram projektens ekonomiska, sociala och hållbara egenskaper samt goda samordningar i ekonomisk tillväxt, samhälleliga framsteg och miljöförvaltning. På grund av dessa kan världen ha förtroende för BRI:s framtid. I det Internationella Finansforumets (IFF) Kina-rapport 2018 finner man en enkät om BRI, där 92 procent av de intervjuade centralbankerna räknade med att BRI skulle kunna stötta upp ländernas ekonomi och en majoritet trodde även att BRI kan lyfta landets BNP-tillväxt med 1 procent.

Kina stöttar ständigt den europeiska integrationen samt Europas solidaritet, stabilitet och välstånd. BRI bjuder Kina och Europa på en ny plattform för att göra jämlika och ömsesidigt gynnsamma samarbeten. Hittills har Kina och 11 EU-länder undertecknat mellanstatliga BRI-avtal. Frakttåg mellan Kina och Europa har gjort sammanlagt 10 000 resor med räckvidd till 42 städer i 14 europeiska länder. Sverige har alltid stått för frihandel, öppen utveckling, grön och innovationsdriven tillväxt, som är mycket förenliga med BRI-värderingarna. Svenska företag är världsledande inom bland annat infrastrukturteknik, avancerade utrustningar, smart city och grön transport, som erbjuder Sverige stora möjligheter att vara med i BRI-samarbetet, och Sverige bör inte ligga efter när det gäller BRI-deltagande.
Med glädje har vi upptäckt ett ökande intresse för BRI från Sveriges olika sektorer. Vi välkomnar Sverige att studera och även aktivt delta i BRI. Vi välkomnar också det svenska Utrikespolitiska Institutet att starta Stockholm Belt and Road Observatory. Vi hoppas att den nya plattformen kommer att verkligen främja BRI-kunskap och den kinesisk-svenska vänskapen. Ambassaden är förberedd för kontakt och utbyte med observatoriet. Vi är angelägna att få konstruktiva förslag om hur Kina och Sverige kan samarbeta inom BRI, dock vill vi inte få grundlösa misstankar och anklagelser av vissa svenska personer med färgade glasögon. Kina och Sverige bör samarbeta inom BRI, tillfällen finns redan i dag!

Gui Congyou
Folkrepubliken Kinas ambassadör i Sver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