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访香港文汇大公两报驻穗旧址纪事犹新

北欧绿色邮报网专题报道 驻荷兰特约记者张卓辉

%e7%ac%94%e8%80%85%e5%bc%a0%e5%8d%93%e8%be%892016%e5%b9%b4%e9%98%b3%e6%98%a5%e4%b8%89%e6%9c%88%e6%9c%9f%e9%97%b4%e9%87%8d%e8%ae%bf%e6%96%87%e6%b1%87%e5%a4%a7%e5%85%ac%e4%b8%a4%e6%8a%a5%e9%a9%bb门前一樽一米多高的黄铜雕塑引人入胜:一个丫孩报童,身穿四季襟衫,脚踏木屐,肩挎大布袋,手搂厚迭报纸,昂首朝阳,站在大街小巷里高声叫卖着《大公报》,栩栩如生;人们耳边仿佛又廻响起人民音乐家聂耳在30年代创作并流传至今的优秀儿童歌曲《卖报歌》: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今天的新闻真正好,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总有一天光明会来到。

春到西关《三家巷》喜出望外

重访香港文汇大公两报驻穗旧址纪事犹新

 荷兰 张卓辉 ( / )

%e3%80%901%e3%80%91%e7%ac%94%e8%80%85%e5%bc%a0%e5%8d%93%e8%be%892016%e5%b9%b4%e9%98%b3%e6%98%a5%e4%b8%89%e6%9c%88%e6%9c%9f%e9%97%b4%e9%87%8d%e8%ae%bf%e6%96%87%e6%b1%87%e5%a4%a7%e5%85%ac%e4%b8%a4一座三层高大宽阔庭院式搂房坐落在广州市中山六路惠吉西街二坊2号闹中带静的转角,红墙绿瓦,窗明门净,气派雅致端庄,屋外围基栏盆栽灌木花卉青葱茵翠,生机勃勃,春意盎然。这就是全国城市最大行政区越秀区(由东山区和越秀区合并成而今的越秀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香港《大公报》、《文汇报》报社驻穗办公旧址。

总有一天光明会来到

%e6%a0%b9%e6%8d%ae%e8%ae%b0%e8%bd%bd%e8%bf%99%e9%87%8c%e7%9a%84%e6%b0%91%e5%b1%85%e5%bb%ba%e7%ad%91%e5%bb%ba%e4%ba%8e%e4%ba%8c%e5%8d%81%e4%b8%96%e7%ba%aa%e4%ba%8c%e3%80%81%e4%b8%89%e5%8d%81%e5%b9%b4    返羊城度假的笔者于2016年3月中,携同亲朋好友欣闻寻访浏览邻近市区西门口坊间,沿着新铺的花岗石路漫步,右边是高楼《六榕大厦》,左边映入眼帘的是《三家巷》黄铜浮雕。已成广州代名词的《三家巷》为曾任中国作协广东分会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中国作协副主席欧阳山(原名杨凤岐)广东著名作家所著。他以旧南海县社区惠吉东、惠吉西一带为《三家巷》的原型地,被选作电影《三家巷》外境拍摄地。“快要天亮了,你们的文章引得我在洗澡后睡觉前一口气读完,我替中国人民庆祝,替你们两位的新写作作风庆祝……除了谢谢你们的文章之外,我还想多知道一点,如果可能的话,今天下午或傍晚拟请你们来我处一叙,不知是否可以?”这封信为欧阳山珍藏多年,是1944年毛泽东写给欧阳山丁玲的亲笔信,信中所指“一口气读完的作品则是欧阳山的《活在新社会》和丁玲的《田保霖》。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曾到广州梅花村36号看望欧阳山,对老人说:“我在中学时代就读过您的《三家巷》、《苦斗》,这些作品影响了整整几代人。于是,六榕街委会、道办事处专门请专人设计,动用500多公斤黄铜,通过4幅长2.30米、宽1.40米的浮雕,反映了上世纪廿年代前后三家巷内周、陈、何三家的变迁及其社会地位等,生动地反映了大革命时期风云变幻的社会状况,展现了当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斗争场景。铜雕工艺精致,人物、建筑栩栩如生。而南面惠吉西街二坊2号曾为《大公报》、《文汇报》报社旧址,目前重新装修得金碧辉煌。门外,红墙壁上镶嵌一块青石匾朱红隶书刻字:《大公报》、《文汇报》办公旧址,对下一块碳素大理石匾鎏金隶书刻字:越秀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 《大公报》临时社址,越秀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201211月公布,201212月立。

%e7%ac%94%e8%80%85%e5%bc%a0%e5%8d%93%e8%be%892016%e5%b9%b4%e9%98%b3%e6%98%a5%e4%b8%89%e6%9c%88%e6%9c%9f%e9%97%b4%e9%87%8d%e8%ae%bf%e6%96%87%e6%b1%87%e5%a4%a7%e5%85%ac%e4%b8%a4%e6%8a%a5%e9%a9%bb门前,一樽一米多高的黄铜雕塑引人入胜:一个丫孩报童,身穿四季襟衫,脚踏木屐,肩挎大布袋,手搂厚迭报纸,昂首朝阳,站在大街小巷里高声叫卖着《大公报》,栩栩如生;人们耳边仿佛又廻响起人民音乐家聂耳在30年代创作并流传至今的优秀儿童歌曲《卖报歌》: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今天的新闻真正好,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总有一天光明会来到。”犹如连场好戏般的令路人看客喜出望外,叹为观止。

%e3%80%909%e3%80%91%e9%a6%99%e6%b8%af%e3%80%8a%e6%96%87%e6%b1%87%e6%8a%a5%e3%80%8b%e9%a2%86%e5%af%bc%e4%b8%8e%e6%9c%ac%e6%8a%a5%e8%b5%b4%e5%9b%9b%e5%b7%9d%e3%80%8c5-%c2%b7-12%e3%80%8d%e5%9c%b0     记得广州市书法家黄宝璇外婆对还是孩儿时的我讲,八姑公(曾任广州市书法家协会、广东省书法家协会正副主席暨广州市文史馆副馆长的外公罗原觉的第八妹夫,我等晚辈称他为八姑公),香港《文汇报》前董事长、社长,全国政协常委李子诵先生与《大公报》社长,全国人大常委费彝民先生(抗日战争期间,曾任《文汇报》主笔,并任法国哈瓦斯通讯社中文部主任。)于解放初期,先后赴京述职,开会来广州也都曾经在此办公旧址为行署歇脚和指导工作。还记得香港文汇报董事长、社长王树成在201061日为李子诵先生百岁寿宴会上称赞,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李老社长出席了第一届全国政协代表会议,是现在港澳地区唯一健在的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代表;他也曾担任第3届到第7届全国政协委员和第7届全国政协常委,为新中国的成立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e3%80%9012%e3%80%91%e6%bd%ae%e6%b1%95%e5%9c%b0%e5%8c%ba%e7%89%9b%e7%94%b0%e6%b4%8b%e5%86%9b%e5%9e%a6%e5%86%9c%e5%9c%ba    《大公报》、《文汇报》报社旧址对面墙壁,一幅10米长《归、根、思、和》华侨生活题材的浮雕图,充分反映了当地华侨风貌……它们协调地附着在道路两旁的老屋墙体上,将整个社区装点得古朴幽雅,浓浓的老广州风味扑面而来。在惠吉西的西面,刻着一幅3×2米的广州市最新马路交通图,原来是民国初期最新版,现在成了古董了。诚然,较之那时沙面是租界,多是作为办公用途,属大型建筑。这里的华侨老房子,多为三层建筑的竹筒楼,也有个别庭院式的别墅。不管是路,还是坊,均可以驶入小汽车,可见当年繁华的盛况。因而是目前广州市内保持时间最长、面积最大的西式建筑群。上世纪廿卅年代,广州很多华侨回乡置业,当时惠吉东、西路的南面惠爱西(今中山六路)和惠爱中(今中山五路)都是商业中心区,北面则有着宽阔的田野、起伏的山丘,旺中带静,是个居住的好地方。所以很多华侨选择此地建房,因而形成了一个华侨居住区。据《广州市志》对惠吉东、惠吉西路的介绍称“1930年华侨置业公司购清代右都统署地建成。因在惠爱街北,兼取吉祥之意,故名。东段为惠吉东路,长156米,宽5.3米。西段为惠吉西路,长156米,宽8。因此这一带旧房子距今已有近80年历史,而且是统一修建,所以整体风格划齐一致。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正当切身感受凝神沉浸在这典雅的文化氛围中,一段难以忘怀的往事如电影般地掠过笔者的脑际良久:建国开始,新中国来之不易,科技兴邦需要人才,笔者的八姑公香港文汇报前董事长、社长李子诵先生带头将四个儿女都送回广州读书,中学至大学,学有所成地任职建设新羊城,表现了他爱国主义精神与赤诚之心。榜样力量是无穷的,60年代末,笔者在坐落于羊城北郊沙河瘦狗岺麓的广州市第56中学上高中,该校前身或后来恢复原名广东省华侨中学。其大门斜对面是广东省华侨补习学校,而距离此两校不远的天河区则有面向广大海外侨胞和港澳同胞的百年侨校,全国重点大学,由广州市第一任市长叶剑英元帅手笔书写校名冠正门楣的暨南大学。因此当地构成了华侨华人回国求学中心的优越环境。高中年代的笔者曾与香港文汇报社刘副社长之子刘伟昌,曾任香港《文汇报》编辑主任,而后历任香港新联影业公司总经理,长城、凤凰、新联三家影业公司董事长,香港银都机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华南电影工作者联合会会长廖一原之子廖新南,香港电车公司工会一委员的侄儿谭维新,香港杂志70年代主编之子黄启干,以及一些香港三联书店子弟等为同班级同学,他们都是由父母送回广州读书,都分别寄居在昔日广州市东川路中段和中山六路惠吉西二坊两地设立的香港文汇报社和香港大公报社等机构驻穗办事处招待所里,还有的寄宿在学校或是投亲靠友。他们有的担任校学生会委员,有的担任班干部,还有的做分校低年级辅导员以及学校体育运动代表队骨干力量。

青年突击手当兵卫国

    后来毕业了,大家也一同分配到广州汽轮机厂工作,并且都加入了厂的武装民兵,参加了共青团,成为了所在车间生产的青年突击手。

%e3%80%906%e3%80%91-1949%e5%b9%b411%e6%9c%88%ef%bc%8c%e9%a6%99%e6%b8%af%e6%96%87%e6%b1%87%e6%8a%a5%e7%bb%84%e7%bb%87%e5%90%84%e7%95%8c%e4%ba%ba%e5%a3%ab%e5%88%b0%e6%b7%b1%e5%9c%b3%e6%b2%99%e5%a4%b4     70年代初,相信是深受1939年毕业于香港中国新闻学院在抗战时期到粵北担任战地记者工作的抗日老战士父亲廖一原教导和影响,当时在厂维修车间担任共青团委员的廖新南和上述几位香港子弟与笔者等一同踊跃报名参军,顺利通过政审与体检都合格被批准应征入伍。

%e3%80%905%e3%80%91-1949%e5%b9%b411%e6%9c%88%ef%bc%8c%e9%a6%99%e6%b8%af%e6%96%87%e6%b1%87%e6%8a%a5%e7%bb%84%e7%bb%87%e5%90%84%e7%95%8c%e4%ba%ba%e5%a3%ab%e5%88%b0%e6%b7%b1%e5%9c%b3%e6%b2%99%e5%a4%b4当时,他们家属(父母亲和兄弟姐妹等)专程从香港上广州就在上述两大港报驻穗办事处安顿后旋即结队到厂部欢送儿子参军,场面相当感人隆重热烈,全厂应征11个青年新兵中香港出世子弟占4个,这在整个市机电系统以及河南工业大道片建国以来尚属首例,一时传为美谈。原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是对国内公民而言,没有对香港籍贯居住内地的民众规定。然而,这些成长在广州祖籍南粤新会、中山、惠阳等地的香港子弟适龄青年不因家境优裕却义无反顾地据理力争成功当兵卫国高尚情操。为表征他们入伍的意愿与决心,一位《文汇报》子弟战友送给我一帧发人深省,耐人寻味,催人奋进的照片:英勇的解放军同志们:没有你们 就没有新中国!”正楷书写并落款题名文汇报社全体仝仁的一面大旗高擎,于19491019日艳阳天在香港边界线上迎风招展,香港文汇报组织各界人士到深圳沙头角慰问胜仗打到罗湖桥头的我南下大军东江纵队先头部队(粤赣湘边纵队江南支队改编的东江第一支队)指战员们。此情此景早已载入深、港史()册,而这帧当年合影留念照片亦成为历史纪录:宣布了除沿海诸岛之外,中国大陆全部解放。那面旌旗迄今还珍藏在社史陈列馆内。当兵光荣因为责任重,……保卫万里江山,保卫亿万人民,保卫社会主义。把守着祖国的大门。这就是革命军人的光荣。这首当年的兵歌更加成为了他们坚定不移的信念。于是,大伙儿在广州军区0564部队同一野战师团服役,驻守龙川、兴宁、五华等粤东地区。这支英雄部队隶属第55军步兵第164师,该部队在对越反击战中歼敌1.3万余人,成为东西二线9个军中歼敌最多的部队。

%e3%80%9017%e3%80%91%e9%a6%99%e6%b8%af%e3%80%8a%e6%96%87%e6%b1%87%e6%8a%a5%e3%80%8b%e5%88%9b%e5%88%8a50%e5%91%a8%e5%b9%b4%e5%ba%86%e7%a5%9d%e4%bc%9a%e5%b7%a6%e8%b5%b7%e5%8a%9e%e5%85%ac%e5%ae%a4197911月叶剑英元帅在广州南湖宾馆亲切接见了香港著名电影演员夏梦与香港电影界领导廖一原伉俪等香港电影文化界代表团成员。廖一原董事长之子廖新南健硕高大,当时还是师直属炮团篮球代表队主力及担任连部文书呢。曾经受训于广州市青少年体育学校乒乓球班的笔者前为厂队主力,入伍后为所在师代表队主力。兴许亦深受长辈影响,笔者与那刘副社长之子刘伟昌分别在部队从事新闻报道,行政文书工作数年。

%e3%80%9015%e3%80%910491%e9%83%a8%e9%98%9f%e4%ba%8c%e8%90%a5%e6%8c%87%e6%88%98%e5%91%98%e6%ad%a5%e5%9d%a6%e5%90%88%e6%88%90%e6%bc%94%e7%bb%83%e7%95%99%e5%bd%b1%e8%90%a5%e6%8a%a5%e9%81%93%e7%bb%84    今年8月1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9周年,当天晚上在中央七台观看 [我是个兵] 特别节目。 40年前的军队生涯生治下涌入我的回忆中,战友廖新南记忆犹新地忆述,我是香港出生的香港仔,能够有机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大熔炉中锻炼毕生难忘,也是般香港人无法体会的。 1972年底入伍于广州军区的三大野战军之,第55野战军164师炮兵团。入伍当初任警卫战士,摸爬滚打的野战训练令我更加坚强,我的冲锋枪射击全团比赛第2(那时名廖见真),后来调85加农炮营任装填手,快速装炮弹是我的强项,第4年升任军械员兼文书,所有的枪枝曾都受训练和射击, 包括班用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手枪,比般战士们的实弹射击多了几十倍。 4年多的军队生活终生受益,这种感受不是般人能体会的,今天我仍十分懐念纪律队伍的生活,所以当我今天出任香港红十字会耆英团九龙地区委员会主席的时候,对纪律队伍的情感,也是发自我的真正内心。

6%e6%b1%95%e5%a4%b4%e7%89%9b%e7%94%b0%e6%b4%8b%e5%86%9b%e5%9e%a6%e5%86%9c%e5%9c%ba-270年代初全军各大军区各兵种部队(含地方城乡武装民兵)备战态势,浩浩荡荡地走向全国各地野营大拉练,其盛况空前。

%e3%80%9011%e3%80%91%e6%bd%ae%e6%b1%95%e5%9c%b0%e5%8c%ba%e7%89%9b%e7%94%b0%e6%b4%8b%e5%86%9b%e5%9e%a6%e5%86%9c%e5%9c%ba-_大伙儿斗志昂扬分别随番号049004910492等部队投入全军大拉练,翻越跨仨县市的粤东山区和长途奔袭,武装泅渡等综合演习,而后调防潮汕牛田洋军垦。

%e7%89%9b%e7%94%b0%e6%b4%8b%e9%a3%8e%e6%99%af%e7%a7%80%e4%b8%bd当各师团大部队抵埗牛田洋指定位置时,驻地营房不足够,包括笔者与同厂香港子弟战友所在连队在内不少部队就地安营扎寨,住进窝棚,直接及时投入秋收、冬种、冬修水利、冬季军训。因而这也就是每每怀着军旅侨民心态,现在作为荷()(利时)(森堡)华人写作协会会员的笔者久居在邻近德国西部边陲的荷兰Cuijk市廿多年间自觉自愿多次参加于当地举行欧洲国际行军节的初衷与动力。

6-%e7%89%9b%e7%94%b0%e6%b4%8b%e6%b2%b3%e5%a0%a4不久前,55军广州战友联谊会会长,广州市荔湾区金花工业公司原副总理梁柏洪曾带领一些广州战友集体驱车回到老隆(现今龙川县)探访所属师团原驻地和重返牛田洋公干、观光时,尤其是了解到牛田洋已被联合国批准为中国首个GEF湿地国际示范区和汕头西部生态新城而今启动建设,更加唤起了香港籍战友和笔者及所有牵挂牛田洋的人们看到了如此希望踏进新世纪,将会幸福实现北有北戴河,南有牛田洋的壮丽目标!

编辑 陈雪霏

相关链接

深受荷兰社会关注的荷兰华人华侨妇女社团联合总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