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耿军执导的《轻松+愉快》亮相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

北欧绿色邮报网影评(记者陈雪霏)– 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正在进行,来自中国黑龙江导演耿军的悲喜剧《轻松+愉快》令人深思,它也让人想起那句老话,吾日三省吾身。

影片以极慢的节奏,极简的线条却勾划出了社会上让人感到极其恶心的丑恶。最让人恶心的是一个伪装成和尚的人到厕所里把正在大便的人弄晕然后偷钱,真是恶心到极点。地方上的片警虐待妇女得报应死无葬身之地倒是真是体现了害人害己的下场。其中的荒诞无所不在。也对丑恶进行了无情的鞭挞。

故事一开篇是在东北一个破烂不堪的地方,一个冰天雪地里走着一个穿黑呢子大衣的男子。然后,镜头显示一个活波可爱的功夫青年,正在推销他的功夫课,迎头遇上这个黑衣男子。男子拿出一个淡绿色的香皂,说自己是卖香皂的,递给功夫小子,让他闻一闻,说是有好几种香味儿。功夫小子真闻了,说挺香,结果,扑通倒地,人事不省。黑衣男子立即搜身,把钱和手机都拿走。然后,点着两支烟,夹在功夫小子手指间。不一会儿,他醒了,赶紧来追黑衣男子。快要追上时,黑衣男子回头,手里拿着一支手枪对着功夫小子说,你还年轻,因为这点东西丧命不值得,你还是赶紧转身回去吧。

功夫小子真的转身往回跑。跑着跑着,遇到一个穿黄袍子的和尚。和尚说,施主,你摸我一下会带来好运,然后,给我点儿钱。结果,功夫小子一摸口袋,什么都没有,他说,我被人打蒙了。和尚说,你不是会功夫吗?这下功夫小子真的发功,把和尚打蒙了,然后把和尚的假佛珠也都拿走了。

黑衣男子走着走着来到了一个旅店。旅店破旧不堪,但他还是在这里住下了。旅店老板是个看树的,结果,丢了一棵树,村干部要把他开除,他很烦恼。(这个场景是十分真切地反应了现实,在我家乡的东小河畔,我小学时栽的杨树,后来长成了合抱大树,村里就有人半夜去砍树,公社后来罚他,我老爸还问我这样合理不合理。我说活该罚,就是应该罚。可是那个家庭也确实穷掉底了。当然,后来,改革开放了,他的孩子们日子都过得不错。偷树的时候,正是公家的东西没人管或者管理不善的时候,个人趁机肆意偷盗。)

黑衣男子每次用香皂迷魂人很得手,但是,有一次遇到了另外两个人和一个信基督的傻子(但痴迷基督)。结果,那两个正常人都闻了他的香皂,而傻子没听他的,不但没闻,还把香皂扔到了石头堆里。结果两个正常人倒地,傻子却没事。但黑衣男子命令他躺下。然后,黑衣男子又是一番搜钱,拿走钱财以后,找那块丢的香皂,却没找到,害怕他们马上都醒过来,他就跑了。

功夫小子和和尚都丢了东西,所以,去报警。警察说你会功夫?表演一下?但功夫小子假称身体不方便不演。(当时的警察就好像当初我的新自行车被偷,然后去报警,北京警察告诉我在大街上看着,如果见到谁偷了我的自行车,立即向他们汇报,他们马上出来抓小偷儿)。

不过两个民警真的出来找这个骗子。而且找到了那家旅馆,只是来回走走,没有发现异常,又回去了。仔细研究对策。

后来,和尚也来了。他们一起吃饭,这个老板感觉还是有人偷树,于是到地里去看,果然很多树都被砍了,他气得对天大声吼叫。

和尚第一次遇到黑衣男子的时候,也还是用那个伎俩,让人家摸他一下,好有好运。结果黑衣男子说,咱俩是同行儿。二人坐下来一起研究,说现在的骗法还是不太高明。

正在他们说着的时候,来了一个民警。民警用怀疑的眼光跟着他们。结果黑衣男子拔出手枪转过身对准民警(其实枪也是假的)。民警立即举起手来。黑衣民警示意和尚搜他。结果民警认出黑衣男子。你不是张志勇吗?咱俩小学同学。于是,他们一起喝酒吃饭。他也拿到了香皂。

回到饭店以后,又来了一个漂亮姑娘。结果,这个民警拿着香皂追了过来,立即对姑娘动手动脚,结果两人都闻到了香味而倒下。

看树的人发现民警可能因为酒精或者其他原因已经咽气。他说,他可以象树一样消失。于是,又把这民警弄到地里放玉米地里烧了。

另一个民警发现这个民警没了,发寻人启事,并怀疑这个和尚,骗子,傻基督和看树的都是嫌疑人。最恶心的是和尚和黑衣男子上厕所的时候,和尚还把一个上厕所的人弄晕偷了他的钱。

后来和尚也和功夫小子承认自己是个骗子,不是和尚。

所以整个骗子反应的就是大家互害,没有一个好东西。大家都是受害者,然后反过来又去报复别人,害别人。

该片的黑色幽默有点儿象前两年的《白日烈焰》。深刻揭露社会上的丑恶现象,扣问良心究竟哪里去了。连一位老大妈也是骗子。当然,这里是表现她想教训他们。但也是真实地用了欺骗的手法。

影片及其深刻地揭示了社会的变化。从过去拾了钱包大老远给人家送回去,到这种坑蒙拐骗的丑恶行径。

这也充分证明了反腐,严打,建立文明城市和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必要性。这些行为也正是在国有经济向私有化转变过程中暴露的种种弊端。非常的赤裸裸。估计肥皂里加的就是毒品或者逍遥丸,可以让人昏过去,但还不至于死去。

总之,该片一针见血,揭露丑陋,鞭挞骗子。令人深思,让人不得不深刻反思如何才能再次树立诚信,人们怎样才能再次相互信任。那就是坚决不能那样做。

影片的名字是《轻松+愉快》,其实非常沉重当然也非常可笑。

今年的斯德哥尔摩国际电影节还真有不少这种讽刺幽默的骗子,例如昨天看的《晚会》,还有电影《我那纯净的国》其实都是反语。今年电影节也聚焦社会的巨大变化带来的种种问题,让人伤心和烦恼,同时也应该思考如何解决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