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生理学诺奖得主讲述发现昼夜时钟奥秘的来龙去脉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2017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美国科学家杰夫.霍尔,迈克尔.拉斯巴师和迈克尔.杨 7日在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大讲堂进行了精彩的演讲,三个人就发现昼夜时钟的奥秘进行了三段各具特色的精彩演讲。

首先出场的是今年四月新上任的卡罗林斯卡医学院院长乌勒.彼得.奥特森。他对大家表示欢迎,并祝大家能够享受诺奖周的快乐,享受科研带来的快乐。因为科学是检验我们的创造性,激发我们的创造性的学问。医学研究可以改变我们对健康,疾病和人体系统的观点。

然后是卡罗林斯卡生理学或医学奖委员会评委和教授幽林.祖拉特介绍三位诺奖得主的成就。她说,三位科学家是因为发现昼夜时钟的分子节奏和控制系统而获奖的。地球上的生命自然地适应日常的节奏。但这个节奏和昼夜时钟到底是怎样工作的呢?

他们发现在细胞内有这样一种蛋白夜里聚集在细胞内,白天又散开,自然适应一天24小时各个时段的不同活动。昼夜生物学作为一个学科确立起来。他们因为这些发现也获得了很多其他大奖。

她说,这个发现是科学家进行刻苦钻研,相互合作有时又相互竞争的结果。

首先是杰夫.霍尔教授讲述了关于苍蝇的故事。不知什么原因,霍尔教授一直带着他的帽子,即使是穿着西服他也带着帽子,6日新闻发布会上也是带着帽子。他演讲时慷慨激昂,不亚于一个善于演讲的政治家,他讲得非常生动,以人为本,同时,他大大地赞扬了他的实验伙伴或对象,苍蝇。

他从1950年代开始进行研究,但是,他讲述了该领域更早的研究人员,其实在战争期间就开始了基因方面的研究。他们的研究对象就是大量的脏兮兮的苍蝇。这种研究在100多年前就开启。或多或少到他开始研究时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

其实研究苍蝇并不是一个很干净的工作,所以,他们中的教授甚至被昵称为脏教授。另一个有趣的轶事是他的一个老师和同事有20多年没有发表论文,有人说他是完美主义者,但是,他自己说,他没有发表论文确实是因为他们没有什么新发现。但是,这个故事告诉人们,尽管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什么,但是,如果你相信自己的直觉,就要坚持不懈,迟早会有新发现的。

在那以后,确实有一些新发现,经过和迈克尔.拉斯巴师和迈克尔.杨的合作,以及三个实验室的密切合作,终于发现了动物细胞里的昼夜时钟控制系统。他讲述了很多很多名字,都是那些没有获奖的老师,同事和学生。其中还有好几个华人,黄,于,刘等。

他说,实际上,应该获奖的人很多,但是,因为诺奖规定只能是最多三人,所以,很多人都只是AI,实际上的调查者,他们三人是PI,主要调查者,他的幽默点出了科学上,确实,一项发现其实凝聚了很多人的心血和辛勤劳动。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获奖。

迈克尔.拉斯巴师教授讲述了昼夜时钟的节奏。他说,这个节奏和地球的自传节奏相随。20亿年前,这个生物钟就开始独立自传。

生物钟是由阳光来设置的。同时,动植物都有内置的钟,可以重新设置和调整。

迈克尔.杨讲座时首先展示给大家一个鲜花照片,他说,这个植物直接体现了植物的昼夜时钟,在特定时间特定蛋白积聚在细胞中,在合适的时间绽放。

他还讲述了老鼠实验时的发现,例如,老鼠在特定时间吃饭,它的生物钟是一种情况,但是,如果改变了吃饭时间,那么身体的其他器官的反应会和此前完全不同。这就反映了人,动物和植物一旦改变时间,身体会有不适,例如,乘飞机以后会有时差反应。或者有睡眠问题。他尤其指出那些“夜猫子”往往身体会受到影响。

最后,三位教授站在那里供大家拍照。显然有些不太适应。

在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问诺奖得主对年轻人有什么经验之谈,拉斯巴师说,他愿意对自己的儿孙讲,同样也对其他年轻人说,要勇于尝试,找到自己最感兴趣的东西,无论做什么,都要有极大的热情,坚持不懈。如果觉得不感兴趣,或者觉得没有什么用那也可以尝试其他事情,最重要的是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就可以坚持不懈。

三位教授的讲座获得了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除诺奖评委外,前秘书长,现皇家科学院秘书长汉松教授也出席了讲座。大讲堂座无虚席,1000多人出席。

图文/陈雪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