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新冠

芬兰封国禁令将持续到3月18日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邻国芬兰日前再次发出警告,尤其要对来自英国的南非的变异病毒保持警惕。封国禁令将持续到3月18日。

芬兰人口人口551万多人,感染新冠人数52209人,因新冠死亡人数是725人。挪威人口538万,感染67824人,因新冠死亡人数607人。 丹麦人口580万,因新冠死亡人数2319,感染达20万人。

芬兰相比之下控制的比较好。主要原因就是监测的好,一旦发现立即采取措施。在芬兰感染的面也是遍地开花,几乎每个地区都有几千人,最多的有两万多人感染。而且据统计现在感染的人数大多都是50岁以下的工作人员。还有30岁以下的人感染居多。 当然,随着感染面扩散, 老人的感染病例也增加了一些。但总的来说,芬兰感染的人数比瑞典少了10倍多,死亡人数将近20倍。挪威也是如此。但总人口是瑞典的一半。

丹麦在2020年上半年封城关闭学校,措施很好。但是,到下半年开放学校以后,感染人数上升很快。累计20万人,瑞典的感染人数已经是62万人了。因此,总的来说,也比瑞典好一点儿。

瑞典现在也开始提高警惕了,对来自英国和南非的变种病毒在研究。同时也继续保持已经采取的措施,而且放话要执行更严格的措施,必要时,政府有权力采取封城关闭商店的决定。

瑞典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是对的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政府最近继续坚持严厉措施,而且措施越来越严格了。这是后反劲的结果。一开始,瑞典的措施不够严格,导致一波又一波的新冠泛滥。

最多时例如在12月1日一天就新增17000多感染者。 一月份以后,开始实行严格措施,尤其是要求在公共场所戴口罩,确实发挥了作用。

2月17日,瑞典每日新闻报道,买口罩的人越来越多,药店里口罩销量大幅度上升。这说明,只要政府不抵制戴口罩,稍微引导一下,瑞典民众是愿意戴口罩保护自己和他人的。

不过时间久了,也确实有人倦怠不守规则,因此,现在政府被赋予更多的权力来采取措施,如果有必要,也会采取封城封国的办法。瑞典政府已经在机场加强了控制,到瑞典去必须有24/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阴性结果。

确实,也有人开始有悲观情绪认为这个新冠要永久伴随人类。

哥德堡最近报道说,在污水里查出超级细菌,这样会导致抗生素不再发挥作用。正好今天的每日新闻也刊登了隆德大学的多位专家和教授提出人们必须为抗生素作用越来越有限而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例如,在建筑的时候,未来建筑要考虑到人们必须保持社交距离这样的现实。不要把聚会和随意环球旅行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给人感觉就是他们对中国真把新冠隔离没了的事实满不在乎。也没有想把病毒消灭的愿望,感觉很悲观。但是,笔者以为,如果全球各国的人都采取严厉措施,同时,采取行动,隔离多了,病毒就会少了。同时,再加紧研制疫苗。

据国内一个抖音视频的分析,今年年底实现全球免疫可能过于乐观,但是,明年春天实现全球免疫还是有希望的。只要是各大医药公司能够兑现他们的生产能力,到明年春季生产130亿剂新冠疫苗,全球就有可能实现70%的群体免疫。

我觉得对于新冠问题是如果我们采取灭活的措施,它就活不了。如果一直保持一个平行线,那确实是没完没了。所以,瑞典应该加油,继续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忍受这一年,明年就会好了。如果不忍着,还是我行我素,那病毒肯定是很高兴的。

因此,采取更严厉措施是对的。

新闻分析:防控政策延迟对抗疫十分不利 应该马上开始戴口罩

北欧绿色邮报网主编陈雪霏

刚刚读了新华社的报道说,2020年快过完了,这个国家才首次建议民众戴口罩。我心里还有一丝小温暖,终于悔过自新了,意识到了自己的严重错误。再看内容,又让我无比的失望。

瑞典这个国家凡事都有计划,都留有余地,这本来是好事。但是,在新冠肺炎这个十万火急的自然灾害面前,这种慢性子是十分不利的。为什么?

政府应该吸取教训。新冠肺炎调查委员会日前已经发布了老人院死亡人数集中且大的调查报告。调查显示,政府对老人院的老人关心照顾得不够。什么叫照顾得不够?是你没有天天到她跟前去喂饭吗?

针对新冠病毒,隔离就是关心,越早隔离越好,越早采取措施越好,要稳准狠。瑞典政府4月1日宣布,大概是4月20日开始执行不要去老人院看望老人,避免把病毒带给老人。那么,1号到20号3个星期的时间实际上就是没有采取措施。为什么不说该政策从宣布之日起立即实施,或者三天以后实施呢?

为什么不宣布医护人员必须有足够的防护措施,必须戴口罩,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呢?没有,没有就要想办法啊?实在不行求援啊?人命关天的大事,他们还是慢悠悠。夏天的时候,疫情松了,有人居然差点儿开始夸瑞典了,你看人家没有封国封城,也过来了。当别国第二波开始的时候,瑞典人知道还没轮到自己呢。但还是存在侥幸心理。

现在再看新华社的报道,原来,勒文首相宣布了一系列严厉措施,包括聚会从8人降到了4人,买酒从晚上10点降到了晚上8点。有的中餐馆周日本身自觉就开到下午4点就关门了。这样很好。

最新措施还包括第一次提出了建议在公共交通上,汽车,火车,地铁里戴口罩。你再看时间,1月7日。为什么是1月7日呢?假期过后是吧?

为什么不说马上呢?圣诞节了,你如果不说,瑞典公民就会不戴,因为他们听政府的。平时可能不听,但这个时候,他们唯一的依赖是政府。从现在到1月7日又是两个星期,该传染的又要传染一大批了。

圣诞是高峰,应该更严一些。确实,政府提出不要搞圣诞减价促销了,这个措施很好。这个促销可以在夏季的时候延长一段时间,如果情况可以的话。

在“高度拥挤和无法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戴口罩。在目前的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难道还要制造高度拥挤和无法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吗?现在就是不要大张旗鼓地去买东西了,能网上买的就网上买,能想好了,到那就买的,去买,否则,不要到外面逛了。

隔离,隔离,就是要隔开距离。以前不让戴口罩的可笑原因是担心人们因此不保持社交距离。瑞典人现在一见到戴口罩的人就躲,所以,只要你戴上口罩,就自然会保持好社交距离了。你自己放心,别人也保持距离。

担心戴口罩也传染,如果两个人都戴口罩,那么防护层是两层了,再加上社交距离,不就更安全一些了吗?

据日本的一项研究,病毒在铁或金属平面可以存活48小时,在其他物品上存活时间都更短。在空气中,很快就会死掉。当然,在瑞典这样的阴雨连绵的天气里,各种病毒也可能象幽灵一样漂浮在空气中。但更主要的还是在人们打喷嚏,咳嗽,长时间的近距离接触的情况下才感染。

我不是专家,但我怀疑,在瑞典存在无症状感染的情况。因为在瑞典的检测防护都存在三心二意的情况。例如,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是在看病的时候才真正戴上口罩,看完了,马上就摘下来了。对于新冠肺炎的患者,只是在有症状时检测,检测出阳性,就让你在家里呆着。等你的症状结束了,你就可以继续上班,上学。没有进一步的阴性确诊。也没有进一步的隔离。这样的话,你怎么能保证阳性感染者已经转成阴性了呢?是否症状消失了依然会留存一部分病毒呢?或者学生感染了,但没有症状,会不会有?最近比利时一个报道发现中学生确实感染和传播病毒的能力不如成年人。可能他们的抵抗力比较强。有的儿童本身就是在产生抗体的时候,因此,见到新冠病毒有可能把它立即就杀死了。但是否他们可以与病毒共生呢?

关于这个量的问题,此前已经对阴性和阳性都存在争议。

因此,笔者以为,采取措施应该立即执行,不要再推迟三个星期。目前瑞典超市里大部分都卖口罩。药店里也卖口罩。供应应该不是问题。问题还是在大脑,在思想。

现在也是瑞典感冒流感多发季节。戴上口罩,不但防新冠,还可以防止感冒。如果上课的学生都让戴口罩,或许不会有那么多,两三千年轻人大部分是学生感染了新冠。这也不是小数目啊!

好在现在放假了,假期,大家注意防控,没事就呆在家里。在没人的地方散步。出门戴口罩。在家里也可以练习太极,蹦迪,单腿跳,练习气功,深呼吸等很多健身措施。伟大祖国中国已经给我们作出了示范。在干燥的地上游泳,这都是我们的发明创造。

目前还要防止另外一种病毒,就是谣言和重伤,比如说这是对人类的惩罚,对某些站错队的人的惩罚等等。这种思想是极其有害的。不要恐惧,新冠病毒确实是一种给人类健康带来危害的病毒,但只要你防护好了,有敬畏之心,保持自己的身心健康,有健康正确的心态,保持一颗善良的心,坚持吃早餐,早睡早起,不暴饮暴食,不喝太多饮料,不把自己吃得太胖,不缺乏营养,就应该没有问题。如果缺乏营养,缺少睡眠,这是最不好的。精神紧张也容易睡不着。

当然,实在睡不着,你也要长时间闭目养神,卧床时间够了,也可以恢复体力。可以找一些有利于睡眠的食品吃一吃,例如喝姜枣红糖水,另外,也有中医中药,只要你需要,提出来,就会有办法。

绝不能因为惧怕,或者是听了什么鬼话就茶不思,饭不想,绝食了。那样的话就真的危险了。据中医专家讲,新冠也没有那么可怕,只要吃好喝好,睡好,是可以治好的。偶尔到超市买东西也是可以的。只要不与人面对面长时间接触,就没有问题。

圣诞节即将到来,提前祝广大读者圣诞快乐,新年快乐!借助假期,好好休息,好好健身,好好吃饭,多喝水,勤洗手,保持好习惯。

时评:美媒抛出117页文件说武汉感染人数比实际报道的多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12月1日,瑞典每日新闻报道驻北京记者报道说,武汉感染人数比实际报道的多,而且在新冠肺炎流行前也有高于新冠肺炎20倍的人数有过大流感。

瑞典记者援引CNN的所谓内部文件说,武汉需要独立调查,因为他们获得了一个117页纸的内部秘密文件,这个文件显示的数据是某日,实际感染多少,对外报道是多少。死亡多少,对外报道的要比实际少470人。根据这个所谓的文件就是中国统计的时候统计了死亡470人。

报道想用这个文件为让世卫组织或者是什么调查组织到中国去进行独立调查。笔者读完这个报道,感觉有点儿和炮制新疆所谓“教育营”的内部文件是一个套路。就是先发制人,先尿你一壶,然后,让你自己去擦尿。在白床单上撒的尿,如果没有好的洗涤灵,真的是很难洗啊,甚至是越洗越黄。

很类似,美国催着要求世卫组织到中国去调查,然后,就弄出文件来说是数字不一样。而且是用各种媒体来说这个事。问题是,美国,瑞典,欧洲其他国家现在依然在每天都五六千人感染,每天死亡人数都过百了,不好好调查自己应该如何应对,反而是到中国去调查起源。

你们应该问问中国你们是怎样抗击疫情的?你们是怎么控制在4600多人就清零了。清零以后,人们去工作依然要检查,依然要戴口罩。你们为什么到现在还在戴口罩?戴口罩有什么好处?你们中医到底是怎么治疗病人的?

从三月份开始到现在看看瑞典的表现,就让我们感觉心里着急,却不知道怎么帮忙才好。中国说用中医疗法可以让感染者尽早恢复健康,减少轻症转重症。结果被理解成没治,轻症可以自己恢复。重症进ICU。呼吸不困难就自己呆在家里。有医学证明莲花清瘟管事,但是,瑞典一验证,立即说,没有别的,只有薄荷。好嘛,问题是薄荷也是可以缓解轻症的,可以化痰的。薄荷就是应对轻症的。你禁止进口,就是剥夺和很多轻症患者可以治疗的机会。轻症如果不治疗,也是可以转成重症的。

再看美国,一天到晚打中国牌,结果耽误了自己预防的大好时机。自由是可贵,但是命难道不是更重要吗?

再说了,中国好不容易取得今天的成效,现在很多案例都是国外输出的,这个时候要求去中国,真的是让人不放心啊!万一中途感染了怎么办?

所以,笔者也是觉得此时不宜让什么所谓检查团再来检查,调查。你们应该到美国去调查。到英国去调查。

说到大流感,也是美国从去年秋季就开始了大流感。而且,有关部门不否认,大流感里可能就有新冠肺炎感染者。

中国有句古话叫己者不欲,勿施于人,就是你自己不想要的,最好也不要给别人。你自己想让人家怎样对待你,你也就要怎样对待别人。这句话有深刻的内涵和人生哲理。从东西方政治文化方面,也可以看得出来,我们实际上都是在互相影响,互相学习,只是你到底是学好的,还是学坏的,是学皮毛还是学深入的。这都令人三思。

特格内尔:瑞典新冠局势比以往更糟 再遇高峰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关于新冠问题,最好是警钟长鸣,切不可大意。瑞典本来已经在死亡人数方面创了世界第一。二波来临时,有人胡乱报道瑞典群体免疫成功了,西班牙,意大利,尤其是英国比利时大幅增加时,瑞典还没到。不是没到,是时候没到。事实是,新冠感染可能卷土重来。会越来越严重。

瑞典公共卫生局负责人特格内尔表示,他又没有想到。

“在瑞典,我们曾经认为情况较其他国家略微缓和。不幸的是,我们目前遭遇了同样困难。瑞典的局势比以往更糟,感染的传播再次处于高峰。重症监护病房的患者数量每周都有一定的增长,尽管各地区情况有差异,但绝对没有高负荷运转。死亡人数也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保持追踪很重要,这样瑞典才不会陷入其他国家的困境。”

他说,瑞典的大部分地区都在向不利的方向发展,所以必须要认真对待。目前乌普萨拉最严重,一周感染400多人。公共部门建议民众应该避免安排和参加聚会,要真的保持社交距离,尽可能不使用公共交通。这里的要求比一般要求严格一些,那就是不要和人见面。不要面对面的接触。

他给出建议,不要有大型私人聚会,例如生日聚会,最好在野外举行,或者就取消。如果坐的和平时一样,感染的机率太大。不要到餐馆聚餐。 要与家人或熟识的人在一起。商店不应该让更多的顾客进入。要有清晰的标志。

专家们也提醒夜生活遇到人较多,也无法保持社交距离,因此感染机率也会大大增加。

昨天,与一位瑞典朋友聊天,她说她5,6月份感染了新冠。真的非常难受,彷佛病毒要袭击每个细胞。她是在朋友生日聚会的时候感染的。

因此,最好不要搞聚会。可以出去锻炼身体,戴口罩。人多的地方一定要戴口罩。虽然瑞典一直不建议,但是,现在市场也都有卖口罩的了。同仁堂药店也有防新冠的药方,或者是如果感染了,到那里买药,也有现成配好方的药,可以邮寄。因此,大家不要担心,只要认真对待,勤洗手,多锻炼,好好休息,不熬夜。天越来越黑,越来越湿,温度越来越低都对新冠病毒传播有利,对人的健康没利,因此,大家一定要趋利避害,养精蓄锐。

时评:疫情面前中国展现大国风范

北欧绿色邮报网评论

2019年1月3日中国专家已经在国外发表论文,介绍中国武汉发现新冠肺炎疫情,并向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CDC通报疫情情况。

随后,在武汉发生了是否要公开播报疫情传播的消息,还是认为没有大规模传播的问题,在地方医院和政府都有两种思想的斗争。但是,最后,还是听从专家的意见武汉市于1月23日宣布立即封城。

随后,中国迅速盖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调集全国各地医护人员和防疫物资,还有4000名解放军医护人员参加抗疫。全国各地中医大军参与防疫抗疫。有中医人士认为,如果没有中医的参与恐怕死亡人数会更多。

中国用50多天的时间严防死守,对所有发烧的人都进行了隔离。普通人宅在家里隔离,外出人员被发现高烧,也要隔离。中间经过换帅,武汉几乎进行了挨家挨户的排查。没有症状的在家隔离,有症状的被查出来,就需要隔离。或者自己主动去隔离。

这样,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还说美国没事的时候,中国的抗疫取得初步成果,新感染人数开始下降。随后,在3月下旬,中国各地开始复工复产。这样,为全球抗疫不但争取了时间,而且,中国翻过身来开始生产,开始为全球抗疫给予支持。

什么是大国风范?大国风范就是你首先是有意愿,然后是有能力,还要有担当。只有意愿,没有能力,人家不会珍惜你的好意。有能力,没有意愿,人家说你自私。有能力,有意愿,但没有担当,也不能称为大国风范。

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一定要看主流,不能被一些谣言所动摇。或者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行而扰乱。中国在自己可能的情况下,对所有对中国伸出援助之手的国家都给予了积极的援助。中国依然是一个发展中大国,面临着脱贫攻坚的艰巨任务,大年三十一开始就遭遇那么严重的新冠疫情,可以说,对中国经济损伤不少,尤其是旅游业和服务业,这种损失意味着数千家公司的倒闭,有人估计说是有4000多公司倒闭。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担心产业链的中段,世界医疗物资的缺乏,因此,冒着巨大风险,克服各种困难,在继续带口罩工作的情况下复工复产。

生产出的口罩在满足国内需求的情况下向世界许多国家发货。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应该注意到,在国内的需求是医生医护人员的防护资源和普通百姓的戴口罩需求。而在欧美现在刚刚改口承认普通人戴口罩也有好处。此前都是需要医务人员的防护物资。估计过一段时间或许人们可以改变观念。

欧美国家有些人有些媒体对于自己不幸感染病毒充满怨气,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但是,此时,生气也没有用,最重要的是要提高认识,认真对待病毒的传染,尽一切努力避免被传染。要克服自己平时的自由习惯,能宅在家里,就宅在家里。非常时期。

中国在关键时刻,向意大利,西班牙都派出了医疗队,对北欧的瑞典,美国,日本等多个国家都进行了网上的经验交流。有的中医药人员也跃跃欲试希望能够提供帮助。当然,这都必须在安全的前提下进行。

中国有善心,善意,也有能力,有资源,还愿意担当,因此,对中国加深了解,和平共处,以诚相待,携手同行,风雨同舟非常重要。

当然,中国现在基本脱贫,也不能说是最富裕的国家,只能说是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与子同裳吧,借用日本华侨华人的几句优雅的让中华民族感觉自豪的语言。

“新冠”遇上“流感” 防疫如何“二重奏”

据中新社北京2月24日电 题:“新冠”遇上“流感”  防疫如何“二重奏”
  作者  张素  李京泽
  人们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认知在不断刷新的同时,流行性感冒病毒也被频频提及。研究表明“新冠”与“流感”在症状表现、传播方式等方面相似,防疫需要“二重奏”。

  与SARS是“近亲”  却与流感更“亲近”

  新冠病毒会否长期存在?对此,中国工程院副院长王辰、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研究所教授杨占秋、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王培玉等多位专家都给出肯定回答。
  事实上,绝大多数病毒在诞生后都是长期存在,比如同属冠状病毒、曾于2012年首次被发现的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本月18日一名卡塔尔男子被确诊。而SARS(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病毒在2003年持续肆虐约半年后突然消失,才属反常。
  新冠病毒会否像流感病毒那样反复出现?要回答这一问题,需要先厘清,流感病毒按“杀伤力”划分有两种。既有以“西班牙流感”“甲型H1N1流感”为代表的流感大流行,也有以某季高发为特点、呈地区性流行的季节性流感。
  研究人员发现,尽管新冠病毒与SARS病毒是“近亲”,却似乎与流感病毒更“亲近”。比如,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等研究团队发现,新冠病毒载量表现与SARS有很大不同,新冠病毒的传播类似于流感病毒。又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等专家认为新冠病毒可能演变成一种低致病性但高传染性的冠状病毒,“可能每年冬天都会复发,就像引起季节性流感的病毒一样”。
  “呼吸道疾病有季节性,一般规律是大流行后又散发流行。”王培玉指出,目前来看新冠肺炎不属于高致死率的烈性传染病,其传染性较强而致死率较低。
  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感染科副主任林炳亮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提醒,要根据病毒在人体内留存时间来判断病毒感染的疾病会否慢性化,新冠肺炎的流行规律尚不明确,需要更多流行病学调查。

  两种病毒或“交织”  如何鉴别是关键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每年季节性流感可导致约29万人至65万人死亡。北半球的季节性流感一般发生在当年12月至转年2—3月。换言之,这次新冠肺炎的暴发时间与季节性流感重合。
  诚然,新冠肺炎与流感在致病源、发病时间、症状、易感人群等有所不同。然而从实践来看,想要轻易区分两种疾病并非易事。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日前表示,将开始检测“貌似患有流感的个体”是否感染新冠病毒。
  更令人担忧的是新冠肺炎与流感或会“交织”。科学家们发现,新加坡已有患者同时确诊感染了登革热和新冠肺炎。而回顾数据发现,SARS流行年度全年流感病毒分离阳性率达13%,3.27%的甲型H1N1流感确诊案例同时感染了季节性流感。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23日表示,中国也有流感与新冠肺炎混合感染的情况,鉴别流感和新冠肺炎是当务之急。他说已有两个试剂盒获得批准,对于鉴别很有帮助。
  “两者症状叠加,首先要鉴别诊断,使治疗精准性更强。”北京世纪坛医院中医科主任姜敏接受本社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医护人员都会要求有发热、咳嗽症状的患者做相应检查,包括化验、查血、肺部CT等,既不会疏漏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也不会将流感误作“新冠”造成恐慌。

  防疫需要“二重奏”  中医药或“显身手”

  北京某呼吸内科专家对中新社记者分析,当下,两种病毒“交织”尤其对方舱医院形成挑战。新冠肺炎患者的抵抗力较弱,很难阻止流感病毒的传播,“必须得排查出流感或其他明显的传染病”。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也对本社记者强调,两种及以上病毒叠加感染在临床中较为常见,在此情况下,新冠肺炎的诊断和防治面临更大的困难。基层诊疗可能面临更大的工作难度,一旦防控不到位,就会带来巨大交叉感染风险。
  人们即使面对病毒“双重打击”也并非束手无措。一个好消息是基于以往研究发现,通常人体感染一种病毒的同时,对另一种病毒的抵抗力较强。杨占秋注意到,新冠病毒基因组是一个全基因,结构特点决定了它不可能产生很多交叉变异。
  众所周知,天花是人类消灭的唯一一种传染病,疫苗最终“剿灭”天花病毒。现在,不少科研团队都在争分夺秒研制新冠病毒疫苗,浙江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新披露在灭活疫苗研发、重组蛋白疫苗研究等四方面陆续取得进展。
  更多人也寄希望于加快药物研发进程。“现在拿来治疗新冠肺炎的药物,比如法匹拉韦,也是治疗流感的,这也说明还没有理想的特效药。”上述北京某呼吸内科专家说。
  姜敏表示,对于中医药来说不存在特效药的说法,所以在应对流感和新冠肺炎时反而没有“困扰”。最新数据显示,北京的中医药治疗率总体为87%,中医药治疗总有效率为92%,足见中医药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已显身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