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Generator Hostel总部对中国三名游客在斯德哥尔摩的境遇感到“伤心”和“震惊”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Generator (发电机)青年旅馆伦敦总部负责人Jason Rieff18日下午在接受本网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他对中国游客在斯德哥尔摩遭到的境遇感到“伤心“和”震惊”,他说这些游客也是他们的顾客,酒店关注每一位顾客的安全。

但是,当记者问及他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他说,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现在已经接到了17个版本的报道,象CNN等国际媒体都报道了这个事件,但是,他还是不知道细节,因此,不能就细节发布评论。他只能说,在看到流传网上的视频之后,对整个事件的发生感觉很”难过”,“伤心”和“震惊”。他只能是在得到全部情况以后,才能在适当时候给出结论。

中国三名游客在斯德哥尔摩发电机青年旅馆门前被瑞典警方带走扔到森林墓地的路边一事发生12天后,经《环球时报》的报道,引发网友热议。中国大使馆领事部在询问旅店情况后,也和警方联系,但一直未得到警方答复后,发出官方交涉,希望瑞方给予答复,这才引发瑞典媒体的反应。

国内热议后,朋友和同事都要求《北欧绿色邮报网》写报道发布评论。笔者通过网络截图判断就是离笔者家走路不到10分钟的Generator 旅馆,因为那里曾经住过中国同事,也经常看到中国人在那里居住,大多是青年。于是立即给旅馆打电话,结果旅馆前台说,这事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能说,只能是周一17日等经理出面再说。

记者又给斯德哥尔摩北城区(Normalm)片警打电话,警察局的一位负责人说,你是记者,必须先联系新闻官。于是,我联系新闻官。新闻官说,你的问题我们都不能回答,但你可以得到一份警方报告。我也正是希望能看到这个报告,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发邮件给警方登记处。

记者15日发给警察登记处邮件索取案发时的报告,今天20日早上收到警方现场处理记录报告。

根据报告,9月2日1:43分警方接到旅馆雇员电话后抵达现场。1:45分看到两位客人在沙发上躺着。拒绝离开,还说…….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然后就不管说什么就都不信了。到1:46,就觉得这人在这个地址没有预定,就想等到天亮。酒店保安以为警方对他们可能更有效,因为他们不听酒店的了。1:50接到指示动手。2:08开始动手把老人拽出抬出旅馆到外面的自行车道上。2:09,再次请求上级,上级给予指令。2:09-2:19背景声音很大。2:19开始行动,决定送往森林公园墓地。2:21-2:22, 三人的自由受到控制。2:25分出发去墓地。2:37分抵达森林公园墓地。告诉他们附近100米处有地铁。

报告显示,男,姓名不知道。处置的原因是第13条扰乱治安。

因为曾先生一家首先爆料。随后,朋友圈也是各个版本,各种猜测就出来了。笔者最早转发使馆微信消息指出,曾先生应该多订一天酒店。第一感觉是曾先生和家人半夜抵达,可能是觉得在那里将就半个晚上第二天入住或者到天亮以后再到外面去转转,中午再来入住也行。但是,酒店就是不允许。

事实是,曾先生订的是2日晚上的酒店,但是提前抵达了。旅馆老板说是客人记错时间了。

随着15日下午使馆发出交涉后,《瑞典日报》17点发出中国使馆抱怨瑞典警察的暴行要求道歉的报道。瑞典日报说,斯德哥尔摩一旅馆门前的夜景已经发展成政治问题。中国要求瑞典道歉因为警察强行将中国游客半夜丢到森林教堂公园(墓地,坟场)。

报道说,社交媒体传出的视频先是一个大哭的妇女和另一个人由两个警察抬出。这些人随后被带走并被扔在了森林教堂公园墓地。

中国大使馆网上声明措辞严厉,要求道歉。而且还发出游客警告,因为有多起中国游客被抢,被偷案件,瑞典警方处理不利。“我们对警方的处理方式表示愤慨,希望瑞典政府彻查此事,关系到基本人权。我们无法理解为什么瑞典当局不能给我们一些回复。我们希望瑞典立即采取措施,确保在瑞中国公民的安全合法权益。”

《瑞典晚报》援引警方报告说,警方是在凌晨1点43分接到旅馆报警电话的,说三个中国游客没有预定房间,拒绝离开。旅馆报告说他们三个人在大厅沙发上,先是拒绝说话。然后,又说他们病了。但旅馆人员觉得他们没看出来有病。于是发生争吵。旅馆人员认为他们就是坐在那里等待天亮。因此他们被驱赶。这是Norrmalm警察局给瑞典晚报的报告。

旅馆领班早上醒来得到消息,他的旅馆已经在中国媒体曝光。他说,事发背景是这个中国家庭预定旅馆订错了日期。他们订错了日期,而我们也客满了。当时的情形是我们的员工感觉受到了威胁。举止言行上的威胁。我们的员工和保安判断自己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报警,以便平息局势。

领班说:“从我们的角度我们觉得我们已经做了我们能做的一切,同时我们不能接受我们的员工受到威胁,其他游客也不能受到威胁。”

瑞典外交部新闻司负责人帕特里克.尼尔森说他已经和中国使馆联系,将要和使馆进行对话。他强调,瑞典依然是个安全的国家。他对警方行为拒绝评论但表示特别检察官将要调查是否警察有错。在瑞典,如果有人申请需要调查,那么,权利保护当局将严肃对待此事,并进行调查。因为我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才调查。

斯德哥尔摩警察局新闻官安娜.韦斯特贝在回答记者的书面提问时说,警方已经把这个案子关闭了。不会有什么调查。她对《每日新闻》说,调查警察行为的案子需要特别检察官来进行。警方不会自己调查自己。

每日新闻当时报道是说三人一起乘警车被送到墓地。但是,后来曾先生说,其实警方在两个女警察之后,又开来三辆警察,三人分别上了三辆警车。

15日下午本网记者亲自到酒店了解情况,结果两个前台小姐再次表示,她们都没有上夜班,当事人不在,只能到周一找经理。16日上午再次去,依然是说她们什么都不知道,需要找经理。她们都不是当事人。这事发生在外面是警察的事。

中国大使馆领事部负责人说,他们在9月2日接到报案,曾先生非常气愤,要投诉瑞典警察。说他父亲被警察从旅馆抬出来时,几乎抽搐了。他们被投放到森林教堂公园,但他在半夜两点多用GPS定位一看原来这是墓地,感到毛骨悚然。第二次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他说,他觉得年迈的父母被送到那里,是对父母的侮辱。

领事部负责人了解情况后,到酒店了解情况,发现他们是零点零5分抵达旅馆,查看他们预定记录是2日下午入住,因此可以解释为他们提前到了。他们是从挪威来到瑞典的。本来计划9月1日晚上20点到。结果,那趟火车取消,他们乘的火车半夜抵达。抵达以后,他们来到离火车站不远的发电机酒店。酒店服务人员查到了他们的预定,但是,预定的是9月2日下午入住。于是还有10多个小时。曾先生说,他们先在这里呆会儿,他再找找看有没有其他酒店可以住。

于是,父母在里边休息,服务员调低了音乐。让他们休息。曾先生自己出去了。曾先生第二次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透露了一个此前没有透露的细节,他在路上遇到一个女生,当时外面又黑又冷,他便带着女生也来到旅馆休息。结果,旅馆没有让她进去。

据《瑞典晚报》报道,旅馆方面的经理说,服务员和曾先生父母说话,他们不回答,(估计是不会英语,不好说话)。曾先生和酒店商量是否可以付点钱让父母在这里呆一晚,就几个小时也行。但是,酒店说不行。但他们还是没有走。于是酒店叫来警察。警察是1:43分抵达的。警察让他们走,曾先生说,我父亲身体不好,有病,能不能让他们呆在这里,曾先生自己可以出去。但是,警察说不行,于是,在让曾先生出去后,也把老头拽出去了。曾先生在接受第二次采访时说,他听母亲说,父亲被倒着拽到门口,然后,才由两个女警察抬出来。此时,曾妈开始大声哭喊,救命啊,救命啊,从视频看是一边喊一边找药,或者药一直拿在手里。而曾先生则是用手机录像,并大喊警察在杀人,可能那时,他真担心父亲会有生命危险。

后来,他自己也索性和母亲一样一起卧倒哭嚎。同时,他向路人哭诉,你看瑞典警察,我们就想在这里再呆两小时或五小时,结果就把我们这样给赶出来了。

后来,曾先生说,又来了三辆警车,分别把他们一人一车,一起送到了距斯德哥尔摩市中心10多分钟的森林教堂公园站。曾先生说,你给我们送到安全的地方。据瑞典人说,这个地方确实比较安全。有人说这里是收难民或无家可归的人的。但是半夜两点,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只是四周漆黑一片。确实,一个刚刚抵达瑞典的人,先是经历了长途旅行,到半夜已经够累了,再经和警察的周折,然后来到这个地方,一看又是墓地。白天当地人或者游客都可能觉得这是个很漂亮的有参天大树的公园。但是,彼时彼地,曾先生的心情确实是另一番风景。

后来,到凌晨4点多钟,他们才通过一个好心人回到了市中心火车站。经过这番折腾,他们也怕警察再找麻烦。于是,决定当天离开瑞典。临走前,给使馆打了电话痛诉自己的经历。曾先生事发的时候,没有想到给使馆打电话,当时也是真蒙了。只能哭喊发泄,觉得是自己委屈。

使馆向有关方面了解情况,但是,瑞典警方认为这事不用立案,也没有理睬。到旅馆了解情况,了解到确有这三个游客及他们抵达时间。但是,都没有说他带女生回来的事情。

后来,旅馆对《瑞典晚报》说,曾先生是记错了预定时间。 他们抵达的时间记录是午夜零点零五分。距离入住时间还很长。到后来,旅馆说赶他们走是说对旅馆人员构成威胁。到底是什么威胁?没有说清楚。

这里就是有文化差异问题。在曾先生看来,时间那么晚了,再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就将就一晚上付费也行。但是,旅馆觉得你已经呆一会儿了,现在让你走,你又说老人病了,但看着不像,这样,现在你是不受欢迎的人了,尤其是听到老人有病的说辞之后,可能觉得如果真病了,可以去医院。总之,这里就不想收留你们。于是报警。

在警察面前大哭大闹,可以理解,因为警察来了,真往外拽。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形,这怎么会这样,我哪里受得了呢,我要玩命。看录像,曾先生用英文对路人说,我们只想呆个两小时或五小时,结果是这样。但是,在瑞典,半夜里大哭大闹,人们会觉得你扰民。只能把你带到没人的地方。

无论怎么说,警察的这个做法实在是过分。17日晚上,记者因为在大巴上看手机,看事态发展,结果坐机场大巴过站了。到市中心,下车后,才意识到,可以往回再坐一站。于是又走回来,见到一个大巴司机,问他怎么等车,他说你就一站地,我正好顺路,可以带你一路。上车后他问什么事让你这么集中注意力。我就和他说了这个事情,三名中国游客最后被丢到森林教堂公园墓地。司机说,是吗?难以置信,这事能发生在瑞典?他说,这些游客大喊大闹也是正常,在那种情况下,他们能怎么做呢?他说,他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很难过,感觉很对不起。我说,我得谢谢你的帮助。也谢谢你的反应。

我的瑞典邻居见到我后也和我了解这个情况,我说我还没有得到警方报告和宾馆的报告,但我了解曾先生说的话。邻居说,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警方会把人直接扔到森林教堂公园附近。那里确实漂亮,但是,半夜到那里去,如果是斯德哥尔摩人,他们知道,但这三个人是从中国来的。不管怎么说,希望这件事不要影响中瑞友好关系,我们都要吸取教训,然后继续前行。

瑞典专业外国记者协会秘书长也问我怎么看这个问题,他说,首先是警方不应该把他们扔到墓地去,即使是边上。

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在接受瑞典媒体采访时也说,中国游客是从万里之外的中国来的,他们人生地不熟,又是在半夜,警察这样对待他们,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我的邻居说,警方这样做确实不妥,但也希望不要因此影响中瑞关系。中瑞之间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通过这件事情,每个人都可以从中学到一些东西,  吸取教训。

我想,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双方应该各打50大板,双方都有错,都有责任。

首先是曾先生记错订旅馆日期是一个常见的错误。很遗憾,但也无可厚非。但是,你来到旅馆想在这里将就,如果一直老老实实坐在那里还好,后来居然还要带别人进来,已经后半夜了,旅馆人员可能也不愿意看到这些,尤其听到说老人有病,这里就会有很多想法。

警方也有粗暴的一面,就是把他们送到了那个地方,而且还用言语刺激游客,你们好好享受这里的森林吧。或许他是真心这个意思,但是当曾先生发现这里是墓地的时候,心里的坟地坟场的感觉就出来了。中国人一听到坟的字样就可能被吓得半死。因为我们心中没有神灵这一说,不象瑞典人,整天就是小蜡烛一点,然后,祈祷时还承认是神灵或圣灵在为我们工作。而中国人一听说神灵的话,就会觉得那是鬼魂。因此,那种感受可能会非常糟糕。那不就是让你下地狱的诅咒吗?另外正如曾先生说的,父母劳累身体不好,此时把他们送到墓地,感觉是一种故意的侮辱。

据晚报的相关报道,今年三月份,警察在市中心赛格广场抓到一个55岁男性吸毒者,警察对付他的时候,他很有攻击性,于是警察把他拉走扔到了森林教堂公园墓地边上,当时,他就奄奄一息,但警察认为他在装相,后来又去看了几次,也没有采取措施,等到很晚的时候,两三个小时过去了,警方再来查看时,此人已经死亡。后来宣布他在医院死亡。此人被查出有心脏病,如果早点抢救,或许不会死亡。警察被调查,但他否认自己有罪,他说当时没有看出来这人有病。

该报道或许就佐证了瑞典警方的行为,那就是对一些吸毒者,或者醉汉,或者球迷施暴者,无理取闹者,他们都是采取用警察强行拉到郊外,放到无人的地方,南边就是放到森林教堂公园墓地,北边是苏尔纳墓地。但是,警方并没有官方这样的规定。只是把这种行为当成一个普通案例了结。因此可以理解为警方就是当这些人是难民或者是吵闹的人对待了,而不是象对待顾客那样对待。因此说,警方的这种行为很不负责任。万一曾父真病重了,问题就严重了。

对于曾先生的情况,该吸取的教训就是要早点儿到宾馆,实在不行可能去火车站或飞机场都行。当然,最好是在大堂沙发上呆几个小时就行了。但是人家不允许啊!或者就是警察让走,咱就走吧。避免肢体冲突,少吃亏。

对于以后给中国游客的建议:此前笔者已经写了为什么小偷爱偷中国人。一种就是炫富,爱带现金,让人盯上,一偷一个准。还有就是这种把时间日程安排的太紧,不留任何余地。出事的情况大多是跟旅游团的比较多,据说有些小偷从你们下飞机时就跟上了,一路下来,找适当机会就偷,或抢,因此,大家必须注意拿好自己的包,即使吃饭的时候去拿菜,也要把包带在身上,除非有人看着。不然放在椅子上或地上都会有人顺手牵羊。

我建议,出门在外一定要给自己留余地,旅馆要订可以更改的,机票火车票都订可以更改的。在一个地方不要呆一天就走,多呆几天,不要一下子走太多国家,把自己弄得太累。出门本来是玩儿,图的是开心,不是把自己累的半死,然后炫耀我走了多少个国家。

走的国家多,但都没学到什么东西,竟在旅途中,其实没有什么意思。最好是在一个地方多呆几天,让自己真正放松一下。不过,也可以理解很多人出来旅游也不是来旅游的,可能还想寻求商机。所以节奏依然是很快,很紧,因此,容易出现意想不到的事情。

最后一个建议就是,不要到宾馆太早或太晚,最好在白天抵达,白天坐飞机。半夜抵达,有事情不好办。尤其是北欧,很多时候,自助的情况多。

年轻人如果出来住青年旅馆是个不错的主意,因为青年旅馆是比较经济实惠的。在瑞典青年旅馆叫Vandrahem,是前联合国秘书长达格哈马舍尔德倡议创立的。还有一种野外做饭的锅都是他发明的。至今仍是一个品牌。在青年旅馆你可以自己做饭,一般都离超市不远,自己买东西,自己做饭。有的有早餐,需要付钱,有的没早餐,需要自己做,或者有早餐你也可以选择自己做。有冰箱可以放食物。提供碗筷和厨房。你只要保持这里清洁就行。这里一般都是公用浴室和厕所。还有公共休闲地方,看电视。 也可以找机会和其他人聊天,练习英语。

Generator青年旅馆本来是一家英国私人旅馆品牌,14家旅馆,斯德哥尔摩Generator青年旅馆是2015年注册的。近两年还处在还本阶段。但旅馆有中文网页,也吸引不少中国年轻人住在这里。因为网上预定,一比较,这里地理位置靠市中心,价格可以接受。

总之,通过这个事件,估计我们大家都会从中学习到一些东西,它也激发了我们的思考。愤怒之后,也要冷静一下,理智一下。今后怎样避免类似的事件发生。这是我们需要学习的。不要一有事就说我们丢脸了。丢脸不丢脸不要紧,要紧的是要安全,要健康。要少犯错误。不犯错误。 也不要太任性,觉得我只要有钱就一切都能搞定。

最后,中国游客确实有事可以找使馆,现在的使馆真的是很关心侨胞。背后可能真的是我们的祖国强大了。但是,人们也不能把使馆当成旅馆。滥用自己的权利。

图文 陈雪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