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亲历新西兰司机处理争端的方法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刚刚看到一篇报道说重庆一公交车因与一顾客争吵而松方向盘,最后导致坠江悲剧。

显然有些学费总是要交的,有些教训就是需要用生命来换取,是否能够真正避免以后不发生类似的事件还很难说,因为我们可能进入了鸠山时代,人人为我,我为我自己。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政治老师教育我们不要象鸠山那样自私自利,我们应该为他人为集体着想。但是,总有人就是只想自己,不顾他人。一个心眼儿只想自己,最后竟然是牺牲了所有其他人的生命,自己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

记得我奶奶临去世前,就是把我姐姐的一床花被给烧了,她说,她就是不想让那床花被给我。我说,其实我不想要,你不给我可以,如果你自己用也行啊,你为什么要烧掉呢?后来,不久她就去世了。我想她当时就是一个病人状态,只想自己,而且可能把别人都想得很坏。

现在象这个坐车的人就是这样,本来坐错了,很不幸,但是,你跟司机吵架是没有用的。你应该自己下车往回坐就行了。不应该去跟司机吵架。

为了避免发生故障,任何人都不应该去和司机吵架,即使问路都要短时间为好。司机应该被授予一定权威和权利。

这里我想讲一个我在新西兰基督城的故事。那是2003年的一天,我在学校回家的路上要乘公共汽车。上车后不久,就发现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互相打嘴仗。老太太说,你太过分了,跟我说脏话。老太太有点激动。但是,都是在那里说,声音也不是很大。尤其男的声音很小,我也没听清他说什么,但是,女的就是抱怨说,你对我太没礼貌。

这时司机停了车。他命令那个男的下车。一开始男的没动,司机又命令一次,下车!于是,男人下车了,大家继续向前。

在国内,经常是坏人大行其道,例如汽车里的小偷就没人敢举报。其实,就像小崔说的,有些坏人其实你要举报他,他也会收敛一些。如果让坏人当道,正义不能伸张,那这个社会就真的很可悲。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想一想,正确的方法应该怎样呢?就拿这个乘客来说,显然就是坐错车了。正确的方法就是到下一站下车,再坐回来就行了。不要怪这个怪那个,更不该怪司机。

司机肩负着全车人的安全使命,你不应该打扰他。为了避免这些问题,在瑞典,司机从来不管票,每个人必须自己主动刷卡上车,司机不会卖票。

有人说,一车人,其他人为什么不劝说。其实这件事也不关其他人的事,如果这个乘客问别人到哪里下车,那你可以问一问,如果不问,别人也没有义务去帮你。

当然,如果觉得这位乘客没道理,批评她,谴责她是可以的。以前在北京,80年代的时候,如果有人不排队,就有人谴责你。让你感到羞臊。

现在,总的来说,人们好像心态有些不对劲,焦躁,脾气暴躁,点火就着的情况较多。希望应该反思一下,遇到紧急情况,深呼吸一下,稍微为大家着想一下,嘴不要象刀子一样。因为如果你嘴象刀子,即使你是豆腐心也来不及了。 不如从一开始就豆腐嘴得了。

无论开车还是坐车,都是公共行为,都有其他人在周围,因此,必须遵守公共秩序,尊重他人。否则,发生悲剧,对谁都没有好处。

但愿我们能通过此事,吸取教训。讽刺和挖苦已经不好用了,又唱歌,又画画,没用。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你不能用手机碰司机。生命攸关,不能太任性了。

据了解,在美国纽约法律规定,攻击公交车司机是违法的,最低坐牢六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