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我的工作从海湾战争开始-编辑部的故事(一)

11月30日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以94岁的高龄仙逝。从长寿的角度来讲,似乎他没有做错什么。很多人都说,他打的海湾战争是有联合国授权的。因此是正义的。尽管以美国292人的死亡对伊拉克的2.5万到5万的死亡。

1990年8月2日是我上班的第一天。我们的任务是受培训。第一个给我们讲话的是主任李丹。李丹的播音可以说是英语广播里的第一嗓子,播音的厚度堪比郭德纲。他的英文水平却比郭德纲高了不知多少倍。

他上来就问我们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今天的大新闻是什么吗?我的脑海里还在显现非洲的一个什么事情,没有人做声,他自问自答,今天伊拉克入侵了科威特。这是以大欺小的一次侵略,因此,在国际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美国第一个站出来,联合国也表示谴责。

随后,不久,我就加入了新闻班,每天早上6点上班,每天早上都是对美广播,每天早上头条几乎都是有关伊拉克的新闻。联合国要对伊拉克动武,到底动不动武,什么时候动武,都在讨论。最后,确定是1991年1月15日打击伊拉克。

我们上早班,每天都需要闹钟,所以台里发了一个小BP机一样的小闹钟。我大部分时间都能按自己的生物钟在5点半左右起床,然后,跑步去上班。因为就住在新302,就在广电大院西门儿,所以,我可以在10分钟之内就抵达办公室。

然而,1月15日那天早晨,我就像都德写的小说,《最后一课》一样,我居然迟到了。多年以后,我一直在想,我怎么会在海湾战争打响那天睡过头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听到闹钟,只是一种梦境,海湾战争爆发了,美国袭击伊拉克了,你怎么还在睡觉呢?一下子,我从梦中惊醒。然后,一溜烟儿跑到办公室。

我到办公室一看,灯火通明,王国庆主任也来了。播音员原能刚从楼上下来。我一看时间已经6点30多了。大家都很高兴,甚至是很兴奋地谈论着,英语部再次进行直播,插播新闻Breaking News. 这是我上班四个月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的。

我上班的任务就是负责填节目单,然后写三条新闻,主要是负责给播音员录音。录完了送到播送间。我们玩儿的就是心跳。每天8点整必须放出去,出不去,就是空播。空播就是大事故,相当于压死人一样。所以,每天差五分八点的时候,心脏都跳得非常厉害。我感觉很幸运,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心脏比较结实。很多人其实是受不了的。

有时不注意,会搅面条,就是胶带弄乱了,无法播出。那段时间,我还做过噩梦,就是说同事李凌发生了搅面条的情形。总之,我每天8点前到四楼去制作播出,然后,9点10点在二楼制作播出。经常是做完立即跑到四楼去。有一次,我差点儿滑倒,然后,马上抱着带子继续上四楼。现在想来,都感觉那时好像是那个炸药包,要去堵枪眼一样。

再说,办公室里,我迟到了,领导们居然没有人批评我,反而对我都很和蔼。他们说,因为你迟到了,所以,直播就没有等你。但下面的正常播出,你继续。可能是因为我刚来的,还不太熟悉,所以大家都原谅我了。

其实,我这个职务是新闻班中最低的一个,也是最后一关,其实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关,叫PE就是program editor.

PE 就负责写节目单,搞清楚先对美东海岸,西海岸,然后是澳新。晚上对欧洲时我就不用管了。但是,这么简单的工作,如果弄混了,也会犯及其严重的错误。另外,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你还能不能沉着的录音也是个问题。有的人关键时刻手发抖了。因此,很快,其他人都到时效差一些的报道和专题部去了。只有我留在了这里。我的导师金梅芬是一个比较苛刻的人,但是,对我却是十分的和蔼。她说,小陈行!我受到鼓励,就屁颠屁颠地努力工作。尽力认真做好每一项任务。尽管是地位最低的,但是,我们必须从最低的做起。更低的是糊信封。

1991年1月15日开始,我们每天头条都是伊拉克战况。以至于到后来海湾战争结束了,我们都不知道该选用哪条新闻做头条了。

从那时起,美国就开始膨胀了。对伊拉克继续制裁,核查没完没了。然后,发动科索沃战争,1999年炸南斯拉夫,后来,也发生了恐怖分子对美国驻坦桑尼亚和肯尼亚大使馆的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

2001年9月11日,发生了对美国双子塔的恐怖袭击。2003年3月21日,老布什的儿子,小布什宣布对伊拉克再次袭击。尽管瑞典人汉斯布利克斯一再向联合国汇报还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至此,我的小心脏感觉实在是不太适应新闻班的工作了,尤其是一听到CNN的开始曲,我就受不了了。

于是,我去新西兰做了一年的访问学者。在这一年里,我反思了一下过去13年的工作,几乎都是围绕着美国的现代武器转悠。海湾战争就是美国新式武器的试验场,飞毛腿导弹,比其他武器都先进。因此,杀伤力极强。

到2003年,再次打击伊拉克的时候,很多地方变成了焦土。很多油田被炸,石油在空中燃烧。我怀疑我们的气候变化是否和伊拉克战争也有关系。中东地区都变成了不毛之地。难民四处逃串。

我决定不再上新闻班了。我觉得战争是可持续发展的大敌。看看新西兰,那是一个多么安逸,优美的国度啊!人类为什么要厮杀呢?

我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为什么整天要报道伊拉克战争,巴以冲突,科索沃等等等等。不,我拒绝再关注战争。我要关注可持续发展。

如果我们的环境都被破坏了,我们的气候改变了,我们人类的生存环境没有了,我们都将灭亡。因此,我决定去英国学习可持续发展领导力硕士的课程。因为我觉得我们的发展是不可持续的。

但是,很可惜,我学完了,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应用。但是,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以后的日子里,我还是想尽一切办法来宣传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其实,欧洲人之所以宣传可持续发展,一方面是比不过美国的战争机器和先进武器,另一方面就是想改变规则。让人类到和平与发展的轨道上来。

没有生命,一切都是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