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头条要闻

中国驻瑞典使馆发言人:新冠病毒源头问题应遵循科学专业意见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今日工业报》记者尼兰德近日发文称“新冠病毒是中国制造”。这是将病毒与特定的国家和地区相联系,是将病毒溯源这一复杂的科学问题政治化,不仅是对科学的藐视,在全世界团结一致合作抗疫的背景下,更是暴露了其狭隘和对生命的亵渎。我们对此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今日工业报》发表尼兰德这样严重违背科学的谬论,是极不负责任的。

  新冠病毒溯源问题是个复杂的科学问题,需要遵循科学、专业的意见。我们与病毒的斗争无关社会制度或地缘政治。我们敦促尼兰德和瑞典一些媒体崇尚科学,停止污名化,真正为瑞典、为全球抗疫事业做点有益的事。

来源: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网站

中国和瑞典科学家交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经验

北欧绿色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据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报道:

3月28日,由中国和瑞典两国科学家共同发起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交流会,通过视频连线召开。
会议由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安德斯·桑纳伯格教授,曹义海教授共同主持。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副校长安德斯·古斯塔夫森教授为会议致辞,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主任罗晖介绍了会议背景。
古斯塔夫森校长在致辞中说,非常高兴能够与中国科学家有这样一个机会进行交流。现在全球都经历了一个很困难的时间,瑞典特别是斯德哥尔摩有很多新冠肺炎患者出现,加强国际性的研究合作至关重要。古斯塔夫森校长表示,无论从短期和长期来看都面临着挑战,希望中瑞双方科学家加强合作。
与会科学家针对冠状病毒演变规律、临床治疗方案、抗病毒药物筛选以及相关基础科学研究问题等进行了交流和讨论,瑞方科学家就轻症转重症转化的治疗节点、病毒基因测序、干细胞治疗、生物标记物等咨询中方科学家意见。中方科学家向瑞方科学家了解群体免疫、单克隆抗体干预治疗的情况。
参会的8位中方科学家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中国科学院院士周琪,清华大学医学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董晨,中华预防医学会副会长杨维中,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校长王健伟,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首席专家邵一鸣。
瑞方15位科学家包括: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副校长安德斯·古斯塔夫森(Anders Gustafsson),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临床病毒学和传染病教授安德斯·桑纳伯格(Anders Sonnerborg),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北欧致公协会会长曹义海,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儿科副教授、顾问,儿童妇女健康部部长(附属医院儿童妇女健康科主任)Petter Brodin,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微生物、肿瘤与细胞生物学系教授、瑞典国家 生命科学实验室微生物菌群转化医学中心主任Lars Engstrand,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教授Per-Johan Jakobsson,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分子医学中心资深教授 Lars Klareskog,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高级研究员Fredrik Lanner ,卡罗林斯卡医学院感染医学中心教授Hans-Gustaf Ljunggren,卡罗林斯卡医学院高级研究员Fredrik Lanner,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副教授Ali Mirazimi,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病毒学副教授Ujjwal Neogi,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临床免疫学教授Qiang Pan Hammarström,卡罗林斯卡医学院医学系教授Paolo Parini,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生理学和药物学研究系教授Eddie Weitzberg。

双方科学家认为,病毒是我们共同的敌人,需要携手共同应对。与会科学家一致同意,就一些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联系方式,结成合作伙伴。同时,继续扩大参与对话讨论的科学家范围,设立不同的专题开展多学科或单一学科讨论,包括临床治疗、药物研发、临床免疫、单克隆抗体等,对口开展合作。

来源:中国国际科技交流中心

另据朋友圈孟博士报道,3月27日,由南京医科大学副校长鲁翔教授领衔的专家团队从湖北黄石与瑞典卡罗琳斯卡大学医院副院长Annika Tibell女士带领的十余位专家医生通过视频会议直接交流抗疫经验。鲁院长和卡罗琳斯卡医院医务科主任Filippa Nyberg女士分别简要介绍了国内与瑞典的疫情和防控情况,随后双方展开了长的一个多小时的自由讨论,话题集中于一线治疗的技术细节,包括ICU管理,病人用药,医护防护,和病人预后等细节。鲁院长为首的中国专家将抗疫一线所积累的宝贵经验和盘托出,知无不言,为卡罗琳斯卡大学医院对COVID-19病人的救治提供了一线资料。会后,卡罗琳斯卡大学医院国际处主任Anna Sahlstöm女士专门来信感谢,表示会议解决了实际问题,瑞方邀请中方专家在会后建立邮件联系,以便咨询更多问题。

瑞典1177网站红色警告:新冠肺炎传播范围进一步扩大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1177 网站发布3月27日,西约特兰省新冠肺炎感染有进一步扩大的风险。瑞典新冠肺炎防控升级不许50人以上集会。瑞典首相勒文昨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提升防控建议,不许50人以上集会。专家指出,这个措施比500人的控制有所进步,但是,力度还是不够。

有人评论这是挤牙膏式的防控措施,就是说病毒蔓延严重了,再采取措施,否则,就要保留最大的自由度。朋友圈有人刚从机场回来,看到机场回来的人很多,但是,没有测试温度的防控措施。

对此问题,瑞典疾控中心主任安德斯.艾特奈尔回应说,瑞典没有那么多人力资源到机场去控制。所以,也没有在那里派人测试温度。但是,他提醒每一位瑞典公民,包括华人华侨,如果你们有高烧,咳嗽,胸闷等症状,要打电话给1177.

从疫情可以看出瑞典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国家,到目前为止,瑞典国外还有数万公民滞留国外,他们有的在拉丁美洲,有的在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布很广。有很多人此时,也可能想回来,因此,瑞典并没有封国,但是,原则上,你回来以后,都应该自我隔离14天。从现在的情况看,隔离14天以后,如果你必须要工作,你可以去工作,如果能在家里办公,最好在家里办公。

瑞典没有下死命令,这是瑞典的文化和社会习俗的特点。瑞典人如果下命令,必须是政府和议会通过的法律。那么在新冠面前,始终是采取了专家防疫加政府努力的策略,就是一切听专家的。专家在经过几番讨论评估和衡量之后,决定也要考虑社会因素和国情。如果全部封城封国封死了,人有可能会在家里饿死,也可能发生其他并没法救的情况,因此,采取的策略是以70岁以上防控为重点,一开始就决定不许到老人院和监狱去探视,防止外界把病毒带进去。对老人可以采取电话和视频的方式联系问候。

政府呼吁老人自己也不要出来到处乱走,除非是出来晒晒太阳,否则,要买菜,让给你年轻人朋友或家人帮助买。实在不行,必须自己买,例如ICA超市规定,最早两个小时开门的时候和关门之前两个小时,70岁以上老人可以到超市买菜,这个时候人少。其他时间是大多数人买菜的时候。

大凡有点儿症状,不管是感冒还是病毒,因为很多感冒也都是各种病毒引起的,都需要呆在家里,主要是不要感染其他人。

为防止医护人员感染,和其他的交叉传染,瑞典的各个家庭医院都贴上了通知,就是有症状不要到医院去。在里边也有通知,有症状不要进医院,要呆在家里,给1177或112打电话,电话里,医生会根据你的情况判断你是否需要救护车,还是就在家里静养。

瑞典人也是酷爱自由的人。但是,瑞典人也是比较理性和喜欢隔离的人。就像他们自己宣传的,很多人因为单独居住,而孤独地死去。等到人们发现付账单时,才发现不对劲。就是说,瑞典人一般不太愿意太近,太黏糊,而是保持一个距离。但是,在瑞典的很多移民其实应该注意,比如中东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希腊人,意大利人,都是喜欢亲近一些,喜欢触碰朋友的身体,这样接触的机率就大。

从中国的经验来看,最好的办法就是呆在家里,不要搞聚餐,聚会。甚至是恋人也要在此时极大地克制自己。

为了应对疫情,华人华侨想出了一些招,如果有需要他们可以提供盒饭。所以华人华侨如果自己不愿意做饭了,或者自己家里聚餐,在没有感染的情况下,可以预定盒饭,象贵和朝日火锅好象都有。

从目前看,据说在太阳底下散散步是可以的。但是,出门戴口罩,不要聚集。尤其是公共汽车和火车,一定要注意。

其实,中国这次抗疫的一个亮点依然被全世界忽视,那就是除了严防死守,对于病了的人,采取中医的一些办法来治疗,喝一些汤药,清理肺,增强抵抗力等办法,也发挥了很大作用。

西医治疗过程中,完全靠呼吸机,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有些策略,例如用抗生素是完全错误的做法。前两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两个药,结果有个人吃了药,后来不但没有治好,还送了命。这就象一开始人们说双黄连,大家就去抢购一个道理。

因此,后来也没有人再说了,因为确实没有神药,有的是关爱和乐观,加强锻炼和陶冶情操。这次病毒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清楚。

但是,重要的是呆在家里,勤洗手,如果寂寞,可以跟朋友打打电话。国内不是出现很多直播吗?看书,写字,锻炼身体,都是好办法。

本来,中国以为是可以经过努力在4月份就结束疫情。但是,现在世界大蔓延,有人还在到处游走,一如既往,这是不行的。

在本次瑞典抗疫过程中,华人华侨心急如焚,也都纷纷希望能提供帮助,有捐助口罩的,也有想尽其他办法的。对于这些人给予赞扬和肯定。

瑞典中医,华人华侨医生也都在纷纷发挥自己的作用,有的医生就是通过网上传播信息,寻症问诊。

但愿,如果每天如今天太阳高照,万里乌云,或许疫情会早些过去。但是看中国的情况,至少也要两个多月才好。

让我们携手同行,互相帮助,共同度过难关。希望老天在保佑中国的同时,也要保佑瑞典! 两边都是家。

对于瑞典媒体个别评论员的一些不当言论,我们给予批评,疫情当前不应该乱指责。但是,对于大多数报道,我们相信,瑞典的媒体也是有自己的素养的。一般的事实都还是客观的。而且,瑞典人也是多年来形成了自己的思维定式,在我们的灵活思考面前,不是我们不适应,就是他们不适应,也是可以理解的。

相信瑞典也是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思考中采取行动。但能不能追上病毒传播的脚步,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瑞典目前死亡人数达到112人,感染人数超过了3000人。瑞典全国人口1千万人。瑞典电视台也是整天大部分节目都是围绕这个议题,每天都有新闻发布会。

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就美国所谓“2019年台北法案”签署成法发表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北京报道(记者陈雪霏)中新社北京3月27日电 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27日就美国所谓“2019年台北法案”签署成法发表声明,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声明说,当地时间3月26日,美方不顾中方的多次严正交涉,将所谓“2019年台北法案”签署成法。此举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向“台独”分裂势力发出严重错误信号。中国全国人大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声明指出,台湾问题事关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美方有关法案无视一个中国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和美国自己在41年前就与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基本事实,毫无道理地阻挠其他国家同中国建交、助台拓展所谓“国际空间”,违背了中美建交以来美历届政府长期奉行的一个中国政策和两国元首的重要共识,将严重干扰中美关系大局和两国在重要领域合作,最终只会损害美自身利益。
  声明强调,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我们强烈敦促美方充分认清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不得实施该法案,慎重处理台湾问题,以实际行动维护中美关系大局和台海和平稳定。(完) 

瑞典依然是欧洲最自由的国家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日报3月25日报道瑞典新冠疫情死亡人簌看起来和世界其他地方差不多。据最新统计,到3月25日,瑞典新冠肺炎患者中已经有36人死亡。死亡者平均年龄为82岁,远比其他年龄段的人死亡比例高。死亡者中20人为男性,16人为女性。瑞典死亡病例大部分都没有在重症监护医院。重症监护医院的病人平均年龄63岁。最年轻的是21岁。

最新消息,瑞典今天死亡18人,感染人数直线上升。

以下继续报道

根据意大利的统计,

0到29岁 死亡0

30-39岁 9人

40-49岁 27人

50-59岁 93人

60-69岁 329人

70-79岁 1134人

80-89岁 1309人

90岁以上 298人

意大利3月20日统计数字显示死亡者中平均年龄是79岁,最年轻的是31岁,最年老的是103岁。

瑞典死亡者中最年轻的一位是58岁女性。在瑞典有几例是在老年公寓感染的。在乌普萨拉的Älvkarleby有两人是在医院和老人院。在瑞典老人院几乎都是8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也是社会花巨大资金精心照料的群体。但他们除非是夫妻,一般都是一个人一个房间,住得很宽松。有专门工作人员和护士照顾他们。这也是瑞典养老的一部分,80岁以下大部分自己照顾自己,但可以和这些80多岁的人住在一个大楼里。但自己照顾自己。

新冠肺炎爆发以后,瑞典采取的第一个措施就是告诉大家不要去探视老人院和监狱,避免传染。对70岁以上的老人也是要帮助他们买菜,但不要和他们接触,可以打电话问候。

在回过头来看数字分析,瑞典疾控中心副主任安德斯.瓦伦斯登说,瑞典的情形和普遍分析的情况差不多。,不过瑞典现在的数字还是比较低的。根据意大利的数字,死亡者中男性占71%。中国死亡较多的也男性。有一种理论说是女性在抵抗病毒方面免疫力要强一些。另一个原因是病毒对吸烟者更不利。在中国和意大利都是男人比女人吸烟的多。吸烟是得病和死亡的一个重要风险因素。瑞典的数字有一点不一样。在瑞典男女吸烟比例相当,都是7%。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死亡人数最多,已经到了16人。其中有6人是索马里人。据了解,第一个死亡的就是索马里人,有报道说,他们因为不懂语言,不知道需要隔离,所以,就跟老奶奶接触了吧,或者是族群人口依然保持密切接触,详细情况不太知道。

南方城市Södermanland死亡八人,东约特兰死亡4人,斯格纳死亡3人,乌普萨拉死亡3人。达拉那死亡一人,西约特兰死亡1人。虽然一开始哥德堡出现了多名感染者,但目前还没有死亡案例。

要了解瑞典的疫情,也可以从殡仪馆的情况来看。瑞典教堂负责人透露,因为害怕新冠病毒传染,去葬礼的人很少了,大多数亲属都选择火化。但在此期间,葬礼数量确实增加了。目前,人们还不知道是否新冠肺炎死去的人是否在死后继续传染。因此,那些尸体放在一个专门用来装有传染风险的液体密封袋里。殡仪馆的人规定那些袋子不允许打开。因为他们是因新冠死亡。

以前的病毒情形我们知道,一般人死了以后,很快就没有传染性了。但是现在我们还不太明确这个病毒是怎么样的,需要多长时间才停止传染。因此,我们必须注意保证不要再传染。殡仪馆的新闻官悦然松表示。

这对死者家属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们不能看死者,但可以说再见。死者不能穿自己的衣服。可能有很多家属会很伤心,但是这就是现状。

殡仪馆的企业在接近和帮助因为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时必须要做好防护。早在2月13日,瑞典疾控中心就已经通知殡仪馆做好准备。

在瑞典人死以后,一般是在30天之内举行葬礼。但是,如果是遗体火化,葬礼时间可以延长到一年时间。瑞典教堂注意到最近两星期要求火化的人多起来了。这可能是因为有的人亲属在国外,或者是自己本人有病了。现在新冠流行,殡仪馆确实比平时忙了一些。但是来参加葬礼的人少了很多,尤其是年纪大的人。人们害怕新冠,所以不敢来。大多数人现在就是打电话问候一下而不是到现场出席葬礼。很多殡仪机构开始进行视频录像,然后就发送视频链接给逝者家属。瑞典教堂遵循疾控中心的建议,不与来访者有任何身体的接触。我们鼓励人们坐下时互相留点距离。同时,对于特别伤心的人,我们也可以靠近来支持和安慰。殡仪馆新闻官说。

瑞典现在因新冠肺炎生病的到底有多少人并不清楚。 但是现在已经检测阳性的有2272人。瑞典疾控中心认为瑞迪的新冠传播和世界其他地方的规律差不多。也是在大部分地区都已经有病例了。瑞典政府建议大学,高中和技校都关门了,大家在家里进行远程教育。中小学依然继续上课。瑞典从3月12日开始规定禁止有500人以上的聚会。

从这一点上说,瑞典现在是欧洲最自由的社会。因为德国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等都提出了两人以上聚会都不允许。但是,瑞典没有出台那么严格的规定。不过,就像有人说的,瑞典人冷漠或者是理性或者不热情等,这也导致瑞典人除了上次的音乐大奖赛以外,目前其实大部分会议,集会都取消了。记者会现在记者之间也都留点距离。

从今天3月25日开始,对饭店,酒吧和咖啡店只有有桌位的店才允许开门。疾控中心再三强调,那些感觉自己病了的人要呆在家里,不要继续工作。人们必须自己留意你的症状,勤洗手,用热水和肥皂水至少洗20秒以上,如果有咳嗽和鼻涕的情况,一定不要揉眼睛,鼻子和嘴。

瑞典外交部也建议国民避免出国,没有必要的出差,轻不要出国。该规定到4月14日。另外,瑞典所有法院也关门了,750件案例,斯德哥尔摩占多一半都停审了,只因新冠肺炎,因为法院的案例涉及的证人有的年龄都比较大,有的还属于在危险群体。有的在生病,所以,就先关庭不审了。很多法官本人年纪比较大,因此疾控中心说注意70岁以上人群时,他们就自觉地在家办公了。一些年轻人还会经常来单位上班。

瑞典对夜总会类的酒店和歌厅舞厅都规定停止营业。但是,对滑冰场和滑雪场还没有作出规定。但是,社会卫生大臣莱娜建议大家在复活节的时候要旅行或者去滑雪,希望要三思而后行。虽然说滑雪场传染机率不大,但是,如果人多出去旅行过程中风险还是很大,大家要想想是否要必须出行。其实,很多饭店虽然没关,但是,也几乎是空荡荡的,吃饭就餐的人很少。瑞典人认为正是因为餐饮旅游业受到的打击最大,因此,没有强行关闭。而是提醒人们少去。很多商店饭店因为客流量减少,因此也推迟上班,提早下班了。

瑞典日报今天的消息也登出了一则民调,就是对社民党等各个政党应对新冠危机的调查。调查显示,对首相勒文领导的社民党的支持率达25%,依然位列第一大党。而对极右翼的瑞典民主党支持率是22%,成为第二大党。第三是温和党19%,第四是左翼党12%,中间党7%,基民党6%,自由党5%,环境党4%。 民调是在勒文首相前天发表完全国电视讲话以后进行的。

分析人士认为,这个结果证明人们对勒文首相还是有信心的。他领导的瑞典社会还是很强的。事实上,勒文首相领导的红绿阵营运营的是温和党等四个反对党提出的预算,因此,给人印象是做什么事都很难。但是,这次疫情爆发以后,反对党并没有太难为政府,而是在疫情面前展现了携手并肩的姿态。瑞典从一开始最先做的是就是提出了一些列经济措施来保证社会正常或非正常运行。就是给中小企业纾困,保证社会福利等措施。不过瑞典左中右党派都提醒企业不许把钱用到股市上,如果用到股市上,说明你不缺钱,那么,这种支持可能会撤销。

相比之下,虽然挪威和丹麦都进行了封国封城,采取了更加严厉的措施,但是,他们的病人重症患者也比瑞典多。

在采取强硬措施方面,瑞典可能是最软的。与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德国等左右其他欧洲国家相比,瑞典是唯一一个出台禁止500人以上聚集的。在意大利是全封闭,措施几乎和中国相同,但是,可惜太晚了,同时也不太有效,有市长抱怨说,让你们呆在家里,你们就立即要去遛狗,去跑步了,平时也不见你们怎么爱跑。卢森堡,法国,西班牙,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和马耳他都是严格封城。保加利亚,波兰,德国,英国,都是禁止两人以上的聚会。荷兰,罗马尼亚禁止三人以上聚会,瑞士,奥地利,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禁止5人聚会,捷克,希腊,乌克兰,芬兰,丹麦,禁止10人聚会,冰岛禁止20人以上聚会,挪威,拉脱维亚,俄罗斯,摩尔多瓦,塞尔维亚,禁止50人以上聚会,塞浦路斯禁止75人以上聚会,匈牙利,葡萄牙和爱尔兰禁止100人聚会,只有瑞典禁止500人以上聚会。

因此,记者说瑞典堪称欧洲最自由的国家之一。不过,事实上,瑞典虽然没有禁止,但很多单位了解新冠肺炎更多消息之后,纷纷取消各种集会,尤其是禁飞30天消息一出,很多国际会议也开不了了,加上他们当中有很多70岁左右的人,因此,大型聚会不太可能。当然,有的教堂还在继续举行活动,其实这是个危险区,但是,人们也不喝酒了,只是领饼,估计下次连饼也可能取消。大家交谈也不像以前那样热烈。笔者一个月以前去教堂时,朋友还问过你最近有没有回中国啊?

可以说,瑞典在防疫抗疫过程中走的是自己的道路。从一开始就是靠专家来提出各种措施,每天给大家介绍预防知识。勤洗手,不要揉眼睛鼻子和嘴等等。到底瑞典的路子对不对,他们也只能是走着瞧,因为毕竟在瑞典疫情才刚刚开始两三周。

我写这个题目并不是说赞美或批评瑞典,只是客观举出这个事实。因为瑞典人凡事都希望自己做,男女都一样,不爱求人,所以,刚来的华人华侨会觉得瑞典人太不热情,几乎是很冷漠。确实,如果你一辈子不求人,就很少会和别人有深入的接触。但是,瑞典不求人是因为瑞典有完善的规则,很多事情政府都给你规定好了,你只要按照规则去做,生活就会顺利地过下去。不用找谁来个捷径,因此,很难有很多客套。他们比较朴实,基本上管好自己的事,其他就不管了。你想捐钱,有都是各种小组织跟你要钱,你想要钱,到商店门口坐在那里就开始要也可以。但是,你说,我想要一个人的心暖和暖和,那需要很长很长时间。

如果说,瑞典人反应慢,对病毒了解不深,也许有可能,但是,瑞典每年到这个时候也总是有各种流感各种病毒流行,所以,他们可能有点儿不太惊讶,因为还没传到这里的时候,很难想象是怎样的情景。瑞典主流媒体从北京发回的报道也都很积极正面。估计他们也在想中国能做到,我们也肯定能做到,但是我们跟中国的做法不一样。

其实,也没有他多不一样,从建议你呆在家里其实是一样的。就是没有中国那种紧迫感。但基本原则都只能是这样,好好呆在家里就是爱国,爱亲人,爱社会,因为没有那么多人来伺候你,照顾你,你必须自己照顾自己。只有当你是有了症状的时候,才能通过电话预约来给你查。否则,普通医院的门也不让你进。各个医院都写上了,如果你有去过疫区,有症状,请你不要进门,你回家呆着,并给1177,112等号码打电话就行了。

听起来很残酷,但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我不建议华人华侨到大街上地铁口去给瑞典人发口罩。现在如果你有很多口罩,你可以到附近的医院去问问,他们是否可以接收。其实,瑞典社会卫生部已经发布了一个邮件resur什么什么。医院里,普通医院里需要口罩,殡仪馆可能也需要,因为他们都没地方去买。他们做的或者是买的很多都是工业用的防毒面具之类的。薄利或捐给药店也可以。当然都需要去谈。

现在,本来都建议大家呆在家里,如果你到地铁口或者人多的地方去发口罩,人家心里也不一定能接受。或许过一段时间,经过一定宣传,或者,让他们认识到用口罩还有一定作用,或许还可以。再说,这对你本人也是一个风险。

最新信息:钟南山团队新研究: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3月20日,中国工程院钟南山院士科研团队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杨子峰教授题为《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Lianhuaqingwen exerts anti-viral and anti-inflammatory activity against novel coronavirus (SARS-CoV-2)》)的研究论文已在《药理学研究》(Pharmacological Research,IF 5.572)在线刊出。该期刊主要出版生物医学科学领域的尖端文章,在药学界享有盛誉。

  该研究发现,连花清瘟能显著抑制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细胞中的复制,连花清瘟处理后细胞内病毒颗粒表达显著减少,并能显著抑制SARS-CoV-2感染细胞所致的炎症因子TNF-a,IL-6,MCP-1和IP-10的基因过度表达,且具剂量依赖关系。

    该研究证实了连花清瘟胶囊通过抑制病毒复制、引起病毒颗粒形体改变及抑制宿主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这一研究结果揭示了连花清瘟在新冠肺炎中确切疗效的药理学作用基础,为连花清瘟治疗COVID-2019的应用提供了实验依据。

  目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尚缺乏特效药。当前重要任务仍是尽快发现有安全性保证、能迅速投入救治实践的药物。连花清瘟胶囊是在络病理论、“清瘟解毒,宣肺泄热”治法指导下制定的处方,被国家20个指南、共识、诊疗方案推荐用于感冒、流感、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 (MERS)等呼吸疾病的治疗,其治疗流感已通过循证医学的验证。连花清瘟胶囊(颗粒)已被列入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临床研究表明连花清瘟明显改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的发热、咳嗽、 乏力和气促等症状,以及降低疑似病例转重症比例。

连花清瘟(LH)在Vero E6细胞中的抗SARS-CoV-2活性(A)LH对病毒感染引起细胞病变(CPE)显示出抑制作用,呈剂量依赖关系;(B)阳性对照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对CPE也具有抑制活性;(C)LH对病毒感染细胞形成的空斑具有抑制作用,600μg/mL浓度可完全抑制空斑形成。

今日头条:瑞典首相号召人民团结一致共抗新冠疫情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首相斯蒂凡.勒文3月22日晚间9点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呼吁瑞典人民团结一致共同抗击新冠疫情。

“现在需要每个人都要有心理准备。我们正面临全社会的传染,生活,健康和工作都会受到威胁,” 勒文首相说。

他背后是瑞典国旗,勒文首相非常严肃。他上一次电视讲话是在2017年4月7日当斯德哥尔摩面临恐怖袭击的时候。

今天,瑞典的感染人数相比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和法国还是比较低的。

但是,勒文强调新冠疫情是考验大家的时候,只有大家团结一致才能赢得抗击疫情的胜利。

“可能还有更多的人被感染,更多的人不得不对亲爱的人说再见。在此情况下,我们整个社会面对危机的方式是所有人都要负起责任来,为自己,为他人,也为我们的国家。你们可能担心自己或者危险人群会被感染,担心失去工作,我理解。但是,我们的社会还是很强的。”

他说,他作为首相看到很多人都开始行动起来而感到很骄傲。你们都是勇于担当的人,为邻居买菜,到附近饭店买午餐也是对企业的支持,避免访问奶奶或姥姥,但你可以给他们打电话,每天问候。这都是团结的实践。

目前斯德哥尔摩已经有760人被确诊感染,是瑞典感染面积最大人数最多的城市。到周日晚上,瑞典感染人数已经达到1906人。十万人里有19人感染。

勒文说,政府工作的目标是尽量控制病毒的传播。不要让很多人同时生病,尤其不要变成重症。确保医院不要出现挤兑,医疗物资供应合适。希望这个情形尽快好转。他强调说,每个人都要负责。人生总有几个关键时刻需要你必须付出,不光是为自己,也为他人,为国家。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阻挡病毒传播,保护老人和其他危险人群。

勒文鼓励大家互相帮助。越是在困难的时候,越要凸显我们团结一致就是最强壮的。我相信在瑞典的所有人都会负起责任,尽最大努力保护大家的健康,互相帮助,等到危机过后,你会为你的付出而感到自豪,为大家,为社会,为瑞典。

瑞典目前在斯德哥尔摩国际展览中心,由瑞典军队参与将那里改建成临时医院来隔离新冠患者。

桂从友大使同瑞典外交大臣林德就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通电话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3月20日,桂从友大使应约同瑞典外交大臣林德就防控新冠肺炎疫情通电话。

  林德向遭受疫情的中国人民表示慰问。

  桂大使应询向林德介绍了中国防控疫情最新进展。桂大使说,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在习近平主席的坚强领导下,全国上下和广大人民群众团结一致,共同努力,采取了最严格、最全面、最彻底的防控措施,现在取得了重要阶段性进展。中国内地新增确诊、疑似病例已连续多日零增长,全国各地正在快速有序地复产复工。我们有信心很快取得防控疫情的最终胜利,14亿中国人民将完全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

  桂大使说,我们使馆一直同瑞典有关部门和专家保持着密切沟通。我们向瑞方提供了防控指南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 (试行第七版)》,中方权威专家也和卡罗琳斯卡医学院专家保持着密切交流。就在昨天,中方政府官员和专家邀请包括瑞典在内的欧洲一些国家官员和专家就防控疫情举行了视频会议,这有利于我们加强抗击疫情交流合作。

  桂大使说,中国在瑞典有大量侨民和留学生,我们使馆一直在尽全力维护他们的健康安全和合法权益,希望瑞方也更加重视维护他们的健康安全和合法权益,担负起对他们的保护责任和救治责任。

  桂大使说,近日瑞典《快报》和《瑞典日报》等媒体恶意诋毁中国抗疫努力,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这种行径有违世界卫生组织的专业意见,不利于国际社会团结,严重妨碍各国携手共同应对疫情,极不负责、极不道德。希望瑞典政府秉持公正立场,公开明确反对任何把疫情政治化、将病毒标签化、对中国污名化的行径。

  林德说,瑞典全国正在抗击疫情,我们同北欧和欧盟同事保持着密切沟通。我们重视同中方的联系,也了解疫情发生以来中国使馆同瑞方有关部门和卡罗林斯卡医学院保持着沟通。国际合作对于防控疫情尤为重要。瑞典政府会基于科学的态度来看待和应对疫情,会保障包括中国公民、留学生在内所有民众的健康安全和合法权益。

  桂大使说,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好转,中方有能力也愿意向需要的国家出口相关防控和医疗物资。瑞方如有需要,可以提出采购,我们使馆愿提供协助。

  林德说,北欧五国外长刚刚就抗疫合作召开了视频会议,提出了希望从中国进口有关医疗设备事宜。

桂从友大使致全体旅瑞同胞的信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中国驻瑞典大使桂从友18日发表致全体旅瑞同胞的信。全文如下:

广大旅瑞华侨华人、学生学者、中资企业员工,

各位亲爱的同胞,大家好!

长期以来,广大旅瑞同胞积极融入当地社会,与瑞典民众和谐相处,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贡献智慧和力量,是中国在瑞典的一张闪亮名片,我对此予以高度评价。

一直以来,同胞们不忘祖(籍)国,赤心系乡梓,致力于促进中瑞两国各领域交流合作,为中瑞友好献计献策献力,是两国民间友好的一座重要桥梁纽带,我对此予以高度赞赏。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大家第一时间自发、自费多方筹集防疫物资,无私捐给国内,捐给家乡,为国内抗疫斗争走向全面胜利作出了令人感佩的贡献,是全体海外中华儿女的杰出代表。我代表祖国和祖国人民向你们表示感谢。祖国不会忘记!

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在瑞典肆虐,我时刻挂念着每位旅瑞同胞的健康和安全。

预防是最好的保护,隔离是最大的安全。

希望广大旅瑞同胞遵从科学的防疫建议,尽可能居家防护,减少流动,防止交叉感染。我知道瑞典现在缺乏防护物资,使馆已设法为同胞们调拨了一批口罩,已经第一时间分发到急需口罩的老人和孩子。我们正在设法增调,接到新一批口罩后将立即分发给大家。

国内和使馆也正在积极推动中瑞卫生专家开展防疫交流合作。中华民族的基因血脉镌刻着守望相助、不畏艰险的大爱与精神,相信我们一定会渡过难关,迎来充满希望的春天!

亲爱的同胞们,在这困难时刻,我将一直和你们在一起,使馆永远是你们的家。无论走到哪里,祖国在你身后!

编者按:大使的话语真挚感人。让人感觉倍感亲切和温暖。但是,再亲,此时此刻都不要聚集聚会,最好网上问候和交流。好好呆在家里,多喝水,勤洗手,坚守到最后!但愿夏季来临的时候,病毒能够退却。如果人们满天飞,传播到世界各地,尤其是如果回传到国内,那么以前的努力就白费了。所以,还是好好呆在家里。好好隔离。病毒最怕隔离!

美国最大武器出口国沙特最大武器进口国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3月9日消息,在2015-2019年五年间,国际武器销售比上一个五年增加了5.5%。最大的武器出口国是美国,俄罗斯,法国,德国和中国。

新的数据显示,武器主要流向了中东,沙特阿拉伯是最大武器进口商。

消息说,美国在过去五年中,其武器销售给96个国家。美国武器销售增加了23%。但是,比第二大武器销售国俄罗斯却增加了76%。 其中一半武器进入了中东地区,另一半全部卖给了沙特阿拉伯。

美国的先进军用飞机主要卖给了欧洲,澳大利亚,日本和中国台湾,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魏泽曼说。

世界第一大武器进口国是沙特,第二大武器进口国是印度。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武器销售占全球销售的7.9%,是1990年以来销售最多的五年。销售地点是埃及,卡塔尔和印度。

阿联酋也进口了很多美国的武器。也门,利比亚的内战,都与沙特和阿联酋有关。

不难看出,世界局势的风云变幻与武器的流向有直接关系。中东战火不断,与武器的不断流入不无关系。

USA and France dramatically increase major arms exports; Saudi Arabia is largest arms importer—says SIPRI 
(Stockholm, 9 March 2020) International transfers of major arms during the five-year period 2015–19 increased by 5.5 per cent compared with 2010–14. According to new data from the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SIPRI), the largest exporters of arms during the past five years were the United States, Russia, France, Germany and China. The new data shows that the flow of arms to the Middle East has increased, with Saudi Arabia clearly being the world’s largest importer.Read this press release in CatalanFrenchRussianSpanish or Swedish.Download the Fact Sheet: Trends in International Arms Transfers, 2019
 
Significant increase in arms export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FranceBetween 2010–14 and 2015–19, exports of major arms from the USA grew by 23 per cent, raising its share of total global arms exports to 36 per cent. In 2015–19 total US arms exports were 76 per cent higher than those of the second-largest arms exporter in the world, Russia. Major arms transferred from the USA went to a total of 96 countries.‘Half of US arms exports in the past five years went to the Middle East, and half of those went to Saudi Arabia,’ says Pieter D. Wezeman, Senior Researcher at SIPRI. ‘At the same time, demand for the USA’s advanced military aircraft increased, particularly in Europe, Australia, Japan and Taiwan.’French arms exports reached their highest level for any five-year period since 1990 and accounted for 7.9 per cent of total global arms exports in 2015–19, a 72 per cent increase on 2010–14. ‘The French arms industry has benefited from the demand for arms in Egypt, Qatar and India,’ says Diego Lopes Da Silva, SIPRI Researcher. 
 Notable decrease in Russian arms exports
Major arms exports by Russia decreased by 18 per cent between 2010–14 and 2015–19. ‘Russia has lost traction in India—the main long-term recipient of Russian major arms—which has led to a sharp reduction in arms exports,’ says Alexandra Kuimova, SIPRI Researcher. ‘This decrease was not offset by the increase in Russian arms exports to Egypt and Iraq in 2015–19.’
 Arms flows to countries in conflictArms imports by countries in the Middle East increased by 61 per cent between 2010–14 and 
2015–19, and accounted for 35 per cent of total global arms imports over the past five years.
 Saudi Arabia was the world’s largest arms importer in 2015–19. Its imports of major arms increased by 130 per cent compared with the previous five-year period and it accounted for 12 per cent of global arms imports in 2015–19. Despite the wide-ranging concerns in the USA and the United Kingdom about Saudi Arabia’s military intervention in Yemen, both the USA and the UK continued to export arms to Saudi Arabia in 2015–19. A total of 73 per cent of Saudi Arabia’s arms imports came from the USA and 13 per cent from the UK.
India was the second-largest arms importer in the world over the past five years, with its neighbour Pakistan ranking 11th. ‘As in previous years, in 2019 India and Pakistan—which are nuclear-armed states—attacked each other using an array of imported major arms,’ says Siemon T. Wezeman, Senior Researcher at SIPRI. ‘Many of the world’s largest arms exporters have supplied these two states for decades, often exporting arms to both sides.’
The United Arab Emirates (UAE) has been militarily involved in Libya as well as Yemen over the past five years and was the eighth-largest arms importer in the world in 2015–19. Two-thirds of its arms imports came from the USA during this period. In 2019, when foreign military involvement in Libya was condemn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 the UAE had major arms import deals ongoing with Australia, Brazil, Canada, China, France, Russia, South Africa, Spain, Sweden, Turkey, the UK and the USA.In 2015–19 there were again armed clashes between Armenia and Azerbaijan. Both countries are building up their military capability through imports, including missiles capable of attacking targets inside each other’s territory. Russia accounted for almost all of Armenia’s arms imports over the past five years. A total of 60 per cent of Azerbaijan’s arms imports came from Israel and 31 per cent from Russia.
In 2015–19 Turkish arms imports were 48 per cent lower than in the previous five-year period, even though its military was fighting Kurdish rebels and was involved in the conflicts in Libya and Syria. This decrease in imports can be explained by delays in deliveries of some major arms, the cancellation of a large deal with the USA for combat aircraft, and developments in the capability of the Turkish arms industry.
 Other notable developmentsGermany’s arms exports were 17 per cent higher in 2015–19 than in 2010–14.

China was the fifth-largest arms exporter in 2015–19 and significantly increased the number of recipients of its major arms: from 40 in 2010–14 to 53 in 2015–19.
South Korea’s arms exports rose by 143 per cent between 2010–14 and 2015–19 and it entered the list of the top 10 largest exporters for the first time.
Israeli arms exports increased by 77 per cent between 2010–14 and 2015–19 to their highest-ever level.
West and Central European states had outstanding orders at the end of 2019 for imports of 380 new combat aircraft from the USA.
Egypt’s arms imports tripled between 2010–14 and 2015–19, making it the world’s third-largest arms importer.

Brazil’s arms imports in 2015–19 were the highest in South America, accounting for 31 per cent of the subregion’s arms imports, despite a 37 per cent decrease compared with 2010–14.
South Africa, the largest arms importer in sub-Saharan Africa in 2005–2009, imported almost no major arms in 2015–19. 
For Editors
The SIPRI Arms Transfers Database is the only public resource that provides consistent information, often estimates, on all international transfers of major arms (including sales, gifts and production under licence) to state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and non-state groups since 1950. It is accessible on the Arms Transfers Database page of SIPRI’s website.SIPRI’s data reflects the volume of deliveries of arms, not the financial value of the deals. As the volume of deliveries can fluctuate significantly year-on-year, SIPRI presents data for five-year periods, giving a more stable measure of trends.
This is the second of three major data launches in the lead-up to the publication of SIPRI’s flagship publication in mid-2020, the annual SIPRI Yearbook. The third data launch release will provide comprehensive information on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trends in military spending. For information and interview requests contact Alexandra Manolache (alexandra.manolache@sipri.org, +46 722 035 830) or Stephanie Blenckner (blenckner@sipri.org, +46 8 655 97 47).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SIPRI)
SIPRI is an independent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dedicated to research into conflict, armaments, arms control and disarmament. Established in 1966, SIPRI provides data, analysis and recommendations, based on open sources, to policymakers, researchers, media and the interested public.
Related PublicationTrends in International Arms Transfers, 2019
 
From 9 March 2020 the freely accessible SIPRI Arms Transfers Database includes updated data on arms transfers for 1950–2019. Based on the new data, this Fact Sheet presents global trends in arms exports and arms imports and highlights selected issues related to arms transfers.
 

中央指导组:中国将为其他国家抗“疫”提供力所能及支持

 据中新社武汉3月6日电 (记者 梁婷)“在疫情面前,各个国家之间加强沟通合作十分必要,当前也是很紧迫的。”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6日在武汉如是表示。
  当天,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疫情防控救治进展情况。
  丁向阳介绍说,据外交部提供的情况,中方已经向巴基斯坦、日本、非盟等提供了测试的试剂,也向很多国家分享了治疗方案。中国红十字会和有关企业,向伊朗和非洲一些国家提供了试剂,还向伊朗方面派遣了志愿专家团队。
  “我们鼓励防护用品、医疗设备、救治药品的生产企业对接国外需求,为全球共同抗击疫情作出贡献。”中央指导组成员、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江平表示,随着中国疫情形势逐步好转,中国可以向有防护物资需要的其他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据介绍,通过复工复产、扩能增产,中国医疗物资生产能力大幅提高,满足了因疫情突发而呈现的爆发式需求。以防护服为例,中国日产量从疫情初期的不足2万件,达到了目前的50万件;N95口罩从20万只达到了160万只;普通口罩达到了1亿只;其他的物资和医疗救治设备生产能力也大幅度提升。
  丁向阳表示,下一步,将视疫情发展,继续与有关方面开展不同形式合作,根据对方的需求,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提供支持。(完)   

人社部:完全可保障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 全国累计结余已超5万亿元

  据中新社北京3月6日电 (记者 梁晓辉)在6日举行的专题新闻发布会上,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养老保险司司长聂明隽表示,中央完全可以保障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也可以保障制度长期可持续。
  去年中国实施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共减费4253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养老保险减费2915亿元。这次实施阶段性减免企业三项社会保险单位缴费政策,将至少减轻企业社保成本5000亿元以上,其中养老保险基金预计减收4700亿元以上。
  “这两年养老保险方面连续出台较大幅度的减、免、缓、降政策,难免有些同志担心养老保险制度能不能持续,今后还能不能足额发放。中央作出这一决策,是经过慎重考虑、反复测算的,而且还有周全的应对举措,完全可以保障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也可以保障制度长期可持续,不仅能保当前,也能保长远。”聂明隽说。
  聂明隽指出,养老金制度长期可持续。一是基金有积累。改革开放以来,受益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养老保险积累了比较雄厚的物质基础。截至2019年底,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5.09万亿元,总体支撑能力较强。
  二是跨省有调剂。今年基金中央调剂比例从去年的3.5%提高到4%,调剂力度进一步加大。调剂规模将达到7400亿元,跨省调剂1700多亿元,对保发放困难省份的支持力度也相应增加;特别是考虑到疫情影响程度,将对湖北省给予更多支持。
  三是财政有补助。近年来,中央财政持续加大对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补助力度,重点是向基金收支矛盾比较突出的中西部地区和老工业基地倾斜,2019年中央财政补助达到5261亿元,今年补助力度将进一步加大。同时,地方各级政府也在进一步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加大对养老保险的补助力度。
  四是长期有储备。从本世纪初开始,中央就未雨绸缪,建立了社会保障战略储备基金,目前基金规模已达到2万多亿元。特别是,为进一步增强社保基金的可持续性,2019年已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截至2019年底,中央层面已完成划转国有资本1.3万亿元。(完)   

中国荷兰两家石化企业在沈阳签约 总投资有望达120亿美元

  北欧绿色邮报网援引中新社沈阳3月6日电 (沈殿成 李晛)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之一辽宁宝来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与全球最大的化工企业之一荷兰利安德巴赛尔工业公司就“宝来利安德巴赛尔项目”合资合作协议,6日在辽宁省沈阳市正式签订。
  该项目坐落于辽宁省盘锦市。项目全部建成后,将使盘锦成为世界级聚烯烃、化学品生产基地,并带动相关产业链发展,包括塑料包装、建筑材料、工程建筑、装备制造、运输仓储等产业,预计拉动产业投入超过千亿元人民币,将进一步助推辽宁石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辽宁宝来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是东北地区最大的民营石化企业,目前集团总资产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旗下核心企业——北燃公司拥有700万吨/年进口原油使用权及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口资质和成品油批发资质。辽宁宝来企业集团在“十三五”期间规划实施了重大石化产业转型升级,并于2017年7月被列为中国国务院《推进东北地区老工业基地三年滚动重点项目》。
  利安德巴赛尔工业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塑料、化工和炼油企业之一,经营机构遍布全球24个国家,客户遍及全球100多个国家。
  据悉,双方结缘于2017年,宝来集团进行产业升级,向利安德巴赛尔公司购买工艺包。在合作过程中,宝来公司快速壮大的生产规模、灵活的决策机制、转型升级的战略意愿,符合利安德巴赛尔公司进军中国市场的“联姻”条件。经过全面深入的考察,利安德巴赛尔公司把双方购销合作升级为合资合作关系。
  2019年9月5日,双方签订了合资合作谅解备忘录及政府支持协议,拟议由利安德巴赛尔工业公司以50%的股权比例入股宝来化工在建总价值约26亿美元的项目,并且根据双方进一步协商,可能规划在未来10年之内,实施总投资120亿美元的中长期石化产业项目。目前,合资项目正在加快建设中,预计今年第三季度正式投产。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双方的合资合作协议签订由“面对面”改为了“屏对屏”。签约仪式上,宝来集团与利安德巴赛尔工业公司高管分别在中国的沈阳、盘锦、上海、香港,美国休斯敦和荷兰鹿特丹6个城市共同见证了双方发展历程中的重要时刻。(完)    

编辑 陈雪霏

《瑞典日报》报道中国人疫情之下宅在家里不忘学习的精神

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记者陈雪霏)– 《瑞典日报》3月4日在14版整版报道关于中国抗击新型冠状肺炎,如何在家里应对。题目是《抗击疫情宅在家,虚拟课堂来参加》。

《瑞典日报》驻京记者玛丽安娜.伯克伦德在北京访问了一个五岁儿童吕思博(音译)的家,透过这样一个家庭,折射出中国几亿家庭在新冠肺炎的影响下是如何过着不一样的生活,如何憋在家里,就是把病毒憋死的努力。

首先就是儿童的虚拟课堂。今天开学了,但是,孩子们不是到学校去手拉手,说说笑笑,而是家长给孩子们放一段视频,老师在一个装饰得五彩缤纷,还有很多玩具的房间背景下,通过视频和孩子们打招呼,上课。这就是中国1.8亿的孩子们宅在家里的情景。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学,依然呆在家里,但是,课程照样进行。政府给了教学指导,孩子们通过网络或电视来上课。五千多万小学生可以通过网络来上课。

吕思博不但有网课,还有家教英语和太极。因为呆在家里,太极课取消了,但是家教英语依然通过网络进行。他说,这样他可以一边上课,一边吃东西。如果到老师家或者课堂上,他不能吃。但是,他很想念太极课,也想念和住在附近的小伙伴儿玩耍。现在,他只能自己在家里玩儿。

吕思博的妈妈说,所有的孩子都不能互相接触。一开始,他确实是非常难受,经常抱怨。但是现在习惯了,在家里有很多吃的。可以看社交媒体上的各种好玩儿的节目。不光是看电视,或者是玩儿游戏。

对于父母也是一个考验。他们有自己的公司,是在海淀的一个市场卖鸡的。疫情爆发,他们的生意关闭。经济损失可想而知,他们现在是靠积蓄过日子。“如果我们不工作就没有收入,所以,我们也在看是否我们的房租可以减少一两个月”。

这也是中国数百万计的中小企业面临的尴尬局面,因为疫情爆发,他们被迫宅在家里。据调查,餐饮业估计已经损失了85亿美元。中国有8000万中小企业,为两亿人提供就业。现在政府在考虑采取一些纾困措施,例如在缴费,租金和贷款利率方面都给一些优惠政策。

吕思博在家里有各种玩具,有时他和妈妈一起打乒乓球,打累了就躺在地板上假装游泳。总之,他的两腿不闲着。记者问他是否知道迫使他宅在家里的病毒是什么,他说:

“我知道它叫什么,(如果染上了),人会死。但是,我不害怕,因为如果我呆在家里不出去,就不会有问题。”

记者要离开的时候,吕思博拿出他幼儿园的照片,指出哪个是他的好朋友,哪个是他喜欢的老师。吕思博不反对和父母在一起。但显然,他也很想念他的同学。

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捐赠防疫物资,积极支援安徽抗疫控疫

编者按:祖国新冠状病毒疫情发生后,举国上下团结奋战,一批批“逆行者”放弃节日团聚,离别亲人驰援武汉。这场人与病毒较量的“战役”,充分展示出了中国强大的号召力和动员力,让国际社会目睹了中国人民高效的执行力和战斗力,以及中华民族在重大危机面前爆发出的强大凝聚力和向心力,这一切令所有中华儿女为之自豪。天涯海角,心脉相连,每逢祖国危难时刻,海外侨胞、华人积极响应祖国的召唤,用行动传递着与国同在。熬过凛冬,春暖花开。我们坚信,在党和政府的坚强领导下,有全国人民和海外侨胞、华人的众志成城,必定完胜疫情。

北欧绿色邮报网、北欧中华网联合报道(通讯员/丑(曹)小姐、记者/查正富)—2020年中国农历新春佳节之际,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在祖国大地肆虐。疫情发生后,党和政府将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动员全国力量抗御病毒。在祖国急难时刻,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积极响应祖国号召,想方设法采购急需物资,支援安徽重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医院。经不懈努力和多方协调,两个协会先后采购了医用高质量手套78000只、医用口罩1100只、防护服500套、医用帽子600个、鞋套500双,共91箱价值约10万瑞典克朗的防疫物资。

这批捐赠物资于2月27日由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承运,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育基金会承接,并于3月3日上午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举行了捐赠接收仪式。交接仪式结束后,这批物资即刻发至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安徽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和合肥市滨湖医院,这四家医院为安徽省重点定向收治新型冠状病毒的医院。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在得知安徽省重点收治医院物资十分紧缺的信息后,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迅速行动,连夜发出倡议,动员协会会员捐款支援。协会全体会员积极响应,树立“一盘棋”思想,慷慨解囊,踊跃捐款。仅仅在两个小时内,协会不足30名皖籍儿女们,共筹集了约六万瑞典克朗善款。特别是几位在读博士、研究生的学生会员,从微薄的月开销中,拿出资金,义无反顾地支援安徽前线抗击疫情。

此时,瑞典全国市场上各大药店的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早已售罄,网上订购也已经处于严重脱销状态。时间就是生命,会长段茂利教授亲自起草邮件,逐个发送给瑞典相关医疗机构,寻求支持和帮助,调动一切可调动的资源。秘书长曹化新女士打电话给一个个医疗产品生产企业,耐心询问医疗防护用品供给情况,不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因为善意而动,因为诚心所铸,最终在他们的瑞典友人瑞典医学科学院院士的帮助下,通过医疗系统内部买到了这批高质量的医用物资。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高度重视旅瑞各侨团的爱心捐助活动,全力提供人员、资源、信息等各方面的支持。在获悉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捐赠抗疫物资的信息后,桂从友大使十分高兴,率使馆经商处参赞韩晓东、领侨处主任张磊,亲自赴物资转运现场,为中国加油!为湖北加油!为安徽加油!桂从友大使代表中国大使馆对瑞典侨界心系祖国的义举,表示由衷地敬意和衷心地感谢!

本报记者采访了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会长段茂利,段会长说:“武汉疫情发生后,国内同行纷纷主动请缨,‘逆行’湖北,体现出了高度的社会责任和使命担当,值得敬重。国内疫情尽管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但当前疫情仍然处在十分关键时期,境外输入病例要高度警惕,面临的形势仍复杂严峻。我作为专业医疗工作者,虽然没有机会亲自到祖国前线和其他勇士们共同抗疫,但我希望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国家分忧解难。另一方面,我作为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的会长,在祖国危难之际,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团结带领协会成员凝心聚力,共克时艰,助力家乡安徽做好防疫控疫。通过这次疫情,使祖国医疗战线上的80、90 后的医护人员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和成长,现他们已成为祖国医疗战线上的中流砥柱,我希望广大的祖国人民要倍加尊重和优待医护人员。”

疫情发生以来,段茂利会长还多次通过协会微信群,不失时机地向全体会员科谱新冠状病毒的发病特征、防护口罩的种类及正确穿戴方法,以及新冠状病毒的日常预防措施等。

疫魔无情,侨界有爱。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会长王俞力告诉记者:“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一直关注着祖国抗疫防控的发展势态,看到祖国同胞们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决心,作为身在海外的中华儿女,我们绝不能袖手旁观而高高挂起,在祖国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多献一份爱,多尽一份力,中国加油,安徽加油!”

目前,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所捐赠的物资,均已顺利转运到四家意向医疗单位。为此,瑞典安徽科技商业协会、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通过本网报,特别感谢: 瑞典医学科学院院士MATTI ANNIKO教授、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大力支持,感谢安徽省外事办公室、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育基金会在物资报备、清关、后续转运、派发等过程中提供的支持。